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三卷 青年期 決戰篇 第二百四十二話 惡魔之村  
   
第二十三卷 青年期 決戰篇 第二百四十二話 惡魔之村

仿佛又回到了米格爾多族的村子.

整個村子被2米左右的柵欄圍住,柵欄里面簡陋的木屋依次排開.

簡陋的木屋旁是不大的田地.

和米格爾多的村子不同,田地里種著長勢喜人的各色蔬菜.

是因為土不同的原因吧.

在木屋的背後晾曬著獸類的整張毛皮.

一種白色的四足獸的毛皮.

那就是看不見的魔物.

就像剛才襲擊我們的家伙,死後不久透明化就會解除,恢複成原本的樣子.

名字就叫透明狼(還真是直接了當的名字啊).

還真是懷念.

村子中央的湧泉旁支著做飯用的大鍋.

和米格爾多相似的習俗.

但是也有一個非常明顯的區別.

米格爾多族全員都是初中生的身高和外觀而且都是天生藍發…….

而這里的人都是額頭有紅色的寶石並且天生翡翠般的綠發.

是的,這里是斯佩爾德族的村子.

最後的斯佩爾德族全員.

而且我在這里發現了一個令人恐怖的事實.

斯佩爾德族人共同點不僅是額頭的紅寶石,以及翡翠般的綠發,還有——

都長得很漂亮.

無一例外的全族都是美人.

我雖然知道這個世界審美標准更偏向于陽剛型,但斯佩爾德族真的太漂亮了.(看來這個種族盛產娘炮)

當然,並不是全體人員都是五官端正的帥哥.

那邊就有留著短發的超級可愛的女生.

個子雖不是很高但是身形苗條,尤其是肩膀下方肌肉好好的成長著,將我的鼠目牢牢地鎖定在她們的胸口位置.怎麼說呢,像是艾麗絲和希露菲的合成體…….

那個,別誤會,絕不是見異思遷,這難道不是男人咽下口水後的客觀評論嗎?

俊男美女的一族.

但這是惡魔村,森林居民都是魔鬼.

"可怕的村子."

"……是."

多迦大聲地附和了我的自言自語.

對了,進村子後這家伙就一直躲在我的身後.

看來他確實畏懼著斯佩爾德族呢.

不過在阿斯拉王國成長的他也一定是聽著關于斯佩爾德族的恐怖故事長大的吧.

這個觀念俺可是要給他糾正過來…….

我們中沒有歧視斯佩爾德族的種族主義者,但是斯佩爾德族人歡不歡迎我們到來那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所以現在就不忙糾正多迦的錯誤認識了吧.

"這是帶我們去哪里."

多勒尚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

是因為他出生于紛爭之地所以沒聽說過斯佩爾德族的傳說嗎?

現在的他對于能看到這麼多斯佩爾德族人一副很興奮的樣子.

"是去瑞傑爾德所在的地方嗎?"(魯迪)

"不會那麼簡單吧."(多勒尚)

"……是嗎,那也可能是先去拜訪村長吧?"(魯迪?)

"這里看來是沒有像牢房的建築……不過還是小心點好吧."(這句應該是多勒尚悄悄說的)

斯佩爾德族戰士只是說了"跟我來"就繼續領路了.

一路走來我們基本沒有交談.

"怎麼看都覺得村民沒精神啊."

仔細觀察一下確實是呢.村子里的人都顯得沒精打采的.

准備飯菜的人里很多都不時得咳嗽兩聲.

不過,孩子們都很有精神.

搖著尾巴的孩子們在嬉笑追逐.

對了,斯佩爾德族的孩子都有尾巴的嗎….

"和村子規模比,人數有點少呢."

"外出狩獵了嗎?"

"都在剝皮了,怎麼會還在狩獵?"

"嗯,是呢."

這個戰士剛才也剝了四足獸的皮,他現在算是打完獵回村吧.

並不是和全村一起,而是單獨的去狩獵.可能是專門去搜尋透明狼的吧…….

"看來,疫病流行呢"

總覺得,村子里一副流感橫行的樣子.

