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第四卷 第一話 菲爾法招募任務  
   
第四卷 第一話 菲爾法招募任務

SKYWORLD 蒼穹境界,過去這個名詞僅是一款運行于學校用平板電腦·W-LD上的免費線上RPG游戲名稱,以及游戲中的世界名。

有一種游戲類型稱為MMORPG(即Massively Multiplayer Online Role-Playing Game,大型多人在線角色扮演游戲),由多名玩家連接至同一架伺服器,即時體驗同一個游戲世界。而之前的蒼穹境界就只是這種游戲類型之中的其中一款游戲而已。(朱月:這系列堅持要把ジャンル(genre)翻譯成典型,游戲典型游戲典型這讓我也是醉得不行……而最大的問題是我問了三四個台灣人都告我沒這麼說的,所以我還是改掉吧∼這到底是哪個旮旯的用法?233)

這是一個有無數島嶼飄浮在天空中的奇幻世界,由玩家扮演著的冒險者們以飛空艇旅行于各個島嶼之間。游戲于營運初期便得到為數眾多的玩家青睞而加入游戲,然而……

某天,這個虛擬世界變成了真正的現實——蒼穹境界的游戲玩家醒來,忽然發現自己身曆其境地置身于蒼穹境界的大地上。

這群玩家沒有人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估計至少有數萬名玩家親身轉移到了蒼穹境界這個異世界中。

這是與游戲中的世界相仿的世界——而且,玩家們眼前的這個龐大、整體細節豐富的表現,明顯不是數據可以建構出來的,是擁有極高真實度的奇幻世界。

從蒼穹境界開始營運算起,直到這個『轉生之日』中間經過的時間不過一個禮拜。而從這個『轉生之日』開始到現在則又約經過了半年。卻還沒有人看到這個野戰生存游戲的終點。

在這個蒼穹境界,有無數島嶼飄浮于遼闊大海上方的天空之中。這些浮空島飄浮的路徑由上往下共區分成八個軌道。愈高層的軌道在游戲方面的困難度愈高。

兩個月前,淳在第八軌道亞塔利雅島上和兩個女孩——輕裝戰士歌澄,以及白魔術師枝理成了伙伴。隨後又在第七軌道的寮泰島和第五軌道史葳特涅維爾島上,分別將槍手尤佳莉雅及召喚術師光納入隊伍之中;他們在這座浮空島上遭遇了一群身為冒險者,卻打算占領島上精靈王國的玩家們——神秘之座,並且阻止了他們的陰謀。

現在,距離『轉生之日』後的第一百七十八天,淳帶著他的伙伴們開始挑戰菲爾法招募任務。

*

一只六腳怪物的剪影在昏暗的洞窟中顯形。這只超過八公尺的巨型怪物在一聲咆哮中釋放出沖擊波,猛烈搖撼著洞窟內的空氣。天花板竄出裂縫,大小石塊從頭頂上崩落。

「別在意,我們沖上去!」

淳疾速拉近和這只怪物之間的距離。歌澄也跟在他的身邊。

怪物舉起鐮刀般的雙臂,在昏暗的洞窟中猛力揮向朝自己沖來的淳和歌澄。他們算准了時間,同時向左右兩側閃避,閃開了這道駭人的攻擊。

天花板上的人工火炬轟然亮起,照出了洞窟內廣闊的圓頂空間,和這只怪物的身影。

這是一只全身由白骨構成的大型毒蠍。

「這家伙連外骨骼也都變成骸骨了呀。」

淳苦笑著說。

他眯細眼睛,看到怪物頭頂上浮現出了名牌——死靈王帝王蠍。

……好長的名字,而且又是王又是帝王的,那到底是王還是帝王?

「這邊!請你攻擊我!」

歌澄發動了挑撥攻擊,使這只巨大的毒蠍將目標移向她。巨大的鐮刀在呼嘯聲中劈向了歌澄,她高舉手中的小型盾牌,正面接下比她身高還長還大的鐮臂。盡管她已確實使出了防禦指令,但對手這一擊還是削掉了她一成左右的HP。

「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干得好,歌澄!」

待在後方的枝理一邊為歌澄加油,一邊迅速地施展了恢複魔法。

淳趁著這個機會准備繞到這只頭目級怪物的後方——然而,就在這時,死靈王帝王蠍周圍地面忽然浮現好幾處隆起。在刺鼻的臭氣之中,一群手持著嚴重鏽蝕的劍盾的人型骷髏,便從那些由地底向外翻開形成的洞穴中冒出。

——複制骷髏士兵。

從淳的角度來看,這些複制骷髏士兵的強度顯示為藍色,換句話說都是些小角色。然而,這些小怪的數量卻超過十只,絕非能在吃王的時候同時應付的數量。

「尤佳莉雅!」

「交給我吧∼齊彈射擊!本小姐賞你們大量白色黏稠稠的東西當作禮物∼」

尤佳莉雅不知何時已經繞到淳的身後,同時射出彈匣內的輪繩彈,將複制骷髏士兵全部絆住。

對于作為槍手的她,要清理這些小嘍啰簡直輕而易舉。

一般來說,通常戰況調節型角色無法同時對付超過十只怪物,但尤佳莉雅使用各種子彈的技巧非常純熟,再搭上巧妙的走位,即便是這種艱難的工作她仍可以完美應付。而且,就算這些複制骷髏士兵偶爾抵擋住了子彈的效力,出手攻擊仇恨值累積得極高的尤佳莉雅……

「地之精靈(樹人),指令——攻擊複制骷髏士兵!」

穿著一身白色洋裝的光召喚出如同樹木一般的召喚生物。它張開巨大的枝干出手痛毆骷髏士兵,隨後更是伸出藤枝捆住這些複制骷髏士兵的身軀。

樹人不只承受攻擊的能力強大,更擁有簡單絆住敵人的能力。

「尤佳莉雅!我幫你恢複。」

「光的愛情我收到啰∼」

光接著使用其新的副職業——預言者的恢複魔法完成她作為隊上輔助恢複者的工作。

根據事前搜集到的情報,挑戰這次的王最大的難題是周圍大量湧出的小嘍啰。這只王原本應該至少要由兩組至三組隊伍進行攻略,但淳等人卻只能以六人隊伍挑戰。

——因為和他們一起挑戰這個洞窟的伙伴還有十八人,分成兩隊對付另外兩只王。

二十四人,淳等人僅以這個人數挑戰菲爾法招募任務。而這個極為困難的連續任務基本上是連大型公會都會派出百人隊伍挑戰的任務。

現在淳的伙伴人數少已經是無法改變的事實,在闖關上就多少得要硬著頭皮蠻干了;像現在光作為攻擊型後衛還得同時協助隊伍中負擔最重的尤佳莉雅,這就是相當勉強的任務分配。

而此時隊上不足的攻擊火力就由隊伍中的第六名成員補足。

「嗯,大概就這樣了。」

枝理看了看四周,隨後對著身旁一個身形嬌小的女孩點點頭。

「路卡,上吧!」

「了解!火焰狂舞!」

這名穿著黑袍、身高比起其他人都要矮一個頭的女孩,向上推了一下頭頂上的三角帽。身為黑魔術師的路卡對著眼前的王釋放出她所擅長的攻擊咒文。一道巨大的火焰渦流奔向白骨巨蠍,一擊削去它百分之一的HP。

「好喔∼在人家說停手之前你就盡情攻擊吧∼」

「好的,我很外行,在攻擊時機方面要請你全部幫我判斷了。」

歌澄這次全身上下都裝備了能夠提升敵人仇恨值的武器防具,並且張開傷害點數防護盾,刻意不讓敵人的目標移向其他隊伍成員。淳也飛快繞過在場的骷髏士兵群,從這只死靈王帝王蠍背後以其副職業刺客的特殊能力,躲藏起來進行影匿攻擊,對這只王造成相當嚴重的傷害,一口氣削去它大量的HP。

