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三卷 青年期 決戰篇 web版 第二百五十八話“轉捩點5”  
   
第二十三卷 青年期 決戰篇 web版 第二百五十八話“轉捩點5”

帶著兩名士兵我返回斯佩爾德族的村莊.

有他們跟著不能用轉移魔法陣,所以改乘馬車.

花一天的時間到了第二大城市伊雷魯.

在那里留宿,順便和多勒尚彙合.

情報屋那沒能打聽到關于基斯的消息.

沒有得到相關的情報無需氣餒,但是也得盡快弄清基斯的去向.

又是花了一整天我們到達了地龍谷村.

村里還是那麼熱鬧,老奶奶精神抖擻地驅逐著傭兵.

距我們上次到達村子已經過去了有10天了吧,她一直在這麼做嗎?

想跟老奶奶說"沒事了,森林居民安全了",但是時機不太對,還是等討伐隊解散後再說吧.

天色已晚我們又在村中住宿了一宿.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向森林里進發.

"請堅持下,早上出發在日落時就能到達."

"嗯,快點趕路吧."

"……已經很累了."

兩個士兵抱怨有點多.

休斯.

他蓄著漂亮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胡須,和在王城接待過我的士兵長相很相似.他們是兄弟吧.

他們只是聲音和說話方式不一樣.

他給人的印象是冷淡,粗野.

還有性格什麼的急躁,總之是不喜歡等待的人.

在旅館中我本來想為他們支付住宿費用,可在我還沒來得及開口他就連的我份一起付了;路上剛想說要點篝火他已經開始拾柴了.

遇到魔物襲來,他也是一言不發的就沖上去了.不過魔物都被我收拾了,讓使者受傷可不行.

山德.

他是一張長臉,說實話就是一張馬臉.

性格比休斯好太多了.

臉上總是掛著穩重的笑容,魔物出現時連劍都不拔.

但是我們之間沒怎麼聊過天.

不到必要時,一語不發.

但是好奇心很旺盛,見到我無詠唱使用魔法顯得很吃驚,難得的開口問這問那.

他雖是士兵裝束,搞不好是魔法師吧.

"……"

不過山德總是向我投來意義不明的視線.

感覺就像是在估價一樣.

似乎被他時時監視著,不過這也沒辦法.

我突然冒出來要求停止派遣討伐隊.

他跟我出發前被命令了要留意我的一舉一動吧.

他們對我保持警惕這個我能理解.

但是為什麼呢?

我總有個奇怪的感覺.

他們似乎更警惕的是多迦.

多迦是個外表很木訥的人,我不認為那是裝出來的.

有那個必要嗎.

"斯佩爾德族人的性情都不錯呢.雖然有些粗魯,但是只要你好好的跟他們講道理他們就會誠心的跟你交流.順便提一下孩子們特別可愛."

我在路上積極向他們介紹斯佩爾德族的優點.

"……我們又不是是孩子了."

"這個我明白啦.放心他們會好好接待你們的."

他們對斯佩爾德族還是抱有疑慮呢.

就算斯佩爾德族熱情的設宴款待我們,他們對吃不吃斯佩爾德族的食物還是會有疑問的吧.

不過因為村子最近瘟疫肆虐,所以宴會已經停辦了.

但是,幸運的是阿斯拉的醫師團帶來了食物.

雖說阿斯拉的食品可能不合他們的胃口.

總之,這次斯佩爾德族村之旅我一定要讓游客心情愉快的回家.

地龍谷到了.

眼前出現了兩座橋.

"什麼會有兩座橋?"

"擔心原來的橋不安全,所以用土魔法做的."

"哦……那麼,我們走哪座?"

"這邊."

我示意走我做的橋,休斯立即飛身而上向對面走去.

連扶手也沒扶,無視危險毫不遲疑得向對面走去.

一點不害怕嗎?

看來沒有.

我緊隨其後,山德跟在我的後面,多迦走在最後.

"請,注意安全."

我先過的話,就算他們不慎失足我也可以救助.但是這個休斯還真是心急呢.

真像艾麗絲.

