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三卷 青年期 決戰篇 web版 第二百五十四話“亞曆山大vs盧迪烏斯”  
   
第二十三卷 青年期 決戰篇 web版 第二百五十四話“亞曆山大vs盧迪烏斯”

"哇啊……!"

我一躍而起.

映入眼簾的是熟悉的房間.

虛掩的臥室門.

半開窗戶,窗簾在輕輕晃動.

腳下是柔軟的地毯.

回頭,床上是用樹妖種子做成的枕頭.

低矮的床頭櫃上擺著洛克希的人偶.

那是早已經習慣的床.

這里是魔法都市夏利亞——我的家.

"呼……呼……"

我好像做了什麼奇怪的夢.

"誒……?"

想不起來是做得什麼夢了.

但是,絕不是好夢.

不然我也不會一躍而起.

哎呀,奴家記不得夢境了.

"啊……不管啦!"

從床上下來伸了伸懶腰.

今天真是個好天氣.

已經是夏秋之交的時節了.

令人期待的新一天呢.

這時樓梯傳來咚咚的聲音,兩個孩子跑了上來.

有著深棕色的頭發,長著獸耳的孩子.

"小心摔跤哦——"

"嗯"

我目送孩子們跑進自己的房間後轉身下樓.

穿過走廊進入飯廳.

飯廳里一位美女正在餐桌前忙著.

豐滿的身體上雖裹著質樸的衣物,但美麗的曲線完全無法掩飾.尾椎處開了個洞便于伸出尾巴.

她在我進入房間時,回過頭來尖尖的耳朵抖動了幾下.

"早上好,親愛的."

"早上好老公喵."

莉尼婭我的妻子.

你問我為什麼娶她的?

那得從我的學生時代說起了.

為自己兒子ED痛苦的我,千方百計的尋找著治療的方法.

這時出現了莉尼婭和普爾塞娜.

年輕,水嫩,充滿了活力和野性的兩人.

因為和她們起了爭執將她們剝光衣服拘禁起來,可是我的ED並未因此治愈.

但是在不斷的接觸中我們彼此吸引了.

在她們倆露骨的誘惑下,我的兒子逐漸煥發了生機.

終于在她們7年級的那個秋天得到了治愈.

發情期中情欲熾熱的兩人不再矜持,當晚一起來到了我的寢室.

永遠是那晚就好了.

此後在畢業典禮後莉尼婭和普爾塞娜進行了決斗.

獲勝的普爾塞娜返回了大森林,莉尼婭則留下來陪伴我.

然後,每年的秋天我們愛情的結晶就會凝結.

"哎呀喵!"

"哇!"

從後面抱住她時手觸碰到了高高隆起的部位忍不住開始揉搓.

"不是發情期禁止!這麼決定的喵!"

"只是抱一抱,沒事……"

"親愛的你才不會只是抱抱就能完事的吧.對于丈夫來說妻子就是性奴隸的喵!"

"怎麼會那樣認為……"

我歎了口氣,失落的坐到了餐桌前.

莉尼婭總是這樣.

堅持獸族的規矩,只在發情期的時候才讓我辦事.

當然,到了發情期後,她會主動進攻.

因為覺得孩子可愛,所以她會為了懷上孩子而讓我得到充分的滿足.

不過,沒必要那麼矜持吧.

再怎麼說,我很喜歡這樣的觸感,只是觸摸一下身體我就會很滿足啦.

"快來啊,都來喵!要吃飯的下來了喵!"

"哇!"

莉尼婭當當的敲著空鍋,孩子們從二樓歡呼著沖下來.

剛才爬上樓的孩子也在里面,一共12個.

獸族生孩子多是雙胞胎,三胞胎.

除了我的房間,其他的房間已經被孩子們填滿.

"快吃吧,該去上班了喵!學生們都在等你喵!"

"知道啦知道啦."

在莉尼婭的連聲催促下,我開始吃早飯.

她挺會做菜的.

剛結婚那會烤肉,蒸魚,燒菜什麼的就已經會了.

這幾年間還學會了夏利亞的特色家常菜.

只是她的菜味道總是有些淡,但是這是種族間的生理差距造成的沒辦法改.

"你辛苦了."

"沒有,怠慢大人您了喵."

吃完飯像往常那樣穿上了長袍去上班.

我畢業後加入了魔法協會,現在在魔法大學做教師.

對了,我教的是如何使用無詠唱魔法.

