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三卷 青年期 決戰篇 web版 第二百四十四話 瘟疫失控  
   
第二十三卷 青年期 決戰篇 web版 第二百四十四話 瘟疫失控

維塔死了,瘟疫再起.

雖然事先已經知道會這樣,但是沒想到形勢會變得如此糟糕.

可能維塔只是單純的使得疫病沒有加重.

或者他只是麻痹了患者使他們感覺不到疫病對自己的侵害.

由于他在和我的斗法中落敗死亡,他的分身也一起死亡.

所以原先被隱藏的病症一下爆發了出來.

維塔放言我會被打倒後就自爆了.

人神的使徒中也有和我一樣傻里傻氣的家伙這點倒是令我覺得安慰,但是現在這個情況卻讓我手足無措.

現在我再難過也不能減輕瑞傑爾德的痛苦.

我不知道我現在能做什麼我只是飛奔出了屋子,在外面遇到了急匆匆跑來的多勒尚.

"盧迪烏斯閣下!"

"多勒尚先生!"

"你終于醒了.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村民們怎麼突然倒下去了?"

"冥王維塔被我打倒了,受此影響瘟疫又開始爆發了."

"誒?什麼時候的事?在哪里打倒了冥王?"

"就是剛才我躺著的時候!"

這種事隨便啦.

"說明白點!"

"呃……"

解釋下吧.

從昨晚瑞傑爾德那聽到的實情說起.

基情中被灌入了維塔,被他引入幻境,依靠死神的戒指將他打倒.

"……原來如此啊.也就是說冥王維塔偷盧迪烏斯閣下您,但是反而被您所殺……瑞傑爾德閣下是被他控制了.就是這樣吧?"

"……原由還是不太清楚.但是敵人是在我們到來前就已經潛伏在村子里了."

"我明白了."

"詳細情形下次再說明了,現在怎麼辦?"

"我告知還能動的人去召回出外狩獵的村民.讓他們守住村子入口處."

不愧是多勒尚先生呢,反應真快.

這會突變才剛剛發生.

"多迦呢?"

"多迦在把病人聚集到一起."

這時我剛好看到多迦抱著一個女人咚咚地跑過.

從他那急匆匆的身影看來,他正在為斯佩爾德族的孩子們感到擔憂吧.

跑去的方向……族長的住所吧.

確實,那是這個村子最大的建築,作為集中治療場所最合適.

多勒尚告訴了我一個好消息:還沒有出現死者.

但是,村民多達半數以上都出現了和瑞傑爾德一樣的症狀動彈不得了.

"盧迪烏斯閣下怎麼辦?"

"……怎麼辦呢"

一時語塞.

這種狀況,該怎麼應對?

村里疫病橫行,必須先控制疫病.

所以按常識得用解毒術.

但是,剛才對瑞傑爾德施用了解毒術毫無效果.

雖說並沒有嘗試過所有的治愈術和解毒術但是我覺得無效的可能性很高.

這樣的病或是毒極罕見的.

解毒魔法無效的情況下交給疾病的專家比較好吧.

專家的話是誰呢?

找亞麗艾爾幫忙找醫生嗎.

但是,這個世界對病最了解的應當是奧爾斯蒂德.

可是,奧爾斯蒂德對我隱瞞了斯佩爾德族所在…….

不,現在什麼都要嘗試.

首先得取得聯系.

三天前設置的魔法陣…….

不用,為了以防萬一在事務所的地下設置了預備的轉移魔法陣.

直接在這個村子里設置轉移魔法陣和通信石板就好.

直接轉移到事務所向奧爾斯蒂德說明這里的情況.

而且,還可以從社長室直接向世界各地轉達斯佩爾德族的病況看有沒誰知道是什麼病.

這樣都不行……到時就另想辦法.

對.

"我去村子深處設置轉移魔法陣回事務所,跟世界各地聯系看看有沒有能醫治這個疾病的能人."

"好的.我來負責這個村子的防禦,照顧病人."

"靠您了."

簡單商量了兩句後我轉身跑向村子的深處.

