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SKYWORLD蒼穹境界 第三卷 尾聲  
   
第三卷 尾聲

幾乎同時,灰色猛者一個人來到王宮最頂層.

所有人都將注意力放在葛平等人聚集的底層區域.他趁著現在底下騷動不已的時候,一個人默默走在白天仔細調查過的無人通道,穿過精靈王沉眠的豪華寢室,來到只有精靈王族能進入的寶庫.守門的衛兵已經被他用劍鞘打暈,他倒是不忍心殺掉這些衛兵.

(我還是不喜歡殺人呀.)

也是基于這個緣故,他才自願選擇了這個任務.

他用手觸摸寶庫門上描繪的王家徽章.

「王家呼喚.」

這聲呢喃之中,灰色猛者發動了一項特殊能力.這不過是證明其具有王族血統的樸素能力.

——撕地一聲,門開了.

(……騎士魔偶這東西對我們根本無關緊要.只有王族能夠進入的這扇門,這才是我所要的.)

所有的局都是為了這一步.灰色猛者從姬珊卓公主身上盜取到的,是對他們來說最為必要的特殊能力——王家呼喚.他在姬珊卓公主沒有察覺的情況下盜走了這個特殊能力,潛入王宮的最深處……

除了這一步,一切都是他灑下的誘餌;包含葛平,之前的恐怖攻擊,還有這場激戰……

灰色猛者毫不猶豫地走進了寶庫深處,找到他所希冀的報酬.

「好了,我得趕快把它收起來.」

他取出具有綁定屬性的魔法袋.只要將手中的東西收進袋里,就算萬一逃脫失敗,那東西也不會從袋子里掉出來……

「打落武器!」

忽然,黑暗中竄過一道閃光.灰色猛者的手腕遭受一記重擊,不由得讓手里的那東西摔到地上.他即刻蹬地跳開.同時一道銳利的劍刃劃過了他前一刻所處的位置.

「你偷走的東西得還給我們.」

是淳.他舉著雙手劍,臉上露出了傲然的微笑.

「唉呀呀……你還真是處處都冒出來阻礙我呀.」

灰色猛者邊說邊揚起了嘴角.

*

淳站在灰色猛者的尸體面前咬緊了下唇.

「這家伙好像早就把死亡的可能計算在整個行動之內,身上的裝備全都是綁定屬性.」

他翻遍了灰色猛者的尸體,找不到什麼有用的道具.所有重要的東西全都放進了同樣具有綁定屬性的魔法袋內了.

「看來他早就打算利用死亡回到綁定地點了.」

淳聽了尤佳莉雅的說法,認為灰色猛者另有所圖,因而即刻找到姬珊卓公主詢問.隨後她想出的可能性就是王家寶庫.而這個預測也沒有落空.

「我感覺到我的能力回來了.」

姬珊卓公主透過傳聲石對淳這麼說.

她一直以為對方從她身上取走的只有守護者號令權,還為了仍保有任務創造技能而覺得松了一口氣,完全沒有察覺自己一共被盜走了兩種特殊能力.因為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神聖領袖所擁有的特殊能力身上.

聰明如她卻疏忽了身為王族的她在繼承神聖領袖之前便擁有的基礎特殊能力.

當然,她不像其他玩家擁有平板電腦可以察看自己的能力數值,除了實際測試之外,沒有其他方法檢驗自己的特殊能力有沒有被盜走.而王家呼喚這個特殊能力就只有在寶庫這等特定的場所才能使用.

不過還好……他們依舊成功制止了灰色猛者的企圖.

「看來盜取特殊能力的技能,只要施術者死亡,能力就會回到原持有者身上呀……」

盜取特殊能力的技能,在他們詢問過葛平之後得知,那是歸屬在第六軌道的菲爾特尼珥島上經由一次性的特殊任務取得的副職業——俠盜所有.

「葛平從我身上取走的特殊能力也盡快用這種方法取回來吧.不過要在綁定地點這麼做.」

姬珊卓公主這麼說是要將葛平綁定在牢里再殺掉他.盡管這聽來殘忍,不過以他制造的這個事端嚴重的程度來看,這也是合理的處置.