由于是具有極強實用性的技術,因此很受歡迎.

持續在教學上取得成果的話,教授乃至校長都不是夢.

"我走了."

"路上小心喵."

打完招呼走向了大門.

為了妻子和孩子今天也要好好的努力.

"誒?"

客廳的門怎麼半開著.

直覺告訴我里面有人.

透出令人懷念的氣息.

"……"

擋不住的誘惑下我推開了客廳的門.

一個男人.

背對著我坐在沙發上.

他有著一頭有些長的明亮的茶色頭發,在腦後紮了一個馬尾.

"誒?"

男子回過頭.

"嗨."

是保羅.

怎麼會呢.

他已經死了啊…….

啊,不,他沒死.

我們放棄了對轉移迷宮的探索後,他也來到了夏利亞了.

現在我們比鄰而居.

嗯,是呢.

莉莉婭,諾倫,愛莎都和他住在一起.

保羅原諒了我選擇放棄,現在我們是朋友.

嗯,就是這樣的感覺.

"有了個好老婆呢你."

"確實是好媳婦…你,又不是第一次見到."

"確實第一次見到."

保羅狡黠地一笑,沖我招了招手.

"你,覺得現在好嗎?"

"怎麼了?為什麼這樣問?"

"啊,沒什麼.沒什麼特別的,只是想問問你有沒哪不滿."

"…不滿嗎."

莉尼婭,是個好老婆.

雖然,只在一年有限的時間里才能讓我為所欲為這點確實令我不滿…….

但是,其它也沒什麼好抱怨的.

就快到她的發情期了.到時候我們兩人又可以好好的黏在一起,相互好好得痛愛對方了.

既可以繼續造人,又能滿足男人的本能.

想明白只是把一年的分量濃縮了一下也就沒什麼了.

現在我工作也很順利.

在魔法大學是很受歡迎的教師.

大學對于我的教學給予了最高的評價.

崇拜著我的學生也很多,師生間互動良好.

前途遠大呢.

"是嗎,沒不滿就好.過得開心比什麼都重要."

"……那?"

"但是,你是不是忘了什麼?"

像是在撫慰著傻孩子一樣,保羅的聲音無比溫柔.但他顯然是在責備我.

"比如,你現在在做的工作.你是因為模仿了誰才成為學生和老師們的偶像呢?"

"那是…"

模仿的是誰呢?

轉念間,什麼青色的東西浮現在了眼前,一閃即逝.

但是,腦海里響起了嘈雜的聲音.

"能回答我的問題嗎?這個世界真的好嗎."

"……從剛才你想提醒我什麼啊!直接說啊!"

我焦急的跑到了沙發跟前.

沖到了保羅身前抓住了他的前襟,但是,立刻松開了手.

"那麼.直接說了……我已經死了吧?"

保羅——沒有下半身.

"哇啊……!"

我一躍而起.

"啊……啊嗚……"

我急促得喘著氣喉嚨發出嗚嗚的聲音,後背涼涼的一摸全是汗.

定下神回想了那個夢.

不可思議的夢.

什麼啊,那……是什麼啊,那個…….

"真是個惡夢……"

"……怎麼啦?"

"啊,沒什麼做了個奇怪的夢.在魔法大學上學時……和獸族的莉尼婭,與她結婚生子的夢.俺還做了教師教孩子們無詠唱魔法的應用."

"這算惡夢嗎?"

算不算惡夢呢?

這樣說的話,還真是惡夢的感覺.

莉尼婭短時期內爆發我們為造孩子而瘋狂,照顧孩子們教授學生們的每一天.

雖然平淡但是也是幸福的家庭被構建出來.

然而——.

"真的是惡夢."

當我看著趴在床上睡眼惺忪地望著我的妻子時,我這麼說道.

她是個美麗的女神.

個子不高也不矮,正適中.

胸部不大也不小,剛合適.

臀部小了點,但是結合背和胸使得她看起來也不像是干柴.

整體看起來不胖也不瘦,黃金比例.

神聖的感覺是沒有.

不管怎麼說也是堪稱完美的胴體.

唯一的缺點就是剛睡醒披散的頭發有些凌亂.

平時那宛如瀑布般美麗的金發稍稍有些凌亂.

但是這不會損害她的魅力.

披散的亂發反而讓人覺得她更有魅力.

直接說就是魅惑.

