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三卷 青年期 決戰篇 第二百四十話 苦求之物  
   
第二十三卷 青年期 決戰篇 第二百四十話 苦求之物

畢堅利魯王國.

中央大陸北部最東端的這個國家,被高山,大海,森林包圍著.

國力普普通通,卻有三個比較大的城市.

它們是:

位于國土中央的首都鮑耶爾.

南邊森林附近的第二大城市伊雷魯.

東部面向大海的第三大城市黑拉斯魯魯.

如上.

這個國家的特點就是沒有特點.

不,也許它的軍力相對于自身國土來說就是特點.

它的軍力比鄰國弱,卻擁有相當于鄰國兩倍大小的領土.

它與鄰國間交通方便無險可守.

這可是北方大地的東部,是一個相互並吞的戰亂之地.

但是,畢堅利魯王國從沒有被侵略過.

軍力弱小的畢堅利魯王國竟然沒被侵略,為什麼呢?

憑借的正是它與鬼族的同盟.

畢堅利魯王國東邊海上有個孤零零存在的島嶼——鬼島,上面世代生活著鬼族,畢堅利魯王國和它是莫逆之交.

遠古之時.

大概是在拉普拉斯戰役結束而且畢堅利魯王國建國後,距今50-100年左右的時候吧.

當時鬼島上居住的鬼族和北方大陸邊緣地區的人族已經有所接觸了,或是跟海岸邊的人族有交往了吧,總之鬼族已經可以在附近人族的城市里大搖大擺地走了.

但那時的鬼族面臨著生存危機.

在島上居住的鬼族,被生活在海里的海魚族侵略.

鬼族進行了抵抗,雖然鬼族是天生的戰斗種族,但是雙方戰力差距很大.

鬼族處于明顯劣勢,眼看不久就會淪為海魚族的奴隸.

鬼族一籌莫展時,人族的冒險者隊伍出現在了鬼島上.他們是因為聽說鬼島上有寶藏才跑來探險的.

是什麼樣的隊伍傳說里沒具體記載.

恐怕就只有4個人,劍士,猴子,狗還有雞吧.(桃太郎太有名的梗了)

做好覺悟准備通過戰斗獲得寶藏的冒險者們,在島上看到的只有淒慘的鬼族.

在抵禦侵略的戰斗中數量日益減少,傷痕累累的鬼族戰士們,臉上滿是恐懼的鬼族女人們,以及失去笑容的鬼族孩子們…….

目睹真相的冒險者們出離憤怒了,決定挺身而出.

正義感爆棚了.

當即向鬼神表示要幫助鬼族.

然後冒險者隊伍和鬼族戰士一起踏入了海魚族做為據點的迷宮.

經過慘烈的惡戰,最終誅殺了海魚族的首領.

但是,代價是很慘重的.

冒險者隊伍除了隊長劍士外都戰死了.

劍士隊長為了逝去的同伴悲痛不已.

看著這個情景,鬼神十分感動發誓鬼族世世代代將會幫助隊長及其後代…….

但令人震驚的事在這之後.

劍士隊長竟然是大海對面大陸上新生國家的王子!

王子回國後成為了國王,與鬼族簽訂同盟條約世代相互協助.

以後,人族和鬼族就手牽手的世代和睦相處了.

這個就是傳說的畢堅利魯王國建國記.

是不是真的就不知道了.

總而言之,在鬼族強大戰力的庇護下,畢堅利魯王國盡管擁有與其軍力不相稱的國土面積,土地貧瘠的鄰國也還是不敢侵略它.

畢堅利魯王國,就是這樣一個國家.

我們一行三人正前往畢堅利魯王國第二大城市伊雷魯.

除了我同行的還有亞麗艾爾的騎士,穿著土黃色鎧甲自稱多勒尚的男人以及他那像是灰色鎧甲的部下多迦.

我用他們帶來的魔道具改變了容貌,還將《二式改》也穿在了身上,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還多披了套凱甲.

而且二式改背上還配置了洛克希新開發出來的魔道具.

往腰間設置的按鈕輸入魔力,背上魔道具上按鈕對應的插槽就會自動滾動,將放置的魔法卷軸抬升到我便于拿的位置.

每邊5個按鈕,所以一共可以放置10個卷軸.