最初聽到消息說是有斯佩爾德族人買藥,就聯想到……有疫病.

沒什麼大不了的吧,我還是回去拿個口罩帶上吧?

"這邊來,跟上."

帶路的斯佩爾德族人催促的同時,我們來到了一座房屋前.

這個村中也顯得古舊的一座房屋.

同時也是最大的一座房屋.

還是進入了拜見村長模式?

"族長,他們來了.我把瑞傑爾德的客人領來了."

隨著領路的斯佩爾德族男子的通告,屋子的門呀的一聲打開了.

正對門的是屋子的大廳.

族長的家嗎,不,更像是禮堂或是會議室吧.

里面有5名斯佩爾德族人,恐怕是長者.

和帶我來的斯佩爾德族男子相比多了一份沉穩的感覺.

只是他們都是一樣的綠色頭發白色皮膚,標准的美男子.

年齡無法判斷.

"啊."

他們中一個人在我們進入屋內後立即站了起來.

深深印在我腦海里的民族服飾.

臉上的傷疤.

白色的長槍.

陳舊的缽金.

只是不再是光頭.

絕不會錯.

"瑞傑爾德先生!"

我露出大喜過望的表情.

多年的苦苦尋覓,終于找到了.我強忍著喜悅上前了幾步.

可是瑞傑爾德看著我卻是一副驚訝的表情.

"盧迪烏斯……嗎?"

不是吧?忘記我了!

五雷轟頂啊!

"……把我忘了?"

"沒,只是你的臉怎麼和我記憶的不一樣了."

"哦!我忘了呢,有些原因所以化裝中."

我取下戒指,帥哥誕生,族長們一片贊歎,才怪.

倒不是我故意隱瞞……只是忘了解除偽裝,瑞傑爾德認出我是因為他的第三只眼吧.

"哎呀,真是好久了."

"是呢."

哎,真是久違了.

想說的話很多.

想聊的事很多.

想告訴他艾麗絲的事,保羅的事.

也很想向他打聽很多事.

像是這個村子的事情,還有他這些年都在干什麼之類的.

這個村子不用問了,瑞傑爾德找到了他四百年來苦苦尋覓的東西.

"瑞傑爾德先生……"

眼淚奪眶而出,我哽咽了.

陳年往事湧上心頭.

和瑞傑爾德一起經曆的往事.

在米格爾多族附近我們第一次相遇.在和我們一起的旅程中他也是孤單的.

但是現在的瑞傑爾德不再是一個人了.

"不管怎麼都要祝賀你找到了同族的人."

"嗯."

瑞傑爾德眯起眼開心地笑起來.

他身邊現在有很多親族呢.

……雖然看起來有些嚴肅,但是身處其中的瑞傑爾德是幸福的.

"但是盧迪烏斯……怎麼會到這來?"

哎呀,有正事要辦呢.

但是我正沉浸在對往事的感傷里,現在就讓我先好好敘舊吧.

"說來話長.我現在有好多事想問你呢.我們單獨聊聊行嗎?"

"……族長,可以嗎?"

四名斯佩爾德族長老中坐在最里面的人衣飾比其它人要多些,是族長吧.

面對瑞傑爾德征求的意見面露難色.

"這個人族,可以信任嗎?"

"能."

"那麼我也旁聽下吧."

得到族長許可後,我和瑞傑爾德開始敘舊.

瑞傑爾德先說了他的經曆.

關于他把諾倫和愛莎送到我那之後的事.

他把妹妹們送到我那之後又踏上了尋找同族的探尋之旅.

本來計劃先就近在中央大陸北方幾個國家搜尋.

但是剛離開夏利亞不久就被巴蒂伽迪追上了.

"他說知道幸存的斯佩爾德族人在什麼地方."

瑞傑爾德跟他有舊怨,所以對他的話將信將疑.

但是,由于沒有目標,所以也就暫且去看看吧.

和巴蒂伽迪一起結伴旅行了幾年後終于到達了畢堅利魯王國.

並且進入有來無回的森林來到了地龍谷的腹地.

在這里找到了斯佩爾德族的幸存者.