她之所以會頭發披散我回想起來了,那是因為我的行為造成的.這樣眼中的她魅惑又增加了三成.

"這麼優秀的女性娶到手,已經得到了想要的一切的俺,為什麼非得去做鄉下地方的教師呢."

"恭維我嗎?接受了."

我的妻子.

亞麗艾爾·艾姆利·阿斯拉.

她哧哧地笑著.

"嗯,你在憧憬這樣的生活也不是不可能哦.最近的緊急公務很多吧?宮廷的生活也不是那麼輕松愜意的.

我們的工作無論是多麼小的事都伴隨有巨大的責任.但是,那個巨大的責任卻未必能讓人覺得幸福.

人要感到幸福的話,不需要多大的事呢.在鄉下地方當一個被孩子們包圍的教師所要擔負的責任絕對比像現在這樣做為王族生活要擔負的責任要輕,但產生的幸福感反而可能會更多呢…….

比起我這樣無趣的女人,你對莉尼婭那種孩子氣的行為更喜歡吧."

胡思亂想啥呢.

亞麗艾爾是最完美的,沒有任何瑕疵.

我的錯誤她會暗中幫我彌補,在人前也會照顧我的臉面.

對于我和其他女性交往方面也很豁達,我廣納側室的事情也從沒計較過.

而且她施政很有水平被臣民們深深信賴著.

她是臣子們理想的上司,大眾的偶像這樣的存在.

呃,大概,只是大概有個缺點吧.

喜歡說教,感情上太過于理性.

另外我知道她還有些特殊的性癖.

不過,這個對于我來說,實在算不上什麼缺點.

"啊,抱歉親愛的,我說過分了嗎?"

"沒有啦,俺只是覺得累吧."

"那麼,想休假的話就跟我說吧.最近國家局勢比較平穩所以也可以松口氣了.想放松的話……去側室那里也是個不出錯的選擇吧?"

"要是能休假的一天的話,很想抱著你過一天."

"哦呦……哄我開心呢."

"真的."

從第一次和亞麗艾爾那個,至今已經多少次了?

原來的自己,總想著擁有更多的後宮,但最近對這個目標已經不怎麼用心.

有亞麗艾爾在我身邊就好.

現在問我什麼是最幸福的時候.我會毫不猶豫地回答是看到亞麗艾爾·艾姆利·阿斯拉的微笑時.

"呵呵,那麼現在就做吧?"

正在由侍女們服侍著更衣的亞麗艾爾哧哧笑著發出挑逗.

我莞爾一笑也從床上下來,展開了雙臂.

側立的侍女們見狀急忙跑過來.

看著在為我更衣的兩名侍女,我心中不由的自鳴得意——俺真偉大.

魔法大學嗎?還真懷念啊.

和亞麗艾爾正是在魔法大學相遇的.

在政治斗爭中失利的亞麗艾爾不得不背井離鄉逃到了夏利亞,但是她不甘心認輸默默得收集著人才.

這時她得知了我是魔法大學中唯一一個能使用無詠唱魔法的人.

雖然她美豔絕倫擁有超凡的魅力,但是我那時正在ED中,對她態度很冷淡.

神奇的是,她後來竟然把我的ED治好了.

不過療法有點匪夷所思,竟然是給我喂下強力藥物後用她自己的身體治愈了我.

當初我並沒察覺到她的目的,既然已經發展到這一步,滿懷罪惡感的我為了贖罪和她做了情侶.

開始我只是她的強力護衛.

沒什麼特別的權限只是能和亞麗艾爾接觸而已.

我們倆關系發生質變還是在她做了我女人後吧.

盡管亞麗艾爾出身王族,時常她也會顯露出和年齡相符的少女嬌憨.

那樣的她,一點點得占據了我的心靈.

我承認最初她吸引我的還是她的肉體,但後來我的心也被她吸引了.

因此和同事盧克多次沖突.

他肯定也是喜歡亞麗艾爾的吧.

但是,他在阿斯拉王國進行的決戰中犧牲了.我和亞麗艾爾幸存下來.

後來我向亞麗艾爾告白,得到了她所有的一切.

這個世界上最高貴的女人,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國家…….

我成為了阿斯拉王國的國王.

我現在的名字是盧迪烏斯·艾姆利·阿斯拉.

現在完全是亞麗艾爾的附屬品,宛如她傀儡般的存在.

至于理由嘛,比起亞麗艾爾親臨前台,有我在前面擋著更好.

