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第五卷 第一話 第四軌道浮空島的冒險  
   
第五卷 第一話 第四軌道浮空島的冒險

SKYWORLD 蒼穹境界,過去這個名詞僅是一款運行于學校用平板電腦·W-LD上的免費線上RPG游戲名稱,以及游戲中的世界名。

有一種游戲類型稱為MMORPG(即Massively Multiplayer Online Role-Playing Game,大型多人在線角色扮演游戲),由多名玩家連接至同一架伺服器,即時體驗同一個游戲世界。而之前的蒼穹境界就只是這種游戲類型之中的其中一款游戲而已。

這是一個有無數島嶼飄浮在天空中的奇幻世界,由玩家扮演著的冒險者們以飛空艇旅行于各個島嶼之間。游戲于營運初期便得到為數眾多的玩家青睞而加入游戲,然而……

某天,這個虛擬世界變成了真正的現實——蒼穹境界的游戲玩家醒來,忽然發現自己身曆其境地置身于蒼穹境界的大地上。

這群玩家沒有人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估計至少有數萬名玩家親身轉移到了蒼穹境界這個異世界中。

這是與游戲中的世界相仿的世界——而且,玩家們眼前的這個龐大、整體細節豐富的表現,明顯不是數據可以建構出來的,是擁有極高真實度的奇幻世界。

從蒼穹境界開始營運算起,直到這個『轉生之日』中間經過的時間不過一個禮拜。而從這個『轉生之日』開始到現在則又經過了半年多。卻還沒有人看到這個野戰生存游戲的終點。

在這個蒼穹境界,有無數島嶼飄浮于遼闊大海上方的天空之中。這些浮空島飄浮的路徑由上往下共區分成八個軌道。愈高層的軌道在游戲方面的困難度愈高。

距離『轉生之日』過後三個月,淳在第八軌道亞塔利雅島上和兩個女孩——輕裝戰士歌澄,以及白魔術師枝理成了伙伴。隨後又在第七軌道的寮泰島和第五軌道史葳特涅維爾島上,分別將槍手尤佳莉雅及召喚術師光納入隊伍之中。

其後,淳等人為了前往第四軌道而組織了二十四人的攻略團隊,參加了菲爾法招募任務,欲通過這個連續任務以取得獲准前往第四軌道的通行證。

這個通常需要百名左右的冒險者團體才能成功闖關的連續任務,淳的攻略團隊卻以四分之一的人數,僅花兩個禮拜的時間便全部達成。

而且,他們還在菲爾法招募任務之中發現,並且完成了另一個隱藏的連續任務。

距離『轉生之日』後的第一百九十四天,扣掉前一天先行搭乘飛空艇定期航班前往艾爾·科涅提的路卡,這個攻略團隊的其余二十三人也搭乘了兩艘私人飛空艇發兵前往第四軌道。

*

蒼穹境界之中有一道極其強大的氣流阻絕于第四軌道與第五軌道之間,稱為『大風暴』。這是非得經由特殊手段才能穿越的氣流障礙。

鐵黑色的烏云遮蔽了視線。空氣劇烈摩擦著飛空艇表層發出嘶鳴;理應包裹在風魔法的結界保護之下的船身,在飛行中仍發出結構扭曲拉扯的聲音。

即便如此,這片幾天才會出現一次的烏云卻是大風暴之中氣流最為安定的區域。而淳等人也唯有穿過這片烏云才能突破大風暴的阻隔。

飛行空域中,強力推擠的大氣毫不放松地持續折磨著淳等人的飛空艇。在這段令人擔心隨時可能喪命的幾小時過去之後,眾人從云霧間的縫隙中看到……

——一片晴朗的天空。

淳等人搭乘的兩艘飛空艇從蔚藍天空之中被吐了出來;前一刻云霧之中的強大風暴仿佛全都只是虛幻,一道耀眼得令人目眩的陽光忽然灑下。甲板承受著太陽輻射發出蜃景,包裹在濃濃濕氣之中的飛空艇木材也轉眼就被陽光烘干。

大氣的空氣非常熱,但其實那也就熱一下子而已。不一會兒飛空艇的結界便對改變的天氣產生反應,篩弱了陽光。穿過大風暴之後的干燥空氣制造出了氣壓間的落差,帶來一股微風拂進了甲板。

——直到這一刻,他們終于……

「呼啊∼」

淳等人不約而同地大呼了一口氣。

「到了!我們終于抵達第四軌道了!我們穿過大風暴了!」

飛空艇上一片歡聲雷動。這群冒險者們隨即淹沒在彼此拋出心緒,交融激蕩而產生的歡愉氣氛之中。

在路卡先一步抵達艾爾·科涅提之後的隔天,淳等人在此時此刻抵達了第四軌道。

*

過了一會兒之後,時間過了正午,兩艘飛空艇仿佛要穿過第四軌道一般並駕齊驅地遨游在蔚藍天空之中。

淳結束了船長室里的傳聲石通訊,走出甲板與伙伴們會合。

這里有淳和隊上的五名隊友、山田的六人小隊,以及剛從隔壁飛空艇移駕過來的廢鐵堂和勳;四個小隊的小隊長全都到齊了。

為了召集四位小隊長,他們將現在起床正胡鬧著的鈴蘭請到了另一艘飛空艇上。在蒼穹境界中,飛空艇有人員搭乘限制;一旦船上待了超過搭乘限制的人數,飛空艇是無法啟程飛行的。

淳等人在亞塔利雅島上取得的飛空艇,人數搭乘限制是十五名。而他們從幽幻旅團搶過來的飛空艇則是十二名。

照正常情況來說,兩艘飛空艇上的乘船者是無法移動到另一艘船上的。這次他們是讓兩艘飛空艇貼近到一定距離後,再借由光等召喚術師使用隊友召喚術將伙伴召喚到自己的身邊完成這個工作的。

「路卡還好嗎?」

其中一位小隊長,勳開口詢問。這名青年的身材高瘦,下巴長著一些零星的胡須沒有整理。此時飛空艇的甲板上風勢很大,他仍只穿著一件薄薄的T恤和一條短褲;盡管腋毛和腿毛相當茂盛,但也許因為他臉上總是掛著柔和的笑容,他身上總散發著一股令人難以言喻的親和力。

而他之所以會這麼問,是因為他猜想淳剛才利用傳聲石交談的對象應該就是路卡。

「她在艾爾·科涅提待第兩天了,現在好像沒有感覺到有人要傷害或陷害她的意思;雖說對方有派人監視她,不過主要還是帶領她參觀城鎮里的主要設施。她好像還沒有特別深入去打探對方的消息……不過我是叫她不要勉強就是了。」

「這樣應該就夠了。我們只要大概知道艾爾·科涅提那里是什麼情況就是很大的收獲了。要是勉強刺探對方的消息然後受傷,那就得不償失了。」

廢鐵堂將手盤在胸前點點頭說。

這位小隊長是個中等身材的青年,在被轉移到這個世界之前是一名大學生。他身上穿著一件POLO衫和牛仔褲。

他在史葳特涅維爾島上的流浪冒險者團體之中發揮出了一等一的領導者特質。據說他在其他MMORPG游戲里面也擔任過公會長的職務。但就連他在仿佛是電腦游戲變成活生生的現實的蒼穹境界中,也始終都只是一個流浪冒險者。他說這是由于他對于背負別人的生命有所猶豫,因此偏好以不固定隊伍成員的方式輕松度日。

