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四卷 完結編 web版 第二百六十一話 "34歲"  
   
第二十四卷 完結編 web版 第二百六十一話 "34歲"

我睜開雙眼.

感覺好像作了個不可思議的夢.

該怎麼說呢,是個幸福的夢.

里面有希露菲和洛克希.

雖然沒有艾麗絲,但有和艾麗絲很像的孩子在.

盡管是輕飄飄的夢,我卻記得很清楚.

是我死去的夢.

不知道為什麼,但我很清楚在那之後,我就沒有再醒來了.

然而,心情並不會不好.

"嗯?"

猛然一看,一名少女正握著我的手,僵直在那.

藍色頭發的少女.後方的頭發綁成了單邊的馬尾.

她的右手正抓著我的手,而左手上,正拿著護腕.

臉上的表情,就像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樣.

"……對不起"

突然地就道歉了.

做了壞事就道歉,這就教育的成果吧.

"你想要嗎?"

"……不是.是因為姊姊說爸爸的護腕下,有藏著很帥氣的紋章的"

"喔?"

當然,那種隱藏的紋章根本不存在.

畢竟我又不是被選上的人.

不過,仔細一看的話,拿著護腕的她身旁.

邊桌上,看得到正放著筆.

在我睡前應該是沒有那樣的東西才對.

"你是准備要畫嗎"

"…………對不起"

想將謊言化為現實的行動力.

到底該誇獎她呢,還是責備她呢.

不,這里該責備她吧.嗯.

因為雙親對女兒有教育的義務.嗯.

"菈菈,要是騙人的話可不行喔.請去跟姊姊道歉"

"是……"

用力地摸摸她的頭之後,菈菈便用沮喪的表情走出了房間.

在她離開房間的時候,我看到了巨大的白色毛球.

看來雷歐正在房間外面把風的樣子.

我想把護腕戴上,突然地,眼睛停在了筆上.

我用筆在自己的手上畫上米格爾多族的紋章之後,走下了床.

"唔-……頭好痛……喝太凶了"

大概是昨天宴會的影響,也按著劇痛的頭一起——

畢堅利魯王國之戰後渡過了約10年的歲月.

我今年邁入了34歲.

這10年,非常的和平.

10年里面,都沒有來自人神的阻礙.

真的,啪一聲地,中止了.

最近持續過著連人神的人字都不見的日子.

當然,我並沒有解除警戒.

一邊對不知何時何地,會以何種形式出現的攻擊保持戒備,一邊和以前一樣的,持續為了對抗拉普拉斯而做准備.

雖說如此,一少了人神的插手,事情便順利地進展.

在一開始的5年里完成和世界各國的知會了.

雖然也有碰壁的時候,但總括來看,全部的國家都同意了.

因此,現在正在協助魔法大學與阿蘇拉王國的無詠唱魔法的研究與指導.

此外,也在向各國的軍部對拉普拉斯可能執行的戰略,戰術的對策做指導.

與此並行的,我隱藏了'盧迪烏斯’的名字,開始以'賽倫特.賽文絲塔’的名義活動.

之前討論過的七星的假說並不知道是否會說中.

但是,我采納了她'考慮到如果朋友從原本的世界過來的情況,希望能有線索可以找到自己’的意見,正在散布她的名字.

雖然讓惡名也變得昭彰了,不過嘛,算了.

暫時先以知名度優先,而且從異世界來的人的話,應該會知道我用她的名字的意圖,以及便利性才對.

最近為了提升奧爾斯蒂德魔力的回複速度,正在研究魔力回複劑.

姑且是制作出了回複魔力的藥劑,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奧爾斯蒂德的魔力不會恢複.

是人族與龍族的魔力的質不同嗎,還是說有別的理由呢.

雖然想再稍微進行一下研究,但感覺這個方向大概是不行了吧.

因為藥劑本身就是個超熱門商品,所以也不是完全做白工就是了.

其他還留有很多該做的事情.

暫時還沒有空休息.

孩子們都長大了.

露西17歲.

菈菈14歲,亞爾斯13歲.

齊格是11歲嗎?

大家都正在成長茁壯當中.

在那之後,又誕生了二名孩子.

與洛克希的孩子,莉莉.格瑞拉特.

與艾麗絲的孩子,克莉絲汀娜.格瑞拉特.

二個都是女孩子.

六名兄弟姊妹.

真是子孫滿堂.

不過幾乎都是女孩子呢.格瑞拉特的血脈是女系家世也說不定.

在露西七歲時舉行了家庭會議,定下了大略的教育方針.

說是這樣說,也不過是7歲開始讓她進入魔法大學,畢業後慶祝完成人,讓她前往阿蘇拉王國的國立大學就讀3年,這種程度的事.

雖然我主張不要對孩子強求什麼,不過受教育的地方以及該前進的方向的目標我想還是要准備好才行.

