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SKYWORLD蒼穹境界 第二卷 第二話 金字塔的詛咒  
   
第二卷 第二話 金字塔的詛咒

狩獵貓熊的行程過後,隔天旅館一樓大清早就開始喧噪不已.

淳下樓來到旅館一樓的酒館,看到吧台聚集了一群冒險者.不過,下榻在這間旅館的冒險者應該只有淳的隊伍才對……

「是歌澄在開料理講座啦.」枝理說.

這個女孩顯露出一臉不悅的反應,用手撐著臉頰窩在酒館角落的桌子上.

「尤佳莉雅去找她之前的隊友.她那四個隊友好像從今天開始要去蜜月旅行,所以她去空港幫他們送行.」

「喔,對呀,是有這麼一回事.」

淳有聽說他們參加了一個針對有錢人開的旅行團,准備在蜜月的兩個禮拜跟團到各個島嶼旅行.

——在蒼穹境界的一般居民眼中,冒險者多半都是有錢人.尤佳莉雅的隊伍曾經到過第五軌道,經曆了各種冒險而得到許多稀有道具,並將那些變賣掉存了很多錢.以財富來說大概相當于蒼穹境界里的一些小型王族吧.

聽說她的前隊友也有邀尤佳莉雅一同參加這趟旅行,但被她以『要人家去看兩對新婚夫妻曬恩愛,這比起嚴刑拷打還不人道.』為由拒絕了.

「枝理,你不參加講座啊?」

「人家是負責試吃的啦.反正歌澄也不會讓人家下廚——哼,沒有面包吃的話召喚漢堡出來就好了嘛.」

枝理完全是個垃圾食物世代的小孩.另外,召喚漢堡的魔法在召喚術師的魔法列表之中是確實存在的.

回過頭來看歌澄的講座,一共約二十人參與;比例上大約是女性七成,男性三成.其中一半都是淳認識的人.

在冒險者中將料理技能提升到極限的怪人長什麼樣子,淳大多都記得.而這些人之中有好幾個人還參加了第一梯次亞塔利雅島突破料理技能極限任務冒險團,前幾天才回來.他們對于淳等人出借隊上的飛空艇贊助這次的冒險表現出了內心極大的感激——原本這群料理人之中還會有更多人出席這個講座,但現在另外有一批人參加了第二梯的冒險團不在這座島上.

——扣除了這些人之外……

「好多之前來參加我們團戰的人啊.」淳說.

「那是因為歌澄在之前那場團戰一戰成名的關系呀∼人家她可是個既勇敢又優秀的防禦型角色呢,已經有好幾個公會來挖角了!」

「我怎麼沒聽過這種事?」

「她沒跟你說嘛——歌澄都是一口就回絕掉的.而且你也沒打算把歌澄嫁出去呀,不是嗎?」

「什麼叫嫁出去——就算如此,她也應該把這些事情跟身為隊長的我報告……」

「還不是歌澄不信任你的關系?」

淳被這麼一瞪,忍不住退縮地唉了一聲.也許是這副狼狽樣讓枝理看了覺得不妙,趕緊用手胡亂揮擺.

「人,人家開玩笑的啦!開玩笑的∼歌澄對你的信賴是盲目的,這點你自己也知道吧?」

這句話讓淳安心地呼了一口氣,「這還真讓人心頭一揪啊……」

「不過,看你的反應大概也是心里有底了吧?也對啦∼明明知道女生的心意,卻總是擺出優柔寡斷的態度,這種男人最差勁了∼」

「……我忽然想到有事要辦,先出去一下.」

淳逃避著枝理臉上喜孜孜的訕笑,轉過頭拔腿離開了宿舍.

*

傍晚,淳和三名隊友一起來到他們下榻的旅館一樓,在酒館里迎接客人.

——這位賓客是路卡,她所經營的道具屋在伯陽的冒險者之間擁有相當的知名度.對尤佳莉雅,甚至是現在的枝理來說,路卡也已經是個熟人了.

「我想這對我們雙方來說都是有利的事……」

路卡一邊對歌澄美味的料理驚訝地瞪大了眼睛的同時,一邊以這麼一句前提提出要請淳的隊伍幫忙解決的委托——調查金字塔的詛咒.

「金字塔?在這座島上嗎?」

淳歪著頭問:

「而且……詛咒?我是記得葛拉底島的木乃伊之類的怪物攻擊時會有詛咒的附加效果,不過……你說的詛咒確定不是異常狀態攻擊嗎?」

「嗯,是『我好恨呀∼』這樣的東西喔……說到金字塔,真的是一點都不像是中國風喔?」

路卡舉起兩只上臂,而前臂則像是楊柳一般自然擺動,扮鬼的模樣天真可愛.

「我想不至于.」

尤佳莉雅搖搖頭說:

「金字塔並非只存在于埃及的建築物;中國也有金字塔型的古墳.雖然有沒有木乃伊就不知道了.」

「然後呢,路卡想試試看被詛咒是怎麼回事嗎?」

聽到枝理這麼說,路卡搖搖頭,「誰會想去被詛咒呀?是突破能力數值上限的冒險啦——聽說在金字塔那里能接到可以讓鑒定技能提升到110的任務呢.」

「鑒定嗎……」

所有冒險者都渴求戰斗相關,以及煉金術相關等等能使冒險更加順遂的技能.而若是有哪個任務能夠提供沖破這些能力數值上限的報酬,不一會兒就會在玩家耳中傳開.相對的,若是針對料理等等興趣導向的極限值提升任務就算有人發現,也不會有人在意.

至于鑒定技能是相對冷門的技能.

在冒險者打倒怪物得到的獎賞之中偶爾會出現無法判別名稱和效果的道具;有些甚至帶有詛咒.而鑒定技能就能判別這些不明道具的名稱和效用.

然而,每個城鎮都有專職鑒定道具的NPC;玩家只要付錢就能請他們幫忙判別這些不明道具,而且沒有風險.所需的費用對所有人來說更都只是九牛一毛.

「是道具屋要用的嗎?」

「一般玩家不會拿尚未鑒定的道具來我們家請我們鑒定啦.不過我們家怎麼說都是專營道具買賣的店鋪,擁有高等級的鑒定能力比較像樣吧?」

路卡用完餐點,啜著茶悠哉地說.

淳已經很習慣看到她做出這樣的表現了.不過一般人看到她這種小大人的模樣,大概會有三種反應——覺得她很囂張而感到生氣,無言以對,或者……

「好可愛喔!路卡真是個小天使呢∼」

「路卡好棒喔!我可以摸摸你的頭嗎?」

尤佳莉雅跟歌澄一左一右地抱住了路卡,用臉磨蹭著她……尤佳莉雅的表現不說,這在平時都顯得成熟穩重的歌澄身上倒是相當稀奇的反應.

「基本上歌澄晚上都是抱著布娃娃睡覺的啦……人家看過她的無限背包,里面至少放了上百個布娃娃.」

枝理在淳的耳邊小小聲說.

……原來如此,之前他們在野外紮營時歌澄偶爾會在睡著之後把淳摟進懷里,就是這個原因嗎?淳這才理解歌澄這個行為背後的成因.不過他最近為了保持自己的理智,野營時盡量都不跟那兩個女生睡在同一頂帳棚內.

「呵呵,臉頰蓬蓬軟軟的呢∼」尤佳莉雅說.

「頭發好柔順呀!好好摸喔∼」歌澄說.

(插圖089)

「怎麼樣,淳?你也有在練鑒定技能點數對吧?我想你應該會有興趣的吧.」

即便被身旁的兩個姊姊當成玩具,路卡仍面不改色地抬頭凝視著淳.

