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三卷 青年期 決戰篇 web版 第二百五十二話“三世vs二世+α”  
   
第二十三卷 青年期 決戰篇 web版 第二百五十二話“三世vs二世+α”

多年苦尋的醬油終于在畢堅利魯王國的酒館里找到了,我趕緊去買了一瓶帶在身邊.

—————————————————————————————————————

翌日,在第二大城市伊雷魯郊區設置好了轉移魔法陣和通信石板.

我們一行動身前往發現瑞傑爾德行蹤的村子.那個村子距離伊雷魯大概半天的路程.

這個村子由于距離地龍谷很近,所以被稱作或,正式的名字則是魔森村.

但是,魔森村有點無厘頭,所以還是叫更合適吧.

毫無特色的村子,既無特產,更不是旅游勝地.

因為土地肥沃而作為蔬菜生產基地以及伐木基地,和我的家鄉菲托亞領的布埃那村一樣作為生產基地而存在.

住在這里的人現在屬于畢堅利魯王國.

這麼說是因為這個村子的曆史比國家久遠的多.

村里的房屋建的很分散,簡陋,村子全無生氣,靜謐……已經是個無人村了.

不過我們到達的時候,倒是很熱鬧,人聲鼎沸.

村民——明顯不是村民打扮的人在村口聚集.

身披鎧甲,腰挎利刃,冒險者嗎?

不,比冒險者更危險的氛圍.

都是雇傭兵或者賞金獵人什麼的吧.

"多勒尚,我們要搶在所有這些家伙前面吧?"

多勒尚,之前我對他的能力還不太放心現在確信他是個很能干的人.

昨天在酒館見識了他的手段,加上他設計的隱藏行跡的移動方法,我明白了奧爾斯蒂德為什麼要讓他跟著來

這種情況應該多聽聽他的建議.

相對的多迦就……像是他帶來的一件行李.

一直只是跟著走的節奏.

嘛,我也不是偉大的評論家呢.

還是希望他到時能派上用場.

"不用,只是來偵查下情況.我現在的目的只是收集情報,利于我們下面行動就好."

"但是,也有想搶在國家討伐隊前去討伐獨攬賞金的家伙在吧?"

"不會有幾個人會那麼做的.加入國家討伐隊就可以得到賞金,沒必要冒那麼大的風險."

加入國家討伐隊,跟著騎士團一起進入森林,確認了惡魔的身份後跟著一起打倒,就能輕松的領賞金了.

這樣做也可以去爭取另一筆賞金.(確認惡魔身份可得10個畢堅利魯王國金幣,打倒另計)

雖說如此,特別報酬能不能拿到手完全看運氣了.

運氣就在于在適當的時機比其它人早一步確認.

因此事先的調查是必須的.

"和我們好像沒關系."

"剛好相反."

說完多勒尚微笑著向村子里走去.

村子里像是集會所一樣的建築前有個廣場.

看這里完全無法想象這是個無人村.

做著發財夢的人在這里聚集,畢竟跟著大部隊輕松混個賞金才是主流想法.

在這應該可以收集到情報吧.

"滾出去!"

還沒行動,就被人攆了.

安啦,不是針對我.

聲音來自廣場的中心.

一些人面帶不耐煩的表情離開了廣場,眼睛時不時瞟向廣場的方向.

順著他們的目光看去,一個拄著拐杖的老婆婆正在高聲喊叫.

"離開!這個森林充滿了惡魔!全靠森林居民的護佑!要傷害森林居民的離開!"

老婆婆哆哆嗦嗦地走向人群聚集的地方,用手中的拐杖敲打著她面前遇到的每一個人.

邊敲邊罵,向著我們這邊來了.中氣充沛的老人家呢.

"你……"

"算了,別理她,一旦鬧出事鬼族……"

"唰"

被打得男人是惱怒地一下拔出了劍,但是旁邊冷靜的同伴制止了他,拉著他快步離開了.

老婆婆不依不饒得追上去.

同時高喊著之前的話,把其它聚集的人也給驅散了.

男人們在老婆婆的追打下四散了.

這是搞神馬呢.

老婆婆看看前面沒人了……誒,看到這邊了.

一步步逼了過來.

"離開!"

