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四卷 完結編 web版 第二百六十話 "最後之夢"  
   
第二十四卷 完結編 web版 第二百六十話 "最後之夢"

網譯版 轉自 百度無職轉生貼吧

翻譯: WIX3000

回過神來,我已經在白色的地方.

老樣子的白色地方.

到這個世界來以後雖然只不過是兩只手可以數得出來的次數,但也是來過許多次的一片白芒芒什麼都沒有的地方.

然後,我的樣貌一來到這里後,也依照慣例的變得和前世一樣.

突出的肚子,粗短的手指.

沉重的身體,還有無力感.

但是,不可思議的,已經沒有討厭的感覺了.

已經不再有那有如從胸口的深處湧現出來的焦躁感了.

這樣的話也不錯,我不禁這麼想.

大概是因為很久沒來到這個地方了吧.

還是說…….

"……咦?"

奇怪了.

雖然是好久沒來了,不過我不記得有脫下護腕過.

不可能會脫.

應該是這樣,但那我又為什麼會在這里呢.

咦.

原本我正在做什麼來著啊.

想不起來我今天睡覺之前在做什麼.

雖然我覺得多半是制造孩子之類的行為就是了…….

不對,另一方面也感覺好像已經很長的時間沒有做那一類的事了.

感覺在這10幾年里已經荒廢已久了.

總覺得,記憶很模糊.

"嗨"

記憶雖然模糊,視線卻很良好.

在這白色的地方里,和往常一樣,有那家伙在.

馬賽克的聚合體.

也就是人神.

不過,是怎麼了呢.

人神的樣子,好像有點奇怪.

身體,四分五裂的.

而且四肢分別被類似魔法陣的東西給縫住,此外看起來似乎正被半透明的鎖鏈給綁著.

好像RPG里的最終BOSS.

怎麼說呢,不從右腳之類的開始打倒就會使用複活魔法這樣難對付似呢.

"……"

怎麼了啊?

是假扮被封印的墮天使游戲嗎?

"被干掉了啊"

被誰?

"你想問這個嗎?"

除了我以外還有誰能問啊.

難道說這個地方,有除了我之外的人嗎?

"……你看那邊吧"

他這麼說完,我便轉頭.

在那里,有一群人.

他們正背對著這邊站著.

都是些不認識的人.

陌生的男人,陌生的女人.

陌生的魔族,還有陌生的人族.

全員,大約八個人吧.

在那里面有一個人,是我所認識的人.

那是奧爾斯蒂德.

他依然是沒有變.

但是還是有改變的地方.

黑色的面罩沒了.

此外,臉上留下了一道大大的傷痕.

因為傷痕的緣故,臉看起來比平常還要可怕.

然而即使是這樣,在周圍的人也正在對著他笑.

奧爾斯蒂德的臉雖然還是和往常一樣的恐怖,但也能看得出來他正擺出略顯溫柔的表情.

盡管聽不到對話的內容,也能看出來他們互相的信賴著.

正在說話的人……是少年.

年齡大概是17歲或18歲吧.

短頭發,有著一張好像很擅長運動的長相的美男子.

現充的長相呢.

臉孔是東洋系吧.

不過話說回來,真是張好笑臉.是因為奧爾斯蒂德的詛咒沒有效果吧.

當我看著他時,人群里,一名女性站了起來.

原本像是躲在人群里一樣地坐著的那個孩子,比起女性或許更應該說是少女吧.

是藍色頭發的少女.

在她的身旁,正守候著一只巨大的白狼.

啊啊,她好像也在哪里看過呢.

和洛克希長得很像.

但是,不是洛克希.

雖然肯定是米格爾多族,但我不可能會認錯洛克希.

那,是誰呢.

該不會是……菈菈,嗎?

當我這麼想著時,她朝向我,揮了揮手.

不對,不是朝著我.

是朝著我背後的人神揮手的吧.

接著,在她附近的男性,便向她說話.

大概是在問她在做什麼吧.

她不知道回答了什麼之後,男性便一臉驚訝地看著這里.

他也一樣是東洋系的面孔.

像那類型的臉孔,在這個世界很少見.

該不會是日本人吧.

年齡是20幾歲……應該還不到30歲.

他朝向這里,行了一鞠躬.

動作上很像日本人,所以或許真的是日本人.

當他這麼一做,全體便一齊的轉向這里.

既有年輕人在,也有老人在.