——這小女孩的定力實在非同小可.

「聽你剛剛說,這座金字塔的位置應該是在寮泰島的北端吧?這樣一去得花上好幾天呢.」

「我是黑魔術師,回來的時候可以用瞬間移動把大家都傳回到這個城鎮里面.不過就算如此,我這一離開還是要花幾天時間,道具屋就交給老師負責看店了.」

「讓源太先生看店沒問題嗎?」

「如果只是要老師看著價目表做機械式的應對應該還好……最多就是我用傳聲石告訴他怎麼做啰.」

源太的本行是小學老師,人非常好.但也因為好過頭了,讓他班上的學生路卡毫不掩飾地做出『老師不適合做生意』這樣的評論.

「人家已經狠狠叮嚀過了,要是他亂買東西,或亂減價,我回來會懲罰他……所以,應該沒問題啦……我想.」

聽到作為學生的路卡這樣形容自己的老師,讓人不禁要想這老師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是打算接下這個委托啦.畢竟這座島內沒有在任務清單上的任務大概就只剩下這類隱藏任務,若是能把寮泰島上的任務全部搜集完實在是很棒的事——超棒的!是非常有意義的事!」

「唉呀!你不用這麼強調啦!」

枝理吐槽了一句之後也補充說:「欸,人家也是OK啦.」

「第二次料理任務團大概是一個禮拜之後回來嘛,淳?」

「預定是啦,不過他們說要順便采集亞塔利雅莓果回來.」

亞塔利雅莓果是一種原產地在亞塔利雅島的莓類,可以拿來制作果醬.歌澄從亞塔利雅島帶回來的果醬在之前的料理講座中大受好評.

「在飛空艇回來之前,我們都得待在這個島上,所以我想聽聽大家的意思.」

「我很高興可以跟路卡一起行動,我們就一起去吧!」歌澄說.

聽完歌澄的回話,淳微微聳了聳肩,轉頭望向尤佳莉雅.

「淳,你不會想對稚嫩懵懂的路卡伸出毒手吧……」

「你要消遣我無所謂,你知道路卡現在很難受嗎?」

「唉呀……」

路卡這才有機會從尤佳莉雅豐滿的胸脯中掙脫,一雙眼睛沒有聚焦地轉動著.

*

根據路卡所說,這個任務名為『金字塔的詛咒』,是由寮泰島北方一位蓬萊皇帝的金字塔古墳開啟的隱藏任務.

蓬萊是這座島嶼在古代的名稱.大約五千年前,這座島上的同名王朝統治著周邊數十座島嶼.而曆代的蓬萊皇帝死前都會進入祖墳閉關,進行轉生儀式.而傳說這些皇帝未來將會複活,引領蓬萊帝國再次統治此地……

這是這座寮泰島的背景故事設定.

蓬萊皇帝的金字塔從伯陽城出發,搭配團隊移動加速魔法需要四天時間.而這個地點離城鎮真的太遠,周圍沒有其他任務要件;盡管北方有另一只四聖獸·玄武棲息的洞窟,但那里是險峻的山巔,與四周完全阻隔開來,而且從城鎮的鄰近處就有傳送點可以通往該洞窟.

(這是為了要將蓬萊皇帝的金字塔跟其他東西隔開所做的設計吧?)

淳聽完路卡的敘述,心里不由得浮現出這般感想.

從開發者的角度來想,利用種種不便的因素和距離隱藏重要的東西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思考理路.不過現在得到的消息是,這個被企圖隱藏的重要因素只有提升鑒定技能數值上限的獎勵……

(也許還有其他任務報酬也不一定……)

其實開發者也有可能只是在這個距離和移動便利性上極端不便的地點安排一個不會有太多人感興趣的任務,讓有興趣的人獨自享受,不過……

這座寮泰島在游戲設計的思考理路上是飄浮在第七軌道浮空島群的入門島嶼,也是為了讓新手玩家進階成中級玩家設計的一塊地圖;若是試著深入分析設計者的意圖,這座蓬萊皇帝的金字塔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位置上.

(有點詭異……)

然而,這種不自然的異樣感其實只是游戲設計心理上的問題;若是從一個世界整體的角度來看,一個王國將王族的祖墳安置在其他人無法隨意靠近的地方其實是很合理的事.而且若是再加上傳聞中的詛咒,大概就更沒有人想要靠近了.

(是我想太多嗎……)

想到這里,淳搖搖頭,將心里不著邊際的疑念拋諸腦後.

*

隔天早上,淳的隊伍加上路卡一共五人從伯陽啟程.

這座寮泰島中央有一座名為昆侖山的險峻山脈,是棲息著許多團戰級魔物的危險地帶.因此,他們避開了這座昆侖山,繞行大半個寮泰島西側朝著蓬萊皇帝的金字塔移動.在他們的盤算之下,整個路程需要使用枝理的團隊移動加速術,並耗費整整四天;第四天在金字塔附近露宿一晚,從第五天開始探索目標金字塔.而回程則倚靠身為黑魔術師的路卡使用瞬間移動魔法即刻返航.

寮泰島是以昆侖山這座活火山為中心隆起的浮空島;地形愈靠近中心愈崎嶇,外圍則極為平坦,視野開闊.如果有怪物靠近便可以即刻發現——因此,他們認為這趟路程可以走得非常安穩.

他們趁著這趟旅程第一天刻意繞去一處怪物巢穴,以測試彼此在團隊作戰的默契.那是一群名為『炸彈小兔兔』的兔型怪物巢穴.這種怪物會扔擲有如手榴彈一般的桃子,攻擊技能為100,屬于白色等級(與冒險者實力相當)的怪物.對于現在淳的隊伍來說應該是料理起來相當輕松的對手.

當淳的隊伍快要接近這群炸彈小兔兔的巢穴時,它們便開始持續對眼前的不速之客扔擲桃子手榴彈——然而,這些手榴彈的彈著點很偏,說起來其實就是恫嚇式的攻擊罷了.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討,討厭!不要過來!」

這群炸彈小兔兔的恫嚇攻擊讓極度缺乏戰斗經驗的路卡嚇得頓時慌了手腳.她在腦筋一片混亂的情況下沖動地對著炸彈小兔兔群施放了范圍攻擊魔法,火球轟炸.被轟到的炸彈小兔兔同時將目標鎖定為路卡.

「糟糕!快把怪物引開!」

為了打倒執拗地追著路卡攻擊的這群炸彈小兔兔,淳的隊伍可是費了好一番功夫.其後,他們就盡量避免戰斗.

*

想要在旅程中晚上睡得安穩的訣竅是必須趁著太陽下山前找好野營的地點.蒼穹境界中少數有當過童子軍的人,以及在現實生活中愛好野營的玩家傳授的經驗很快就在這個世界的冒險者間蔓延開來.現在幾乎所有冒險者都是野營的高手.

然而,此時行動范圍幾乎不離開城鎮的路卡既無法幫忙尋找石頭,枯枝回來生火,也不懂如何將魔法召喚出來的帳棚搭建起來,一個人落寞地待在一旁.

「你去安慰她一下吧.」

在淳的一句話中,歌澄受命帶著路卡來到營地附近的河邊一起洗澡.

「我好丟臉喔.」

她身體一半泡在水里語帶歎息地說:

「不管是戰斗還是紮營,我都只會礙事.」

『你還只是個小學六年級的女生,不用在意這些』——要說出這樣的話很簡單,然而……

(光是這麼說,她一定不會接受.)

——歌澄其實不擅長鼓勵別人.