這樣十分便于拿出卷軸.

但是這個裝置也有缺點,要設置轉動軸就需要相應的大小,因此這個裝置看起來像個很大的書包.

這個裝置看起來像注入推進劑的裝置,所以我把它命名為《滾動推進器》.

二式改裝備的電離子炮威力僅次于洛克希新作的一式上的.

二式改,盔甲,滾動推進器,這使得披著長袍的我走起來像是一個身高超過兩米的巨漢.

這樣的變裝很完美吧.

我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干著保鏢工作在各地巡回的北神流修行者.努力給人一種很常見,沒什麼大不了的感覺.

我們一眼看上去就讓人明白,多勒尚是隊長,其他兩個是跟著他混的隊友.

對了,我現在叫Clay(克雷,意為泥土).

我們乘坐馬車移動.

現在我是三大鎧甲騎士之一,坐在敞篷大車上隨著咕噥咕噥的聲音左右搖晃著身體.

擠在一起的三個鎧甲騎士.

是不是很顯眼啊?不過在這個世界是再平常不過的場景.

在魔法都市夏利亞像這樣身穿鎧甲的冒險者並不多見,但是在畢堅利魯王國這樣打扮的家伙總是擦肩而過.

在旅途中兩人又做了自我簡介.

多勒尚·馮·格蘭多爾.

黃金騎士團團長.

他原本是個在紛爭地帶到處輾轉的傭兵.聽說亞麗艾爾加冕的消息便去了阿斯拉王國.

由于中意亞麗艾爾的音容,便參加騎士選拔想為她效力.開始以為沒機會,但是遇到亞麗艾爾親自面試,他抓住機會好好自我宣傳了一番得到了錄用.現在地位也得到了提升.

聽他吹噓,我覺得他是個馬屁精.

但是,亞麗艾爾絕不是個會把馬屁精任命為騎士團團長的人.

他肯定有他的過人之處.

也向亞麗艾爾打聽過他的事情,回信只是說他是個沒有背景值得信賴的人.

追問她真實的情況.結果"啊,不知道啦.嘻嘻,這是秘密——"被她調戲了.

就暫時只把他當成亞麗艾爾的騎士吧.

黃金騎士團.

和名字比也差得太遠了.

在亮的地方看起來根本就不是金色,不過打磨下就能發出金光吧.

不是黃金,是黃色騎士團.

呀,很強呢.像是黃色的14那樣的怪物.(原句:黃色の14とかいそうだ.黃色的14猜是米莉斯教團的騎士團,具體哪個難得查了.かい有戒律和怪物多種意思這個亂猜了)

"阿斯拉有黃金騎士團嗎……"

白騎士或者黑騎士什麼的我有印象,但是金色的我沒印象呢.

"陛下加冕之後才設立的騎士團.表面看來是做為亞麗艾爾陛下的近衛.但是只要陛下的命令,會去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通過視為禁忌的轉移魔法陣移動."

總之,是亞麗艾爾的(新設)私兵.

"據說是為了'給合作者援助’才設立的."

"哦!"

專門為援助我們才設立的?

真是太講義氣了.

好可怕.

今後,亞麗艾爾肯定會提出報償的,

老板您負責還吧…….

"雖說是新設的人數很少,但是都是精銳.別看我這樣子不起眼,可是很擅長北神流的哦."

多勒尚笑著邊說邊握緊了"劍".

"可是,沒看到您的劍啊?"

"用這個比用劍強."

他拿出金屬棒在手上轉動.

用棍術嗎.

在這個世界還是第一次見呢.

本來由于受斯佩爾德族影響這個世界對長柄武器不太待見,所以劍術特別盛行.

但是,既然是北神流的話,用什麼武器都不奇怪吧.

北神流在我看來本來就不太像是劍士,更像是忍者.

"一寸長一寸強."

"確實呢.劍神流能從遠距離發出劍氣斬擊對手.水神流則是無論什麼距離的攻擊都可以反擊.只要能打贏,一開始用長兵器就好."

很簡單的理論.

我前世的世界里,這種理論大行其道,所以武器射程越來越長.

但是在這個世界行不通.

如果這個理論成立,那麼劍士也就失去了他的特殊地位.