讓我的小孩進入阿蘇拉王國的國立大學就讀,是艾麗愛爾的期望.

我欠了艾麗愛爾很大的人情.

要結下血緣關系,所以讓一個人來當自己的女婿吧!

要被這麼說的話果然也只能拒絕,不過希望小孩能入學這種程度的事的話,沒辦法說不.

希望能一點一點的還清人情.

順便一提,艾麗愛爾在畢堅利魯王國之戰後,產下了子嗣.

因為對方的權力太高,所以沒有結婚.

另外後宮里好像也帶回了許多的妾的樣子.

現在艾麗愛爾雖然有5位孩子,不過其中有4個人不知道是誰的孩子,盧克鐵青著臉抱著頭和我這麼說.

雖然對于在那種狀態下居然還能找出其中一個人的父親抱持著疑問……不過現在仔細一想,說不定,那個已經弄清楚的父親,就是盧克吧.

艾麗愛爾的下個計劃,好像是預謀要將我的孩子與那4個人中的某人湊合在一起的樣子.

盡管個人不喜歡被利用在政略上,但成年之後的本人如果能同意的話就允許,我是這麼打算.

孩子們雖然還很年輕,但每過一年都能感覺到正在成長.

特別是露西她們已經是出色的,具有判斷能力的大人了.

雖說這樣說,但要說大人那邊變得更加成熟的話,也並非是如此.

老實說,我不太清楚自己有什麼變化.

每當以為把缺點改善了,就會又跑出其他缺點來.

改正的部份也會再惡化.

感覺就是一邊不斷重覆類似的事情,一邊任隨年紀增長.

只有從臉能夠得知我正一年年的變老.

最近法令紋之類的也跑出來了.

希露菲雖然對我說"這樣子也不錯唷",但因為希露菲外表看來還很年輕,所以總感覺有點愧疚.

希露菲看起來好像正慢慢地增加著年紀.

然而,明明跟我同年,樣貌的改變卻很緩慢.

既然和我同年所以今年應該也將邁入34歲才對,但看起來還是只有20歲前後.

皮膚也水嫩嫩的,而且明明生了二個孩子,屁股依然很小.

還是一樣抱起來非常舒服.

只有內在已經完全變成了老太……老媽,開始變得嘮叨起來.

洛克希也沒變.

不只外表上沒有改變,言行上也沒什麼改變.

一和她這麼說就會生氣,但這是誇獎的話.

還是一樣,每當我做了不好的事,就會做為老師指導我.

雖然還是一樣冒失,但仍是不屈不饒.人生就是會有許多的失敗啊.

艾麗絲從外表上看來是改變最多的.

和我一樣慢慢地累積著歲月的感覺.

只是,大概是從未荒廢平日鍛煉的關系,看起來比我年輕許多.皮膚年齡大概還有20歲後半吧.

生完第二胎以後性欲方面雖然減弱許多,但偶爾還是會遭到她襲擊.

和希露菲相反,內在幾乎沒什麼改變.

不過因為要教孩子們劍術的關系,凶暴性感覺比以前降低了.

耐性變好了.

雖然還是老樣子,擅自摸她的屁股或胸部會被揍,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莉莉婭與簡妮絲看起來也變老了.

二個人都還很有活力,但莉莉婭她大概因為原本腳就不好的關系,開始出現了腰酸背痛的症狀.

用治愈魔法治是治得好,但過了大概一年就會又再複發.

要完全治好似乎是相當困難.

其他的人,也都一步步地在長著歲數.

紮諾巴跟克里夫,也都已經是了不起的大叔了.

他們各自都有工作與家庭,正忙得團團轉呢.

要是有誰發生問題的時候,也還是會互相幫助.

而諾倫和愛莎,也都各自出嫁了.

對象是……分別都是有點複雜的人就是了.

嘛,關于那方面在好好談過之後我也接受了,所以事到如今不是我該說的事.

"……"

話說回來,34歲嗎.

是個有特別回憶的年紀——

當日的白天,我造訪了某個地方.

在郊外,略微隆起的山丘上,整齊地排列著圓圓的石頭的地方.

墓地.

"你好,一直以來感謝你了"

和往常一樣,我和在入口的守墓人道了聲謝後走進里面.

這坐墓地,在這十年里墓碑也變多了.

人雖然會出生也會死去,但墓碑幾乎不會減少.

其他墓地的話,如果家庭全員都亡故了,墓也是有可能會被拆掉,

不過因為這里是貴族用的墓地,所以只要家門沒有沒落,墓就不會消失.

而且拉諾亞王國與魔法都市夏利亞正慢慢地積實力.

所以伴隨著貴族的數量增加,墳墓也增加了.

我站在一個石頭前.

保羅.格瑞拉特.

