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三卷 青年期 決戰篇 web版 第二百五十七話“王牌”  
   
第二十三卷 青年期 決戰篇 web版 第二百五十七話“王牌”

安靜的家.

只有地爐中鍋內發出咕咕的聲響.

在那之前坐著位綠發的男子.

瑞傑爾德.

我在他對面隔著地爐坐著.

"……"

"……"

相對無語.

我們保持著靜默.

不,我們沒說話的余裕.

我現在必須全神貫注,我在做的事情絕對不能失敗.

我凝神屏氣地注視著眼前,我在忍耐著.

"!"

終于時機成熟了.

我伸出手輸出魔力……滅了火.

可是,還不能大意還沒完成.

我堅持修正了10分鍾後才停下來.

10分鍾啊,我忍不住大聲詢問:

"瑞傑爾德先生,您准備好了嗎?"

"啊,好了."

在這個回答的指引下我向旁邊的東西伸出了手.

那是雪一樣白,表面有氣孔的蛋形物——雞蛋.

"……"

把雞蛋打在碗里用筷子攪拌均勻.

我做這一工作是那麼熟練流暢,別人看到一定以為我從出生就開始練習了.

日積月累的鍛煉成果.

這就好比學會了騎自行車後,一生即使不騎也不會忘記怎麼騎.

呃,其實我連訓練都沒必要吧.

出生時已經掌握了這一動作.

將雞蛋打進碗里攪勻這是我的本能.

又重複做了一次這個本能動作.

雞蛋在兩個碗里攪勻了.

先這樣吧,我向鍋蓋伸出了手.

"……好了"

揭開鍋蓋檢視了下鍋中我點頭道.

大米飯正在里面噗噗得好好地冒著蒸汽.

房間里彌漫著熱騰騰的香氣.

我慌忙把泛起的口水吞下了肚.

強壓住了肚中的饞蟲,我慢慢地舀出了米飯盛入碗里.

盛入恰到好處的量.

多了不行,少了也不行.

然後拿起筷子在米飯中間掏了一個洞.

在洞中灌入了攪勻的生雞蛋.

洞周圍的白米飯被染成金色.

但是,這還沒有完成.

現在開始,在這里.

我踏遍這個世界,夢寐以求的神物將要登上曆史的舞台.

小心翼翼地拿起身邊的小瓶.

緩緩得將瓶口傾斜,里面貴重的神物涓涓得彙入金色的米飯中.

它是黑色的液態物體.

漆黑如地獄般的物體.

醬油.

用量為手畫一圈.

兩圈也行吧?還是先一圈吧.

有點不雅的是,金黃的米飯黯然失色化為了紅黑色.

看著這宛如布丁一樣的顏色,我的肚子發出了歡呼.

但是還輪不到你,有的吃.

我專門為此准備了四人份的量.

而且從今往後,想吃的話隨時可以大快朵頤.

第一次的這個瞬間是神聖的.

"……請."

"嗯."

我強行按捺著把碗塞到他手上.

馬上迫不及待地重複了同樣的動作,做出了一樣的東西.

"開動了."

雙手合十一禮不能少的.

左手抬碗,右手操筷.

狠狠地一下扒拉入嘴,"——哇啊——",好燙啊!

就是這味道,絕對是.

我一直追尋的味道.

這是最好的,誒?還少了點什麼.

"果然啊……嗯嗯……火腿…!"

一口,兩口,三口.

如此狼吞虎咽別說說話,連呼吸都得配合下咽的節奏進行了.

全心享受這大餐吧.

"……….我飽了."

還沒注意到,我的飯碗已經空了.

幸福的時光總是這麼來去匆匆啊.

美味帶來的滿足感再多也不嫌啊.

盛下一碗前我注意到了眼前的男人.

瑞傑爾德只是靜靜地在吃著.

這個原來一起吃飯時常常交談的男人,現在沉默的吃著.

不過在場的只有我和瑞傑爾德啦.

我不挑起話題,他很少會主動說話的.

但是他吃飯的速度從不慢的,現在還沒吃到半碗.

我吃的太快了吧.

"哥哥."

"哎呀!"

諾倫不知何時坐在了身邊.

"諾倫……什麼時候來的……"

"才進來啊.不過,哥哥你啊……吃東西發出好大的聲音啊."

是嗎,吃的時候.

"吃什麼呢?"

"諾倫也嘗嘗吧?"

"……好的.謝謝."