『我其實一直在逃避。我沒有勇氣帶領許多伙伴依照我自己的想法行動。』

這是他之前說的話。

『不過——淳,我在你身上也感覺到同樣的猶豫,而你卻甩開了心里這樣的疙瘩,展現出了前進的勇氣。我覺得那是很棒的一件事。』

他表示,也因為這個緣故,當淳邀他一起參加菲爾法招募任務的時候,他二話不說地答應了。

事實上,這人本來就是一個領導人材。現在的他在這個二十三人的攻略團隊之中,顧及到了許多淳沒有顧及到的事,完美扮演了副隊長的工作。

「對呀∼拜托不要發生路卡忽然變成被囚的女主角這種事。畢竟我們沒有太多余裕嘛∼」

帶著緩慢的節奏插話的人是山田一郎。這人每天改變自己的角色名稱,導致大家都以本名稱呼他。他跟淳同樣都是高二生。眯細了眼睛可以看到他頭頂上的名牌上今天寫著:『黑暗貴公子·啊』……不過當然,對于這個名字,所有人看了也都當作沒有看到。

他的小隊六個人全都是同高中的社團成員。他們有出類拔萃的小隊戰力,團隊合作能力其高無比。

「不過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希望至少能問出咲耶人在哪里的消息。」

一旁的紅發少女——光說道。在現實世界之中,她以二宮輝的藝名擔任聲優工作,而且還算是有點名氣。同時,淳等人在蒼穹境界尋找的少女——咲耶也是她在現實世界中的表姊妹。

沒錯,就是咲耶。淳等人之所以急于攀上第四軌道,就是在光的請托之下,判斷應該要及早跟咲耶會合之故。

淳跟咲耶是莫逆之交——說得確切一點,他是跟以阿海作為網路昵稱的咲耶有相當深厚的交情。而他有很長一段時間都以為阿海是個男生,也從不知道他/她一直以來心里藏著什麼樣的煩惱。不過他十分信任阿海,甚至在看到阿海送來的郵件之後,也自願在『轉生之日』來到蒼穹境界。

而淳和咲耶之間的牽連還不只于此。

——歌澄,這個站在光身邊,光是聽到『咲耶』這個名字肩膀便不自覺顫抖了一下的少女。

這個有著一頭淺紫色長發的女孩在現實世界之中與咲耶同班,和咲耶也是閨中密友。她在咲耶的推薦下安裝了蒼穹境界這款游戲,和她一起來到了這個世界之中。但咲耶認為她善良溫柔的性格在這個世界中會變成致命的缺陷,無法進一步帶她前往更為嚴苛的戰場,因此將她送到了第八軌道上的偏僻島嶼,形同將她幽禁在該處。

淳在第八軌道的該座浮空島上遇到了歌澄,並且拉了她一把。在這短短的幾個月間把一開始形同網路游戲新手的歌澄訓練起來。現在的她已經是一個無論在哪個隊伍之中都不會丟臉的頑強防禦型角色。

「就算路卡很厲害,不過讓她一個人到那麼危險的地方去實在太……」

歌澄也非常為路卡擔心。無論她的能力現在被淳訓練得多麼出色,她溫柔的本性,她的人格特質卻沒有任何改變。不過淳倒認為這無所謂。歌澄欠缺的,就由他和其他圍繞在歌澄身邊的人幫她補足即可。

「話說,第四軌道不是說有二十座左右的浮空島?我們要找那個叫咲耶的人,是要在沒有任何線索的情況下搭著飛空艇到處跑嗎?」

枝理雙手叉腰,頗為不耐地說。

這名少女在現實世界中還只有國中三年級,在路卡離隊之後,她便成了這個攻略團隊之中年紀最輕的成員。但她現在在淳的小隊之中卻肩負起了穩定大家情緒,統整整個小隊意見的工作。盡管她身形嬌小,胸部發育的程度也相當令人感到遺憾,但卻是個能夠仔細觀察每個人,巧妙協調小隊之中人際關系的聰慧女孩。

「她不會早就已經攀上第三軌道了吧?」枝理問。

「應該不會。根據我們得到的消息,第三軌道上的八座浮空島都有張設結界;不解開那些島嶼上的結界,飛空艇是無法降落的。」淳說。

這跟第五軌道下方的世界,只要搭乘飛空艇就可以來去自如的情況截然不同。而在那之上方的世界,得像一階階踩上樓梯般,一邊解開謎團一邊朝著上面的航道前進。

「喔∼……就算是這樣,第四軌道也很大呀,你打算怎麼辦呢?」

枝理經常像現在這樣咄咄逼人地針對淳說話。她在隊伍之中也總是毫不隱藏地抱怨,一針見血地指出其他隊友說不出口的話。這是淳最仰賴她的部分。

「總之,我想我們還是先找座浮空島降落再說吧……根據路卡得到的消息,每座浮空島上都有一座廢棄空港,都可以安全著陸。」

「那就好,可以避免一出飛空艇就被怪物包圍呀。」

這是淳的小隊之中的最後一名隊員——尤佳莉雅。金發碧眼的她穿著一襲黑色洋裝,走過來靠在淳的身上。

對于這位隊友,枝理的說法是:『不講話是個美女,講了話就便成了讓人覺得遺憾的美女。』

關于這樣的評論,就連跟尤佳莉雅認識相當久的淳也毫無反駁的余地。

「喂,尤佳莉雅,你不要靠在我身上啦,很重耶。」

「欸,好過分喔,竟然對女生提她的體重……人家是也覺得腰圍被歌澄喂得好像真的有點變寬了……淳∼你覺得有嗎?」

「我說,請你不要把體重壓在我的身上。」

尤佳莉雅不只靠在淳的身上,還摟著淳,將一對豐滿的乳房壓在淳的肩膀上。這動作瞬間使歌澄、光,還有枝理的眼神變得相當銳利。

「喂喂喂!淳!你在暗爽什麼東西啦!」

枝理齜牙咧嘴地嚷嚷著。

「我什麼都沒做啊。」

「你色眯眯的表情都出來了!我說你呀——」

「枝理,淳怎麼說也是個男生嘛。」尤佳莉雅說。

「這樣該說的話沒辦法繼續說下去啦,大家冷靜一點啦,好嗎?」

淳蠻橫地將尤佳莉雅從身上推開,對枝理作勢咳了一聲,隨後看了看在場的伙伴們。

「路卡說,第四軌道各地都有名為聖域的安全區域。那里設置了怪物無法靠近的結界。好像說是什麼已經失傳的古代龍族秘法之類的。而艾爾·科涅提的城市東方是依靠著聖域建構在安全區域之內的……我們只要找出這些安全區域,也許也可以借此找到居住在這些安全區域之內的原住民族了。」

「原住民族呀。」

「嗯,蜥蜴人或是龍人。」

「龍人……是嗎?」

歌澄微微歪著頭問。淳看了看其他伙伴,其中似乎也有幾個人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簡單來說就是繼承了龍族特征的亞人種吧。他們雖然不存在于第五軌道以下區域,但各個浮空島上的任務或書籍之中都有提到這個種族。由于過去得到的訊息明確指出它們主要居住在第四軌道,所以我想大概在島際間晃一晃應該就會碰到才對。」

「所謂亞人類,是像我們在工商會里面常碰到的矮人,或是在史葳特涅維爾島上遇到的精靈這類的種族嗎?會比蜥蜴人更接近人類嗎?」

「我想是。不過我沒有實際遭遇過,所以也無法說得很肯定。但它們至少是有兩只手,用兩只腳走路的種族,這是可以確定的。」

「喔?有兩個不同的龍族亞種呀……」

廢鐵堂若有所思地將手放到下顎前。

「鐵哥,你想到什麼了嗎?」

淳開口詢問。這幾天,淳等人忽然都開始用『鐵哥』稱呼他。起因是喝醉的貝琪開口說:『廢鐵堂字太多了,我們來幫他取個昵稱吧。』對此,廢鐵堂的反應相當快,搶在有人想到一個不堪入耳的外號之前先一步開口:『就直接取一個字,叫我阿鐵就好了吧。』

