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38 第二只  
   
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38 第二只

魔大陸最嚴酷的地方,毀滅要塞.

在這個魔大陸最堅固的堡壘深處,很少使用的地牢里關著那個罪人.

"……咕嚕嚕咕嚕嚕."

那個罪人被銬上了雙手,腿上綁著鐵球,套上了青白條紋的囚衣.

淒慘的身影.

"咕嚕嚕嚕嚕"

牢中回蕩的呻吟聲正是從這個罪人的腹中深處發出.

那也是現在這個罪人極度憤懣的明證.

不過,也許只是單純的餓了.

"出來!"

牢門突然被推開,門口全身被黑鎧裹著的兩名彪形大漢更顯偉岸.

他們將牢中的罪人帶了出來.

沉重的鐵球一路發出嘎吱嘎吱地響聲.

可是罪人一臉輕松的表情,看來頗有余裕.

在黑騎士們的押解下,罪人順著長長的走廊和階梯一路向上走著,最終到達了目的地——謁見之殿.

"過去!"

罪人躑躅地走向了被紫焰巨燭包圍的圓形廣場,她將在那接受審判.

罪人抬頭怒視前方的寶座.

那曾經她也坐過的寶座上坐著魔王.

"阿道菲……!"

穿著黑色鎧甲的女魔王.

看到她,罪人臉上的怒氣更重.

"……你這算是什麼意思!"

罪人迸發出了呐喊.

來自腹中深處地呐喊,由于腹中深處空無一物惱人的聲音又響起了.

"哼!我跟從比我強的人!拉普拉斯時是那樣,現在也一樣."

魔王傲然道.

魔大陸最令人畏懼的存在,將錯就錯似的睥睨著罪人.

"真可悲,尼古拉斯九泉之下也得歎息."(不死魔王是能被殺死的?)

"父親說過,按我喜歡的樣子活著就好!"

"那是因為你是個聽不懂人話的傻瓜!反正只能放棄教導你隨你亂整了!"

"我是傻瓜嗎!"

魔王面露猙獰,語氣中透出殺氣.

但是罪人還是一副憤怒的表情毫不退縮.

臉上浮現出輕蔑得笑容.

"傻瓜,你一直就是個大傻瓜!什麼事都不懂,看到眼前晃著的食物,想都不想就跟著跑了."

"才不是呢!卡爾曼說我聰明,記憶力也很好!"

"是這樣的嗎阿道菲……"

罪人說得斬釘截鐵.

阿道菲回應得也斬釘截鐵.

觸逆鱗的話冒出來了:

"那只是哄你的."

魔王一下按捺不住了.

恨不得吞了罪人的氣勢沖下了寶座.

周圍黑鎧們立刻圍上來阻擋,卻被瞬間沖散.

但是黑鎧們沒猶豫又迅速的相互挽臂組成人牆,死死地擋住了魔王.

魔王揮舞著雙手,對罪人宣判了死刑.

"你!去死!老老實實再去死一次吧!"

"哎喲!哎喲!不服氣你算算我死過幾次啊!"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罪人更進一步的挑釁,魔王被激得用全力想撞開眼前的黑牆.

"克西莉卡大人,別抬杠了!這麼挑釁阿道菲大人可沒好處!"

"吵死了!說好了給我好吃的才過來的!現在這麼對我!還好意思說!"

是的,罪人是被食物誘入陷阱的.

只因為沒穿標志性的黑鎧的男人們"小姐,我們去吃好吃的,看電影吧"這樣巧言令色地邀請就掉進了陷阱.

是的,看到眼前晃著的食物,想都不想就跟著跑了.然後就進到了大牢里.

被爽約了.

罪人,很清楚的表達了抗議.

"而且,到現在為止到底為什麼抓我連個理由都沒說!妾身做了什麼啦!妾身那個……那個……嗯,做了啥壞事?"

罪人搓著手扭扭捏捏地說著.

什麼壞事呢,完全想不起.

越想越多,好像除了好事都做了,莫非自己以前什麼事被抓包了.

惹人生氣也是沒辦法啊.

"哼!沒說你做壞事!"

但是,魔王卻這麼說道.

魔王已經怒氣全消了,畢竟她也明白和誰生氣都比和這個罪人生氣要有意義.

"那,這樣是為什麼!戰爭時再不喜歡妾身的人也沒這樣做!您到底為什麼這麼做,是誤會還是被誰給騙了……"

罪人說著突然恍然大悟,

"是嗎?你這家伙又被誰給騙了吧!"

"沒有,我沒被騙!"

