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十九章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十九章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


李傑的母親在手術後恢複的很好,這讓醫院里關心李傑的松了一口氣。這次能成功除了李傑手術外,還有術後無微不至的照顧!

張璿在李傑母親的病房里忙來忙去,仿佛整個醫院只有這一個病人需要照顧一樣,而李傑只是兩只手交叉抱著,靠著牆站著,表情有點無奈。

本來,李傑想來親手照顧自己的母親,可張璿以護士的名義拒絕了李傑,讓他深感無奈。

不只是張璿,石清也一直在照顧李傑母親,不過她卻不是張璿那樣,她還有自己的工作,不能一直留在這里。

張璿本來就是學的護理專業,做李傑母親的護理工作,也是相當合適的。李傑本應該樂得清閑,不過想起石清那喜歡吃醋的性格又有些害怕。所以趕緊走開,不敢在跟張璿單獨相處。

不過想想兩個女人在一起爭香斗豔也是一個不錯的景色!

李傑還不知道,因為張璿的關系,醫院里關于李傑的傳言已經發生了轉變,從李傑給母親做手術的這個事情,讓大家都知道了李傑家庭並非傳言中的那麼厲害。

但是這些人不願意相信李傑會無緣無故的被領導們照顧,所以他們又開始研究李傑身邊的人,這個時候張璿出現在這些人的視野中,于是謠言現在已經變成了李傑是張璿的未婚夫,他老爹衛生廳副廳長張凱欽點接班人。

醫院里所有的醫生都羨慕李傑,張璿那麼漂亮。同時他老爹那麼有勢力。李傑這是幾輩子修來的福分,懷抱美人,又白白得到了地位!簡直少奮斗了100年啊!

這些傳言傳到王永耳朵里地時候,王永對此不屑一顧,在李傑母親的手術台上,他真正見識到了李傑的能力,以及他可怕的自控力,還有他手里的那把妖異的手術刀!

要說李傑的好運,那是他自己爭取來的。

李傑離開母親的病房以後,直接碰到了石清。原來剛剛石清接到了電話,是陸浩昌打來的。

他在電話中告訴石清。實驗室地成果——免疫抑制藥物已經成功的出售!聽說對方是一家大公司!

李傑坐在出租車里,看著車窗外***闌珊地街景。不僅回想起陸浩昌那次在高爾夫球場對說的一番話,右手撐著下巴,不禁陷入了深深地思緒之中。

陸浩昌出國恐怕已經定下來了,這次電話讓他參加什麼藥物出售的簽約儀式。李傑總是有種不好的感覺。

對于陸浩昌這樣的人來說,錢只不過就是些花花綠綠的紙張罷了,他追求的是探尋未知的境界,一種有待發現地事物。想要站在世界科學頂端,享受挑戰研究的過程。

這次突然的將藥物出售,恐怕會出現一些預料不到的事情。

陸浩昌舉行簽約儀式的地點跟上次慶功宴是同一家酒店,他似乎很喜歡這里的環境。李傑卻是想起這家酒店地大堂經曆凌雪瑩,那個性感的職場女性。

在這極盡奢華的酒店里,李傑發現了不少地洋鬼子。難道外國的旅游團?李傑還沒有來得及多想注意力就被吸引到別的地方去了。

“李傑!”旁邊有一個聲音叫到。

李傑一回頭,便看見了石清。剛剛石清不跟自己一起走,一定要去換身衣服才來。李傑還笑話她一番,沒有想到這次的她竟然驚豔如此。

石清今天晚上的打扮讓李傑猛的咽了一下口水,只見石清穿了一身黑色的長裙,純黑的低調色,正好反襯出纖細的手臂和脖頸那柔若雪絮的耀眼膚色,整個人站在那里,宛如蔥根的修長手指,輕盈的端著半杯香檳,烏黑的頭發也高高的挽了起來,長裙下露出兩截晶瑩玉潤的腳踝,那小巧的黑色高跟鞋使本來個子不矮的石清看起來更加高挑,小巧的鼻梁上不再是以往的那副大框眼睛,換上了一副十分精致的金絲眼鏡,一改往日的實驗室眼鏡娘的角色,散發著一種濃濃的知性美女的氣質。美得驚人,卻又美得自然而然,清雅又不失感性,猶如夜幕里散發著幽香的黑色郁金香。

李傑此刻覺得自己的眼光果然獨到,讓自己心動的女人果然非同一般!

“李傑,怎麼了?”石清看到李傑近似于癡呆的表情,淺淺的一笑,瞬時大廳之中流光溢彩。

“被你迷倒了!”李傑笑道。

“今天是正是場合,你要這樣無賴我可不理你了!”

