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十八章 妖異的手術刀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十八章 妖異的手術刀


手術室中充滿了緊張的氣氛,這次手術跟以往不一樣,以前王永主任才是主刀,而李傑則是助手。這次剛剛相反,而且這次李傑一改往日玩世不恭的表情,變得嚴肅認真,甚至有些冷漠,也正是李傑的嚴肅,讓一向喜歡跟李傑開玩笑的護士們都閉上了嘴巴。

她們知道,手術台上的是李傑母親,醫不自醫的道理他們也懂。這些人私底下都討論過,李傑這樣的孝順兒子,如果母親手術失敗死在他的手術台上,不知道會發生多麼恐怖的事情。

在手術室外,關心李傑的人都在等待著,有石清、張璿還有李傑的師兄以及醫院的一些醫生,甚至包括院長等人。

“全身低溫靜脈複合全身麻醉!”

“體溫降到30℃”

綠色的手術衣下的李傑暫時忘記了兒子的身份,變得心如止水,現在手術台上的母親對他來說就是一個普通的患者。

手術刀在前胸中線優雅的劃開一道切口,接著用肋骨鉗縱向剪開肋骨,推開胸膜。手術刀再次縱向破開心包。

在手術刀妖異的刀鋒下,動脈與心髒完全暴露出來。

作為助手的王永看的心驚膽戰,李傑手術的動作塊的嚇人,絲毫不猶豫。

他覺得那手術刀仿佛是一把妖刀,一把斬殺過千萬人的妖刀。因為它太冷了,冷的讓人害怕,沒有絲毫的感情。李傑也是一樣。他那現在地樣子就像一座冰山,冰冷而且一成不變。

不知道是這把刀影響的李傑,還是李傑讓這把刀變的妖異。

的確是一把寒冷的手術刀,血液仿佛也被他凍結,幾道下去血液流出的並不多,作為助手的王永倒是省了很多事情。

李傑的表現雖然有點怪異,但是王永也放心了,李傑已經進入手術狀態,現在沒有什麼感情的波動,這是一個好事情。

這手術刀還真怪異。不過是自己感覺它冷而已,又不是真的寒冷。為什麼出血那麼少呢?難道李傑連最小地毛細血管也能規避?王永覺得有些不可置信。

王永經右心房內插入單根引血導管。然後有經股總動脈插入給血導管,經房間溝左心房切口放入減壓引流導管。這是在做體外循環。

“體外循環建立完畢!體溫降至25.3℃”王永說道。

“阻斷升主動脈完成!心髒停止跳動,冷心停搏液灌注完畢,心表降溫完畢。”

“身體狀況良好,可以進行Bentall手術。”作為第一助手的地王永在李傑旁邊說道。

李傑沒有說話,冷靜的像個冰人,聽完所有回報以後,手術就開始進行了!

在切開心包以後。李傑就發現了腫瘤地與醫學影像學檢查的有些不同,這是很正常的,即使在科技要發達的多的20年以後,也是很難完整完全掌握患者體內的狀況。

李傑並沒有立刻開刀,而是用手輕輕的撫摸母親地升主動脈,這是動脈瘤觸診。用手來感覺腫瘤的大小,以及具體范圍與位置。

因為腫瘤生長在血管下面,肉眼不容分辯。這個時候手指的感覺更可靠些,這看似容易其實很難做到,健康的與病變的血管壁差別並不大,很多醫生摸了一輩子也沒有學會這個技術。

王永覺得李傑有點不可思議,他不知道李傑是憑什麼能判斷心髒的腫瘤,心髒腫瘤地觸診是書上學不到的。即使很多年的臨床手術經驗,也不一定能掌握這個技術,因為這除了手術地機遇意外還需要很高的天賦。

在他還沒有想清楚的時候,李傑已經確定了腫瘤的位置,同時做好了開刀的准備。

寒冷的讓人窒息的手術刀,在主動脈上留下一道缺口,因為事先做了體外循環,動脈中的血液已經阻斷,所以只有少量的殘留血流出來。

王永看著李傑的手術刀留下的缺口,心中有些不解,這個缺口的切的水平太爛了,完全不合標准,李傑即使受感情的影響也不會犯下這麼小的錯誤吧!

難道李傑是想切除動脈瘤的同時置換動脈瓣?這個手術可不是當年自己給張璿的手術,張璿的症狀要清的多,手術也容易的多!