「歌澄同學,你可以閃開了!」

「好的!」

一聲應答之後,歌澄隨即避過了死靈王帝王蠍揮出的鐮臂。但兩人與這只王之間的相對位置也因此改變。淳在其特殊能力可以再次使用之前,看清楚對手追擊歌澄的移動方式,在不危險的情況下盡可能攻擊對手。

在此之前、之後的每場戰斗都不求速度,他們要確實闖過每一個任務。這是淳和隊友們事前定下的目標。

由于菲爾法招募任務必須在一個月內完成。其中若有人死了,整個攻略團隊馬上就必須擬出安全系數的考量。而這會致使整個計劃出現阻撓,因此比起速度,他們更重視穩定性。

淳所屬的攻略團隊在這座第六軌道沃爾格璐法雅島上承接的任務內容,是必須同時清除掉三只盤據在地下神殿中的怪物。

當三只怪物其中一只被打倒,另外兩只若不能在三分鍾內清除掉,所有怪物都會複活。因此,三個分隊彼此之間的默契便顯得無比重要。現在淳的分隊之中是由行動方面最有余裕的路卡負責以傳聲石與其他分隊聯系,確認彼此的攻略進度。

「B分隊的王已經剩下不到百分之三十的HP了,他們會暫時停止攻擊。C分隊的王還有百分之五十的HP。」

相較之下,淳等人面對的死靈王帝王蠍仍保有百分之七十左右的血量。

「欸,我想大概也是這樣。」

淳自言自語地嘟噥了一聲。

淳的分隊攻略進度會落後是事前就已經預期到的。畢竟他們的隊伍人數少,加上攻略前的調查結果顯示,眼前這只死靈王帝王蠍是三只王里面最棘手的一只,會陷入苦戰是理所當然的。

然而,在綜合評估下,整個攻略團隊中,只有尤佳莉雅一個人可以應付如此眾多的小嘍啰——雖然其他分隊的戰況調節型角色在所有玩家之中都算是相當優秀的,不過尤佳莉雅身為一名第一人稱射擊游戲的硬派玩家,她的表現在這些伙伴之中仍是出類拔萃。

「光,這邊我可以應付。你不用顧忌我,去跟大家一起嘿咻嘿咻吧∼」

「拜托,為什麼一定要在路卡面前用這種形容方式啦!」

「我不在意啦,光。尤佳莉雅愛說色色的話就好像貓熊吃竹子一樣是理所當然的事嘛。」

「殺人貓熊可是會吃冒險者的呢∼」尤佳莉雅反駁說。

光肩上宛如松鼠一般的紫色小動物,昵稱小卡,啾啾地叫了兩聲表示同意。

「小卡,人家不要你被尤佳莉雅影響啦∼」

光歎了一口氣,將樹人召回,同時召喚出了火之精靈沙拉曼達,並命其沖向死靈王帝王蠍。會自動追擊怪物的召喚生物,與歌澄以自身動作回避敵人攻擊的戰斗方式搭配性非常好;再加上光的攻擊魔法,整個隊伍的單位時間攻擊力便得以大幅提升。另外還有枝理的恢複魔法,使得隊伍進行攻略的穩定性大增。

然而,此時歌澄卻出現失誤。她踢到一顆石頭摔了一跤,同時挨了一下死靈王帝王蠍的鐮臂攻擊,HP一口氣氣被削掉了七成。

「淳!快讓王把目標轉到你身上!」

枝理大叫了一聲。而淳則仿佛早就准備好了似的,先使出延遲型麻痹再加上連續攻擊,疾速提升死靈王帝王蠍對他的仇恨值,讓對手轉頭朝他撲了過來。他一邊回避對手致命的鐮臂,一邊為枝理爭取幫歌澄恢複HP的時間。

一般的攻擊型前鋒絕不可能長時間讓團戰級魔物把目標放在自己身上。而淳則是仔細觀察了歌澄與這只王之間的對陣之後,完全解析出對手的行動模式才有辦法辦到。

無論敵人的攻擊力多強,只要跳脫對手攻擊動作的損傷判定范圍就不會受到傷害。這是在『轉生之日』過後,蒼穹境界從游戲變成現實,玩家可以運用實際身體運動能力跳脫系統判定的范圍,才得以使得原本不可能閃避的攻擊無效化。雖說如此,在這二十四人的攻略團隊之中也只有淳一個人能夠完美無缺地行使這套戰術。而這也是淳的分隊被分配到死靈王帝王蠍的其中一個原因。

「對不起,淳同學,我……」

「誰都會犯錯的。一個隊伍強或不強,看的就是當有人犯錯時,其他人能不能幫他扛下來了。」

這是淳的論點。而他的作戰計劃也總是將團員失誤的可能性計算在其中。若非如此,在這個短時間內經曆三次死亡便會遭到淘汰的蒼穹境界之中,一個不小心就會遭受意料之外的重擊而致命。

「我要把死靈王帝王蠍的目標轉回來了!」

得到枝理的恢複魔法HP全滿的歌澄隨即使出挑撥攻擊,讓眼前這只團戰級魔物將目標重新鎖回到她的身上。而淳也回歸到以影匿攻擊為主的攻擊模式,與隊友一同持續消減死靈王帝王蠍的HP。

順利的戰況逐漸將他們導向勝利。

「淳,他們說我們隨時可以殺掉死靈王帝王蠍喔。另外兩只隊伍的王的HP都只剩下百分之五左右了。」

手里抓著傳聲石的路卡說。

「好,歌澄同學,請你退到不會被波及到的地方——奧義,發動!」

一聲呼喊之中,淳的身體包裹在一道白光之中。他高舉著手里的雙手巨劍,身上的光芒集中在劍刃上。

武器奧義盡管攻擊范圍不大,但卻是屬于范圍型攻擊。被鎖定為主要目標的對手周圍都會遭受波及而受到損傷。因此,為避免團戰之中出現同伴之間的碰撞,一般情況都不能使用奧義。

然而,淳的隊伍人數不多,只要彼此時機配合得好……

「——峻烈雷擊!」

就在淳揮出手中凝聚著光芒的巨劍之前,歌澄飛快地跳開,一個翻滾脫離了淳這招奧義的波及范圍。隨後,一道電光飛竄,直指死靈王帝王蠍,將它殘余不多的HP一口氣抽干。

淳半眯起眼睛確認,看到視線右側出現一個半透明的視窗——

『您打倒了死靈王帝王蠍!』

隨後,任務完成的訊息隨之浮現——其他分隊也幾乎同時清理掉他們負責的怪物。

*

第四軌道跟第五軌道之間存在著一道強大的亂流——大風暴。據說這是太古的龍族文明毀滅之際產生的紊亂龍脈。

由于大風暴的存在,整個蒼穹境界以第四軌道跟第五軌道作為交界,區分成上下兩個世界。而菲爾法招募任務這個連續任務的目的就是橫跨十七座島嶼,在蒼穹境界各地搜集龍脈的碎片。蓄積在任務石中的力量會在玩家團體達成第十七座島嶼——菲爾法島上的任務時變換成龍磁針這個道具。這是從菲爾法島搭乘通往第四軌道的定期航班必備的通行證,同時也是個人用的飛空艇要穿越大風暴時不可或缺的道具。

因此,蒼穹境界中的玩家若非完成菲爾法招募任務是不可能抵達第四軌道的。而截至目前為止,成功通過菲爾法招募任務的玩家大概只有千人左右;據說在『轉生之日』過後來到蒼穹境界的所有冒險者大概有六萬人,所以這大約只有百分之一至二的比例。