斯佩爾德族同胞們是熱情地接納了瑞傑爾德.

雖然也談起了過去的戰爭,瑞傑爾德想為過去的所作所為謝罪,但是同胞們卻大度的包容了他.

瑞傑爾德從此開始了安甯的生活.

"但是,村子里爆發了瘟疫."

不明原因的疫病襲來.

初期的症狀和感冒相似,接著身體乏力並開始顫抖.最後額頭的寶石變色,人很快的死去.

瑞傑爾德為了救治患病的同胞們而四處奔走.

瑞傑爾德自己也被感染了.但為了救治同胞們任然挺著顫抖的病軀前往伊雷魯尋找藥劑.

然後在那里幸運的從藥商那買到了特效藥.

現在,村子總算是控制住了疫病.

"那麼外面盛傳進入森林的調查隊被惡魔殺光了的傳聞是怎麼回事呢?"

"瘟疫流行時人手不足,魔物跑出了森林."

確實.

斯佩爾德族和森林外的村子有過約定.

那麼,地龍谷村老婆婆說的基本都是實情呢.

數百年前.

斯佩爾德族為躲避追殺逃離了魔大陸,在世界各地輾轉.

不管走到哪里都被當地的騎士團和軍隊追殺.

斯佩爾德族的幸存者們只能躲開平地,在山麓和森林中尋覓自己的桃源.

斯佩爾德族決定選擇盡量避開人族的地方隱藏.

為了找到這樣的地方而四處遷徙.

最終選擇了這里定居,地龍谷里的《有來無回的森林》.

地龍的存在使得這里沒有其它大型魔物,而且森林里有《看不見的魔物》存在.

透明狼也是很強大的魔物,有了隱身這個能力只需3只就能將一個普通的冒險者隊伍滅團.

但是斯佩爾德族可以憑借第三只眼輕松地發現它們,而且對于在魔大陸生存過的斯佩爾德族來說,它們的實力根本不值一提,只能算是家畜.

就這樣斯佩爾德族人從此在有來無回的森林定居下來.

但是,並非就此天下太平.

雖然沒什麼人敢進入這個森林,但也不是絕對沒人進來.

隨著斯佩爾德族在森林里定居,看不見的魔物大量減少.

于是地龍谷村的居民們逐漸敢進入森林了,甚至有村民跑到了斯佩爾德族的村子附近.

斯佩爾德族好好的遵守著約定,控制著透明狼的數量從不離開森林.也有例外就是當村民在森林迷路時.

這是村民祖先口口相傳的傳說…….

可是2,300年過去了,傳說的內容卻逐漸改變了.

約定卻一直被斯佩爾德族堅守著.

總之斯佩爾德族很好的保持了和地龍谷村的距離.

但是,因為這次的瘟疫,平衡被打破了.

"畢堅利魯王國正在聚集力量准備進攻這里."

聽完瑞傑爾德的講述,我據實相告了現在的危機.

"是嗎……"

聽到這個消息長老們露出了沮喪的神色.

面對將要降臨的滅頂之災沒有顯現出斗志而只是沮喪嗎?

意志消沉一副完全放棄的樣子.

"這里也不能待了……"

"哎,我們在一個地方住久一些就會變成這樣……"

"又要開戰了……"

看著長老們痛苦的神色,瑞傑爾德露出了歉意的表情.

"抱歉,我……"

瑞傑爾德剛表示歉意,長老們慌忙一起搖頭.

"沒有責怪你的意思啦瑞傑爾德.我們當時都是贊成跟隨拉斯普斯的."

"雖然也反省過.但是那時我們一族無論誰都以你們戰士團為榮支持發動戰爭.大家是同罪."

"……為什麼只有我們一族才有這樣的眼睛啊"(壯士無罪懷璧其罪)

"拉斯普斯,為什麼要這麼對待我們斯佩爾德族……"

沒責怪誰的意思,都是自怨自艾.

沒什麼怨天尤人,僅僅是已經對什麼都無所謂的男人們的心聲.

已經不想再戰斗了,逃走吧.

只是表達著這樣的心情,傳達著這樣的態度.