這真是相當了不起的危機管理和社交能力。尤其在日前尤佳莉雅差點就要被冠上『油油』這個昵稱,因而引發一起騷動之後,更是不得不好好誇贊他了。

「沒有啦,我只是覺得有點在意。畢竟以游戲的世界觀來說,兩種特征相近的種族……比方說精靈跟暗黑精靈,都是兩相對立的吧?」

「不過在這個世界里面,暗黑精靈的角色就只是怪物就是了……」

淳歪著頭說:

「也是呢。科涅提的蜥蜴人跟龍人好像確實是對立的;雖然蜥蜴人他們都把龍人當作怪物,但路卡卻說它們不是怪物。」

「……總覺得有蹊蹺呀。」

「是呀,好像在艾爾·科涅提的冒險神教會還有招募除掉龍人的任務呢。」

「這是要我們冒險者殺掉不是怪物的NPC嗎?」

在蒼穹境界之中,所謂怪物純粹就是由瑪那凝聚而成的有害生物。而殺掉這些怪物,也只是讓它們變回瑪那而已。不過人類跟亞人類,還有諸如牛、馬等等動物死了便跟淳這些冒險者原本生活的世界一樣,留下一具具尸體。

唯一的例外只有冒險者,他們就算死了也會在綁定地點複活。

「這是殺人啊……三大公會都照做嗎?」

「詳細情況我不清楚,不過好像是。」

「那我們該采取什麼立場?」

「我想實際跟龍人先進行接觸,聽聽它們怎麼說。要是它們攻擊我們,我們再用緊急脫離魔法逃走就好。畢竟這跟NPC的信賴度有關,我希望可以更謹慎地做出判斷。」

「咦?耶?喂喂喂,這是怎麼回事?」

枝理瞪大了眼睛愣了一下。一旁的歌澄跟尤佳莉雅也同樣歪著頭表示不解。除了她們之外,其他在場的伙伴大概也只有一半的人聽懂淳和廢鐵堂這段對話。

「那個,我來解釋好了……簡單來說——」

這時候光開了口:

「就是……那個,大概就好像美國西進運動時期的移民者和當地原住民族的關系,還有澳洲移民者和澳洲原住民族之間的情況……大概是這樣吧。」

在歐洲的大航海時代之中,所有發現新大陸與移民的曆史同時也是殘害、屠殺當地原住民族的曆史。

「現階段還只是在猜測而已。所以我不想妄下判斷。」

歌澄聽到淳這麼說,臉上隨即顯露出格外嚴肅的表情大叫道:

「太過分了!這種事情絕對不能原諒!」

「咲耶八成也猜到你一定會這樣說了吧。」

淳這句話讓歌澄猛然倒抽一口氣,整個人僵住了。

現在的她已經知道咲耶是刻意把她丟下而往上方軌道前進的。同時也知道咲耶的顧慮:『要是歌澄知道第四軌道上發生的戰爭,她搞不好會崩潰』。

歌澄垂下頭,握緊拳頭身體發出微幅顫抖。

「我應該說過不只一次,我不想太武斷地決定一件事。要多想想也好,總之,現在我希望我們可以不要這麼快決定我們的立場……這樣沒問題吧?」

淳說完看了看所有人,接著再重複了一次:

「所以我們還是先搜尋一下鄰近島嶼上的空港吧。」

*

淳等人找上了第四軌道中一座較小型的浮空島降落。這座Y型島嶼比較起來小歸小,但其實縱貫整座島嶼的長度也有個十幾公里。Y字型的底端為東方;頂端分歧的兩側分別指向西北和西南。而島上的空港一如其他島嶼,座落在浮空島的東側。

他們降落的地方說是說空港,但其實也只是一片大草原。曾經鋪設的柏油路面現在全都覆蓋在雜草底下,一眼望去完全看不到——唯一可以判斷這里是一座空港的依據是,草原四周立著一圈和綁定地點同高的石碑,包圍了整片草原。

這些石碑就是結界的主要元素,經過數千年的歲月依舊屹立不搖地守護著此地。

石碑上刻劃的文字是古代龍族的語言,在歲月侵蝕之下刻痕已經變得相當淺。但對于語言學技能數值極高的淳來說,還是可以讀出這座浮空島的名字,薩凱雷島。

「我們先調查一下敵人的強度。在稍微離開石碑的地方等待,引誘敵人上鉤。」

在大家吃完時間上稍晚的午餐之後,淳看了所有人一眼之後對著大家說。

在眾人的協議結果之下,他們把飛空艇留置在空港的角落。

只要取下其中一顆相當于人體中腦部功用、足球大的七色水晶控制元件,蒼穹境界的飛空艇便無法啟動。因此,若是取下七色水晶,就不用怕飛空艇被其他冒險者偷走。

然而,由于七色水晶無法收納進無限背包,或是其他具有綁定屬性的收納袋中;若是持有者被殺,這個七色水晶就會直接落入敵人手中。

而事實上,淳等人也是借著這個規則從幽幻旅團的機動部隊手上搶到了一艘飛空艇。

淳等人所擁有的兩顆七色水晶一顆由光保管,而另一顆則由勳保管。這是因為他們兩人都擁有緊急脫離魔法的緣故。

「給勳哥保管就算了,另一顆七色水晶交給我真的好嗎?如果要用緊急脫離魔法保護七色水晶,那交給主要職業就是黑魔術師的貓耳小姐不是……」

「我的職業搭配是黑白魔術師,經常因使用恢複魔法提升敵人的仇恨值喵。要是逃走的時候七色水晶的持有者死了,那就一點意義也沒有了喵。」

山田小隊的少女抖動著她引以為傲的貓耳型發箍搖搖頭說。

雖說光的副職業預言者也是恢複型角色,但淳的小隊在團隊戰術之中,光幾乎不需要負責恢複工作。因此,只要她采取明智的行動,基本上是不可能在怪物身上產生太高的仇恨值。所以淳之所以會把七色水晶交給她,其實是仔細分析過每個小隊的編制之後做出的判斷。

「我知道了,那七色水晶我來保管。」

這個紅發女孩將水晶收入袋子里緊緊抱著。

「好了,我們准備開始偵察吧。我去把附近森林里的怪物引過來——尤佳莉雅、貝琪,請你們跟我來。」

「了解。」

「OK∼交給我吧。」

尤佳莉雅的職業搭配是槍手/德魯伊;而另一名身形嬌小,手里拿著皮囊紅酒,戴著眼鏡,臉頰微醺的女性——貝琪是召喚術師/黑暗獵人。至于淳則是魔劍士/刺客。三人的副職業均適合秘密行動,主職業的應變能力也高;雖然帶其他主職業是刺客或黑暗獵人的伙伴去也是可以,不過這次淳沒有太深入森林里的打算,更強調伙伴的狀況應變能力。

薩凱雷島的土地面積幾乎全部都覆蓋在森林底下。不過這片森林不是密不透風的闊葉林,而是視野稍微開闊一些些的針葉林,而且樹木間隔較為零落,反倒是山丘和谷地帶來的高低落差比較妨礙視線。

