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四卷 完結編 web版 終曲"Prologue Zero"  
   
第二十四卷 完結編 web版 終曲"Prologue Zero"

甲龍曆500年.

有名被稱為再生的神子的少女.

那名少女的面如死灰.

自出生起雙眼便是虛無的,僅僅只會映照出絕望.

周圍的大人們都對她感到不舒服,所以敬而遠之.

少女她知道.

自己將會走向怎樣的命運.

從出生之前就知道.

非也,從出生之前這種說法有語病.

她,已經重生過無數次了.

非也,重生的這種說法包含著語病.

她,已經重複過無數次同樣的人生了.

非也,同樣的人生這種說法有語病.

她,已經重複過無數次僅有些許差異的人生了.

真的僅有些許差異的人生.

然而,那最後結局卻總是一樣的.

沒有太大的差別,一直都是迎來同樣的結局.

結局,便是死.

少女會死.

死亡雖然是誰都無可避免的事,但少女的死卻無比淒涼.

她在被國家當成道具的最後,被敵國抓住,殺死.

就宛如,小孩子們在爭奪的玩具一樣地.

有時被殘忍的侵犯,有時被魔物給活著生吞,有時被沉到水底.

在苦痛與絕望之中,少女會死.

對少女來說,人生即為邁向絕望的道路.

只是在通往處刑台的道路上一步,又一步地走著的每一天.

毫無希望.

少女擁有力量.

能將物體時間,倒回最多一天的能力.

使毀壞的東西再生的能力.

連死人都能夠複活的能力.

一天.

就一天.

然而,連死去的人都能讓其重新複活的能力,做為被國家征召為神子的理由已經十分足夠了.

國家的王緊抓著她不放,獨占著她.

只能回複一天的能力,讓國王免除疾病與傷痛之苦.

雖然奇妙地無法阻止老化,但那只是些瑣碎的事而已.

在少女的所知里,王有三種.

每當少女死去,開始新的惡夢時便會有少許的變化.

然而,不管是哪個王對少女的行動都沒有差別.

對少女來說,王是誰都一樣.

神子的力量,並沒有帶給少女任何的幸運.

既不能返回自己的時間,也無法為了自己使用.

僅僅是為了被名為王宮的牢獄給囚禁而加諸的而已.

然後,死去.

被飼養在王宮的一角,即使每次都會與少許不同的人相遇,最後還是會死.

有時是能力用不著,觸到了王的逆鱗.

有時是王國被他國攻擊,變成俘虜.

有時是王國被魔族攻入,被全部殺光.

少女只能淒慘地,任憑生命的凋零.

然後,又從最初開始.

從在王國的一角,偏僻的鄉村里出生的時刻,開始.

被大人們厭惡,被帶到王宮去,死去.

當然,一開始的時候,少女也嘗試過從命運之中逃離.

嘗試過隱瞞能力,與父親與母親共渡一生.

然而,徒勞無功.

當迎接五歲的生日時,不知為何王宮會派來士兵,把少女帶走.

她嘗試過在士兵來之前,逃離到村子外面.

然而,徒勞無功.

或被魔物殺害,或被山賊或人販子給抓起.

被抓住後,雖然會被賣去各式各樣的地方,但最後都會回到王宮.

命運像蟻獅地獄一樣將少女與王宮綁起,在絕望之中被殺害.

那即是地獄.

不管多久都會持續下去的,無限地獄.

地獄將少女的心一片不剩地破壞了.

少女的表情化為虛無,只像機械般地聽從王的指令.

100年也好,200年也好.

已經記不得自己死了多少次,活了多少次了.

然而只有被殺死的瞬間,一直都無比鮮明.

是因為本能吧.

因為不想死的本能,記住了應該回避的事物,被殺害的瞬間吧.

結果,使得少女的一生都被殺害的瞬間給填滿.

回憶已經一點也不剩.

只有被殺害的瞬間不斷連綿.

在毫無間斷的死當中,少女想道.

強烈地,深刻地,想道.

(已經,受不了了……誰來,救救我……)

那時,世界的法則變化了——

下個人生,出現了變化.

在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地方的村子出生,五歲時被帶到王宮.

聽從王的命令,每天使用力量的日子並沒有改變.

然而,10歲時發生了不同的事情,那是至今一次也沒發生過的事情.

成為10歲的那天.

像是要慶祝少女的生日一樣,少女被帶到了某個場所.

王宮的地下.

被帶到了有巨大魔法陣的區塊.

少女從不知道王宮里有這樣的魔法陣.

畢竟她根本不能在王宮中自由地走動.

魔法陣的四周,有數十名的大人在.

拿著杖,身穿全黑的長袍,以兜帽藏起臉來的一群大人.

他們是被稱為魔法師的這件事,是從至今為止的地獄中所得的知識而得知的.

然而,接下來自己會被怎樣對待,卻並不知道.

