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第五卷 序曲  
   
第五卷 序曲

讓我們在此將故事中的時間稍微往前追溯……

路卡隨著飛空艇定期航班飛抵第四軌道萊夏亥島的空港。她走下舷梯踩在草坪上,回頭凝望著將她載運至此的飛空艇。

這是一艘由上百名船務人員服務的巨型飛空艇。雖然乘客上限有五十人的限制,卻能再載運數量相當龐大的貨物。這個從第五軌道菲爾法島科涅提市起飛,穿過大風暴飛往第四軌道的定期航班一周只有一班,因此每一趟必須載運極為大量的補給物。

船下只見負責搬運貨物的多名蜥蜴人忙碌地來回奔走——無論是第五軌道的科涅提或是這座萊夏亥島上唯一的城鎮,艾爾·科涅提,主要居民都是蜥蜴人。它們自稱是龍的子嗣,並引以為傲。而路卡聽船上的船務人員說,所謂『艾爾』在蜥蜴人族古語之中代表了『嶄新』的意思;這座位于第四軌道浮空島上的城鎮,艾爾·科涅提即是蜥蜴人族的新希望。

在這艘定期航班上負責船務的蜥蜴人們都非常親切。甚至親切得過分,因而讓路卡幾乎以為自己是什麼重要人士。

不,就嚴加監視看管的囚犯來說,事實上其實是挺重要的沒錯。

——而且接下來將納入另一個監視系統之中……

「喂。」

身後傳來一聲呼喚,路卡回過頭來,只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有一名身材壯碩高大的男子站在那里。他的外表一看就知道是日本人——換句話說,是名冒險者。

這人的公會欄顯示的名字是『幽幻旅團』。而且路卡認識這個人——那是個不是很愉快的記憶;她在自己經營的道具屋遭到這個男人的威脅。若不是當時有淳出手相救……一想到這里,路卡便不由得覺得一陣陰郁。不過話雖如此——

「劄卡,你……」

路卡正面面對著這名冒險者,一雙眼睛直視著他的頭頂。

之前的一頭黑發現在變成光禿禿一片。油油亮亮。沐浴在太陽底下閃耀著刺眼的光芒。

「原來你是禿頭呀。」

「我是剃的啦!」

「是嗎?是因為你被人家發現你是戀童癖的關系吧。」

「屁啦!我是承認我搞砸了!但不是那個問題!」

劄卡大罵了一聲,隨後察覺到路卡始終面不改色地緊盯著他,于是端正姿勢,腰彎成九十度,大大地鞠了一個躬。

「對不起!為了我之前對你做出諸多失禮的事,我向你道歉!」

劄卡說,他所做的一切全都是為了向那位叫大黑的大叔報恩。

「大黑是那位帶領公會新人和淳交戰的部隊長吧?」

當時那支幽幻旅團團戰部隊雖然多半都是新人,但對于這名身為百人隊伍的隊長,淳曾評斷他善于分析情勢,腦筋動得很快,擔任隊長非常稱職。

「我給大黑添了很大的麻煩。」

劄卡接著說,因為他插手管蓬萊皇帝的閑事,把淳一行人的任務搞得亂七八糟。更因此致使系統程式出錯,讓當時的幽幻旅團和淳的隊伍陷入一片混亂。

在該起事件結束之後,劄卡本來已有被逐出公會的覺悟了。甚至更壞的情況他都已經考慮過了。而幽幻旅團高層似乎也針對他的處置方式起了不小的爭執。

最後,由于當時作為劄卡上司的大黑一句話說:「讓犯錯的人有機會彌補,這是上位者的職責。」于是將責任全部攬下來收拾了這個局面。

而大黑也因為部屬犯錯遭到追究降職,現在成了一名十人部隊的隊長。在這支聚集了一堆問題人物的小隊之中,劄卡被狠狠教育了一番。現在他說,在一群會對艱難的任務抱怨連連的隊員之中,他自詡要比其他人更努力一倍,成為一個行為端正的模范。

「否則,我會愧對一肩幫我扛下所有責任的大黑隊長。」

劄卡走在前方,帶領路卡從空港朝著城鎮而去的同時對她說。

他挺直了背,坦蕩蕩地笑著。那張臉仿佛甩開了什麼陰霾似的,看來充滿了陽光的氣息。路卡心想,也許他是真的洗心革面了吧。

「然後呢,你現在是來監視我的嗎?」

「我是負責為剛來到這個城鎮的新人提供向導。」

「不過你還是來監視我的吧。既然你們知道我搭乘了飛空艇,就表示蜥蜴人把通過菲爾法招募任務的冒險者資訊泄漏出去了呢。這是不是指來到艾爾·科涅提的冒險者都得聽命于蜥蜴人呀。」

