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第四卷 尾聲  
   
第四卷 尾聲

咲耶在肩膀的搖晃感中從恍惚的意識清醒。她從床上坐起身子,「嗯∼」地伸了一個懶腰,隨後轉頭望向身邊。

一名身形嬌小的女孩帶著質疑的眼神站在床邊低頭俯視著她。這個女孩身體搖晃的同時,一頭雙馬尾也跟著輕輕擺蕩。

「……咲耶。」

女孩喚了一聲咲耶的名字。她臉上的表情始終沒有任何改變;話不多,但咲耶仍可以從她細微的動作中看出,這個女孩正在替她擔心。

「我說了什麼夢話嗎?」

女孩甩頭表示沒有,但伸手輕觸了自己的臉頰。咲耶看到她這麼做,也跟著模仿。臉頰是濕的,而且摸起來有些冰冷的觸感。

「我……喔,原來我流了眼淚呀。」

「你覺得難過嗎?」

正當身旁的女孩微微歪起了頭表示不解,咲耶便伸手一把將她摟了過來。女孩胡亂揮舞著雙手,「哇、哇哇∼」但咲耶仍舊蠻橫地將女孩的臉龐摟進自己懷里。

「你看,小巧,有你溫暖,我不會有事的。」

「嗚咕!嗚咕咕∼」

「嘿∼嘿、嘿∼胸部的觸感怎麼樣啊?雖然沒有歌澄來得豐滿,不過我可也是……」

「你在搞什麼東西呀。」

身後一記掌心拍下來的當頭棒喝讓咲耶忽然停止動作。她回頭看到一名藍色長發,發尾直達腰際的女孩站在那里。咲耶一松懈,懷里名為小巧的女孩便即刻從咲耶的臂彎中逃脫,快步跟咲耶拉開距離。對于懷里的暖爐逃走,咲耶臉上顯露出了遺憾的反應。

「捉弄小巧有這麼好玩嗎?」

「好玩呀。」

咲耶帶著臉上洋溢的笑容回了話,頭頂上接著又是一記。

「小讓,你好過分喔。你這樣打要是打死了我的腦細胞,讓我這顆天才腦袋受損,對你而言也是極大的損失呀。」

眯細眼睛便看到女孩頭頂上浮現出『讓葉』這個冒險者名字。名為讓葉的少女雙手叉在腰上歎了一口氣,顯示出頗為無奈的反應。這是好事。讓這個名叫讓葉的女孩覺得無奈就是咲耶的義務。因為這麼做實在有趣。

「偵察兵發現它們了啦。」讓葉說。

「是嗎?」

咲耶很快地從床上跳下來,連睡衣都來不及脫地高喊著:「喚醒。」即刻換上了冒險者裝扮。

「你也太懶了吧。」讓葉說。

「有什麼關系,反正我們之間沒有交涉的余地。一見面就是要厮殺了。」

她走出施加了擬態魔法的小木屋,外頭是一片繁茂的闊葉林。她抓起面前的一根枝干便翻著身子往高聳的樹頂上爬。從樹頂往山下望去,大約可以看到百名左右的人影在苦戰中沿著山道移動。他們一如預期地朝著小木屋方向過來了,不枉咲耶事先布下了陷阱。