400年前的戰爭,對于人族來說已經十分遙遠.

但就像對于我來講轉移事件是揮之不去的陰影一樣,也許拉斯普斯戰爭對于斯佩爾德族來說就像昨夜的夢魘.

"你們同意的話,我去和畢堅利魯王國交涉怎樣?"

看著他們如此喪氣,我忍不住脫口而出.

"啊?"

"我在人族中還是有些薄名.你們一直以來在森林里狩獵著魔物,使得人族的村莊不會被襲擊.

這是對畢堅利魯王國很有利的事情.

把這個情況解釋清楚,這樣應該能體諒你們的苦衷,允許你們在森林的角落里繼續生活吧."

我很清楚自己的當務之急是打倒基斯.

雖然也計劃把瑞傑爾德拉來做同伴,但是好不容易才發現基斯的行蹤,我現在做這些事合適嗎?

不是沒這麼想過.

可我能對斯佩爾德族見死不救嗎?

我推銷瑞傑爾德的人偶和繪本所為何來.

只是為了尋找瑞傑爾德,需要人偶和繪本嗎?

我是為了幫斯佩爾德族恢複名譽.

我一直以來想幫助斯佩爾德族和瑞傑爾德.

優先順序錯了吧,管它的.

而且現在除了我,還有誰能幫助斯佩爾德族渡過這個難關呢.

"人族那麼厭惡我們一族,怎麼會答應."

"人族對于斯佩爾德族的厭惡感已經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變淡.況且畢堅利魯王國的人族常年和異族的鬼族和平相處,應該更容易接受.

而且這一帶米莉斯教影響力並不大.我讓手下在畢堅利魯王國國內大力宣傳斯佩爾德族正面形象,這樣人族和斯佩爾德族和平共處也是可能的."

這樣可能有點言之過早.

但是對于畢堅利魯王國來說滅亡斯佩爾德族沒有好處吧.

沒有斯佩爾德族在森林里,很快透明狼就會跑出森林毀滅地龍谷村.

透明狼的活動范圍我是不知道,不過任其發展也會跑到伊雷魯周邊為害吧.

其實斯佩爾德族也完全可以袖手旁觀.

任由當地人族被魔物驅逐對他們更有利.

"如果和畢堅利魯王國交涉不成功的話,你們全族也可以移居到和我關系好的國家去."

阿斯拉王國……不太好吧.

不管怎麼說那個國家米莉斯教盛行.

但是,可以打擦邊球.反正在阿斯拉王國北部國境有大片的森林.

那里是個無主之地.

在阿斯拉王國國境內居住也不是不行,但是強勢的米莉斯教始終是個麻煩.

進一步說北部森林里盤踞著和亞麗艾爾有聯系的盜賊集團,讓他們多多關照下也是可以的.

但是亞麗艾爾的話,很可能會好好利用天賦異稟的斯佩爾德族…….

"這麼做沒問題嗎?"

"這個男人說的話能相信嗎?"

"這個男人和瑞傑爾德是舊識啦……"

"但是,應該可以相信吧."

族長周圍的長者們爭執了起來.

瑞傑爾德的同族們和他不一樣很有激情嘛.

由于種族的原因,看起來像是青年團的會議.

這樣的場景,如果有攝像機的話錄下來再到人類社會去播放,至少看的人會明白他們不是什麼惡魔吧…….

"這件事先商議下."

族長宣布了商量的結果.

確實素不相識的人突然冒出來提出這樣的重大建議,任誰都會感到混亂一時難以決策.

"好的.人族大概還要過半個月才會發起進攻.談判的時間還是有的,但還是早做決斷的好."

"……我明白.這兩天就會討論出結果."

說著長老們站了起來.

"咦?不聽聽我來的理由嗎?"

"我們聽到你帶來的消息正在混亂中.而且天色已經晚了,今天會面就到這吧,我們要整理下思緒."

准時下班嗎?

人性化的企業.

"接待客人安排食宿."

"去我那吧."

確實我來這的理由明天再說不遲.

反正斯佩爾德族當前的危機不解決,我也無法全身心的投入與基斯乃至人神的戰斗.