有香崎歌澄這個女孩一直以來都是接受他人鼓舞的一方;不管是淳也好,枝理也好……她總是受到許多人的鼓勵,而淳應該也知道這點.

——不對,原來是這麼回事……歌澄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因而走到路卡面前,溫柔地摟住了一個人泡在冰冷的河水中發抖的小女孩.

「挺起胸膛來吧.」

「啊……?」

「就算搞砸了,也讓我們一起開心面對吧.至少……我在今天一整天下來跟你一起旅行的過程中覺得很開心喔!」

「可,可是……都是因為我的關系,差點讓大家陷入大麻煩中耶.」

「就算遇上大麻煩我們也不會死呀.在這個世界里面,人死是可以複生的……你害怕嗎?」

「……嗯.」

「那讓我們連這份恐懼也一起當成冒險的一部分,好好享受吧.」

「享受……這份恐懼?可是,這個……」

「其實我一開始也不懂,沒辦法享受這個世界的冒險.而我在那時候遇見了淳同學……他非常享受這個世界.他一直以來明明都是一個人旅行,可是眼睛卻炯炯有神,總是煥發著光彩.」

她想起了當時淳花了大把時間將她培養起來的一切訓練.

淳說,要享受這一切,首先必須要理解——理解規范這個世界的法則,理解構築自己的要素,理解存在的本質……這是在面對這個世界時,讓自己感受到愉悅的最短捷徑.

然而,她一開始完全不理解淳這麼說的意涵,只是照著他說的,不斷與怪物戰斗,記住對手的行動模式,並且為了與之對抗而不斷以各種活動方式進行錯誤嘗試——如果我這麼做,對手會怎麼應對……就連作夢時也不斷思考這些問題.

直到這一刻她才恍然發現,她完全沉浸在這一切事物之中.

此時,有香崎歌澄正認真而真摯地面對著這個世界.這是一種不斷摸索未知的事物,並且將其納入自己的掌握之中;每當一有突破性的發現,一股發自內心的亢奮便讓她顫抖不已.

(——好愉快呀.)

她這才發現,自己其實一直都在享受著這一切.

「讓我們一起開開心心地期待著這一切吧!路卡,如果是你的話,一定可以辦得到的!」

「可是……我……是個膽小鬼.就因為我是個膽小鬼,所以才會一直躲在自己的店里面……因為在我的道具屋里面,大家都會說我只是一個小學生,卻很聰明,很了不起.」

「你很聰明呢.不過有時候當個笨蛋也很愉快喔.」

「你能說出這樣的話實在太堅強了.」

歌澄聽了忍不住苦笑.因為她很清楚知道,自己完全不是這樣的人.

「其實我只是有大家的支持而已.」

因為有淳,枝理,甚至是遠方的咲耶支持,她才能這麼有活力.

「其實你也有源太先生在支持你呀.」

「老師他……嗯∼到底是誰在支持誰呢……」

說完,路卡莫名開始沉思了起來.

*

在野營的時候,餐點也是由歌澄負責的.不過她其實早就把已經處理過的食材都放在無限背包里,料理前只需要稍微烹煮一下即可;其中唯有面包的部分是淳以他的料理技能召喚出以面粉制作,烘烤得熱騰騰的面包讓大家搭配著吃.

雖說提升料理技能點數不會讓召喚出來的面包變得更加美味,但偶爾會隨著等級提升而得到新的食譜.淳突破極限值的料理技能大概就在能做出點心面包的程度,然而……

「比起點心面包,還是歌澄的料理好吃呢∼」

就因為枝理這麼一句話,淳這個新的食譜只好封印起來了.

除此之外,最近在做菜的時候因為沒人理自己,空閑下來的枝理便獨自開始提升釣魚技能,有時會去河邊釣一些魚回來.像今天就有三只看似三線磯鱸的魚,而淳則以他的料理技能,去頭之後片成三片來烤.

「好厲害喔!比起老師做的菜真是豐盛太多了!」

「真是太棒了!這些餐點華麗的程度跟我之前和隊友一起做的,真是完全不能相提並論呀!」

排在木桌上的面包,濃湯,生菜沙拉等等,對淳,枝理和歌澄來說,稀松平常的晚餐,看在路卡和尤佳莉雅眼里卻讓她們即刻顯露出驚訝的反應.

「我可不可以問一下——尤佳莉雅,你們隊上之前出外冒險的時候都吃些什麼?」淳問.

「只要有面包跟水就餓不死了不是嗎?」

「哇咿∼好棒!是同伴!人家有同伴了!下次我們一起去買釣竿吧∼」

枝理找到同為料理白癡的伙伴,隨即抓起了尤佳莉雅的手顯露出開心的反應.

……完全不下廚的人吃起飯來的食欲真是旺盛許多……淳不由得做出這番感想.

不對,講明白點,就是說枝理跟尤佳莉雅的食欲表現異于常人.這兩人的食量比淳加歌澄的量還多,大吃特吃的模樣也讓路卡看得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桌上滿滿的料理沒多久就全收進了這兩人的胃袋里去.

「太好吃了∼謝謝招待∼」

「嗚嗚,我再也吃不下了……」

枝理和尤佳莉雅倒在地上拍著肚子,這兩人實在愈看愈像是同類.

「吃了這麼多當然撐了.我還真沒想到兩斤面包會吃不夠呢.」淳說.

「人家還在發育期嘛!」枝理說.

「對,對呀!而且我們今天走了好長一段路呢!」尤佳莉雅跟著附和.

「也對,在這趟旅程期間,多吃一點也許也不錯.」

「而且還有點心呢.歌澄備餐的內容真是太周到了.」尤佳莉雅說.

他們今天每步行兩個小時都會休息一次,停下來吃一些輕食點心.這是考量到路卡不習慣旅行所做的安排,不過淳等人平常的冒險也是每三個小時就會有一次吃點心的休息時間.對歌澄來說,適時補充身體需要的熱量是非常重要的事——問過之後才知道,這些都是咲耶教她的.

『——在冒險期間因為緊張,大家常會勉強自己做出一些平常做不到的事.而這時候一旦松懈下來,人有可能忽然會像是燃料耗盡一般倒下.為了避免這種狀況,我們在旅行中應該隨時補充能量.』

咲耶是這麼說的——這是歌澄之前告訴淳的事.

(那家伙,到底是在哪里學到這種知識的呀……)

淳苦笑著接納了在冒險中排出固定時間休息吃點心的提議,同時他也心想,也許咲耶根本只是想吃歌澄做的點心而已.

「——話說,淳,我們所有人真的都要睡在同一頂帳棚內嗎?」

尤佳莉雅看著營地中央一頂大型帳棚,一雙眼睛掃過來瞪著淳問.對此,淳輕輕地聳了聳肩說:

「我並沒有強迫大家.其實我可以現在再搭起另一頂帳棚,然後一個人跟你們分開睡.其實我反而覺得這麼做才對——而且這次路卡也在,更應該這麼做.」

「我,我不會在意啦!那個,我反而覺得……大家一起睡比較開心嘛——歌澄是這麼說的……」

路卡邊說邊望向歌澄,便看到她臉上洋溢著笑容.那是她一貫聖女般的笑容.

淳無奈地歎了一口氣說:「尤佳莉雅,你呢?」

「既然大家都這麼說,那我也沒意見——不過,淳,你要睡最邊邊喔!」

「那我要睡淳旁邊!」

路卡——唰地一聲很快地將手舉了起來,讓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這個小女孩身上.

「咦?怎麼了嗎?」

「……路卡,我一直把你當伙伴,結果沒想到你其實是最可怕的敵人……」歌澄說.