也許休斯也一樣是劍神流的吧.

"這下面有地龍嗎……"

回頭看是山德在一邊看著下面一邊嘀咕.

"山德先生是這個國家的人,竟然不知道這事?"

那是應該的吧?

把自己國內名勝都轉個遍的人並不多見.

何況,這里可不是旅游勝地.

不過這個國家的士兵應該是不會進入這個森林的吧.

就像阿斯拉王國的士兵不會去登東方的紅龍山脈一樣.

"盧迪烏斯閣下,您既然是龍神奧爾斯蒂德的部下……那麼和地龍戰斗過嗎?"

"沒有."

"用路上展現的魔法能戰勝地龍嗎?"

山德的聲音有些發顫.

是在害怕地龍突然從這谷里爬出來發起襲擊吧.

這個谷深不見底,總覺得有什麼隱藏其中隨時會沖出來的感覺.忍不住浮想聯翩不舒服的感覺膨脹開來.

"請放心吧.被一群地龍攻擊我是不能對付,但是一只兩只沒有關系的."

"是嗎……"

"喂!快點!"

我們交談時,休斯已經渡過了橋在橋頭等著了.

為了追上他我們加快了速度.

"斯佩爾德族的村子就在橋過去不遠."

那里將是正式的表演的舞台.

斯佩爾德族參觀旅游團.

導游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領隊多迦.

游客兩名.

"斯佩爾德族村只有一個入口.入口為了防備魔物侵入會有兩名守衛.托斯佩爾德族特殊的感官的福,沒有生物可以潛進來.當然他們也已經發現我們接近中.不過不用擔心,他們是很友好的民族."

"…為什麼說這個?"

"解釋一下."

休斯一臉啞然的表情,看來沒理解我說的.

正是為了幫游客了解情況才會有導游這個職業的.

導游就是做介紹工作的嘛.

"那就是入口了.能看見了吧?那就是斯佩爾德族.雖然森林里光線不太好,但是那邊斯佩爾德族人臉正朝著這邊呢."

看向我手指的方向,兩人一下僵住了.

那里是真正的斯佩爾德族人.

"……頭發.真的是綠色的呢."

"是呢.但我覺得沒什麼可怕的吧.你們不是和紅皮膚頭上長角的鬼族關系很好嗎?斯佩爾德族除了頭發有些特別其它都和人族一樣的.當然人與人之間肯定還是有差異的.大家和睦相處就好,帶有成見的對待別人別人也會討厭你的吧.這里請跟我走,親眼見證下吧."

說著我徑自走向一個門衛.

首先必須要讓他們明白斯佩爾德族不是什麼惡魔種族.

發展人際關系的第一步是笑容滿面的向別人打招呼這樣才會得到別人笑容滿面的回應.

我舉起手向門衛打招呼:

"熱烈歡迎吧!"

"……?"

門衛也舉起了手,但滿臉狐疑的望向旁邊的同胞.

真沒禮貌.

哎,看來我嗨過頭了.

"麻煩了.我帶比堅利魯王國的使者來了.現在想帶他們進村子里去煩請通報一聲."

"……進去吧,瑞傑爾德打過招呼了."

"是嗎.還是跟族長也說一聲吧."

"好的,我現在就去."

門衛向村子里的深處跑去.

"那麼請吧."

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村里我領著游客進入村子.

休斯和山德臉色凝重的跟在我後面緩緩進入村子.

果然他們還是很緊張啊.

為了讓他們舒緩下神經,我故意放慢了腳步慢慢走.

"前些日子這里才爆發過疫病,不過放心人族不會感染."

其實是不是真正的是傳染病我還是不敢確信.

雖說索卡斯草藥到病除,但究竟是維塔還是疫病還無法確定.

說是不會感染,但是我就被感染了,一個月左右的話整個比堅利魯王國就會陷入大失禁中吧…….(嘴對嘴就能傳播的病還知道《大失禁》是什麼的說明你很純潔)

不過俺認為斯佩爾德族不會把病傳染給不認識的人.