「你不要說太多話。」

劄卡小聲提醒她。

「這里不知道哪里有它們的眼線。」

「果然……」路卡聽了歎了一口氣。她之所以單獨來到這座浮空島,其中一個目的就是確認這點。

「我可以問問你們幽幻旅團的立場是怎麼樣的嗎?」

「我們公會跟科涅提的蜥蜴人是彼此相互利用的關系,除此之外什麼都不是。」

然而,劄卡臉上糾結的表情卻顯示了,這個『相互利用的關系』恐怕不是那麼均等——或者應該說,他們挑選了劄卡負責監視路卡,這件事本身也許就帶著什麼意義吧。

「真複雜。我作為一個單純的小學生真的沒辦法理解。」

「你哪里是單純的小學生了啦!」

劄卡狠狠酸了路卡一句。

第四軌道的萊夏亥島面積大約是日本四國的一半。但氣候卻較接近亞熱帶,大概相當于沖繩的氣候形態吧……路卡想起社會科課本附錄中刊載的那張柯本氣候分類法表格。

事實上,走在早晨的萊夏亥島上,就算什麼都不說不做,悶熱的氣溫跟濕度都會讓人不自覺地開始流汗。

這座島上唯一——或者應該說就目前能夠得到的消息來看,應該是第四軌道上唯一的一座城鎮,艾爾·科涅提座落在島嶼東北方的半島上,與空港比鄰,是一座要塞型都市。

這座要塞型都市的城門有兩處;一處位在東側與空港銜接,而另一處則位在南側,面向島嶼中央。

南門為防堵怪物侵襲,戒備森嚴。相較之下,東門的警衛則相當隨便。這是由于空港包含在古代文明遺產——龍的結界的聖域之內。而這個結界擁有阻絕怪物入侵的效果。

路卡和劄卡穿過東門,進入了艾爾·科涅提。

這個時刻因為飛空艇的定期航班才剛抵達,主要通道上充斥著載運貨物來回奔波的板車。而城鎮內看到的,幾乎都是蜥蜴人。

以城鎮的大小來看,路卡推測這里的人口約五千人左右;她隨後詢問劄卡,但他從口中得到的回答卻令路卡頗為意外。

「它們告訴我們,如果扣掉冒險者不算的話,總人口大概是兩千人。」

「這里的居民比起我想像得來得少呢。」

「因為這座城鎮沒辦法自給自足。這里的居民有一半都是軍人,而且多半都是魔術師。聽說它們都是利用召喚魔法取得面包跟水,勉強維持補給線的。」

路卡聽了頗為佩服地抬頭看了劄卡。

「你很認真了解過這些資訊了呢。」

「說什麼傻話,作為一個向導怎麼能夠連這點基礎的知識都沒有?」

「如果你是特地為了當我的向導而事先預習的話,我會覺得更高興的。」

「才、才不是咧!我就說我不是戀童……」

「我又沒這麼說。」

路卡這句話讓劄卡頓時發現自己自掘墳墓,喪氣地肩膀都垂了下來。

「可惡,你給我記住!」

「對對對,你還是比較適合這種喪家之犬的台詞啦。」

「拜托你不要用這麼認真的表情說這種話好嗎!我是真的覺得很氣餒耶!」

這名身材高大的青年垂著肩膀,打從心底顯露出一副丟臉的模樣。

路卡心想,真拿他沒辦法,調侃他的話就到此為止吧。

「我們拉回正題吧——我姑且是為了拓展店里的生意而來的。不過很遺憾,這里的居民人數不多,這也代表這里的供需規模都很小。看來我能夠期待的,只有囤駐在這里的三大公會了……你可以幫人家跟你們公會的高層牽個線嗎?」