諾倫用目光征詢了瑞傑爾德後勇敢地點了點頭.(看來昨夜芋頭湯印象太深刻)

我立即准備了碗,攪勻了雞蛋後倒入飯里再加入醬油.

全部一氣呵成10秒都沒用到,味道嘛我保證絕對正宗.

禦廚的級別.

"請用."

"什麼啊?這是……"

"撫慰我靈魂的食物."

"……那我吃了."

諾倫接過碗,慢慢得吃著.

"……"

我等待著.

等待他們吃完.

等.

真想能早點.

雖然他們的感想知不知道都行,可還是忍不住想問.

"……"

這樣想著,瑞傑爾德吃完了.

"這就是原來一起旅行時你說過的飯嗎?"

"是啊,味道怎麼樣?"

"很好."

簡短的感想.

不過我已經滿足了.

我刻骨銘心的旅程中我曾經夢寐以求的東西,現在已經和旅行時的同伴分享了.

這就夠了.

可惜,艾麗絲沒有在場.

"……我吃好了."

諾倫也吃完了.

吃得還真快啊.

"味道不錯吧,這就是我在家里說過的飯."

"……真是非常好吃呢.不過以前吃的時候沒有這個味道的……是靠這個調味料嗎?"

"是啊.這是醬油,可是萬能的調味料呢.能把什麼食品都變好吃."

"啊……"

諾倫也給了至高無上的評價呢.

以後一家一起吃吧.

今天是紀念日.

打雞蛋飯在這個世界誕生的紀念日.

"只是,生雞蛋吃下去有可能會拉肚子,所以最好用下解毒術."

"要用到解毒術的食物請不要慫恿生病的人吃!"

紀念日被罵了.

又過了兩天.

斯佩爾德族在順利的恢複健康中.

還有部分臥床休息的人,但是症狀輕的人已經恢複了平時的作息.

我在村子邊緣建起了暗室,用于種植索卡斯草.

疫病是因為水土還是冥王維塔不得而知.

但是再出現相同症狀的患者,有沒有索卡斯草那結果就是大不相同了.

斯佩爾德族還是有必要改變居住地吧.

搬到森林邊緣去住或者蔬菜以後從地龍谷村采購吧.

但是,無論做出哪個改變都得取得比堅利魯王國的同意.

移居到阿斯拉王國雖是個不錯的選擇但是斯佩爾德族人多半會反對呢.

他們也不願意離開定居已久的土地吧.

況且阿斯拉王國,米莉斯教有很大的影響力.

雖說斯佩爾德族的人們對克里夫前輩現在很友好.

但是米莉斯教當年對他們的殘酷迫害還是深植于心的.

這樣的話,我還是去和比堅利魯王國談判比較好吧.現在該去首都鮑耶爾了.

要達成的目的有兩個.

接受斯佩爾德族的定居.

解散討伐隊.

跟他們解釋清楚斯佩爾德族是天生性格冷淡不善交際的一族.由于幾百年來不斷受到迫害而選擇了隱居,但是他們是心地善良的種族.

比堅利魯王國恐怕不會輕易相信吧,但是也有可以證實的方法吧.

最簡單快捷的方法就是直接帶他們到村里來看吧?

接觸下性格有些笨拙的大人和天真無邪的孩子們.就會知道斯佩爾德族不是威脅…….

可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呢.

比堅利魯王國也許會認為"連孩子都有了,必須盡早鏟除!".

就像對待害蟲那種態度.

果然還是建議斯佩爾德族移居比較好.

可以住在阿斯拉王國的北方森林地帶,不過這樣又要欠亞麗艾爾人情了……欠太多了就讓我用身體償還吧.

可我覺得比堅利魯王國的家伙不會那樣想的.

斯佩爾德族的孩子都有著清秀的容貌,非常可愛.

這樣可愛的孩子天真無邪的玩著用動物毛皮做成的球的場景,哪有看到後不心生憐愛的家伙存在.

"我決定去比堅利魯王國."

"誒"

"剛才遇到克里夫他說和艾莉娜克瑞絲要繼續待在這里,諾倫則是要照顧瑞傑爾德所以也會待在這,奧爾斯蒂德大人您呢?"

"待在這里.克里夫·摩爾正在調查瘟疫的成因.下次(…).(我)說不定就能治好."

奧爾斯蒂德說話間,嘭的一聲接住了飛向他的球.

手一瞬間就接住了,根本沒看到怎麼動的.

接著球劃出一道緩慢的拋物線"啪"的一聲落回了孩子的身上.

"我有必要去做出交涉."