"這邊正在准備飯菜,快到吃晚飯的時候了.那邊是田地,那兒正在進行著獵物的解剖.正在被解剖的就是能透明化的魔物.我們來的路上沒被襲擊所以只能口頭解釋下透明狼被擊斃後一會就會顯出原形.總之,透明狼除了斯佩爾德族別的人很難狩獵."

長老們還是做了一些准備吧,總之我帶著旅游團在村子里到處轉著並作出了解說.

沒有接觸過斯佩爾德族的人.

斯佩爾德族的人也沒有誰主動過來接觸……都在遠遠的看著,斯佩爾德族人對士兵有很不好的回憶吧?

不,這樣的情景是哪里都有的平靜的鄉村風光呢.

沒什麼沒問題的.

"……還有米莉斯教團的人啊."

"旁邊那是長耳族."

突然看到克里夫學長和艾莉娜克瑞絲在一起說著什麼.

克里夫學長正拿著本子指著什麼邊走邊說,在尋找病源吧.

"啊,正是他找出了斯佩爾德族的病因呢."

"嗯?米莉斯教接受了斯佩爾德族?"

"也不是米莉斯教的全體,但是一部分魔族迎合派是樂意和平相處的.至少,比堅利魯王國的米莉斯教會沒有要派出軍隊來進攻斯佩爾德族的意思."

"……"

"做個彼此介紹嗎?"

"不必了."

克里夫舉手打了個招呼,劃了個十字,然後雙手交叉到胸前.

他在這個村子坦然的生活著的事情有助于確認斯佩爾德族的是安全的種族吧?

"……"

我偷偷瞥了一眼休斯和山德還是嚴峻的表情.

還需要什麼證據嗎……?

"……啊.請看對面來的斯佩爾德族的孩子."

拿著球的孩子們一邊尖叫著一邊從我們腋下穿過.

"尾巴很可愛吧?那個尾巴就是斯佩爾德族人人都用的槍.孩子在哪都是最可愛的.你們覺得呢?"

我目送著孩子們的背影說著,兩個士兵卻看向了相反的方向.

他們討厭孩子?

還好,不是吧.

他們看向的是孩子們跑過來的方向.

在那里站著一個戴著黑色頭罩身穿白袍讓人覺得毛骨悚然的男人.

夕陽中,宛如地獄惡鬼一樣的身姿確實像是惡魔.

"…….!"

驚惶的休斯瞬時握住了佩劍,見此情景我慌忙站到他的身前.

"啊…那人不是斯佩爾德族的,不用緊張."

"……不是斯佩爾德族,那他是誰?"

"我的上司,龍神奧爾斯蒂德.確實呢,我老板這裝束乍一看還真是讓人寒毛直立呢.不過他沒有要和貴國敵對的意思,這邊的事情一結束他就會離開的."

"……這樣啊."

奧爾斯蒂德盯著他們看了幾秒,突然轉身離去.

同時,兩個士兵大大地松了一口氣.

果然,在這種時刻,奧爾斯蒂德的詛咒會起到壞的作用呢.

不對哦.應該說看過了奧爾斯蒂德再看斯佩爾德族村民們,就更能明白他們不是惡魔了吧.

"斯佩爾德族男子大多都是戰士.整個村子超過一半都是沒有戰斗能力的婦女和孩子.請拋棄成見,用你們的眼睛確認下情況.他們像是惡魔嗎?"

在看到了奧爾斯蒂德之後這麼說,我根本就是把老板當成惡魔的標准和斯佩爾德族做比較.

之後還是去道個歉吧.

"……看不出來呢."

山德淡淡得說到.

"那就是龍神嗎?總之這個村子和到處可見的普通村子一樣呢."

"是啊,和我的故鄉也很像呢."

山德的話,休斯也贊同了.

奧爾斯蒂德有效嗎?不知道啊.

但是,總覺得他們印象不壞呢.

這時起先在門口遇見的門衛跑來過來.

"族長想見你們."

"好的.那麼二位請往這邊來,我給你們介紹長老們."

至少族長是有所准備的.