老婆婆掄起拐杖砸向我身上,"當"鎧甲發出了沉悶的響聲.

傷害值0.

阿斯拉的全身鎧甲,老婆婆看來也很滿意.

"森林不能沒人照看!"

邊說老婆婆邊"當當"地敲著我身上的盔甲.

"老奶奶,冷靜點."

"怎麼會是惡魔!森林居民那樣幫助我們!恩將仇報嗎!衣冠禽獸些!"

老婆婆還是很激動,對我說的話置若罔聞.

雖然這樣,但我對她說的一個詞很在意.

森林居民.

剛聽說的詞呢.

這個我很想仔細打聽下.

"森林居民是……"

"森林居民沒有了,惡魔就會從森林跑出來!"

森林居民不在了就會有惡魔從森林出來?

"森林居民和惡魔是不同的嗎?"

"當然,森林居民和惡魔一起的!"

"克雷,別再問了,這位老婆婆神志不清."

多勒尚示意我別再問了.

倒是,神志清醒的人不會拿棍子隨便敲素不相識的人.

但是,我想多和老婆婆聊聊.

"我哪里瘋啦!森林居民真是存在的!我年青的時候誤入森林被他們救過!以前我的爺爺也被他們幫助過!"

年青的時候嗎,那是20年前,不30年前吧.

這位老婆婆肯定60歲以上了.

這位老婆婆的爺爺的話,那得百年以前了.

但是,上次我和瑞傑爾德分別至今還不到10年.

這樣的話,跟瑞傑爾德無關嗎?

可是……唉.

"森林居民是惡魔?竟然想殺他們!蠢蛋啊!蠢蛋滾蛋!蠢蛋啊!呼……蠢蛋……呼……呼……"

老婆婆拿我的鎧甲出氣不停地敲著,不久就氣喘籲籲,停下來.

"老奶奶,請告訴我詳細的情況好嗎?"

暗自斟酌了下,我向老婆婆笑著問道.

瑞傑爾德或許不在森林里,

然而,那應該有…….

"森林居民里可能有我的朋友."

森林里,也許有瑞傑爾德他一直苦苦尋覓的幸存的斯佩爾德族族人.

憤懣並不能解決問題.

老婆婆漸漸平靜下來,可以好好說話了.

聽了她的話,森林里是否有瑞傑爾德或是斯佩爾德族還是無法斷定.

森林居民根本不離開森林.

也不絕對.只在村里有人在森林里迷路或是被魔物襲擊死亡時才會出來帶路或送還尸體.

老婆婆和村里的居民都說不清森林居民到底是什麼人.

但是,村子里有個口口相傳的傳說.

很久以前還是在第二次人魔大戰結束不久的時候,有來無回的森林里隱藏著看不見的惡魔.

惡魔到了晚上就會跑進村子吃掉孩子和家畜.

村民由于惡魔的關系只能終日生活在惶恐不安中.

這時森林居民出現了.

森林居民向村民提出了建議:我們消滅惡魔後會住進森林里,請你們對于我們的事情絕對保密.

村民答應了,森林居民進入了森林深處.

森林居民是如何戰勝惡魔的村民不知道.

但是,從此惡魔沒再來襲擊過村子.村子被保護了.

由于約定的關系,雖然對森林居民滿懷感激,但是村里人連自己的孩子都沒告知森林居民的存在.

"那樣的森林居民怎麼會是惡魔."

老婆婆最後這麼總結到.

"事情是這樣的嗎,太謝謝您了."

傳說雖然大部分都是編造的,但是斯佩爾德族確實有可能是森林居民.

他們天生擁有第三只眼——那是可以感知一切生物的魔眼.

對于他們來說隱形的魔物也能輕松發現.

消滅了魔物的他們就此隱姓埋名的和這個村子共存下來.

然而,一年或者半年前,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了,傳染病或者是被攻擊什麼的吧.

又或者只是看不見的魔物突然大量繁殖,抑制不住了.

總之一直隱藏行跡的斯佩爾德族族人不得不走出森林來買藥.

是哪個商人賣給他們藥已經不清楚了,但是消息走漏了.

'森林里出來了可疑的人物.’

但是有點可以肯定村民對于出來的斯佩爾德族人確實是提供了幫助的.