李傑難道瘋狂了麼?手術前那麼小心翼翼,為什麼手術中變得這麼大膽?王永看著李傑心中想道。

同時表示不了解的還有護士,主刀醫生還沒有怎麼樣。作為助手的王永竟然累的滿頭大汗,好像跑了幾千米一樣。

李傑在主動脈瓣三個交界處各縫一牽引線,將主動脈瓣牽引開來,猶如一朵妖媚的花浴血而出,三個瓣葉好似花蕊,燈光下綻然開放豔麗異常。

牽引使視野變得清晰,手術刀下三瓣花迅速凋零。主動脈瓣的三個瓣葉被切除,但是仔細觀察每個瓣葉邊緣都預留了大約2mm的距離,如果用工具測量你會發現,三個瓣葉的距離幾乎相等。

王永被手術刀晃得的頭暈目眩,李傑這個小子的技術超出了他想象,對待手術台上的老媽簡直毫不留情,下手精准,刀刀利落。

在凌厲刀鋒過後,李傑的手術刀又變得溫柔細膩起來,十分仔細的清除瓣環上的鈣化組織。

“左心室內灌入冰鹽水!”李傑在專心手術的同時也不忘記時間,這次手術時間很長心表降溫要經常增加冰屑或冰鹽水,以保證心肌溫度維持在15℃∼20℃左右,保護心內膜下心肌。

李傑的下一步又讓王永大吃已經,他心中想到李傑莫非瘋了。難道最近因為給母親做手術壓力太大,讓他瘋狂了?

李傑在清除完了除瓣環上的鈣化組織以後,竟然不安常理來縫合動脈瓣,而是去切動脈瘤。

“李傑應該先縫合,然後才能切腫瘤!”王永提醒道。

“我知道,但是現在不能這麼做,相信我地判斷!”李傑回答道。王永還想說什麼,但是卻忍住了,因為這個手術台上李傑是主刀,而他是助手。即使他資曆比李傑高,也不能命令李傑。

更何況手術台上的人是李傑的母親!

王永有些擔心。如果這次手術失敗了,李傑會怎麼樣?他會不是自責一輩子?或許以李傑的個性。他永遠都不會原諒自己,他為在心中留下巨大的陰影,他可能離開手術台也說不定!

“王主任,現在取腿部大隱靜脈,准備做冠狀動脈的移植!”

“現在太早了,血管在外暴露時間太長!”王永說道。

“不現在的時間正好,相信我!”

“李傑你醒醒吧!這手術太上的人是你的母親。你這麼做風險太大了!我知道你想切除動脈瘤,置換主動脈瓣,同時移植左右動脈!三者同時進行,但是這個難度太大了!你根本不能完成,手術時間有很多!先縫主動脈瓣置換!”王永怒道。

“取大隱靜脈!”李傑面無表情的說道。

王永看著面無表情地李傑,突然由種可惜的感覺。他有點恨自己,如果當初自己堅持做這次主刀,李傑就不會這樣。

他堅信李傑這個手術基本上失敗了。李傑地天分很好,也很努力,如果能堅持下去一定會在醫療界大放異彩!

他一直相信李傑如果在他的培養下,定可讓第一附屬醫院地心胸外科在國內排名第一,甚至在在世界上也可以排名第一!

可是這次手術,李傑太瘋狂了,接下來的成敗時能靠上天的來保佑了!

一向不信鬼神的王永在祈禱著,祈禱上天能保佑這次手術成功!不過臨時抱佛腳貌似沒有用,如果認真做手術,也許幫助更大。

王永將患者兩下肢外展外旋。從腹股溝韌帶下大約2cm的距離,從大腿內側,作一長切口。

他的目的就是尋找大隱靜脈,他不得不同意李傑地想法。既然已經無法改變,那就只能盡力幫助他,讓這個手術成功的幾率增加一些。

他用剪刀仔細剝離著,以避免損傷到血管外膜及淋巴管,甚至大隱靜脈的各分支他都盡可能鉗夾然後切斷。

他一共取下長約40cm的血管,因為是李傑需要在左右冠狀動脈做兩個搭橋。然後將血管交給了第二助手,用平頭針插入靜脈遠端,慢慢注入含肝素的生理鹽水,經過檢查無外膜糾纏而引起管腔狹窄。

最後剝離靜脈兩端的外膜,以免吻合時被縫入管腔而引起血栓。以冷肝素血充盈大隱靜脈,置于4℃生理鹽水中備用。

當王永取完了血管以後卻發現時間剛剛好,李傑此刻也切完主動脈地腫瘤,王永剛想贊美一下李傑卻又發現了問題。

李傑在切開動脈瘤後竟然保留其後壁不予切斷,雖然這後壁不切也不會有什麼危害,但是也沒有必要留下,切掉才是最穩妥的做法!