這里是森林深處,魔力濃度非常高.

不用魔力結晶也一樣可以設置轉移魔法陣吧.

為了慎重起見,從事務所把通訊石板也帶過來安置吧.

這樣考慮著到達村子深處.

在柵欄外面,用魔法清除了樹木開辟出一片廣場,然後在廣場上用土魔法建起了一間小屋.

沒入口的小屋.

在小屋底部挖了一條地道通到村子里面.

這樣魔物就跑不進來了.

拿出記事本確認了和預備的轉移魔法陣相同的術式.

直接在小屋的地面上畫的話可能會因為魔力不足而消失,所以專門制做了魔力石板在上面畫.

冷靜下來.

稍有差池就會使得魔法陣無法使用.

考慮到之後還有那麼多事要做,得一次畫成功.

事情越急越需要冷靜面對…….

"啊.艹……."

這樣想的時候已經畫歪了.

"呼……."

深呼吸.

冷靜下來,像平時一樣慢慢的畫出來就行.

大概兩平方米的精細魔法陣,一旦圖快自然很容易出錯.

得細致的畫才行.

轉移魔法陣我已經畫過好幾次了.

我是能夠畫好的.

安定了心神後,我認真的在石板上刻畫著魔法陣.

"成了嗎?"

畫完後注入魔力.

魔力注入完畢後,魔法陣發出模糊的光影,成功了.

"太好了."

我當即縱身跳入.

一瞬間眼前一花後,已經到達了事務所的地下.

確認了一眼,魔法陣運行正常.

"奧爾斯蒂德,盧迪烏斯專用由此去"的箭頭形牌子無需理會,我直奔地面.

"啊,會長您回來了——"

"社長在嗎?!"

我的氣勢,洶洶得直貫接待小姐的耳中.

感到膽怯的雙耳微微下垂(這個小美女是長耳族),回應道:

"歡迎您回來"

我沒等待接待小姐回答,徑直走向了社長室.

穿過短走廊,一把推開了社長室的門.

也不是太粗暴,只是忘了敲門.

所以,奧爾斯蒂德沒有來得及戴頭罩.

"奧爾斯蒂德大人."

"……"

奧爾斯蒂德,是我心理作用嗎?很凶惡的樣子.

他直直地盯著我看.

就這樣過了幾秒,臉上一副"你在抱怨什麼呢"的樣子,怒氣噴湧的我反正覺得他是這意思.

雖然我明白這不是生氣的場合,但是我還是發出了焦躁的質問:

"你知道斯佩爾德族患病的事情嗎?"

"知道."

"有治療方法嗎?"

"沒有."

直截了當.

不是不知道而是沒有.

"能更早點知道這事的話,說不定早就找到治療方法了.為什麼不告訴我?"

面對我的質問奧爾斯蒂德搖了搖頭.

"在你剛成為我的部下那時,斯佩爾德族已經是注定滅亡了."

"什麼……這是在循環中永遠不變的嗎?"

"是的.瑞傑爾德從來沒能見到幸存的斯佩爾德族人."

從沒跟我說過滅族的事呢.

所以,也就沒跟我說關于斯佩爾德族所在的事情嗎?

"可是,你數年前去看過吧?"

"……是呢."

"當時去看到了瑞傑爾德和斯佩爾德族,並且也知道發生了瘟疫.但你什麼都沒做是嗎?"

"是."

"你什麼都沒做,就任由瑞傑爾德和斯佩爾德族毀滅!所以也不告訴我,認為我也會拋棄他們嗎!"

我不知不覺喊了出來.

我被背叛了."不是那樣,那麼做只是浪費時間."

"浪費……時間?"

"是的.我很想幫助斯佩爾德族.所有的解毒魔法都嘗試過了,可能有用的藥都嘗試過了.但是沒有效果,那個病無藥可醫."

奧爾斯蒂德做了所有的嘗試嗎?

"對于我來說斯佩爾德族滅亡已經是肯定的事了.但是,你不會放棄,在他們滅絕前都會全力嘗試拯救吧."

"那是……必須的."

但是兩年前……或者更早前?