那麼,信息是怎麼被扭曲了呢?

昨天在酒館聽到的是'惡魔從森林里出來了必須要討伐’.

是什麼原因導致變成現在這種狀況的呢.

一年前的事情,果然和基斯有關吧,真是個單純的世界啊…….

總之,我確信在森林深處的是斯佩爾德族.

但是,不安在我心中湧起.

為什麼,我一直沒被告知這件事呢?

我一直在尋找瑞傑爾德.

這是我身邊的人都知道的.

身邊的人——比如說,奧爾斯蒂德.

……如果這里一直生存著斯佩爾德族的話,為什麼他不告訴我.

有來無回的森林,無比寂靜.

通常,像這種森林都有大量魔物存在著.

這麼強的魔力濃度的話,一天至少會遇見一次魔物的.

特別是樹妖.

樹妖在這個世界到處都是,尤其是森林.

但是,這個森林里卻沒有見到.

實在太詭異了.

沒有任何魔物的氣息.

無比靜謐的森林.

只能偶見小鳥或是小動物閃過.

仿佛置身于夢境.

"太安靜了."

"嗯."

多勒尚也察覺了這個森林的詭異之處.

"……"

多迦還是悶不做聲.

不過也不算是毛骨悚然的感覺,畢竟沒看到什麼可怕的事物.

"……"

漸漸地我們進入了森林深處.

隨著越走越深,動物也看不到了.

魔物更不用說.

枝繁葉茂的參天巨樹已經遮天蔽日.

昏暗的讓人以為這是不是自己的幻覺,偶然傳來的鳥鳴使得我意識到這是在現實中.

看不見的惡魔是不是就在我們背後跟著呢?

想著忍不住回頭去看.

結果和多迦木訥的眼神相對了,看來是我的錯覺還是老實看路吧.

"誒."

突然,路邊出現了一塊熟悉的石碑.

七大列強的石碑.

以前,這個石碑上的標志一個都不認識…….

最近基本搞明白了.

名次還是那樣無甚變化.

"沒想到這也有呢."

"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啦,七大列強的石碑只要魔力濃度高的地方基本都有."

"哦……魔道具吧."

確實我也清楚,魔力濃度高的地方這種魔道具才能設置.

所以,設置的地方人跡罕至.

不過也有人很清楚哪里有這些石碑就是了.

"就要天黑了,我們就在這里過夜吧?"

"好的,多迦砍柴."

"……是."

今天就在石碑邊上宿營了.

為了以防萬一,我做了個土砦(地球堡壘)在里面過夜.

翌日.

繼續在幽靜的森林里搜索.

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多勒尚對我說:

"這種感覺,和紅龍山脈很相似呢."

"哦那是?"

"由于害怕龍,所以別的生物不敢靠近."

畏懼強大的生物所以不靠近.

這個森林深處有,棲息著地龍的深谷.

地龍毫無疑問是很強大的生物.

生活著這麼危險的生物的地方當然要躲開,這就是自然法則.

"多勒尚先生,這里跟紅龍山脈不一樣吧."

"一樣的,到了紅龍山脈山腳下也是這樣.越靠近山脈動物就越少."

地龍是喜歡在岩壁上棲息的生物.

基本上一生都生活在山谷里,雖然沒法飛翔但是可以用土魔法在地上挖洞穴.

性情也是很溫順的,除非家園遭到破壞否則不會做出襲擊人類的事情.

另外有個不可思議的習性,地龍不會攻擊在自己上方的目標,但是對經過它周邊的目標會發動猛烈的攻擊.

對了,奧爾斯蒂德說過紅龍是地龍的天敵.

不過由于生活環境的不同,兩者很難得碰上.

總之老老實實待在谷底的話,被天敵接近的可能就基本沒有.

"那"

這是要說什麼嗎.

突然眼前豁然開朗.

森林里,陡峭的懸崖赫然出現在眼前.

深不可測的崖底.

到對面的距離,有400-500米遠吧.

感覺我們是走到了山頂一般.

我對于峽谷的知識並不多,但是這個巨大的地峽讓人一下明白過來.

"這就是地龍谷吧?"

"啊,下面怎麼辦呢?一路平安就到了這……"

"嗯"

我有點不知所措了.反正視野開闊,正好可以用下千里眼.