劍士的優勢在于這個世界有著可以瞬間治愈傷口的治愈魔法以及生命力高的一塌糊塗的生物,所以必須一擊斃命.

在這個世界多勒尚的棍術並不實用呢.

因為對手是人類可能還好,但如果是高自愈能力的魔物就難辦了.

"多迦也是黃金騎士團的一員."

"…….是."

多迦.

他沒有姓.

出生在阿斯拉王國多勒提領.

本來是阿斯拉王國負責守大門的一個小衛兵.

但是,在多勒尚成為黃金騎士團團長後,看中了他的優秀潛質而破格提拔他為騎士.

"是很優秀的人才."

"做為團長我想創建一個理想中的騎士團.以後的工作就是把越來越多的優秀人才拉進騎士團!"

團長的工作是?

回想一下,在米利斯神子護衛隊里最弱的就是泰蕾莎阿姨呢.

組織里,領導無需是最強悍的存在吧.

領導最重要的是指揮能力.

"可是既然是黃金騎士團的成員,多迦先生穿的卻並不是金色的凱甲呢?"

"哦,那個嘛.哪個傻瓜會在儀式之外穿那麼顯眼的鎧甲."

是您.

多勒尚先生大概平時總是穿著這麼顯眼的鎧甲炫耀吧.

"哦,原來如此!怪不得你看我的任命狀一臉不相信的樣子呢.那樣的話,以後也喊多迦穿儀式用的鎧甲吧."

"那個您多心了,沒有的事."

洋溢著歡樂氛圍的多勒尚,怎麼看也不像是壞人呢.

但是人神的使徒和性格好壞無關.

雖然老板和亞麗艾爾都說沒問題,我還是提高警惕吧.

"不管怎麼說,這一帶積雪還真少."

聽多勒尚這麼說我環顧四周.

平原上雖覆蓋了薄薄的一層雪,但是並不影響馬車的移動.

但是農作物還是無法生長.

眼前的農地一片荒蕪,什麼都沒有.

抬眼望向遠方,也是這般情景.

北方大地按理說這時應該已經覆蓋了厚厚的一層雪.

但是,畢堅利魯王國比我想象的積雪要薄.

風干燥刺骨.

可是雪確實很少.

"山的影響吧."

"和山有關系?"

"西邊的高山擋住了云,所以雪飄不到這里."

"嗯……不愧是盧迪烏斯閣下真博學."

"過譽了."

這個世界的天氣,並不能套用我生前世界的知識理解.

比如大森林每年固定的連續3個月降雨,並不具備沙化條件的大陸卻整個大陸沙漠化什麼的.

至于降雪少,也可能不是山的問題而是西邊森林里魔力造成的影響,很有可能的.

"我的叔父是很熱心于研究這些事情的人."

"哎?什麼都不做就只做研究嗎?"

"云從哪里來,往哪里去啊;人為什麼出生,為什麼會死等等.一邊思考這些問題,一邊望著天空就這麼度過一天."

哲學家啊.

但是,也對呢.

我如果老了也會這樣度過每一天吧.

60多歲以後,和洛克希,希露菲並坐一排,有點癡呆的老爺爺和老婆婆們一邊閑聊一邊度過這一天.

咦……不對,希露菲是有長耳族血統的混血兒,洛克希是密古爾德族,所以那時還很年青呢.

艾麗絲,一定也很健康…….

變白癡的只有我吧.

"那個,是哲學的事吧."

"哲學?"

"哲學——就是魔物啦."

"那交給我處理吧."

移動途中,多次被魔物襲擊了.

森林多的國家,這是很正常的事,順著街道跑也還是會被襲擊.

這種時候他們在我眼前展示了力量,他們畢竟號稱是阿斯拉王國最強的騎士.借此我大概估計了他們的實力.

多勒尚敏捷而且技巧出色,多迦則是用巨斧將對手一擊解決.

看起來也和他們本身實力相符.

不錯,但也就是上級劍士了.

雖說和列強作戰只會成為累贅,但在旅途上不會成為麻煩.

我得出這樣的結論時,我們到達了伊雷魯.

畢堅利魯王國第二大城市伊雷魯.

看起來,很平常的城市.

一圈牆壁圍繞下,入口處攤販順路排列.

這個世界最流行的構造.