我懷著期待的心情引導兩人前往族長的大屋.

長老們在一個村里略大些的屋子里接待了我們旅游團全員.

他的大屋還在做著診療室.這個就當是臨時措施吧.

等著的有三人.

長老議會里的二人和瑞傑爾德.

其他兩人還在養病中吧.

瑞傑爾德身邊坐著的是諾倫.我們進來時,她為我們端上了茶水.

我的妹妹真是個細心的孩子呢.

不,以前沒這麼能干.

這是在學校接受教育的成果吧.

"那麼盧迪烏斯閣下,我們從哪里介紹起呢?"

"介紹下斯佩爾德族曆史以及現狀.對國家的期望吧."

"我明白了."

小小歡迎儀式看來很有用,整個會談得以平靜的進行.

以前的事,現在的事.

還有關于今後的事.

誰也不用被殺,大家和睦的生活.

就這樣斯佩爾德族族長那卑微的願望親口傳達給了士兵們.

不知不覺間士兵先生們身上的氣氛也變得輕松了.

是由于他們至今的所見所聞吧.

瑞傑爾德也一副毫不警戒的樣子,也是為了讓士兵們不緊張吧.

"我明白了,我會如實地轉達給陛下的.請放心吧."

最後隨著山德這麼說會面結束了.

士兵們決定住一晚,明天一早就回去複命.

多勒尚和多迦住的屋子.

今天士兵們和我還有多迦一起住.

順帶一提諾倫一直住在瑞傑爾德家.

她和瑞傑爾德很熟的.

或者她是在追逐保羅的面容嗎?

"覺得斯佩爾德村怎麼樣?"

睡前我詢問兩位士兵.

"取得了想要的成果呢."

"嗯."

士兵是很高興的相互點頭.

"總是聽說斯佩爾德族是惡魔的種族……親眼驗證後完全不一樣呢."

"很普通的村子,飯做得倒是很好吃."

"透明狼,看不見的魔物還真是難以置信呢."

"但是森林異樣的安靜,比首都附近定期狩獵的森林還要安靜呢."

"這樣看來狩獵透明的魔物是真的呢."

兩人在睡前一唱一和的誇著村子.

斯佩爾德村參觀旅行大成功.

翌日,送兩人返回首都.

我想再讓他們呆兩天以便看到透明狼的實物.

"不,要趕快回去報告陛下終止討伐隊的派遣."

為了這個,所以要馬上返回嗎?

真是來去匆匆啊.

無論如何轉移魔法陣的事情還是不能泄露.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嘛.(百度的神翻譯原句:急いては事を仕損じるとも言う)

事情按部就班的來才能得到最好的結果嘛.(這句直翻句意很僵硬:変な所でミソがついては敵わないからな)

所以我向瑞傑爾德通報了"我送他們出森林"之後,便陪著他們離開了村子.

暫且,斯佩爾德族算是安全了吧.

現在該關注基斯了.

還有鬼神和北神的行蹤也值得留意.

基斯早就逃出了這個國家,去別的地方了吧…….

考慮到他很可能去接觸劍神,真是這樣的話,希露菲就危險了.

希露菲現在怎麼樣了呢?

希望她平安無事的和劍神接觸.

艾麗絲那沒問題吧?

發生什麼事就不妙了.

但她和洛克希在一起應該沒事吧.不過她偶爾會犯傻所以還是有些擔心.

愛莎的話……總覺得她不會有問題的.

"……只有你一個人護送我們回去嗎?"

我這邊胡思亂想著,那邊走在我前頭的休斯回頭突然問道.

"誒?"

抬眼四周張望.

休斯,山德,我.

"那個騎士嗎?在我們出來的時候還在睡呢."

山德說道.

我完全沒注意到呢.

多迦塊頭雖大,但實在無足輕重.

這會,還在睡懶覺吧…….

"哦.嗯……沒事.我一個人當護衛應該就夠了."

"……"

"……"

此言一出,兩人面面相覷.

那個沒問題啦.

回去的路上,只要不是撞到基斯帶著鬼神什麼的出現……那種事,就沒問題啦.

