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三卷 青年期 決戰篇 web版 第二百四十九話 地龍谷底  
   
第二十三卷 青年期 決戰篇 web版 第二百四十九話 地龍谷底

醒來,在白色的空間.

我,我成了前世的身材,無力感陣陣襲來.

久違的感覺啊.

伴隨著這感覺,一種失敗感油然而生.

我輸了.

被瑞傑爾德這個誘餌吸引.

因打倒了維塔而放松警惕.

從到比堅利魯王國那刻起就被基斯料定了必然會去的地方.

結果,我將北神和劍神帶進來給自己掘墓.

最終,落入被他們前後近距離夾擊的狀態.

回想一切不由歎息.

"……"

一切如基斯所料.

我都不知道的事情——把肩膀整個切落就沒法施放魔法.

地點的選擇絕佳.

《一式》在橋上是沒法召喚的.

所以預先就計劃好了在這樣的地方襲擊我.

召喚現在雖說靠洛克希做的系統不用布置魔法陣也能辦到,但是那是基斯沒有對策的情形下….

用二式改和那兩個人交手也一樣會輸吧.

不過那兩人似乎也沒有想到二式改能夠踏斷橋.

但是,這樣想想一開始就該往下逃的…….

"……"

結果,基斯藏在哪里?

難道是化裝成了比堅利魯王國的國王?

但是聲音不同……不過基斯的話,應該會變聲.

現在的他應該會得意洋洋地說感謝你的幫助什麼的吧?

等等.

要說奇怪的話,多勒尚也很奇怪.

聲音,臉還有體格都和基斯有相近之處.用魔道具或是魔力賦予物的話,這都是能改變的吧.

他最初就潛入了阿斯拉王國,把黃金騎士團團長給拘禁了吧.

從那非凡的情報收集手段來看很有可能呢.

"……"

就算是最近也遭遇了很多次呢.

把夢做為精神攻擊的手段.

冥王維塔就是個中高手呢.

嗯?難道說你也是史萊姆一樣的身形?

那個總是打著的馬賽克其實就是為了隱藏這個身形的秘密嗎?

"……"

哎,喂.

也該說點啥了吧.

別老讓我一個人像傻瓜似的說單口相聲.

別人輸了的話,一邊嘲笑著一邊炫耀你的智慧,那不就是你唯一的樂趣嗎?

過來邊拍著我的肩膀,邊對我說你很頑強你盡力了可是還是我贏了或者說可惜了你跟錯人了什麼的.

過來啊,最後再來踩上兩腳啊.

"……去死吧!"

所以,我死了啊.

誒?怎麼了人神醬.

今天總覺得馬賽克後面在發脾氣.

似乎很失落呢.

"你的行動改變了我的未來."

廢話,我不就為此一直行動著的嗎.

"我自己的未來一直可以看見的.從來,從來我都能看到自己的未來."

啊,知道呢.

未來視嘛.

但是只能看到三個人.

哦,第三個人就是自己,所以一直看著嗎?

"三個人?比那多的多.但是由于一直要關注著自己的未來所以只能再關注著三個人."

……由于要看著自己的未來所以大部分力量花在了自己身上嗎?

"我的未來現在是一片漆黑,突然一瞬間暗了."

前途一片黑暗啊.

"最開始我的敵人只是奧爾斯蒂德.但是奧爾斯蒂德只是條雜魚.那個沒頭腦的笨蛋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我絕對不會輸給他的."

把他當成笨蛋嗎…….

啊,奧爾斯蒂德聽到也稍稍會感到泄氣呢.

也是,這段時間他面對斯佩爾德族的事情也只能保持沉默呢.

不過我也一樣沒臉說他呢.(指被暗算的事吧)

"但是有那麼一瞬間奧爾斯蒂德的身邊突然出現了一個男人,我完全不知道從哪來的男人.恐怕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吧.那時我的未來也只是有點暗淡而已."

難道說那就是七星的男友嗎?

名字是……不記得了.

"但是,馬上又有其他的人加了進去.一個女孩子.然後我的未來完全歸于黑暗,一切安靜下來."

"你每次行動後奧爾斯蒂德身邊的伙伴就增加."

"而我的未來就隨之變暗一些."

"現在我的未來一片漆黑."

那麼,我到現在為止所做的事情都沒有白費了?