因為她對魔法對魔法陣都並不了解.

少女在地獄當中,學習魔法或魔法陣之類的機會,一次也沒有.

少女被綁在魔法陣旁.

然而,少女還是依然虛無的雙眼.

新的事情發生了.

然而,這在少女的心中,連一片漣漪都沒有激起.

反正最後都是會死.

就算中途發生了什麼事,也沒有一點改變.

這樣放棄的念頭,占據著少女的心.

儀式開始了.

魔法陣毫不留情地從少女的身體里奪取魔力.

被稱為神子的人類的體內,蘊含著多得驚人的魔力.

那魔力與通常用于魔法與劍術的魔力有所不同,所以本來的話,是不會用在魔法或這種魔法陣上的.

那麼,魔法陣從少女身體里奪取魔力純屬偶然嗎?

非也.

那個魔法陣是刻意這麼做的.

那是使用'再生的神子’的魔力,從而發動的東西.

是誰做的呢.

雖然並不在少女的視線當中,但制作者正在儀式的一角.

那是被譽為王國史上最強的天才的,一名魔法騎士.

她雖然不像少女那樣,但也以無聊的表情看著魔法陣.

接著儀式成功了.

魔法陣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七色的光.

即是召喚的光.

接著,那到光芒消失後,在魔法陣的中心,出現了一名少年的身影.

"成功了"

"辦到了!"

"這樣我國就有救了!"

在魔法師如此的歡欣鼓舞當中,少年卻目瞪口呆地看著周圍.

然後,將眼睛朝向在自己的眼前,跪坐著,有著空洞的雙眼的少女.

"那個……這里是哪里呢? 我應該是跟小七和小黑在一起……咦?"

那是在場的人里沒有任何人知道的語言.

然而,不知為何的少女能夠理解.

是因為使用了少女本身的魔力嗎,或是因為他會在這里,跟少女有關的關系嗎.

"啊,我的名字是筱原秋人.……你呢?"

"我是'再生的神子’"

"……神? ……呃,我是在問你的名字喔?"

仔細一想,少女在地獄里,特別是來到王宮後,就沒有被問過名字.

神子是沒有名字的.

神子如果是王族的話,或許會有例外,但基本上神子會被沒收名字.

此後,就叫做神子,而不會被稱呼名字.

少女也不例外.

然而,本來的神子會在記住自己的名字前被沒收名字,但少女卻還記得自己的姓名.

因為無數次,無數次的重覆著死,所以才記得.

那父親與母親所取的名字.

"──莉莉亞"

"是嗎,是個好名字呢"

少年笑了.

那張笑容,敲響了少女胸中的鍾——

少女感受到了變化.

少女被王解除了做為神子的任務,轉為擔任少年的翻譯.

帶著一名魔法騎士做護衛之後,就能夠和少年三人在王宮中漫步了.

"莉莉亞,那是什麼?"

據說從別的世界來的少年,對少女提出了各式各樣的問題.

世界的事情,生活的事情,人們的事情.

少女雖然死過了無數次,但卻什麼也不知道.

"那個是什麼……他這麼問"

"那個? 那個是魔道具喔.注入魔力之後,尖端會冒出火的東西.之後要不要也讓他到森林里去退治魔物呢"

不知世事的少女問騎士,騎士回答.

那名被稱為天才的魔法騎士,雖然好像很無趣仍然全部回答.

和少女不同,她什麼都知道.

"嘿,像是火焰放射器的東西啊……這麼說來,這個世界里很多木頭的魔物呢……莉莉亞有看過嗎?"

"……看過很多次.會搖來搖去的動"

"搖來搖去嗎……哈哈,想像不出來呢.啊,不過電影里有看過呢"

"電影……?"

"所謂的電影是──"

翻譯般的每天.

那是與至今完全不同的生活.

新鮮.

每當少年知道了這個世界的事情時便會開朗地笑,每當那時少女的心中就感受到一陣悸動.

只有一開始,以為什麼都沒有變.

以為自己已經結束了.

然而,偶爾會提起的少年的世界的故事,產生了如夢一般的情感.

聽著回答少年的提問的話語,感受到了這個世界的遼闊.

知道了這個世界多麼的寬廣,而且充滿了自己所不知道的各式各樣的人與物.

就在少年來了不久之後,她意識到了吃東西開始有味道.

早上起床時傳來的小鳥的鳥鳴,開始能夠被耳朵所捕捉到.

在溫暖的斜陽下開始能感受到舒適的心情.

開始出現了活著的實感.

她認為地獄終于結束了.

少年,是為了拯救少女而來的.

為了將她從永無止境的地獄中救出來而來的.

而且自己是為了與這名少年相遇而生的.

從此以後,自己真正的人生就要開始了.

這就是命運.

少年如此有力地,溫柔地,成為了少女心靈的支柱.

然而,命運背叛了——

王國被卷入了戰火當中.