望著谷底我往眼里注入了魔力.

由于還不太習慣使用這個魔眼,所以能看到多遠的距離還不知道.

沒想到一下就看到了谷底.

谷底生長著青白色的苔蘚和蘑菇,它們還發出微弱的光.附近馱著像是小山一樣殼的類似蜥蜴的動物在緩緩地移動著.

那就是地龍?

怎麼感覺更像是大王陸龜.

正是因為有那個殼所以能贏紅龍吧,難怪對自己上方可以無視.

呃,仔細一看,在谷底岩壁上有很多呢,讓人不舒服的場景.

抬起頭用魔眼看了下四周.

右邊什麼都沒有發現,不久被森林和懸崖擋住了視線.

地圖上顯示地龍谷是一條直線,但是實際看來不是.

地圖是有錯誤的.

看向左邊也沒什麼……不,有呢.

"吊橋."

在峽谷較窄的地方有一座吊橋.

"從那邊可以過去."

"走吧."

回情報屋拿情報還要等七天.

按這個計算,還可以再往里走1-2天吧.

主意已定,我們順著崖邊走過去.

沒想到吊橋竟然在那麼遠的地方,我們走了一個小時才到.

能夠幸運得發現吊橋真是太好了.

吊橋十分的簡陋.

只是在谷最窄的地方拉上兩根粗粗的藤蔓,然後在上面鋪上木板而已.

看來頂多只能支撐一個大人過去,如果身上還有行李的話可能就承不起了.

"要過嗎?"

穿著魔導鎧的我上去肯定會承不住的.

雖說掉下去沒啥大不了的,但是現在還是別做那樣的蠢事比較好.

"不,這橋承不住."

"那,返回嗎?"

"找別的橋過去吧."

我嘴上這麼說但是並沒有移動.

吊橋承不住,我自己造個橋就行了.

手按到地面,放出了魔法.

使用的是土槍.

一直貫通到對面的槍,並且進行了強化使得它即使我站上去也沒問題.

"……哎呦"

魔力產生的土槍出現,土槍無聲得增長,一直插入對面崖壁中.

連續放出三個土槍並重合在一起.

為了安全做成了一個成人的寬度.

而且又在上面鋪上了土板.

橫跨兩邊的堅固家伙做好了.

最後對橋體和兩邊連接崖壁的地方進行了加固,一個石橋完工.

扶手……沒有.

"真是開了眼界了……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呢,這個……."

多勒尚由衷地贊歎,但是還是得小心.

我前世可沒有造橋的知識.

怎麼小心也不為過吧,畢竟穿著魔導鎧,還是謹慎點好別弄壞了.

"那個,給我繩子."

我在附近的樹上綁牢了繩子,該開始過橋了.

在橋上走了幾步後,我咚咚地踩了幾下橋.

很好石橋穩穩地承住了我的重量.

這掉下去可就丟人現眼了,一定得沒問題.

總之將覺得還比較脆的地方加固,慢慢過橋.

途中繩子長度不夠,多勒尚跑過來遞給我另一根繩子.

繩子一根50米長,橋的長度不到兩根繩子,看來不到100米.

"搞定."

我將繩子在樹上綁好,向對面發信號示意可以過橋了.

多勒尚他們抓住繩子很悠閑地過了橋.

兩人一起過的.

看來並不擔心橋會塌.

也太信任我了吧.

你們落下去我會馬上救援的…….

"那麼,繼續走吧."

我惴惴不安地看著多勒尚他倆過橋,他們倒是一臉輕松走過來.

"但是,從這開始得小心了."

多勒尚看了一眼森林深處說道.

幽暗的森林深處.

那里跟開始經過的森林不同,有什麼東西在那.

是魔物.

還沒走到100米就被襲擊了.

最初傳來異聲,沙沙地響聲.像是什麼東西和樹葉摩擦了.

但是因為這時起風了,所以沒想到會有魔物在附近.

覺得像是很遠的地方有人在靠近,對就是這種感覺.

還很遠,沒關系.

正覺得放心時,耳邊響起了聲音.

"呼嚕嚕……呼嚕嚕……"

聽到這個聲音時,我突然聞到了一股腥臭的氣味,臉上也感覺到了像是呼出的氣體一樣的暖風.