原本以為是八個人,不過好像有更多的人在.因為有一層霧不是很容易看清楚.

我認得的臉,就只有奧爾斯蒂德就是了…….

啊,不過那個是艾麗絲吧.

綁著辮子的紅頭發劍士也正看著這里.

不過和艾麗絲好像有些許的不同呢…….

他們朝著這邊,各自隨意的行禮.

是對著人神吧.

不對,要這樣說的話,又有些不太對.

到底是怎樣呢.

當我這麼想著時,他們便跳上了菈菈所畫的魔法陣,消失到某個地方去了.

全部的人,忽地,就失去了蹤影.

只留下魔法陣,發著淡淡青光的魔法陣.

然後不久之後,魔法陣也失去了光芒,消失了.

什麼都不剩了.

"他們之前到這里來玩弄了我,把我像這樣大卸八塊之後,封印了起來.

說是因為我死了的話,說不定最後剩下的人界也會毀滅呢"

會毀滅嗎?

"不知道喔.因為沒毀滅過啊"

是嗎.

這麼說也是呢.

畢竟自己死了之後的事,誰都不知道嘛.

"滿足了嗎?"

滿足什麼?

"這就是你所希望的結局.

我被封印了全部的能力,在這里一個人一直活下去.

只不過為了世界的存亡,而讓我活下去.

已經無法看到世界了.也無法和別人說話了.

從今以後只能一直一直,看著這個一片雪白,什麼都沒有的,無界的光景而已"

滿不滿足呢.

就算你問我滿不滿足,我也不清楚.

我的目的可不是想對你怎樣.

只是想要和希露菲與洛克希還有艾麗絲,幸福地生活而已.

去上班賺錢,回來之後和家人一起吃飯,到了晚上在房間里親蜜地作孩子.

普通的……沒錯,像這種普通的生活呢.

我所能想到的,最大限度的幸福的普通.

"你的幸福,就是我的不幸啊"

是嗎.

那,我滿足了唷.

你現在好像是最不幸的狀態呢.

既然你變成這樣,那代表我肯定很幸福吧.

"是嗎……是這樣嗎……真可恨啊"

不知道人神是什麼表情.

然而,聲音聽來並不像是憎恨.

只是充滿了悲哀.

用像是哭著一樣的聲音,人神說道.

"我,討厭你"

是嗎,我對你──.

意識中斷了——

睜開眼睛,是在床鋪里面.

寬敞的,碩大的床鋪.

三個人躺在一起也沒問題的寬敞,而且軟綿綿的床鋪.

旁邊沒有任何人睡著.

頭和眼睛雖然能動,但身體的部份動不了.

總覺得,毛毯很沉重.

只挪動著視線,朝床鋪之外看去.

那里正坐著一名紅發的少女.

凶猛地上揚的眼角,好勝似的下巴曲線.

跟艾麗絲如出一轍.

不過發型是沉穩的辮子,也比艾麗絲小得多.身高也好,胸部也好.

年紀大概5歲左右吧.

她一和我對上眼,就嚇得跳了起來,手上原本拿著的東西也掉了下來.

啪當地撞倒椅子,似乎快要跌倒了,而我急忙地扶住她.

明明身體就不能動,是怎麼扶住她的呢.

我自己也不知道.

只是,少女的手抓著半空中,重新站穩,咚一聲地把腳踩在地板上後,就從房間里跑掉了.

"馬麻─! 馬麻─! 曾祖父他醒來了喔!"

我一邊聽著咚咚咚的跑步聲,一邊看向她原本拿著的東西.

那是刻有龍神紋章的護腕.

雖然我不記得有拿掉,不過是嗎,在我睡著的時候,被她拿掉了嗎.

我搖搖晃晃地抬起手,拿起了護腕.

非常重.

不對,並不是重,而是我使不上力.

我的手變得細到連一個護腕都舉不起來.

這時,我的眼角瞄到放在房間一角的鏡子.

在鏡子里,我看見了埋在床鋪里,現在也一副快死似的老人的身影.

白色的胡須,白色的頭發.

深邃的皺紋.

整張臉都浮現著將死之相.

啊啊,想起來了.

我現在,74歲.

不過,咦.

除此之外的事,幾乎想不太出來.

就好像記憶籠罩在云霧之中一樣.

在我的家里,有這種房間來著嗎…….

"盧迪!?"

飛奔進房間里來的,是一名白發的女性.

年齡大概40多歲吧.