「這樣的森林在英國還滿多的呢。」

身為白人與日本人的混血兒,長期住在海外的尤佳莉雅發表了感想。盡管蒼穹境界的冒險者可以自由調整自己的發色和眼珠的顏色,但她的金發碧眼則是天生的。

「這麼說起來,這里的霧也滿濃的呢。」

貝琪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鏡環顧了四周。以黑暗獵人作為副職業的她擁有察覺敵人氣息的能力。由于是副職業,技能值並不高,無法察覺距離較遠的怪物,但在視野比較狹窄的森林里還是相當可靠。

「我們不知道這里會出現的是什麼樣的怪物,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是先出現一只就好……」

淳說完,地表忽然開始晃蕩。他原以為是地震,但轉念一想,這不可能發生在飄浮在空中的島嶼。既然如此……

「是怪物!大家退開!」

在淳嚷道的同時,三人眼前的地面隨即竄出一道裂縫。裂縫中沙土狂噴、周圍的樹木倒塌;淳趕忙退了幾步之後舉起雙手巨劍擺開架勢。

巨大的裂縫中竄出一只相當于卡車般大小的粗壯長形蟲類。淳眯細眼睛,看到它頭頂上標示的名稱是——地雷蟲(MINE WORM)。

「討厭啦!地底下的怪物怎麼可能察覺得到嘛!」

「這也沒辦法,我來拖它,你們快點退開!」

要是不慎讓尤佳莉雅或貝琪在地雷蟲身上產生過多的仇恨值,要把它的攻擊目標從這她們身上拉過來就很不容易了。而且她們也有可能在那極短的時間內被這只地雷蟲殺掉,因此現在淳不管說什麼都必須把它擋下來。

「了解!」

尤佳莉雅很快地切換了思考模式,將手槍塞回到槍套開始詠唱咒語,替淳施放輔助魔法。

「我去把我們遇到的狀況告訴大家!」

貝琪率先轉過身去,邊跑邊透過傳聲石把這個訊息傳給後放待命的部隊。

(沒怎麼商討過戰術搭配方式,這兩個人就能有這麼迅速而正確的行動,真的很可靠。)

事實上,淳也是看上她們機敏的臨場應變能力而挑選她們作為偵察伙伴的。這種出乎意料的狀況下更能夠凸顯出玩家能力的差別。

尤佳莉雅的輔助魔法施在淳身上的瞬間,地雷蟲也張開了血盆大口,一口氣吐出大量宛如果實般大的子彈。淳反射性地蹬地閃避。但落到地上的子彈隨即在淳原本站的位置掀起一波爆炸,撕裂地表,將地上堆積的落葉全部抄起。

「哇!這家伙!」

在爆炸的余波侵襲之下,淳被削去了一小部分的HP。

「原來地雷蟲的名字是這麼來的呀!」

淳原本認為地雷蟲的名字——MINE WORM,指的是『坑道』,以為這片森林的地下存在著地道。

而就在淳正覺得驚訝的時候,這只地雷蟲隨即又將嘴部四周宛如胡須一般的觸手伸了出來。

「是觸手play耶∼」

「廢話少說,快點退開!」

淳對著尤佳莉雅大叫了一聲,同時以翻滾的方式閃避。接著使出延遲型麻痹魔法,拉高這只地雷蟲對他的仇恨值,並趕緊移動將它拖向整個攻略團隊所在的位置。

它對魔法的抵抗力相當高,短暫交手的過程中,淳等人的攻擊魔法全都被對方擋開了。

攻擊力不明。畢竟淳本來也就沒打算挨它的攻擊,這是防禦型角色的工作。所幸,現在這只地雷蟲的目標始終只鎖在淳的身上。

宛如巨型刺針一般的觸手接連撲空插入地面,從氣勢來看仿佛有一擊刺穿人體的強烈破壞能力。它隨後從口中吐出的炸彈也接連在淳的周圍產生爆炸;盡管淳都以毫厘之差閃開,避免遭受直接攻擊,但仍被爆炸的傷到,致使他的HP一直遭到對方蠶食而減少。

「淳!我馬上幫你恢複——」

「不行!要是這只地雷蟲因為你施放的恢複魔法而把目標轉向你,我們就處理不完了!」

淳一邊懊悔地思考著當初是不是該犧牲潛行的能力而帶一名防禦型角色進行偵察,一邊拼死拼活逃出了森林。

此時在站在山丘上待命的攻略團隊中,騎士山田一郎一看到淳的身影,隨即就開始詠唱恢複魔法。

「再撐一下就好了!請加油!」

淳在歌澄的鼓舞之下,拼命地跑進了草原。但他也在這時候正面挨了一下對方的觸手攻擊。

「嗚……哇!」

這一擊幾乎要削去他一半HP,不過——

「恢複魔法過去啰∼」

山田一郎施放的恢複魔法,幫淳恢複了大部分的HP。

地雷蟲的仇恨值在大量的恢複魔法加成之下即刻轉向,扭動著長形的身軀朝著人在遠處的山田奔去。

「得、得救了……」

站在山丘上的伙伴們也開始應戰,形成一場幾乎所有人全部參加的團戰。

盡管超過二十人的團隊陣容在吃了對方范圍型的炸彈攻擊之下被削去了大量的HP,但在人多勢眾的同時攻擊之下,沒花到十五秒便收拾掉了第一次在第四軌道上遭遇的怪物。

地雷蟲一動也不動地倒地,留下身上的寶物之後便在淺淺的光芒之中消失。

「如果可以擬定對付炸彈的策略,這應該是六人小隊就可以對付的對手吧?」

「不過一只小嘍啰卻連續施展范圍型攻擊,光是這樣應付起來就很吃力了。」

勳跟貝琪帶著微微泛白的臉龐對望了一眼。

在第五軌道以下的區域,還沒有多少小嘍啰會使出帶有如此強大攻擊力的大范圍攻擊。比方說第七軌道寮泰島上的炸彈小兔兔的手榴彈范圍就不大;只要不是隊友擠在一起,基本上不會同時受到損傷。

「另一個問題是隱形消音沒有作用。」

廢鐵堂提到的隱形消音,是指讓冒險者隱身的隱形魔法和消除行動時產生的聲音的甯靜魔法。這兩種能夠滿過怪物視覺和聽覺的能力是潛行時必備的魔法。但問題是,仍有一部分怪物擁有視覺和聽覺以外的獵物搜尋能力。

「這家伙應該是擁有震動感應能力吧。」淳說。

像這種棲息在地底下的蟲類確實是有可能憑借著地表上的震動察覺到獵物。而除此之外也有些怪物可以借由嗅覺和超音波找到冒險者。

「人家說呀,炸彈是火屬性吧?我們不能提升火屬性的防禦能力來對付它嗎?」

枝理歪著頭問。

只要預先知道敵人的屬性,玩家只要搭配耐屬性專用裝備,另外再施以輔助魔法提升特定屬性抵抗力,有時候甚至可以抵銷掉對手帶來的大部分傷害。

在MMORPG的戰斗中,大部分情況是光憑事前准備就可以決定勝負的。

「說是這麼說,不過屬性防禦魔法的持續時間不長;帶著輔助魔法進行偵察,在戰斗中隨時都有可能失效呀。」尤佳莉雅說。

「嗯∼這麼一來的話……用恢複劑嗎?路卡留了很多,我們要現在用嗎?」

聽到枝理這麼說,淳想了想之後決定:「我們就使用路卡留下來的恢複劑吧。」

另外,他也要求整個攻略團隊多往森林方向移動一些。畢竟若是偵察隊伍每次都要進行這麼長距離的拖怪移動,實在無法保證哪一次不會發生意外。

決定了之後,淳的攻略團隊進行了好幾次拖怪的行動,確認這座島上的怪物強度跟能夠打到的寶物。

狩獵行動進行得相當順利。

一小時後——

「太誇張哩……這邊的怪物連平常掉的道具中都會出很好的裝備耶。」

在短暫的狩獵行動之中,勳感歎地說。光是這段時間他們就打到了三個稀有度八的道具。而且每個道具水准都可比第七軌道的團戰級魔物掉的寶,有的道具能力數值還更高一些。

「我們之前的團戰簡直都是白打的哩……」

在伯陽也指揮過好幾次團隊伍的勳,也許是想起當時打得麼辛苦,喪氣地肩膀都垂下來了。

「事到如今說那什麼傻話?網路游戲不都是這樣的嗎?」

而且一個理所當然的前提是,這個第四軌道必須要跨越層層障礙跟考驗才有辦法到達。而蒼穹境界作為一款游戲,當然要提供辛苦的玩家等值的報償。因此,這座第四軌道的浮空島上的小怪,會掉出性能比第七軌道團戰級魔物掉的等級還高的寶物,這也是當然的事。

