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SKYWORLD蒼穹境界 第三卷 第三話 逃亡者  
   
第三卷 第三話 逃亡者

枝理跟歌澄被關進同一間牢房.這是一間只有簡陋床鋪的潮濕牢房.這間牢房內部無法使用魔法.

雖然無法使用魔法的問題只要沒想要逃走就沒有關系,但她們也因此無法利用傳聲石與尤佳莉雅聯絡.不過其實其他人嘗試過也一樣聯絡不上.而對于姬珊卓公主那邊的聯系也是一樣.

現在尤佳莉雅和姬珊卓公主都是處于無法聯系——或者不想與任何人聯絡的狀態.

「真糟糕.」

枝理站在牢房中央,盡可能表現出活潑的面貌聳聳肩說:

「淳一定受到不小的震撼吧.都怪人家太笨,一直灌輸他要相信同伴,同伴不會背叛他之類的說法.」

她邊說邊偷瞄了歌澄一眼,看到她垂著頭坐在簡陋的床板上.

「我原以為之前那個路線可以把淳攻略下來的……對不起喔,歌澄.要是那家伙就此變得不相信別人的話,那都是我在旁邊煽風點火的錯.」

「怎麼,會呢……」

「欸,雖然錯最大的人是尤佳莉雅就是了.」

「她不是這種人……」

「你還是放棄吧.」

枝理轉而帶著冷淡的語氣說:

「她背叛我們了——不對,也許她打從一開始就沒對我們說過真話.人家一直都知道她在隱瞞些什麼,不過在網路游戲里面,彼此互不探聽對方的私事是大家的默契,所以我也什麼都沒問.」

枝理也認為,也許淳還知道些什麼.而且尤佳莉雅看起來似乎也比較能對淳坦露自己真正的心緒.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會被騙;她以為尤佳莉雅對淳傾心,所以沒有防著尤佳莉雅.

「虧人家還相信她……不可原諒.」

枝理喃喃地說:

「人家不知道她這麼做有什麼原因,不過人家無法原諒她這麼傷害淳!」

「枝理……」

「可不是嗎!淳很膽小,很懦弱的耶!都是人家不好,把淳卷進這場災難之中的!雖說人家這麼做是為了你,不過人家還是在淳不情不願的狀況下一直鼓吹他,伙伴是很重要的!是人家要他多相信我們一點,是人家跟他說,這樣一定不會有問題的!」

盡管毫無根據,枝理當時仍是如此信口開河.

她認為,只要歌澄跟淳之間的關系能夠順利發展就好.為此,她非得改變淳這個人不可.

對人寄予信賴也會得到等值的回饋,任誰都會說出這般毫無根據的話.

而她當時也沒有多想就拼命試著對淳洗腦.而一旦知道這是洗腦,這樣的行徑就顯得更加可惡.

「人家……真是差勁到不行!」

她握緊拳頭往牆壁上重重地捶下去.一聲渾重的聲響回蕩在牢房之中.

「討厭……人家已經沒有臉見他,沒有臉面對他了……」

她垂著頭,臉上滑下了兩行淚水.

「對不起,歌澄,人家什麼也辦不到……」

「枝理……」

「人家不要這樣!」

——一切都完了……枝理心里不由得湧出這般預感.

自亞塔利雅島與淳相遇之後,這兩個多月她過得非常愉快.每天都充滿了喜孜孜的興奮感.而現在回想起來,就連當時他們在蓬萊皇帝的任務之中陷入危機,她仍樂觀地認為,一切一定都有方法解決.

她一直心想,這樣的日子若是能夠永遠持續下去就好——不對……她搖搖頭.她其實一直毫無緣由地深信這樣的日子一定會永遠持續下去.

——然而,這一切都只是幻象.這世上根本沒有永遠的樂園.她其實早就知道的.

此時,誤信了枝理的謊言的淳,現在也一定已經……

「討厭,人家已經不想再變回孤伶伶的一個人了!」

她放聲大哭.

*

歌澄看著那樣的枝理,將原本想說的話又吞了回去.

『現在還不能確定尤佳莉雅真的背叛我們了.』

她想這麼說,但說不出口.因為那是她們親眼看到的.

歌澄想起當時的事……

——深夜,歌澄和枝理兩人獨自出面迎擊來自北方森林的怪物夜襲.她們沒辦法聯絡上住在男生宿舍的淳,尤佳莉雅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了房間.光的傳聲石也聯絡不到人.事後聽說她睡得相當沉.而她除了很好入睡之外,大部分的聲音也叫不醒她.

「啊——討厭啦!那些家伙為什麼不遵守宵禁嘛!」

枝理和歌澄先和廢鐵堂的隊伍會合,迎擊怪物.而過程中莫名傳來姬珊卓公主遭人擄走的消息.

「等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不過聽說綁架犯一行人正穿過涅維爾長城西側,往森林里去了.」廢鐵堂看著隊上的成員,「我想協助精靈們救回姬珊卓公主.」

所有人也都表示贊成.而這時候,光在非常不湊巧的時機透過傳聲石希望枝理和歌澄為她解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啊,是光同學嗎?其實,那個……枝,枝理!請你跟光同學解釋!」

「唉唷真是的!——光,其實現在……」

「我們先走!你們隨後跟來!」

廢鐵堂丟下這句話便帶著歌澄跟枝理之外的伙伴先行離開……

……要是光當時沒有跟我們聯絡上,事情不知道會怎麼樣.歌澄邊想邊搖頭,心想,結果一定還是一樣;就算她們兩個人當時在場,對于結果一定不會有任何影響的……

歌澄和枝理追上廢鐵堂的隊伍時,他們正和一群似乎是冒險者的逃亡者交戰.大約十名的隊伍尾端,有一個她們熟悉的身影.

「尤佳莉雅!」

枝理忍不住驚叫.同時,尤佳莉雅射出的子彈也打在廢鐵堂的腳邊.那是輪繩彈,廢鐵堂因此完全無法動彈.

「等一下!尤佳莉雅!」

枝理大聲叫喚.而尤佳莉雅在新到的追兵之中發現歌澄跟枝理,目光也短暫地停留在她們身上.

在照明魔法的光芒之下,那張昏暗的臉龐呈現出泫然欲泣的表情,讓歌澄覺得胸口一陣揪痛,仿佛心髒就要裂開了一般.

這個瞬間,逃亡者的同伙催促著尤佳莉雅,讓她即刻別開臉,隨著同伴們一同遁入了森林之中.他們眼睜睜讓這群綁架犯逃走了,但冒險者這方若是沒有做好萬全的准備,在面臨黑精靈的攻擊之後,他們不可能馬上殺進森林里去.

無論是廢鐵堂,還是歌澄等人,都只能如實報告這件事.

*

(我是不是該逃出這座浮空島了呢……)

光一個人走在要塞內,一邊思索著.

(我就是討厭這種內心的揪痛才總是自己一個人的呀.)

肩膀上的小卡仿佛在安慰主人似地輕輕叫了一聲:「嗶.」

過去的三個月間,她始終都只以召喚怪物為友,一個人離群索居.其後因為諸多原因,她沒辦法只好離開深山,來到人群之中.

即便沒有副職業開放這件事,她早晚都要面對現實;副職業開放只是一個契機而已……她現在才真正明白這點.

(我有我非做不可的事.而接下來我要面對的,已經不是一個人單打獨斗能夠應付的場面了.)

她需要有人幫忙.盡管她害怕跟別人相處,不過她需要同伴.

此時,她偶然邂逅了淳和他的隊友.

這很幸運.但遺憾的是這樣的幸運沒有維持太久.

現在這座要塞中的氣氛蕩到了谷底.所有的士兵都在懷疑作為傭兵的冒險者們.而冒險者們彼此之間也無法再維持信賴關系.

這也是當然的.這群人畢竟都只是透過網路認識的,從沒有看過對方真實的面貌,當然也不知道對方的人品和性格.在這樣的情況下當然無法維持信任.

此時光真的非常想逃離這個令人難以忍受的環境.

(不過不可以.)

光咬緊下唇.

(淳的狀況很令人擔心.)

一想到淳,光的內心便不由得一陣揪痛.這是她頭一次出現這樣的感受.

(我大概……喜歡上他了.)

——但原因是什麼呢?光原想試著厘清這點,但也隨即搖頭壓抑.畢竟這是無法得到結果的戀愛.

(淳喜歡歌澄,而歌澄也喜歡淳.這里沒有我介入的余地.)

從旁邊看來,這兩人真的是人人稱羨的一對.她不希望他們的感情分裂.因此,她現在也絕不能從這里逃跑.

(……淳沒事吧?)

昨天,當光告知淳,尤佳莉雅背叛一事時,他顯得非常消沉.盡管一個晚上過去,他的情緒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恢複吧.

光必須為他打氣.若不這麼做,她會無法原諒昨天在丟下那樣的話語之後隨即逃跑的自己.

光來到要塞的地下層,跟士兵打了招呼,解釋她的來意,隨後往淳所住的牢房走去.

看來淳手上綁的繩子已經被解開了.他低著頭,兩手正活動著.

——不對,他正在……正坐在床上,專注地操作著他的平板電腦.

「那個……淳,你在做什麼?」

聽到光愕然的聲音,淳也將頭從平板電腦上抬起來.

「我在查閱地圖.」

「地,地圖?」

「北方森林的地圖.我聽士兵說,葛平他們逃往要塞的北方.換句話說,他們是躲藏在怪物的領土內.很幸運地,我們之前完成了制作地圖的任務.而我大概可以想像他們現在人躲在哪里.」

「那,那個……」

「尤佳莉雅也擁有同樣的地圖,所以她一定會想辦法暗示我們他們躲在哪里的.」

「為,為什麼?」

「那當然是為了方便我們找到他們呀.」

淳揚起嘴角笑了.

而這時候,光也恍然發現,他這些話是以什麼樣的前提而說的.

「你……還相信尤佳莉雅嗎?你以為尤佳莉雅沒有背叛我們嗎?」

「以結論來說,確實是如此沒錯.她有她的想法吧.」

「這只是你的一廂情願不是嗎?」

「也許是.不過,我在招她加入我們這個隊伍的時候就決定,我會相信她了.」

「淳!你不可以逃避面對現實呀!」

「我沒有.」

淳邊說邊將平板電腦上的畫面秀給光看.

也許他已經事先向士兵詢問過了.這張地圖上清楚記載了他和葛平,灰色猛者遭遇的地點,逃跑的方向,還有怪物夜襲涅維爾長城時使用的路線等等.

「這次的綁架事件絕對是經過縝密算計的結果;包含怪物的襲擊時間和逃亡路線等等,全都計劃得非常完美.」

「……唔,嗯.」

「不過,如果真是這樣,那麼有一個部分就顯得相當突兀……光,你應該已經聽說我被捕的前後情形了吧?你不覺得矛盾嗎?」

「那個,嗚……」

光歪著頭思索著.

(如果淳說的沒錯,那麼他是在走廊上遇到那兩名綁架犯的,而地點是在露台附近……)

「對不起,我不知道.」

「是嗎?欸,你平常不在要塞里面走動的嘛.」

「那當然呀.畢竟會被士兵們罵嘛.而且我又沒有像你或尤佳莉雅那樣隱匿自身形跡的方式……咦?」

「對,沒錯——這座要塞在地形上是被視為野外區域,而尤佳莉雅擬態魔法應該是有效果的.」

在一般說法上,擬態魔法在室內不能使用.但這其實不是正確的說法——應該說,擬態魔法在迷宮內不能使用.

而這個擬態魔法能否有效發揮的判定點其實是以地區為單位,但這座涅維爾長城沒有被歸類為迷宮地圖.