這個小子又在想做什麼?王永隱約感覺李傑留下這個腫瘤的後壁是有想法地,但是他卻不知道李傑到底想做什麼!

這個時候李傑又將注意力轉向了主動脈瓣,這讓王永差點吐血,李傑怎麼做手術也沒有個章法,一會切割主動脈瘤,一會又要做冠狀動脈的內引流,這會又要縫合主動脈瓣!

這就是李傑手術的特點,按照正常手術應該先置換動脈瓣,切割主動脈瘤,然後才是冠狀動脈的移植,可是李傑所有的東西都做了一般,他打算最後一口氣將這些全部解決。Bentall手術是在難點在于,完成升主動脈瘤切除,主動脈瓣切除加置後。同時冠狀動脈旁路移植。而且主動脈內血液壓力很高,因此血管吻合口容易出血,因此對縫合的要求很高。

李傑的方法自然有他地好處。手術中整主動脈基本都手術毀的差不多了,按照李傑的方法將最後的工作一起做,在整體性的把握的比較好,手術後的症狀會很輕。

王永在李傑對面認真的看著,注意到李傑將縫線把瓣環和人工心瓣的縫合圈的針距分布地非常均勻而且相稱,教科書的規定,人工心瓣間斷褥式縫合針距一般為2mm。

他發現李傑地縫合針距可以達到1.5mm。這比規定的要少了0.5mm,這樣可以在有限地范圍內多縫幾針。同時更加密集,可以使人工心瓣的縫合更加牢靠。防止出血。

如果李傑的縫針技術讓他吃驚的話,那麼他的下一步則是王永怎麼想都想不到的。

李傑竟然將剛剛王永在腿部切下來的大隱靜脈移植到動脈瘤腔內作吻合術。利用保留地腫瘤後壁完美的包裹移植來的血管。血管也很好的集合在其中。

這個方法是王永不曾想到過的,就是在李傑的論文上也不曾有提到過地方法,王永覺得如果做腎髒移植的張教授是在技術上讓人敬佩,那麼李傑就是在手術的方法總是會做出讓人意想不到地事情。

李傑這個想法是剛剛想到的,因為他不可能在沒有打開胸腔的時候觀察到腫瘤,因此無法知道胸腔內的具體情況。

一直到他用手指探查了胸腔,他才靈光一閃想到了這個方法。bentall手術容易出現的意外之一就是血管的吻合部分容易出血。李傑用腫瘤壁包裹血管,可以多一層保護,再配合上完美的縫合,他有99.9以上的把握不會出血。

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事情,所以只有99.9的把握!

用大隱靜脈做管狀動脈的搭橋,已經縫合了一段。另一端則是用常規的方法。但是在縫合上是很有講究的。

李傑使用的是疊瓦狀的縫合,這也是李傑論文中所改良的縫合技術,王永也是知道的。但是他在縫合之前的做了一個很隱晦的調整,卻又讓王永看不懂了。

李傑將移植的血管扭轉了一定的角度!

所有人都知道!血管如果扭轉的度數太大,那麼血液就會因為扭轉而堵塞。

那麼這條搭橋的血管就失去了作用。這個搭橋是為了幫助主動脈減壓的,就像一條河流淤塞了,而且無法疏通,那麼只能開通一條直流來保證它的運行。

血管的扭轉是李傑事先做了精確的估計,因為這條血管的扭轉是無法避免的,所以立李傑在手術中提前將它扭轉,以後恢複的過程中所造成的扭轉正好將這次人工的扭轉更正。也就是說兩次扭轉相互抵消,那就完美了。

王永也想到了是這個原因,但是他卻永遠也想不到李傑是如何判斷的。

王永想不通的還有李傑的技術,這次手術讓王永越來越看不懂李傑了。

這次手術中李傑大膽的采用了很多李文育那個世界的方法,疊瓦狀縫合,雙褥式縫合。

兩種先進的縫合方法,加上李傑的高超技術,縫得緊密不漏血,同時也沒有過緊而導致管腔狹窄。

吻合完畢後,王永馬上注射肝素液于移植的大隱靜脈段內。

李傑發現,由于長時間的手術,母親的心髒已經不堪重負了。

其實常理的手術到此時可以結束了,但是這次手術卻還有最後一個關鍵的步驟,利用人工血管再次建立一個內引流通道。

李傑大膽的將8mm的人工血管在右心房和其所有吻合口如上下腔靜脈之間建立了一個內引流通道。

所有的目的都是為了減輕血管與心髒的負擔。

這樣麻煩的東西也只有李傑會做,因為這是他的母親,畢竟人不是石頭,都是有感情的,李傑在對母親的手術上用盡自己所有地能量。能夠想到的對母親身體有幫助的他都做了!