「不過說是這麼說……這還真能挑起人們的物欲呢。」

淳看到手上寶物的能力數值也不禁露出喜孜孜的笑容。

常有人因為他任務狂的特質產生誤解——他並不是只有看到任務的時候才會有嘴角上揚的反應;當他看到能力數值突出的裝備會喜孜孜,看到裝備帶有特殊效果的注解也會喜孜孜。

畢竟拿到愈上乘的裝備,解起任務也就更為輕松。

「唔唔,我懂……人家現在心里也是滿滿的物欲呢。」

由于枝理是隊上的主要防禦型角色,大家打到好的裝備也先交給她。她裝上的這頂新的藍色斗篷擁有優異的MP自動恢複能力。

「淳的小隊裝備太弱了喵。你們不要客氣,打到什麼好東西就盡管拿去喵。」

一如貓耳說的,一方面也是因為接連碰到幾次大事件而疏于更新裝備,明顯可看出淳的隊伍在四隊之中裝備是最弱的。

但就算扣掉淳的隊伍裝備特別弱的情況不說,這次的狩獵行動確實打到一堆優秀的裝備。

尤其淳他們那些攻擊型前鋒,頻頻覺得相對于這陣子遭遇到防禦能力優異的怪物,他們的攻擊火力似乎有些貧弱。像是淳愛用的變形武器就經常被怪物堅硬的外皮彈開,他無可奈何擬在只好改用之前在面對蟻人時使用的、稀有度九的雷帝之槌。

「這里真不愧是第四軌道,簡直就想趁著現在把隊上所有人的裝備全部更新過啊……」

廢鐵堂發出了一聲典型網路游戲廢人般的感歎,但淳隨即搖頭。

「雖然我也想在這里搜集裝備,不過我們得先跟咲耶會合才行。而且搞不好我們也可以直接從咲耶那邊接手一些他們淘汰下來的裝備。」

「啊,對喔。畢竟咲耶他們在副職業系統開放以前就已經待在第四軌道了嘛。這里一般會掉的寶物他們手上應該多到不行。」

光這句話成了關鍵,讓在場所有人都點頭同意。

不過說是這麼說,習慣應付這里的怪物還是必要的。他們需要更多資訊。

于是淳等人便一點一點地推進,繼續進行偵察跟狩獵。

持續的偵察狩獵行動之中,陽光漸漸開始夾帶了暮色。

*

營地選在空港,安全地帶之內一處視野良好的丘陵地上。

淳的攻略團隊由召喚術師召喚出了五間小木屋,其中兩間是女生用的。小木屋前燃燒著營火,由隊上的人員每兩個小時交班擔任安全衛哨。

淳被分配到的時間是第三班,跟光兩人一組——確切來說,包含以光肩膀作為棲息地的小動物——小卡在內,一共是兩個人加上一只小動物。

淳跟光一起坐在橫擺的樹干上凝視著營火。

「終于……」

光嘟噥了一聲。

「也許明天……就可以跟咲耶見面了。」

「但前提是要先找到她在哪里啊。」

「要是小卡可以告訴我們咲耶人在哪里就好了。」

光邊說邊撫摸著肩膀上那只形似紫色松鼠的生物鼻頭。這只領著她來到蒼穹境界的異樣生物可愛地發出「嗶∼」的聲音。

「小卡,你真壞。要你帶個訊息給咲耶你也不要,你真是太任性了。」

他們之前曾經有是不是能讓小卡飛往咲耶身邊,而他們從後面跟著找到咲耶的想法。

「嗶!嗶!」

小卡抗議似地猛拍著翅膀,仿佛在說:「不能作弊!」

「真的不行的話,我們也可以借由咲耶的傳聲石直接詢問她所在的位置。雖然這麼做會比較沒面子,但如果明天找一整天還找不到,就這麼做吧。」

「嗯,也對。要是意氣用事,太顧著面子,在咲耶遭遇危險時沒能趕上,那就一點意義也沒有了。」

「明天我們先以飛空艇搜索完這座浮空島,找不到就往下一座島嶼去。」

這一座島其實也滿大的,雖說直徑只有十幾公里,但島上的面積幾乎全部都覆蓋在樹林底下,搜索起來可以說是困難重重。

「……那個,淳呀。」

光忽然起身,低頭凝視著淳。

「你白天的時候雖然對歌澄說了那樣的話,不過我們在這個第四軌道上到底能做什麼呢?」

「要是去想我們能做什麼,那視野就會變得狹窄了。」

淳抬頭凝望著夜空。滿天星斗之中兩顆月亮並排高掛著,灑下皎白的月光。

這個異世界的星空美麗的模樣是地球遠遠無法比擬的。

「我喜歡蒼穹境界。我想好好享受在這里的每一天。所以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不是我們能做什麼,而是我們要做什麼——現在我想做什麼。」

「真像是你會說的話。」

光捂著嘴笑著說:

「你這點跟咲耶超像的呢。」

「我才不會像她那麼亂來呢。」

就他所知,咲耶是個做起事來比起誰都蠻橫、跌破眾人眼鏡的人。而現在被別人拿來跟這樣的人相提並論,讓他忍不住顯露出一張苦澀的表情。

「而且,除了你之外……我不打算限制別人一定非有這樣的想法不可。」

「這是說你要限制我一定要有想法呀?」

「因為你跟我一樣,是自願來到這個世界的吧。」

沒錯,淳和光跟其他蒼穹境界的玩家不一樣,他們並不是在『轉生之日』前因為安裝了蒼穹境界的客戶端而被傳送到這個世界來的。

他們都是晚了其他玩家一點時間,在『轉生之日』當日的下午才來到這個蒼穹境界的。

而且他們是在咲耶的邀請下自願來到這里——為了尋找置身在這個世界某處的咲耶。

其後,時間整整過了半年以上。現在他們終于——對,他們終于只差一步就可以抓住咲耶的發尾了。

「就差一點了。」

淳在這時候脫口說出這樣的心緒。同時也借此加深內心的企盼。

「就差一點,我們就可以把我們的想法傳遞給她了。只差這一步,我們就可以狠狠扇那個笨蛋一巴掌了。」

「我反對暴力……」

「這比起殺掉她來得好多了。」

「也對,你之前才殺死她一次。」

淳曾經和咲耶為了歌澄交手過一次。

咲耶不希望歌澄抬頭仰望上方的世界。不希望她飛上這個高空。

而相較于咲耶,淳則希望她往上爬,進一步在蒼穹境界廣闊的天空中展翅翱翔。

作為比起誰都了解對方的摯友,這是足以讓他們展開厮殺的理由。他們彼此都認同這樣的做法,因而展開了一場決斗。

當然,他們的決斗建立在「蒼穹境界中的冒險者在彼此的平板電腦電池用盡之前,都不會真正死亡」這個認知上,不代表他們想要認真除掉對方。

甚至對淳來說,對于一路上交手的對手,他都不想使任何人面臨第三次死亡,就此從這個世界消失。

重新回想起來,他覺得自己這樣的想法是不是太天真。而之前碰面的時候咲耶也當面對他說過,她在第四軌道上曾經殺過已經死過兩次的『敵人』。

她說——她現在涉入的就是如此嚴苛的殺戮戰場。

因此,她不希望生性溫柔的歌澄也被卷入這個血腥殘酷的世界。

淳為此大罵了她自作主張。然而,面對當時咲耶所說的話,他不禁要問現在的歌澄、他身邊的這群伙伴,以至于他自己是否都已經准備做出適切的回答了。

——現在他所帶領的這支攻略團隊,是否已經有資格與她並駕齊驅?