「如果尤佳莉雅真的倒戈加入那幫綁架集團,那麼他們為什麼會在要塞內迷路呢?他們不是應該很快就找到姬珊卓公主在的位置嗎?」

「可,可是他們之所以找到露台這個地方是因為……」

「那個露台從南側森林就可以看見了;只要從森林方向仔細觀察這座涅維爾長城,他們就可以得知姬珊卓公主每天晚上都會出現在那座露台上.所以我在想,他們是不是一開始就瞄准那座露台.不過如果真是如此,那麼反過來說……」

「那些綁架犯只知道姬珊卓公主有可能會出現在那座露台上!」

「這樣的推理是比較恰當的解釋.另外,如果尤佳莉雅有那個意思,她大可帶著大家用擬態魔法在要塞中搜索.」

「隱形藥劑呢?」

「那東西有時效性的限制,不適合長時間偵察.不過如果想從要塞之中脫逃,使用隱形藥劑倒是可行.不過腳步聲是藏不住的.」

「對,對喔……嗯,我也會用隱形魔法,不過我經常都會因為形跡暴露而被發現呢.」

「為保險起見,你可以幫我調查一下這座要塞中有布設解除隱密狀態結界的區域嗎?據我所知,應該只有這座牢房和地下溫泉而已.」

「……可是,這樣的話,那……」

「對,尤佳莉雅並非原本就是那群綁架犯派出的間諜,而是在偶然之間成為他們的伙伴的.而且還是在他們擄走了姬珊卓公主之後.」

光聽了忍不住生咽了一口氣.

——這麼一來,整個局面都不一樣了;無論是尤佳莉雅背叛的這個前提,或者是之後的做法都是.

她握緊拳頭.沒想到當她正在煩惱,還消極地想著是否要從這里逃走的時候,淳一直都在冷靜地分析當下的狀況.

——而且,他還自己找出了有機會解決問題的突破點.

(淳好厲害呀.)

光打從心底發出贊歎.現在的她不得不承認,淳這個人的氣度跟她天差地遠.

(他……啊啊……我真的……)

光大大點頭.

(我真的可以試著相信他.)

她下定決心,要再緊緊追隨他一次.也許這麼做會讓她再受到傷害,不過此時的她已經充分理解到裹足不前是何等愚蠢.

——所以她說了:

「我什麼都願意做.」

這句話代表了她對淳的絕對信賴.

「有什麼事情是我可以幫忙的嗎?請你告訴我,淳.請你下命令給我.」

「首先,我要請你幫我把這件事告訴枝理跟歌澄.」

「好.我想她們一定也很擔心.」

「與其說擔心……現在枝理一定覺得非常自責吧.為了她,我一定要證明尤佳莉雅是無辜的.」

……咦?光歪著頭表示不解.

「為什麼?」她問.

「抱歉,為了維護枝理的名譽,我不能透露原因.」

「……唔唔,欸,算了,我知道了.還有沒有其他我可以幫忙的?」

「我現在把我這份資料傳送到你的平板上去,請你幫我傳給所有要塞里的冒險者,還有精靈族的負責人——啊啊,還有……」

淳揚起嘴角笑著說:

「請你幫我轉達給卡希法西爾,如果綁架犯威脅他支付任何代價,絕對不要答應.」

「威脅?」

「抱歉,我現在不能說對方會要求什麼——欸,其實他們也有可能暫時不動聲色,觀察情勢就是了.」

光瞪著他.

「你又在隱瞞什麼了事嗎?」

「嗯,沒錯.沒有證據的臆測不能亂說.而且現在這個狀況非同小可,要是猜錯了,事情會鬧得一發不可收拾.」

「嗯,這也是啦……」

「你別擔心,這件事一定可以獲得解決的.他們比起想像中留下了更多線索.」

「線索……?有這種東西嗎?」

「至少被我發現的線索可是他們的致命傷呢.」

如此大放厥詞的淳看來就和平常沒什麼兩樣.

——啊啊……光忽然察覺這個天真無邪的大男孩與眾不同的異樣性格.就連光與淳認識的時間如此短暫,也能夠察覺他如此令人目瞪口呆的單純本性——

(他已經進入攻略任務的模式了……)

這個女孩忍不住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

——沒錯,就連與淳相處時間不長的光也知道,三木盛淳一朗這個人一旦看到任務,眼中便容不下其他任何事物.而他現在一定已經擅自接下了一個沒有人發行的任務.

一會兒之後,光來到枝理和歌澄的牢房.

「這還真像是淳那家伙會做的事.」

這是枝理聽到光傳話之後脫口說出的第一句話.

她哭了.邊哭邊笑.

「謝謝你,光.人家現在比較有精神了.」

「咦?那個……我該說……不客氣嗎?」

(好像跟淳說的一樣,枝理真的一下子放心下來了呢……)

「啊啊,不過好不甘心呀……」

枝理喃喃地說

「這樣人家就愈來愈不能原諒自己了.人家會自我厭惡呀……」

「枝理,你其實可以坦率一點,可以開心一點喔.」

歌澄擔心地安慰著枝理說:

「而且,消極的枝理一點都不像枝理了.」

枝理雙手握拳,振奮地笑著說:

「歌澄倒是一直都很積極呢.」

「因為我相信她呀.」

這位對淳又更傾心的少女擠出了微笑說:

「尤佳莉雅是淳同學相信的伙伴.這樣的話我當然也要相信她.我要永遠相信她.」

*

然而,這天夜里——

枝理跟著淳和歌澄一同溜出了要塞,朝著北方森林快速奔跑.

「為,為什麼啦!」

枝理帶著混亂的思緒,完全不懂他們這麼做的意思.

「等一下啦!喂∼」

淳拉著枝理的手,蠻橫地將她拉到這里.這實在太過唐突.

「人家問你——為什麼我們非逃不可啦!」

枝理上氣不接下氣地甩開淳的手停下腳步,她在周圍使用了甯靜魔法,在周圍張開無聲結界,另外所有人也使用了夜視魔法,「好了——」她盤坐在地上,表現出一副沒得到夠令她滿意的說明不打算走了的態度.

「淳,請你解釋一下.哪有人忽然出現在牢房前,一句『我們走了』就把人家帶走的!而且,你還把光一個人留在要塞里面……真希望光協助我們逃走的事情沒被發現.」

「我有事情要請她幫忙,而那女孩也答應了.」

「咦?女孩?為什麼是『女孩』?」

歌澄似乎還不知道光的真實身分,瞪大了眼睛歪著頭顯露出一臉不解的反應.

「不好意思,歌澄,這個晚點再跟你解釋.」

枝理慌忙地胡亂揮著手說.這般冷淡的表現讓她對歌澄感到抱歉,但由于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隨即又把目光移到淳的身上,瞪著他問:

「好啦,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好不容易才有機會洗刷汙名;接下來只要再忍耐一會兒,到時候就是精靈族那邊要來道歉了.但我們現在用這種方式逃出來,這樣不是變成我們真的有嫌疑了嗎?為什麼要這麼助長別人加諸在我們身上的誤會呀.」

「老實說,把你們兩個人卷進來真的很不好意思.」

「我沒有為你把我們卷進來而生氣!」

枝理邊說邊對歌澄使了一個眼色.

「咦,咦?咦咦?」

(插圖163)

歌澄顯露出一臉慌張的反應.

「好啦,你快點做就是了.」

「嗚,嗚嗚……枝理好恐怖……!」

歌澄淚眼汪汪地將目光從枝理移到淳的身上,猶豫著舉起拳頭.

「嘿,嘿!」

她猛力地閉起眼睛,拳頭捶在淳的頭上.

「那個……歌澄同學?」

「嘿!嘿!」

——『咚』,『咚』兩聲,歌澄又捶了淳的肩膀跟胸膛.她閉著眼睛沒辦法瞄准.而且點力道也沒有,打起來肯定一點都不會痛.

「呃,那,那個……」

「你看,歌澄也很生氣.」

「……我該說什麼才好?」

「不准你說不知道.我們是伙伴,是一心同體的.」

枝理仍盤坐在地上,挺著胸膛抬頭凝視著有點不知所措地呆站著的淳.

「淳,你給我正座坐好.」

「喂.」

「夠了,你正座坐好就對了!」

淳頗為不滿地屈膝跪地,雙腳並攏地坐在自己的腳掌上.因為身高的關系,枝理仍必須抬頭看他.

歌澄顯露出有些困擾的表情,跟著一同跪坐在地上.三人圍成一圈.枝理隨後卻拍了一下自己的膝蓋.

「你擅自把我們卷入麻煩事這點一點關系都沒有!你不要小看我們的覺悟!這種事我們早就做好心理准備了!被你耍得團團轉沒關系!人家現在只是要你解釋而已——為什麼我們非得像現在這樣逃跑不可?我認為我們應該要了解其中的原因!可是如果你判斷這個原因先不能讓我們知道……那人家和歌澄也會無條件照著你的話做.」

她伸手指著淳的鼻子說:

「所以不准你因為這種事跟我們道歉!不准你懷疑我們對你的信賴!」

枝理的雙眼露出堅毅的目光瞪著淳.聰明如淳應該了解這些話代表什麼意思.枝理選在這時候拋出『信賴』這個詞彙當然是跟尤佳莉雅有關——其實枝理也沒能完全相信尤佳莉雅.而淳辦到了.但即便如此,他依然欠缺了一樣特質.

「……淳,我說你呀……雖然我們已經相處很久了,不過我們現在還是要把這件事說清楚.」

枝理心想,還好這個世界里的夜視魔法不像以前的游戲一樣以紅外線方式表現.不然要是淳可以辨別她的體溫,一定馬上會看到她滿臉通紅的模樣.

「人家只說一次,你給我仔細聽好.」

所幸,蒼穹境界的夜視魔法只是讓「漆黑的環境看來像是有微光照耀一樣」,這種不可思議的效果可以讓淳看得見她,但看不清楚她臉上的細微表情.

枝理感覺到自己劇烈難耐的心跳.她閉上眼睛,深呼吸,吐了氣之後再度瞪著淳說:

「如果要為了伙伴而面臨第三次死亡,人家一點都不害怕.就算人家因為你的失誤而消失,為了守護同伴而死,那也是人家自己的選擇!」

「喔,喔……」

「——你,你的反應就這樣嗎?」

「……嗯,謝謝你.」

淳仿佛這才理解枝理這句話的意思,隨後也面帶微笑地說:

「我想起來了.尤佳莉雅之前也跟我說過類似的話.」

「咦?是喔.」

「她說我不夠信賴我的伙伴們.」

「她說得很對呢.」

「……我在牢房里思考了好一陣子.想著尤佳莉雅的行為該怎麼解釋……腦中不斷浮現她對我說的話,然後我想到了——不論接下來要怎麼做,我都要先相信她.」

枝理點點頭.她了解到淳就是因此而選擇重新驗證尤佳莉雅的行為這個方法.少女乍看之下背叛了她的伙伴們,但其實從她一連串的行動之中卻可以找出她真正的意念.

「不過我這個人大概很難改變吧.才以為跨越一座高牆,結果還是被你罵到臭頭.」

「對呀,你這個人永遠都是這麼窩囊嘛.」

「我無話可說,對于你表現出來的男子氣概,我真的只能甘拜……」

話沒說完,枝理便冷不防地一拳捶進了淳的腹部.

「你少消遣我.人家殺了你喔.」

「喔,喔……」

肝髒被灌了一拳的淳痛苦地將頭靠在地上.

「今,今天晚上的枝理比起平常看起來都要恐怖……!」

「歌澄,不要連你都把人家形容成恐怖的凝縮物好嗎!」

她猛然起身,抓住歌澄顫抖的肩膀,將她的正面轉向淳.

「好啦,你不是也有話想對他說嗎?」

「咦?我,我沒有……那個……」

「什麼沒有!你也要親口告訴他你是如何信賴他的吧!」

「咦!啊,是!」

歌澄綻露了笑容.

「我會為了枝理跟淳同學賭命奮戰的.請你們不要因為這樣覺得害怕或膽小.我是輕裝戰士,是防禦型角色,請讓我來保護大家.」

「……嗚嗚,為什麼一讓歌澄開口就是這種聖女般的發言呀……」

而輪到她自己開口,就會被人家說充滿男子氣概.這般落差讓她覺得這個世界真是有夠不公平的.而且最不公平的是,就連她自己都有這種感覺……

——欸,算了啦……枝理雙手叉在腰上歎了一口氣說:

「就這麼回事啦,淳,我們把話題拉回來吧.」

「對呀,那個……」

「你要是現在裝笨的話,看人家把你PK掉喔!」

「……我沒有啊.」

淳的眼神出現些微游移的反應.