與魔法都市夏利亞相比不同的一個特征就是木結構為主的建築比較多.

有著特別傾斜屋頂的木結構建築,和鄰居稍稍拉開點距離然後一字排開.

既然是個被森林包圍的國家,那麼自然木材很豐富.

在馬棚里寄存了馬匹和車輛後,我們返回住處.

一路走來發覺攤販數量稀少.

街道冷冷清清.

客人少自然商販就少……不如說這里潛在的客人大多都是冒險者.

從剛才開始,許多身披鎧甲的戰士和穿著長袍的魔法師不斷擦肩而過.

攤販數和冒險者的數量不成比例.

這個現象顯然並不正常,有什麼原因的吧.

"哎呀……"

忙著觀察四周沒注意眼前差點和一個行人相撞了.

"哇……"

人能有這麼高大嗎!

身高有2.5米吧.

穿著鎧甲2米高的我也必須要仰視.

感覺是個半巨人一樣的種族.

紅褐色的皮膚,暗紅色的頭發.

全身肌肉隆起,腳脖子都有我手臂那麼粗.

尤其具有特色的還是他的長相.

很特別的頭型.

下顎非常大還向前翹起.

下唇兩顆犬牙凸起延伸至嘴外.

還有搖曳的暗紅色頭發中,兩根角立著.

鬼族.

"走路注意."

差點碰上的鬼族只這麼說了句,隨意瞥了我一眼又繼續趕路.

他背上雖然背著巨大的行李,但在那巨大的身形襯托下顯得很輕的樣子.

第一次看到鬼族,體會到了深深的壓迫感.

這里是畢堅利魯王國,鬼族在大街上坦然的走著.

這個國家的人都是一副習以為常的態度,把這當做理所當然.

把魔族當成自己同胞看待,這在別的人類國家還真是罕見.

"克雷,別像個膽小的鄉下人那樣四處張望."

"唉?是,是……"

多勒尚是尖銳的語氣.

和旅途中完全不一樣的語調呢,是因為化裝潛入的需要吧.

"反正這一帶沒什麼了不起的家伙,沒必要到處看."

"是."

對啊,我們是北神流的修行者.

我們應該是見多識廣的人.

不然,化裝就沒有意義了.

"克雷,多迦我們先回旅店吧."

"嗯."

"……是."

端坐的多迦還是像往常一樣,但多勒尚商量的樣子真是絕妙的角色扮演呢.多勒尚在我們面前做出領導人的樣子,而我則躲在他身後.

我現在是多勒尚的小弟克雷,是一名戰士.

就這樣.

"多勒尚,旅館既然已經決定好了.為了祝賀我們平安到達,我們去酒館喝兩杯做為慶賀吧."

"哈哈,這可不像你平常會說的話.多迦你也學學人家,偶爾也表達下自己的意見啊."

"……是."

說著我們到達了旅館.

進入酒館後,我便有了種難以言表的違和感.

"……嗯?"

這里和常見的酒館有些不同.

雖說如此,目力所及也只是普通的酒館.

顧客里冒險者居多,不多的商人夾雜其中.

客人里有1-2成是鬼族,但這並不是違和感產生的原因.

多種族混雜的熙熙攘攘的酒館都這樣,沒什麼好稀奇的.

那這種違和感是什麼呢?

被盯著看並不是,有個奇怪的家伙在也不是.

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在,讓我感到違和.

"怎麼了,克雷?"

"這個酒吧沒什麼奇怪的地方啊."

多勒尚掃視了四周.

但是沒有和我一樣產生違和的感覺.

"……要不,別在這了."

多勒尚悄聲建議到.

"不,不用,想搞清楚為什麼產生違和感."

"好的."

多勒尚說完,步履輕松的走進酒館在有空的餐桌旁坐下.

我也推著多迦走過去.

多迦坐下時椅子發出很大一聲.

這個酒館里椅子都特別的大而且結實.

本來穿著魔導鎧坐椅子要特別小心,但在這里普通的坐下就行.

違和感是這個嗎?

不,不是.

"酒菜就麻煩你幫我們點吧,隨便上些就行.盡量來快些吧,真是讓人筋疲力盡的長途旅行啊.哦對了.這個大個子就幫他找點別的喝的吧.果汁,奶……水也行."