這是程序.

明天我再提出提案並加以解釋吧.

長老會議就這樣結束了.

當天晚上,我們被安排在了村子里的一個空房子.

多迦老老實實得呆在屋子里,多勒尚則是很開心得在村里進行黃昏游.

我麼自然去瑞傑爾德家叨擾了.

有太多話想對他傾訴,順便一說他的家是村子的最深處那間房子.

家啊,還是瑞傑爾德的家.

想著我胸口不由得發熱.

400年來被迫害,漫無目的的四處搜尋,過著朝不保夕的生活.

瑞傑爾德旅行的終點就是這里.

無論誰離開家一段時間後,回來時面對溫暖的被窩,開著玩笑的家人.

都會明白回家了,真好啊.

啊,我這是怎麼了這麼多愁善感.

"坐啊."

"好!"

一個簡樸的家.

和米格爾多族的家很相似的布置.

以屋中的地爐為中心鋪設了一圈獸皮,牆壁上只掛了衣服.

屋子被劃分成三塊.我們所在的地方像是倉庫所在.

角落里堆放著食物和水缸.

另一間就是寢室了吧.

十分質樸的室內.

地上雖然鋪了些毛皮,但是牆上則是毫無裝飾.

也用透明狼的毛皮裝飾下牆壁比較好吧…….

啊,牆壁上有個飾品.那不是洛克希當年為我做的掛墜嗎.

真是令人懷念的過去啊,瑞傑爾德還保留著呢.

可是……太單調了.

"嗯,瑞傑爾德先生"

"什麼事?"

"您一個人住這里嗎?"

"是啊"

一個人生活這家也太空曠了.

我忍不住無聊得設想了一下自己一個人在家生活的情形.

臥室就像現在這樣吧.

地下室當雜物間一時用不上的全丟里面.

廚房和飯廳也就洗澡時用一下……客廳,沒用處吧.

除此以外的房間也沒使用的必要.

房間里唯一會被我動手布置的也只有我常用的單間吧.

那樣下來我的家也會很寒磣的.

前世的我就會這麼做吧,現在的我可難以忍受.

"……還沒成家吧?"

"怎麼想到那去的?"

唉.

對啊.

說起來,瑞傑爾德的妻子和兒子是被他親手…….

這種事不該在他面前提的.

"對不起."

"你還是像以前那樣動不動道歉呢."

瑞傑爾德微笑著在我面前坐下.

"你怎麼啦?"

瑞傑爾德一副很輕松的樣子.

但是有種距離感.

這次來也許我帶著艾麗絲一起比較好吧…….

沒關系等一切塵埃落定之後,只要我們還活著就能再相會.

然後幸存的全員一起再次大家一起行動.

"想說很多事,有空聽嗎?"

本來明天說也一樣,但是我還是想跟瑞傑爾德單獨說一下.

我非常想跟他說.

"我想聽."

"好的."

我開始敘述和瑞傑爾德分手後的經曆.

妹妹的事情,保羅的逝去,也說了和洛克希的事.

講了與艾麗絲的再會,以及她的經曆.

我說著,瑞傑爾德靜靜地做著聽眾.

只是在聽到保羅之死時臉色微微一黯.大概是我很平靜的緣故吧,他沒感到我的悲傷.

一直到涉及艾麗絲時.

"結果,艾麗絲也染上了一般戰士的毛病?"

"……呃,怎麼說呢.直到現在也還是耿耿于懷."

"這樣說來你已經娶了三個老婆了.已經有孩子了吧?"

"是啊,有四個了."

"好啊."

很想見見吧,雖然嘴上不說.

但是這次沒帶來.

特別想看看阿爾斯吧.

瑞傑爾德一定很想看看我和艾麗絲的孩子.

打倒基斯後就帶來給你看吧.

"瑞傑爾德先生."

我挺身正坐.

該是進入正題的時候了.

"我現在是龍神奧爾斯蒂德的部下."

我解釋了現狀.

從龍神奧爾斯蒂德遠古就和人神敵對開始.

最開始人神欺騙了我,將我拉入他的陣營.