——果然……枝理聳了聳肩說:

「你這個沒用的男人.」

「我不否認……是要說我們為什麼要從要塞逃走嘛.」

「嗯,你這個人要我們這麼做,一定有它的道理吧.」

「當然.不過為了解釋這點,我們得先把這次事件複習一遍.」

淳表示,這件事從頭到尾說起來有點長,就邊走邊說吧?枝理回答那當然並點點頭,從地上站起來.周圍的警戒工作以淳作為刺客的特殊能力應該還不至于出問題.而持續使用夜視魔法及甯靜魔法雖然會消耗一些MP,但安全性卻會大幅提升.再加上他們是走在逃亡的路上,在此時與怪物交戰一點意義也沒有.而他們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先深入黑精靈的領域——北方森林的深處,甩開涅維爾長城可能派出來的追兵.

他們在使用了一連串的魔法之後,隨後便即刻以團隊移動加速提升移動速度.

「先從這次事件的開端開始.」

淳邊說邊取出平板電腦,秀出地圖畫面.熒幕上顯示出了第五軌道的史葳特涅維爾島全圖——當然,島嶼北方大部分都還是漆黑一片,只能看出整體的輪廓;至于南方的居住區,就連淳等人沒有去過的地方也都清楚地呈現在地圖上.

淳伸手點了一下地圖南方的其中一塊居住區,精靈族的樹上都市——柯涅兒卡.地圖畫面隨即切換到了整座樹上都市,其中的中央廣場有一塊紅色的『╳』——這是可以由玩家自己加注的記號.而現在出現在地圖上的這個記號就是淳加上去的.

「這個地點是這次事件的開端——昨天白天,一名叫做葛平的冒險者將一個包包放在這里,召喚出了一只怪物.這只怪物不分對象地開始展開攻擊.在這次的恐怖攻擊之下,原本柯涅兒卡的平民百姓會受害,不過因為我跟歌澄把騎士魔偶找來,讓這起恐怖攻擊事件無人傷亡.」

「這件事我已經從你口中聽過一次,之後我又從歌澄那里聽她詳細敘述過了.她說了很多喔……聽說你跟公主殿下私會,而且你們還挺要好的嘛.」

想起歌澄那時臉上帶有一些落寞的事,枝理微眯著眼瞪著淳看.她其實是想斥責淳,為什麼在約會的時候還跟其他女生表現出親密的反應,不過……她其實也知道當時的狀況也是沒辦法的事.

「我不否認我跟姬珊卓公主很談得來呀.」

然而,當她看到淳表現出來的態度,實在又忍不住想臭罵他,但才正要開口時——

「那,那個……」

歌澄一聲比起平常高了幾度的呼喚將枝理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淳同學是——那個!他跟姬珊卓公主……私底下偷偷——」

歌澄鼓起臉頰,一臉不滿地握著拳頭.她如此嫉妒的反應真的非常稀奇.

「……偷偷私會?」

(這算是……有進步了嗎?)

枝理忍不住歪起頭.

「我是不知道歌澄同學是想像了什麼才選了這樣的詞彙啦……」

不知道淳對于歌澄的態度介意到什麼程度,他聳聳肩說:

「我跟姬珊卓公主會面,應該說是一起討論陰謀詭計吧.」

「陰謀……詭計,是嗎?」

歌澄聽到淳這麼說,不禁一臉呆愣.

「我之前有跟你們說過,我有對姬珊卓公主提議過任務內容的事嘛.我其實原本也就有打算從頭到尾跟你們說明一次的……欸,算了,現在就先解釋這個部分好了.」

淳邊說邊將他與姬珊卓公主每天夜里私會的內容告訴枝理跟歌澄.

若要用一句話總結這事,枝理只能這麼說——

(老天,這還真像是他會做的事……)

而歌澄也同樣只能苦笑.

「欸,總之就是如此——我跟姬珊卓公主碰面其實是為了深入研究蒼穹境界的任務系統,一邊探討這個系統的可能性,一邊深入了解這個系統.」

他帶著天真無邪的模樣自豪地挺著胸膛.這時候的他一心一意只有自己專注的事,眼中完全看不見其他事物,看來真的非常像個網路游戲廢人.

「……人家好像可以理解為什麼卡希法西爾要抓你了.從那位國務大臣的角度來看,你根本就是個鼓吹公主殿下做壞事的大壞蛋.」

「你這麼說太汙辱那位公主殿下了——姬珊卓公主可是非常努力地試著借助擴展任務系統發展自己的國家的呢……不,不只如此,她甚至將這個世界的變化列入考量.她總是不斷在思考要如何讓這個從冒險神身上得到的能力反應在國家結構上,看看能在人民身上引發什麼樣的化學效應.」

「淳……你非常信賴這位公主殿下呀.」

「嗯,是啊,所以我絕不能讓她死.」

對此,枝理歪著頭問:

「如果我們的推論正確,那些綁架犯是想借由綁架姬珊卓公主殿下而威脅這個國家吧,不會要她的命吧?」

「喔,不對不對.」

淳趕緊搖頭糾正:

「枝理,你搞錯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什麼事啦,你不要賣關子,快點說啦.」

「你不用催我也會說……欸,其實這是非常令人反感的事.」

淳在這句前提之下聳聳肩之後又開了口:

「想殺姬珊卓公主的人是卡希法西爾.我們其實是為了從精靈族手中保護姬珊卓公主而從涅維爾長城逃走的.」

枝理跟歌澄聽了同時瞪大了眼睛.

*

其實淳自己也不想得出這樣的結論.他打從心底厭惡為了拯救某個人而必須犧牲另一個人的性命這樣的故事.

三木盛淳一朗深愛著游戲,深信最適合用于游戲的結局還是完美的幸福結局.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現在面對的雖是游戲,但也是現實.是他必須親手開辟幸福道路的獨特游戲任務.

他絕不希望自己事後後悔.他絕不要讓自己的故事以悲劇式的結局收場.如果故事有分歧路線,那麼他非得做出最好的選擇才罷休.

——不對,其實根本不需要這些借口.

他將姬珊卓公主當做朋友.她是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不可能對她見死不救……一下定決心,他就拔腿狂奔.他毫不猶豫地下了逃跑的決定.而這個決定讓光背負了相當困難的工作.這個人情搞不好還不完了.

「雖然要說的事順序要顛倒過來了,不過以游戲來說,你們覺得姬珊卓公主的角色職責分配是什麼?」

聽到淳的詢問,枝理想了一下之後回答:「涅維爾長城的最高負責人,負責發行要塞防禦任務.」

「對一半.她還有另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統禦騎士魔偶命令權的人也是姬珊卓公主.」

「這點人家還是頭一次聽說呢.」

「我想這個部分如果不是有興趣而自己調查的人大概不會知道吧——雖然實際操作騎士魔偶的人是城鎮或港口內的士兵,不過這種盡管地點和能力方面受限,但卻擁有近乎GM權限的職務究竟是誰賦予他們的呢?就好比冒險者們是從姬珊卓公主那里承接任務的一樣,那些士兵們也是從姬珊卓公主那里得到操控騎士魔偶的職務的.這也是神賦予姬珊卓公主作為其代理人的特殊能力之一.」

「……意思是說,這些能力跟冒險者的特殊能力一樣是嗎?」

「聽了姬珊卓公主敘述,我在想這兩種特殊能力在系統方面的處理上應該是屬于同一種類型.她以『神聖領袖』稱呼她的職業.我想這大概是NPC專用的職業吧.」

「那是主職業還是副職業?」

「這我們就無從得知了.畢竟冒險神的祭司應該也有獨自的專屬職業……另外,發行任務的特殊能力叫做『任務創造技能』.命令騎士魔偶的能力叫做『守護者號令權』.那麼,為何姬珊卓公主會擁有這兩種權限呢?」

「這是……因為這個國家的國王長期因病臥床的關系嗎?」

「這位國王似乎已經很久沒有清醒過來了.據說好像是借助魔法之力而延命的……欸,這個不管——問題是,為什麼這位精靈王所擁有的『神聖領袖』這個職業會移轉到其女——姬珊卓公主身上呢?」

「嗯……」

枝理思索了一會兒,便舉起雙手擺出投降的姿勢說:

「不知道啦∼」

「關于這點,我也是直接詢問當事人而得知的.」

淳在先行解釋過這點之後說:

「神聖領袖這個職業似乎是由全國地位最高者傳給王族血脈之中繼承順位最高者,然後一代傳一代的職業.而據說這是冒險神授予的特殊職業.」

「好狡猾喔!這個情報來源太狡猾了啦!狡猾!」

「我可沒作弊呀.只要稍微調查一下,這類消息哪里都有.就連在亞塔利雅島上的冒險神神殿與相關人士對話,應該都可以問到這些與王族有關的消息才對.」

「……嗚嗚,人家又不是任務狂!」

看到枝理一臉不悅的反應,「好啦,對不起喔.」淳笑著應了一聲,隨後繼續說:

「好了,到這里你們應該了解到……現在這座史葳特涅維爾島的狀況相當危險.若是這個情況繼續下去,精靈國的領導階層不只會失去以任務守護涅維爾長城的力量,還會失去騎士魔偶的管轄權.」

「對呀,這情況真的相當糟糕.」

「不,枝理,你不知道真正糟糕的點在哪里.當然……歌澄同學也不知道吧.」

「是,我完全不知道.」

歌澄被淳這麼說卻絲毫沒有顯露出泄氣的反應點點頭,這模樣看得枝理也忍不住露出苦笑.

「現在這完全是歌澄的正常表現呀.」

「咦?那個,我這樣說哪里不對嗎?」

「不會,沒關系.歌澄同學,我希望你可以坦率地接受枝理這樣的形容.或者說……如果你馬上就領悟到我接下來要說的事是什麼,那就,那個……該怎麼說才好呢……」

看到淳支吾著不知道該如何開口,領悟力強的枝理似乎馬上就知道他要說什麼.

「是很黑的內容嗎?」

「是非常黑的內容.」

枝理聽了蹙起眉頭,雙手捂住耳朵.

「人家不想聽∼」

「都說到這里了,你給我全部聽完.」

「嗚嗚嗚,那些事應該不是你的妄想吧?」

「如果那些都是我的妄想,那最好.因為這樣就只是我們過于莽撞,大家淪為笑柄而已.最多也就是我們逃出這座浮空島,一切就解決了.」

「看來你認為不是呀.」

枝理歎了一口氣.這麼一來,她也已經一腳踏在船上,那干脆就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好了.

「『神聖領袖』這個職業擁有任務創造技能與守護者號令權兩種特殊能力.而一旦這個職業的持有者陷入無法行使其特殊能力的狀況下,擁有最高順位的王位繼承權者將得以承繼該職業.這點在姬珊卓公主的說法之中已經非常明顯.這是一年前發生的事——據她說,在精靈王陷入昏迷的當下,她的職業就自動變更為神聖領袖了.」

從這個角度來看,也許『神聖領袖』這個職業的特性會比較接近副職業.因為玩家的主職業無論如何都是無法改變的——不過NPC的職業系統也有可能獨立于玩家所使用的職業系統之外就是了.

「那麼,無法使用特殊能力的狀態是什麼樣的狀態呢?現在姬珊卓公主遭到綁架,王族之中也沒有人繼承了神聖領袖這個職業.不然現在早就開始招募要塞防禦任務了.」

由于現在沒有人可以招募要塞防衛任務,使得涅維爾長城外的戰場已經不是過去那個「擁有極大效益的狩獵場」——據說幾名善于判讀情勢的玩家已經先行離開了這座浮空島.這對于依靠冒險者維持涅維爾長城防線的精靈族來說,問題是愈來愈沉重.

「不過,在精靈王陷入昏迷的情況下,神聖領袖就直接轉移到下一個人身上.欸,換句話說,這大概就是判斷基准點了吧.雖然我們不知道更詳細的規則,不過……現在大家都知道只要姬珊卓公主身上發生類似的情況,神聖領袖就會轉移.」

「……不會吧,這意思是……」

枝理說話的聲音變得僵硬.她是個聰明的女孩.淳只要說到這里,她就已經能夠想像可能會發生什麼事了.