這些人全都是冒險者,名牌旁邊勉強可以看見『幽幻旅團』這個公會名。這兩個月以來,咲耶始終埋伏在此擊退這個組織派來的冒險者。

「差不多該撤退了。」

咲耶喃喃自語的同時從樹頂上躍下。此時小巧也正巧從小木屋走出來,疑惑地歪著頭。這可愛的模樣讓咲耶忍不住眯細了眼睛。小巧頭頂上的冒險者名稱顯示為『巧克力螺旋卷』。

「意思是,這場戰斗結束之後就從這座浮空島撤退了。」

小巧聽了顯露出慌張的反應,頭頂上的一對雙馬尾咚咚跳著。

「可是,這樣的話,城鎮就……」

「城鎮里面有意願的居民都會搭乘下一班定期航班撤離。為了無論如何都不願意走的人我們已經盡其所能,不可能再撐下去了。」

——沒錯,不可能了。咲耶緊咬著下唇,心想,這已經是他們的極限了。而且現在……她將目光移向聚集在此處的冒險者們。

十七人。加上負責收拾完小木屋正趕過來的讓葉、咲耶以及站在咲耶身邊的巧克力螺旋卷,一共二十人。

人數少了很多。一方面有些人分出去擔任護衛任務,再者,已經不能再死的人也沒有參加這次作戰。

孤立無援的咲耶無法期待援軍。就算敵人的人數比起他們高出五倍之多,現在也只能以這樣的人數應戰。在這樣的狀況下,他們沒理由固守陣地。想辦法給予對手沉痛的傷害,其後趕緊撤出這座浮空島……除此之外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

「人數差距太大了,咲耶,我們放棄這次的奇襲計劃吧。該撤退了。」

其中一名劍士向前跨出一步說。這名梳著飛機頭,冒險者名為洛伊德的骷髏劍士是這群人中的副司令。他是個個性正經八百的男子。有些話當作為隊伍領袖的咲耶不好啟齒的時候,直率地把話講出來就是他的工作。因此,咲耶揚起了嘴角,駁回了他的意見。

「還不行。即將抵達的這艘飛空艇要讓剩下的居民先行搭乘。我們要搭下一班。現在我們還得多爭取一些時間。」

「現在我們這些人里面已經有一半都死過一次了。要是我們這一仗再遭受沉重的打擊,我們就沒有余裕重整旗鼓啰。」

「所以我們得在避免遭受嚴重傷害的情況下作戰。」

咲耶邊說邊召喚出平板,秀出地圖畫面,要求在場的伙伴們將畫面同步。這個同步軟體是她寫的。平板秀出的地圖上標記了許多記號。這些記號只需要輕觸就會浮現出預先記載的內容。

「小巧他們的隊伍在地圖上設下了許多陷阱,而這些陷阱應該可以拖住高出我們十倍的戰力——小巧,你們辛苦了。」

小巧聽到慰勞,頓時眉開眼笑。看到這張毫無芥蒂的笑容,洛伊德搔搔頭,苦笑著說:

「我知道小巧很努力,可是……」

「嗯?你愛上這個不會讓你觸法的蘿莉了嗎?不過小巧是我的,可不會讓給你喔。」

「才不是咧。」

「喔……你是說小巧不可愛嗎?這我可不會聽聽就算了。」

「那我到底是要怎麼說才對啦!」

咲耶帶著喜孜孜的笑容伸手摸摸小巧的頭。這個身形嬌小的女孩被摸著頗為舒服地眯細了眼睛,讓咲耶心想,果然人還是該有一個蘿莉朋友呀。

對此,讓葉看不下去而又朝咲耶的後腦勺拍了一下。

「你夠了。快把話繼續說下去。」

「是是,貧乳班長……嘖,真是啰唆死了。」

「『是』只准說一次。不准咋舌。不准頂嘴。還有,以一般的標准來看,我根本算不上貧乳,而且在男生面前談胸部很沒禮貌——順帶一提,班長是只有在學校里面才有的職稱,你在蒼穹境界之中把現實世界的人際關系搬出來就犯規了。」

排山倒海而來的咒罵讓咲耶忍不住皺起眉頭。讓葉這個人就是這樣。之前歌澄在的時候還有她幫忙緩頰,但現在歌澄不在了,讓葉跟咲耶之間的關系就是咲耶單方面遭到讓葉的言語屠殺。