"啊,雖說我有遮斷詛咒的頭罩.可是……"

嘭,球又扔了回來.

"讓人畏憎的詛咒完全消失了呢."

"啊"

球又被打回去了呢.

"但是,有必要的話還是要麻煩您.有可能需要您的詛咒來讓某些人感到畏懼."

"好的."

又是,嘭的一聲.

"別鬧了."

斯佩爾德族的孩子們不斷把球扔向奧爾斯蒂德.

孩子們眼中沒有敵意只有好奇.

好奇怪的家伙,用球碰一下吧.

如果沒戴頭罩的話是石頭飛來了吧…….

因為球總是能回來所以心情很愉快的樣子,一副歡樂的景象.

"沒關系,這種程度連攻擊都算不上."

"哦,是呢."

奧爾斯蒂德很開心吧.

雖然戴著頭罩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感到他蠻高興的.

"開心嗎?"

"……還好."

還好就行.

"那麼我出發了."

"嗯嗯."

和奧爾斯蒂德打完招呼我轉身離去.

多勒尚和多迦已經在轉移魔法陣那等我.

和計劃的略有出入我去首都期間,多勒尚去情報屋收集情報.

分頭行動的效率更好.

多迦作為我護衛和我一起行動.

雖覺得他沒有多大的用處,但總比沒有強.

"嗨"

途中和瑞傑爾德擦肩而過.

他靠住諾倫的肩頭勉力行走著.

"瑞傑爾德先生您已經可以走動了嗎?"

"稍微活動下."

瑞傑爾德故作輕松的回答道,但是諾倫聽他這麼說用嚴厲的神色望向他,其實還不行吧.

"現在我准備去和比堅利魯王國交涉,到時可能會有王國的人跟著過來看.到時,接待他們還是熱情點吧."

"好的,我會轉告族長."

瑞傑爾德回答著我,卻看向一邊的奧爾斯蒂德.

被孩子們逼得走投無路的奧爾斯蒂德只能靠牆迎擊飛來的球.

乍一看老板被欺負著,但是為什麼我覺得溫馨呢.

因為奧爾斯蒂德總把球准確的丟回去,孩子們開心的笑了的原因吧.

"人的外表."

"誒?"

未置可否,我奔向了轉移魔法陣所在地.

經由魔法陣我前往比堅利魯王國.

轉經事務所的時候順便確認了通信石板的信息.

紮諾巴小隊沒問題.

愛莎及下屬的傭兵隊沒問題.

希露菲還沒發來聯系,這個沒辦法畢竟她用的魔法陣離目的地很遠.

洛克希正在行動.

試著用各種方法調查了鬼島的情況,而且了解到鬼神已經離開了鬼島.

鬼神現在去向不明.

現在國中煞有介事的流傳著鬼族已經在做戰爭動員的消息.

還有艾麗絲想到我這邊來.

她想見瑞傑爾德.

一定是這樣,但是還是麻煩她稍微忍耐下.

我也向各地發出了斯佩爾德族疫病已經控制住的信息.

並對這幾天大家的協助表示謝意.

做完這些之後,我又戴好化裝用的戒指,躍入了與比堅利魯王國首都相連的魔法陣.紮諾巴把轉移魔法陣設置在距離鮑耶爾半天路程的森林里的廢村.

"師父,恭候多時了."

我到達的瞬間看到紮諾巴低頭敬禮.

金潔和茱莉也在.

"一直在等我啊?"

"是啊,聽說師父要來就過來迎接了."

真是尊師重道的好弟子.

"還有聽到了令人擔憂的信息也想盡快向您彙報呢."

"是這樣啊,有什麼重要的事跟我說吧."

"對師父來說也不算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紮諾巴這樣說著開始介紹了情況.

先是他到達留宿了一夜後,在這個森林里設置了轉移魔法陣.

接著開始在鮑耶爾收集情報.

因此得知了國家組建討伐隊的情報.

這個他已經通過通信石板發送了報告,我也看到了.

然後得到了北神加入了討伐隊的情報.

他便一邊搜索著基斯的下落一邊留心收集北神的動向.

總之現在在這麼做.

"那麼現在兩邊都沒消息嗎?"

"對不起,師父.余本以為像北神卡爾曼三世這樣顯眼的人物稍加打聽應該就能知道下落,但是真沒想到……"

"啊,不用道歉."

畢竟他也才到了比堅利魯王國幾天而已.

進入首都調查情報,設置轉移魔法陣,開展各種行動.