我還在在意椅子的時候,多勒尚已經在吩咐侍應並給了她4個銅板.

"是,好的."

唔,侍應也是鬼族,女性的鬼族.

相比男性鬼族只是顯得身材修長,個子高挑胸部很大……,更接近人類.

難道是混血兒?

違和感是這個……怎麼會.

"喂喂喂,別做賊似的到處偷看."

"……抱歉."

多勒尚昂重重敲了我的頭.

"不用打這麼重吧."

"小兔崽子想造反啊你?敢不聽俺的話!"

多勒尚語氣雖然粗暴,但是眼中並無責怪我的意思.

只是因為我現在的樣子令人生疑,所以提醒我.

"不,不敢……怎麼說呢,有些坐立不安的感覺."

"坐立不安?有什麼不好的預感嗎?"

"不好……大概是吧."

這種違和感與其說是不好的預感.

倒不如說,是我一直在尋覓的心情吧.

雖然這麼覺得,可要說是基斯或是瑞傑爾德在這里的感覺,又不像.

哎,我很想確認這種違和感到底是什麼啦.

這樣一想,不由又偷偷地四下張望.

酒吧里滿是喧囂,和哪兒的酒吧都一樣.

人們微笑著或是仇視著,喝著酒吃著菜.

菜也沒什麼特別的,是哪都能捕到的魚做的.

但是我總是有揮之不去的違和感.

一定有別的酒吧沒有的東西在這里.

"你們有興趣聊聊嗎?"

我循聲望去是坐在餐桌旁的一個男人在說話,他是人族.

他看上去就像一只狡猾的老鼠.

"你熟悉這一帶的情況嗎?"

"嘿嘿,這一帶沒比我更熟的了.冒險者隊伍的數量,商販們的進貨渠道,或是武器店店主的情婦."

"那麼,各種各樣的事都跟我說下吧.好不容易才到這個城市,還是盡量避免惹上麻煩吧."

多勒尚說著,拿出幾個銅板,那個男人一把搶了過去.

"那麼,隨便聊聊吧."

"您現在肯定不是想隨便聊聊吧.不過您的面子這麼大,也這麼懂行.肯定是有什麼事要我做吧……是嗎?"

多勒尚雖然被揭穿了企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而我現在一定是盧多傭兵團里最可怕的一張臉,誰都應該明白敷衍我後果會很嚴重.

"別那麼嚴肅嘛."

萬事通的男人笑著對我聳了聳肩,轉向了多勒尚.

"你想知道什麼呢?"

"我們想知道的是這里的一些常識.勢力劃分,地理情報,不能和誰敵對.還有這一帶有什麼來錢快的活也一起告訴我吧."

"咦"

不打聽基斯的事情嗎.

確實不能呢.

我們只是進行武者修行的隊伍,順便干點傭兵的工作.怎麼會去在意一個魔族的無名小卒.

"說是常識,還真是問得詳細呢.在任何城市想混下去都得遵守該國的法律.嗯嗯……這個國家和鬼族的關系非常好,所以哪怕你是再虔誠的米莉斯教教徒,對鬼族有不滿也得藏在心里."

"表示出來會有什麼後果?"

"會沒人賣東西給你,也無法投宿.像這個酒館是鬼族老板娘開的,會被禁止進入或者用餿了的飯菜招呼你."

鬼族是個好鄰居.

因此說鬼族壞話會得罪這個國家的所有人,是這麼個意思吧.

夏利亞雖然對別的種族也很寬容,也只是把他們當成客人.

而這里則是大家混居在一起.

"地理……大致說明下.從這向北走能到首都,向南會到一個村子.無名的小村子,雖然駐有幾名樵夫,但是那里魔物很多.東南有迷宮,但要想知道詳細位置……請另行付錢."

"有勞."

多勒尚又遞過去幾枚銅幣.

迷宮的位置清楚了.

雖不計劃去,但也沒吃什麼虧.

了解了迷宮的位置,有機會也去看看吧.

"剛才已經說過了不能和鬼族敵對.這個國家對于鬼族和人族是平等相待的.此外……啊,對了.雖不是說不能去,但最好還是別去那個地方——地龍谷."

地龍谷.

重要的名字終于出現了.

瑞傑爾德正是在這個谷附近的村子里被發現的.