"不.全是白費勁,一切都是徒勞的!"

好不遺憾啊.

但是,既然已經死了,那就什麼事也做不了呢.

"你死掉的話,一切還來得及改變.反正是一個人改變的未來,把命運強的人殺掉就全部結束了.到現在為止,我這麼做一直是成功的."

嘛,要不我現在乞求你饒命怎麼樣……?

嗯,要不我跪下來乞求你放過我的家人如何?

哈,現在這樣已經不可能了呢.

"去死吧!"

"去死吧!去死吧!"

喂,喂,小學生嗎?去死去死的亂嚎.

"快死吧!盧迪烏斯!"

當聽故事吧.

醒了.

睡醒心情一下變糟.

這樣啊,被人當面喊著去死去死,心里還是不舒服的呢.

不過嘛,我也知道人神雖鬧著要殺死你,但是也只能靠這個世界上的人幫他動手.

怎麼說呢?

堅持不自己動手的典范.

只會躲在窩里下指示.

卑劣的家伙.

但這樣的話.

"我還活著吧?"

確實我真以為自己死了呢.

魔導鎧《二式改》雖能施放很高的魔力.

但是我還是摔暈死過去了.

而且從那個高度落下,我可不認為能承受得住那麼大的沖擊.

摔下來之後還能活著實在不敢相信.

有什麼抵消了下墜的沖力吧.

但是樹木什麼的也沒看到啊…….

無論如何真是托了保羅先生的福,托了簡妮絲女士的福,為我生了這麼結實的一副身體.

"……"

周圍好昏暗啊,是在洞窟里吧?

突然覺得身上傳來違和感.

總覺得身體有哪里不對勁呢?

腹部器髒,還有肘以及…….

"誒?怎麼回事?"

劍神砍下後掉下山谷的手臂不知為何緊挨著我.

我記得我沒有自我修複功能….

這樣想著我看了看一動不動的手.

"啊!這是怎麼回事?"

我的手漆黑.

整條都如黑曜石般的手臂.

但是能按我的意志自由活動.

視線順著手臂上移,黑色的手臂連著肩部像是植物一樣的紮了根.

有點不美觀.

這時我注意到魔導鎧二式改已經被脫掉了.

腳部的零件也脫去了.

全身只穿了一條褲衩.

順便一提全身纏滿了繃帶.

側腹周圍正在向外滲血.

誰給我做應急處理?

看來是被不會治愈魔法術的人解救了呢.

難道這個手臂也是托了那人的福…….?

"……啊"

旁邊我的衣服疊好放著.

更重要的是還有個手臂和衣服並排放著.

被砍下來的右臂.

啊,這個是我的右臂呢.

這麼一看龍神手鐲還挺合適這手臂的.

"痛……"

我急著想向那邊移動結果渾身劇痛.

馬上用治愈術給自己療傷.

療完傷後移過去把斷臂上的手鐲取下來套到黑色手臂上.

效果……還在吧?

"這里是哪里呢?"

自言自語著試著立起了身.

掌上施放了火魔法照亮了四周.

五米見方的一個空間,四周都是土牆.

從有頂部來看還是在洞窟里吧?

洞窟最深處,有什麼布鋪在地面上,開始我躺在上面吧.

這個布……還有斗篷.

"……"

確定了洞口,我向洞口走去.

洞窟道路曲折,但能看到光線.

出口.

可是出口似乎被什麼人堵住了.

巨大的背影.

和同樣覆蓋全身的巨大的鎧甲.

他在我靠近時慢慢回過頭來,將頭盔上的護面具撥了上去.

眼熟的臉呢.

"多迦……."

"…….是."

"你救了我嗎?"

"……看墜橋,馬上跳下.盧迪烏斯暈了.想要,但是,鎧甲脫了.帶這里,包紮."

為了幫我,躍入了如此深谷…….

嗚嗚,對不起啊多迦.

開始一直都在小看你.

"那個太謝謝你的救命之恩了.對不起一個人時太粗心大意了."

"……那.多勒尚的命令."

多迦這麼一說露出松口氣的笑容.

是吩咐他一直守護我,幫助我嗎?

那多勒尚是好家伙了?

要兩個人日夜保護的我果然是個笨蛋.

"這手臂也是你弄的?"