很湊巧的是,當時西隆王國的事情剛剛了結(詳見20章)當時鑒于已經不知道拉斯普斯確切的轉生地點,所以決定開始收集戰力.

那時就能發現斯佩爾德族患病的事情的話,我四下打聽也許能找到治療的方法吧.

至少從那開始我至少一年內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找到治療的方法.

向阿道菲,蘭多夫,以及其它的魔王們打聽下吧.

也許米利斯有人會知道什麼吧.

至于使徒基斯的事情留心下就好.

"是不是浪費時間……我……不知道,也許還有……"

我相信奧爾斯蒂德的判斷.

但是,內心總無法接受.

腦海中拼命的想否定老板的判斷.

這次奧爾斯蒂德的判斷是錯的.

毫無疑問.

光憑我自己的能力,並不能幫助斯佩爾德族擺脫現在的困境.

這個我是有自知之明的,但是無論如何我都無法原諒奧爾斯蒂德就這樣對我的恩人見死不救.

奧爾斯蒂德說沒辦法,平時我會認同,但這次不一樣.

我無法原諒.

不妙啊.

這樣下去我會把奧爾斯蒂德當成敵人的.

而現在正在作戰中.

敵人在畢堅利魯王國聚集,伙伴也都在畢堅利魯王國的時候…….

理由,找個什麼理由吧……原諒奧爾斯蒂德的理由.

"……瑞傑爾德,在你的計劃中是個障礙嗎?"

我問出口的卻是這個.

和考慮的方向相反的問題.

要是奧爾斯蒂德承認了,我該怎麼做?

奧爾斯蒂德回答了我:

"當然不是.他的女兒將來在與拉斯普斯的戰斗中將是極其重要的棋子."

"他女兒?為什麼重要?"

"魔神拉斯普斯是不死之身,但是身上有一個弱點.唯一可以看破這個弱點的只有斯佩爾德族."

能夠看破魔神弱點的只有斯佩爾德族!

"啊"

于是,我明白了一些事情.

拉斯普斯把自身詛咒傳給斯佩爾德族企圖毀滅他們的原因.

擊敗魔神的三英雄和拉斯普斯作戰時處于劣勢,此時瑞傑爾德闖入放出了讓佩爾基烏斯表示感謝的一擊的原因.

斯佩爾德族因疫病毀滅(……)的原因.

疫病比正常時間晚,直到瑞傑爾德到達才開始蔓延的原因.

……為什麼我會和瑞傑爾德,一起來到中央大陸的原因."人神……?"

明白了一切頓感渾身脫力.

身體搖搖欲墜.

像被什麼拽過去一樣跌坐在椅子上.

幸好靠著扶手我才沒滑到地上.

"正常的曆史中瑞傑爾德先生是幸存下來的嗎?"

"嗯"

"不會在半路逝去,還會有孩子?"

"嗯"

"奧爾斯蒂德大人想用那個孩子打倒拉斯普斯吧?"

"拉斯普斯剛剛出生的瞬間並不是不死身,所以那時是用不著那孩子的."

"這樣啊."

那麼,這也是人神的布局之一嗎?

是這樣的吧.

然後,將它和除掉我相結合……嗯.

人神是想一箭雙雕.

"奧爾斯蒂德大人.看來這次我們完全被人神玩弄于股掌之間了呢."

"……"

"瘟疫傳播毀滅斯佩爾德族看來是自然事件,實則是人神的設計.對人神來說魔神拉斯普斯活著對他才有益."

魔龍王雖是敵手,但是魔神拉斯普斯是無害的.

他已經忘記了人神的事情,而只想著毀滅人類.

這樣考慮,拉斯普斯戰爭時期,拉斯普斯極有可能是被人神操縱的.

雖然常識中龍族被認為無法掌控,所以不會是人神的使徒.

"啊,嗯……."

相通了很多的事情後一下心情輕松了很多.

雖對奧爾斯蒂德不告知我斯佩爾德族的事情有些耿耿于懷.

不過,我繼續和奧爾斯蒂德爭執的話也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那只會讓人神看笑話而已.