在我正面的樹干是不是有什麼東西正貼在上面.

說時遲那時快,樹干一下彎曲又變直,樹葉沙沙抖動.

下一瞬間,什麼東西撲向了我身後.

"……!"

我趕緊回頭,多迦已經仰面倒地.

多迦的頭似乎無意識的在微微顫動,多迦的手則像是為了護住自己的頭而在空中抓著什麼.

那有東西.

這樣想同時,我出拳了.沒用魔法而是用魔力強化過的魔導鎧的拳頭,依靠力量直接把多迦抓住的對手打得飛了出去.

拳頭上傳來了砸進肉里擊碎骨頭的感覺.

襲擊多迦的生物撞到了樹干上,血花四濺.

隨著血流淌身形漸漸顯現.

是一種四足獸.

樣子沒看清,但確實是一種四足獸.

我反射性得補了一發岩炮彈.

幾乎同時,咚得一聲有什麼東西到了我背後.

我急忙轉身同時做好了釋放魔法的准備…….

"多迦!起來!"

是多勒尚,他現在已經站在我身後做出了警戒的身姿.

"……是!"

多迦躍起,迅速地取下了後背的巨斧.立在了我身前.

嗯了聲,警戒前方.

"看不見的魔物!數量不明!多迦仔細觀察,注意聲響!只管警戒前方就行.盧迪烏斯使用魔法!用大范圍的火魔法焚燒四周!"

多勒尚,迅速的下達了對應的指令.

不愧是騎士團團長,這麼快就想到了對策.

確實不是蠟頭銀槍.

我向兩手注入了魔力.

使用火魔法對吧.

唉?在森林里玩火?

那不是又得緊接著滅火.

水魔法就用冰霜新星嗎.(原來フロストノヴァ譯成英語再翻成中文就是冰霜新星)

"……. 喝!"

在我魔法發動的一瞬間,就在這一刹那間.

多迦突然動了.

巨大的斧頭被舞得虎虎生風.

在巨大的森林里,翻飛著的巨大戰斧將眼前一切礙事的樹干通通斬斷.

但是,沒有反應.

不,木片四散中有什麼穿過了多迦的腋下,向我襲來.

沒關系,魔導鎧是異常堅硬的.

就憑那個魔獸的爪牙根本不能傷我分毫.

念及此,我准備放出火魔法…….

"盧迪烏斯閣下!"

下一刻我被多勒尚一把推開了.

這是干什麼,我一時愕然.

注意到時,我原來站的地方已經插上了一把槍.

突然插在那的槍,看末端是中空的……不,是把什麼透明的東西釘在了地上.

白色的槍.

純白的槍.

宛如什麼生物的骨頭一樣的白槍.

啊,真是令人懷戀的槍啊.

一個男人為了回收槍來到我們身前.

綠色的頭發.

蒼白的肌膚.

雨披一樣的特色民族服裝.

啊啊,沒錯.

雖然是背對著我,但我不會認錯的!

"瑞傑爾德!"

我立起身,抬起雙手,高聲呼喊.

"啊?"

"…….呃?"

一臉茫然.

帥氣的長相和瑞傑爾德很像,但是哪里不一樣.

我親愛的瑞傑爾德應該……下巴是那樣…….

"抱歉,認錯人了."

怎麼說呢,感到氣餒.

是別的斯佩爾德族人.

雖說一開始就想到了的事……瑞傑爾德的族人.

好尷尬啊,忘情地喊出了瑞傑爾德的原因吧,臉發燙了.

"……認識瑞傑爾德嗎?"

面對著我的這個陌生的斯佩爾德族人,滿臉疑惑得問我.

啊,很正常吧.

他是斯佩爾德族人的話,不可能不知道瑞傑爾德的事情.

就算他不是瑞傑爾德,也沒關系.

嗯,得把現在畢堅利魯王國正在發生的事情告知他們.

"誒?嗯,當然.伙伴……這麼說你是他朋友……還是恩人?"

"反正是你他客人吧,跟我來.給你引見."

"那個……等等.他在(……)這啊?"

"是"

看著發呆的我,斯佩爾德族男子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幼年期 特典〈人生的綠洲〉     下篇: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3話 自導自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