當然這也只有李傑能做到,因為只有他能將手術做的這麼速度,心髒缺血時間長心肌會壞死,這次手術時間就是生命!

王永此刻終于松了一口氣,手術終于平穩的完成了,李傑的操作沒有什麼錯誤!這是一個成功的手術!

當李傑把吻合口縫合妥當,情況平穩以後,邊讓護士緩慢的停止了體外循環機。仔細止血後打算關胸。

就在體外循環機停止了幾秒鍾以後,負責監視生命體征儀的護士喊了起來。

“病人血壓下降。”王永緊張的看著李傑。

“脈搏下降。”護士喊道

“呼吸下降。”王永焦急地看著李傑,不知道李傑打算采取什麼措施。

“李傑。怎麼辦?”王永焦急的問。

“……!”李傑已經說不出話來,看似冷靜地他其實心中也在害怕!

“血壓40/20。”王永已經打算讓石清注射升壓藥物。

“脈搏15。”護士看著李傑。手里拿著裝有升壓藥物的注射器。

王永這時已經有點急了,手術是成功地。但是李傑的母親難道就這麼去了?她的身體太虛弱了,手術時間也太長了,

她真的沒有挺住!

王永看了李傑一眼,他害怕李傑就此沉淪,這次手術不怪他,他已經努力的,已經盡了全力了。

李傑雖然有絕大的把握可以確定。這只是心髒長時間缺血造成的一種現象,但心里卻依然十分地擔心。

他在害怕!害怕自己估計錯誤!

王永打算安慰李傑的時候,他卻發現,病人竟然漸漸的複蘇,血壓在平穩的上升中,脈搏也逐漸的回複至60次/分。

就在所有人以為萬事大吉的時候。李傑和王永依然沒有實行關胸。

王永也明白,現在還不是關胸地時候。他也和李傑一樣,在觀察最後的生命體征。要等待體征平穩了以後。整個手術才可以說是順利的。王永自己也是心胸科地主刀,以前有幾台手術,在停止循環機以後,就出現過高血壓危象,這次也不能掉以輕心。

李傑盯著逐漸恢複正常的各項體征,懸著的心依然沒有放下,他知道,只有各項指標穩定了以後,才可以進行關胸。

脈搏還在逐漸升高,血壓也一樣,李看著母親打開的胸腔,仔細的觀察每一處縫合和血管吻合口,沒有絲毫的滲血現象,左右冠狀動脈未出現扭曲,心髒室顫也沒有任何發生的跡象。

血壓已經到了165/120,而且還在升高,李傑有點擔心了,在這麼高的血壓下,對于剛剛縫合好的主動脈會不會有什麼傷害,還一時難以了解。如果,血壓還在升高的話,那麼左右冠狀動脈和主動脈干肯定會受損。

王永知道這是高壓危象的初期表象,如果心髒高壓得不到有效緩解的話,那麼剛才做的幾個手術切口,就很有可能出現斷裂和出血。出血的話,還可以在短期內進行有效的處理,如果發生切口斷裂,那後果是不堪設想的。王永此時並沒有看著李傑,他仔細的觀察著,發現,有幾個小吻合口出現了輕微的滲血現象,不過不是很嚴重。

李傑緊緊的攥這拳頭,他打算,如果血壓還在持續升高的話,就要進行降壓藥的靜脈推注了。

血壓在升高到190/145的時候,終于不再升高了,並開始逐漸下降,而且恢複到了正常的水平。

王永一直懸著的心這才稍稍的放下了一點,李傑這時也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看來是自己做的那個內引流管產生作用了。

心髒在長時間的由體外循環代償後,會有一段時間的不應期,在這個時期內,像病人這種本來身體狀況就不太好的病患,心髒會出現一段時間的停跳,在心髒逐漸適應了以後,又會很快的恢複。

這是很少見的現象,知道的人不多,今天的出現讓所有人如坐了一次過山車一樣,很刺激卻沒有危險。

“縫合完畢,手術結束。”李傑做完最後一針皮膚縫合以後,緩緩的說出了這句話,在場的幾個人,不約而同的抬頭看了一眼手術時間,6小時21分40秒。

王永看著時間,發現李傑手術真是恐怖!這個時間要大大的短于計劃時間。

上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十七章 以德服人、天才、漂亮媳婦     下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十九章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