由于我本來血統在阿斯拉就很高貴,所以對我的'僭越’也沒人表示反對.

魔導王盧迪烏斯.

人們習慣這麼稱呼我.

看來有升級成超級盧迪烏斯的潛力呢.

嗯,至于亞麗艾爾是不是真的喜歡我,我是不得而知了.

她需要我的支持利用我的力量的目的也是很明顯的.

和我結婚也是為了能順利的治理國家吧.

因此我覺得迷茫,大量增加側室也有這個原因在里面.

但是,我最近想明白了.其實亞麗艾爾對我的真實感情到底是什麼並不重要.

亞麗艾爾結婚以來,都表現出很愛我的樣子.

她付出了努力了.

也許,是我自己不敢去愛吧.

或者她只是虛情假意,但是她所作所為令我心滿意足.

就算是欺騙,我也被騙得很開心啦.

但是在重大的利益誘使下,她還是會背叛我的吧.

不想那麼多了,我更加努力吧.

加油吧.

"好啦,走吧.今天要處理的公務都堆成山了,所以"

"嗯好的."

和亞麗艾爾並肩步出寢宮.

門口負責護衛的兩名騎士低頭致敬.

走廊里所有人都停下了腳步,低頭敬禮.

這就是權力的好處.

如果我對誰低頭的動作不滿意,那家伙就會臉色鐵青的跪下吧.

那時就算喊他舔腳趾也會乖乖就范吧.

哈哈,那樣的事情最好還是別做,畢竟我得做個表率.

那麼介紹下今天的第一件公務——是昨晚發生的事情.

昨晚並沒被從床上抓起來,所以今天應該沒什麼緊急公務要處理.

難得的早上兩個小時就處理完了公務,然後召集騎士團團長們鬼混.

午餐後,接見了要求覲見的貴族們.

下午就處理下民眾的上書吧.

今天能夠按計劃預定的那樣休息了吧,有空就想和亞麗艾爾造個孩子出來.

畢竟我的作用之一就是當種馬嘛.

"萬歲!"

正在胡思亂想時騎士團長跑來了.

在我面前半跪著大聲稟報.

"派去東邊森林討伐魔物的騎士受了致命傷回來了!希望和陛下您見最後一面!"

"啊!"

東邊魔物肆虐?

我之前聽過這樣的報告嗎…….

啊,是的呢.

"為陛下戰斗至最後的騎士!他最後的願望是希望您能接見他!"

"你沒必要去."

亞麗艾爾冷冷地說道.

但是,今天並不是很忙.

"不,還是去吧."

那是為國家盡忠的騎士最後的願望.

最後的願望怎麼也得聽聽.

至少要記住他的名字.

我考慮著,急忙趕往了謁見之殿.

亞麗艾爾滿臉的不高興繼續處理手頭的公務,沒有跟上來.

謁見之殿群臣聚集.

諾特斯公,伯雷亞斯公,埃烏羅斯公,澤辟羅斯公.

還有阿斯拉王國貴族的其它袞袞諸公們.

那個想見我的騎士被他們包圍著,就在鋪著紅色天鵝絨地毯的大殿上.他被安置在擔架上蓋著毛毯.

那是熟悉的臉.

"父親…"

是保羅.

為什麼保羅會在這.

啊,對啊.

保羅是我成為王後,第一個下屬.

雖然因為性格不合,在家和我只是點頭之交.

但是卻因為想保護我而做了我的騎士.

"啊,魯迪啊."

保羅很輕松的跟我打著招呼,一點也沒像受傷的樣子.

"爸爸……魔物,被你驅除了吧,但是騎士團長……"

"魔物那是什麼?"

"誒?"

見我一臉疑惑的表情,保羅歎了口氣聳了聳肩.

"我過來是因為那個原因."

"是嗎,那是什麼……!"

我話音未落,保羅掀開了蓋在身上的毯子.

沒有下半身.

受了這種本應立即斃命的傷的保羅卻說道:

"我們繼續說事吧."

"啊!"

猛然睜開眼.

又是不好的夢.

惡夢嗎.

"你,怎麼了啊!"

旁邊的女性邊幫我擦著汗,邊柔聲詢問.

豐腴的身體,早熟的面容.

我的妻子愛莎.

咦,我是怎麼和她結婚的來著.

哦,對了.

是共浴的時候我終于把持不住了.

愛莎每一天都在誘惑著我,她的身材也每年都……但是,怎麼會?