「淳,你不用擔心.我沒打算讓他死三次.我們精靈是非常寬大的.就以千年的徒刑從輕發落吧.」

這根本就是終身監禁.

「尤佳莉雅也說過,葛平必須接受他該受的處置.而她自己也是……」淳說.

「尤佳莉雅在這次事件之中的活躍表現足以頒布勳章獎勵了.她以雙重間諜的身分反間深入敵營,漂亮地完成了任務.」

姬珊卓公主宣布道,她以這種方式為尤佳莉雅解套.淳對于這位精靈公主的寬容致上了誠摯的感謝.

「話說——」

這時候姬珊卓公主改變了話題.這是針對淳所報告的另一件事的內容.

「關于灰色猛者打算從寶庫中帶走的那個女孩……」

——沒錯,淳從灰色猛者手中搶回來的就是一個身形嬌小的女孩.他將這個沉眠中的女孩抱在懷里,仔細審視了她的樣貌.這個銀發女孩的五官讓他聯想到了艾莉絲.

淳心想,不會吧……

「對她好一點吧.」

忽然間耳邊傳來艾莉絲的聲音.他趕忙左顧右盼,卻沒有看到任何人影.

淳歎了一口氣,抱著懷里的女孩起身.

「這家伙跟你的目的有什麼關連嗎?」

艾莉絲沒有回話.不過淳的內心某處仍對此深信不疑.

*

最後的一場戰役結束之後整整一天,失序的情況都回歸到了正軌.這天晚上,涅維爾長城的大會議室內,一群冒險者開起了一場小小的,卻相當熱鬧的慰勞晚宴.

在這個可以同時擠近數百名士兵的廣闊大廳之中擺滿了美味的料理,大家站著邊吃邊聊天.

一場大戰之後的精靈國王宮,和樹上都市柯涅兒卡至今仍維持封鎖.而多數衛兵都拉回到柯涅兒卡之後,這座涅維爾長城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黑精靈來襲,也不能空著.基于同樣的原因,這場晚宴不能喝酒.

「沒有酒的宴會就像沒氣的汽水一樣一點都不好喝!」

尤佳莉雅歎了一口氣說.

看到她馬上恢複精神,淳和大家都笑了.

當然,她也有可能只是裝出來的……

——不對,她應該真的只是裝出來的.因為她不時會忽然顯露出陰郁的表情.而淳跟枝理都發現了,只是他們沒有點破.

「話說,小輝的寵物好強喔.」

不知道內幕的冒險者們看著此時又變回小動物,坐回到光肩膀上的小卡說.而穿著一襲滿是蕾絲滾邊的洋裝,看來就好比一位真的公主一樣的光也只能曖昧地笑著回應:「啊哈哈……」

「我還以為是寶石獸卡邦可呢……」

「對呀!因為光使用了※男生用的第一人稱,也讓我有同樣的想法耶!」(編注:原文中,光使用的是男性第一人稱「仆(ボク)」.)

成群的冒險者聚集到光身邊,一人一句地議論著.

「那個,淳同學.」

歌澄聽到他們的談話拉了一下淳的衣擺,有些不好意思地詢問:

「他們說的卡邦可是什麼東西呀?」

「以前有一款叫做魔法氣泡的游戲,里面的主角就好像現在的光這樣.」

「啊,原來如此是游戲呀.我之前有聽說過,是叫做角色扮演對吧!」

「喂,枝理,你又教了歌澄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呀」

「才不系人家教的咧!」

枝理嘴里嚼著切成一大塊的牛排,不肯把咬在嘴上的肉先放下來,但仍對淳的指控感到不滿而大聲抗議.

「咦……」淳歪著頭心想,不是枝理的話是誰?

「角色扮演是咲耶教我的.」

「喔,喔……原來如此……」

臭阿海.淳在心里對著不在場的摯友咒罵著.

「那個叫咲耶的人就是你們之前說的,歌澄在尋找的朋友是嗎?」

可能是聽到他們的談話,尤佳莉雅湊了過來.