一切如他所料,嘿嘿笑著看吧.

"……"

心情輕松多了的原因吧,腦中一下清甯了很多.也明白了他不跟我說斯佩爾德族所在的原因.

因為不知道治療的方法所以任由斯佩爾德族自生自滅.

奧爾斯蒂德覺得斯佩爾德族存續無關緊要,只要瑞傑爾德活著就好.

他認為瑞傑爾德不在村子里吧.

但是,他知道我此去是找瑞傑爾德的啊.

而且瑞傑爾德也染病了.

可能他認為不跟我說更好吧.

"奧爾斯蒂德大人,您就算沒有斯佩爾德族幫助也一定要把拉斯普斯打倒吧?"

"只要使用神刀就不存在什麼打不倒的對手.而且有你現在收集的伙伴也不會陷入苦戰了."

"但是使用那個神刀的魔力夠嗎?"

"那是必須要用的."

看來奧爾斯蒂德是打算靠自己搞定.

"我向你道歉,隱瞞了這麼多事情."

奧爾斯蒂德低頭認錯.

"……我接受. "

奧爾斯蒂德也不是聖人.

這樣的錯誤無法避免的.

豁達的我就原諒你這次.

"奧爾斯蒂德大人,這回原諒你了."

"嗯嗯"

這就和解啦.

嗯,積極的面對難題吧.

就這樣.

"確認件事,奧爾斯蒂德大人您要打倒人神必須節省使用魔力吧?"

"嗯"

人神避免了拉斯普斯在特定的西隆王國複活.

而現在則是故意讓瑞傑爾德和斯佩爾德族彙合好將他們一族滅族.

這樣當奧爾斯蒂德和拉斯普斯開戰時沒有斯佩爾德族人的協助,必須耗費巨大的魔力才能將拉斯普斯擊倒.

這對人神來說就是勝利呢.

為了獲勝只需要消耗奧爾斯蒂德的魔力.

所以奧爾斯蒂德神刀最好別要使用,本來呢戰斗最好都不要參與,盡量避免魔力的消耗.

為此我要收集足以打倒拉斯普斯的戰力,而奧爾斯蒂德的魔力為與人神的戰斗准備著就好.

但是,這樣就意味著能夠掌握拉斯普斯弱點的斯佩爾德族必須有人活著.

"我還是想問一下沒有治療的方法嗎?"

"……至少,我不知道."

"雖說是奧爾斯蒂德大人您,不知道的事情也有很多呢."

"是吧."

奧爾斯蒂德還是那樣一副可怕的臉龐.

不過,我已經習慣看到了.

這是沒表情時的臉呢.

"治療方法,不管怎樣再去找找看吧."

奧爾斯蒂德因為詛咒的關系很多事情都不能嘗試呢.

現在這種情況他也應該沒嘗試過吧.

不管怎樣都要試一試.

"我知道了……我也去村里吧."

奧爾斯蒂德點頭說道.

從村子回到事務所已經過去了3個小時.

期間我先做了關于冥王維塔的報告.

聽到死神戒指使得維塔自爆時,奧爾斯蒂德一貫恐怖的臉上浮現出吃驚的表情.

看來他也不知道維塔可以附身的事情.

原來他真的只是為了保險期間才喊我戴上的啊.

然後用石板跟各地的盟友進行了聯絡.

為斯佩爾德族尋求醫療支援.

由于要聯系的方方面面很多,所以耽擱了不少時間.

看來複制信息的功能是必須的.

在郵件發出後,又預設了新的轉移魔法陣.

又新設了兩個轉移魔法陣,試運行後一切正常後關閉,用筆記本記錄下術式.

這些都是必須做的.

沒必要到時再手忙腳亂的補充,這樣有備無患.

接著讓接待小姐到社長室里待命.奧爾斯蒂德不在時她負責回信和引導由轉移魔法陣過來的人.

最近由于魔法陣增加了很多,我和奧爾斯蒂德還好,沒用過的人需要引導了.

還有,我把哪個是去斯佩爾德族村子的魔法陣標明了.