「欸,人家只要不睡在帳棚入口就好.」

枝理說完後,確認了歌澄和尤佳莉雅端著餐具離開准備清理,隨即將頭湊到路卡的耳邊說:

「路卡,你小心一點,淳那家伙肯定是個戀童ㄆㄧ……好痛!」

淳在桌子底下踹了枝理的腳,讓她雙手捂著膝蓋淚眼汪汪地瞪了回去.

「你少灌輸人家那種子虛烏有的事.」

「不然是怎樣!人家歌澄隨時都處在任你擺布的狀態你卻不為所動……啊!該不會是男生才能吸引你吧……!」

「你不要灌輸小學生多余的知識好嗎!還有我的性向再正常不過了!再說——怎,怎麼了,路卡……」

淳回過神,這才發現路卡已經湊到他的身邊,帶著一臉嚴肅的表情拉著他的袖子說:

「你不用擔心啦,淳.就算你是同性戀,我也不會在意的.這就當成是我們之間的秘密,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喔!」

那一雙充滿溫柔和體諒的眼神讓淳無奈地抬頭望向上空.

*

帳棚中所有人都包著睡袋排成一排,不要多久便聽到幾個熟睡的鼾息.路卡睡在淳的身邊,很快也傳出了酣睡的呼吸聲.她過去的經驗里肯定鮮少有過這樣一走就是一整天的行程,想必是累壞了.

「淳,你還醒著嗎?」

淳的耳邊傳來尤佳莉雅的呼喚.她取代了淳的位子睡在帳棚正中央.看來歌澄跟枝理現在也都已經睡著了.

「怎麼了嗎?」

「才經曆過隊伍因戀愛關系而解散的我也許不適合說這樣的話,不過……我不覺得像這樣一拖再拖是明智的決定.」

淳沒有回話.于是尤佳莉雅重重地歎了一口氣說:

「我知道你想避免那種被愛情沖昏頭之後變得麻煩的人際關系.那真的是很麻煩的事.不過,如果一直逃避下去,這個讓你覺得開心愉快的人際空間……遲早也是會崩潰的.淳,你之前在我的隊伍里面曾經說過,你想建立一個大家相處起來輕松自在的隊伍;就好像水溫舒適的浴池一樣……如果能在這種溫暖的關系之下持續冒險,每個人一定都會肯定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的事實的……」

聽到她這麼說,淳也想起來他好像真的有對尤佳莉雅吐露出這樣的想法過.不過這樣的想法也未免太青澀天真.現在又從當時對話的人口中聽到自己說出的這番話,淳忍不住滿臉通紅.

「枝理跟歌澄都是好女孩,你應該更相信她們的.」

「我相信她們呀.」

「那麼,接下來就是你自己的感情問題了.」

「你……會覺得這樣很討厭嗎?」

淳的詢問讓尤佳莉雅忍不住噗嗤一聲輕輕笑了出來.

「人家喜歡黏答答濃稠稠又色眯眯的關系……看到了就想攪和一番呢∼」

「拜托你不要攪和.」

——光是現在這樣……淳搖搖頭,心想,光是現在這樣……腦子里就已經一片混亂了.

有些內心話,他無法跟任何人說.

——包含他來到這個世界的方式跟所有人都不一樣;包含艾莉絲的事……還有阿海/咲耶的事,他曾跟她有過一場決斗的事,以及她把歌澄托付給他的事——還有,蒼穹的盡頭這句話背後的意涵.

淳深信,在不久的將來他一定會脫離這個有如水溫舒適的浴池般的環境,一個人朝著天空的盡頭奔去.

而那將會是一趟極為折騰,必須賭命完成的旅程.

屆時,他是否該帶著歌澄和枝理一同前往呢……

如果說淳深信自己若是找她們商量,她們不管說什麼都會跟去,這樣也許過于自負.不過對他來說,他還沒有做好能夠肩負起這個結果的心理准備.

「我不知道你隱瞞了什麼……不過那是對誰都不能說的事吧.」

尤佳莉雅一句話便直接點出淳的內心糾葛.

「我之前聽你說過,你在這個世界尋找一個人是嗎?」

「對.」

「你見到他了呢.」

淳只能苦笑.尤佳莉雅的感受性實在太敏銳了.

「你們的目標跟利害關系沒辦法協調起來是嗎?」

「差不多吧.」

「在你沒辦法承受之前,把這件事跟歌澄和枝理說吧.」

「……嗯.」

「她們一定都在等你告訴她們.」

——她們已經發現了嗎……這很難說.不過歌澄跟枝理都是非常聰明的人;就算她們猜不到淳的心事跟阿海/咲耶有關,很可能也已經察覺到淳有事瞞著她們.

但即便如此,這兩個女孩對淳投以的信賴卻沒有半分動搖.然而,淳就是仗著這兩個女孩對自己穩固的信賴基石而猶豫不決.

「我這個人很過分嗎?」

「你該小心不會有人在你身後捅你一刀喔.」尤佳莉雅說.

*

團隊移動加速術是能使整個隊伍以兩倍速度移動的魔法.能使用這種魔法的職業有黑魔術師,白魔術師,德魯伊,以及預言者等等後衛;只要隊伍之中沒有人讓任何一只怪物產生仇恨值,他們就可以持續好幾個小時的移動加速狀態.召喚術師也有同樣效果的魔法,但若要找其他比團隊移動加速術更快的移動加速魔法,那就只有輔助效果的專家,吟游詩人的馬拉松之歌,或是德魯伊的特殊能力·變身而已了.

淳一行人的旅程在團隊移動加速術的效果之下,日程縮短為原本的一半.若是從遠處來看,他們就好像全都在奔跑一樣.

但即便如此,蓬萊皇帝的金字塔距離寮泰島南端的伯陽城還是要花上整整四天的移動時間.

「話說回來,為什麼金字塔會有提升鑒定技能數值上限的任務呀?」

隨著大家一同在草原上快步移動,枝理邊走邊歪著頭問:

「而且還是隱藏任務呢.」

所謂隱藏任務這個詞彙專指擁有兩種特性的任務;其一是無法用一般方法發現,無法用一般方法承接,但有登錄在任務清單之內.這種隱藏任務可以借由整座島嶼的任務達成率來確認.

其二,是沒有登錄在任務清單內的任務;甚至有些任務是即便完成了,冒險者自己也不會察覺.

這次淳一行人要去解的隱藏任務屬于後者,也可以說是只處在「曾經有觸發過開關」的狀態.發現這個任務的冒險者若非察覺到鑒定技能數值上限往上提升,根本也不會察覺到有這個隱藏任務存在吧.

「搞不好,這不只是單純提升鑒定技能數值上限的任務.」淳說.

——謎樣的任務,真是太棒了!真讓人興奮不已!

「淳,你笑得很猥褻喔……」

「這家伙是個悶聲色狼嘛.」

尤佳莉雅跟枝理邊說邊斜眼瞪著她們的隊長.

「少啰唆!——我說,路卡,你那邊還有其他關于這個任務的情報嗎?」

「根據人家聽到的消息,好像有皇帝的幽靈出現的樣子.」

「幽,幽靈嗎!?」

歌澄拉高嗓音驚叫了一聲.

「說是說幽靈,不過其實大概也就像是靈體的怪物而已吧.」

枝理為了安撫歌澄而揚起了笑容說.

「是呀.」路卡也附和地點點頭,「大概就是這類的東西吧.那個皇帝的幽靈好像還會說,實現我的願望吧……之類的.」

「也就是要幫幽靈跑腿的派遣任務是吧.」

派遣任務跟協助打倒某個(群)怪物的任務一樣,都是相當常見的任務.而就算是隱藏任務,實質上的內容跟其他任務大概也都不會有多大差別.