"被騙的人都這麼認為的.好啦!把事情全部和妾身說一遍吧.現在還來得及,在沒發生什麼無可挽回的事情前,妾身來拯救你.不過,你先把這個手銬取了吧……"

罪人伸出了雙手.

對面的魔王身後天色已是黃昏.

"欺騙靠語言.但是我們不一樣,我們戰斗了,我認輸了."

"說謊!好勝的你,會老實認輸!"

"讓我承認敗北的男人……是,這家伙!"

魔王指著前方.

那是……身穿灰色長袍的魔法師打扮的人.

一張壞人臉的魔法師.

仿佛要用舌頭把女人全身舔遍似的好色的臉.

或者,只是那男人臉上的微笑給人的錯覺.

"您,您是……迪烏斯!"

"令人懷念的重逢啊."

"嗯,如果是你的話確實,面對那樣的魔力總量阿道菲也……"

罪人開始顫栗.

曾經兩次相遇的人族魔法師.

初次相遇,因為厭惡那魔力總量而笑了;

再次相遇,因為那魔力擊退了魔王笑了;

這次相遇,笑不出來了.

統領阿道菲,並讓她抓了自己的男子……面對他笑不出來.

"呵呵……"

魔法師沒說話,嘴角浮現邪惡的笑意.

"實際上,我有東西想給克西莉卡您."

"唉唉唉,你想做什麼?"

"放心,是很好的東西."

魔法師故作輕松地做了一個的笑容,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

"哼!騙人!人族總是那樣!花言巧語地欺騙妾身!"

罪人無力的反抗著,可是已經無路可退.

發出顫抖不已的聲音,身體已在失禁的邊緣最終還是強行忍住了,雖無路可逃卻又四下張望搜尋著出路.

"看看再說不遲吧."

魔法師向自己背後行囊伸出了手,取出了一個黑色的盒子.

"嗚……!"

罪人喉嚨里滲出微微的悲鳴.

黑漆漆的盒子!

這黑漆漆的盒子里裝著什麼?光是想像一下,罪人心中的恐怖就無限脹大.

究竟里面裝著什麼.

反正是黑漆漆的盒子.

里面絕對是極其可怕的東西,肯定!

因為是黑色的嘛!

"這樣,俺說什麼應該都會聽了吧."

"啊,什麼?!"

盒子打開了.

拳頭大小的圈子挨著擠滿了里面.

圈子通體黃色,上面有白色的像是黴斑一樣的東西附滿.

可怕的形狀,危險的顏色,香甜的氣息,犯人更感恐怖.

"什麼啊,這是……你,要干什麼!……"

"呵呵,這個,是要這樣的."

魔法師拿出一個圈子,向克西莉卡嘴遞去.

同時克西莉卡身旁的兩個黑騎士把她肩膀按住,使她無法動彈.

"住,住手……住手……住手啊啊啊!!!!"

盧迪烏斯視點

魔界大帝克西莉卡・克西莉絲一邊涕淚橫流的哭著,一邊大快朵頤著我拿來的炸甜甜圈.

"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美味,這東西是……!"

加入從米里斯神聖國采購的新鮮雞蛋並撒上糖制造而成的甜甜圈.

制作者是愛莎.格瑞拉特.

因為以前從七星那里聽說有這種食物,便自己摸索著做出來了.

由于家里有做飯菜剩下的油,所以材料的收集十分簡單.

"這個……!妾身也許就是為了和這個味道相遇才複活的……"

克西莉卡自從進了謁見之殿看起來一直心情不佳,不過現在已經沒問題了.

甜甜圈的魔力.

這個面包圈,給洛克希品嘗時也是效果卓絕.

那樣一臉幸福的洛克希還是真是前所未見.

我都從沒能使她有如此的幸福表情呢.

不對,是我建立了從米里斯進貨的渠道,所以那幸福的表情我也有苦勞.

因為愛莎制作的甜甜圈,岳父,岳母,我的洛克希都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無論如何,甜甜圈都是魔族無法抗拒的誘惑.

"啊……"

但是魔力有限,魔法有使用次數限制的.

克西莉卡吃完了全部12個甜甜圈後,一臉的悲傷.

"只有這麼多……?"

"嗯"

"……只要,再來一碗的話,什麼都答應你."

"拿些什麼交換."

聽了我的回應,克西莉卡換成了一貫的嘻嘻哈哈的表情,緊緊地抱住了自己的身體.

"嗯……,肉體行嗎?……被那麼好吃的東西釣上了,雖說這個身體是巴蒂加迪的……但是那麼好吃的東西,請將我釣上……嗯!"

"現在禁欲中,所以算了."