另外,事實上這些通過菲爾法招募任務的千名玩家幾乎也全都是蒼穹境界三大團戰公會的成員。

——黃金果實俱樂部、銀翼騎士團,還有與淳等人在寮泰島有過爭端的幽幻旅團……在整個蒼穹境界之中,就只有這三個團戰公會高聲宣揚他們完成過菲爾法招募任務。

從以上種種跡象來看,這個阻隔在第四軌道與第五軌道之間的大風暴實為一個非常高大的門檻。

「果然,就算是流浪冒險者,只要人數夠還是可以闖得過菲爾法招募任務的嘛∼」一名滿臉青春痘的少年站在飛空艇甲板上笑著說。

他是主要職業為重裝戰士的山田一郎。此時他為避免團體行動之中出現不必要的困擾,已經固定使用「啊啊啊啊」作為他的冒險者名。然而,卻沒人用這個名字稱呼他,讓他顯得有些落寞。

「說是這麼說,不過畢竟山田的隊伍在戰斗中的默契比我們還好。」

盡管翱翔在天空中的飛空艇甲板施有避風魔法,但偶爾還是會忽然刮起一陣狂風。搭乘著飛空艇比肩飛行的廢鐵堂和勳等伯陽城的老面孔正對著淳這邊的飛空艇揮著手。而枝理也同樣揮手回應,同時歪著頭說:「應該說,默契不好的流浪冒險者團隊比起少數精銳更容易陷入苦戰吧?」

「也是啦∼畢竟我們以同社團的成員組隊也不是白組的嘛∼我想對面那些臨時湊出來的隊伍在攻略上應該是真的滿辛苦的哩。」

以山田一郎為首的六人團隊是同一所高中的同社團成員。由于他們始終都是以固定成員組隊打怪,因此就一個隊伍的行動默契遠比淳的隊伍更為出色。

現在這個菲爾法招募任務攻略團隊一共有十四名男性,十名女性,總計二十四人分別搭乘兩艘私人飛空艇;其中一艘是淳、歌澄和枝理在亞塔利雅島得到的。另一艘則是從幽幻旅團手中搶來的。

菲爾法招募任務的攻略有效期限是一個月,若是搭乘客運飛空艇在島際間移動,時間上會顯得相當緊湊,但若是有私人用的飛空艇,在時間上就顯得相對自由,也擁有更多余裕。

「話說,淳你們雖然也有一些臨時招來的成員,但在行動默契上倒是也相當不錯嘛∼」

「說是臨時招來的,不過我們跟光在史葳特涅維爾島上已經一起組隊打怪過好幾次;跟路卡也在寮泰島上一起旅行過,雖然默契沒有這麼渾然天成,不過搭配起來還算是滿流暢的。」枝理說。

坦白說,若要面對真正的團戰級魔物,其實還是非常令人害怕。淳將這次二十四人的攻略團隊分配為淳的分隊六人、山田六人,再加上勳和廢鐵堂的十二人隊伍,一共三組。這樣的分配方式大概取得了一個還不錯的平衡,而這也突顯出隊伍成員之間的默契及職業技能之間的搭配熟悉程度在地圖攻略上有多麼重要了。

「其他人不說,但其實我一直都是仰賴大家的幫忙。」

說話的人是路卡。這名小學生從船長室的門內探出頭來,臉上揚起一張與她年紀顯得有些落差的戲謔笑容。

「我知道自己是大家的包袱,所以如果大家在資金方面有需要,我可以全面支援。雖然之前我們代墊了淳這邊的負債,不過店里面還有相當程度的余裕。」

在『轉生之日』過後來到蒼穹境界,非得在這里生活的冒險者們大致上分成了兩個不同的類型;簡單來說就是會出城鎮進行冒險的一派,跟完全不出城冒險,將生活重心放在城鎮之中的一派。

路卡屬于後者,選擇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城鎮里度過。畢竟她之所以會來到這個世界之中,其實是因為她的弟弟未經同意使用她的平板安裝了蒼穹境界這款游戲,她才會被卷入『轉生之日』的事件之中。而她最後落腳在第七軌道寮泰島上的大都會伯陽城,經營一間以「道具屋」為名的道具商店。這間店在名義上是她和她現實世界的班導師源太一起經營管理,但其實源太在經商方面的資質,就連淳等人也看不下去。

結果這間店實際上都是由路卡這個小學六年級學生一個人經營繁盛起來的。

而一如她所說的,淳的隊伍之所以可以及早結束清償債務的工作,提前開始進行菲爾法招募任務的攻略,都是仰賴了路卡的資金援助。

不過這其實是淳等人已經拒絕過一次的融資提議。而他們之所以又回頭拜托路卡,原因是……

「對不起,都是我,因為我的緣故,讓你們為我勉強犧牲了這麼多。」

見光低下頭道歉,路卡慌張地搖頭說道:

「光,我沒有要責怪你的意思啦。你遇到的問題我聽淳說過了。而且……我也超喜歡塔莉雅公主的喔!」

路卡失去平時冷靜的形象,露出滿臉通紅的反應。

塔莉雅公主是去年每個星期天早上這個時段的動畫角色。而光以二宮輝的藝名擔任為這個角色配音的聲優。盡管淳完全不認識二宮輝這位聲優,但光其實相當有名。

「很好笑吧?像人家這種高年級的女生還這麼迷那種幼稚園小朋友看的動畫。」

山田一郎跟枝理聽到路卡這麼說,同時把頭別過去;要是勳和廢鐵堂也有參加這次對話,肯定也會顯露出尷尬的反應才對。這幾個人全都是塔莉雅公主的粉絲。

「路卡的嘴巴滿不在乎地吐出的冷箭,其殺傷力可是遠近馳名的呢。」尤佳莉雅笑著說。

然而,路卡則完全不了解山田和枝理等人為何會露出這種表情,因此愣了一下。

「那、那個!不過呀,我還真沒想到,史葳特涅維爾島上的那起恐怖攻擊事件發生過後,短短七天我們就可以開始進行菲爾法招募任務的攻略行程呢。這個部分真的全都要感謝路卡的幫忙,謝謝你喔。」

光這番話究竟有沒有幫到腔其實相當微妙。

——沒錯。一般來說,要召集二十四個人,並且湊齊需要的任務道具恐怕就要花上一個月的時間。而淳等人在光提出要求之後,他們隨即得到路卡的回覆說:「我原本就想說你們隨時都有可能展開行程,所以事先做好了准備。」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搜集了所有需要的工具和道具,拜此所賜,淳等人僅僅花了七天就完成這些事前准備工作。當時勳看著那樣的路卡也表示:「我們也是。」以他為首的伯陽城工匠團隊也沒讓時間白白溜走地持續進行准備工作。淳等人可以順利借到勳公會持有的私人飛空艇也是因為這個緣故。

「我在想,如果是你的話應該時間也差不多哩。」

勳說完這話後,即刻召集到了十名冒險者,而且全都是相當優秀可靠的戰力,只需要好好訓練培養出戰斗中彼此搭配的默契就可以上陣了。

現在是他們開始進行菲爾法招募任務攻略的第三天,剛剛完成總計十七個島嶼間的第九個任務——必須同時打倒三只王的第六軌道島嶼·沃爾格璐法雅。

「照這個步調,大概再一個禮拜就可以攻略完了吧。」

聽到歌澄悠哉地說,枝理則搖搖頭表示:「不不不,整個任務前半可以從很多人口中得到消息,我們只是依據那些資訊進行攻略的。後半還沒有太多資訊,目前為止都還只是暖身而已——淳,你應該也這麼認為的吧?」

「欸,差不多吧。而且就整個連續任務的故事性來說,一開始的八個島都還只是一般的差遣跟道具搜集型的任務呢。」

既然菲爾法招募任務也是蒼穹境界中的一個任務,當然也就有任務背後的故事。而且這個連續任務的故事背景恐怕跟這個世界的生成經過有關。

「很久以前,龍族支配著蒼穹境界。一個名為特拉司·桑恩的龍族帝國某天忽然毀滅。結果形成的大風暴也隔絕了當時龍族居住的第四軌道以上區域,和其他下層階級民族居住的第五軌道以下區域。經過漫長的歲月,菲爾法島上自稱龍族後裔的蜥蜴人開始尋找穿越大風暴的方法,而他們也終于發現這個盤據在天空之中的龍脈——瑪那氣流。」