「發現這個隱藏任務的那些人好像帶著皇帝的幽靈在金字塔內到處繞了一圈.然後不知道什麼時候,那個皇帝的幽靈就消失了.他們發現後趕忙打開事件履曆,發現履曆中出現鑒定技能數值上限提升的訊息……」

「換句話說,解任務的玩家必須帶著那個幽靈NPC到處跑,然後打開位在金字塔某處的開關是嗎……這個任務不清楚的地方實在太多了.」

「是啊,雖然很不好意思,不過可能要請大家幫忙用各種方法調查一下了.」

「不用不好意思,我可是期待得不得了呢!」

淳振奮地握緊拳頭說:

「謎樣的任務,謎樣的機關,未知的迷宮……糟糕!我鼻血都要噴出來了!」

「他已經進入任務狂模式了.一旦進入這個模式,誰都制止不了他——路卡,你可要小心這個變態喔.」尤佳莉雅說.

「沒關系啦,能幫得上忙的變態就是好變態.」

路卡呵呵地笑著,展現出她于未來的無限潛能.

寮泰島的北方是一片未開拓的荒地,怪物也比起其他地方來得強上一截.如果在這里還只有淳,枝理跟歌澄三人,很可能無法存活下去.不過事實上,他們之前也沒有獲悉任何必須在這里進行的任務資訊,所以也不在他們的攻略范圍之內就是了.

在這段路程中,他們擊退了幾度來襲的怪物,然後繼續前進,依照原訂計劃地在第五天早晨來到這片荒地的盡頭——一處深邃溪壑中的金字塔.

這個建物乍看之下只是一座長滿了青苔和雜草的小山丘;若非金字塔前有一扇華麗的大門,甚至根本不會讓人留意到它的存在.

淳在大門的浮雕前召喚出了W-LD操作了一下——使用鑒定技能顯示的結果指出,這是古蓬萊帝國時代的文物,同時也顯示出這正是埋葬曆代蓬萊皇帝的金字塔.基本上,這也是鑒定技能的其中一種使用方式.

「其實鑒定技能還滿方便的呢.」淳說.

「不過要提升這個技能點數太麻煩了.」

尤佳莉雅脫口說出了大半蒼穹境界玩家的心聲.

「請問這個技能要提升到100需要多久時間呢?」

聽到歌澄詢問,路卡跟淳彼此對望了一眼,「嗯……」隨後歪著頭說:

「一百小時……左右吧?」

「差不多吧.」

「一,一百小時!——人家才不干呢!」枝理大聲嚷嚷.

「我也PASS……」尤佳莉雅跟著附和.

(其實也不過就是持續二十天每天睡前花五小時鑒定道具而已啊.)

——雖然很困,不過只要把睡覺時間控制在三小時左右就可以一邊冒險,一邊把鑒定技能提升到這個程度了……盡管淳心里這麼想,但若是說出來肯定會有人先是一句:『這怎麼可能嘛!』然後遭受大家猛烈的炮火圍攻.

「話說,淳,你的料理技能跟煉金術技能也都滿百了吧?你到底是怎麼擠出這麼多時間來練這些技能的呀.」枝理說.

「采集,裁縫,精工,木工,寶石加工我都練到滿了.不過鍛冶就比較沒時間去碰了.」

寶石加工是非常辛苦的修行——主要是金錢方面……淳回憶起那些過程,要買成堆的寶石,花錢如流水的情況形同地獄;高貴如鑽石就好像丟垃圾一般一顆顆從手中消失.這種情況他說什麼都不會想經曆第二次.

只是在技能練滿之後,來自認識的冒險者們的制作魔法寶石的委托,倒也令他賺了不少.

「……淳,人家之前就覺得你這個人真的是瘋了.」

「這很正常好嗎?我明明就很正常.大家不都是這麼做的嗎?」

「才沒有,沒有人這麼做啦.」

枝理帶著一臉不以為然的無奈表情搖手駁斥.

「是嗎?不過實際上花到的時間沒有這麼多呀.而且一些技能使用的過程中可以同時練另一種技能;再加上知識型的技能點數我幾乎都沒有練滿.像那種非得集中精神去練的技能我都是留到後面才去練的.」

「你是說那種非得關在圖書館里面才有辦法提升的技能吧?……想練的人才奇怪咧.不過光是把需要獨立裝備區域的煉金術練滿就已經夠嚇人的了……」

「那是因為煉金術在很多任務之中都會用到呀.要是在煉金術技能點數不夠的情況下任務解到一半被卡住,那不是很淒慘嗎?」

盡管他極力辯駁,但整個情勢卻愈來愈險惡;就連歌澄和路卡都已經開始斜眼看他……

「唉喲拜托,你們這些人真是一點浪漫情懷都沒有耶.」

「……總覺得要是人家再繼續認真吐你槽才是笨蛋.」

枝理用手掌撐著額頭,忍不住唉了兩聲:「嗚嗚……」

*

一般游戲習慣都將洞窟和遺跡內部統稱為『DUNGEON』.

『DUNGEON』這個外文字原本為地下牢房的意思,但在游戲界多半都譯為『地下城』.對于多名玩家即時連線進行游戲的MMORPG來說,迷宮地圖也都會跟其他一般區域做出區隔——迷宮里棲息的怪物多半都會變強,也會有許多陷阱跟機關……

換句話說,那是玩家們無法用對待一般區域的方式應付的地圖.

「歌澄同學是第一次攻略迷宮吧?」

淳抬頭仰望著宛如一座小丘的金字塔,同時對著歌澄開口詢問.

「之前還跟咲耶在一起的時候,我們有去過一趟第八軌道的地下城.」

「第八軌道的地下城除了少數例外,沒有一座迷宮是精心設計的.怪物也很弱.不過從第七軌道開始,迷宮的難度就會一下子往上彈升.在我們還只有三個人組隊時之所以一座地下城也沒闖的原因就是,地下城對我們三個人的隊伍來說還有點太危險了.」

「淳同學也會害怕嗎?」歌澄歪著頭問.

「如果只有我一個人的話,我是絕對不會去闖地下城的.至于非得透過地下城去解的任務,我原本是打算請其他隊伍幫忙,之後再一次全部解完的.其實我是希望最少可以有六個人的隊伍來進行迷宮攻略.」

「話說,咲耶也對最少要有六人組隊這點非常堅持呢……這是為什麼呢?」歌澄問.

「喔……要從這里開始解釋呀.」

淳邊說邊看了看其他的伙伴,看到路卡也顯露出一副不明就里的反應.

「那我稍微解釋一下好了——基本上,在蒼穹境界的系統中沒有隊伍的人數限制.而隊伍同時也代表了『我方同伴』的意思……這點大家應該都知道吧.」

「知道——就算不小心使用了范圍型攻擊把隊友卷入其中也不會因此進入PK模式.另外,只要是隊友打倒的敵人,彼此之間可以輕易讓渡撿取道具的權利.這是要讓特定隊友取得具有綁定屬性的道具所做的設計.」歌澄說.

「沒錯,這樣的隊伍特性設定在蒼穹境界還是MMORPG的時候,不管是鎖定怪物攻擊,或是在其他各種隊友之間的互動上都非常方便——基本上就是區分『敵人』跟『伙伴』的功用.然而——」

淳接著說:

「一般玩家在運用這個設計的時候,通常會把多人隊伍區分成每六人一個小隊進行冒險.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團隊移動加速術等等針對多人使用的魔法和技能一次最多只能涵蓋六名隊友.」

「你是說范圍型輔助魔法跟移動魔法吧?」

身為黑魔術師的路卡開口回了話——她能用的魔法之中有許多都屬于這種類型.