順帶一提希露菲已經帶著基列奴和伊佐露緹前往劍之聖地了.

據希露菲留言那時亞麗艾爾也一起過來了.

亞麗艾爾只是過來看了看就走了,沒跟奧爾斯蒂德見面,也沒有讓接待小妹帶什麼口信.

以後和她見面還是要稍稍注意些了,畢竟有過那樣的春夢.

我可不想在亞麗艾爾面前臉紅.

然後確認了一下在畢堅利魯王國各地設立的魔法陣和通信石板.

都在順利運轉呢.

看來他們的行動很順利呢.

聯系也暢順.

愛莎以及傭兵團的人都已經就位.

紮諾巴發來了首都討伐隊聚集的消息.

洛克希發來了鬼神所在的調查報告.

他們都發來關于現狀的郵件.

最後都加上了"會想方設法完成任務"的話.

不是因為這樣的話,艾麗絲早就飛來我身邊了吧.

另外各國的回信意外的積極有用呢.

多國都發來了《有關過去疾病的文獻記錄》的檔案.

阿斯拉王國明天就會派醫生過來.

只是向米莉斯發出的希望它能派出援軍的請求還沒得到回複.

神殿騎士團通過轉移魔法陣移動的事情很難辦吧.

即便這樣,米莉斯的回信也太慢了.

只能先回村里了.

最後和奧爾斯蒂德一起回到了村子.

"……"

現在,奧爾斯蒂德正在給斯佩爾德族村里的每一個病人診斷著.

他擁有豐富的醫療知識吧,但是以前就不知道的東西,現在他一樣還是不會知道吧.

畢竟他也不是醫生.

在他的循環中,他也很少想過要治好誰的病吧,那畢竟是醫生的分內事.

怎麼說呢,他所清楚的是.

幾月幾號星期幾,盧迪烏斯你生病了.

盧迪烏斯你是幾月幾號星期幾死的,所以之前就開始治吧.

只是治療的方法是不知道的.

但是,在循環中知道了瑞傑爾德醬是因為同樣的病掛了的.

然而,某次那個瑞傑爾德醬卻因為洛克希老師開發的道具得以痊愈了.

所以一下次循環時,奧爾斯蒂德用洛克希老師開發的道具給盧迪烏斯把病治好了.

就是這樣吧.

我是真幫不上忙呢.奧爾斯蒂德是根據過去見過的病症來診斷現在的人到底患的是什麼病的吧,或許他確實精通醫術,到底他是怎樣的我也不清楚.

總之,奧爾斯蒂德不知道的事情還真不多.

"還是不明白原因."

看過了所有的病號後,奧爾斯蒂德無力得搖了搖頭.

"和我之前看到的似乎有點不大一樣……"

"怎麼了?"

"病情急速惡化了."

"……是嗎,維塔果然只是表面上掩飾了病征."

維塔對治療疾病根本毫無幫助.

反而是在幫助人神加重症狀.

"你從你朋友那聽到了什麼?"

"…那個."

奧爾斯蒂德診病期間,我向村里的郎中問了他們對應這種病的措施.

他們是用中央大陸流行的草藥和高營養的蔬菜燉得糊糊給患者們食用.

草藥和蔬菜營養價值幾何我不清楚,但我覺得這麼做是不會有害處的.

看來不是這方面的問題.

看來必須得有突破性思維.

例如……什麼呢.

瘟疫本來該在更早的階段爆發.

難道是因為人神控制了疾病的發生使它推遲了.或者是它通過什麼途徑投了毒?

或者僅僅是因為轉移事件,使得斯佩爾德族的患病時間得以延遲了也說不定.而人神只是利用了這個巧合…….

所以到底是什麼致病的呢.

現在重要的不是人神干了什麼,而是如何應對.

越想越覺得墜入云里霧里.

也許真的沒有辦法應對吧.

令人沮喪的預感.

但是,沒到放棄的時候.

雖說我和奧爾斯蒂德,以及多勒尚,多迦的組合是無力治好.

但不久就會有專業醫生到來了呢.