「是的,咲耶非常博學,也很會玩游戲喔.」

淳聽到歌澄這麼說,仿佛親眼看到阿海亂教歌澄一些有的沒的知識當有趣的畫面,嘴角掩不住苦笑.

「聽說她家里好像收藏了很多老游戲……」

這還是淳第一次聽說.不過現在回想起來,她好像真的對于老游戲相當熟悉,讓淳在聽她說她跟淳同年時,一度懷疑她說的是不是真的.

「她說她的父親從事游戲制作業.」

這些全都是淳不知道的事,讓他心想,要是早一點問就好了.

此時,「那……」就在淳忍不住想開口多問一些關于阿海的事時,光忽然插了嘴先一步開口:

「這個叫咲耶的人現在人在哪里呢?」

「這個……她應該人在第四軌道……所以我們才把目標放在闖過菲爾法招募任務上.」

歌澄也許想到,若是針對這件事多談了一些,大家可能就會覺得咲耶無情,因而簡簡單單一句話帶過.

然而,光卻似乎沒很在意歌澄這樣的回話方式,咬緊了下唇低下頭.

「……是喔.」

(她這個反應……)

淳忽然想到昨天光說,她有話要跟大家說的事.不過今天一天他們都在忙著收拾昨天的騷動,根本沒時間好好說話.

(是跟阿海/咲耶有關的事嗎?)

光臉上陰郁的神情也就只停留了短暫的一下下,隨後又展露了笑容,將話題帶開.

宴會持續進行.

在宴會氣氛邁入最高峰的時刻,淳跟光兩人溜出了會議廳,來到涅維爾長城的露台.這是淳過去跟姬珊卓公主密會的地點.

他和光站在一起,一同抬頭仰望著星空.

「那個,淳,我想……這件事必須先讓你一個人知道不可.」

「所以其他人不見得需要知道嗎?」

他從光剛剛的反應就隱約察覺到了.不過讓他覺得奇怪的是,為什麼光認為「只有他」非知道不可……

(如果是關于阿海的事,那不是應該先跟歌澄說嗎?)

然而,光開口提到的內容卻是——

「我剛剛忽然有種感覺,我在想,你是不是跟我一樣.」

淳嚇了一下,轉頭凝視著光.

光顯露出落寞的笑容.

「我說,淳……你該不會也是後來才來的吧?」

「這是……什麼意思?」

淳忽然覺得口干舌燥.他生咽了一口氣,兩眼直視著光的眼眸.

「就是在『轉生之日』過後才受邀來到蒼穹境界的.」

「……你是……」

「我就是這樣.」

她抬頭仰望著繁星點點的夜空.

「朝著蒼穹的盡頭邁進……是他把這句非常重要的話再次帶到我的面前來的.」

她說完將左手伸向露台外側.此時小卡不知道從哪里飛過來,拍著翅膀減速落在光的手掌上.

「小卡,他就是那個帶領我來到這個世界的人.」

淳凝視著這只真實身分為虐殺之紅玉龍的小動物.而這只看似鳥類,但又像是爬蟲類的異樣生物則默默地帶著那一對又圓又亮的大眼睛回望著淳.

光嗤嗤地笑了出聲.

「小卡作為那個人的使者,帶了一封信給我.」

「……那個人?」

「——咲耶,我的表姊.」

「什麼?」

光轉過身看著因為驚訝而整個人僵直的淳.

「歌澄是咲耶的朋友,這點讓我覺得意外,不過你聽到咲耶的事時,你也同樣顯露出意外的反應.那時候我就發現,啊啊,這個人搞不好就是咲耶說的那個,素未謀面的摯友吧.」

……原來如此,淳這才了解到自己剛剛竟然全把心里所想的事寫在臉上.他稍微聳了聳肩,覺得這下自己其實也沒資格說歌澄怎麼樣了.

隨後,光帶著真摯而嚴肅的表情凝視著淳……

「拜托你,淳.我非得趕去第四軌道不可.咲耶她現在情況真的非常危險.」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三卷 第四話 典范轉移     下篇:第三卷 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