「這個設計對黑魔術師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瞬間移動魔法.因為,一旦隊伍人數超過七人,而其中只有一名黑魔術師,那麼等到使用瞬間移動魔法就會有一人被遺落在原地.」

「還有緊急脫離魔法也不能用了.」

剛剛路卡在眼前這座遺跡入口附近的綁定地點更新了自己的綁定地點;如果遇到什麼意外狀況,她就會立即使用隊伍瞬間移動魔法,從迷宮中逃到該處.

「沒錯,若要攻略未知的迷宮都會盡可能強化戰力.然而,一旦要從中逃脫就必須愈快愈好.于是由《辟邪除妖》(Wizardry)系列游戲開始延續下來的六人團體,在這個蒼穹境界中就成了最小單位的團體戰力組合方式.」

「不過說是這麼說,但我們五個人在組隊平衡上也夠用了吧?」枝理問.

「防禦型角色,攻擊型前鋒,攻擊型後衛,恢複型角色和戰況調節型角色,我們隊伍中都各有一位.還有路卡可以使用緊急脫離魔法,也有人能提供最低限度的輔助魔法.而對于攻略迷宮來說,白魔術師也是挑選恢複型角色的首選;若是貪心一點,再找一個輔助恢複型角色在隊伍之中就更讓人覺得安心了……不過正常情況下如果不是在一個公會里面刻意挑選,很難找齊像我們隊伍這樣這麼均衡的角色分配的.」淳說.

在蒼穹境界中有十五種不同的冒險者職業,而這些職業各自有其獨特性,以及擅長和不擅長的領域.而組隊的概念就是召集具有各種不同能力的冒險者,彼此互補將各自的力量作獨自應戰時五倍,十倍的發揮.

「因此,我們確實可以認為自己的隊伍具有攻略眼前這個迷宮的能力.再來就是……該怎麼攻略這個問題了.」

淳說完往後退了幾步,抬頭仰望丘陵頂端.

「……話說,我剛剛在想,這座金字塔看起來好像有點詭異呀.」

「詭異?」

枝理吐出同樣的詞彙反問著.

「就是,好像有密道的樣子.」

「你真的很喜歡朝這個方向思考耶.」尤佳莉雅說道.

「這怎麼說也是王族的祖墳嘛.這麼刻意開設一個入口歡迎大家進去……這怎麼看都像是陷阱不是嗎?要是我來設計,一定會做個假入口,從大門進去是絕對不可能抵達這個金字塔的最深處的.」

「看到淳一臉得意的樣子人家就不想附和,不過……」枝理喪氣地垂著肩膀搖搖頭,「聽起來很有道理……的確,人家之前也有聽說過埃及的金字塔有假入口的設計.」

「所幸,這附近沒有怪物出沒的氣息.我們就分頭去找其他出入口吧;要是有人找到就請大家大聲呼喚其他人.」

才說完,他就即刻啟動了羽靴飛上天空,心想從上方觀察也許可以發現什麼其他東西也不一定.

*

數十分鍾後,淳等人找到了隱藏入口.不過,隱藏入口共有三處.

「這個游戲的制作團隊到底是多喜歡隱藏式的設計啦.」

枝理不耐地抱怨著.

「……我還真沒想到竟然會有這樣的結果.」

淳也搔搔頭唉了一聲.

他在平板電腦的繪圖功能中開啟了通過之後自動記錄下來的地圖,並在上面做出了簡單的標示,再以紅外線通信功能傳輸給大家,所有人圍成一圈開始思考.

「制作這個金字塔地圖的繪圖者不簡單呀.」淳說.

「看起來真的不是那種領打工時薪的人做的呢.不過蒼穹境界本身各地的地圖都畫得相當精細耶.」枝理說.

「路卡,你知道之前那個人是在這個金字塔的哪里遇到幽靈的嗎?」

聽到淳這麼問,隊里這個身形嬌小的女孩將手指貼到嘴邊開始思索了一會兒.

「這個嘛……我記得他好像是先跌落一個陷阱……的樣子.不過我好像沒聽到他說他是從秘密通道進去的.」

「該不會這三個秘密通道才是假入口吧?」

枝理這一句話讓淳整張臉糾結了起來.不過如果真要用這種方法思考,那可就沒完沒了了.

「路卡,如果我們沒有從最短的捷徑來解這個任務可以嗎?」

「嗯,就照你喜歡的方式來解吧.」

「我們從這座金字塔最靠近頂端的密道進去試試看吧.」

「挑選那個入口進去的依據是什麼?」

聽到枝理這麼問,淳揚起嘴角笑著說:「第六感.」

秘密通道的入口雖窄,但一探進去便發現里面有一條寬超過三公尺,天花板將近四公尺的通道,可以恣意揮動一般尺寸的武器.牆壁長著發光苔泛著微光,亮度至少可以辨識身邊的人臉上擺出的表情.

「我去偵察——枝理,幫我施放隱形魔法.」淳說.

「你小心點喔∼要是推開了單向門回不來了,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真遇上這種事我們就用傳聲石聯絡.」

淳靠著枝理的隱形魔法隱身,壓抑著腳步聲朝金字塔內部前進.許多魔術師都能使用的這種隱形魔法可使目標對象在一定時間內變成透明人.在該魔法的最大效用之下,甚至可使目標對象在靠近只依靠視覺辨識周遭變化的怪物時不被發現——當然,若是面對聽覺或嗅覺敏銳的怪物就另當別論;而且一旦披著隱形魔法的冒險者觸發了怪物的仇恨值,魔法效果便會即刻消失,是一種只能用在偵察方面的魔法.

另外,在城鎮中絕對禁止使用隱形魔法;甚至有旅館和公眾澡堂會設有破除隱形魔法的結界.既然這個世界存在這種能用以偷窺的魔法,設計中當然也會有相應的對策.

淳眼前的通道沒走幾步便連接到一條通往下層的階梯.他小心翼翼地往下走.

這條階梯似乎很久沒有人使用,上面爬滿了青苔跟覃絲,腳踩在上面非常滑溜.

下了樓之後接上了左右兩條岔開的通路.

(有空氣流動呀.)

……吹在臉上的風是從左手邊來的嗎?淳繃緊了神經,沒有一刻松懈地走在迷宮內的通道上.

幾分鍾後,淳回到同伴們所在的位置,讓歌澄和路卡這才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氣.

「你去很久耶!」枝理蹙著眉頭迎接,「大家很擔心你呢!」

「抱歉,結果去這麼久卻沒找到什麼好消息.」

淳將平板上通過後自動記錄下來的金字塔內地圖,以無線傳輸的方式傳給其他四人.于是大家便將注意力移到了自己平板電腦的顯示器上.

「……嗚哇,這個迷宮光看就讓人覺得頭痛呀.」枝理說.

「老實說,我還差點迷路呢.硬要說的話,我其實是個路癡.」

「路癡去做什麼偵察啦!」枝理說.

「若是考量到有可能遭遇怪物攻擊的情況,當然是我去啦.不然就是……能借著絆住怪物再使用清除記憶子彈逃跑的尤佳莉雅要去了.」

「我討厭昏暗的地方.再說,這種地方出現的怪物多半都是不死族,睡眠彈根本不管用.我能應用的手段就相對有限了.」

不死族,UNDEAD——這個詞彙直譯就是會動的尸體.在蒼穹境界中,僵尸和骷髏型的怪物都屬此類.