「沒錯,絕對轉移的條件就是神聖領袖的持有者死亡的情況.當姬珊卓公主遭擄的那一刻起,她對精靈族王宮方面就已經是個燙手山芋了——既然如此,那不如殺了她吧.」

歌澄聽了倒抽一口氣地唉了一聲.

「誰會做這麼過分的事!」

她稀奇地帶著憤怒的眼神凝視著淳.

「就是那些深愛國家,守護著國家的人.因為只要姬珊卓公主死了,神聖領袖就會轉移到下一位王位繼承人身上.雖然不知道是誰,不過一切問題就解決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怎麼這樣!這一點都不可喜呀!」

「但是,若要顧全姬珊卓公主的性命,屆時不知道要犧牲多少名士兵……而若是對于眼前這個情況置之不理,結果又不知道會讓受害情況擴大到什麼樣的程度.畢竟這座史葳特涅維爾島是仰賴神聖領袖所擁有的特殊能力而存在的.一如這個世界的居民仰賴蒼穹境界的系統生存.然而——現在這座史葳特涅維爾島正面臨脫離這個系統的危險.關于這點,王宮非常清楚他們將面臨多麼恐怖的情況.而且他們也理解到,無論付出多大的犧牲,他們都得讓整個國家回歸正軌.為此,如果最好的解決方式是要殺死姬珊卓公主,那麼負責指揮解決這次事件的卡希法西爾就會遭受精靈王族威脅,要他照辦吧.至于他能抵抗到什麼程度,這實在無法讓人期待.」

「可,可是!那位國務大臣非常重視姬珊卓公主呀!廚房內的各位都這麼說!而且這個國家的士兵們也都深愛著他們的公主殿下呀……」

「就是因為他們都深愛著姬珊卓公主才會選擇這麼做的.因為這位公主殿下比起誰都重視這個國家,而我最擔心的還是她會因而自殺.因為這是拯救這個國家最有效率的作法了.」

枝理跟歌澄震驚得忍不住停下腳步.淳也跟著停下來.他搖搖頭,「對不起,這些話讓你們覺得不舒服.」

「你不要為這種事情道歉!」

枝理低頭大叫.握緊拳頭整個人不斷發出顫抖.

——她在生氣.淳發現,此時的她非常激動.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太過分了……怎麼會有這種事.」

「如果要守護這個國家,這是很當然的事.」

「……吃屎啦!可惡!」

枝理大聲咒罵著.

她雖然聰明,但也還只是個國三學生,甚至還沒有受完義務教育.突然接觸到這個世界殘酷的一面,會表現出如此激動的反應也不難理解.

而平時始終避免將粗鄙詞彙掛在嘴上的歌澄此時不發一語——不對,她反而……

「……可惡!」

她盡管猶豫,仍咒罵了一聲:

「開什麼玩笑!這算什麼!自殺是最好的選擇……淳同學,這太過分了!」

她帶著盈眶的淚珠瞪著淳.

「淳同學!這是怎麼回事!」

「嗚,你對我生氣也沒用呀.」

「可,可是!」

「所以我們才要去制止這種情況發生呀.」

他無奈地搔搔頭,隨後從身上取出一顆任務石.

「這是……?」

「這是之前姬珊卓公主嘗試性地交付給我的一個任務.只要這顆任務石還沒有因為任務失敗而變成黑色,我們就還有希望.」

「這是什麼樣的任務呀?」歌澄問.

「在姬珊卓公主有危機的時候保護她.」

淳看著歌澄和枝理.

「對,這是姬珊卓公主交付給我的任務.所以我會拼命完成它.這個國家會怎麼樣我才不管.而王族跟國務大臣心里在想什麼……借用枝理的話說——叫他們吃屎啦.」

他邊說邊揚起了嘴角:

「畢竟要是姬珊卓公主死了,我的任務可就失敗了呢.」

*

聽到淳這麼說,枝理跟歌澄忍不住苦笑.

「淳同學現在就跟平常一樣呢.所謂正常表現就是用在這種時候嗎?」

歌澄說完,枝理也接著開口:

「你這家伙真的是有夠傲嬌的耶.」她揚起臉上的笑容,「不過,欸,人家不討厭這種傲嬌的個性.」

「是嗎,你也愛上我了呀.」

「但是人家討厭你用這種低級的玩笑假裝沒事.」

枝理瞪著淳,但站在一旁的歌澄卻顫抖著開了口:「枝,枝理……你喜歡淳同學……」枝理慌張地趕緊反駁:「才,才不是!人家才不會喜歡這個死白目!絕對不可能!」

淳看著她們恢複成一如往常的親密感,微微笑把話題帶了回來:

「好了,不好意思,我們一直在顛倒話題的順序——我們現在要來談敵人的事了.」

「那是指擄走姬珊卓公主的那些家伙吧.」枝理問.

「嗯,我們現在知道的內容還太少——首先,其中有一個人叫做葛平,還有另一個人叫做灰色猛者.另外他們還有好幾個伙伴.」

「然後尤佳莉雅也跟他們在一起.」

淳從枝理這句話之中,聽出她刻意避開了「尤佳莉雅也跟他們是一伙的」這樣的說法.

「沒錯,尤佳莉雅不知道為什麼也參與了他們的行動.不過,欸,這點就先不管了.但我想這對那些人來說也是個意外.」

淳又將那幫綁架犯並未取得要塞內部地圖的事說明了一遍.如果尤佳莉雅一開始就是這群綁架犯的同伙,那麼這次的綁架行動肯定會更順利.葛平跟灰色猛者應該也不會被淳撞見.

「關于這點……」

這時候,歌澄歪著頭說:

「那個……不過,好像也不見得真的是這樣……」

「你說說看吧.就算你說錯了,人家跟淳也不會生氣的.」

「別說生不生氣,其實有正反的意見可以參考,反而可以激蕩出新的想法;就算歌澄同學說的是錯的,也許也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一件事比起一個人思考,不如多人一起集思廣益更能創造出好幾倍的功效.」

歌澄聽到淳這麼說,先是瞪大了眼睛,接著也笑了出來.

「淳同學,你說的話跟咲耶好像喔.」

(因為這是我跟阿海在一起時的處事原則嘛.)

淳小心翼翼地隱藏著內心的慌亂,以「團體行動的鐵則」作答,然後接著開口:

「當然,決定權維持在同一個人身上會比較好.腦力激蕩跟決策不能混淆.而以這次的情況來說,我們只有三個人,在得出最好的想法之前經過充分的討論也不是問題.」

「淳,你是隊長,就由你來決定吧.」

「真的,我也會遵從淳同學的決定.」

「……欸,你們願意這麼說,真是幫大忙了.」

「不過其實也可以說我們把所有麻煩的事情推給你就是了,嘻嘻嘻∼」

枝理喜孜孜地笑著.對此,「不過我也是硬把你們拉到這里才跟你們說明現況的.」淳冷靜地說:「都到了這個地步,我也不會說我不想當隊長什麼的……我們把話題拉回來吧——歌澄同學,你有什麼想法就說出來吧.」

「啊,好的——這是關于擄走姬珊卓公主殿下的那幫人沒有要塞內空間配置圖的事……」

「嗯,怎麼樣?」

「若是這樣,那群綁架犯在沒有尤佳莉雅的情況下,應該沒有魔法或特殊能力來隱藏自己的形跡了是嗎?」

淳跟枝理同時驚呼一聲.

「其實也可以使用藥劑.雖然隱形藥劑的持續性很短,不能維持穩定的隱密行動,不過……也許對方的組織規模相當小也不一定.」淳說.

「現在已經有副職業作為輔助了,卻沒有人能用隱形魔法,擬態魔法,跟影匿技能……啊,換句話說,無論是主要職業還是輔助職業,他們都沒有人選擇法師系,刺客,還有黑暗獵人了是嗎?」枝理說.

「對方大概頂多就是十個人而已吧——等一下,這麼一來……」

淳慌張地從包包內取出一個可以藏在手掌心上的棒子.

「那是什麼東西?」

「追跡棒,是模仿黑暗獵人追跡能力的道具.」

「啊?如果真有這種東西的話,那為什麼不一開始就……」

「黑暗獵人,刺客,還有法師系等等,只要隊伍之中有一個能夠隱匿蹤跡的職業,就可以完全消除整個隊伍的形跡.我想說這東西沒有用,而且它只要使用二十次就會壞掉了.」

淳邊說邊啟動了這個道具.根據廢鐵堂的報告,他們就是在這一帶與葛平等綁架犯交手的.而尤佳莉雅更是在過程中出手攻擊廢鐵堂,拖住他的行動.

當時,如果尤佳莉雅有對那群犯罪者使用擬態魔法,那麼他們接下來的足跡應該會完全消失.不過,如果淳這一連串的推理沒錯……

「有了,是他們的足跡.一直延伸到森林深處.」

淳找到他期望中的東西,揚起嘴角展露了笑容.

*

根據淳的猜想,如果要塞有發出任務的人,那麼冒險者之中隨便一個黑暗獵人很早就會掌握到這個足跡了.同樣的,就算沒人能發行任務,只要卡希法西爾出面拜托冒險者們,一定能發現這群綁架犯的足跡.

然而,高傲的精靈族一定遲遲不願對于這群尚不知是敵是友的異邦人低頭.他們打算自己解決這起事件.

基于這個緣故……綁架犯的足跡也才會偏偏在一天過後由淳等人發現.

(真是夠了,要說僥幸都還不知道是僥幸什麼.)

淳帶著枝理跟歌澄一同追尋著敵人的足跡,一邊解釋分析這群犯罪者.

「接下來要說他們為什麼要綁架姬珊卓公主.其實這點目前還沒有太多確切的線索.」

「畢竟對于那群綁架犯,我們完全是一無所知嘛.」

「這邊有一些假設,首先,無論是這個國家,或是綁架犯,姬珊卓公主的利用價值大略有三——」

「三個……是嗎?姬珊卓公主殿下,那個……神聖領袖的特殊能力就我們所知的只有兩種……對吧?」歌澄問.

「沒錯,任務創造技能和守護者號令權,另外還有一點是——她是王族.而且是第一王位繼承人.」

歌澄認同地點點頭.

「那群綁架公主殿下的壞人……」

她小小聲嘟噥了一聲之後握緊拳頭.

「他們是壞人對吧!」

「嗯,是壞人沒錯啦……」

這般脫線的對話讓枝理喪氣地連肩膀都垂下來了.但她隨即也忽然想到了什麼而歪起頭,「咦?人家想到一件事——淳,姬珊卓公主身上的這三個價值都沒辦法構成那群綁架犯綁架她的理由吧?」

「你為什麼這麼想?」

「因為,任務創造技能就你跟姬珊卓公主驗證的結果,它只能應用在守護這座史葳特涅維爾島的范疇之內不是嗎?就算那群綁架犯勉強姬珊卓公主發行任務,這對他們來說也沒有任何利益可言呀?」

「畢竟任務的報酬也跟任務的難易度有關.這個系統該如何應用,其實我跟姬珊卓公主都還在研究.現在我們無從得知到底是誰來決定任務的難易度,又是怎麼決定的……」

關于這點,淳問過艾莉絲,但艾莉絲卻不肯透露.哎,畢竟從營運團隊那邊取得這類資料,對大部分玩家來說太不公平,也無法維持一款游戲的游戲性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也要那些家伙真的把眼前的這個世界視為游戲才行.)

『解任務很快樂』,淳不認為除了他之外還有其他人會如此斷言.

(如果是阿海聽到這種瘋狂的事,大概會很開心地出手幫忙吧.)

淳忍不住揚起嘴角.

「……你在笑什麼啦?」

「別介意,你繼續說——那關于守護者號令權你怎麼看?」

「那個特殊能力不是用在遭到騎士魔偶襲擊的時候可以發揮類似魅惑術那種效果的能力吧?」

「聽姬珊卓公主說,那好像是可以對待機狀態中的騎士魔偶訂下契約的儀式魔法.」

透過守護者號令權這個特殊能力似乎能創造出儀式中不可或缺的催化劑.