「……真想念歌澄的胸部呀。」

「不就是你把歌澄拋棄掉的嗎?自己的行為自己負責。」

「小讓真壞心眼。」

「隨便你說吧,總之快點把話說下去。敵人可不會等我們。」

咲耶歎了一口氣,將目光移到平板上的地圖畫面,繼續解釋她的計劃。這番互動已經讓咲耶的心情稍微緩和了下來。在場的伙伴肩膀的肌肉似乎也沒有之前繃得這麼緊了。這原本就是一群凝聚力相當高的團體。要是他們在這種程度的逆境就喪氣,早就從這個戰場撤退了。

咲耶相信他們。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也相信能夠自在地使喚著這群伙伴的自己。

——她非得打從心底這麼相信不可。若非如此,他們是不可能生還的。

結束了作戰計劃說明之後,伙伴們提出了質疑。隨後,細部的作戰計劃也做了必要的調整。

會議結束,整個部隊隨即解散。咲耶目送著他們的背影。走在部隊最尾端的小巧微微轉頭窺探著,咲耶看到她也笑著對她揮了手。

小巧點點頭,「嗯。」應了一聲之後轉身消失在森林之中。

「你總會把手放在腹部的習慣最好改一改喔。」

就在整批部隊離去之後,讓葉將頭湊到咲耶耳邊,小小聲對她說。咲耶嚇了一跳,怯懦地轉頭面向側身處的讓葉。

「你看,你的手總會下意識地擺在胃部,簡直就是在告訴大家,你在胃痛。」

「坦白說,我的胃真的是痛得不得了。」

「麻煩你掩飾一下,不然大家會覺得不安的。」

「小讓真是嚴厲。」

「如果我不是這麼嚴厲,你還需要我待在你的身邊嗎?」

咲耶投降似地舉起雙手。

「給你添麻煩了。」

「像這種對陌生人的客套話就省了。拜托你,再表現得從容一點好嗎?」

「你真是強人所難。」

「要是不行的話就先退下來,我可以幫你指揮部隊唷?」

「這可不行。這個作戰計劃無論是成是敗,都是我提議的,全是屬于我的。我沒打算分給你。」

「你又打算用這種話自己一個人把所有重擔全部扛下來了。」

「我想扛呀。我扛。不會交給別人,就是由我來扛。」

讓葉無奈地深深歎了一口氣。這是今天第二次了。咲耶又一次成功讓讓葉覺得困擾,臉上揚起了笑容。

「這世上有人比你更固執的嗎?」

「之前淳也這麼對我說過。當時我回答他,你就是呀。」

聽到咲耶口中的這個名字,讓葉落寞地蹙起眉頭。

「結果能站在你身邊的人終究還是他呀。我還是不行呢。」

「你做得很棒了,小讓。坦白說,如果我身邊沒有你的話,我早就崩潰了。」

「只是無謂地把我們全數遭到殲滅的時間延後而已。再說,要拖延時間也是我們可能會有援軍的情況下……」

「援軍,會來的。」

咲耶說完,臉上揚起了笑容。

——對,他一定會來的……咲耶如此確信著,同時心想——淳,你現在究竟在哪一片天空之中呢……?

「要是你說的援軍能夠趕得上就好了。」

「這點我就不敢說了。畢竟淳那家伙是情緒導向。就連我也經常會被他做事的步調搞得心急如焚。要讓他認真,恐怕比要幫貓洗澡還困難呢。」

「騙人。這個世上怎麼可能還有人比你更情緒導向。」

聽到讓葉這麼說,咲耶不以為然地聳聳肩。

不久,遠方便傳來魔法攻擊的爆炸聲和劍戟交鋒的金屬碰撞聲。

「開始了,交戰的地點是C點。」讓葉一邊取出傳聲石開始聯系,一邊也逐一將戰況回報給咲耶。咲耶做出了細膩的作戰指示,同時下令要這支兵力稀少的部隊大幅移動,使之出沒于各個戰場,讓敵人以為對手的兵力有實際的好幾倍之多。