不死族怪物擁有許多與一般怪物不同的特性;其一是睡眠,麻痹等致使怪物產生異常狀態的特殊攻擊完全不管用.但相對的,白魔術師對于這種類型的怪物擁有專用的攻擊魔法,能發揮強大的殺傷力.在面對不死族怪物時,冒險者必須切換思考,改變以往面對一般怪物時的應對方式.

「我沒有看到不死族怪物喔.」

「那是有其他怪物啰?」枝理聽了反問.

「是叫做傀儡娃娃嗎?我是有看到頂著這個名字的怪物在里面走動……應該是魔偶類型的怪物吧.」

「還是睡眠彈無效的怪物呀.」

尤佳莉雅說話的同時,整個肩膀都垂下來了.

睡眠,麻痹等等異常狀態也同樣無法作用在人偶等等魔偶型的怪物身上.

「欸,這座金字塔內的通路都滿窄的,頂多兩只怪物——或者小一點的怪物三只吧?在這座金字塔內只要沒有變成大混戰,我跟歌澄同學兩個人站在前排應該就不會出問題才對.」

迷宮跟戶外地圖不同,有牆壁這層物理阻隔,不用擔心被怪物大軍圍攻.不過相對地,玩家能施展的戰術也有限,這點是比較頭痛的地方;例如淳擅長以腳步移動閃避對手攻擊的方法就完全無法施展.

「我們來把這塊地圖范圍之內的怪物全部解決掉吧.然後再以視野較好的十字路口為定點,一點一點清理——歌澄同學,路卡,你們就趁機慢慢習慣迷宮內的感覺吧.」

若要盡情調查迷宮內部,首先要把所有怪物全部解決掉;在蒼穹境界中,這類遠離人群聚落的迷宮,普遍怪物複活的時間間隔很長,一旦全部清理掉之後,再來就可以安全探索.

傀儡娃娃是一種具有球形關節的木偶,屬于魔偶型的怪物;身高約一公尺,大概就像是人類兒童的大小.這種怪物都是集體出現,有時候甚至一次會超過十只.

不過這種傀儡娃娃似乎沒有特殊攻擊,只是以木質手臂對冒險者進行亂棒攻擊;以攻擊技能剛好滿百的路卡進行偵測顯示為綠色,換句話說,這是一群不折不扣的小嘍啰.

淳的隊伍花不到一小時時間便清理掉整層樓的傀儡娃娃,隨後分成三隊在已經安全的樓層內進行探索.另外,為了因應敵人忽然冒出來的情況,分組方面讓尤佳莉雅跟枝理一組,歌澄跟路卡一組.

「淳同學一個人沒有問題嗎?」

「傀儡娃娃這種等級的怪物來幾只都不是問題——歌澄同學,你要保護好路卡.靠你了.」

「好,好的!請你放心吧!」

也許是淳的信賴讓她覺得開心,歌澄猛力點頭,隨後喜孜孜地帶著路卡一同消失在走廊彼方.

「淳,你會不得好死的呀.」

「壞蛋!低級!」

淳背對著尤佳莉雅和枝理的咒罵聲逃跑般地離開了現場.

*

淳對自己說「靠你了」,光是這樣就讓歌澄整個人雀躍不已.她沿路調查著牆壁,地板和天花板,但內心洋溢的喜悅怎麼也壓抑不下來.

路卡一直看著她,歎了一口氣說:「真是個戀愛中的少女呀.」

「什,什,什什什什——你在說什麼呀!?」

「你喜歡淳吧?」

「……是的.」

「你可以不用回答得這麼戒慎恐懼啦.」

「可是……我,那個……因為我一直都在扯大家的後腿……」

「應該……沒有這種事吧?雖然我幾乎都沒有出去冒險的經驗,不過我覺得你是個很厲害的輕裝戰士喔.一點都不像是MMO的新手.」

說完,路卡轉動了眼珠向上瞄了歌澄一眼.不知道是從歌澄的表情中發現了什麼,她隨即展露了一張溫柔的笑靨說道:「歌澄,你不只是喜歡淳,而且非常尊敬他吧.」

「因為是他把我從困境中拯救出來呀.」

「你是說他把你從亞塔利雅島帶出來的事嘛.我聽淳說過.不過他也說那是因為你很努力.還說,如果沒有你的幫忙,他絕對不可能帶著你們一起離開亞塔利雅島的.」

「我……我確實是照著淳同學教導我的方式努力去做了.不過,我現在還沒辦法以自己的能力思考,沒辦法靠自己找出問題的答案.」

其實前一刻也是.歌澄原本認為去偵察應該是她的工作.她身為輕裝戰士,就算面對稍微強悍的怪物攻擊也應該可以耐得住,能撐著回到這群隊友身邊.然而,淳卻打從一開始就沒把她列入選項.這讓她覺得很難過.

「你……不開心嗎?」

聽到路卡忽然這麼問,歌澄語塞了.

「真是的,歌澄你之前還說什麼要盡情享受呢……現在這樣會不會太丟臉了?」

「是……對不起.」

「哇!等一下!拜托你不要一點都不反駁好嗎!」

歌澄的反應讓路卡莫名覺得慌亂,不好意思地整個人縮成一團.歌澄覺得她的反應很可愛,忍不住笑了出來.

「嗚嗚,我最不擅長鼓勵別人了……」路卡說.

「好意外呀.我還以為路卡你是個更冷靜沉著的人呢.」

「是常常有人說我雖然年紀小,但看事情看得很清楚啦.不過我根本不是這樣,我只是不會把情緒顯露在臉上,不太習慣在別人面前生氣,也不習慣在別人面前笑.」

「那你剛剛慌張成那樣也是嗎?」

「那個……我是真的嚇到了啦.我原本以為你會反駁,會生氣……人與人之間的相處真的好複雜喔.」

路卡雙手捧著臉歎了一口氣.

「在這樣的情況下聽到對方的批評卻能毫不避諱地接納,在老師之後你是第一個呢.」

「原來源太先生……是這樣的人啊……」

「真拿你沒辦法.之前接受你的鼓勵,現在換我幫你了.」

「啊,那個……你不用特地幫我做什麼啦.」

「不行!我賭上商人的名譽一定要幫上你的忙!」

路卡邊說邊握緊拳頭.

「你不要看我是小學生,這種事情我可是聽得很多的!關于戀愛的知識很豐富喔!」

此時,歌澄仿佛在路卡身上看到枝理的影子.

歌澄和路卡一邊閑聊,一邊也在這層金字塔內仔細調查.

淳說過,用棍棒敲打跟地板的時候要留意聲音的變化.這種地方很容易藏有秘密通道.(朱月:跟地板,目測少了個"牆壁".)

「雖然這里的任務也有可能是以其他機關的方式啟動,不過我們還是先把注意力放在金字塔內有沒有秘密通道上面.」

歌澄和路卡聽從淳的指示,一同走在各條走廊以及不同的石棺室之間,以三公尺長的棍棒敲打牆壁,地板和天花板.這是非常無趣的工作,不過卻不是可以松懈的工作.

此時歌澄完全忘記自己置身在危險的迷宮之中.路卡大概也一樣.

「用棍棒敲打先敲地板,再敲牆壁,最後是天花板.依照這個順序進行.大家必須要先確認腳底下是否安全,然後才能前進.」

歌澄最後還是忘記淳交代的這個要點,一腳踩在地板上的瞬間——「啊!」地叫了一聲.

(這個地板還沒有用棍棒敲過……)

……太遲了.

歌澄一腳踩在堅硬的石磚上,但身體卻像是被重力牽引一般往下沉.

——腳底下的地板消失了.

「歌澄!」

——是陷阱!……當歌澄察覺這點為時已晚.路卡在驚叫聲中抱向歌澄.而歌澄也緊緊抱住這個朝她撲過來的小女孩,兩人一起向下墜落.