"是嗎?……忍耐對身體不好吧?"

"真忍不住,還有妻子可以依賴."

"妻子?哦,是嗎?已經結婚娶妻子啦.哎呀,人族長得還真快啊……’’

還是進入正題吧.

今天正是為那而來.

給克西莉卡吃的,她就會給對方獎勵所以特意做的甜甜圈.

"麻煩克西莉卡您幫我找一個叫基司的男人."

"哦,叫基司嗎……"

"是的,他長得——"

我詳細描繪了基司的長相,並將信上的署名諸如此類都告知了克西莉卡.

"了啦了啦,在哪聽過這家伙呢……稍微等下."

克西莉卡抹了抹嘴角的殘渣,眼睛開始咕嚕咕嚕的轉起來.

老虎一樣忽閃忽閃的不斷變化的眼睛,有一瞬間突然停住.

克西莉卡的魔眼之一叫《萬里眼》.

她注視著空中.

她一直皺著眉頭好像盯著某地.

"啊……呀……這是……嗯,看來很美味……."

喃喃地嘟囔著象小鹿一樣怯生生地四望,破碎的視線顯得彷徨.

而且一有機會,克西莉卡就會停住一會.

"找到了."

突然就.

"北方大陸的東端,畢堅利魯王國.在森林里和誰在說著什麼……哎呦,好難看的臉啊……"

克西莉卡微笑著,更向前傾了傾了身子.

"是嗎是嗎,這樣說的話你們……招惹的是?"

突然,克西莉卡的表情為之一暗.

"看不見了."

克西莉卡一臉認真的表情閉上了眼.

她抬頭面向天空,沒有睜眼.

過了好一會才慢慢得睜開眼.

"這種感覺……是嗎?您現在在和人神戰斗……嗎?"

"……是的."

"呼呼……"

克西莉卡交叉雙臂抵住下巴.

看起來在考慮著什麼.

數秒後她又抬頭仰望天空,晴朗的空中流云漂過.

"那個,阿道菲,你在幫這個男人嗎?"

"嗯!"

"是嗎?……這還真是命運使然."

這表情,和我印象中真是判若兩人.

是不是用了什麼魔法?

怎麼回事.

甜甜圈的副作用嗎…….

"克西莉卡看來你知道人神的事啊?"

"嗯,人有因緣的……說實話,真不想和他有牽連啦."

"因緣是?"

"很久前的事了.4200年前拉普拉斯想殺人神時,我和巴蒂加迪被利用了."

4200年前是……?

啊,第二次人魔大戰嗎.

"確實,斗神和龍神戰斗了."

"是巴蒂加迪為了守護我,穿上斗神鎧甲與魔龍王拉普拉斯戰斗."

"唉……巴蒂加迪殿下嗎?"

真是說出了沖擊性的事實啊.

斗神的真面目竟然是巴蒂加迪……這件事?

老板是告訴過我的.

但是之前我好像在哪里聽到過.

啊是蘭多夫.

肯定是真的了…….

"斗神鎧已經銷聲匿跡很久了……但是巴蒂加迪真的是一個很不錯的家伙啊.至今奴家都記得人神那幸災樂禍的表情.希望以後你們能和睦相處."

"……好的."

我並不想和那個開朗的魔王厮殺.

但敵對的可能,還是在心中考量…….

如有可能,真希望自己可以忘記和他的情誼.

"既然您能收服阿道菲,那您也有辦法對付巴蒂加迪,但他不會任由您說殺就殺吧."

巴蒂加迪是阿道菲的親弟弟,克西莉卡的婚約者.

她們的至親.

魔族雖然生性豁達,但也不會放任親人被殺而無所表示.

"我明白了,放心吧我可不覺得那人會輕易被殺."

"嗯,不死魔族可有糾纏不休的優點啦."

克西莉卡說著卻看向阿道菲.

阿道菲聽了是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

但是,我可不認為這是在褒獎.

"對了……就是,靠過來."

克西莉卡在招手.

在邀請我過去嗎?我想著便朝她靠近.

她手在嘴前招著,悄悄話嗎?

"臉湊近點."

"什麼事——"

"嗯,合適了"

克西莉卡突然將手指插入了我左眼.

劇痛湧來.

"哇啊啊啊啊啊啊!!!"

不由得想逃開.

但是被克西莉卡抓住了頭發動彈不得.

明明穿著《貳式》為什麼還是動不了?

痛啊!痛啊!

唉,這個,這個不是……不逃也沒關系吧.

"喲,這麼快老實啦."

我任由克西莉卡宰割了.

好痛,深入腦髓的痛感不斷傳來.