「聽說整個能力發動到完成的時間相當冗長.」淳說.

「那你覺得精靈族會對那群綁架犯進行這個儀式坐視不管嗎?他們在從姬珊卓公主殿下手中取得那個魔法的催化劑之後,還是必須親自跑一趟騎士魔偶的停機坪進行契約儀式吧?」

「不,不過,枝理,我雖然不希望這個可能發生,但那些綁架犯如果以姬珊卓公主殿下的性命作為要脅,要精靈國的人顧全公主殿下的性命的話……」

「歌澄,這不可行.因為這關系到姬珊卓公主所代表的第三種價值——她是王族中的第一王位繼承人……淳剛剛說過了,精靈國的王族打算對姬珊卓公主見死不救,甚至有可能主動殺掉姬珊卓公主呢.」

「啊!」歌澄唉了一聲,隨後即刻顯露出喪氣的反應.

「怎麼這樣……這太過分了……」

「是很過分沒錯,不過在貴族心里,他們大概認為就連自己都可以作為政治操作的籌碼吧;舉凡以自己的性命換取龍魂,作為鎮國利器的女王,刻意進行一場厮殺以掃蕩國內反對勢力的王與王子……這等故事在蒼穹境界中的任務或書本之中可是屢見不鮮呢.」淳說.

「就說了,一般玩家根本不會去看這個世界的書籍的好嗎!」

是嗎……聽到枝理這麼說,淳歪著頭表示不解.若是不深入了解這個世界的背景,在解任務的時候不就可能會做出與任務內容前後矛盾的行為嗎?再說,要能夠仔細體驗精巧的任務內容,便得好好了解這個世界才行.

「不過——的確,塔莉雅公主也是犧牲自己拯救了世界的嘛.」枝理說.

「怎麼搬出動畫的故事內容出來啦……」

「你自己說的不也是游戲里的故事嗎!」

枝理和淳互不相讓地瞪視著對方之後,發現這樣的爭執實在相當愚蠢,于是同時聳了聳肩.

「唉呀!討厭啦!總之——淳!人家已經把你說的,姬珊卓公主對于綁匪的三種價值全部都推翻掉了,這點你怎麼看啊?」

「所以我不是說過了嗎?我也不知道綁匪的目的是什麼呀.」

「……你這樣不會太狡猾了嗎?」

「這不是狡不狡猾的問題,我想說的是——我只想得到姬珊卓公主可能被綁架的三個理由,但實際上可能有第四個,第五個.然而,知道這點的恐怕只有那群綁架犯而已.」

比方說幽幻旅團當初就是知道打鳳凰掉的寶可以恢複平板電腦的電池蓄電量,並也積極用這個獨占訊息的優勢長期霸占了寮泰島的鳳凰地圖進行駐紮.

——而這次搞不好對方也同樣掌握了什麼隱密情報.

「還有……剛才舉出三個理由也有可能擁有什麼延伸出去的漏洞.」

「延伸出去的漏洞?比方說咧?」

「比方說,任務創造技能可以經由特別方法創造出能對冒險者帶來極大利多的任務.」

「雖然這不是不可能,不過……這樣的話他們就直接請姬珊卓公主幫忙就好啦?」

「如果那是沒辦法許諾的內容呢?比方說……」

淳想了想,「不……」他搖搖頭說:「抱歉,我只想得到有點邪惡的例子,請你們把這個可能性忘掉好了.」

「你說說看嘛,人家會好好聽你說啦.」

「像是每殺死一名精靈,要塞的防守就會變得堅固的活人獻祭任務……之類的.」

淳說完,枝理跟歌澄同時倒抽了一口氣向後退.

「喂,你們.」

「你好邪惡……淳,不管再怎麼樣都不應該這麼做才對……」

「淳同學,這麼可惡的事情絕對不能做!」

「不,我又不會做出這種提議——再說,就算我提了姬珊卓公主也不會答應呀.」

「也,也對啦……不過以任務創造技能這個特殊能力的方向性來說,也許是可行的吧……而且也沒有人假想到這種邪惡的用途.」枝理用手捂著嘴,「嗯……」地陷入沉思.

「喂喂,腳不要停下來呀.適當的推理就好,我們還是要先前進比較要緊.追跡棒的效果持續時間不長呀.」

他們走了一個小時,追跡棒的使用次數已經消耗了一半.這麼下去到底能不能找到那群綁架犯的根據地就很讓人懷疑了.

(找到一定程度的線索後,我們大概得對照著地圖上的可疑洞窟,一個一個去找了……)

即便如此,淳還真沒想到日前提出的制作北方森林地圖的任務竟會在這種時候派上用場.

他搖搖頭,心想,什麼事情會帶來好運還真的沒有人知道呢……

*

夜晚的森林只要使用夜視能力就可以不需要光芒,但就算在周圍使用甯靜魔法,但還是有一部分怪物會嗅出他們的存在.

這群怪物是名符其實地以『氣味』嗅出他們的.比方說狼這些夜行動物,比起視覺跟聽覺,它們多半更仰賴嗅覺進行夜間狩獵;就算使用隱形魔法,冒險者也無法避免遭遇這類嗅覺敏銳型的怪物襲擊.

在野外,只有德魯伊的擬態魔法能夠阻絕包含嗅覺,聽覺以及視覺的所有感官偵測達到完全隱密行動的效果.

「被發現了嗎!」

聽到狼的一聲遠吠,淳忍不住咋舌了一聲.同時歌澄和枝理也很快地做出了戰斗准備.

一只大小跟熊差不多的狼男爵撥開樹叢沖了過來.淳閃開對手的突擊,以雙手劍朝著它灰色毛皮底下的身軀砍下去.

這一刻甯靜魔法跟移動加速魔法都已經解除.對方速度比起我方更快,唯有打倒它才能離開了.

「還有一只!」

歌澄大叫了一聲,跑向隨後沖出來的這頭狼男爵.她舉起小型盾牌阻擋對手的獠牙,但HP仍出現少許的消耗.

「這只我來應付.淳同學,請你專心對付那只.」

「好,你不要勉強喔!」

狼男爵是以攻擊力作為特色強化的怪物,DPS——單位時間能造成的傷害點數相較于一般第五軌道的怪物將近兩倍;即便歌澄是輕裝戰士,但長時間遭受這種怪物的攻擊恐怕也撐不了多久.

然而淳偷瞄了一眼,他看到這個聰明的少女很仔細地觀察了狼男爵的動作,以些微差距的腳步移動閃過對手的攻擊,或者以盾牌擋下,用劍撥開.

(她已經完全學會抓住對手的節奏了.)

枝理的恢複時機應該也能掌握得很好.淳帶著這樣的判斷專心對付眼前的狼男爵.他引誘對手使出突擊,隨後在對手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施展連續攻擊;若是對手發飆揮出爪子則進行圓弧形的移動閃避.

「啊,糟糕,第三只來了……」

枝理一聲呢喃的同時,矮樹叢中奔出了第三只狼男爵.在淳做出反應之前,歌澄已經先一步喊出聲:

「我來!」

「歌澄,你不要勉強啦!」枝理說.

「我可以!枝理,麻煩你幫我施放輔助魔法!」

「唉呀好啦!人家會放啦!」

歌澄以舞蹈般的動作戲耍著兩只狼男爵.她以確實的挑撥攻擊與各種技能提高對手的仇恨值,讓對方不會把目標轉移到在旁輔助的枝理身上.

看著她此時的超凡動作表現,實在令人難以想像幾個月前的她一旦關閉自動攻擊模式,就連面對最低等級的怪物也會陷入苦戰.

(她真的是……有夠了不起.這個學生這麼優秀,我當老師的都要自慚形穢了.)

淳忍不住發出贊歎.

(這麼一來我就可以毫無顧忌地專心打倒眼前的怪物了.)

他隨後使出全力痛擊了眼前的對手.

盡管花了一些時間,但淳和歌澄,枝理也成功打倒了三只狼男爵.對手的尸體消失,回歸瑪那.這原本是需要六人隊伍才能應付的場面,能在沒有陷入大危機的情況打倒這三只怪物已經是相當好的成果.然而……

「沒有戰況調節型角色果然還是很吃力呀∼」枝理歎了一口氣說.

尤佳莉雅不在隊伍之中的戰力差距,作為恢複型角色的她感受比起誰都來得深刻.

「哎,反正我們本來就是三個人組隊,現在也只是恢複成原來的隊伍形式就是了.」

「對不起,都是我太沒用的關系……」

歌澄縮著肩膀垂著頭,顯露出一副愧疚的反應.

她僅有一次沒有拖住狼男爵,讓這只怪物撲向枝理.而生性嚴肅的她此時應該是認真反省著自己當時的過失.

「不,不是啦!不是!你沒有錯啦!」

「對呀,讓防禦型角色來拖怪本來就不是組隊打怪的典型戰略.」

事實上,歌澄肩負起超出職責所在的任務,已經表現得非常好了.

「我們要拿出最好的表現是當然的,不過太常勉強自己做出超過能力范圍的事也不好.」

「是,是!」

「不過話說回來,果然只有我們三個人在第五軌道上闖蕩真的太勉強了.雖然有尤佳莉雅在就已經差很多了,不過光她的火力輸出也實在非常可靠呀∼」枝理說.

「這就是所謂的失去了才知道身邊的人有多可貴呀.」

淳苦笑著說.

他們這次面對三只狼男爵所花的時間足足有五人一起應戰時的五倍以上.而配合得好的隊伍,就算只是多一個人,戰斗能力都可以提升原有的一半實力.

「啊,對了.」

這時候,歌澄忽然拍了手說:

「你們剛剛有提到光同學的事——那個……是關于光同學明明是男生,但卻用女孩來稱呼光同學……」

淳跟枝理聽了對望了一眼,口中忍不住漏了一聲:「啊.」

幾分鍾後,歌澄聽完淳和枝理的解釋,一個人鼓起臉頰顯得非常不高興.

「……歌澄,你生氣了嗎?」枝理問.

「我當然生氣.你們好過分喔.大家都知道這件事,卻只有我一個人被蒙在鼓里.」

「不是所有人啦.只有我跟枝理知道,尤佳莉雅也不曉得這件事喔.而且我們也沒打算瞞著大家,遲早是會跟大家說的,只是一連串的事件下來……」

「可是——」歌澄猛然將頭湊到淳的面前,「你完全沒有找我商量呢.」

「……對不起.」

「而且淳同學你還一直跟一個女生同房,兩人一起睡覺!」

「我可以發誓,你所想像的情況都沒有發生.」

「你以為我想像了什麼情況!」

看到歌澄有如凶神惡煞一般的眼神,淳別開視線,望向枝理向她求助.

此時枝理正准備悄悄跟淳和歌澄拉開距離,卻被淳一把抓住.

「喂,你怎麼可以一個人逃走!這太卑鄙了吧!」

「才不會卑鄙!才沒有卑鄙呢!人,人家又沒有錯!我只是覺得有趣,把這件事拿來當成消遣你的材料而已呀!」

枝理胡亂揮舞著手耍賴著,但這只手也被歌澄一把抓住.

「你偷偷瞞著我這麼做是最不可原諒的.」

歌澄揚起了嘴角.但在夜視魔法昏暗的視覺體驗之下,旁人仍可以清楚看出歌澄的眼睛一點都沒有笑意.

淳和枝理拼命地安撫歌澄之後得出一個結論——聖女容不得身邊的人的背叛行為.

(真是累人……現在還有一件超大顆的未爆彈瞞著她,這我該什麼時候跟她說才好呢……)

淳在心里重重地歎了一口氣.

他所指的不是別的事情,就是阿海/咲耶的事——淳正在找尋的摯友和歌澄正在追尋的親密友人是同一個人,而淳還為了歌澄與她交手過一次.

若要出發前往第四軌道,那麼這件事他遲早要對歌澄坦白.而且這個時間點應該就在不久之後.

(……欸,算了,到時候她要發脾氣就讓她罵吧.)

這時候,歌澄不知道是否看透了淳的思緒,對著淳展露了笑容.