"呐,怎麼了……?喂,哥哥成婚後不是一直說我讓你很爽嗎?真是拿哥哥你這個變態沒辦法啊."

"……"

……愛莎的對面是保羅.

坐在椅子上的沒有下半身的保羅.

看著我,不懷好意的笑著.

"真是浪費啊,你也明白的吧."

保羅嘟囔著.

明白了.

嗯嗯.

是呢,明白了.

我差不多明白了呢.

惡夢連連的理由.

這一種違和的感覺.

我這一會的所見所聞,

全部都是夢.

所有這些只是夢.

"終于察覺了嗎?《冥王》維塔的鬧劇結束了."

冥王,對了冥王維塔.

想起來了.

如果仔細看看會發現這是一個有門的房間.

房間里有三張椅子.

沒有其他任何家具,感覺很像我的房間呢.

我生前的房間和我現在的寢室.

兩個疊在一起打碎後拼出來似的.

這樣的房間里.我坐在其中一個椅子上.

眼前另外兩張椅子上坐著兩個人.

不,兩只?

一只,骸骨.

戴著王冠通體黑色的骸骨.

另一只,史萊姆?

大概是史萊姆吧.

青色果凍一樣的東西'坐’在椅子上.

至少看起來是坐吧.

"終于見面了我乃《冥王》維塔."

史萊姆發出聲音.

半透明的青色史萊姆.

這就是冥王維塔嗎?

那麼旁邊的骸骨又是誰呢?

保羅嗎……?

保羅的骸骨是什麼樣的不知道,但是保羅不會戴那種王冠吧.

"看來我輸了呢."

史萊姆強作鎮定的表情……不沒看到像是臉的東西.

是強作鎮定的聲音說道.

輸嘛,他在和我戰斗呢.

他給我編織了夢.

非常性福的夢呢.

我沒注意到的話就會永遠被困在這個性福的夢里了吧.

"……你對我施用了幻術吧,讓我產生幻覺."

"嗯,根據你的記憶里選擇有可能會發生的未來.然後將你的欲望植入,做成的最真實的幻覺."

幻術.

這樣的東西確實有呢.

可能發生的未來……做成,確實這樣會減少幻覺的破綻呢.

希露菲,洛克希,艾麗絲都不存在的世界.

"沒想到你性欲這麼強,可真不容易."

"正在禁欲中呢."

哎呀,真是被抓住小辮子了.

對手的話竟然是莉尼婭,亞麗艾爾,愛莎.

這個,確實太那個?

一點也沒有,怎麼會有.這種事我可是不會撒謊的.

肯定對愛莎是沒那種想法的,絕對不會有的!

"結果因為我對妻子的忠貞以及對保羅的思念,打破了這個幻術嗎?"

這樣的幻術在前世曾經看到過好幾次.

主要是從漫畫里看到的……所以,破解的方法是知道的.

那個無意識中使用,這次得以自救了嗎.

"……不,不是.你完全墜入幻術里.的確,你是一個很特殊的精神體所以不會墜入幻術很深……但是,你絕不是靠自己破了幻術的."

咦?

"那是……為什麼."

維塔指向了黑色骸骨.

那個坐姿很好的骸骨.

"這是?"

"明知故問嗎……預見了要和我作戰,還是剛剛准備的?竟然帶著我的天敵《蘭多夫的骨戒指》."

"………."

"哦這麼說的話,開始為了向瑞傑爾德炫耀自己的變裝戒指,便把變裝戒指戴在了骨戒指上……"

蘭多夫的骨戒指.

這個,確實不是專門准備的….

"蘭多夫的骨戒指,是死神蘭多夫殺死我後做的戒指.

能召喚最值得信任的死者來破除幻術,並且會追殺施術者,施術者無處可逃.如果沒有值得信賴的死者的話,這個戒指就不能發動……."

死神蘭多夫……死神的戒指!

蘭多夫那家伙給的!

他加入了!他確實加入了(我方)!

"真是的,小看你了呢."

我是毫無防備.

本來沒打算要隱藏戒指的.

"輸了呢…….本來想操縱瑞傑爾德威脅你就范的.我沒想到,瑞傑爾德竟然不顧村子可能會被毀滅仍然選擇相信你,我慌了.你對他毫無戒備,我得以很簡單的侵入你體內.這個,難道是預先計劃好的…….故意引誘我上當的陷阱嗎……"

沒有陷阱.