實際才開展了七天的活動.

現在就指望出成果還是太早.

"我們一起努力吧."

"是."

可是,北神嗎.

他如果真的加入了討伐隊的話,無論如何都想接觸下.

但是如此顯眼的人物竟然找不到.

那多半是已經成為了基斯的伙伴了吧.

會不會是基斯發覺維塔已死判斷作戰已經失敗,見勢不妙就帶上北神撤退了.

維塔也可能只是騷擾用的,基斯在集結戰力企圖將我們直接擊倒.

雖覺得維塔已死的情報到現在基斯可能還沒有收到,但那是過于樂觀的想法了吧.

不管怎樣,瑞傑爾德已經是我的伙伴了.

這次比堅利魯王國來的值得了.

"師父,去首都嗎,我來帶路吧?"

"嗯,有勞了."

我來的目的還沒完成.

于是我們一行走向鮑耶爾.

比堅利魯王國首都和西隆王國首都總覺得有些相似.

中央大陸境內,一般的中小國家的感覺.

樹木豐富的這個國家,建築大多用的是木材.

城里也遍種樹木.

這個城市有種獨特的氛圍.

大概因為我抵達時已經是傍晚的緣故吧.

這個國家晚上會在道路兩旁燃起篝火.

晚上除了禁止馬車通行,其它都一切如常.

入口附近的是商鋪和旅店,隨著向城市深處走去,路上逐漸出現商人和貴族的豪華住宅.最後出現在中心的當然是王城城堡.

城堡建在兩條河的彙合處.

仿佛是墨俁一夜城似的.

西隆的王城也是大體上相似的布局.

在城堡後面的河對面就是貧民區.

說是貧民區看上去也不是很潦倒.

是隨處可見的町的樣子.

"這會已經不可能去謁見國王了呢."

"但是,就算要謁見,在這種偏遠的國家亞麗艾爾的權勢也達不到吧……"

"是啊."

在旅館里紮諾巴住的房間里我們商談著.

紮諾巴住的不是冒險者下榻的旅館而是給貴族用的高級旅館.

不愧是會賺錢的人啊,但是這是不是太顯眼了?

我們現在的行動最好還是謹慎些比較好吧.

不過這樣也不是很顯眼吧.

"我們混入討伐隊怎麼樣?在舉行誓師儀式的時候直接表明身份交涉,那樣肯定能見到國王吧?"

"那樣做就晚了.國家已經做好了所有准備不得不行動了.而且在這等待期間很可能會被人算計."

時間流逝.

人員召集完畢,補給准備妥當,裝備配置到位.

這種狀態下想要停止行動可就不是一句話的事了.

而且這種行動事關國家威信很難中途停止的.

"現在雖說有點晚,但是還是要搶在討伐隊出發前面見國王進行交涉."

我考慮在討伐隊准備階段就先對外隱瞞斯佩爾德族的存在吧.只告知國王讓他明白對他國家無害就好,討伐隊就去狩獵下透明狼吧.

至于給參加討伐隊的人的報酬就由我出好了.

我也不希望增加奧爾斯蒂德的負擔.

所以要搶在討伐隊的前面,盡早的和國王見上一面.

這就是我的考量.

"還是設法正式面見比較好吧.但是不能用龍神的手下的身份去太顯眼了.用阿斯拉王國或是借用佩爾基烏斯的名義……實在不行再考慮下一步吧."

避免焦躁,還是用普通的謁見形式吧.

翌日.

吃過早餐前往王城.

白天細看這座城確實和西隆很相似.

大小,布局……只是在建築材質上更多的用的是木材.

說不定和紮諾巴一樣怕火呢.

"也許會被拒之門外."

"報出亞麗艾爾陛下的名字,要是我肯定會接見的."

"這里和阿斯拉並無邦交……無法按部就班的來吧."

"不按一般的程序來嗎?"

"要按程序來不可能呢."

要和一國的國王見面確實挺麻煩的.

雖說到現在為止的謁見都看似很輕松.

通過(關系)拿到國家貴族的委任,衣服馬車以及身份的證明文件都替我備妥.

而且預先和王城的接待官員經由能信任的人做好了聯系.

然後根據國王的預定排好時間,我終于邁進了謁見之殿.

一般來說都是這樣的程序.

果然,沒關系的話很難辦.

但是中途加塞也絕不是不可能的事.

突然前來的人是個重要人物的話,想謁見國王也是會被接見的.

不過,這樣做的話太引人矚目很容易被基斯察覺吧.

