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十七章 以德服人、天才、漂亮媳婦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十七章 以德服人、天才、漂亮媳婦


“我有個朋友過來了,我去看一下就來!”李傑對石清說道,接著又給了王睿一個眼神,意思是說,這可是給你機會要好好的把握。王睿對李傑此舉感激的差點流出淚水。

李傑繞過人群直接向那個職業裝女孩走去,石清有些納悶,李傑怎麼什麼地方都有朋友?而且怎麼都是年輕漂亮的女人?

“你好,還記得我麼?”李傑上前搭訕道。

“哦,你是剛剛……”女孩看著李傑思考了一下,然後恍然大悟道。

李傑將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她安靜,女孩這才想起剛剛的那件事情應該是他們兩個人的秘密,的確是不能輕易說出來。

“我叫李傑,是第一附屬醫院的見習醫生!”李傑伸出右手說道。

女孩也很大方的與李傑握手說道:“我叫凌雪瑩,這個酒店的大堂經理!”

他的手柔若無骨,細膩滑潤,保養的很好,一點都不像一個酒店大堂經理。李傑在上一世認識一些干這行的人。酒店的大堂經理都很辛苦,事情很多,經常加班導致作息時間混亂,營養不良與睡眠不足,于是皮膚粗糙干裂是常有的事情。

“剛剛多謝你了,真不知道怎麼感激你才好!”

“哪的話,剛剛你走了以後他竟然跑了進來,還好你教我先呼救,然後動手……”她越說聲音越小,最後竟細不聞。

“他怎麼這麼囂張。那你沒有關系吧!”李傑關心道。

“沒有,還好那時正好過來了一個阿姨幫我把他趕跑了!他好像躲到這里來了!”凌雪瑩說著向四周望去。王睿此刻已經嚇的躲了起來。

“你不用找了,他其實也是個可憐的人!”李傑歎氣道。

“我不明白你地意思!”凌雪瑩滿臉的疑問。

“你知道麼?雖然人們都說他是變態,其實這不是他的錯,這是生理上的問題,不過是性取向不通而已,對于他們來說,他對男人的感覺,就想正常男人對女人的感覺一樣!”

“那他也不能硬闖女…,恩!不能硬闖啊!”

“他可能是那種比較嚴重的。他已經把自己當成女人了吧!”李傑說道。凌雪瑩覺得自己渾身都是雞皮疙瘩。

“你不用害怕了他已經回去了,你……”李傑開始與凌雪瑩閑聊著。

王睿看到李傑竟然去幫他擋駕。不管他是有意還是無意的,王睿都從心底的感激他。而且李傑還給了他與自己心愛的女人單獨相處地機會。

他已經不知不覺的中了李傑地圈套。他將李傑當成了好人,對于李傑沒有絲毫的防范之心。

李傑要地正是這種效果,就連敵人都感激你了,這仗還用打麼!這也應該是以德服人的一種吧!

石清越來越覺得這個事情很蹊蹺,但是卻怎麼想不清楚其中的緣由。在看看李傑竟然跟那個女子聊的十分高興,雖然她不知道李傑什麼時候跟這個女子認識的,但是想到李傑曾經勾引醫院小護士的手段。

石清突然懷疑起來。李傑對自己說的那些話都是真地麼?他真的喜歡自己麼?是不是自己在他的心目中也不過是一站風景呢?她突然迷茫起來,在相信與不相信之間來回的搖擺。

李傑經在與凌雪瑩聊了一會後,終于打消了她的疑慮,同時又要到了她電話號碼,以及約定好日後一起出去玩。

送她出去以後,李傑才想起來。怎麼自己的毛病又犯了,明明都已經喜歡上了石清竟然還改不掉這個老毛病,苦笑了一下便把記著電話號碼地紙條柔爛後扔掉了。

“李傑啊!過來。過來!”李傑剛剛要回去跟石清說幾句話卻被一個聲音叫住了。李傑一看竟然是張凱。

“張叔叔您好!”李傑親切問候道,他聽說張凱似乎要升官了也不知道是什麼官,他害怕交錯了,所以叫了句叔叔,兩個人關系算是很熟悉了,這樣叫並不過分,反而顯得親切,同時又避免錯誤。