我舉起黑色的左臂,多迦搖了搖頭.

"找到盧迪烏斯時,已經結繭了.後來,繭長成手臂."

……?

繭嗎?繭長成了手臂.

變成手臂的繭那是什麼啊?繭?

就這樣像繭一樣粘在身上就生成了手臂嗎?

看我思索的表情,多迦露出了抱歉的神色.

"原來的手臂,一條,找到.另一條,找了,沒有.被吃了,對不起."

"啊,沒事,沒關系."

治愈魔法再生就好.

……但是這個黑色的手臂要取下來吧.

"這里是哪里?"

"谷底,最深處."

"是嗎……過了多久了?"

"不知道,這里,太陽,照不到.兩到三天過去了吧."

這麼說著多迦移動下身子.

于是光芒躍入我的眼中.

淡淡的青光.

洞窟之外,發光的苔蘚和蘑菇一樣的東西十分茂密.

照亮了四周.

洞穴的入口堵著三具尸體.

背上有殼像是恐龍一樣的生物.

地龍.

不知為什麼三具尸體會堆在一起.

"……這個是你?"

"啊.我,盧迪烏斯,保護."

確實多迦手上巨斧沾著血跡.

地龍的血.

這真是他一人打倒的嗎?

真厲害.

我小看了多迦.

咦?是北神還是劍神說呢?

"你是北帝吧?"

"是.師父,說算是,但是,不成熟.魔物,打倒,擅長."

哪個豬頭說的多迦是沒用的家伙.

亞麗艾爾這不是好好的把能用的戰力派來了嘛.

啊,抱歉,正是本人.

"是嗎?……真厲害."

"是."

他高興的笑了.

但是,多迦是北帝的話…….

"多勒尚是?"

"……我,不能說."

"是嗎?"

嗯,這種事情.

回去後慢慢問吧.

"那麼,先從這里逃出去."

總之,先得回去.

劍神,北神.

敵人很強大,而且隱藏蹤跡.

或許,我出事的事情,我們這邊還沒人知曉吧.

既然他們是敵人的話那麼討伐隊就會來了.

是那家伙出于毀滅斯佩爾德族的考慮派來的吧.

可能會有100到200人吧.

那個里面有北神和劍神隱藏其中的話就得另當別論了.

必須阻止.

"……先去我掉下來的地方,把鎧甲回收了.也許還有可以用的卷軸."

"是"

多迦點頭之後就立刻出發.

我看到了一個可靠的背影.

魔導鎧很快就找到了.

途中遇到了兩次地龍的襲擊.

都被多迦一擊斃命.

只一擊.

多迦靜待著地龍沖過來,到了適當的距離大斧一揮,將地龍頭打爛.

真是可靠.

回想和透明狼戰斗時他用手就止住了對手,沒有力氣那可是辦不到的.

嗯,多迦可以應付的.

"嗯…"

魔導鎧差不多斷了.

特別是背部的滾動推進器遭到了毀滅性的破壞.

滾動軸全部切成了兩半.

而且我的血飛濺到了卷軸上,一塌糊塗.但是這個還是得收回.

洛克希好不容易做出來的…….

面對劍神的話就是用魔導鎧做防具也沒什麼用吧.

但是,劍不是好劍.

劍在砍入的中途被鎧甲擋住折斷了.

看來只是普通的劍.

卡魯·法利昂據說有多把魔劍吧,這次為了偽裝沒帶在身邊.

如果是那家伙的愛劍的話,別說鎧甲了,連我也砍成兩半了吧.

真是個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

不過真帶著那樣的魔劍奧爾斯蒂德和克里夫都會發現的吧…….

"這個已經沒用了."

把洛克希專門為我做的滾動推進器就當沒有過一樣棄置不顧吧.

可那時洛克希好不容易為我做出來的…….

至少,先收回去吧.

鎧甲的本體還能用.

手臂還保留了部分零件,腳的部分完好無損.

稱不上完美….

但是魔導鎧的滾動推進器沒法用了還是令人心痛啊.

和那兩人戰斗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回到了斯佩爾德族村的話,馬上返回事務所去拿預備的吧.

有那個閑暇就好了.

"……啊?"

從魔導鎧的滾動推進器上取下斷劍的時候,"嘭"的一聲一個卷軸掉了下來.