這是虛張聲勢的戰法。雖然不知道幽幻旅團能夠將實際情況掌握到什麼程度,但手上只有一只紙老虎,那非得讓大家鼓起精神大干一場才行。

結果,幽幻旅團遭受沉痛的第一道攻擊之後似乎顯得有些不知所措,行動力大幅衰退,但當他們從初期戰況的混亂之中振作之後也緩緩把戰線逼向咲耶的陣地。

「看來他們沒打算逃走呢。」

「那我們就只好來變個魔術啦——來把紙老虎變成真正的老虎給他們看吧。」

咲耶取出傳聲石,下令要小巧啟動陷阱。而讓葉則算准時機要前線部隊撤退。此舉似乎讓幽幻旅團顯得有些訝異,因此……

「洪水呀!」

幾名男子齊聲大叫。小巧破壞了上游河川的水壩,讓一波土石流直朝著幽幻旅團的部隊撲了過去。一擊之下,大半兵力被水沖走,殘存的人員也幾乎無法再有任何作為。

咲耶跟讓葉快步開始移動,來到一處可以俯瞰戰場的高台上。現在再躲已經沒有意義了。她們帶著冰冷的目光睥睨著丑態百出的幽幻旅團部隊。

「一如預期,被水沖走的主要都是穿著重裝備的前鋒部隊呀。」讓葉說。

「那麼我們就依照計劃開始集中攻擊他們的後衛吧。」

來自遠方的大量箭矢和魔法猛烈地散灑在無法反應的幽幻旅團後衛部隊身上。一片淒厲叫聲的地獄景象之中,十名冒險者倒地,即刻飛回到了綁定地點。

「現在看起來,淳他們打倒幽幻旅團他們提供前線的電池補給線真的是非常好的支援呢。」

「不過歌澄可是陷入了非常大的危機呢。再說,結果你還是跑過去幫他們了——雖然只有一小段時間,不過我們的戰線可是倒退了很多呢。」讓葉說。

咲耶聳聳肩,「我還真是動輒得咎呀。」

「總之,你這個人就是為所欲為啦……話說,歌澄還好嗎?」

「她大概跟淳處得不錯吧。唉呀呀……我也想揉歌澄的胸部呀。」

「真的是這樣嗎?就你的話聽來,我覺得那個叫淳的家伙一定是……」

被水沖走的幽幻旅團前線部隊趕回來了。盡管路上有許多陷阱絆住他們,但很遺憾地,對手擁有形同暴力的人海戰術這個最為強大的武器;雖有一、兩個人踩到掉落陷阱、被繩索套住吊到半空中、落入宛如蜘蛛絲一邊的網中無法行動……但剩下的隊員仍維持著隊形緩緩前進,這個陷阱布陣遲早要被對方突破的。

——沒辦法了……咲耶拔出長劍。

「等一下,這次你是指揮官,說好不上前線的吧?」

「我受不了你的言語霸凌了,出去大鬧一場,稍微轉換一下心情。」

讓葉手抵著額頭唉了一聲。

「你自己小心。」

「抱歉,要是你的胸部也有度量那麼大的話……」

「我的胸部是標准大小好嗎!拜托你不要拿歌澄當基准啦!」

咲耶笑著背過讓葉的咒罵聲,急速沖下了小山丘。

她豪邁地殺入了幽幻旅團的前鋒部隊之中,扭動著身子以極其微小的差距閃過迎面而來的長槍。接著使出副職業盜賊戰士的特殊能力——旋風擊,一口氣撂倒了周圍的對手。

「是咲耶!那家伙出現了!」

「包上去!包上去殺了她!」

嚷嚷聲中,幽幻旅團的陣勢瞬間潰散。成群的冒險者為了打倒身為敵方領袖的咲耶蜂擁而上——但這就是咲耶期望的結果。她沒停下腳步,以輕盈的步伐在人與人的敵陣縫隙間揮舞著長劍,徹底擾亂了幽幻旅團的陣勢。