因為我的子孫可能會威脅到他,所以他想要殺了我的家人.

但是從未來趕來的我自己阻止了這件事的發生.

陰謀破產的人神以我家人的性命為籌碼要挾我去和龍神戰斗.

我挑戰奧爾斯蒂德失敗了.但沒想到他意外的是個好人,幫我擺脫了人神的控制.

從此我成為了他的部下,開始和人神對抗.

現在從事的主要工作是為了80年後打倒複活的魔神拉斯普斯聚集人才.

這件事本來進行的還是很順利,但是這時發現基斯是人神的使徒.

基斯給我送來的宣戰書,以及他人現在就在畢堅利魯王國等事.

為了除掉基斯,而將值得信賴的伙伴集中到了畢堅利魯王國的事情也說了.

我毫無保留地說了出來.最後我說出此行的目的.

"瑞傑爾德先生.我為了將來和拉斯普斯一戰在召集著伙伴.請借給我力量……不,請和我並肩作戰."

說著我低頭懇求.

瑞傑爾德400年來一直恨著拉斯普斯.

"……"

瑞傑爾德當然會答應我的請求.

這是他400年來的孜孜以求的.

但是瑞傑爾德只是沉默.

他露出苦澀的表情,躲開了我的視線.

"怎麼?"

怎麼想都沒有拒絕的理由啊.

聽到拉斯普斯的名字後,瑞傑爾德應該像往常原來那樣面無表情的點點頭說'明白了’.

但是我錯了.

他在躲避我的目光.

那就是在拒絕.

只是不好開口回絕.

這是假的吧.

不過也不是不能理解.

因為心態變了吧.

他已經找到了斯佩爾德族的同胞.

雖然還是憎恨著拉斯普斯,但是只是內心在詛咒而已.

他的戰斗已經結束了.

在參加拉斯普斯戰役最後決戰時,對拉斯普斯放出那複仇的一擊時就結束了吧.

而且現在的斯佩爾德族正處于危難中.

這次難題沒解決前,是不會輕易允諾任何事的吧.

"是為斯佩爾德族將被王國討伐的事擔憂嗎?那個請交給我處理吧.和您分手的這幾年里我已經成長了很多,這件事情我有能力解決."

"不是的."

看來我誤會了什麼.

但是,我不會放棄的.

我馬上回想,要用什麼理由才能說動他.

拉斯普斯失蹤後他為了什麼而生存至今?

他的人生目標到底是什麼?

余生用于保護幸存的族人嗎?

曆經千辛萬苦找到的同胞守護嗎?

都有可能.

但是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他必須去做.

"那麼是給斯佩爾德族恢複名譽嗎?下一次和拉斯普斯的戰斗阿斯拉王國國王,米莉斯的神子都參與進來了.和她們並肩戰斗的話,這樣的話斯佩爾德族的名譽也會恢複吧——"

"不是的."

我絞盡腦汁想出來的理由被簡單的否定了.

瑞傑爾德站了起來.

臉上透露出殺氣,但是看得出他很困惑.

難道說,還有我不知道的別的理由嗎?

"盧迪烏斯跟我來."

瑞傑爾德拿起靠在牆上的槍,向門口大步走去.

我也急忙起身跟著他向外走去.

我們已經說了很久的話了呢,外面已經漆黑一片.

雖然密密的枝葉間閃爍著月光,但是連腳下都已經看不清楚了.

我跟著瑞傑爾德走出了村子.

我召喚出燈之精靈,照亮了我們四周.

瑞傑爾德說著燈光沒有必要,幾分鍾後帶我來到了森林中的一片空地.

"盧迪烏斯."

"在."

有什麼我不想聽到的話要說吧.

不祥的預感.

或許只是對四周哪個角落里隱藏著什麼感到不安吧.

"剛才會面中有一個謊言."

"……"

"族長和戰士們都信以為真的謊言."

謊言?

"藥見效了,瘟疫已經治愈,大家在恢複健康."

我腦海閃現了白天在村里看到的在咳嗽的女性.

村子整體給我的感覺是健康不佳.