不,不是卷軸.

是箱子.

因為推進器中剛好有空間,所以順勢放進去的箱子.

差不多國語辭典的大小.

刻有不祥的宛如惡魔的圖案,仿佛打開就會被詛咒的箱子.

"阿道菲,給的箱子……"

被逼到走投無路時才能打開的箱子.

劍深入到了這個箱子時折斷的.

盒子有個被砍進了大半的缺口.

"……"

我戰戰兢兢地地打開了盒子,想看看里面有什麼.

什麼都沒有.

空空蕩蕩.

咦,盒子里刻了些什麼.

"這個黑色的肉塊是不死魔王阿道菲的分身.能在陷入絕境時保護持有者,好生保存吧."

黑色的肉塊…….

我看向了手臂.

……那麼是這個手臂嗎?

我不曾打開過,但是這個被卡魯·法利昂砍開了.

所以覺察到了我的危機,承受了我下墜的沖擊,寄生到手臂上,還給我止了血…….

是這樣吧……?

"阿道菲大人……謝謝!"

不可能有回答.

但我確信,在心里我對那位暴力魔王感激涕零.

面向東方,行跪拜禮.

現在她還在向這里移動的途中吧,到時見面一定奉上美酒當做為謝儀.

"那麼,回去吧."

戰斗已經迫近.

必須早日還家

現在就剩輕輕松松的爬懸崖了.

土魔法使用拾階而上,隨著逐步的升高離開了有苔蘚和蘑菇的地帶,周圍一片黑暗.

在黑暗中,地龍群向我們襲來.

四周是不斷襲來的地龍群.

在如此壓倒性的敵人數量面前,我們不得不重新退到了谷底.

臨時用土魔法做出的腳手架並不穩固,黑暗中襲來的地龍往往有兩位數.

數量倒是能應付,但地龍之所以叫地龍是因為它會使用魔法.

上下左右全方位的刺出土槍,我們無法再向上走.

真不愧是龍.

"嗚……"

多次嘗試都失敗了.

試過用土槍把我們彈射上去,

試過用魔法隱藏身形向上爬,

但都被地龍成功阻止了.

地龍出乎意料地敏捷,還糾纏不休.

我們無論是彈射到半空或是隱藏身形都被攻擊.

而且每次我們撤退它們都死咬不放地追來.

但是,只要我們退到長著蘑菇和苔蘚的地帶它們就會放棄追擊.

看來是不願進入這一帶.

這是因為討厭這種蘑菇還是因為棲息地的問題?

不過還是有幾只追了進來.

絕對安全的地帶這種是沒有的.

"怎麼辦……多迦,你是怎麼下來的."

"……呃.下來,襲擊,不多."

"是嗎…這樣啊."

傳聞中,地龍對上方經過的生物沒反應,但對下方過來的生物很敏感.

我這次算是親眼見識了.

真的是超級敏感.

斗雞一樣的執著.

干脆我用大范圍魔法清除吧.

不行,搞不好會把我們自己給埋了.

谷深的不見天日.

地龍又會土魔法.

就算干掉個幾十只也毫無裨益.

出去後還要和北神劍神對決,現在也不想浪費太多的魔力.

可是,我被困在這的時候,劍神北神的凶刃可能已經揮向了斯佩爾德族人.

也可能揮向的不是斯佩爾德族而是別的什麼人.

至少,紮諾巴是敗露行跡了.

現在說不定已經遇襲了.

心急火燎.

冷靜下來,再急也于事無補.

我用千里眼確認了下情況,地龍正盤踞在谷壁上監視著我們.

"地龍有什麼弱點呢?"

"……呃."

我們無目的的走起來.

托腳下的蘑菇和苔蘚的福,四周並不暗.

來襲擊我們的並不只有地龍,還有和人一般大小的天牛和蜈蚣.

地龍就靠吃這些蟲子為生的吧.

剛才一只地龍就咬著蟲子的腦袋爬上去了.

我不由浮想聯翩,死了之後落下來的地龍,蟲子們聚集到尸體上.

食物在下面,上方又基本沒有敵人襲來.

所以地龍只關注下方也就可以理解了.

地龍的習性只是由于奇特的食物鏈關系養成的.

"……"

但是,走著發現奇怪的事.

"這個谷底的路還真好走."