「現在不行。」

劄卡聽了帶著苦澀的表情回話。他這樣的反應讓路卡驚訝地看著他。

「我們公會長跟間諜碰過面,這樣的消息絕對不能傳出去……你懂的。」

「也對,我們是該保持一點距離。」

路卡干脆地退讓了。光是派劄卡來當向導,這恐怕已經是幽幻旅團所能下的最佳判斷了。

這次完成菲爾法招募任務的冒險者團體以淳為首,一共二十四人。而其中路卡作為這支隊伍的先遣人員來到這里。

事實上,淳等人在第四軌道究竟會以什麼立場行動,恐怕是三大公會共同關注的焦點。派眼線仔細地觀察著路卡的一舉一動也是應該的。

「其實我原本還期待你們把我當成一個無知的小學生,輕忽我此行的意義呢。」

「一般也許會認為,既然要找帶話過來的信使,就會選擇像比較沒有危險性的人吧。不過我們幽幻旅團最近抵達第四軌道的新成員很多都是伯陽出身,大家都知道之前的那起騷動。」

劄卡說話時刻意壓低了音量。而路卡從他的態度大概理解到他所說的『那起騷動』目前還沒有在黃金果實俱樂部跟銀翼騎士團之中傳開。

——至于所謂『那起騷動』,指的就是跟蓬萊皇帝和鳳凰有關,最終連結至副職業系統解放的事件。

這是大概距今四十天前的事。幽幻旅團駐留于寮泰島的部隊和伯陽冒險者臨時組成的隊伍之間爆發了一場百人規模的戰爭,即是這起事件的核心。

「幽幻旅團有思考過要在某種程度上跟淳的隊伍聯手嗎?」

「要說聯手的話,你們只有二十四人,要做什麼都沒什麼效果……這是我們公會高層的想法;至于金跟銀應該就更不用說了。而我之所以會來擔任你的向導,其實是我們家老大的命令。」

「是那位叫做大黑的人嘛。」

「嗯,大黑隊長對淳這個冒險者的評價相當高,他不認為我們公會能夠駕馭淳這個人,但他認為,連談判的想法都沒有是不對的。」

「淳好像也說過類似的話。」

路卡不是很懂,不過她想,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外交吧。

「不過你們公會之中應該有很多人把淳當成眼中釘吧。畢竟我們使用的飛空艇,有一艘就是從你們公會的手中搶過來的吧。」

「飛空艇被淳搶走是我們的失誤沒錯。不過以大批人馬同時行動作為特征的團戰公會來說,飛空艇頂多只是拿來派往下層軌道添購補給品時的交通工具而已。雖然同樣是飛空艇,但對我們跟對你們這種小規模團體來說,意義是完全不一樣的。」

「不過第四軌道在每座島嶼之間移動也需要……」

路卡話沒說完便想通了這個問題,點點頭說:

「喔,有別的方法呀。」

「這個部分沒什麼好隱瞞的,我就解釋一下好了。這里有稱為『轉移門』的設施,就是一般說的傳送點;以勇者斗惡龍風格來說,就是旅行之門。」

「謝謝你用比較簡單的方法解釋,不過為什麼你看到我就特地用勇者斗惡龍來做比喻?」

「……我才不會吐嘈你咧。把話拉回到正題——第四軌道有二十座左右的島嶼,全都以旅行之門連結。」

「總之就是島際之間的瞬間移動網路嘛。這里真不愧是古代龍族的根據地呢。」

路卡脫口說出這句話之後看到劄卡一臉驚訝的反應,因此特地解釋了一下第四軌道在蒼穹境界關于太古龍族文明的傳說之中屬于龍族的棲息地。也因為這個緣故,自稱龍族後裔的蜥蜴人族群也積極開拓這個區域。

劄卡聽了發出一句感歎,並說這些事在這里根本沒有任何人知道。

「淳說,解任務時先調查該任務的背景是理所當然的事……一般的MMO玩家不是這樣嗎?」

「嗯∼是嗎?是我身邊的人比較奇怪嗎?」

「我幾乎不怎麼玩游戲所以不太清楚,不過我想應該是淳比較奇怪才對。因為淳就是這樣的人嘛。」

「原來如此,他是這種狂熱的玩家類型呀。」劄卡點點頭說:「他一定很享受這個世界。」

「是呀,他比起任何人都要享受蒼穹境界。無論什麼狀況他都會說,沒有比起享受這個游戲更重要的事了。」

「原來我們輸給了這樣一個人啊。」

「也許就是因為他是這樣的人,所以才能夠一路上贏過所有人吧。」

劄卡聽了沉默了一會兒之後說:「也許真是這樣吧。」

上篇:第一卷 第一話 亞塔利雅島     下篇:第一卷 第一話 亞塔利雅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