敵人堅固的防守仿佛亂麻一般漸漸失序。

敵方的重裝士兵在滿地泥沙之中難以行動,而咲耶則是以華麗的動作在其中飛舞。

此時洛伊德的部隊抓准了對手布陣的破綻,毫不猶豫地殺了進來。咲耶與同伴們會合,更是放開來大開殺戒。他們擁有更好的團隊凝聚力。一來一往,幽幻旅團所受的損傷單方面不斷擴大。

「嗯,這些家伙依舊是一群烏合之眾呀。」

咲耶帶著舞蹈般的節奏在戰場中移動,口中念念有詞地說:

「士氣低落,應變能力不足;領導階層除了團戰的技術之外什麼也沒教才會變成這樣——只能執行單純的作戰行動。不過這些頭腦簡單的家伙以暴力的人海戰術圍攻過來正是極度麻煩的問題就是了。」

——沒錯,咲耶等人的戰術圖的終究是出奇制勝。但戰爭中備妥高于敵人的戰力,正面壓倒對手才是王道,也是正道。所謂奇策,終究不敵戰爭中的正道。

……因此,這也只是一時性的戰術,是為了拖延時間。但明明應該要拿捏好分寸的,結果卻不小心打上癮了。

一擊脫離,這是咲耶的隊伍本來應該采取的戰術,但現在卻轉而以殲滅敵人為目標。這是因為咲耶判斷他們絕對有余裕可以辦得到,而她身邊的人也都深信如此。而事實上,現在敵人的人數已經不到原本的一半;只要優先打倒對手的指揮官,隊伍失去命令系統勝負就幾乎抵定。接下來就只差打下的戰果大小而已,就這麼簡單,也理應如此……

忽然間,山上傳來呐喊。咲耶的部隊後方遭受到箭矢和魔法的大舉進攻。與讓葉聯系用的傳聲石發出震動。咲耶殺掉了朝她撲來的盜賊戰士,趕緊將傳聲石貼到耳邊。

「背後有敵軍出現,人數約五十人。」

讓葉極力保持冷靜的語氣傳遞戰況。她這個人愈是陷入危機反而愈能保持冷靜。她會冷靜觀察,冷靜分析,冷靜地做出判斷……就連面臨死亡的當下,她也能冷靜地凝視著撕裂其身軀的血刃。

「是金的部隊,我們被算計了。」

幾分鍾後,情勢完全逆轉。現在被逼入絕境的反而是咲耶的部隊。

他們拼命逃跑。

盡管他們握有地利,但當他們和幽幻旅團交戰時,金的公會——黃金果實俱樂部已經不知不覺繞到他們身後,在山中的關鍵地帶布下了兵力。一旦咲耶的部隊踏入他們預先灑下的網中,敵方的部隊便即刻展開死命的追擊。

「我們現在應該先下山重整旗鼓。」

洛伊德的諫言被咲耶即刻否決。

「他們只是驅趕獵物入甕的獵犬,把我們逼入山腳下之後交由布陣在山下的部隊將我們收拾掉。這才是他們的計劃——如果是我,我就會這麼做。而這也是金的部隊只派出五十人的原因,沒有其他可能了。」