現在先保持病房的衛生清潔,保證病人營養攝入充足吧.

先這麼辦,我和多勒尚,多迦一起,這一整天都在精心看護著病人們.

翌日,阿斯拉王國醫師團到達.

兩名醫生,4名護士,帶著醫療用品和食物到來.

看來,似乎對斯佩爾德族並不害怕.

來之後馬上投入了對病人的診察工作.

他們對于轉移魔法陣的事情不會泄露出去嗎?看來只能賭亞麗艾爾作為領袖人物的非凡魅力了.

"預先雖然聽到過,但是還真是前所未見的症狀呢."

不過,擔負風險轉來的醫療團隊還是沒能幫上忙.

"我們雖然也給國內的魔族看過病……但是對這種特定魔族在特定條件下得的疾病還真是無計可施呢."

完全沒見過.

醫生給出的是這樣的見解.

至少,以前沒有相似的病例.

嗯,會是這種情況吧.

如果是人族的醫生都能看出來的疾病,奧爾斯蒂德當然也會知道.

"只能試著繼續探索,不敢保證有成果."

醫生沒放棄繼續努力著.

但是…還是,這樣.

雖沒抱多大期待,但還是清楚的得到了否定答案,還真是令人倍感沮喪.

"哎……"

歎了口氣,望向禮堂.

那里聚集了幾十名斯佩爾德族村民.

呻吟的人,癱軟的人,休息的人,准備飯的人,在吃的人.

各種各樣姿勢的人,護士穿梭期間,儼然一副戰地醫院的場景.

死者尚未出現,但重症患者很多.

那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而且,重症患者包括瑞傑爾德.

現在他已經失去意識陷入昏睡中.

偶爾睜眼都會發出劇烈的咳嗽,讓人覺得他將不久于人世.

無論如何我要救他.

我在瑞傑爾德身邊靜靜地陪著,暗暗發誓.

但是,現在仍然一籌莫展,無計可施.

時間在無情的流逝.

就算米利斯和王龍的醫生趕來,找到治療方法的可能性也不大.

接下來要怎麼做才能找到治療的方法呢?

有誰能給我提示嘛?

該怎麼做啊…….

還可以做什麼.

"盧迪烏斯閣下."

聞聲抬頭,多勒尚不知何時到了我的面前.

"有事嗎?"

"本不該打攪你的,但是情報屋那邊誰去?"

情報屋……那是.

啊,差點忘了.

在第二城市伊雷魯情報屋提出了搜尋基斯消息的請求.

"約定的日子還有幾天?"

"嗯從城市到城市用了一天,到村子用了兩天,盧迪烏斯閣下您睡了一天,然後加今天又過去兩天.差不多還有4天吧.還繼續待在這嗎?總會有辦法解決現在這個困局的."

該返回了嗎?

可是,我想一直待在這里.

"現在設置好了轉移魔法陣,我們還可以再待段時間……"

"嗯,到時我去就行."(魯迪說的)

雖不想離開這,但是搜索基斯的事情也是必須做的.

只能去.

"我也同去吧."(多勒尚)

"…….只留奧爾斯蒂德大人和多迦留守這嗎?"(魯迪)

"盧迪烏斯一個人行動是很危險的的呢."(多勒尚)

我一個人行動會一瞬間被人從背後干掉的意思嗎.

一個人行動也問題不大吧 .

"盧迪烏斯閣下,情報屋倒好辦但是討伐隊怎麼應付?"

"討伐隊?"

"我們不是聽到風聲了嘛,國家會花一個月左右時間組建討伐隊然後攻過來嗎?"

"啊……"

確實聽到過呢.

"那邊還是早做打算比較好吧?"

確實,要想保護斯佩爾德族的話還是盡快跟國家進行交涉比較好.

本來攻擊斯佩爾德族的理由根本就不存在.

而且,斯佩爾德族對于人族也並無敵意.

他們一直以來的行為證明了這一點…….

"現在這種情況,先解決疫病問題吧.看看這幾天能不能先解決這個問題."

"您意思置之不理嗎?"

"……那樣也不行啊,怎麼辦好呢?"