“這位就是我曾經提起過的李傑!”張凱對李傑這句叔叔叫的很高興,他熱情地向著幾位朋友介紹李傑。

張凱的朋友都非泛泛之輩,李傑看著眼前的這幾個人。一個個精明強干,只有眼睛里不時的閃爍出一絲智慧的光芒。

張凱給想這些人介紹李傑不過是為了向他們說明自己的對改革所做的成果。李傑是他改革的先鋒小卒,也是改革成果。

李傑的成功就是他的成功,這次李傑在手術台的上表現,這些人也有所耳聞,這對張凱的改革是十分有幫助的。

如果李傑還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子,他肯能會因眼前的情況驚慌失措。因為他眼前的人正如李傑所想,全都不是普通人物,他們不是政界要員,就是商界大亨。

“這位是我們市的父母官副市長陸海!”張凱想李傑介紹道。

李傑沒有他們想象中的那般不知所措,而是很自然的與陸海握手,沒有絲毫的緊張。李傑的冷靜讓張凱陸海等人刮目相看。

接著張凱又給李傑介紹其其余幾位朋友比如藥物管理局徐萬福主任、北方藥業集團董事長趙超、濟天醫院院長周鴻達院長等等。

張凱在介紹完以後卻發現自己竟然沒有事了,反而是他一直擔的李傑竟然侃侃而談很快的就融入到這個***中。

他無奈的笑了笑,他一直以為李傑只是學習很好的家伙,沒有想到竟然交際這方面地能力。

自己的女兒張璿還挺喜歡他。真是苦惱,他應該是一個好醫生,可是自己也挺希望他當自己女婿。

在張凱頑固的腦袋里,所有人都應該跟他一樣是一個對工作一絲不苟的人。自己會自覺的給自己加班,會為了工作而放棄家庭。

張凱覺得所有人都應該跟領袖說的一樣,每個人都要為這個國家的建設貢獻自己的全部力量。

李傑可不知道張凱正在煩惱著,此刻他已經把握了眼前幾個人的基本狀況。他同時也將自己的秘方貢獻了一些出來。

比如他送給了北方藥業董事長趙超一個養腎髒壯陽地秘方,告訴了副市長陸海一套解決疲勞的按摩方法,雖然在場地多是醫生,但是他們對于李傑的方法確實聞所未聞地。

這些是李傑交朋友的手段之一。投其所好!

李傑這些方法也都是從當年做李文育的時候從古籍中翻出來的,這些古籍都在國外被私人收藏家收藏著。所以知道其方法的人並不多。李傑現在有些後悔當時就挑了一些自己能用的上的方法記住了。還有很多有意義地東西他都不知道。

如果這一世有機會一定將流落海外的孤本都給找回來,無論花多少錢!

李傑如果沒有經過李文育那幾十年。也許他現在會因為反感這種交際而借故跑開。但是現在的李傑很清楚,這樣的場合是多麼的難得。

這些高官巨富是很難攀上關系的,也許有人會鄙視,說抱大腿一類地話。

但是李傑並不在乎,交際世一種能力,一個人的事業發展不能缺少了他,特別世在中國。也許這些朋友都是靠不住的利益朋友,但正是這種利益朋友,這種相互利用地關系所組成的錯中複雜的關系網構成了社會。

交際這種東西看起來容易做起來卻難,如果做的好,其中好處很多,比如作為一個領導可以記住所有員工的名字。這會讓你的員工感到很溫暖,感覺你在關注他。從而為你死心塌地工作。

如果一個人吃了一頓飯下來,竟然不知道跟自己吃飯的這一桌上的人都有誰。那可這人可以形容為‘沒心沒肺多個胃!,

所謂的社會就是一張錯中複雜聯在一起的網,一張解不開的網。

這一張網不知道網住了多少人,李傑吃過這個虧,他知道自己不是超級英雄,破不了這張網,于是他就加入其中,變成了網的一部分,正應了那句名言。

既然我無法打敗你,那就讓我加入你吧!

李傑覺得今天收獲頗豐,第一是自己的情敵被狠狠地修理了一頓,最重要的他竟然還感激自己。

自己的敵人是一個感激自己的人,對自己毫無防備的敵人,除非自己是傻瓜,否則怎麼會輸?