真是讓您失望了…….

但是,奧爾斯蒂德或是死神蘭多夫,他們有可能預計到了我會遇見冥王吧.

奧爾蒂斯德至少也應該先跟我說下吧….

對哦,他預先說過把戒指戴上.

可能考慮到這個戒指只要戴在手上就有效果,冥王便不足為懼.

所以,就沒再多說了.

更大的可能只是他不善交流.

嗯,奧爾斯蒂德一直以來口頭傳達信息也總是不完整.

而忘性大的我也經常會遺漏重要的信息.

"……驕傲自滿總是伴隨著失敗呢."

"啊,是啊."

維塔懊惱得說著,萎縮了.

像是漏氣的氣球.

同時,旁邊的骸骨,也開始碎裂漸漸崩潰.

"粘族曆史上最強的王曆經幾百年,竟然在這樣的地方結束了,真是沒想到啊.《泥沼》的盧迪烏斯啊.干得漂亮."

…… 怎麼都好吧.

這次純粹是撞狗屎運,就不說出來傷害將死之'人’了.

但是我提議並去見了蘭多夫,所以也並非全是運氣呢.

史上最強什麼的是在說他自己的事吧.

不過比起這個還有更想知道的事.

"你是不是人神的使徒?"

"是呢,多虧那位大神眷顧.教我怎麼擺脫死神的魔爪,還指點了我去天大陸地獄迷宮的道路.托他的福,得以繼續生存了這麼久…….沒想到這麼多年第一次出來就落得如此下場,這是因果循環還是命運使然呢?"

維塔,不斷的縮小.

已經從最初人的大小,縮小到了拳頭的大小.

"盧迪烏斯啊,最後我給你個忠告吧."

"……"

"人神確實是個惡神,但像我一樣受他恩惠,願意為他而死的人也不少."

維塔這麼說時已經縮成指頭大小.

同時骷髏已經化為細沙消失無蹤.

"終有一日!其他的使徒會…!"

維塔的聲音逐漸消失,我的意識也隨之變淡.

我又醒了.

意識很清醒.

夢的內容,以及和維塔的對話都記得很清晰.

"啊…"

腹部突然劇痛,惡心感襲來.

"嗚哇哇哇……"

四體伏地的我長大嘴,咕咚咕咚地大口吐出了液體.

青綠色的液體.

像是青綠色的史萊姆一樣的東西混合著胃液和晚飯在地面擴散開來.

冥王維塔的尸體…吧.

突然覺得左手手指上有什麼不對勁.

左手試著握了下拳,死神的戒指碎了,碎片撒了一地.

戒指是用維塔的骨頭做的,所以和他是相通的吧.

"……"

這個戒指壞了.那麼維塔剛才說的事情都是真的了.

……也就是說,維塔鑽入我的體內,結果遇到戒指就自爆了.

可憐的家伙.

雖說是維塔判斷失誤.

但是,只要可以操縱我,人神就贏了呢.

以後,我必須得防著這一手…….

偶然,不必然吧.

得到了死神蘭多夫的骨戒指.

雖然當時是為了便于我去見克西莉卡給我的禮物.

嗯,或許蘭多夫也不知道這個東西的真正用途.

"耶?說起來瑞傑爾德先生呢?"

抬頭四望.

在一個房屋里.

地板,牆,房間的布局……很熟悉呢.

是瑞傑爾德的家.

應該是被瑞傑爾德親了以後,他把我帶回這里的吧……?

",,,,,,"

外面已經天亮了.

過去了幾個小時了?

那個等會再清理吧.

"瑞傑爾德先生?"

我呼喚著房東的名字,沒人應答.

在外面嗎?

難道發生不測了.

先起身觀察下四周情況吧.

有必要確認下現在的狀況.

那.

瑞傑爾德就在地爐對面躺著.

"瑞傑…"

他,臉色鐵青,呼吸紊亂.

雙臂抱著自己的身體,全身在抽搐.

我一下子懵了.

大事不妙了.

"維塔抑制了疾病,維塔一旦被殺瘟疫就無法抑制了."

這句話下一瞬間閃現在我腦海里.

那麼,現在瑞傑爾德這個狀態…….

"瘟疫嗎…?"

冥王維塔已經死了.

不我看到的那更像是自爆吧.

自爆的恐怖行動.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3話 自導自演     下篇: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4話 凶暴依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