不過真那樣的話有沒有多迦都是一樣的吧.

可是他們似乎很不放心只有我一個人呢.

我做個土堡(地球堡壘)把兩人罩住在里面等著,去把多迦叫來嗎?

用得著回去和他彙合嗎?

…….

"走吧."

突然眼前豁然開朗.

又到了地龍谷.

兩座橋並排在那里.

太好了.

只要過了橋就很難遇到透明狼,那邊就安全了.

移動到那邊後,再等多迦來彙合吧.

"我先."

休斯理所當然般的走在最前頭,我緊隨其後,山德走在最後.

我擔心他們倆掉下去,所以我走在最後面比較好吧.

這樣他們就算失足我也好援救他們,但已經這樣了我就只能多注意下身後的山德了.

突然休斯在橋上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

我問道.休斯回過頭來.

漂亮的胡須對應的是一張不相稱的沒有表情的臉.

"喂,你來吧."

他看的是我後面的山德.

我回頭看向山德,他聳了聳肩.

"不,還是你來吧."

什麼啊.

他們啥意思.

"那個,有什麼話過來橋再說吧?"

"誒?哎……"

休斯重重的歎息了一下左手伸向了右手.

在我看來他似乎是在把指甲從手上剝下來.

休斯慢慢的將一個像是假手的手套從手上拉下來.

"本該是很容易曝光的事情呢."

我心跳加快了.

休斯手上顯出一個我也有的東西.

那是,和我戴的一樣的戒指.

"我被有識別眼的克里夫·摩爾看到的時候可真是忐忑不安啊.如果不是這個手套的話就被識破了吧."

我回頭望去.

山德也把手套摘了下來.

他的手指上也有一個戒指.

那是我很熟悉的戒指和我戴的一樣的戒指.

阿斯拉王國流傳的改變臉的魔道具.

"哈哈……無聊的鬧劇,肩都酸了."

休斯一邊說著一邊摘掉了戒指.

眼前的臉發生了變化.

一個沒有胡子四十多歲男人的臉.

那是和語調很相配的像是狼一樣的透露出凶狠的臉.

完全是另一個人.

"……基斯的留言'魔道具不止一個’呢."

循聲回頭.

山德的臉也發生了變化.

不再是馬臉.

而是一個稚氣未脫的黑發少年.

也完全是另一個人.

"還真是遺憾.本來期待著正面一對一的較量呢……"

說不出的感覺.

只覺得是個性格開朗的人.

休斯和山德,兩人身上瞬時爆發出驚人的殺氣.

"基斯還說了'在狹窄的地方就能阻止前輩使用王牌了'.不過真沒想到你不但自己走到這種地方,還會讓自己陷入被前後夾擊的情形——."

"誰啊——你們."

我艱難地擠出了這句話.

雖然已經猜到對方是誰.

但是不經大腦的問出來.

"劍神流卡魯·法利昂."

"北神卡爾曼三世亞曆山大·萊克巴."

兩人同時報上名來.

劍神卡魯·法利昂.

北神卡爾曼三世.

基斯同時派出的兩人.

敵人.

這兩個是敵人.

我確信的同時把手按向了腰間.

那有召喚魔導鎧《一式》用的滾動卷軸.

但是手臂沒有動.

我看著右臂從根部被整齊的切落.

右臂就這樣撞到橋上後直墜谷底.

這時看到了休斯——卡魯·法利昂擺著拔劍的姿勢.

被他斬斷了!但是注意到的時候太晚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遲來的劇痛我不由自主的想用左手去按住傷口.

不行.

左手動不了.

不是不動.

是沒有了.

視野中看到我的左手也跌落谷底.

"哎呀.原來長這樣的啊.很帥啊,比剛才好看多了."

手臂掉下,所以戒指的效果沒了嗎?

卡魯看著我的臉笑道.

"'砍掉前輩的雙手,就能阻止他施放魔法.’"

山德補充說道基斯的留言.(サンドルが山德其實就是アレクサンダー亞曆山大的縮寫)

血從兩肩噴出.