這個故事的主軸就是要循著龍脈的流向,讓名為龍族水晶的道具定位大風暴的座標前進。而這是從第八軌道到第五軌道的漫長旅途。冒險者們必須一一造訪各個島嶼上的古代龍族遺產——得以探知龍脈狀況的瑪那設施·法瓦之門。

「而這些法瓦之門的守衛和通往法瓦之門的地下城,都跟各個島嶼上的相關任務有所牽連。以我個人來說,我是希望這些小任務也可以一起解決,提升任務的達成率。」

這句話讓枝理跟尤佳莉雅為了淳的毛病又犯了而用手拍著額頭唉了一聲。

「淳,你真的很喜歡解任務呢。」

光也目瞪口呆地嘟噥著。

「當然,就算說我是為了解任務而生的也不為過。」

「這不是值得自傲的點吧!」光嚷嚷著。

「不過這樣的淳同學才是淳同學呀。」

歌澄雙手交握在身後微笑地說。

「因為是大老婆所以才這麼放心啊。」

路卡在船長室小小聲嘟噥了一句。

「咦?你說什麼?」

「沒事沒事,你別介意——啊……淳,小公主起床了喔。」

「喔喔,等我一下,我馬上過去。」

在淳應聲之後,船長室中傳來路卡之外的女孩聲音:「嗚喔∼」

「在飛耶∼好高好高∼」

淳繞過飛空艇內側,打開了船長室的大門。這間房間雖然說是船長室,但成為冒險者個人持有的私人飛空艇基本上是自動駕駛,只需要輸入啟動密碼跟目的地,它就會自動啟程飛行,自己降落在目的島嶼的空港。

船長室中央有一張桌子,桌上擺了一塊七色水晶。據說這塊魔法水晶就是操縱飛空艇的精靈。路卡站在水晶旁,而再往里頭望去有一扇窗戶,透過窗戶可以看到船身及飛空艇四周。一名看似小學低年級女生的女孩就站在窗邊。身邊的沙發上有一塊剛剛蓋在她身上的被子,皺巴巴地堆在一旁。

這個銀發女孩帶著天真無邪的表情將臉貼在窗上,頗為專注地凝視著窗外。

「鈴蘭,你總算醒啦?」

「嗚喔∼?」

這個女孩聽到淳的呼喚回頭,疑惑地歪著頭望著他。

*

距今約十天前,一名名為灰色猛者的冒險者潛入史葳特涅維爾王宮深處,一座只有精靈王族才能進出的寶庫。他打算盜取收藏在其中的一名女孩。

這個女孩名為鈴蘭,有著一副和艾莉絲相仿的面容。

「我也進入過王族寶庫,不過之前寶庫中並沒有人居住的跡象,更不用提住在寶庫里的還是這麼一個年幼的小女孩了……」

姬珊卓公主說。恐怕就連性命遭受威脅的時候都沒見她如此慌亂。而在淳為精靈王國搶回鈴蘭之後,她更是在極度的困惑之中頻頻搖頭。

「不可能。不可能會有這種事呀。」

對于這位極端的現實主義者,這倒是相當少見的情景。而這也顯示出這件事究竟讓情況變得多麼混亂而令人費解。

「不過我確實看到灰色猛者將這個小女生從王族寶庫之中抱出來了。」

淳伸手指著當時正躺在床上酣睡的銀發女孩,告訴姬珊卓公主,事實就是如此。而在這樣的情況下,面對現實就是她作為為政者的義務了。

淳眯細眼睛,看到女孩頭頂上的名牌顯示——名稱不明。

以冒險者來說,他們可以一個指令就將自身的名字隱藏起來。然而,在蒼穹境界之中應該沒有擁有這種能力的NPC才對;例如小卡的名字雖然也是顯示成『名稱不明』,但這是小卡的主人·光為了隱藏它的真實身分使用了隱藏指令的結果。而若要說還有哪個NPC可以辦得到這種事的話……

——欸,不對……淳心想,他其實也認識一個名稱不明的NPC。不過這人究竟是否是NPC還挺讓人懷疑的就是了……

沒錯,這人就是艾莉絲。

翌日,淳等人告知姬珊卓公主他們將要展開菲爾法招募任務攻略前的准備工作,因此他們必須離開史葳特涅維爾島的時候,姬珊卓公主取出一顆任務石說:

「這樣的話,淳,我要給你一個任務——請你解開你救出的這名少女的身世之謎。」

既然有任務石,代表冒險神認可了這個任務。而姬珊卓公主能創造的任務都必須跟史葳特涅維爾島的利益有關。這是系統限制,理當是必然的條件。

(所以解開這名少女的身世之謎,應該是關系到史葳特涅維爾的利益吧?)

淳凝視著始終熟睡著的少女歎了一口氣。他對承接這個任務沒有意見。若要說帶著這個女孩礙事,其實她也不吃東西,始終帶著一臉滿不在乎的模樣熟睡著,甚至不需要排泄;如果只是讓她一直待在飛空艇上,倒也沒什麼大問題。

然而,在他們起程的隔天,這名少女忽然醒了……

「你叫什麼名字?」

少女微微歪著頭,看似一副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似的。不知道她是喪失記憶,還是根本沒有過去的記憶。

淳和歌澄等人商量之後決定暫時將她取名為鈴蘭。而少女得到名字後,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後笑容滿面地說:

「鈴蘭!我叫鈴蘭!」

——要是艾莉絲能展露出這般天真無邪的笑容,應該也會像鈴蘭一樣可愛吧……此時,淳忽然覺得奇怪,在史葳特涅維爾島的神秘之座恐怖攻擊事件之後,他呼喚了艾莉絲好幾次,但卻怎麼也不見艾莉絲回應。淳完全失去了她的消息。

(之前我呼喚那家伙時,她曾經不出面回應過嗎……?現在艾莉絲完全失去音訊,這代表了什麼意思?)

艾莉絲跟鈴蘭之間果然有什麼關連嗎?若真如此,維系在這兩個女孩之間的線索到底是什麼?

而鈴蘭清醒之後有著旺盛的食欲,她一口氣吃掉了好幾人份的餐點,然後又陷入熟睡。其後,這個小女孩大概每兩到三天會醒過來幾小時,吃了一大堆東西之後再睡回去。

現在,他們把鈴蘭搬到船長室里的床上放著,結果她又醒了。

「天空好高。淳,我在飛耶。」

「嗯,是呀……你會作夢嗎?」

……夢?鈴蘭微微歪著頭,但她應該不是不知道這個詞彙是什麼意思。事實上,她的外表和言行舉止雖然稚嫩,認識的詞彙多得甚至讓成年人都覺得羞愧;之前吃過歌澄的料理之後還馬上猜出生長在遠方島嶼上的香草名稱。

另外,上次她醒過來的時候尤佳莉雅才想要教她一些不堪入耳的詞彙,但她卻開始天真無邪地連環吐出猥褻的字句,讓尤佳莉雅主動投降說:「我輸了。」其後,鈴蘭仍持續講著猥褻的詞句,直到枝理進來看到這個情況引發一場大騷動,之後尤佳莉雅便被禁止單獨與鈴蘭接觸。

「真是個幼稚園程度的小鬼。」

在整起事件結束的同時,路卡吐出了這麼一句話:

「我不是說鈴蘭,是尤佳莉雅啦。」

這句話極其辛辣。但在聽到路卡冰冷的嚴詞批判,尤佳莉雅卻仍開心地說:「小路卡的贊美,本小姐確實收到了!」這家伙真的是無藥可救。

這件事先放到一邊……

「我夢到了淳。」

「淳,人家喜歡你呢。」

路卡輕輕撫摸著鈴蘭的頭微笑著說。然而,淳在苦笑之中進一步詢問而得到的答案,卻令他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