如果幽幻旅團派出了百人部隊,那麼黃金果實俱樂部也一定會比照辦理。這幾支公會就是這麼好面子。因此,他們怎麼盤算也非常好猜。

——理應如此。而咲耶也總是千叮嚀萬囑咐,要伙伴們小心敵人的援軍。但這次的失敗就是咲耶自己在最重要的地方松懈了。

這是致命的失誤。咲耶的部隊應該會被對手殲滅。如此一來,這支部隊的半數就會陷入第三次死亡的危機。于是他們的戰力形同消失,再沒有人可以阻止科涅提的企圖了。

「都是我的錯,我沒有發現敵人的另一支部隊。」

小巧帶著慌亂的呼吸和悔恨的語氣嘟噥地說。她在敵人還弄不清楚哪里還有陷阱的時候沖入敵陣,宛如鬼神一般撕裂敵人的包圍網。然而,她原本的工作就是監看整個戰場的戰況。

咲耶微笑著摸了摸小巧的頭。

「這不是你的錯。金的那些家伙在幽幻旅團遭受重創的時候都躲得遠遠的。畢竟怎麼死都不是死他們自己。」

咲耶低著頭,讓旁人無法看清楚她此時臉上的表情。她緊咬著下唇,心想,這不是小巧的錯,是她自己不好。無論什麼時候,她這個人就是在關鍵的時候出紕漏。

(如果是淳的話……)

此時她的腦中忽然浮現令人懷念的搭檔臉龐。過去淳總是站在她的身後看住她的破綻,在她背後保護她。當她把目光放在頭頂上,不斷向前沖的時候,淳總會為她仔細觀察腳下的一切動靜。有他在,咲耶才是真正無敵的人。

(唉呀呀,看來我也江郎才盡了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疲憊的關系,腦中盡是這般消極的想法。咲耶苦笑著搖搖頭,心想現在還不能放棄。一個人、兩個人都好,一定要有人生還。就算放棄這個據點,要守護城鎮能多一個人都是戰力……然而……

(多一個人都是戰力?面對數量如此龐大的對手,我真的還認為我們可以守護得了那座城鎮嗎?)

咲耶笑了。兩支公會結盟代表了他們已經是傾全力在打這場仗了。為了打倒惱人的蒼蠅,這兩支公會終于要拿出實力了。然而,咲耶的部隊已經是殘破不堪,要如何與這支聯軍對抗?要用什麼方式迎戰呢……

對呀……咲耶這才察覺,自嘲地揚起嘴角。

——萬事休矣。

他們在這里奮力抵抗根本毫無意義。只要他們殺入城鎮的綁定地點,等于是將軍死棋了;就算複活也是處于無防備的狀態,被拿著劍指著也只能無條件投降……這麼一來,干脆豎白旗投降……

——不,還不到舉白旗的地步。至少現在若不能死命抵抗,截至目前為止,一切的努力都白費了;就算全滅,戰斗仍有其意義……

(哈哈,全滅還能有什麼意義呢?)

果真那樣的話,不如使用黑魔術師、預言者的緊急逃脫魔法,多保存一點大家的平板電池還來得好些吧。

「來了喔。」

讓葉的呼喚將咲耶的意識拉回到現實之中。

咲耶帶著伙伴們躲藏在森林之中。此時敵人已經從四面八方湧來。咲耶的部隊將魔術師配置在中央,以極快速度張開防壁。咲耶也拔出長劍,與朝她撲來的輕裝戰士劍鋒相抵。她一腳絆倒這名輕裝戰士,踹開他的盾牌一腳踩在他的臉上,將他擊暈。緊接著一名魔劍士的巨斧也朝咲耶劈了過來。她縮著身子閃避,但身後另有一名魔劍士則已經開始對她施展魔法。是延遲型麻痹。些微的沖擊力道之中,咲耶的身體僵直住了。兩名魔劍士同時使出渾身力量的一擊。

「才不會讓你們得逞呢!」

小巧宛如一陣風一般沖了進來,以刺客的特殊能力,打落其中一人的斧頭,並以其肉身擋下了另一人的攻擊。她唉了一聲,小巧的身子被劈飛到遠處。

「小巧!唉,真是夠了!」

咲耶一個箭步沖向兩名魔劍士。但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交替施放魔法,逐漸削去咲耶的HP。接著……

「撐不下去了嗎……」

敵方銳利的一擊使咲耶的HP計量表開始閃爍。再挨一擊一切就結束了。

稍微瞄一眼,伙伴們也已經潰不成軍;防守陣式被打破,後衛部隊也遭受嚴重的損傷。咲耶前後各有一名盜賊戰士和刺客朝她攻過來。她勉強閃過,但周圍完全沒有人為她施放恢複魔法。而對手受到的損傷卻有堅實的後衛部隊即刻為他們恢複。

(到此為止了嗎?)