「那個,淳。」

不知道光怎麼看待淳的這番沉默,但她仍開了口:

「我們想拯救咲耶。我們要用我們自己的方式拯救咲耶。而要是她對此有什麼意見,我們就直接痛揍她一頓,讓她乖乖聽話。」

「剛剛才說反對暴力的家伙現在說這個又是什麼鬼話。」

「沒這個問題!」

光自信滿滿地挺起胸膛點點頭。

「要是咲耶亂扯一些歪理就揍她!這是我媽說的,而我也這麼想。」

她一句話就讓淳理解到這對表姊妹生長在什麼樣的環境,因而忍不住笑了出來。

「也對,我們用拳頭揍到她聽話吧。」

「我爸說,所謂友情就是這麼回事;只要在海邊打一架,朋友間的意見隔閡多半都可以因而找到解決之道。」

「這個世界沒有海邊是比較遺憾啦。」

蒼穹境界的陸地在遙遠的神話時代終結的那一刻起,全都飄浮到了天空中。底下一片無邊無際的汪洋上找不到一吋土壤。

「總之揍她就對了!」

淳看到光握緊拳頭嚷嚷的反應忍不住露出苦笑……卻在下一刻忽然發現草叢中發出窸窣聲即刻板起了臉。

——有什麼東西正朝他們靠近。

「淳。」

光看到身旁的隊友臉色忽然出現變化,立刻轉換回冒險者模式,小小聲地念了一句:「喚醒。」。在淡淡的光芒中,她變成穿著一身斗篷,手持魔法杖的召喚術師裝扮。

「等一下,先不要派出召喚生物。」

「我、我知道了,我去叫其他人來!」

光說完急忙跑向了小木屋。淳背對著她朝著營火彼方邁步前進。

淳從山丘上俯瞰四周低地,絲毫不敢大意地凝視著暗夜的彼方,但身上仍穿著學校制服。此時眼前的不速之客若是冒險者,應該可以從淳這樣的反應理解他懷抱著交涉的期望。

畢竟這里是結界之內,怪物是進不來的。這麼一來,眼前的訪客若不是冒險者就是……

「可以請你現身嗎?我沒打算傷害你。我們才剛來到第四軌道。我想我們可以談談。」

淳對著暗夜彼方喚了一聲。

隨後,前方便傳來有人攀上丘陵的腳步聲。

朝著營火而來,出現在火光之中的是一名身材高挑的男子。他穿著一身帶有森林迷彩的皮甲,手持短槍;一身堅實的肌肉加上黝黑而精悍的臉龐,這人的外表以人類來說大約二十歲左右。

這人的特征有三:一對紅色眼眸、一頭藍發,還有……頭頂上一根大概小指頭大的犄角。

他的外表看起來像人類,但不是人類。

「你是……龍人嗎?」

「從你的反應來看,你們剛來到第四軌道的事是真的啊。」

這名年輕男子沒有松懈戒心,但仍將武器放到地上。這應該是同意對方談判的表現吧。

「你們是接受了那些綠皮膚家伙的任務而來的嗎?」

「你是說蜥蜴人嗎?不,我們沒去過艾爾·科涅提。我們真的是才剛穿過大風暴上來而已。」

此時,小木屋的木門開了,但淳卻伸手制止了想要沖過來的同伴們,並對他們說:「這里交給我來處理。」

「這位龍人,請你相信我,我想跟你們交換情報。」

「說吧。」

這名龍人青年走向淳,對淳伸出右手。

淳猶豫了一下,但仍伸手回握。作為攻擊型前鋒的淳,他強悍的肌力是一般人無法比擬的。然而眼前這位龍人卻在淳掌中使出令人驚訝的強大握力,讓他忍不住皺起眉頭。

「你的力氣真大。」

「因為我們是龍族後裔啊。」

蜥蜴人也自稱是龍族後裔——這句話晃過淳的腦中,但他實在說不出口。

「雖然自己這麼說很奇怪,不過你真的可以相信我們冒險者嗎?」

「你身上沒有那些綠皮膚家伙的味道,甚至還帶有我們祖先龍族的氣息。我覺得足以信任。」

淳歪著頭,稍微沉思了一下。

這時候他恍然驚覺地將手放到嘴邊,低頭喃喃嘟噥了一聲:

「是信賴度呀……原來如此,我大概懂了。這樣的話,我們之前稱為秘密任務的事件,其真正的意義是……等一下,這樣的話第四軌道的設計不就是……」

「你在說什麼……」

看到淳的反應,龍人男子忍不住顯露出不解的表情。

枝理見狀慌忙沖了出來,罵了聲「笨蛋!」一把拍了一下淳的後腦,隨後面帶苦笑地彎腰賠禮。

「抱歉抱歉,啊哈哈,我們隊長腦袋有點奇怪……」

淳壓著後腦勺瞪著枝理抱怨著:

「喂,你干嘛啦。我正想到一件很有趣的……」

「我說你不要在客人面前啟動任務模式啦——!欸,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們隊長是個笨蛋,真的很不好意思……」

「……你們真是有趣。」

「等一下,請不要把我們跟這家伙當成同類。哎,除了他之外,我們大家可都是正常人喔?」

看到這名龍人青年揚起嘴角顯露出溫柔的笑靨,枝理也伸出右手。

「啊,你好,人家的名字叫做枝理,這邊這個白癡是淳,請多指教、請多指教……嗚哇∼好厚實的手呀,請問這位哥哥幾歲呀?」

「我叫阿斯尼柯納特,今年七十二歲,還是個年輕小伙子。」

「喔、喔喔∼這還真是有奇幻色彩的壽命呀!」

「啊∼這麼說起來,龍人的平均壽命大概是四百歲左右啊。我們可以直接想成是人類的五倍嗎……」

淳忽然想起姬珊卓公主說過的話。

「我們龍族五十歲會接受成人儀式,到三百歲左右都會維持現在這樣的容貌跟體態。大概過三百五十歲之後會開始感受到體能開始衰退。不過只要不生病,族人之中也有活超過五百歲的記錄……你怎麼對這種事情感興趣?你叫淳嘛,你是學者嗎?」

「我只是好奇心重而已——阿斯尼柯納特,我有很多事情想問你,我們直接在這里聊嗎?還是到村子里去……」

「我們現在……沒有村子。」

看到阿斯尼柯納特雙手握拳,一臉沉痛的樣子,淳察覺到一定程度的狀況。這位龍人青年他住的村莊恐怕已經……

「阿斯尼柯納特,你有其他同伴嗎?」

「我是部落之中唯一的生還者,其他所有人都被你們冒險者殺掉了。」

——被殺掉了。凶手還是冒險者。

(……可惡。)