「有一只很大的白色蠍子。淳在跟它戰斗。」

「這是怎麼回事?」

鈴蘭所做的夢就是方才淳等人在解任務時對戰的死靈王帝王蠍。

「然後呀,歌澄絆倒了,大家很慌張。」

鈴蘭連這個部分都知道。

——怎麼會這樣……淳和路卡彼此對望著。

「淳看到歌澄的小褲褲。」

鈴蘭這句話讓路卡凝視著淳的眼神轉而夾帶著溫情。

「不不不,等一下,這是不可抗力的情況。」

「我知道呀,淳,我不會告訴其他人的啦。」

「那拜托你先收起同情的眼神好嗎!」

「我好不容易抓到你的弱點,必須有效加以應用啰∼」

路卡笑著吐出帶有其他意涵的語氣對鈴蘭說:「這件事不要告訴別人喔,當作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好嗎?」這個小學生在伯陽好像也有經營借貸業務,讓人非常擔心她的將來。

「你有沒有夢到其他可以成為淳的把柄的事呢?比方說他跟某個女人獨處的情況……」

「路卡,你先出去一下。」

「好過分喔,淳,我可是為了你才……」

「抱歉,我有件事真的不希望其他人知道。可以麻煩你叫光來一下嗎?」

——原來如此……路卡恢複成正經的表情坦率地點點頭。

「是那件事呀,我知道了。我就幫你敷衍其他人一下吧。」

「每次都麻煩你,不好意思。」

路卡出了船長室之後沒過多久,光走了進來。這個穿著連身洋裝的紅發女孩毫不造作地鎖上了房門。盡管船長室里的窗子開著,但窗外的風聲很大,只要他們不特別放大音量,說話的聲音應該不會傳出去。

「路卡叫我進來,意思是要談那件事嗎?」

「就是你說的那件事沒錯。我對路卡真的愈來愈抬不起頭了……」

「你不是打從一開始就是這樣了嗎?」

「也許是吧。」淳苦笑著說。而看到他的反應,光蹙起眉頭瞪著他問:

「你該不會對路卡做過色色的事情吧?」

「你到底把我想成是什麼樣的人呀?」

「因為你……你也看過人家的裸體嘛。」

光紅著臉,用手遮著胸部說:

「而且你還是個悶聲大色狼!」

「那是意外。再說,我根本就沒碰過路……」

這時淳忽然想起他跟大家曾在寮泰島上一起在帳棚里過夜,路卡睡在他的身邊還抱上來的事。而且在這次旅程啟程時……

「你真的沒碰過路卡,對吧?」

「你不用在句尾特別拉高音調強調吧!」

聽到淳的回話,光頗為刻意地嘟起嘴歎了一口氣說:

「淳真的很色耶。」

「我、我們把話題拉回來吧。」

「也對,這件事晚點再質問你——那個……我們要跟路卡說清楚嗎?」

「說什麼?」

「說我們現在遇到的問題。」

「那個……只跟路卡說嗎?」

「這個……也對,好像……是應該跟大家說吧。不過……我們該怎麼說才好呢?」

光將雙手盤在胸前煩惱地發出聲音:

「嗯∼坦白說,就連我們知道的事其實也非常少。咲耶那家伙什麼都偷偷摸摸來,下次碰到她我一定要好好臭罵她一頓才行!」

——沒錯,淳跟光直到現在還幾乎不知道咲耶到底在做什麼。他們交換了彼此知悉的部分,結果只能為他們將近一無所知的情況干笑。

「唉∼要是小卡跟你身邊叫艾莉絲的那個女孩一樣會講話就好了……」

此時坐在光肩膀上的紫色松鼠帶著頗為歉疚的反應『啾∼』地唉了一聲。看來這個不可思議的生物之于光,就好像艾莉絲之于淳一樣。它忽然出現在住在東京的光面前,將咲耶寄出的電子郵件帶到光面前。

——朝著蒼穹的盡頭邁進吧。

這句話好像是過去咲耶跟光之間的暗號,在光看到這句話的瞬間,直覺地認為這肯定是咲耶對她的呼喚。而她也依照信中的內容,在她的平板電腦上安裝了蒼穹境界的程式,結果就來到了這個世界。

——小卡,它真正的名字是虐殺之紅玉龍。光說它有時候會獨自飛走,然後帶著咲耶寫的紙條或道具回來。而光有時候也會請小卡帶道具給咲耶。

——對,就是帶道具給咲耶。

『咲耶請我幫她搜集稱做《棋子》的道具。她說有幾個《棋子》落在第五軌道以下的某些區域,還沒有人發現。』

幾天前,光對著淳這麼說。

『我找到的《棋子》落在第八軌道的森林深處;還有在第七軌道可以一個人去,但是距離城鎮很遠的峽谷之類的……都是這種地方。而且雖然說是《棋子》,但必須要有小卡在才能辨認,不然我眯起眼睛也看不到那些道具的名字;例如像是螺絲之類的碎片、寫著無法辨識的文字的石板,還有類似俄羅斯娃娃的東西。』

所謂俄羅斯娃娃是源自俄羅斯的傳統木雕精工人偶,在人偶中藏有小一號的人偶;再打開還有一個再小一號的人偶。

『我一共找到了三個《棋子》請小卡帶去給咲耶。接著她應該要告訴我下一步要怎麼做才對。小卡在副職業解放後沒多久就回來了,但它身上卻沒有帶咲耶的信。而我用傳聲石問咲耶,那家伙也只是淡淡地說,暫時休息一下。她那時候的語氣……絕對是在說謊——我聽得出來,咲耶她……現在一定非常困擾。』

所以光才會放棄原本離群索居的生活,然後出了深山之後遇到了淳,直到現在。

此時,淳跟光心里都有著同樣的懷疑——

「鈴蘭應該跟我猜想的一樣,也是其中一個《棋子》。」

「這太誇張了。」淳一度否定了這樣的看法。他說,畢竟光之前找到的《棋子》一直都是物品。

「可是鈴蘭之前一直都是收在寶庫里面。而且姬珊卓公主也說,寶庫里面根本不可能有人。」

——那麼,灰色猛者到底是為了什麼樣的目的而想將鈴蘭帶走呢……不對,在此之前,他打算在寶庫里做什麼?又要怎麼做?

淳質問過尤佳莉雅的哥哥——葛平,據葛平說,灰色猛者一開始不是他們的伙伴,而是某天忽然帶著一個任務情報出現在葛平面前。而他照著灰色猛者帶來的消息,解了那個任務之後,得到了能夠盜取他人特殊能力的副職業。

隨後,葛平在灰色猛者的慫恿之下成立了神秘之座這個團體,並且策劃奪取史葳特涅維爾王國的大膽計劃。

事實上,神秘之座這個團體名稱也是灰色猛者提議的。

『我們還有其他同伴。他們都說,如果由你當領導者的話,他們願意跟隨你——就讓我們大干一場吧。』

葛平聽信了灰色猛者這句話。畢竟過去只要聽灰色猛者說的話都有甜頭,這次一定也會順利才對——葛平如此說著,然而……

「那個叫葛平的人應該是被灰色猛者洗腦了。我看了記錄灰色猛者言行的報告……那個人的行為模式,怎麼看都是詐欺犯。」

他就好像變魔術一樣巧妙地操弄著葛平的心理反應。而精靈們更是為這人如此精湛的手腕感到困惑。

淳以傳聲石和伯陽的朋友取得聯絡。他想起他所認識的冒險者之中有一名專攻心理學的大學生。淳敘述了灰色猛者的行徑之後,這位冒險者說:「灰色猛者這人的行為模式很像新興宗教的教祖。」