"談判的話,和情報屋接觸後直接去王宮就行了吧?到時解釋下惡魔的真身和這邊的情況.現在不能解決這里的瘟疫的話,就算到時為了保護村子與討伐隊交戰也沒什麼意義了吧?"

"嗯……確實如此呢."

先解決眼前問題吧,就這樣了.

其它的事情留待四天後解決.

該做的事情堆積如山,眼前的問題卻無從著手.

事情毫無進展使人抓狂,好累啊…….

左思右想中,我睡著了.

在瑞傑爾德的家中.

誰在呼喚我?

睜眼看到了一個美少女.

金色的頭發,打理得很清爽,眉上是一排整齊的劉海.

一時想不起來是誰.

"哥哥,起床了,哥哥……!"

諾倫.

哎,又是夢,不會又是幻術吧?

這次妻子換成諾倫了?

維塔生前喜歡干的事吧.

真希望,對于解決當前面臨的斯佩爾德族問題也能有個夢諭呢.

"維塔你好沒品啊!"

"維塔?睡糊塗啦你?!快起來有好多事問你呢!"

諾倫真的生氣了.

這樣沖我發火的諾倫還真是久違了呢.

挺懷念這樣子的諾倫的.

"為什麼瑞傑爾德先生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你都不告訴我一聲?"

瑞傑爾德的事嗎.

我一下子清醒過來.

"…….!"

坐起身來,身下鋪著的是獸皮.

這是瑞傑爾德家.

這可不是夢.

"我也得到過瑞傑爾德先生精心的照顧呢……!出了這種事你不告訴我,這也太過分了……!"

諾倫的眼中淚光盈盈,下一瞬間便奪眶而出.

她沒去管它,而是雙手緊緊扯著地上的獸皮.

我下意識的伸手去擦拭她的眼淚.

"呃,對不起啊……"

但是,為什麼諾倫會在這里?

她現在應該很忙的吧?

"啊,諾恩.現在問這事有點不合適,你不是要在學校主持活動的嗎?"

"那個,早就結束了!"

啊!

連畢業典禮也結束了嗎?

我真混蛋啊…….

不, 不對,我問什麼呢.

"……怎麼會到這里來的?"

"克里夫前輩把事情都告訴我了,他帶我來的!"

諾倫一邊憤憤地回答我,一邊回頭望去.

我順著她看向了門口.

那有兩個人背著光站著.

一邊是一個修長的身姿,在陽光下金發也熠熠生輝.

在長期禁欲的我看來這個長耳族的美女渾身透著妖豔.

旁邊是個個子比較矮的男人.

但也不顯得粗壯.

可是看上去卻顯得很可靠.

是因為一只眼睛上戴著眼罩嗎.

"盧迪烏斯."

克里夫·摩爾就在那里.

"來晚了,抱歉啊.要處理一些程序問題……米莉斯教團內部也很複雜.原諒我吧."

他,到了.

得到了信息後,馬上就過來了吧.

"我來了就沒事了.我現在可是連醫術也學會了."

"但是,克里夫前輩…"

"啊,我知道了.全部已經聽說了哦.放心,我有這個."

說著,克里夫輕輕敲了下眼罩.

那下面是克西莉卡那得到的魔眼.

識別眼.

"憑借一個或兩個魔眼就行嗎?"

"魔眼而已,什麼也做不了.但是盧迪烏斯哦魔眼被我帶著呢."

克里夫邊說邊挺起了胸膛.

"我是天才啊."

那是為了安慰痛哭流涕的諾倫故意說的吧.

可是啊,克里夫前輩看起來變高大了些呢.

一直以來,我見過這麼高大的克里夫前輩嗎.

克里夫前輩一直在長高呢.

比我想象的還高大了呢.

已經有我差不多兩倍那麼高大了吧.

對啊,那是克里夫前輩.

那是連詛咒都可以解決的克里夫前輩!

"還沒有我這個天才做不到的事情呢.交給我吧!"

誰都會認為這是妄言的吧.

但我相信.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四話「師傅」     下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六話「尊敬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