這麼寫著的圓形墓碑.

與立下當時候相比,變得相當老舊了的石頭.

我用帶來的打掃工具,打掃了其周圍,磨亮了墓碑.

然後,在墳前供酒,雙手合十.

也很久沒有來到這里了.

過去,每次有事都會來,對各種事情報告,但最近不常來了.

即使如此,每年還是會全家一起來參拜一次就是了…….

怎麼說呢,是心情的問題嗎.

每年一度的掃墓,與其說是來見保羅的,不如說是因為有這種例行公事而來的,的這種印象感覺變強了.

感謝的心意不足啊.

"父親,大家都過得很健康"

一開始這麼說後,再做普通的近況報告.

雖然這是每年都在做的事,還是姑且做一下.

"我今年,要34歲了"

34歲.

那是前世的我,死去時的年齡.

一轉眼之間,就到了這個年紀了.

但是,為什麼呢.

感覺到34歲所花的時間,比前世還要來得漫長.

是因為做了很多事的關系吧.

還是說因為比起前世,更常行動的關系呢.

"不過,明明進入34歲,卻夢到了在74歲過世的夢"

那個夢,是怎麼一回事呢.

只是單純的夢嗎.

還是那是人神讓我看到的未來嗎.

人神被封印了.

我滿足地迎接了死亡.

因為剛好也是菈菈把我的護腕脫掉的瞬間,所以人神要介入也是辦得到的吧.

"如果,那個是真正的未來的話……"

如果是人神讓我看見那個的話,那個,說不定就是目前為止努力而來的成果.

在畢堅利魯王國的戰爭中,我們勝利了.

而那個是真正的最後之戰,人神喪失能贏過我與奧爾斯蒂德的手段了.

因此,人神終于放棄了.

畢竟已經10年沒有來自人神的阻礙了.

已經,都沒了.

說不定還是在背後偷偷地搞小動作也說不定,

但是就和基司與巴蒂加迪那時所說的一樣,真的是無聲無息.

甚至偶爾都會讓我忘記我是為了什麼而行動的.

"我已經可以不用再努力了對吧?"

人神要是真的放棄了的話.

要是我的工作已結束了的話.

感覺我把現在的工作減半之後,更慢吞吞地來生活也無妨.

大概3天一次和妻子一起,努力生小孩,

或是教教小孩各式各樣的事情…….

這種,過著隱居般的生活也不錯的感覺.

"我亂講的"

我哼一聲笑了.

真是傻話.

假如真的人神已經放棄了,那又怎樣呢.

又不是說討厭現在的工作.

現在也沒有特別的辛苦.

為了讓奧爾斯蒂德走向勝利,為了往後的戰斗,而准備.

這些是真的相當的有趣.

里面雖然也是有痛苦的事情,有難過的事情,但還不至于讓人想要逃開.

何況也有該做的事情,也有想做的事情,想試試看的事情在.

多半,讓我有已經可以了的想法,就是人神的策略也說不定.

"父親,我以後也會繼續努力的"

我只要照一直以來的步調就好.

那個是夢.

由願望所誕生的,正合我意的,夢.

"請保佑我"

我說完和往常一樣的話後,又再一次的闔起雙手.

"……"

既然有我的存在,就會有所謂死後的世界存在吧.

雖說如此,保羅也不一定會在這個墓里.

肯定是在別的地方,在逍遙的過活吧.

所以來到這里,也不是什麼有意義的行為就是了.

不過,這樣就好.

這是個儀式.

我從今天開始,一樣會努力的活下去.

把這件事在保羅的墓碑前發誓的這點才是最重要的.

"順便,基司也……"

我把貢品也放到在保羅旁邊的基思的墓上後,雙手合掌.

雖然不知道基司是怎想的,

不過嘛,畢竟那家伙應該也不是真心期盼我的破滅的呢.

"你的怨恨,我40年後再聽吧……嘛,可能會活得更久,或是更早死也說不定就是了"

我不打算去美化基司的死,

但經過了10年,有些東西也會被沖淡.

而且,沖淡之後,回想起來的就是笑臉了.

基司一向都是一邊嘻嘻地笑著,一邊談論一些迷信.

一想起那張笑臉,到了現在所能想起來的,也只有美好的回憶了.

既沒有因為基司而讓哪個重要的人死去,也沒有值得人怨恨的事情.

所以死了之後,我才會肯像這樣的來祭拜他.

"好了,我下次再來.下次大概會和家人一起"

我這麼說完便起身.

即使夢見了奇怪的夢,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發生改變.

我只會繼續做我該做的事,去做我想做的事.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邁向有我的家人等著的家中.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十四卷 完結編 web版 第二百六十話 "最後之夢"     下篇:第二十四卷 完結編 web版 間話"阿蘇拉王國人物錄 '盧迪烏斯.格瑞拉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