淳等人的對手就是有這種程度能耐的男人。而這人背後究竟存在著什麼樣的組織,他們懷的又是什麼樣的目的……

「這個灰色猛者這麼聰明,不可能不為任何目的而盜取王宮寶庫里的東西。他之前就知道寶庫中有什麼無法以普通手段得到手的東西在。他之所以擄走鈴蘭,也不會是因為偶然看到寶庫里面有人,一定有什麼目的。」

就算把鈴蘭是否屬于光口中的《棋子》的事放一邊,她的身分一定非常特殊。而且無庸置疑的是,她對灰色猛者一幫人來說還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再來,關于鈴蘭的夢——她是以你的視點在觀看我們作戰的吧?」

光談起之前的事,忍不住將手盤在胸前陷入了思考。

「啊,對了!」

她似乎想到了什麼而立起了食指。

「鈴蘭,你為什麼會知道你是從淳的視點看事情的呢?」

「因為我看到淳的肩膀。」

「原來是從淳的身後望出去的視點呀!」

光看事情的著眼點讓淳忍不住驚歎。她雖然沒什麼玩MMORPG,卻有著重度游戲玩家的熟練度。尤佳莉雅喜歡的第一人稱射擊游戲固然不用說,其他諸如一般卷軸式射擊游戲、RPG、SLG、養成游戲、RTS等等諸多游戲類型也都有相當程度的涉獵。

「畢竟我從小就常跟咲耶一起玩嘛。她可是個非常不服輸的人呀」,想必是長期處在那種環境下,玩遍各種游戲的她,才會有「視點」這個想法吧。

「雖然我沒有親眼看到過,不過在蒼穹境界還是線上游戲時代,玩家好像就是以冒險者身後的視點進行游戲的。」淳說。

「我也不知道這件事……哦,原來如此呀。」

光說完和淳彼此對望著露出了苦笑。

他們同樣擁有在『轉生之日』過後才來到蒼穹境界的異常共通經曆。淳在收到阿海/咲耶的電子郵件後便對蒼穹境界這款MMORPG做了許多調查;至于光則是在完全沒有具備任何相關知識的情況下就來到這個世界。她有別于淳,沒接受過艾莉絲的詳細解說;據說由于小卡無法清楚指導光蒼穹境界的入門知識,讓她剛開始吃足了苦頭。

「鈴蘭看到的該不會是蒼穹境界還是電腦游戲時代的畫面吧?」

此時身邊這個小女孩瞪大了眼睛顯露出不解的反應,但經過詳細詢問,她在夢中確實有看到訊息視窗及數值狀態視窗,所以光這樣的猜想應該是八九不離十了——話雖如此……

「不過,這是為什麼呢?」

光脫口說出的這個疑問看來暫時找不出答案。

現在這個蒼穹境界的一切幾乎可以說是真實存在——不,應該說這一切全都是真實存在的。盡管玩家們手中的W-LD平板電腦依舊保有終端設備身上具備的功能;不只可以裝卸道具、操控魔法,還可以叫出地圖參考等等,但唯獨只有主介面不再顯示于眼前。

「聽起來好像有人透過熒幕觀看我們在這個世界的旅行似的。」淳說。

「就好像《BTOOOM!》這樣?」

淳聽了光的回話問了一句,那是什麼東西?結果得到一個莫名其妙的答案:「※就是被高橋名人綁走,遭強迫親自下場進行轟炸超人游戲的漫畫。」淳想想,這個待會兒再問枝理好了。(編注:此指動漫畫《BTOOOM!驚爆游戲》,動畫版請來日本著名的電玩明星高橋名人,為殺戮游戲「現實版BTOOOM!」主辦人之一的鷹嘴配音。)

「沒辦法,我來問阿海好了……」

淳聳聳肩,取出了傳聲石。然而,光卻伸手拉住了他的手。

「等一下,現在先不要。我之前也跟你說過,咲耶她現在應該不想跟你聯絡。」

淳聳聳肩。他稱阿海,光喚作咲耶的這個女孩,在淳心里,他一直以為自己最了解她。但現在卻不是如此——光,這個自稱是咲耶表姊妹的女孩比起只透過網路認識阿海/咲耶的淳更了解他/她的深層心理。

在史葳特涅維爾島,光透露出她和咲耶之間的關系之後,她接著說:

『咲耶很好強,很倔強,但其實心里相當脆弱。她要是現在聽到你的聲音搞不好會哭出來。她可能因此崩潰,所以我們得直接闖到咲耶的面前,這是最好的辦法。』

無論當時還是現在,光都帶著理所當然的口吻對淳敘述著他所不知道的咲耶。而淳缺乏判斷依據,只能選擇聽從她提出的辦法。

「真是的,對于咲耶身上我不知道的部分,你真的知道的很清楚呢。」

「嗯,大概吧。」

「坦白說我有點嫉妒。」

「這就是『女朋友被人睡走』的感覺嗎!」

光開完了這個玩笑之後馬上顯露出面紅耳赤的反應,猛搖著頭說:「那、那個,我不是真的喜歡這種事喔……」

「其實你可以跟枝理和尤佳莉雅一樣裝沒事就好……」

「嗚嗚,我真是自掘墳墓……」

「欸,算了。」淳聳聳肩,將手放在整個人縮成一團的光頭上,「既然你這麼說的話那情況應該就是這樣了。就依你的判斷行事吧。」

「嗯、嗯,謝謝你相信我。」

光依舊紅著臉,低頭帶著羞愧的眼神仰視著淳。

*

「淳確實說過要盡快闖過菲爾法招募任務!」

眾人走在夜晚的森林里,枝理舉起了拳頭說:

「不過他卻沒說到底什麼時候要解完所有任務!他要是有那個意思!整個過程花上一年、十年都是有可能的事!」

「可是一個月之內沒有完成就算失敗了喔。」

歌澄走在枝理身邊,冷靜地回了一句。

「不過現在淳完全是在繞遠路,這樣不夠專情,是外遇呢。」

「尤佳莉雅,也許我們可以這麼想——敢外遇也是一種勇氣跟膽識,也就是說淳原本懦弱膽小的性格多少有些改善了喔?」路卡說。

「我覺得這種勇氣跟膽識不要也罷……」光說。

「唉唷!你們吵死了啦!除了尤佳莉雅以外你們都可以不用跟過來啦!」

淳猛然駐足回頭望向身後的伙伴們——歌澄、枝理、尤佳莉雅、光;四個基本班底加上路卡,一共六人組隊。此時他們走在月光底下一片昏暗的森林深處,但彼此卻能清楚看見對方的臉龐,這是因為枝理和尤佳莉雅使用了夜視魔法的關系。

「哎,淳特別指定了人家一個人,這可是不倫的男女私會呢。」

「坦白說,沒有德魯伊在,我一點都不想踏入夜晚的森林里。」

經過史葳特涅維爾島的事件之後,他們深深體認到要穿過夜晚的森林究竟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

「反正人家就是個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女人。不過我還是會認份地聽命行事就是了。」

「能利用就利用,利用完就隨手一丟,淳真是個糟糕的男人。」

路卡淡淡地補上一句。不要連你都跟著尤佳莉雅亂答腔好嗎?淳將差點脫口說出的話勉強吞了回去,心想,這時候要是湊上去跟她們斗嘴就輸了。

「我說路卡,你今天應該很疲憊了吧?我們今天的行程可是相當累人的呢。」

展開菲爾法招募任務攻略的第三天,他們繞到各地接走分頭出擊的攻略團隊成員,來到第六軌道的沃爾格璐法雅島完成了島上的任務,現在來到第七軌道。這個行程確實非常嚴苛。傍晚的晚餐前,所有人幾乎都累癱了;就連歌澄也沒力氣下廚,來到第七軌道的南德尼烏斯島距離港口最近的城鎮包下整間酒館。其他的分隊吃完飯之後馬上就寢。