「淳同學,我非常相信我的伙伴喔.」

但這張笑靨怎麼看都仿佛充滿了黑心的陰謀.

*

黎明前的曙光初露之前,三人抵達了一座洞窟.

對方的足跡或許是為了混淆追跡者的方向感,行進方式極為迂回,因此淳三人靠著之前制作的地圖,選定了幾個可以藏身的地點改以進行重點式地搜索.而這個搜索方針的改變也收到成效.他們找到一處明顯在幾天內有人整理過的洞窟.一如預期,這是在淳等人標記過的地圖范圍之內.大概是尤佳莉雅指示那群綁架犯藏身在這個地方的吧.

淳以刺客用以偵測陷阱的特殊能力偵測到洞窟入口施有警戒魔法.

「這個警戒魔法簡直就是在宣傳,這里有可疑人士在嘛.」

淳才帶著輕佻的語氣說完,隨後又即刻察覺到不對勁而將手貼到嘴邊開始思考.

「怎麼了嗎,淳?」

「不……該怎麼說呢……總覺得好像有點太輕松了.」

「你疑心病太重了啦!你是個性太過別扭,導致本性扭曲了吧?」

「隨便你說吧.不過,為什麼那些家伙要躲到這里……黑精靈的領土之內呢?明明逃往南方會比較輕松呀……」

「你直接痛揍那些躲在洞窟里面的家伙逼問他們會比較快得到答案吧?」

「你這個用肌肉思考的家伙.」

話說回來,其實淳自己也認為,都這時候了其實也不用想太多.在這里議論一點意義也沒有,唯有直接展開行動才能得出結果.

「……沒辦法了,就先痛揍他們再說吧.」

「嗯!就是這麼回事!總之!人家一見到尤佳莉雅一定要先狠狠給她一拳!」

枝理說得凶悍,但實際展開行動時卻還是相當慎重地先使用魔法解除陷阱,再加上隱形魔法與甯靜魔法三人一起潛入洞窟之中.

看到洞窟內的景象後他們大吃一驚,那是一副萬萬也沒想到的景象——幾名似乎是在洞窟內負責看守的男子全都悠哉地打著瞌睡.

(不是……陷阱吧?)

的確,黎明前的這個時刻任誰都會想睡覺吧.

這群藏身在黑精靈領域之內的人,除了擄走姬珊卓公主的綁匪之外肯定不會有其他人才對.然而,這群人卻如此大意……

(這些人是以為只要施加了警戒魔法就沒問題了嗎?還是完全沒想到會有人追擊他們?)

至少,如果是尤佳莉雅的話一定會做足戒備.而且那名與淳交過手的灰色猛者應該也不可能……

(不對,沒看到那個人.還有葛平……也不在這里.)

這個看似鑿開山壁形成的洞窟在設定上應該屬于礦山遺跡吧.從入口直到一處相當于一間教室般大小的空間都有使用魔法點燃的火炬;食物殘渣也散落一地……

三名靠在土牆上打瞌睡的男子全都是前鋒型角色.而淳眯細了眼睛,看到這三人名牌上顯示的全都是陌生的名字.

這處空間內側還有一條細長的通道.淳下定決心之後對著身後的兩名伙伴比出了手勢.

(你們在這里等我.)

歌澄帶著緊張的神情點頭.

而枝理則顯露出一副仿佛野獸渴望著鮮血一般的獰笑,手里緊握著一把帶刺的魔法錘.

(這家伙顯得相當急躁呀……)

臨戰前的枝理總是相當冷靜,現在的她一點都不像她;但這也表示尤佳莉雅的事讓她有多麼抑制自己吧……淳聳聳肩,壓抑著腳步聲穿過這個空間往內側的通路走去.

五分鍾後,淳回到這里的同時也對著兩名伙伴比出OK的手勢.

「呀呴∼狩獵時間到啦∼」

枝理發出一般白魔術師不會喊出的嘶吼聲,毫不遲疑地沖向熟睡中的三名男子.

這三人很弱.遭受人數相等的對手突襲完全沒有勝算;由于他們穿著冒險者裝備打瞌睡,被打了之後勉強還能舉起劍抵擋.但這不過是無謂的抵抗.

然而,這三人說什麼都不接受淳等人的勸降,直到戰死為止.

由于這三人是蒼穹境界的玩家,就算死了也只是回到綁定地點複活;只要平板電腦的蓄電量沒有耗盡,投降對他們來說一點好處也沒有.這就是蒼穹境界內PVP的鐵則.

淳等人深知這點,因而毫不猶豫地殺掉了那三名對手.

「你們辛苦了.」

姬珊卓公主用手輕撫著原本被捆綁的手腕,帶著冷冷的眼神低頭凝視著地上三具尸體,同時也對著淳等三人道出了感謝.

她一直到剛才都還被關在通道內側的一間房間之內.盡管手腳都遭到捆綁,但所幸沒有受傷.而且水跟食物也都沒有少過.

「……這麼一來,他們就會回到綁定地點了嘛.這麼一來葛平也會收到警告了吧.」姬珊卓公主說.

「在這里的人果然真的是葛平那一伙的,太好了.」淳說.

「葛平那幫人自稱神秘之座.」

「神秘之座……是公會名嗎?沒聽過這個公會呀.」

——不對,蒼穹境界內擁有數萬名玩家.若考量到一些僅有幾人的小公會,這個世界里至少也存在著好幾千個冒險者公會……

然而,淳在意的是這個團體的名稱,神秘之座.他總覺得以此為名的這群人似乎會制造一件非常不得了的麻煩事.

此時,姬珊卓公主轉頭面向淳,頗為嚴肅地凝視著他.

「淳,我們長話短說……不,我想請委托各位執行一個任務——請各位拯救我的國家,阻止神秘之座的企圖,拯救這座史葳特涅維爾島……請諸位幫忙取回他們的首領·葛平從我手中奪走的特殊能力——守護者號令權.」

隨後,姬珊卓公主手中出現一顆任務石.

然而,這次比起任務石,淳更在意的是這位精靈公主所說的話.

「等一下,你剛剛說什麼?你要委托我們奪回什麼東西?」

「沒錯,我身為王族所擁有的職業,神聖領袖,其特殊能力之一——用以操作騎士魔偶的守護者號令權被那個名叫葛平的男子奪走了.現在我盡管身為神聖領袖,但沒有守護者號令權這個特殊能力……所幸——該這麼說嗎……至少任務創造技能沒有一起被奪走.」

聽到姬珊卓公主這麼說,淳覺得腦中一片混亂.他覺得暈眩而靠在牆上.身後傳來土牆冰涼的觸感.

「他們奪走了神聖領袖的特殊能力?從NPC手中?……不對,不能把蒼穹境界的居民想成是NPC嗎?應該把蒼穹境界居民的特殊能力視為與作為冒險者的玩家一樣的能力……這麼一來,對方是以特殊能力奪走姬珊卓公主的特殊能力嗎?不過我從沒有聽說過有人有這種職業技能啊.」

淳搖搖頭,想起他們得到鳳凰衛士的過程——那是完成蒼穹境界內獨一無二的任務而換得的報酬.這讓他開始思考……不對,是蒼穹境界內的系統出現變化,現在副職業專用的職業也出現了.對方恐怕是經由達成特殊條件而得到的副職業.

「現在不應該以自己的認知否定這個可能性.至少姬珊卓公主的特殊能力確實被對方奪走了.應該以對手擁有這種能力的前提去思考……」

此時淳忽然察覺到對方的目的——

「他們想搶走騎士魔偶!」

這是在他與枝理的對話中被否定的其中一個可能性.但現在聽到姬珊卓公主敘述的情況之後,這個可能忽然充滿了現實意味.

「不過,這……這麼做還有好幾個難題呀.他們要怎麼去騎士魔偶的停機坪?又要如何置換命令權限呢?再說……要遙控騎士魔偶,必須要有人數相對的操作者.而他們要如何找到對他們忠心耿耿的操作者呢?」

「其他的問題我沒辦法回答,但最後一個問題有一個可能的答案……他們之中有一名吟游詩人,這人曾經想對我使用魅惑的咒歌.所幸我的職業,神聖領袖擁有精靈庇佑這個被動型的特殊能力,對于魔法擁有強大的耐受性;就算是冒險者也無法迷惑我.」

在MMO這般多人同時連線的游戲之中,諸如王族這等公共性極高的NPC通常會設計有特殊的保護.而神聖領袖也屬于此類.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不過……」

「如果對象是一般士兵,對方的魅惑咒歌就會產生作用,是嗎?」

淳接著姬珊卓公主的話呻吟道.

此時他回想起一部分MMORPG中的任務攻略方式——面對一些擁有特定出身國家,種族及信仰的玩家角色來說,絕對會處于敵對立場的NPC;即便任務中需要這些NPC協助,但對方卻絲毫不肯接納這些玩家角色的要求(甚至還會主動對玩家展開攻擊),這時該怎麼辦呢?其因應之道就是使用魅惑術將雙方之間的關系變更為友好,趁此期間解決需要這些NPC角色協助的任務.

當時他聽到有這樣的事時,只是單純心想,原來如此,這樣的游戲自由度還滿高的嘛.然而,現在當他實際置身在這個不知道是現實還是游戲的世界之中時,領略到的卻是截然不同的教訓.

(冒險者這種人就是下定決心要做,便連一些無法無天的事都干得出來的生物,真是麻煩透頂的存在.)

尤其吟游詩人的魅惑咒歌與其他職業的魅惑魔法不同,是能夠迷惑咒歌傳遞范圍之內的所有角色;由于怪物有一定等級能抵擋這種魅惑咒歌,因此在實戰方面不是非常有效的戰法,但對于城鎮里的士兵卻擁有十足的效果.

「說是這麼說,不過魅惑咒歌的持續時間對他們來說還是個難題吧?」淳說.

「關于這點,他們提到了我聽不懂的話——淳,所謂『副職業是傳道師』……這是什麼意思?」

「傳道師……?」

淳以近乎唉聲的方式反芻著姬珊卓公主剛剛說的話.

「這在一般人眼中是單獨行動專用的副職業.主要的特征是能大幅延長魅惑系的魔法或特殊能力的持續時間.」

「這真是適合那些家伙這個作戰計劃的副職業呢.」

枝理用手拍了一下額頭說;

「原來如此∼以這樣的職業搭配方式來說好像確實可行呀.像傳道師這種專門用于迷惑怪物進行狩獵的單獨行動職業,人家還真的是完全沒有看在眼里呢.」

再說,目前的職業系統之中只有極少數職業擁有能夠暫時迷惑怪物,使其成為伙伴的魔法和特殊能力.因為魅惑術在多數游戲之中都是可能引發游戲平衡崩潰的能力.而蒼穹境界也嚴格限制這項技能只能魅惑能力比施術者弱的怪物.但即便如此,施術者先以魅惑術迷惑較自己弱的怪物,讓它與同胞厮殺,存活的一方再由施術者故計重施,這種所謂的『魅惑術狩獵』方式在一部分的狩獵場上是非常有效率的.

不過這種效率只針對單獨行動的玩家.若是由五,六人組隊的隊伍到適合的狩獵場上進行狩獵,能收得的績效遠比個人單打獨斗來得要強得多.

「這麼說起來,傳道師擁有能使魅惑術效果持續二十四小時的特殊能力,而他們是打算利用這種特殊能力廣范圍地迷惑精靈族士兵呀……這樣不是很糟糕嗎?」枝理問.

「很糟糕,非常糟糕.說起來,只要擁有這種能力,就算沒有守護者號令權也可以壓制住一整座都市了.」

「那他們為什麼要特地擄走姬珊卓公主,又奪走姬珊卓公主的特殊能力呢?」

「這個嘛……」

聽到枝理這麼問,淳開始思索.

而這時候姬珊卓公主搖搖頭說:「騎士魔偶是無法攻擊我國人民的.」

「啊!」淳聽了驚呼一聲.他想起日前的黑影勒拿蛇事件.當時騎士魔偶為了掩護被卷入這場恐怖攻擊的一般民眾,以沖撞的方式將一名民眾撞開.而該名民眾不但沒有受到傷害,還起身即刻逃跑.