"地龍谷在森林的深處……這個森林被稱作《有來無回的森林》,自古以來由于有看不見的惡魔出沒,所以是禁止進入的."

"看不見的惡魔?"

"那個……其實看不見的惡魔什麼的是嚇唬小孩子的玩意啦.地龍谷,谷如其名有地龍這樣的生物在里面棲息.

魯莽的冒險者一旦闖進森林毀壞了地龍的家園的話,暴怒的地龍很可能會把這個國家毀滅掉……因此禁止進入的吧."

說到這里,這個男人想起了什麼似的皺了皺眉.

"不過,最近……確切說大概是一年前吧.有傳言說有來無回的森林里有惡魔跑出來了.後來這個謠言甚囂塵上."

"哦?"

"這個城市的領主為了平息謠言組織了調查團進入森林.但是調查團過了預定的時間還是無人返回.

被看不見的惡魔所滅,誤入了龍穴覆亡,或者只是被魔物干掉了……傳言滿天飛.總之肯定是全滅了.

當領主為了搜尋第一次派出的調查隊而准備組織新的調查隊的時候,有一個人,突然在這時回來了."

說到這,這個男人略略向前傾身,直直地盯著我看.

怎麼說呢,總覺得氛圍很恐怖呢.

還好他看的是多勒尚.

"但是,回來的那個人已經神志不清.但是從領主身邊的人那里聽說了詭異的事情,那個回來的人眼睛雖然空洞無神但嘴里一直在不停的嘀咕'惡魔,惡魔’.據說領主大人看到這個情形好像明白了什麼,也就不再派遣調查隊了.調查隊的事情就對外公開說是被地龍襲擊,還下了緘口令,說這個事情不得外泄…….這個事情就這樣被強行壓下去了.這個是……半年前吧."

"……"

"本以為這件事就此了結.但是最近才知道這個事情被報到了首都.國王知道後說:'附近有村莊,這種事怎麼能放置不管呢?’然後真的下令組織了討伐隊.現在正在首都召集願意出一份力的人."

說到這男人抬起了頭.

"那個只要能發現惡魔的真身的話報酬就有畢堅利魯王國金幣10枚.你們想要來錢快的活的話就去參加這個吧?"

原來如此.

看不見的惡魔.

和我聽到的有關瑞傑爾德的目擊信息略有出入呢….

是這樣的嗎:

首先,由于瑞傑爾德因為某種原因到村子里去被人認出來了,而被稱作是惡魔.

《有來無回的森林附近出現了惡魔》.

然後被誤傳為"有來無回的森林里有看不見的惡魔".

接著變成了"看不見的惡魔從森林里出來了".

傳聞添油加醋,結果信息就變味了.

而傭兵團則是剛好把正確的信息得到了手.所以我們現在才能准確的知道想找的人的位置.

不過,也很有可能是這樣:

《看不見的惡魔出來了》→《惡魔是斯佩爾德族》→《這麼說來出來的家伙是綠色的頭發》這樣的流程吧.

不對,等一下.這樣的話怎麼都不會有買藥這樣的信息流出來吧.

妾身頭暈啦,有什麼奇怪的傳言都沒問題吧.

但是,以瑞傑爾德的實力確實可以做到在調查隊毫無覺察的情況下將之全滅吧.

誒……?

"哈,幸好知道了呢.還真是……很有趣的故事呢.克雷啊,你怎麼想?"

"是嗎?惡魔……真的很有意思啊.獎金竟然有10枚金幣這麼高啊."

理所當然的回答,但我心里卻想得是另一回事.

無論怎樣必須到森林里面去看看.

這個信息無論如何都覺得和瑞傑爾德有關.

"但是,每一個討伐者都希望捷足先登吧?恐怕來這個國家的每一個人都會參與這件事吧.我們都是冒險者,如果你們要參加的話我希望能提供幫助."

多勒尚向我使了個眼色.

我會意的點點頭.

"是嗎?哪能有消息?"

"這個可以找情報屋,只要追加點費用就行."

多勒尚又拿出幾枚銅幣堆到了男人面前.

"可能的話幫我找個盜賊吧.最好是個冒險者什麼都會干,尤其要擅于情報收集.戰斗什麼的不擅長也無所謂,戰斗上本也無需他幫什麼忙.報酬……怎麼算好呢?真麻煩,等我們見面後再商量怎麼支付吧."