確實不能.

施法不能.

手臂對于魔法施放宛如是電路一樣的存在,沒有手臂就沒發施法.

"但是,不這麼做也能贏吧?"

"基斯一再提醒不可以正面和他對決呢."

"我可不這麼想,就算是有北帝多迦護衛,我們也沒輸的可能吧."

魔法沒手腕不能施放.

靈光乍現.我突然明白該怎麼向魔導鎧輸送魔力了.

"誒?"

腿部魔力輸出,猛地向後退去.

對著山德沖去.

目地很簡單.

從他腋下溜過去,進入斯佩爾德族村子就行.

"——啊!"

背上感到了沖擊.

被什麼斬到了的感覺.

將魔導鎧《二式改》像黃油一樣輕松切開的光之太刀.

我被一刀兩斷了……的感覺.但是感覺背上的沖擊有些奇怪.

這樣想著我整個人浮了起來.

下墜.

天旋地轉中窺見已經斷裂的橋上卡魯和亞曆山大正看著我.

啊,哦.由于《二式改》的全力輸出,橋已經被我踏斷了.

一下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墜落了.

沒有手所以什麼都沒法做.

渾身因為失血而變得無力.

一種恐懼感洶湧而上.

——死.

想到這時,猛烈的沖擊傳來,意識中斷了.

"哎呀呀……掉下去了."

望著盧迪烏斯落向的谷底,卡魯·法利昂歎了口氣.

亞曆山大也看了看谷底,顯得詫異得皺了皺眉.

"卡魯先生,最後那一擊手下留情了吧?"

"笨蛋……啊你."

卡魯舉起了手中的劍,已經從根部斷掉了.

懂的人一眼就看得出來.

這是比堅利魯王國給正規軍分發的制式武器.

但也不是砍個人就會折斷的劣質品.

"那家伙的鎧甲比想象的還硬呢……"

卡魯·法利昂是這個世上擁有最強劍技的人.

和善書者不擇筆一個道理,他要把人斬成兩半不需要寶劍.

本來這劍足夠了,但是盧迪烏斯的鎧甲硬度超乎想象.

特別是砍在背上的那一劍,到現在虎口都在隱隱作痛.

"往常用的劍帶來就好了."

卡魯說著將斷劍扔向了谷底.

"沒辦法啊,常用的劍帶來的話我們的身份就曝光了."

亞曆山大也俯瞰了一眼谷底,將腰上系著的比堅利魯王國正規軍用劍扔了下去.

"怎麼辦?要不要下去給他最後一擊?"

"……那個.沒了雙臂沒法施放魔法,應該沒辦法活命了."

"確實地底有龍群."

"他本人也說過一只,兩只還行,龍群就沒辦法了."

想到盧迪烏斯的原話,亞曆山大便斷定了.

更多是覺得沒那個專門確認的必要吧.

"最大的阻礙除掉了……現在怎麼辦?"

"很期待和奧爾斯蒂德戰斗呢.那個盧迪烏斯我讓給你了,所以奧爾斯蒂德就讓我先來吧?"

兩人渡過崩塌的橋,向回走.

像是什麼都沒發生式的聊著天向著比堅利魯王國首都進發.

"啊?你只是想提升列強排名,所以還是我先來吧."

"錯了喲.我不是想提高排名而是想成為英雄.成為超越父親的英雄,超越父親的北神卡爾曼."

"哈哈."

沒有人在後面追擊他們.

即使擁有第三只眼的斯佩爾德族也沒人看到橋上那一幕.

剛剛經曆了疫病折磨的他們,暫時放棄了出外狩獵.

不過就算看見,也無力阻止這兩人在橋上的襲擊.

"誰搶先也沒必要,到時候在戰斗中視情況而定吧."

"嘖嘖……真是急死我了."

這樣對話中,卡魯·法利昂和亞曆山大·萊克巴身影消失在森林深處.

山谷又被寂靜覆蓋了,只剩下崩塌的橋.

是的,只剩下了無邊的靜謐.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6話 大小姐十歲     下篇: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8話 誓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