多勒尚也提到村里人有點少.

"現在只是抑制住了而已."

"……那到底是?"

我這樣一問,瑞傑爾德把額頭上的缽金取了下來.

"實際是這樣."

缽金下出現的自然是紅色的寶石……不是.

本該是紅色的寶石變成了青色.

而且周圍還有黑色的花紋環繞.

總覺得像是我生前14歲孩子塗鴉那樣的東西.

"這!這是?"

那個圖案看得我背脊發涼,瑞傑爾德沒跟我鬧著玩,我開始的不安被證實了.

我因為比原來要強些了的緣故吧,對于他人的實力的判斷以及對危險性的感知都要更加敏感一些了…….

"現在,我是被《冥王》維塔附身中."

冥王維塔嗎?

居住在天大陸迷宮《地獄》中,很可能是人神的使徒的家伙.

"冥王維塔把自己的分身分給了村里的被感染者.依靠維塔分身的力量患病的人的病情才沒有進一步惡化."

"但是,這樣……被附身沒事嗎?"

"沒有異常,只是疾病的惡化被抑制住了."

"有說過什麼嘛?"

"沒有."

我只是從奧爾斯蒂德那里聽到過維塔的名字.

具體是什麼樣的姿態,有什麼能力都不知道.

能夠寄生的類型嗎?

分身?也就是說是可以分裂的生命體嗎?

像是細菌那樣的生物?

"但是,《冥王》應該是住在天大陸的迷宮《地獄》里的……怎麼會?"

"當村子陷入絕境時,一個男人帶著裝著維塔的瓶子,在我面前出現了."

"一個男人……難道是"

"基斯."

果然如此.

"基斯說,這個國家將會有大戰,到時要借助我的力量."

"……"

"我答應了.雖然對于用維塔的分身可以控制病情半信半疑,但是當時已經沒有選擇的余地了.事實大家的疾病確實被控制住了,都得救了."

接著瑞傑爾德自嘲的說:

"基斯說的對手竟然是你,真是意外……"

心髒撲通撲通狂跳.

雖然也稍稍擔心過瑞傑爾德會變成敵人.

但真到了這時,還是覺得沉重無比.

"治療完成後,基斯說過如果冥王維塔本體死亡的話,所有分身也會死去.那樣的話就必須找另外的藥了."

"……"

"我不得不與你為敵."

瑞傑爾德還是以前那樣看不出真實情緒的平靜表情.

"我不想與你為敵.如果不是你我也不可能到達這里.現在還在魔大陸上漫無目的的亂轉吧."

"……瑞傑爾德先生您對我的恩惠我時刻銘記于心.不想與您敵對."

"不管原來怎樣,現在我們必須戰斗."

"……怎麼會這樣."

恩人變成了敵人.

無論誰幸存下來,都將一生抱憾吧.

不過那是戰爭的時候的做法.

但是,現在不一樣.

為什麼就不能有別的方法呢?對別的方法.

可以不用戰斗的方法.

要避開戰斗,只要能解決造成我們戰斗的原因就行.

對啊,戰斗的原因的話…….

奧爾斯蒂德和人神嗎?

確實是那樣,我是屬于奧爾斯蒂德陣營的.

現在瑞傑爾德和我之間,不得不戰斗的理由是為了他的斯佩爾德族同胞們.

如果他的斯佩爾德族同胞不存在了的話……呸呸,想啥呢.

瘟疫.

侵蝕斯佩爾德族的瘟疫.

只要能把這個解決的話,每個斯佩爾德族人都會成為伙伴了吧.

"如果我能找到瘟疫的治愈方法的話,你願意背叛前言加入我這方嗎?"

背叛.

說出這個詞後,瑞傑爾德表情變得有些嚴厲,向我投來的目光明顯強烈了很多.

但是我直視著瑞傑爾德.

基斯比我先到了.

瑞傑爾德卻告知了我這件事.

他真願意幫助基斯的話,直接殺了我就好.

他在猶豫,我還能把他拉過來.

"……"

瑞傑爾德撇起了嘴,皺緊了眉頭思量著.