就系統而言,騎士魔偶與史葳特涅維爾島的一般民眾是屬于同一個隊伍的,因此騎士魔偶只能對一般民眾進行友好式的碰撞.

而在蒼穹境界中,隊伍人數是沒有上限的.

同樣的情況也存在于騎士魔偶與騎士魔偶之間,還有騎士魔偶與精靈族士兵之間.而一般士兵們所操作的騎士魔偶如果被奪,這些騎士魔偶也無法攻擊原本作為伙伴的精靈族士兵們.因此,搶奪來的騎士魔偶無法作為推翻這個國家的戰力.

也因為這個緣故,葛平他們必須搶奪騎士魔偶的任命權,置換掉這些守護者的設定——讓它們可以攻擊精靈族士兵和居民.

「那淳,那群綁架犯想做的事是……」

「這件事之後再說.」

淳咬緊了下唇說:

「對了,快點聯絡大家!先跟駐留在要塞的玩家們……」

他抬起頭,正打算從懷里的魔法袋中取出傳聲石……

忽然間,他在視線角落中看到一道影像晃過,讓他覺得有些不對勁——不對,不是這麼回事.

「枝理!快逃!」

——咦?枝理才抬起頭,但下一刻HP便從全滿的狀態一下子被全部抽干.

「枝理!」

歌澄揚起一聲哀嚎.枝理的HP歸零的同時當場倒地.這個前一刻臉上還掛著笑容的女孩現在卻化成了一具尸體.

「枝理!枝理她死了!」

洞窟內的土牆上鑽出一只金屬手臂,隨後朝著歌澄侵襲而來.

「歌澄同學!快躲開!」

在淳尖銳的呼喊聲之下,歌澄瞬間扭動了身子.一只粗大的手臂揮空的同時,這只怪物的全貌也隨著揮拳的慣性而現身.

——不對,嚴格來說,這只從土牆中現身的不是怪物.

對方仿佛全身穿著鎧甲,全高約兩公尺半,身軀相當龐大;過去應該是一身豔紅色的光滑表面此時呈現紅褐色,並且有些裂痕.它缺了一只左手,而且每一個動作中,身上的關節都會軋軋作響.

盡管在史葳特涅維爾島上沒有見過,不過……

「是騎士魔偶,而且恐怕是古代文明的產物吧.」

據說過去存在于這塊土地上的古代精靈文明,其中一處城鎮遺址就在這附近.而事實上也有人在地下洞窟之內找到古代都市的入口.根據之前調查過此處的大型公會所言,這是屬于團戰攻略的區域.

——若真如此,這里有這個地區專用的騎士魔偶出現也不是什麼好奇怪的事.

而如果冒險者擁有命令騎士魔偶的權利的話……

淳聽到一聲男子咋舌的聲音.方向是從騎士魔偶現身的牆內.

「歌澄同學,那道牆是幻影!操作這具騎士魔偶的人就在里面!」

淳在大喊了一聲的同時,拔劍朝著騎士魔偶劈了過去.

「我來擋住這家伙!你去把負責操縱它的人收拾掉!」

「好,好的!」

有香崎歌澄的優點之一就是反應很快.她所受到的震驚沒有在她身上停留太久——雖然在對方偷襲之下失去枝理所帶給她的沖擊恐怕不小,但她現在已經完全壓抑住這樣的情緒反應,朝著土牆上的密道沖了進去.

淳瞟了一眼歌澄的反應,同時也閃過騎士魔偶揮出來的拳頭.

(這不是難以應付的對手.)

這具騎士魔偶頭頂上顯示出的名牌是:『廢棄騎士魔偶』.

如果它擁有騎士魔偶全部的性能情況當然另當別論,但這具廢棄騎士魔偶恐怕只是葛平那幫人強行啟動了被棄置在這里的物件.它只有一只手臂,動作遠比正常的騎士魔偶來得慢.而且它甚至沒有武器,只能揮動右拳攻擊.

不過它以僅有的右拳一擊就抽干了枝理的HP,其強大的攻擊力仍待有非常嚴重的威脅性……

「姬珊卓公主!請你先退開!」

「好的!祝你好運!」

聽到姬珊卓公主從身後傳來的加油聲,淳一個側身墊步閃過廢棄騎士魔偶的攻擊,再以雙手劍劈出去之後即刻拉開距離.

(從對方這個僵直狀態來看,應該還可以再進行兩次攻擊吧……)

盡管他這麼想,但此時若有任何閃失恐怕都足以致命,因此還是以保守的方式攻擊,一點一點削去對方的HP.

所幸,廢棄騎士魔偶在出現的當下,HP就只有不到一半.這大概是因為它原本就是個廢棄品,而現在是被強行啟動的結果吧.

而且,這具騎士魔偶的操縱者正在抵擋歌澄的攻擊,有時候似乎因為無法恣意操縱這具騎士魔偶,使之忽然出現動作停頓的狀況.

(這東西原本的HP應該有一萬左右吧?雖然它的裝甲很硬,砍它砍不出漂亮的數字……)

淳大概已經知道怎麼對付它了.這東西雖還算不上團戰級魔物,但也是組隊應戰時不能松懈的對手——大概就是這種程度吧.

——不過這是在不考慮它所擁有的攻擊力的情況來看……

(單就攻擊火力來說,這具廢棄騎士魔偶還在朱雀之上呀.)

過去淳在寮泰島上指揮對朱雀團戰之前,他曾經拼命調查過朱雀的所有資料.朱雀擁有五萬左右的HP,自動恢複能力的頻率大概是一分鍾五千.而眼前這只非得用團戰級魔物來當對照的怪物正朝著他撲了過來.

(神秘之座那些家伙竟然打算搶奪五百具以上的騎士魔偶!)

這已經不是一介冒險者們該擁有的力量了.淳此時重新體認到,這群人的行為已經脫離了游戲,而是破壞游戲的行為.

(我怎麼能讓你們得逞!)

淳咋舌了一聲,同時對著正准備進入下一個動作的騎士魔偶使出麻痹魔法.他隨後往後一個蹬步.

「——奧義!發動!」

淳啟動了其中一個設置好的特別動作指令.一般顯示為綠色的HP計量表變成紅色,身上泛出白光.他高高舉起手中的雙手劍,將身上的光芒凝聚到劍刃上.

「——峻烈雷擊!」

劍身射出的光柱削去了廢棄騎士魔偶的所有HP.

在密道內與歌澄戰斗的男子看到淳現身的同時即刻失去了戰意.但他也沒有投降.在淳和歌澄的質問之下,他也只是顯露出扭曲的嘴角.

「我們贏了.」

說完,這名負責操作騎士魔偶的男子就成了一具尸體.

*

戰斗結束後不久,與枝理聯系用的傳聲石響起.她的綁定地點設在空港內的大型寄宿設施,通稱空港飯店的一間房里.空港飯店內屬于安全地帶,不會遭受PK,沒有得到許可也不會有人闖進房里.雖然索價不斐,但在這座史葳特涅維爾島上能花錢買到最安全的區域不會讓人嫌貴,有令人多掏出錢的價值.

「人家是枝理——唉呀∼人家還以為會死翹翹呢.」

「嗯,你是死了沒錯.」

「可愛的枝理正在為你們擔心喔!——來,請說明一下你們的狀況吧∼」

「拜托你不要做這種無聊事了,先跑一趟看看空港內的情況吧.」

淳簡短地敘述了他們和廢棄騎士魔偶交戰的過程,還有負責操作這具騎士魔偶的男子死前丟下的話.

「……我說呀∼人家現在還處在死亡懲罰的期間,身體超虛的耶……」

「我不會不知道這點就拜托你.」

「那要是人家被PK了怎麼辦啦?」

「那就麻煩你乖乖接受了.」

這樣的話,枝理就會面臨第三次死亡的危險.

「不過我不會讓你被殺第三次,我一定會保護你.但現在時間緊迫,拜托你跑一趟吧.」

傳聲石里傳來一聲沉重的歎息.

「……好啦,人家去就是了.畢竟這個情況也不能不管,人家就抱著必死的覺悟努力一下好了.」

「雖然我沒資格這麼說,不過……你還是要小心一點.」

「知道啦∼你們自己才要小心咧!——還有,人家已經在平板上輸入道具跟裝備的讓渡指令了.」

「了解,我會幫你撿回去的.」

「叫歌澄幫人家撿啦!——淳!你什麼都不准碰!」

枝理說完便切斷了通話.

淳對著臉色蒼白的歌澄和雙唇緊閉的姬珊卓公主敘述了他跟枝理之間的對話之後,對著歌澄說:「麻煩你幫忙回收枝理的裝備了.」

在PK中死亡的冒險者會把所有道具都遺留在尸體旁.而不會留下來的只有具有綁定屬性——即無法讓渡給其他玩家的道具而已.至于贏得PK的玩家則可以取走對方遺落的一樣道具.

然而,死掉的玩家若沒有回到自己的尸體旁邊,也無法回收所有的道具.為此,玩家需要輸入那些裝備跟道具的讓渡指令,讓隊伍成員可以幫他回收.

在歌澄幫枝理回收她的裝備和道具的期間,淳則來到一旁檢視他們打倒的幾名男子身上的裝備.但由于他們幾乎什麼都沒帶.裝備都是綁定屬性,所以其他東西大概都放在具有綁定屬性的魔法袋里面了.這是一群相當習慣PK的玩家.但其中仍留有些許非綁定道具……

「這是……淳,那個,這東西看起來好像是……」

回收完枝理遺落的道具之後,歌澄看到淳手中的道具鐵青著臉問.

「真巧,我也這麼認為.」

「那麼,這個袋子里面的東西是……」

「大概就是你所想的那東西吧.」

「怎麼了?」

可能是看著那些道具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姬珊卓公主歪著頭問:

「這個沒見過的面具代表了什麼意思嗎?」

淳簡短地解釋了手里兩樣道具的因果關系.隨後便看見姬珊卓公主露出嚴肅的表情點點頭,對著淳說:

「淳,可以麻煩你跟要塞方面聯絡嗎?」

「對喔……你等我一下.我們先到外面去,這里悶得快要窒息了.」

隨後,三人便一同出了洞窟.

此時正巧是曙光乍現,東方染成一片紅色的時刻.森林的葉隙間透出耀眼的光芒,讓淳等人忍不住眯細了眼睛.

——唉呀呀……淳搖搖頭,心想他們已經熬了整整一夜了.

忽然間,一陣風刮起,好幾道箭矢朝著他們飛來.

「公主殿下!危險!」

淳趕緊擋在姬珊卓公主面前,其肩膀和胸膛隨即插上了好幾枝箭矢.而他的HP也隨即削去了兩成左右.

不一會兒,箭雨停歇.一名男子銳利的聲音大喊著:

「冒險者!你們不要礙事!現在已經沒你們的事了!快點退下!」

枝葉間窣窣地聲響之中,成群的精靈族士兵現身.他們舉著長槍和弓箭,總數至少上百人.雖然淳和歌澄都是有實力的冒險者,但被如此大量的士兵圍住,勝算還是相當希微.更遑論他們還要保護姬珊卓公主……

「等一下!我們是來解救姬珊卓公主的!」

「就算真的是也一樣.」

卡希法西爾從成群的士兵之中現身.

「只要姬珊卓公主有再次遭致匪類利用的可能性,這個不安定的因子就必須排除.這是政府的決定.」

這位國務大臣說完舉起手,讓持有弓箭的士兵們再次把箭矢對准了淳,歌澄和姬珊卓公主.

淳正面瞪著箭矢發出銳利的光芒,焦慮地咋舌說:

「現在已經太遲了!那群綁架犯現在……」

「住口!你這個逃跑的冒險者!現在誰會相信你們說的話!」

「這個不講理的家伙……!」

淳瞄了身後一眼,看到姬珊卓公主垂著頭,堅毅地緊握拳頭,掌心側抵在胸口.仔細一看便發現她咬著唇,肩膀和手都發出微幅顫抖.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對他們這個世界的人來說,可沒有『第三次死亡』這種從容不迫的系統,只要死一次就是永遠的死亡.而且她的HP遠比淳和歌澄來得要低,更沒有抵擋眼前這群士兵們攻擊的手段.