還有就是認識不少醫療***里的成功人士,當然僅僅是認識,這相當于你有了一副地圖,有了它在你迷路的時候你知道應該去怎麼解決。

最後的收獲就是現在他打發掉了狼狽不堪的小白臉王睿,在告別了各位新認識的朋友後,他得到了送石清回家的這個光榮的任務。

“哼!你還記得我啊!說去跟朋友說兩句話,結果說了兩個小時!”

“才兩個小時,又不是兩年,不用這麼想我吧!”李傑嬉皮笑臉道。

“真是臉皮厚,我是有一些事情想問你,才等你的,要不然我才不理你!”石清沒好氣道。

“恩,本人李傑今年19歲,未婚,身高……”

“你真沒正經,我可沒有問你這個!你對我說的話都是真的麼?”石清幽幽道,他想問李傑對她是不是真心!

“是真的,我向月亮保證!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切的!”其實今天沒有月亮,是個陰天。因為李傑經常亂說話,所以他總是這麼發誓,不過他對石清卻是真心的,所以這麼發誓,是因為習慣了。

石清對李傑的保證很滿意覺得李傑是不會騙她的,想想是自己多慮了。

“我想知道今天馮有為怎麼了?還有王睿,他為什麼出去一趟就那麼狼狽?你還說他被追打?”

“要說這些啊?啊!陳建設!”李傑正不知道如何解釋地時候。陳建設竟然前來救駕,就憑著他來的及時,李傑也不恨他這個燈泡了。

“時間真快啊!實驗竟然結束了!但我們還是朋友對麼?”

李傑跟石清對望了一眼,兩個人都有一個感覺,眼前的陳建設變化太大了。從前的那個奴顏婢膝的陳建設不見了!現在的陳建設是一個充滿自信的陳建設!

“不要奇怪,你們以前覺得我是一個只善于拍馬溜須的投機之徒吧!我知道所有人都很瞧不起我!”陳建設說出的一番話,讓李傑跟石清有種非常想點頭的沖動,但是為了他地面子兩個人都忍住了。

“沒有這個意思。”李傑說的是實話,雖然這個陳建設有時候很討厭,但李傑沒有瞧不起他。每個人都有自己地活法。

“其實我也不想這樣。”陳建設歎了一口氣。

“嗯?”李傑有些不明白。”

“我這樣沒有錢沒有勢力,而且沒有天賦的人。憑什麼跟你們站在一起!”陳建設苦笑道。

“建設,你不能這麼想你可是憑實力進來地!”石清勸慰道。其實他跟陳建設也有同感,在實驗室里她總是感覺壓力很大,很想做出一些成績,這樣的壓力容易讓人屈服。

“你們不會明白,你們不知道我有多努力,我每天在回家以後都會強迫自己繼續研究。也只有這樣我才能跟得住大家!在以前李傑你沒有來的時候,馮有為就是我追趕的目標。他的確很厲害!可是我最少還能夠觸及到他的高度,我覺得我還有希望追趕上他!”陳建設頓了頓繼續說道,“你還記得那天陸教授布置的‘咪唑立賓,地那個敏感性試驗麼?”

李傑點了點頭,看了石清一眼,石清顯然也想起了這個實驗。

那次實驗李傑是實驗室里第一個完成的,大約用了2個小時左右。然後就他就去石清的實驗台搗亂去了。

“那個實驗是一個超級難的實驗!馮有為第二天才做出來,我回去通宵一夜也是第二天才做出來!這樣也就算了!可是你知道麼?你的資料根本不全!這是我跟朱衛紅搗的鬼,你地實驗缺少6個關鍵步驟。沒有這些步驟你根本不可能李傑這個實驗的內容!”

李傑呆住了。當時他沒有看那個資料,因為他還是李文育的時候他就做過一個類似地實驗,所以他根本就不用看實驗資料,所有的東西都在他的腦袋里面,這個實驗由他來做是很容易就做出來了。

“那個朱衛紅,到現在都沒有弄明白那個實驗的機理。他還在說你是作弊!其實我知道你並沒有作弊,你完全是自己推斷出來的實驗步驟!”

李傑不知道該怎麼說,他不知道上一輩子學過的東西這輩子來用,算不算作弊?

“我跟馮有為的差距還能摸得到,一個晚上的距離,可是你竟然拿著一個殘缺不全的資料,第一個出結果!”