已經是出色的歐巴桑了.

她一和我對上眼,便馬上湊到我的身旁,握住我伸出毛毯的那只手.

"希露菲……嗎?"

"嗯……沒錯.沒錯唷,盧迪.我是希露菲愛特"

希露菲溫柔地,像是在教人一樣地說.

"還認得我嗎?"

"啊……嗯,認得喔.

我怎麼了?"

"什麼事都沒有唷.只是稍微睡得久了點而已"

只是睡著而已嗎.

是嗎.

的確,不知怎麼的很困呢.

"不過,身體動不了呢"

"嗯,沒錯呢……嗯……"

希露菲並沒有回答我的提問.

只是好像安慰我一般地,撫摸著我的手.

就像是在面對一位癡呆老人一樣地…….

咦,難不成,我.

老人癡呆了?

沒有記憶,也是這個原因嗎?

耶?

說是74歲,應該也不是這個歲數吧.

不過,真的是74嗎?

其實是更加的高齡嗎.

是癡呆了更長的,一段時間嗎……?

我到底,在睡夢中,度過了多長的一段時間啊?

"我好怕啊……"

"不用害怕喔,有我陪著你"

緊緊地,握住我的手的希露菲的力道變得更強.

光只是這樣,我的恐懼就稍稍地沖淡了.

但是,還是,好怕.

當我正這麼想時,我看見房間里一個一個地有人走進來.

紅色的孩子,藍色的孩子,金發的孩子.

年輕人,中年人,老人.

他們像是要把我躺著的床繞成一圈圍住一樣地站.

每個人都是好像在哪里看過的臉孔.

"來,盧迪.大家都來了喔"

"嗯嗯……"

但是,為什麼呢.

每一個人,我都想不起名字來.

啊,有一個人我知道.

在最後面,慢慢地走進來,關上房門的人.

矮矮地有著一頭藍發的少女.

發型是,三股辮.

還是沒變呢.

"洛克希"

"…………盧迪"

她看見我,一瞬間里露出了要哭出來似的表情.

但是馬上便來到了希露菲的身旁.

接著,輕輕地撫摸我的頭.

"盧迪,真是辛苦你了"

"謝謝,洛克希……老師"

突然,老師的這個詞從我的口中發出.

從洛克希的眼中,便噗嗵地流下了淚來.

即使她慌忙地把淚擦去,對我露出笑容,但她的嘴角並沒有笑,而是扭曲了起來.

這時,我浮出了一個疑問.

"艾麗絲呢? 不在嗎?"

平常的話應該都會第一個沖進來的女性的身影卻沒看見.

"盧迪,艾麗絲她啊,已經,先走了喔?"

"走去哪?"

"她在等著盧迪唷"

啊啊.原來如此.

是嗎.

"我有陪她最後一程嗎?"

"嗯.沒關系的喔.雖然連續哭了3天,但盧迪好好地挺過來了喔"

啊啊,我模模糊糊地想起來了.

艾麗絲的確是,即使過了70歲也依然有精神地在鍛煉.

但是某一天,跑完步,空揮完,回來,啪一聲地倒在床上之後,就再也沒有醒來了.

當我注意到的時候,她已經過世了.

我想著要是能找點注意到的話,早點施予治愈魔法的話,就能治好了,所以哭了呢…….

不過,是嗎.

連那種事我都記不得了嗎.

也就是說,我也,已經,來日無多了啊…….

"抱歉啊.虧你們能聚集在這里,但我不認識誰是誰呢"

"嗯.沒關系喔.嗯……從那邊開始,是我們的孫子,露西的小孩羅蘭德喔,在他的旁邊是─"

希露菲一人一人地指給我知道.

在這里的好像幾乎都是孫子或曾孫的樣子.

那孩子們,現在在哪里呢.

啊啊,原來大家都已經獨立了啊.

大家都住到很遠的地方去了啊.

"然後,那個紅色頭發的,跟艾麗絲同一個模子的孩子,是亞爾斯的孫女,盧迪的曾孫女菲莉斯"

"喔喔,是把我叫起來的孩子呢"

紅色的孩子正顯得有些尷尬.

是想說不知道把護腕從我身上拿下來會不會被罵,所以正在害怕吧.

不過,感覺好像在哪里看過她呢.

啊…….

對了,是人神的夢.

在人群里,她好像也在.

嗯,沒錯.