我想和他一直是伙伴.

他也是這麼想的.

但是基斯救了他的同胞,那個也是人神的指點吧.

瑞傑爾德是個憨直的人."在屋里已經告訴過你我被人神背叛了.他再背棄斯佩爾德族完全可能.基斯也背叛了自己的一族害死了所有同胞.戰斗結束後,冥王維塔到時一走了之,那也就是斯佩爾德族的末日.這個你要考慮清楚."

雖然會給你恩惠,但是最終會被他背棄.

人神,就是那樣的家伙.

雖說是我的臆測,但是前例可不勝枚舉.

"……"

瑞傑爾德繼續沉默著.

沉默得盯著我,我也沉默的盯著他.

最終,他輕輕地說道:

"如果能找到那樣的方法,我將和你並肩戰斗."

"瑞傑爾德先生……!"

胸中的一塊大石卸了下來.

太棒了!

這樣就不用戰了.

"嗯,有治療的方法嗎?"

"奧爾斯蒂德知道世界上所有的事情.他應該知道."

找奧爾斯蒂德他就能告訴我方法了吧.

但是這次來他沒提醒我.

連這里有斯佩爾德族都沒告訴我.

唉?這邊的情報我可是好好打聽了的.

和不和瑞傑爾德戰斗那個以後再說先顧眼前.

"總之,我去想辦法.這之前我們不是敵人.給我點時間."

解決問題的時間是爭取到了.

萬一沒有對策再戰不遲.

"奧爾斯蒂德在基斯來之前來過一次."

"誒?"

突然聽到這消息我一時愣住了.

奧爾斯蒂德來過?

"何時?"

"兩年前,最初的患者剛出現時."

"……"

"但是那家伙什麼也沒做.由于那時我們並不知道他和你的關系,所以驅趕了他……按你說的,那時奧爾斯蒂德已經是你的伙伴了吧."

這麼回事啊.

怎麼回事呢?

"奧爾斯蒂德真的可以信任嗎?"

奧爾斯蒂德沒向我提起過斯佩爾德族的事情.

本來還覺得有那麼點可能性他不知道斯佩爾德族的事情.但是這個可能性已經徹底消失了.

我還能信任他嗎?

他會告訴我治療的方法嗎?

不知道,無法判斷.

"能."

但是,我這樣斷定了.

奧爾斯蒂德一直以來對我很好.

這次他不說大概有他的理由.

可能斯佩爾德族會干擾他的計劃,為此他會消除這個潛在威脅吧.

不,不會.他到過這里卻沒對斯佩爾德族動手.

是考慮到我的因素嗎?

那是為什麼呢?

"奧爾斯蒂德能信任."

和奧爾斯蒂德一起走來我信任他.

確實也有起爭執的時候,但為了打倒人神而行動時他是可以信任的.

"雖不喜歡這麼說,不信奧爾斯蒂德也請相信我.我絕對不會對斯佩爾德族不利的."

"……"

瑞傑爾德目光轉向了我身後,挽起雙手思考了幾秒.

突然發現什麼似的仰起了頭.

滿月正當空.

"……明月!"

緊接著他按住胸部蹲了下來.

"瑞傑爾德先生!?"

他這是怎麼了?

一瞬間我反射性的沖到了他身前.

突然瑞傑爾德伸出手,抓住了我的雙臂.

"……!"

不對勁.

瑞傑爾德臉起了變化.

他的眼睛完全變成了青色.

無論是眼白還是瞳孔都變成了深青色.

嘴半張著,那個總是理性的他不見了.

額頭的寶石恢複成了紅色,但是寶石周圍的黑色花紋卻放出了詭異的光芒.

看到他這個樣子我瞬間明白了.

"被人操縱了?!"

糟了.

雖然從來沒有見過,但是這樣的情形應該沒錯.

絕對,是被附身了.

我想抗拒但已經太晚了,瑞傑爾德把我拉進了懷里.

我們終于基情了.

像是果凍一樣的東西從他嘴里躥出來,仿佛活物似的鑽向我喉嚨深處…….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二話「感到退縮的女仆」     下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四話「師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