李傑想起來了,那天陳建設臉很難看,似乎那是憤怒中帶著絕望。

“朱衛紅他老爹是政府高官,馮有為擁有高超的頭腦,你有著驚人的天賦,可是我有什麼!”陳建設苦悶道。

“別這樣建設,我們實驗室已經結束了!這個研究中我覺得你不必任何人差!”李傑安慰道。

“我知道,我已經想開了,實驗已經結束了,我要離開你們了!總是跟一些天才在一起讓我都沒有了信心。我會去尋找我自己的生活方式!”陳建設說完,臉上全是自嘲的笑。

“可是我們實驗室還沒有解散的命令啊!”石清說道。

“我從朱衛紅那里聽到消息,陸教授他打算解散這個實驗室,而且聽說他要出國!就在最近。”

“這個我也聽說了,陸教授不是自己去,他也許會帶著……帶幾個人去!”石清看著李傑說道。

李傑之前從石清那里也聽到過類似的消息,不過他沒有放到心上,這會再次聽到李傑卻不能不注意了。

他覺得石清剛剛看的表情有點奇怪,難道她要出國?

李傑知道這個年代對于出國是多麼的狂熱!他有一絲擔憂,這麼多年他第一次動了真感情。難道這段感情會因為石清出國而夭折?

“陸教授有他的打算,我也有我的打算,我已經聯系到了一個藥廠,並不是很大的一家,但是距離我家不遠,我可以多照顧一下家里!”

“建設兄,那恭喜你了!”

“應該恭喜的是李傑你小子!事業上成功,又俘獲了石清的芳心。”

陳建設說了這麼多話,只有這些句是李傑最喜歡的!

李傑拉著石清的手慢慢的走著,幾次想開口問石清,關于她是否要出國,但都沒有說出口。

石清也是一樣,他也想問李傑,到底是如何對待她的。同時她也想知道李傑是不是也抵擋不了出國的誘惑。

兩個人都誤會了對方,以為對方想要出國,其實兩個人心中都不想出國。但是誰都沒有開口,兩個人就這麼在夜間的燈光下漫步,似乎在享受這最後的美好時光。

“我想去醫院看我媽!”李傑說道,每天晚上去看一下母親是李傑的必修課。

“好!我也去看看伯母!”

“現在正是時候!我媽現在應該睡著了,丑媳婦不用擔心了!”

“你才丑!不對,我才不是你媳婦!”石清又被李傑占了口角上的便宜,有些惱怒,粉拳襲來,李傑也不躲,隨便她打。

醫院已經下班了,病房里靜靜的,偶爾能聽到零散的腳步聲,憑添幾分黑夜的恐懼,李傑本來想講個關于的鬼故事嚇唬嚇唬石清,但覺得過于殘忍,他決定下次找個氣氛適合點的時候,帶著他到醫院的花園里去講關于醫院的鬼故事。

鬼故事、笑話、厚臉皮是他對付女生的三大法寶。

輕輕的推開門,看著母親安詳的熟睡著,聽著平穩的呼吸,李傑總算能夠安心了。其實這都是心里作用。

他每天晚上不看來看看母親就無法安心睡覺。

“伯母什麼時候手術?”石清問道。

“最近,身體可以能夠承受手術就做!”

“升主動脈根部瘤病的腫瘤是麼!?但願伯母能早日康複!”

“我做這個手術沒有關系,何況還有王永主任幫忙,我的論文就是關于Bentall手術!”

“伯母如果知道你這麼孝順肯定會很高興!”石清贊道。Bentall手術她不是很清楚但是他知道,bentall手術是跟李傑母親的升主動脈根部瘤病的腫瘤有關系的。

“如果我母親知道他兒子給他娶了一個這麼漂亮的兒媳婦她才會高興!”

李傑說完就集中十二分的經曆以防石清的粉拳襲來,但是他發現這次她竟然沒有反應。

難道她欣然的接受了麼?

“小青石?”李傑湊過去想知道個究竟。

“啊!”李傑想慘叫卻又怕吵醒了病人,只能忍耐。只見石清掐住李傑的胳膊使勁的擰著。

上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十六章 慶功會上的反擊     下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十八章 妖異的手術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