在,的確在.雖然比現在年紀大了不少,不過的確在.

"過來"

我這麼一說,她便一臉要哭似地走出前來.

"這個,是你脫掉的嗎?"

我一指向護腕,她的眼淚便咕嚕咕嚕地流出來.

看到無法避免要被凶,所以哭了出來吧.

"對不起.因為,很漂亮"

"是嗎,那,就送給你吧"

這麼一說完,她便驚訝地看著我.

"可以嗎?"

"不過相對的,以後不可以再把別人的東西拿走了唷"

"……嗯.約好了"

"好,好孩子"

我緩緩地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頭.

她說不定之後還是會被罵吧,不過算了吧.

畢竟寵寵她,也不會要我負責.

"大家,好像都很有精神呢"

"嗯.很有精神唷"

知道到點,我就安心了.

既然有這麼多的孫子,這麼多的曾孫,那大家一定都很有活力吧.

"那樣太好了.我的努力,有價值了呢……"

一放松,我的手便從菲莉斯的頭上,滑落了下來.

周圍一陣躁動.

別擔心.

我不會突然一聲不吭的就走了唷.

只是要再稍微,繼續當個沉睡的老人唷.

當我正這麼想時,有某人進入了房間里.

身高很高.

而且,銀色頭發,還有恐怖的臉.

"盧迪烏斯"

"……奧爾斯蒂德大人"

他進入房間的瞬間,房間的氣氛就變了.

緊張?

警戒?

不對,是變得更加和緩了.

是安心與信賴.

"面罩,已經不用戴著了嗎?"

"嗯.因為一戴,你的孫子又要哭了呢"

奧爾斯蒂德一說完,周圍便傳出了笑聲.

已經不會哭了啦,等等,以前哭得好大聲呢,等等,充滿了各種的聲音.

"原本的臉已經不會讓人害怕了呢"

"不,詛咒還是一樣.不過只有你的孩子或孫子沒有關系呢"

奧爾斯蒂德,跟剛見面時比起來,看起來更加平靜了.

雖然還是一樣可怕的長相,但或許可以說是放松許多了吧.

"這麼說來,奧爾斯蒂德大人"

"怎麼了?"

"剛才,脫掉護腕,我夢見了人神的夢"

"……你變成使徒了嗎?"

"誰知道呢.說不定只是單純的夢而已……而且要是真的成為使徒的話,你要怎麼做? 像平常那樣,殺掉嗎?"

"嗯,當然的.我對背叛者可是很嚴厲的呢"

奧爾斯蒂德雖然一臉正經地這麼說,不過我馬上便明白他在開玩笑.

因為周圍的人在笑,奧爾斯蒂德也沒有放出殺氣.

雖然在馬上就要像死了一樣沉眠的老人之前大概是不用動手就是了……說不定,是什麼慣例的笑話呢.

"那夢,是奧爾斯蒂德大人戰勝了人神,把人神封印起來的夢"

"是個好夢呢"

"嗯,非常好,呢"

說不定那個是未來會發生的事吧.

雖然有真實感,但是夢這種東西一直都是充滿真實感的.

"請您努力,變得和夢里一樣吧"

奧爾斯蒂德慎重地點了頭.

不愧是相處了將近50年,他的表情我好像也能看懂了.

"一直以來,辛苦你了.你就安心的睡吧"

"哈哈……離睡覺的時間還早唷"

我想再清醒一下子.

感覺並不差.

身體雖然不太能動,但在陽光的照耀下暖烘烘地挺舒服的.

"我會再起來一下子唷.一下子……唷"

即使起床,也並沒什麼特別想做的事.

只是想再一下子,再一下子,看看在這里的人的臉.

就這樣而已.

要試著說的話,是啊.

就是稍微,有點依依不舍而已.

就算還有一個小時二個小時,或者只有僅僅十分鍾也好,我想看著他們.

並不是有什麼必須要說的事情.

我什麼留戀也沒有.

後悔也沒有.

只是稍微的,現在這樣,感覺很愉快.

就只是這樣而已.

"再一下子……"

這麼想著的同時,我的眼皮也垂了下來.

漸漸地,漸漸地,垂了下來.

最後,我看到了長得和艾麗絲很像的孩子.

看到了希露菲與洛克希的臉.

然後閉上了雙眼.

就這樣,我的意識消失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29 回家, 報告,下一次的舞台     下篇:第二十四卷 完結編 web版 第二百六十一話 "34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