已經被盯上了吧,這就不清楚了…….

"那麼紮諾巴一起行動太引人矚目,就我和多迦去吧."

"嗯,祝您順利."

在人流大的地方和紮諾巴分手後,和多迦一起順著河道前進.向著似乎是衛兵崗亭的地方前進.

會不會一大早說要謁見國王被士兵當成可疑人物直接抓起來.

為此,我還是穿了一身像是貴族的行頭….

不過在這個沒有任何使館的國家,也不知道什麼才算是正裝.

咦?那是崗亭嗎?

怎麼看著更像是一個前台接待的地方.

"抱歉打擾了."

"有什麼事?"

坐在那里接待我的是個蓄了一把漂亮的褐色胡子的男性官員.

怎麼看都不會是士兵而是一個文官.

是不是該稱贊下他那把漂亮的胡子.

算了,還是直接先說明來意吧.

"希望謁見國王陛下."

"是嗎?"

"那個?能不能安排個盡可能近的日子,最好是今天……"

雖說有點急應該也不會讓對方覺得可疑吧.

嗯,總要試一試.

不行的話,我至少也好好努力過了.

"……"

留胡子的男人聽我的話翻動眼前的記錄薄.

"金幣一枚."

"誒?"

"謁見要一個金幣."

這是在索賄嗎?

"好的."

"這個……是?"

留胡子的男子接過金幣後反複端詳.

臉上浮現怒色,接著把金幣放在嘴上咬起來.

有什麼問題嗎?

難道是我沒注意給了個假幣……

"這個,是阿斯拉的金幣?"

"啊,其實我是……"

說著我把亞麗艾爾的印章給他看了.

"……"

反映不好,男子的眼中充滿了狐疑.

果然,阿斯拉王國的光輝沒有照耀到他的臉上.

這個行不通.

我正在暗自猜度時,他把金幣收入了懷中.

然後拿出一張紙寫了些東西,接著把這張紙遞向了我.

"這里填上你的名字和求見的原因."

"啊,好的."

"今天正午鍾聲響起後再到這里來."

"啊,那可真是多謝啦."

阿斯拉權威沒什麼用,但阿斯拉金幣很有用.

看來搞定了.

金錢的力量是偉大的.

第一道關卡突破.

正午.

我到了謁見之殿外的等待室.

"……"

我好緊張啊.

擔心著今天不能謁見.

這樣擔心著來到王城,結果不是留胡子的男文官而是其他文官引導我到了休息室.這讓我稍稍放下了心.

接下來就要輪到我了,再稍等一會我就可以進入謁見之殿了.

就像是一路斬將過關終于到了要打BOSS的時候.

心情過于激動,腦中一片空白.

不,得沉著啊.

為了緩和心情和等待室里其他的求見者聊了聊天.

這個國家的國王在午飯過後會連續接見謁見者兩個小時.誰都可以請求謁見.

當然,還是有前提條件的.

條件是得支付一枚比堅利魯王國的金幣.

而且每個謁見者只接待15分鍾,所以一天只接見8人.

只要付了錢誰都可以面見國王,表達意見,提出問題,請求聖裁.

這個國家你覺得有問題的事情都可以向國王情願.

一枚金幣,這可是這個國家一個村子全體竭力才能湊出的金額.

除非真的有問題,否則沒人會那麼無聊吧.

比堅利魯王國看來確實是一個蠻不錯的國家.

但是絕大部分人都交不起這個金額的,還好我有.

不過王誰都可以直接面見的話,自然就會有人舍得花錢.

特別是像沒有機會和王接觸的身份低微的商人,為了自己權益而來的貴族,或是無聊來混個臉熟的人.

總之,今天我去時預定已經滿員了.

但是運氣好有人取消了預定.

真是好運呢.

一定是沾了價值相當于堅利魯王國金幣10倍價值的阿斯拉王國金幣的光吧.

具體什麼情況是無所謂了.

謁見的時間只有15分鍾.

不能超過.

沉著些.

我只有兩個要求.

說明我是誰,清楚的表達我的請求,然後迎接光明的前景就好.

"盧迪烏斯閣下,請前往謁見之殿."

胡思亂想間被叫到了名字.

"那麼,我去了."

"……是."

我跟多迦打了招呼,做了一個深呼吸走出了等待室.

在文官的引導下順著走廊移動,進入了謁見之殿.

這個謁見之殿按慣例我給它打了C的評分.