然而,淳在酒館卻仍舊熱中于向老板打探這個城鎮的任務情報,並且宣言在晚餐後要去一趟冒險神的神殿。他在那里承接了任務,來到夜晚的森林深處,調查已成廢墟的古代城鎮幽靈出沒的事件。

「我們好不容易來到了新的城鎮,不多少消化一些任務很可惜耶。」

在第七軌道的島嶼之中這座浮空島上的怪物又更弱一些,單獨行動也沒有問題。不過一旦要展開探索,淳一個人就會顯得比較膽怯。因此他邀了尤佳莉雅同行,沒想到隊伍中的所有伙伴全都跟上來了。

「我是很累了沒錯,不過我在這個隊伍里面的反應是最慢的吧。我想多少多累積一些戰斗經驗,訓練一下隊伍作戰的合作默契。還有,我的副職業技能點數其實也都沒什麼提升。」

路卡直到菲爾法招募任務開始之前才更換過她的副職業。之前使用的博學士這個職業擁有優異的語言能力及道具鑒定能力,但這是商人用的職業,會成為戰斗時的包袱,因此她特地更換為與黑魔術師搭配性優異的妖術師作為副職業。

妖術師擁有增強攻擊咒文殺傷力等魔法應用特殊能力。其中幾樣技能隨著能力數值提升,其效果也會跟著提升。盡管蒼穹境界的技能點數很好練,但路卡才剛轉換成新的副職業,這些特殊能力幾乎都還沒有練過;若是不跟實力差不多的敵人交手,甚至無法判斷她的能力究竟提升多少。

路卡的理由無懈可擊。「那其他人呢?」淳回頭看著其他成員。

「那、那個,我的預言者技能也還沒有練得很好。」

光現在的職業搭配方式是召喚術師配預言者。現在她已經沒必要以馴獸師這個副職業來掩飾小卡的屬性,再加上隊伍中缺乏輔助技能及恢複技能,因此在眾人離開史葳特涅維爾島之後光就把副職業更換成了預言者。當路卡不在隊伍中的時候,光也可以擔綱協助隊伍緊急逃脫的任務。

預言者這個職業盡管兼具恢複及輔助兩種能力,但作為恢複型角色在能裝備的防具方面就相當薄弱。這是預言者的缺點。不過召喚術師能裝備的防具本來就和黑魔術師相當,只有職業所需的最低限度,因此這點倒不成問題。倒是預言者的絕技一天只能使用一次,這點讓人覺得有些失落。

「干嘛排擠自己的隊友!要玩就大家一起玩呀!」

枝理一句話為所有剩下的成員代言。

「淳真是什麼都不懂耶,大家都把欺負你當娛樂呀∼」

要是沒補上這句話,這番發言其實還滿讓人感動的。

「好了啦,我們快點走吧。就算這是晚上才能進行的任務,要是熬夜熬得太晚就會拖累到明天的行程啰。」

相較于淳一臉不以為然的厭煩表情,枝理邊說邊揚起嘴角展露了喜孜孜的笑容。

*

眼前這個古老城鎮荒廢之後留下的遺跡已然埋沒在長草堆中。建築物身上的磚頭都已風化成細碎的沙土崩落,年代久遠可見一斑。

然而,相較于這副景象,搭建在城鎮四方的防衛用了望塔卻突兀地高聳在周圍的林地之中。其高度大概有百公尺左右吧。在白天有陽光的時候,淳從他們落腳的城鎮都還可以看到那些高塔。

「呃……有幽靈出沒的地方是西南側的了望塔嗎?」淳說。

這一路上來襲的怪物都是一個人就可以打倒的程度。這些小嘍啰大家都盡可能讓給路卡處理,累積經驗。此時的她比起淳等人在寮泰島上與她組隊時成長許多,已經可以冷靜面對眼前的怪物。

「人都會從經驗中成長的。總不會一直都是碰到怪物就會嚇得尿褲子的小鬼頭。」從容地說完這句話之後,路卡回頭看了看身後,苦笑著說:「再說,你看……」

枝理和尤佳莉雅為了能在路卡受到攻擊時即刻施放恢複魔法,兩人都舉著魔法杖嚴陣以待。身旁還有歌澄蹲低了身子,以便隨時都能使出挑撥攻擊介入救援。

「坦白說,我覺得大家對我保護過度了。這樣我不是連在戰斗中慌張的機會都沒有嗎?」

「雖然慌張的路卡也很可愛,不過安全還是最重要的。」尤佳莉雅說。

就在這時候,單獨進行偵察的小卡飛回來,帶著不耐的表情『啾啾』地叫了兩聲。

「啊,小卡,有找到幽靈嗎?」

「啾∼啾!」

小卡用力地點頭。淳心想,就算看過它真正的模樣,但只看現在這個樣子還是會覺得滿可愛的。作為吉祥物資質非常優異。

「如果真的有幽靈,那我們是所有人同時沖上去把他打倒嗎?」

光對著淳詢問。而淳想了想之後說:「沒有,這個任務的目的不是打倒幽靈,而是調查。換句話說,這個幽靈不是怪物,而是任務NPC的可能性滿高的。」

「啊,原來如此。你好厲害喔,光是從這麼微妙的詞彙差異就可以看出這點。」

「其實我也是在跟姬珊卓公主交談的過程中才又察覺到很多細節。在創造任務石的時候,一些瑣碎的用字差距就會讓任務的達成條件跟報酬產生變化。」

枝理聽到這段談話也插嘴說:「不過我們每個人也都承接了同樣的任務,這代表這個任務應該是屬于重複型吧?」

她接著說:

「如果目的只是調查,那應該是有人達成過之後就不會再有同樣的任務了不是嗎?」

「也有可能是定點觀測型的任務,或者是授予這個任務的神官可能被下了詛咒,在任務達成的同時就會忘記這個任務的內容。另外,也要考慮到冒險者調查之後的結果不能對外公開的可能性。」

「這怎麼說也太牽強了吧……」

「說是這麼說,不過基本上不管我們說什麼那些家伙都是左耳進右耳出。」

淳所謂的那些家伙指的當然是冒險神的神官。

「畢竟他們還曾經說過,冒險神的神諭之中教導他們不能跟冒險者太親近這種莫名其妙的話。」

「從這個角度來看,姬珊卓公主真的是個特例呢。」

聽到光感觸頗深地這麼說,除了沒見過姬珊卓公主的路卡之外,所有人都點頭表示同意。

「話說,那位姬珊卓公主是淳在史葳特涅維爾島當地的老婆嗎?」

「人家跟淳之間還有一個愛的結晶——小鈴蘭呢。鈴蘭也剛好是銀發。」尤佳莉雅說道。

「什麼叫剛好?路卡也夠了吧?拜托你們的情婦玩笑也該適可而止了吧。」

「我插不進你們討論那個姬珊卓公主的話題覺得寂寞嘛。」

這個小學女生摘下了頭頂上的三角帽,面不改色地撥了一下頭發——她的嘴角從頭到尾都有些微上翹。打從一開始就是在調侃淳。

「言歸正傳,我對于那種重複調查型的任務也一直都覺得很奇怪。像在伯陽也有『請冒險者調查燈籠卿之祠內部狀況』的任務,同一天有十幾個人接。那任務是可以賺一點小錢,但內容卻對發行任務的一方沒有任何好處。」路卡說。

這樣的情況會讓任務石變化而成的道具跌價,也許只有經商的她才會有感而產生這樣的疑問。

「路卡的疑惑沒錯,不過那個任務,冒險者每次進去祠堂里看到的情況都不一樣;有時是桃子,有時是符咒,有時什麼都沒有。另外好像還有極其稀少的特殊情況吧。然後,冒險者回來將看到的情況回報給冒險神的神官之後,任務石會變成道具。神官會把每個冒險者取得的道具記載在記錄簿之中。他們這麼做好像是要做統計,而且會把統計出來的數據當成占卜結果。有人聽到他們說,桃子比較多的日子,隔天天氣會變差……這是我聽其他喜歡解任務的冒險者轉述的就是了。」