"期限呢?"

"趕在討伐隊出發前就行……按剛才說的沒問題吧?"

"一個月內嗎?"

"嗯,暫且10天之後吧,再在這個酒館見面怎樣?"

"好,交給我吧."

男人把面前的銅幣匆匆收進懷里.

起身離開,轉眼混入酒館喧囂的人群中不見了身影.

多勒尚,干得漂亮.

森林的信息入手,基斯的搜索也展開.

雖然北神的信息沒法打聽是有點可惜,確實在剛才的談話中也不便主動提及.

這樣高明的手腕,我也想好好學習一下.

"真棒."

"我老婆很擅于收集信息以及和別人談判,我經常在旁邊看自然而然就學會了."

已經成家了啊.

是嗎,那更好,回家的時候就學著這麼做.

啊,不行,不能這麼說話.

"那麼,這之後怎麼做呢?"

"等消息,但是這樣就有10天的空閑了……到哪里去轉一轉呢?多迦你想去哪里?"

"……想看,樵夫."

"那麼就去實地偵查下吧.順便也探查下南邊村子的情況."

商量只是說說,畢竟一開始就已經決定去探查南邊村子的情況了.

要等10天.

剛才打聽到的情況,到那個村子也就是一天半天這樣的距離.

明天上午設置好魔法陣和通信石板後就向村子移動.

明天或後天進入森林,大概要在森林搜索5-6天吧.

然後回來從情報屋了解基斯的行蹤,調查到的內容就用石板聯系吧.

先這麼計劃了.

"哎呀,讓您久等了."

想著,魚為主做的菜和酒一起端上來了.

多迦面前放置了不知是什麼的黑色飲料.

是什麼果汁吧,過會喝喝看是什麼味道.

雖然擔心被暗算,但是在酒館里不喝酒是很顯眼的舉動.

只喝一杯.

"那麼,讓我們預祝成功吧."

"干杯!"

"……干杯."

杯里的酒骨碌一口喝下.

咸的液體在口里蔓延,喉嚨口開始發熱.

但是,余味不斷泛起——.

"——嗚哇!"

多迦將黑色的液體噴出.

"噗啊……呸呸……"

"咦?!"

所有目光望向這邊,多迦是低下頭不停地咳嗽.

我急忙把手放在他的背後,使用了解毒咒.

但是,多迦還是面朝下張著嘴,口水長流.

"喂!沒事吧?!"

可惡,什麼,喝下去的是什麼?!

是毒嗎?!

原來這就是一直以來的違和感!

可是有什麼奇怪的呢!

還有為什麼覺得有點可笑呢……!

解毒有效嗎?

冷靜下來,這種時候必須冷靜下來!

現在首先得搞清楚這個飲料里下的是什麼毒…….

"你端來的是什麼!"

"啊,對不起!"

在多勒尚逼問侍應時,我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把多迦喝了一半的杯子拿到手里.

先聞了聞,確定了下氣味.

……….咦?

這氣味,該不是,,,,,,,!

"他是人族啊……個子這麼大,還以為是鬼族的人呢,真抱歉."

"你給他喝得是什麼,快說!"

我用手指蘸了一點嘗了下.

這個味道,果然是呢.

"這個是用豆子做成的鬼族特別喜歡的飲料.不過,對于人族來說實在是太過刺激了.所以,人族都是稀釋後才飲用……非常抱歉."

"有毒?!"

"嗯,人族大量飲用確實會中毒,但是只是喝一口的話"

"可惡!喂!多迦,沒事吧!喂!"

多勒尚還是很慌亂,我倒是很平靜了.

現在想來我進入這個酒館就一直聞到這個香味.

恐怕煮魚的菜里也添加了這個吧.

違和感源頭終于找到了.

同時,這個飲料的身份也真相大白.

確實喝多了有毒,但多迦已經都吐出來了.

嘛,他就是有點心情變差而已沒啥大不了的.

"……"

我再一次蘸了點黑色液體在手指上確認.

嗯,確實是.

肯定錯不了.

我絕不可能弄錯的.

這個,是醬油.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幼年期     下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二話「感到退縮的女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