「緊急逃脫!」

咲耶對能夠使用瞬間移動魔法的黑魔術師和預言者下令,要他們的小隊獨自逃走。冗長的詠唱之中,敵方的攻擊開始集中到施展瞬間移動魔法的魔術師身上。延遲型麻痹打斷了瞬間移動魔法的詠唱。撤退失敗。咲耶咋舌了一聲向前跨出一步,至少自己得盡可能多吸引一些敵人……

身體僵直住了。敵方的戰況調節型角色——骷髏劍士使出能使對手停止動作的魔法——驚駭詛咒,使咲耶的身體完全無法動彈。盡管她身上的裝備已經使異常狀態的抵抗能力大幅提升,但還是有百分之一的防禦失敗機率。而剛好這百分之一的機率就出現在這個時候……

面對無法動彈的咲耶,敵方成群的前鋒部隊已經煞到。

萬事休矣。

就在這一刻——天空出現兩道黑影。

敵人忽然停止動作。一片嘩然的反應之中,咲耶忍不住抬頭。

由于戰場太過嘈雜,她沒發現頭頂上十公尺處竟有兩艘飛空艇切入了他們的領空。上方灑下好幾條繩索。成群的冒險者從繩索頂端一躍而下。

——是金的援軍嗎?不對,他們身上……沒有公會標簽。

其中一名順著繩索躍下的冒險者一劍劈向咲耶身旁的正准備揮動武器攻擊的幽幻旅團盜賊戰士。這人的雙手巨劍打落了盜賊戰士的戰斧。

是打落武器的特殊能力。而這名冒險者是……

——喔……這名對著咲耶揚起嘴角的男性魔劍士是……

「淳。」

咲耶開口喚了他的名字一聲。

「嘿。」

身後一名刺客朝著這名男性魔劍士撲了上來,而這人只是回頭擋開對手的攻擊,同時一腳將對手踹飛。而這名刺客滾倒在地上時,魔劍士的同伙更是一招奪去他的性命。

「讓你久等了。」

「沒等這麼久啦。」

咲耶的HP急速恢複。是剛從繩索上躍下,站在魔劍士男子身邊的白魔術師女孩詠唱的恢複魔法。這女孩不知為何帶著凶惡的眼神瞪視著咲耶。

「這家伙是歌澄的男朋友嗎?」

「長得很帥吧。」

淳一邊回應著輕佻的玩笑,一邊一個個收拾掉朝她攻過來的敵人。

咲耶輕輕聳聳肩,一邊出腳絆倒朝著淳身後攻過去的重裝戰士。這名重裝戰士倒地之後,背部隨即挨了一記雙手巨劍的重劈,發出宛如青蛙被踩扁一般的聲音而暈厥。

「淳,你的後防空虛呀。」

「我是把你的獵物留給你自己處理呀。」

「你這家伙還是一樣只有嘴巴厲害。」

敵方好幾個人同時朝著淳和咲耶沖了過來。兩人背靠背地迎擊對手,相互彌補對方的死角,踩著舞蹈般的節奏一劍劍料理掉撲上來的對手。

「我總覺得我們好像一直都是這麼並肩作戰的。」咲耶邊笑邊繼續揮劍,「我仿佛一直都在等著這麼一天到來。」

「我也是。」

咲耶在眼前的激戰中偷瞄了淳的臉龐一眼。而淳的目光也同時飄到了這頭。

他們笑了。

「阿海……不對,咲耶,我總覺得我好像一直以來都是跟你這樣搭檔的。」

「我也是。」

這是咲耶發自內心的回應。

淳跟阿海,一旦兩人湊在一起就是天下無敵的搭檔。

上篇:第一卷 第二話 任務     下篇:第一卷 第三話 團隊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