「嗯……淳的任務同好伙伴全都是些變態嘛。」

路卡說話時將目光移向不知名的遠方,顯露出頓悟的表情點點頭。

「這麼說起來……」淳這才想起他曾經帶著路卡跟那些喜歡解任務的同好一起到處跑,之後她表示這種行程她絕對不再參加第二次。

——不過就是一天二十個小時左右的活動,有這麼辛苦嗎……

「欸,算了。總之,這個任務在沒有結束之前也沒辦法判斷它究竟屬于哪一種類型。冒險神的神官為了不讓我們有先入為主的觀念,也不肯告訴我們詳細內容。反正我們就先往西南側的了望塔去吧。」

眾人在回收從怪物身上掉下來的寶物之後,再次邁開腳步。

大約又步行了十分鍾左右,他們抵達了西南側的了望塔。了望塔四周陰森恐怖的氣氛實在不能說全是因為夜晚昏暗的光線造成的。恣意生長的雜草在風中以詭譎的方式晃蕩。半月之下色澤蒼白的幢幢形影飄蕩在高塔的四周。

「那些看起來像是幽靈的東西看不到名字耶。」

光召喚出幾只使仆魔,閉起眼睛看到使仆魔眼中的影像之後,抬起頭將結果報告給大家知道。召喚術師的這個魔法用起來其實相當非常方便。

(沒有名字……代表這些幽靈是游戲中的物件嗎?)

「還有,高塔的一角坍塌,里面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的樣子呢。」

「要隱形消音過去嗎?」枝理說。

她指的是使用隱形魔法和甯靜魔法隱藏形跡和聲音接近。

對此,淳搖搖頭,「這樣的話有可能沒辦法觸發事件。我們就堂堂正正走過去吧。」

在進入事件時,負責觸發事件的NPC若是沒有看到玩家,事件便無法觸發。要是因此導致整個任務失敗,可就得不償失了。

于是,眾人在淳和歌澄的帶領下走向頹傾的高塔,同時——白色的幻影順勢向左右兩側退開,讓出一條通道。

「這是叫我們進去吧——枝理,麻煩你幫我們准備一下。有輕微輔助就好了。」

「欸、嘿、嚇——」

在淳的指示之下,枝理很快地為大家施放了輔助魔法。

眾人在准備充足之後,邁步從高塔的坍塌處進入。

了望塔的一樓內部是一處挑高的大廳。大廳中央有一只比起其他同伴都大上一圈的幽靈。

這只呈現龍族外型的半透明幽靈,對眾人開了口:

「蒙受鳳凰庇佑之人,你們來得好。」

*

隔天早上,淳將整個攻略團隊二十四人全部召集到酒館之中,向大家報告昨晚發生的事。

他告訴所有成員,他們遇到一只龍族的幽靈,而這個已成為幽靈的龍族女性稱淳等人為『蒙受鳳凰庇佑之人』。而在此之前,他已經對廢鐵堂等人說明過他們在寮泰島上完成一個獨一無二的特殊任務,解放了副職業系統。而他們也同時取得了任務報酬,得到一個特殊的副職業。

「因為這個緣故,光憑我們是無法厘清這句話的意思的,所以我們才會回頭在深夜把山田的隊伍叫醒,再啟動一次這個事件。」

在淳等人啟動了龍族幽靈的事件結束之後,淳即刻回頭拜托山田一郎的隊伍幫忙驗證。他們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但依舊興致勃勃地答應幫忙。

結果——

「那個龍族的女性幽靈也對山田等人說了同樣的話。換句話說,這個『鳳凰的庇佑』代表的應該是擁有副職業的人。」

廢鐵堂和勳聽了將手盤在胸前,喉嚨發出聲音地思索著。另外有幾個人半張著嘴顯得一愣一愣的,而山田則帶著一如往常的口吻,對他們解釋淳說的這句話背後的意涵:「在副職業系統解放之後正式認真挑戰菲爾法招募任務的,只有我們而已喔∼」

「雖然似乎也有大型公會以固定行程的方式安排公會中的新人挑戰。」廢鐵堂接著補充說:「但他們可能沒有時間解支線任務,也不被允許這麼做吧。畢竟大型公會非常重視紀律,不可能讓新人成員在晚上擅自行動。」

這句話說完,四周發出一陣議論聲。

「換、換句話說——淳的隊伍是第一個在條件具備的情況下,展開龍族幽靈的調查任務啰!」

聽到其中一人帶著慌張的語氣這麼問,淳點點頭說:

「結果就是這樣沒錯。畢竟這座浮空島除了挑戰菲爾法招募任務的人之外,沒什麼人會來這里。然後我今天很早就去跟管理空港的公務人員確認了一下,也得到證實,在我們之前已經很久沒有非隸屬于大型公會的冒險者來過了。」

說完,淳接著開始詳細敘述這位龍族幽靈隨後吐出的話語:

「她……這位女性龍族幽靈自稱是特拉司·桑恩帝國最後一位女皇——卡爾絲提亞娜。」

聽到龍族女皇這個稱號,眾人又是一陣議論。

「如果大家有仔細看任務記錄應該都曉得,特拉司·桑恩帝國是興盛于太古時代的龍族文明。他們在大風暴還沒有生成之前統治著整個蒼穹境界。而這個文明的核心位在第四軌道之上……不過這位女皇沒有說明她為什麼會落到這座浮空島上成為幽靈。」

事實上,若不是由極為清楚蒼穹境界曆史的淳觸發這個任務,這個設定很可能會被其他玩家忽略。但在幾個幸運的巧合之下,這個部分卻成了非常重要的發現。

「這位女皇交給了我們一顆任務石。」

淳將昨天得到的另一顆任務石秀給在場的伙伴們看。

這顆任務石乍看之下只是一顆普通的礦石結晶,但淳等人接下的這顆結晶恐怕是蒼穹境界的第一顆。

「在分布于蒼穹境界各地的龍脈之中似乎存在著名為『秘密瑪那流』的第二道瑪那氣流。而這位女皇要我們找出祭祀著這條隱藏龍脈的五座神殿。還說,這其中藏有大風暴彼方的龍族帝國崩塌的原因。而我的任務記錄之中顯示,這個任務的名稱叫做『特拉司·桑恩帝國隱藏的遺產』。」

淳揚起了嘴角接著說:

「你們不會覺得興奮嗎?我們搞不好網到一條超級大魚呢。」

「超級大魚嗎……」

廢鐵堂將手盤在胸前嘟噥地說:

「這條大魚跟名列前茅的團戰公會在第四軌道上方的攻略進度長期停滯……兩者之間有什麼關系嗎?」

「這還不清楚,不過我想,我們絕對有繞道而行的價值。」

——沒錯,光希望淳『幫忙解救咲耶』。但若是兩手空空的過去,他們是否真能幫助咲耶脫險,這也是個疑問。

因此,淳昨晚跟光簡單針對這點商量了一下。

『如果你的第六感告訴你要解這個任務,那我想我們就需要這麼做。』

光毫不猶豫地說:

『我相信你,畢竟咲耶將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既然如此,我希望你可以用你的方式面對這個困境。』

(……信賴,是嗎?)

淳想起幾個小時前他和光之間的對話,帶著嘴角上的笑容環顧著眼前的所有攻略伙伴。

「這個任務似乎只有在晚上才能觸發。所以我們今天就在這里搜集情報,然後晚上還沒有和龍族女皇見過面的人今晚都要去一趟。我們要找出菲爾法招募任務之中隱藏的另一條龍脈!」

上篇:第一卷 第一話 亞塔利雅島     下篇:第一卷 第二話 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