少女很清楚.

清楚自己每次,都被卷進這道戰火中而死.

比誰都還要清楚.

然而,少女卻不清楚.

不清楚少年,正是為了這場戰爭的勝利而被召喚來的這件事.

不清楚王國所顧用的預言者,因為這樣下去戰爭注定敗北,而建議從異世界召喚勇者來作戰的這件事.

還有,不清楚依照預言者的預言,王國耗費了10年召喚出少年,已經無路可退了的這件事.

少女什麼都不知道.

然後,少年應戰了.

但是,少年並不懂戰斗.

王國的人們,即使知道少年並不懂戰斗,還是將他送上了戰場.

讓他穿著鎧甲,手握著劍,站在軍隊的最前方.

于是,少年死了.

在戰爭中,無情地被殺害,死了.

被敵將一擊斬下了頭顱後,死了.

首級被敵將給奪去,回到少女身邊的只有少年的身體.

王國的人們,見到了死去的少年,只有吐出歎息而已.

異世界的勇者,果然派不上用場.

相信預言者的胡說八道真是愚蠢的行為.

就這麼歎息而已.

少女趴在少年的遺骸上,為了使他再生而拼命地使用力量.

徒勞無功.

少年的死已經過了一天以上,開始腐爛了.

少女的力量,無法起任何作用.

少女哭了.

她為什麼地大喊.

為什麼總是自己要遇到這種事情地大喊.

她哭了.

那不光是名為悲傷的心情.

還有被命運給玩弄的感覺.

被嘲笑你不管做什麼都是沒有用的,一樣的無力感支持了少女的心.

然後,這時王國還是滅亡了.

少女被抓起來,在和往常一樣的失意當中,失去了生命.

然而,少女想道.

自出生以來第一次,強烈地,深刻地,全意地,想道.

(我想活下去……!)

既非不想死,亦非想要求救.

(我想和他一起活下去……!)

和少年一起渡過的歲月,並非如此的長.

然而,那短暫的時光,卻確實地支配了少女的心.

將被死的記憶給填滿的少女的心,無比輕易地刷新了.

少年即是希望.

是對少女來說第一次出現的希望.

希望舉起了少女的臉,面向前方.

自有生以來第一次,少女用自己的力量看向前方.

少女在死去的瞬間,咬著嘴唇至到出血的地步的,使用了自己的力量.

使用那只能倒回一天的時間.

.....

被這麼以為的能力.

絞盡幾乎要燒光頭腦的力量,她使用了.

將'改變過去的能力’,使用了.

世界,以少女的存在為中心重來了——

少女的力量觸及到了過去.

甲龍曆400年.

菲托亞領地.羅亞鎮.

少年殞命的地方.

在那上空出現了時空的裂縫.

在時空的裂縫的深處,有著與少年關聯性很強的存在.

那個存在,與想要和少年一起活著的少女的魂魄非常酷似.

因此,自然為了創造能拯救少年的未來而改變世界,創造出少年存活的道路.

其結果,甲龍曆500年,少年得救了.

……理應是如此.

讓本來不應存在的人類在過去存在的行為,即使少女的力量多麼強大也是不可能.

即使時空的裂縫存在,那存在也無法降落到世界中.

少女的力量,與世界的力量開始抗衡.

400年,401年,403年.

世界平安無事地進行著.

然而,在這時候.

通過時空的裂縫,一名靈魂迷失了進來.

那名靈魂與少年絲毫沒有任何關聯性.

只是在少年被轉移的時候,在少女的力量將存在給召喚出來之前,在附近死去了而已.

然而,正因為是靈魂的形態,才能夠穿過被世界給封閉的時空的裂縫,進入到這個世界.

接著在蹣跚彷徨之中,進入了與死無異的嬰兒當中.

那名靈魂的擁有者被命名為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盧迪烏斯.格瑞拉特的存在,僅僅些微地改變了世界.

改變了洛克希.米格爾多的想法,打亂了希露菲愛特的曆史,賜予了艾麗絲.伯雷亞斯.格瑞拉特智慧.

這個行動,使世界的抵抗力減弱了.

時空的裂縫,得以擴張.

于是甲龍曆417年.

七星.靜香被召喚了.

然而,盧迪烏斯的存在,帶給了世界少女期望之外的改變.

本來的話,理應只是為了拯救少年而起的變化,變得無法就此結束.

曆史開始走向誰也不知道的方向.

世界改變了.

那個改變,不知道是不是少女所期望的事情.

然而,在盧迪烏斯死後的數年.

少女出生了.

因重來的代價,幾乎失去了全部的能力而有如空殼般的神子出生了.

為了實現自己的願望.

在最後的世界中,被生了出來.

而她能不能存活到最後,現在,誰也不知道.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十四卷 完結編 web版 最終話 "死後的世界"     下篇:第二十四卷 完結編 web版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