在這樣的狀況下,忽然看到箭矢朝自己飛過來,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維持正常表現.但這位公主卻斷然抬頭.

「已經夠了,淳.」

姬珊卓公主將淳推開,向前跨出一步.她的身體仍不斷發出顫抖.

「淳,之後就拜托你們了.」

「喂!公主殿下!」

「現在與其在這里起爭執,不如盡早收拾神秘之座引發的事件.這是才是最該優先處理的事.如果我死能夠收拾現在這個混亂的場面,那就是有效率的作法.」

「什麼叫有效率的作法!姬珊卓!」

「來吧!你們盡管瞄准我好了!但你們不可以再傷害這群拯救我們國家的勇士!」

這聲清澈透明的聲音響徹了整片森林.在場的士兵們盡管臉上帶著疑惑,但仍同時拉弓准備放箭.而這時候——

「到此為止!」

一聲比起姬珊卓公主更為宏亮的女性聲音回蕩.幾名士兵聽到聲音失手放出了幾道箭矢直奔向姬珊卓公主.歌澄口中揚起了哀嚎.

然而,這些箭矢在刺穿這位精靈公主之前,卻被她面前一道看不見的牆壁彈開.淳即刻察覺,這是預言者對付遠距離攻擊使用的防禦魔法——風之障壁.

「敬告精靈的士兵們,你們已經被包圍了.你們沒有勝算,我們不想傷害你們,請即刻放下你們手中的武器!」

聲音的主人兩聲呼喊都比起經常需要命令臣子的姬珊卓公主更來得嘹亮.這人此時也出現在卡希法西爾的身後.

她不是精靈,而是一個人類女孩.這個穿著一身在森林中顯得格外醒目的豔紅色洋裝的紅頭發女孩是……

「光!」

光點點頭,隨後轉頭仰望身後的幾名男子——是包含廢鐵堂在內,之前始終一起為守護涅維爾長城奮戰的冒險者們.

「各位!拜托你們了!」

「交給我們好吧,小輝.」

一名男子點點頭,同時舉起手.隨後其他的冒險者也一一現身.他們恐怕是使用隱形魔法匿蹤接近的.

「剛剛的小輝真的就跟塔莉雅公主一模一樣唷!」

其中一名冒險者對著光呐喊著.而光難掩緊張的面容,紅著臉點點頭.

(插圖221)

(輝……我記得那好像是她的藝名吧.)

看到這一幕,淳便隨即理解光換回女裝的意義.她將自己所能使喚的力量全部應用在這一刻,漂亮地達成了淳委托她的任務.

總而言之,在百名士兵面前同樣也出現上百名冒險者之後,雙方的形勢完全逆轉.

「各位冒險者們!如各位事前聽說的——卡希法西爾是企圖謀害姬珊卓公主殿下的奸臣!快把他綁起來關進牢里去!」

光的一聲呐喊之下,冒險者同時沖了上來,趁著精靈士兵們一時慌了手腳將他們手中的武器接連打落.瞪大了眼睛愣在原地的卡希法西爾沒多久便遭到捆綁.

在諸多冒險者們的注視之下,精靈公主來到已被解除武裝的同胞士兵們面前.此時的卡希法西爾領頭跪在士兵們的最前端.姬珊卓公主將手放到他的頭頂上,為他禱頌祝福之詞.史葳特涅維爾島王族的設定是神靈後裔,因此在這個國家王權與信仰是緊緊相系的.姑且不論這樣的背景是否屬實,但至少王權直接與信仰連結的關系確實維系住了王權.一如此時姬珊卓公主以此方式呈現出來的結果.

(原來如此,所謂信仰是這麼利用的呀.)

淳先前在閱讀這個世界的書籍和解任務的過程中得到了相關知識,而此時親眼看到這一幕覺得有些感動.卡希法西爾對于先前要取姬珊卓公主性命一事向公主懇求原諒.而這位精靈公主則說「我了解你這麼做全都是為了國家.」以此原諒了卡希法西爾.並說,這一切都是精靈之神的意思.

(蒼穹境界的開發團隊該不會連這個部分都設想到了吧?)

淳的腦中忽然冒出這番感想.眼前如同鬧劇般的儀式實為幾百年前——不對,以史葳特涅維爾島的曆史來看應該是幾千年前就存在的「王權維護機制」.對姬珊卓公主和她的子民來說,這是極為理所當然的事,也是綿延不斷地成就史葳特涅維爾島曆史果實的儀式.

蒼穹境界這款游戲,這個世界……如果說這一切全都是「某人」創造出來的,那麼這一切的前提都是……

(欸,算了.)

淳搖搖頭,不再細想,同時也轉身背過姬珊卓公主取回兵權的短劇.現在已經不需要再保護姬珊卓公主了,于是他走向距離稍遠的成群冒險者處.

「我先把我知道的事告訴大家,請大家先不要發問,把我的話聽完再說.」

淳對著在場的眾冒險者們開始說明這一連串的事件;包含姬珊卓公主的特殊能力——守護者號令權被葛平那幫冒險者奪走一事,還有他們准備以此奪走王都或空港的騎士魔偶控制權,並打算使用魅惑咒歌迷惑在場的精靈族士兵,以此篡奪精靈王國等等狀況……

「等一下,淳.」

廢鐵堂聽了有些慌張地反問了一句:

「這全部都是你的臆測吧?再說,葛平那個人帶領的團隊不過也才幾個人而已,他們要如何闖進騎士魔偶的停機坪呀?」

「關于這點……」

淳將剛剛從洞窟內躺的尸體身上取得的兩樣道具秀給在場的冒險者們看……一件是獸皮制成的平凡袋子,沉甸甸地裝滿了東西.另一件物品則是一頂面具.這在精靈族眼中看來恐怕只是奇形怪狀的面具,但……

「你們看了這個有什麼感想?」

「這是防毒面具吧.」

廢鐵堂低吟了一聲.周圍的人也全都顯露出驚訝的臉色.

「對,諸如各位所悉,精靈族的王宮位于樹上都市之中最為粗壯的一棵萬年檜木之中.而剛剛我跟姬珊卓公主確認過,據說騎士魔偶的停機坪偏偏就是在這顆神木內的最底層.當然,我們日本人都知道,煙是會往低的地方竄的.而這個袋子里面裝的粉末我已經以我的藥草知識分析出來了,是睡眠藥.至于這些要素混合起來……」(朱月:這里的煙應該是指毒氣之類,比如下面說的催眠瓦斯.)

「若是以催眠瓦斯讓守衛全部失去抵抗力,要占領王宮的最底層真的是輕而易舉呀……」

光茫然地說,在場沒有人回話.

大家都知道深知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不,不過,那我們該怎麼辦呢?」

「我有辦法.」

淳果斷地回應,同時環顧了在場上百名冒險者們.包含在場的人和留在要塞的人大概就一百多人,但這樣的戰力究竟能抵抗到什麼樣的程度呢……

——不對……淳搖搖頭,心想,現在無論如何都得行動;就算沒有自信也要佯裝出做足了准備的姿態,以十足的信心對大家喊話.

「各位,請聽我說.我接下來要向大家說明接下來的作戰計劃,然後也歡迎任何人提出異議或各種問題.」

說完淳便開始敘述.而聽到內容的冒險者們接連開始顯露出驚訝的神色.

「這太亂來了……」

廢鐵堂吐出的第一句感想足以代表所有人的感受.

「就算亂來也要做.否則這個世界會發生※典范轉移的現象.」(編注:paradigm shift.由美國科學史及科學哲學家湯瑪斯·孔恩提出.指各種思想理論的變遷,由新的典范取代了舊的典范.)

「典范轉移?」

「對,雖然這麼說有點誇張,不過整個世界的規則都會被神秘之座那群人這次的行動改寫掉.他們的目的不只是取得強大的武器;騎士魔偶只能在特定的區域內使用,而這個區域都是有所謂的城鎮及空港這類公共設施的領域,也可說是國家的中心.他們要得到的就是這樣的區域,而這代表的是……」

淳把話在這里暫時打住,環顧著四周頓了一下之後才又開口:

「他們要篡奪精靈王國的政權.」

倒抽了一口氣的反應隨處可見.

「——沒錯,他們所計劃的就是借助騎士魔偶的力量展開的武力鎮壓行動,並以此支配這座史葳特涅維爾島.如此一來,他們便可以對所有精靈族的人,還有來到這座島嶼上的人為所欲為……光是這樣就已經不得了了.而問題還在後頭——一旦事發至此,來到蒼穹境界的我們這些冒險者就都會知道這麼做是可行的.那麼……結果會怎麼樣呢?」

「會……會怎麼樣?」

光聽了忍不住詢問.而淳看著她,隨後又反問了一句:「你過去有沒有想過……如果自己成了一國的國王會是什麼樣的光景?」

「這個……小時候是有過.」

說完之後,這個女孩忽然倒抽了一口氣,同時伸手捂住嘴巴.

「可是,怎麼會!……我們沒有這樣的力量呀……」

「神秘之座的人證明了這是可以辦得到的事——問題不在于該怎麼做,而是有沒有成果.要是冒險者之間了解了這種破天荒的篡奪王權行為是可行的,又有一些人真的試著去模仿……這麼一來整個事件的規模可就不是我們冒險者之間的問題了——所有蒼穹境界內的國家想必都會意識到,冒險者是多麼危險的存在.也就是說,接下來引發的會是……」

「戰爭.」

卡希法西爾下意識地嘟噥了一聲.這位身為精靈而有著年輕的面容卻頂著滿頭白發的國務大臣跟著姬珊卓公主一同走向在場的冒險者之中.

所有人都目光集中到他們身上.

「這可沒辦法了.」他帶著戲謔似的笑容說:

「如果冒險者開始對我們露出猙獰的面貌……就算那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我們身為蒼穹境界的居民也只能將你們全部鏟除了.你們是若不趕盡殺絕便讓人束手無策的麻煩存在.我們現在已經是處于沒有騎士魔偶,連維持國政和百姓安泰都不可能的狀態了;要是擁有強大力量的冒險者們再擁有更強的力量,表現出如此貪婪的野心……」

「欸,實際上還有來自于蒼穹境界的怪物威脅,所以也不能一概而論啦.」

聽到淳這麼說,卡希法西爾聳聳肩,「不過至少這麼一來,浮空島的所有國家都會結束目前這個與冒險者和平共處的模式吧.」

淳與姬珊卓公主相處的時間雖然不長,但在與她僅有的對話機會之中多少也了解到他們的想法.作為一個為政者絕不能搞錯什麼是最該優先守護的價值;一個判斷的失誤甚至有可能讓一個國家因此而毀滅,所以在做出選擇的時候甯可保守一點.

而目前他們之所以願意接納冒險者這些來自島外的不穩定因子,純粹只是因為冒險者們過去帶來的利益遠超出可能的弊害.

「因為這個緣故,所以我們接下來這場仗非贏不可.無論如何都得獲勝.為此,不管這個作戰計劃多麼亂來,多不情願,我們都得完成它.」

說到這里,已經沒有人再提出反對意見了——顯示出他們全都理解事情的嚴重性.所有人的眼中都帶著不安與決心.

「最後……」

淳轉頭面向姬珊卓公主.

「公主殿下,我有個請求.」

「你希望我做什麼.」

盡管淳聽到了有些強硬的回話語氣,但他仍揚起嘴角展露了笑容.

「基于上述理由,我想請你以這次作戰行動的內容為基准,對在場的所有人頒布任務.」

「……我說你呀.」

淳不管姬珊卓公主白眼瞪著他,仍舊自顧自地帶著閃閃發光的眼神接著說:

「唉呀,這個任務的等級絕對超高的啦!就讓我們來制作一個超棒的任務嘛!」

這位精靈無奈地從淳身上抽離了目光,面帶苦笑地望向歌澄.

「這個人平常都是這樣的嗎?」

「對不起,要是枝理在的話,一定會吐槽他的,可是……」

歌澄垂著肩膀,顯露出一副垂頭喪氣的反應.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三卷 第二話 姬珊卓公主     下篇:第三卷 第三話 逃亡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