被這麼突然插進眼里會被做什麼事還是清楚的.

這是第二次了呢.

"弄好了."

不就,克西莉卡就把手抽了出來.

眼睛殘留著劇痛失明了.不會失明啦,這個我清楚.

"獻上好吃的東西就會回禮,這是妾身的規矩."

"……’’

"這是第二只."

俺捂著疼痛的左眼,難看的在克西莉卡面前半跪著.

"妾身也是這場戰斗的知情者,跟人神也有特別的因緣,那麼這就作為特別服務吧."

移開手,左眼是雙重視野.

仿佛是兩個人似的,映入兩眼中的景象完全不同.

頭好痛.

"千里眼,能找到遠方任何目標的眼睛."

千里眼嗎.

我立刻閉上右眼,向左眼注入魔力.

用和預見眼相同的魔力操縱方法調節,看向遠方.

從謁見之殿直接看向毀滅要塞的入口.

那里一個黑騎士,摘下了頭盔在頭上嘩嘩得撓著.

視線移向更遠方.

注入魔力,視線望向天空.

圖像象不斷變大的照片一樣飛來.

看到了火山口,火山口里有一座城市.

但是無法看清城市的整體.

注入魔力向更遠處看去,在一座山上停下.

山上可以看到石頭上細小的紋路和在打哈欠的大王陸龜.

在往前被什麼東西擋住了視線.

停止注入魔力,視線立刻回到了眼前.

單純的可以看見遠方.

說不上是多好的能力.

不過,也不錯啦.

"現在的您能自由的操縱兩只魔眼了."

"謝謝."

我坦率地表達了謝意.

"那麼,盧迪烏斯啊!有別的什麼為難事盡管找妾身啦!只要不是和人神有關的事就行!"

給她解開了手銬,去掉了腳鐐.啪的一聲她很帥氣的扔掉了青白相間的囚衣,總之一副免遭蹂躪的樣子.

然後,猛然一躍.

"那麼再見啦!想再——啊?!"

克西莉卡臉與大殿地板親密接觸.

阿道菲,牢牢地抓著她的腳踝.

"等著"

"干什麼!為什麼打擾妾身超帥氣的退場!"

流著鼻血的克西莉卡狠狠地盯著阿道菲.

阿道菲毫不在意低頭和她對視.

"我也有要求."

"哼!突然抓住我關進牢房的家伙的請求啥的,我是不會聽的.放手,喂,喂"

克西莉卡將揩下來的鼻血往阿道菲身上擦.

但是,阿道菲毫不理睬,抓住了克西莉卡前襟.

克西莉卡露出的原本寒酸的胸膛前部因為擠壓而增長了.

嘿!

不,禁欲的盧迪烏斯面對這樣的誘惑……喂!

"艾爾和亞曆山大的住所告訴我們.盧迪烏斯在召集強者吧?那些家伙足以勝任."

"嗯,盧迪烏斯已經說沒事了吧,而且……還提供了特別服務贈送魔眼……其它的不行了."

艾爾和亞曆山大.

他們是?

既然阿道菲說了,必定是什麼不得了的人物吧…….

"告訴我們."

"唉,呀,這"

但是,克西莉卡並不像願意和我們合作的樣子.

可是,對基司所在知道的很有限.

也不知道基司在謀劃著什麼事情.雖有點勉強,還是希望增加伙伴.

同伴越多越好啊.

不行嗎……?

啊,對了,還有這個.

我手指無意碰觸到了手上戴著的不祥的骨頭戒指,我想到件事.

這是蘭多夫的戒指.

"克西莉卡啊.克西莉卡啊,請看這個."

"您?那個是,好像在哪里見過,哪里見過……"

"《蘭多夫的願望》啦."

"唔……蘭多夫?!想起來了!是那家伙的戒指啊!"

克西莉卡起了戲劇性的變化.

確切說,是整個臉發青.

"是這樣啊,那家伙的願望嗎……前世受過他照顧呢,受了他很大的照顧……為什麼那家伙每次照顧了妾身的時候都是"道個謝就行了,另外嘛,嘿嘿嘿嘿嘿"這樣笑呢……那個笑容,總覺得會被要求做什麼似的,感到毛骨悚然……"

"幫了我這個忙就算報答了蘭多夫啦."

"是嗎?!是這樣啊!那麼,稍微等等!"

克西莉卡再次仰望天空.

只搜尋了幾秒鍾.

真是方便的收索引擎.

"艾爾不知道.應該在阿蘇拉.我想他要麼在魔力濃度高的地方,要麼是連封魔眼的技能也使用了嗎?反之亞曆山大倒是大搖大擺的在街道上走著……這方向是,畢堅利魯王國"

又是畢堅利魯王國…….