並不寬敞的大廳沒什麼醒目的布置,連地毯也顯得陳舊.8個士兵沒精打采的站在王座下.

連點裝飾的東西都沒有.

全無威嚴.

不過,考慮到每天都要在這里接見平民的話,這個布置也算過得去.

從務實的地方考慮可以給三星.

"能被陛下您接見真是倍感榮幸."

我進入謁見之殿後,規規矩矩地下跪,低頭行禮.

看來王蠻欣賞我的禮儀的.

"真是禮儀端正者啊.抬起頭來吧,你是什麼人有什麼事都道來吧."

聞言抬起了頭.

王是一個已經衰老的男人.

看到他的臉就知道他很累.

也許,生病了吧.

"我的名字是盧迪烏斯·格瑞拉特.七大列強第二位《龍神》的部下."

"啊……龍神……!"

王掩飾不住的驚訝.

似乎覺得很高興.

這個王知道七大列強的事呢.

鬼族在附近的原因嗎?

"七大列強的部下,來吾……不,到這個國家何事?"

"那是因為聽說了貴國要討伐有來無回森林的惡魔的事情.能終止嗎?"

暈,我不是來要求終止的啊.

我說錯話了.

沒事還可以修正過來.

"終止?"

"是."

"說出你的理由."

"森林並沒有惡魔."

于是,我和盤托出了斯佩爾德族的事情.

很久以前,這個國家尚未建立時斯佩爾德族就已經住在森林里.

斯佩爾德族並非像一般人們口中說得那樣是什麼惡魔的種族.

定居于森林的斯佩爾德族和森林附近的村子簽下了盟約狩獵透明的魔物使得周邊不會遭到侵害.

但是最近由于斯佩爾德族村子瘟疫爆發,所以透明的魔物無人狩獵跑出了森林.

現在由于龍神出手,瘟疫得以治愈.所以斯佩爾德族又開始了透明魔物的狩獵.

如此這般,我簡單的敘述了事實,但是斯佩爾德族是善良的種族的事情已經好好的傳達到了吧.

"那個惡魔種族會狩獵透明魔物……真令人難以置信."

"當然口說無憑.這種事情還是要親眼驗證才可以呢.您看能不能派出使者去確認下?"

就把斯佩爾德族的原生態展示給你看吧.

圍著鍋做飯的女人們.

狩獵透明魔物的男人們.

向龍神身上丟球的孩子們.

"唔……."

王托著下巴思考著.

但是,最終慢慢搖了搖頭.

"真如你所說本來是該終止派出討伐隊.但是如今討伐隊已經聚集了來自各地的猛士."

"向討伐隊通達就說地龍谷深處居住的《森林居民》並不是惡魔,不得對他們發動攻擊,我想這樣說也沒有問題吧.而且森林里確實有透明的魔物,所以喊討伐隊狩獵那個就行了吧…….如果擔心傭金的問題就由我方來出."

"唔……."

再添一把柴.

"斯佩爾德族自古以來就暗中守護著這個國家.現在也不求什麼回報,只想在這個國家的某個角落里,誰也不妨礙的生活就好.

……實在不行的話,陛下您要是不願意看到斯佩爾德族在您的國家待著,我安排他們遷移就是了."

"……你,似乎很袒護斯佩爾德族呢."

"小時候,被他們救過."

聽我這麼說,王又托住了下巴.

他在看一邊的文官,文官在向他示意時間要到了吧.

差不多有15分鍾了嗎?

"拜謁時間已到,謁見者請退下."

"請考慮下,這對這個國家很重要!"

我最後盡力懇求,向前邁出一步低頭行禮.

"……休斯,山德!"

王發出號令,兩名士兵走上前來.

一個留著神聖羅馬皇帝胡須的士兵和一個馬臉的士兵走上前來.

這是要把我趕出去吧.

雖然順利的表達了我的意見,但是我還是太唐突了…….

這次是失敗了.

下次再…….

"跟著這個人一起去確認一下."

"啊!"

聽到這話,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的嗎?"

"士兵跟你去吧.但是一旦發現你說的是謊話,討伐隊就會接踵而至."

看來是有些相信我了吧,所以派士兵前去.

先不急于斷言,用自己的雙眼去確認事實得出結論.

真是好國王呢.

這是每天都聽上訪的緣故嗎?

比堅利魯王國對龍神集團的信賴度上升了呢.

"多謝您.感激不盡."

最後,我低下頭由衷地表示敬意.

總覺得這次特別的順利呢.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5話 職員會議與星期天     下篇: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7話 學習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