盡管淳早有覺悟,但這樣的事實仍讓他覺得非常震驚。

身後的小木屋方向傳來伙伴們的咋舌聲和歎氣聲。

「我之所以忍辱偷生留在這個世上,為得就是要向那些綠皮膚家伙報仇——只有這一個執著……冒險者淳,你們可以幫我什麼?」

這位龍人青年淡淡地吐出心里不帶感情的話語,讓淳刹那間覺得背脊竄上一股寒意而沉默。但他隨即想起自己本來的目的,趕忙搖搖頭。

(我、我得先套出我要的情報……)

「我剛剛說過,我們才剛來到第四軌道,還分不清楚東南西北。畢竟第五軌道以下的區域幾乎完全得不到這里的消息。不過由于科涅提的蜥蜴人形跡實在太過詭異,所以我們選擇不經由艾爾·科涅提,直接找個適合的浮空島繞一繞……而這是我們第一座降落的島嶼。」

「也有像你們這樣想法比較特立獨行的冒險者呀。」

阿斯尼柯納特蹙著眉頭,歪著頭說:

「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呢。」

「畢竟我們是後來者。如果跟先來到這里的人做同樣的事,那我們是沒辦法超越他們的……所幸,我們手上握有先行者手中沒有的情報——一個幽靈的委托。」

淳邊說邊從魔法袋中取出拳頭般大的紅寶石。

龍族女皇的紅眸。這是他們在菲爾法招募任務的過程中,達成秘密任務之後,任務石變化而成的道具,具有綁定屬性。

阿斯尼柯納特看到這顆龍族女皇的紅眸,臉色頓時大變。

「你是從哪里得到這個……」

淳對他說出他們遇見自稱是最後一位龍族女皇,名為卡爾絲提亞娜的幽靈,以及從她手中接過的任務;隨後他們完成了任務,而且可能是蒼穹境界中唯一一批完成這個任務的冒險者。

「我認為這個任務是打破第四軌道現狀的關鍵。如果我們經曆的這件事有讓你覺得在意的地方請你全部告訴我。無論什麼樣的情報、任何方面的知識都好。」

阿斯尼柯納特面有難色。手中的火把也垂到了腰際。他閉上眼睛,有如冥想般沉默。

淳也趁著這時候,轉身要站在小木屋處的伙伴們解除武裝。

「鐵哥、勳哥,請你們來一下——為保險起見,山田小隊麻煩在周圍戒備。」

「了解∼」

山田一郎的小隊六名成員隨即動身,在營火彼方散開。另外,淳也要求剩下的人留在小木屋內待命。這是為了不希望阿斯尼柯納特產生不必要的戒心。

不一會兒,這位龍人青年睜開眼睛,抬頭凝望著淳。

「你聽過夏凱這個名字嗎?」

淳聽到這聲詢問看了看剛來到身旁的廢鐵堂、勳,還有之前就站在這里的枝理。

枝理拍了一下掌心說:「人家知道!是※魔神之首·阿撒托斯的……」(編注:典出美國作家霍華德·菲利普斯·洛夫克拉夫特所著的《克蘇魯神話》(Cthulhu Mythos);阿撒托斯為里面的一個邪惡存在。)

「枝理,那是夏蓋蟲族啦。」勳說道。

聽到這段對答,阿斯尼柯納特顯露出一臉疑惑的反應。

「請不要管那個白癡。」

淳伸手指著一臉得意的枝理,同時在記憶中開始搜索夏凱這個詞彙。他隱約記得曾經聽過這個名字,不過……

「我想起來了,夏凱是龍族傳說之中提到的一個都市,別名好像是約束之地的樣子……不過沒有任何文獻提到這個都市具體的事跡哪。我之所以記得,也是因為另一個任務提到的詩里面有一段譬喻性質的引用。而我事後詢問姬珊卓公主,她才告訴我那是古文書中提到的都市……」

「你這人真是始終如一啊。」

廢鐵堂無奈地說。

阿斯尼柯納特看到這一幕,頗感興趣地凝視著笑鬧成一團的一行人。

「這位淳真的不是學者嗎?」

「不是不是,這家伙只是一個任務狂而已……話說,那個感覺住著可疑昆蟲的都市怎麼了嗎?」

「我是不知道什麼可疑的昆蟲……」

淳悶不吭聲地一巴掌朝著枝理的後腦勺巴了下去。這也包含了剛剛挨了那一下的回禮。

「這個哏要講留在冒險者之間里面講啦。」

「嗚嗚、對不起……昆蟲是開玩笑的啦。」

「嗯,龍族最後一位女皇遺留的三項遺產,其中之一就是夏凱。在我族的祖訓之中,偉大的龍族文明在毀滅之際,人們為了避免族人累積的智慧就此消失,因而創造了這座智慧之泉。」

「嗯∼感覺就像※《基地》那樣?」(編注:美籍猶太人作家以撒·艾西莫夫所著的科幻小說短篇集。)

身後傳來一個女性聲音。眾人回頭,只見手拿著蜂蜜酒酒瓶的貝琪,搖搖晃晃地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他們身後。

她身上的酒味極重。眼鏡反射著營火閃閃發光。

「你們聊得好像滿愉快的。也讓我加入嘛∼」

「醉鬼快回去啦。」勳說道。

「聽起來像是被封印的圖書館之類的,好令人感到興奮呀∼話說,那個叫做夏凱的都市跟我們得到的『龍族女皇的紅眸』這個道具有什麼關系呢?」枝理問。

「據說通往這個封印之地——夏凱都市的門扉是卡爾絲提亞娜女王以她其中一顆眼珠封印的。而我族的祖訓更揭示了持有這個色澤比起紅寶石更鮮豔的眼眸之人,將會再次開啟這扇門。」

「嗯∼幽靈女帝好像兩只眼睛都還在耶。」

枝理歪著頭說。

「哎,不過這是不是因為她已經變成幽靈的關系呀?」

「把這條祖訓的內容想成某種比喻應該比較適當。畢竟我們所有人都擁有這項道具啊。這樣龍族到底是有多少只眼睛啊。」

這類任務道具在MMORPG之中通常是只要玩家願意,都能擁有一個。這麼一來,龍族的人恐怕事有一千、一萬只眼睛都不夠用了。

「我可以繼續說嗎?」

「不好意思,請繼續。」

淳低頭致歉。

隨後,據阿斯尼柯納特說,住在第四軌道的龍人部落各自都有傳承著關于『夏凱之門』的祖訓,內容彼此稍有不同。而若要開啟『夏凱之門』則需要龍人族中流傳的某個儀式。

「關于這個儀式,有詳細一點的資訊嗎?」

「我不清楚部落里傳承的祖訓詳細內容。在我們這一代承繼了這個祖訓的長老,跟其他村民一樣,都被冒險者殺掉了。而據說冒險者們也襲擊了其他龍人部落。不過其中應該也還有逃過一劫的族人才對。也許在那之中有仍繼承了能夠開啟『夏凱之門』的儀式作法的部落也不一定。」

「說是這麼說,不過這些部落的人應該都住在很難找得到的地方吧。我們得先找出他們的藏身之處才行……阿斯尼柯納特,若你願意的話,可以請你跟我們一起行動嗎?」

聽到淳的邀請,這名龍人青年搖搖頭說:

「我目前還得為我沉眠于這片土地上的族人舉行鎮魂儀式。我是部落的唯一幸存者,這件事只有我才能做。」

淳看到阿斯尼柯納特閉上眼睛這麼說,決定放棄邀請他同行的想法。

「那你有沒有聽說過另外有一群,跟殺掉你們族人的冒險者對立的冒險者的消息?」

「最近因為冒險者的關系,害得島際間透過轉移門進行貿易的通路被打斷了。所以我已經有好一陣子沒辦法取得其他浮空島上的部落消息了……不對,等一下,長老之前擁有一顆奇妙的石頭,好像是其他島上的人留下來的……」