偶然的嗎?

正思索著,阿道菲重重地點了下頭.

"這樣啊.正好呢,盧迪烏斯以你的力量去畢堅利魯王國找叫亞曆山大的男人吧."

"他是誰?"

"北神卡爾曼三世!"

哦.

北神卡爾曼三世嗎?!

剛才所說的兩個人物中的一個嗎?

那麼卡爾曼一定是叫亞曆山大這個名字了.

……咦?

但是那個畢堅利魯王國不正是基司所在地嗎?

巧合……?

陷阱吧,嗯是個陷阱.

"這下行了吧?妾身可以走了吧?腳也好,腰也好,肩也好,誰也不會抓了吧?那麼再見啦!哇呵呵呵呵呵!哇呵呵呵呵呵!哇喲喲喲喲喲!"

我煩躁的挽起手在阿道菲身後站立.克西莉卡笑聲漸漸遠去,多普勒效應嗎.

她被抓住是故意的嗎?

還是如暴風雨般的人物啊.

不管怎樣,我知道了基司所在,也得到了第二只眼——千里眼.

我辭別了阿道菲,返回夏利亞.

發現了基司所在.

同時《七大列強》中的一人《北神卡爾曼三世》正向那里移動.

已經有不祥的預感.

該怎麼做呢?

盡可能和劍神說完後走人吧.

要和北神卡爾曼三世打招呼則要向著基司所在去,將北神卡爾曼三世拉做伙伴的同時,盡快打倒基司比較好吧?

從減少敵人的角度來說,先去拉攏北神卡爾曼三世更好.但基司覺察到我的話,會馬上逃之夭夭吧.

如果他不逃跑的話就是已經完成了戰力整合,那麼先去見劍神比較好吧.

嗯…….

果然,還是需要先了解敵情.

而且應該調動戰力,堵住退路,迫敵決戰.

克西莉卡離開了真是遺憾啊.

有她在應該可以了解更詳細的情況吧.

不過那個方便的搜索引擎,也沒辦法一直養在身邊啦.

這麼考慮著,回到了家.

"喵,回來啦."

"剛回來啊."

在那是家中難得一見的兩人.

莉妮亞和普爾賽娜.

她們正坐在我家沙發上.

不對,不准確.

坐著的是艾麗絲.

莉妮亞和普爾賽娜正把頭枕在艾麗絲的膝蓋上,艾麗絲則在撫摸著她們倆的耳根處.

無比順從的姿態.

"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

艾麗絲看我沒阻止繼續摸著.

"老板有報告,喵."

"是喜訊了."

兩個人嘴里說著,卻不抬起頭來.

喉嚨里發出很舒服似的低鳴.

已經完全被馴服了吧.

"是的."

普爾賽娜翻滾了下趴著遞給我一張紙.

什麼態度啊…….

好想一起啊.

"東邊傳來報告了喵.《可能找到了和人偶一模一樣有綠色頭發,額上有紅色寶石的魔族——斯佩爾蒂亞族》……這樣的報告.喵."

"哈!終于啊!"

我拿過紙來細讀.

寫著簡潔的發現報告:

大意是,某國的商人和一個男子的交易記錄.

那男子拿了根系布條的白色棍子,頭上帶有護額.雖然身上罩了件厚厚的布袍,還刻意壓低了帽子,但是在大風刮過時,還是能窺見帽子下隱藏的綠色頭發.長袍下露出了和人偶上一樣的民族服裝.

他是找商人買藥的,但明顯的在隱藏自己的行跡.

買的是什麼藥不得而知,但是外表和瑞傑爾德神似.

"……嗯"

讀到最後,我被紙上最後的一段話吸引了.

"發現場所:距離畢堅利魯王國第二城市諾伊斯以西半天路程,地龍谷森林附近的村子中."

畢堅利魯王國.

一天內三次聽到的名字,遲鈍如我也明白了.

"是嗎……"

基司,北神卡爾曼三世,瑞傑爾德.

不會偶然的都到那里.

確實,畢堅利魯王國發生了什麼.

不,應該是基司激活了什麼吧?

這封信,也許就是基司的陷阱.

以瑞傑爾德為誘餌,……難道瑞傑爾德也是使徒.

無法斷定啊.

但是能夠斷定的是瑞傑爾德很可能面臨危險.

即使瑞傑爾德是誘餌我也必須得去.

准備時間結束,

決戰來臨.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37 七星回家     下篇: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29 回家, 報告,下一次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