谷底的路,出其的平坦.

雖說也有被大蘑菇或是滾落的巨石堵塞的地方.

但總體還是很平坦,便于行走.

對這個我總覺得有些在意.

"…是.紅龍的下顎,那樣的."

"啊!"

腦海中唯一泛起的只有和奧爾斯蒂德那溫馨的初遇,糟糕透頂.

對,就是這感覺呢.

紅龍的上顎,下顎,還有聖劍街道.

由于蘑菇和落石一時沒想到是這個感覺.

"這會是誰建的…?"

這些植物吸引了蟲子,而蟲子引來了地龍,是誰故意的…….

對了.

確實把龍帶到中央大陸的是拉普拉斯呢.

那麼這條路也是拉普拉斯做的.

為了什麼呢?

"……"

毫無頭緒.

能不能選擇沒有地龍築巢的地方攀爬上去呢?

不行,剛才已經用千里眼搜尋了谷壁,谷壁上密密麻麻全是地龍隨意挖出的龍巢.

就像是胡同兩邊的居家毫無空隙.

雖不是每個巢里都有地龍,也是非常可觀的數量.

一千?兩千?

特別是小地龍積極地下來覓食.

雖說谷底不像是有大量可供地龍覓食的獵物.

不過這個世界魔物和獵物不成比例也是家常便飯的事情.

……利用地龍在谷壁挖出的巢穴作為立足點向上爬行不行呢?

不過得先要能占住才行.

就算不行,退回這里就好了吧?

地龍谷.

掉下來時被(北神)認為上不去,不過我也小看了(地龍)呢…….

"盧迪烏斯."

"啊,有敵人嗎?"

又有昆蟲襲來了嗎?對著多迦的正側面擺好迎戰的架勢.

那,有牆.

不,不對.

那有一個沒有蘑菇的洞.

洞本身不是向內延伸的.

那個洞很有些與眾不同.

樓梯.

洞里附有樓梯.

向上,不,向下的樓梯.

"……"

看到了這個,下面該怎麼辦.

我一時躊躇.

"誒?"

還沒反應過來,我的手自己動了.

右手手指指向洞口.

似乎在告訴我進去.

"阿道菲大人,這里……?"

阿道菲的分身沒有回答我.

但是,手指.

對了,義手和沒找回來的手臂在一起呢.

"……是呢."

就算繼續向前探索,也沒有能爬上去的地方呢.

這谷到底有多深也不清楚.

這樣一直走到底保不齊最後還是得折回來.

路上奇怪的地方還是先探查下吧.

"下去探索下吧."

"是."

多迦毫不遲疑的點了點頭.

他現在是不是覺察到了什麼.

我們順著黑暗的樓梯向下走.

樓梯盡頭呈現眼前的是一個巨大的祭壇.

真是個巨大的祭壇.

嗯,那個以外怎麼形容才對呢?

蘑菇和青苔覆滿了整個巨大的空間.

兩根巨大的滿是雕刻的柱子立于祭壇下,那是承重的吧.

祭壇是整塊巨石切成的巨大石台,石台壁上鐫刻著像是壁畫一樣的精美裝飾.

壁畫中描繪的圖案是龍嗎?

壁畫的內容很豐富,但是由于光線太暗看不清楚.

總覺得在哪里見過.

是在哪里呢.

"這里是龍族遺跡……吧?"

對啊.

轉移遺跡.

和那里的感覺很相似.

而且這些雕飾感覺和空中要塞看到的也很相似.

難道這里也有轉移魔法陣?

要不要賭一賭運氣.

雖說是不知道去哪里的轉移魔法陣.

我想著走到了祭壇下方.

我們很快的勘察了四周.

主要是看看這個祭壇旁還有沒有其它的房間.

而且阿道菲拉道菲也做出了指引.

壁畫的方向.

壁畫的下面有一個小小的石制架子.

不其實也不小,只是由于在巨大的壁畫襯托下顯得小而已.

沒錯,阿道菲的手指向了那里.

"…… "

突然,阿道菲的笑容浮現的眼前.

跟從那個榆木腦袋的魔王指引真的好嗎?

但這個想法一閃即逝.

腳還是順著動了.

阿道菲拉道菲手指著架子的上面.

在那一些瓶子並排著.