這位龍人青年從懷里取出一顆小石頭。那竟然是傳聲石。

「這麼說起來,傳聲石是住在下層軌道的矮人國發明的,是比較新的魔法科技呀。」

淳忽然想起這件事。

「從這個角度來說,第四軌道上的原住民族不知道有這個東西也不是什麼好奇怪的事了。」

話說回來,在蒼穹境界還是MMORPG的時候,玩家也和其他同類游戲一樣,可以借由公會頻道、隊伍頻道、私聊頻道等即時通訊系統進行通訊。但那些系統從『轉生之日』之後就全都不能用了。取而代之的是,玩家可以在NPC商人的店面中購買到傳聲石。

傳聲石的售價對冒險者來說僅只是九牛一毛,但對蒼穹境界的原住民族來說卻相當昂貴。就淳過去遇到的NPC之中,也只有一部分村長層級,或者至少是規模中型以上的商人才有辦法使用。當然,若是大規模商會或是國家規模的組織就是另一回事了。

然而,那全是第五軌道以下區域的情況。

現在的第四軌道與下方的世界隔絕,身在此處的龍人青年就算不知道傳聲石這種東西的存在,也是可以理解的事。

「好,我來教你怎麼使用這個東西吧。」

阿斯尼柯納特理解傳聲石的使用方法之後,便即刻試著與其他浮空島的部落長老聯系。即便現在是深夜,但對方接到聯絡似乎顯得相當高興。畢竟忽然知道原以為已經全滅的部落有人生還——即便存活下來的人只有一個——會開心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在家父那一代,我們兩個部落之間似乎有不少通婚的情況。」

阿斯尼柯納特暫且將傳聲石從耳邊挪開說道。

看來他和那位長老應該也是遠親了。而根據那位長老說,其他部落中也有不少部落遭到冒險者襲擊,被滅族的部落多不勝數。

不過,其中有一小部分的龍人部落在被襲擊的時候被另一批冒險者所救。據說,有一個秘密部落專門藏匿這些在遭襲之後生還的龍人。

「領導那些冒險者的人,名字好像叫做咲耶的樣子。」

不知何時,淳帶領的整個攻略團隊的成員已經全都聚集到淳等人身邊。大家聽到這位龍人青年脫口說出咲耶這個名字,不約而同揚起了歡呼聲。

「嗯!」光點點頭對于這個消息表現出相當正面的反應。而歌澄將手貼到胸前,也跟著露出一臉釋然的表情說:

「太好了,咲耶沒事,真是太好了。」

淳沒有將「現在還不知道咲耶是不是真的沒事」這句話說出口。他認為這時候不需要無謂煽動大家的不安情緒。

「你們知道這群冒險者現在人在哪里嗎?」

淳詢問身旁這名異種青年。阿斯尼柯納特抬頭仰望著夜空想了想,隨後聳聳肩,將傳聲石交到了淳的手上。

「你直接問吧。」

淳一邊心想,這該當成是他得到了阿斯尼柯納特的信賴了嗎?一邊從這位龍人青年手中接過傳聲石。聽到淳的聲音,遠方的龍人部落長老起初覺得驚訝,也對身為冒險者的他抱持警戒。但在得知咲耶是他的摯友,並且知道他是為了尋找咲耶而來的,這位長老的態度也逐漸轉變。

「我們部落之中也有族人被那個冒險者集團所救。請你在找到她之後告訴她,我們龍人絕不會忘記這個一族之恩。」

接著這位長老進一步說,近期族人之中有人看到咲耶他們的飛空艇在凱安島和提爾尼卡納島之間往返。

「他們大約兩天往返一次,大概是在進行人員輸送吧。」

在蒼穹境界之中,最大的私人用飛空艇差不多就是淳等人所擁有的十五人用飛空艇了。僅有一艘飛空艇,能運送的人員多寡相當有限。

除此之外,冒險者擁有無限背包,若是要運送物資不需要來回這麼多次。因此他們連日往返的理由自然就相對局限了。

「那問題就是現在他們人在哪座島上了……」

淳嘟噥了一聲之後忽然想到一件事——咲耶向來是人走到哪里,哪里就有麻煩。

「請問那些向艾爾·科涅提靠攏的冒險者最常出沒的浮空島是哪里?如果長老您知道的話可以告訴我嗎?」

「根據最新的報告,凱安島上好像聚集了兩百人以上。」

淳聽到長老的話之後確信——就是那里了。

接著淳向長老詢問凱安島的龍人部落所在之處,以及該座浮空島上的地理情況。這位長老也很爽快地陪著淳在這麼深的夜里促膝長談。淳邊聽邊取出平板電腦仔細地寫著筆記,同時盡可能從這位長老口中套出更多的知識。

「這件事等你有空再說沒關系——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跟你見個面呢。」

淳聽了答應他,一定會去拜訪。說完之後便把傳聲石交還給了阿斯尼柯納特。

回過神來,他發現東邊的天空已經開始泛白。不需要有人交代,歌澄等人已經准備了早餐。看到豐盛的新鮮生菜沙拉、使用豬肉高湯燉出來的湯品,以及剛出爐的面包,阿斯尼柯納特渾然忘我地享用著這份早餐。

「讓你們招待了。你們冒險者的料理真是好吃得讓人驚訝呀。」

淳笑著說,這都要感謝歌澄。而這句話也讓這個攻略團隊的主廚一臉羞赧地瑟縮了起來。

「謝謝你,阿斯尼柯納特,我們現在就馬上啟程去凱安島看看。」

「願幸運的狂風跟在你們身後。」

淳為了方便隨時與這位龍人青年取得聯系,給了他一顆自己的傳聲石。隨後兩人握手道別。

接著,龍人青年背上長出白色羽翼,自沐浴著晨曦的丘陵上一躍飛上了天空。在這片只能滑翔的天空中,他仍巧妙抓住了上升氣流,在順風中繞行淳的攻略團隊飛了兩圈之後消失在森林之中。

「嗯∼好好喔∼可以憑著自己的能力在天空中翱翔真的好棒,人家看得都有點覺得羨慕了。」

「雖說是滑翔,但能夠不受限制飛行,真讓人擔心游戲的平衡性崩潰呀。」

淳忍不住吐露出的感想讓一旁自稱浪漫主義者的枝理狠狠瞪了他一眼。

淳帶著大家收拾營地,搭上飛空艇的同時,他暗自決定,到時候還要再回來這里一趟——帶著阿斯尼柯納特一起到夏凱這座都市去。

(畢竟一個人實在太寂寞了。)

看到這名部落之中唯一幸存的龍人青年,盡管淳等人現在還無法了解這個第四軌道上持續延燒的戰火背後隱藏的真相如何,但阿斯尼柯納特眼底隱含的哀傷之情仍讓他覺得心里一陣揪痛。

(至少在我身邊——在我親手保護得到的范圍之內,我不希望有任何人出現那樣的眼神。)

這樣的想法是不是一種傲慢呢?

(阿海,你覺得呢?)

他將這個疑問拋向此時人正處在同一片天空底——也許距離不遠——的摯友。

如此這般,兩艘飛空艇便乘著晨曦耀眼的光彩,飛向了廣闊的蒼穹之中。

而他們也在幾小時後,找到了咲耶。

上篇:第一卷 第一話 亞塔利雅島     下篇:第一卷 第二話 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