*

歌澄置身在一片黑暗之中,全身上下隱隱作痛.她在一聲痛苦的呻吟聲中試著扭動身子.

「歌澄,你沒事吧?」

頭頂上傳來路卡的呼喚.

「你等一下,我馬上把周圍照亮.」

說完,上方不遠處即刻亮起一盞宛如提燈般大小的光芒.那是路卡手中的魔輝石碎片.

光芒之下,四周都是石磚砌成的牆壁.歌澄起身,試著確認自己身上有沒有傷.

「還好你當了我的坐墊沒有受傷.」

「路卡,你呢?」

「我沒事,多虧你抱住了我.只是……」

路卡皺起眉頭看著手中的傳聲石.

「我的傳聲石全都沒辦法用了.」

歌澄聽了趕忙確認自己的傳聲石,但也沒有一個人有回應.

……看來這里是特殊空間,能阻隔傳聲石的效果.

「也是會有這種事情發生的,不過……我們得想辦法逃出去才行.」

從現在這個空間中可以看到一條只有一個人肩膀寬的小徑朝著另一頭延伸出去.然而,歌澄猶豫著是否該在無法與淳和其他人聯絡上的狀況下朝著這條路往前走.與其如此——

「路卡,我們用瞬間移動離開這里吧.」

「嗯,也對.」

路卡率直地點點頭,隨即使出了能將整個隊伍一起傳送至特定地點的魔法.歌澄跟路卡的腳底同時出現一個淺綠色光圈向外擴張……隨後,這道魔法之下產生的光即刻消失.

「……看來這邊也不能使用瞬間移動.」路卡說.

「有其他魔法可以用嗎?」

她們試了幾次之後發現,除了移動系的魔法之外,其他魔法都可以正常使用——這里只有傳遞訊息的的功能和移動相關的功能被封住了.

「我想淳他們應該遲早會發現我們不見了.」

即便陷入這般窘況,路卡仍維持著冷靜的反應說:

「我們留在原地等他們也是一個方法.」

歌澄想了想之後搖搖頭說:

「我們往這條通路里面去看看吧.像傳聲石這類重要的東西都放進魔法袋里面去吧.這樣最糟糕的情況之下,我們就算死了都還有辦法跟淳同學他們取得聯系.」

歌澄在這座浮空島上第一個取得的道具·魔法袋具有綁定屬性;放進這個袋子里的小東西在擁有者死後會與主人一同飛回到綁定地點.

之前歌澄在與咲耶等人一起行動的時候尚未擁有這個東西,所以在她墜落到亞塔利雅島之後就無法再與伙伴們取得聯系.

「路卡,請你在這邊等我.我想,如果有什麼萬一,我一個人死就可以了.」

「你不要說這種見外的話啦.再說,這調查任務可是我的委托耶?」

歌澄向前邁步走出去之後,路卡也跟在後面一起前進.

「而且如果往前走的話,也許就可以使用緊急脫離魔法了.」

確實如此.而這麼一來,歌澄就沒有拒絕路卡同行的理由了.

隨後,兩人靠著魔輝石碎片發出的微光,走在漆黑的通道內.

沒多久,她們來到狹窄通道的盡頭,進入一間室內挑高的大石棺室.這間室內中央有一塊數公尺高的平台,平台頂上安置著一座石棺.通往平台頂端上的階梯左右兩側各點了一排蠟燭.兩人一靠近中央平台,這兩排蠟燭便同時點上了燭火.

「——咿!」

路卡抓緊了歌澄的手.

(我,我得堅強一點!)

歌澄也緊緊回握住身旁這個小女生的手,同時向前跨出一步.

——瞬間,地板出現劇烈搖晃.

「呀,呀啊——」

歌澄抱緊了路卡,腳步踉蹌地繼續向前走了幾步.

「是,是地震……路卡,你還好嗎?」

「怎麼會這樣……我從來沒聽說過蒼穹境界里面有地震呀!」

聽到路卡茫然地叫了一聲,歌澄恍然回神地抬頭望向室內中央的石棺處.沉重的石棺上蓋……緩緩向上掀開.

「這是……啊啊啊!」

歌澄身上不斷發出顫抖,兩腿癱軟地和路卡一同跌坐在地上.

然而,即便如此她的目光卻仍緊緊盯著平台頂端的石棺.

忽然間,一股腐臭味傳來.石棺內嗆出的灰色濃煙逐漸彌漫著整個石棺室……

「時候已到!」

室內回蕩起一聲粗質的男聲.

「時候已到!眾人靜聞余聲!靜聞余歎!靜聞余悲!靜聞——余怒!」

同時,一床人影從石棺中緩緩浮起.凹陷的眼窩之中一雙紅色的眼眸緩緩轉動,最後將目光緊鎖在歌澄身上.

「——祝福余吧!」

石棺中的『人影』大聲叫道.

「——歌澄!」

隨後,在這床『人影』唱名的瞬間,歌澄的HP一口氣被抽干.

「——路卡!」

在逐漸變得朦朧的意識之中,歌澄看到路卡隨後也跟著她一同倒地.

在兩只眼瞼闔上之前,歌澄看到眼中浮現出的系統訊息視窗,上面寫著——

『蓬萊皇帝發動了死亡呼喚』.

死亡呼喚,這恐怕就是作用在歌澄跟路卡身上的攻擊吧.

(蓬萊皇帝……是嗎……)

歌澄隨後也看見了死前最後一條訊息——系統訊息如此寫著:

任務:『蓬萊皇帝的複活』開始.

「蓬萊皇帝的……複活……」

在歌澄理解了這句話的當下,意識也墜入了黑暗之中.

*

歌澄清醒時發現自己置身在伯陽城內旅館的房間之中.這是歌澄跟枝理用的房間,在他們出外冒險的期間仍租下來使用.

赤裸著身子清醒的歌澄了解到自己不久之前死了一次.

此時,身旁的魔法袋輕輕發出震蕩——是傳聲石.

歌澄從魔法袋中取出傳聲石……是路卡的傳聲石.若歌澄的記憶沒錯的話,路卡應該在歌澄倒下後也跟著死亡了.而她的綁定地點應該是設在金字塔旁的安全區域內才對.

「歌澄!不好了!」

傳聲石內,平常總是冷靜沉著的路卡開口便是一聲哀嚎.

「你快點看一下任務清單!快點!」

歌澄在疑惑中照著路卡說地取出平板電腦,叫出了任務欄介面.當她看到上面秀出的文字,忍不住屏息……

——任務:蓬萊皇帝的複活.

請在十日內平息已複活之蓬萊皇帝的憤怒.此任務一旦失敗,您將會死亡.

您將會死亡——歌澄再看了一次這段文字,忍不住咬緊了下唇.

「歌澄,你的平板電腦現在的電池存量是……」

「不到……百分之三十.十天內還來不及恢複到安全的蓄電量.」

在蒼穹境界中,冒險者一度死亡並不會從此消失.HP歸0的冒險者會在綁定地點複活.然而,每次死亡都會致使手上的平板電腦喪失百分之四十的電量.而這個電池的電量每天會恢複一個百分比……一旦電量歸0,玩家便不會再次複活.而死去的冒險者將就此消失,無人能得知其去向.

「歌澄……」

歌澄仿佛可以看見路卡蒼白的臉龐.

「沒問題的.」

她勉強擠出回應.

「還有,十天.我還有十天的時間.」

這是她唯一所能擠出的回應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卷 第一話 大規模團戰     下篇:第二卷 第二話 金字塔的詛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