都是些透明度低沒封口的瓶子.

在架子的中央固定著低透明度像是水晶玉一樣的東西.

"難道是為了酒進來的?"

這樣想著拿起來一個瓶子.

是鐫刻著精美的龍形圖案的瓶子.

這會要是紮諾巴在旁邊的話,一定會大談這個瓶子的藝術價值吧.

對了,瓶子里是空的.

"……那,現在怎麼辦呢?"

我問阿道菲拉道菲.

沒有回答.

但是阿道菲拉道菲直接以行動回答了我.

丟開了瓶子,伸向了透明度低的那個水晶.

當碰觸到那個水晶時,手的主導權又還給了我.

"……"

這是什麼嘛.

一頭霧水.

酒瓶,水晶,祭壇.

怎麼說呢?簡直就是在讓我玩拼圖的智力游戲.

"盧迪烏斯,那個."

這時,我背後的多迦指向了上方.

支撐著祭壇的巨大的柱子上部閃爍著青綠色的光芒.

不,不是.

發光的不是柱子,而是什麼發出綠光的東西滲入了.

而且,走近一看在祭壇下面有一個像是托盤的器具,發光的液體聚集其中.

顯而易見這個水晶——或者說整個祭壇都是圍繞著這個目的制作的魔道具嗎?

產出這樣的發出青綠色光液體的魔道具.

但是這個光讓人一下聯想到那些蘑菇和苔蘚.

"嗯,這水是做什麼用的?"

直接喝嗎?

看來會鬧肚子….

不過旁邊不是有瓶子嘛,也就是說這水可能是要倒到哪個專門的地方.

這水倒到某個特定的裝置上,暗門就會打開,然後得到傳說之劍.

劍又有什麼用呢.

"這個,是吧?"

多迦指向了壁畫.

在那里的巨大壁畫.

那上面描繪的正是地龍.

由于魔道具產生的發光的青水滲入,壁畫一部分放出了光芒,整幅畫呈現在眼前.

壁畫上的光芒像是在展示著使用流程一般.

最上面展示著有人在祭壇青水出水口那里用瓶子接水.

然後,拿瓶子的人向周圍的人灑上青水.

被灑上了青水的人們手持武器從上方圍攻著地龍,那是在狩獵吧.

這麼一看,大概能明白這水是狩獵地龍用的.

壁畫的旁邊附有文字說明,但是我不認識.

和我見慣的龍族文字也有些不一樣.

"啊,這樣……"

一下我就想到了.

地龍是不在谷底待著的.

青色的蘑菇.青色的苔蘚.

還有這個青水.

那麼這里曾經是有居民的呢.

這里的人用青水防禦地龍.

那個青水里有讓地龍厭惡的成分吧.

後來這個成分滲入了蘑菇和苔蘚里.

對了,壁畫里顯示著人們是從斜上方攻擊地龍的.

那麼敏捷的地龍從斜上方攻擊它.

……大概那里就是地龍的視覺死角吧.

地龍或許是因為這個青色的光芒而看不到下面的實情.

所以才不到谷底來的.

不過,在這個不見天日的山谷里,地龍也不需要什麼視力的吧?

"……我們照做試試?"

向多迦提議.

沒做說明

"是."

但是,多迦理所當然似的點了點頭.

沒多久我到了谷頂.

從地龍谷成功脫困.

從洞里出來的我們,把瓶子里的液體盡可能地灑遍全身.

此後,用魔法制作了土槍像電梯一樣緩緩上升.

速度太快的話會覺得不適吧,還是慢慢來吧.(不適感指的是超重狀態.)

賓果.(玩笑,游戲時用來表示正確)

地龍對發出青光的我們視若無睹.

看不見我們,或者是認出我們不是食物了吧.

在到達碼頭前我們都緊緊相擁在一起.

差不多經過了一個小時吧.

慢慢的升高過程中我們終于看到了夜空.

現在是晚上.

在我們為月光感動不已時,我們與地龍谷的緣分也就此終結.

"成功了!"

"是!"

我興奮地拍著多迦的背,他也高興的沖我點了點頭.

雖然耽誤了不少時間,我們成功脫險了.

現在得趕回斯佩爾德族村,劍神和北神的事情必須盡快傳達.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九話『緊急家族會議』     下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十一話『離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