李傑于是趕緊閉上嘴巴,他打量了一下周圍,陸浩昌此時正和幾個外國人談笑風生,李傑和石清挑了一個不惹人注意的位置,看著眼前穿著光鮮的人群。

李傑又看到了實驗室的幾個人,朱衛紅跟著一個精明干練的五十多歲男人,在大廳的一邊和幾個外國人說著什麼。

“那是朱衛紅和他的父親,朱衛紅的父親是藥監局的。”石清向李傑介紹道。

李傑又在大廳掃視了一下,發現陳建設這次沒有來,看來真的走了,離開了這里,他真是說道做到,倒也不失為一個真正的漢子!

而馮有為則看起來有點奇怪,他在一個勁的看著陸浩昌,顯得有點激動和謹慎,不過臉上還是那種無法掩飾的書卷氣。看著馮有為的樣子,李傑不禁有點擔心,本來馮有為是陸浩昌欽點的接班人,不過自從李傑進了這個試驗小組以後,馮有為的地位便江河日下,每次與李傑競爭都落在了下風,使得他在陸浩昌心目中的地位一如不如一日。

陸浩昌得以的微笑著向身邊地幾個金發碧眼的外國人介紹他的幾個子弟。

“這是我的得意門生,我曾經與你們提起過的李傑。還有最具發展前途的女博士生:石清。”

李傑微笑著和眾人一一握手。

“李傑,這幾位都是美國柏瑞制藥的,你們也應該認識一下。”陸浩昌向李傑介紹道。

石清本來想擔當一下李傑的臨時翻譯,李傑雖然頭銜是博士,但畢竟是專業課到博士水平,英語不一定好。

但是她發現李傑根本不需要翻譯。李傑用流利的英語和幾個外國人聊得根本沒有任何問題。李傑心里暗想:好歹自己是李文育的時候,也在國外混過幾年,要不今天還要人翻譯那不是糗大了。

柏瑞制藥是世界上實力最強地制藥公司之一,其旗下有很多種藥物都占據了那類市場一半以上的份額。

宴會進行了一半,音樂突然停止了。然後就是陸浩昌教授激動且興奮地講話

“今天是我們這個實驗室最輝煌的一天,我們地新藥已經獲得了美國柏瑞公司的青睞。在這里,我首先要感謝柏瑞公司的來賓!”說完陸浩昌向幾個外國人致意。

一片熱烈的掌聲過後。陸浩昌又對這昔日在實驗室揮灑汗水的幾個人說道,“同時也是我們這個實驗室的最後的一天,從明天開始,這個實驗室將就此解散。感謝你們對這次實驗地貢獻,同時我也會兌現我的承諾,給予你們應得的報酬。”

李傑回頭看了一下,發現幾個人臉上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變化。看來他們幾個早已知道實驗室要解散了。

陸浩昌又提起酒杯想李傑走過去,“李傑,我們這個實驗室在這里結束,有結束意味著又會有新的開始,我想讓你和我一起赴美國。”陸浩昌說完,向李傑微笑著。

李傑雖然早猜到這個想法。但此刻聽到這個消息,依然感到震驚,同時震驚的還有馮有為。

馮有為一直認為陸浩昌應該帶地人應該是自己。而不是李傑。雖然他隱隱約約感覺陸浩昌教授已經更看好李傑,不過他並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因為陸浩昌教授曾經對他說過實驗成功了以後會帶他到美國。

“可是,陸教授……”

“李傑,我是真心希望你跟我一起去!你跟我在美國打拼出一番新的天地,簡直就是易如反掌。回去好好想想吧!”陸浩昌拍著李傑的肩膀說道。

“石清,還有你,我也希望你考慮一下。你們不用立刻答複我,一個禮拜後給我答案就行。”陸浩昌對石清說道,他邀請石清有很大一部分是看李傑,他早察覺出來李傑與石清地曖昧關系。

李傑在陸浩昌心目中是一個天才,但更是一個年輕人,他怕李傑會因為石清留在國內而放棄大好前程。

但是此刻他有絕大的信心,他覺得李傑一定會跟他去美國!

“衛紅啊,你的實力也是很強的。本來我也想邀請你去的,但是我看朱局長不會放人!我相信,你就算國內一定會有所作為的!”陸浩昌又提著酒杯向朱衛紅和他的父親說道。

“還是陸教授的錯愛,我家衛紅,一定不負陸教授的厚望。”朱衛紅的父親連忙向陸浩昌表示感謝。

“有為,我相信你可以自己闖出一片天地,在我這里你真是屈才了”陸浩昌看到馮有為慘白的臉勸慰道。

“謝謝陸教授。”馮有為深深的鞠了一個躬,然後竟然轉身離開了。

看著馮有為落寞的身影,李傑不知道做什麼好,他呆呆的站在原地,他很想李傑拒絕陸浩昌,但是這麼多人他又說不出口。

其實還有一點就是李傑有些不能接受,陸浩昌竟然把這個大家辛苦研究出來的新藥賣給了美國人。

李傑本來就恨外國的高價藥物,特別是自己母親的手術,更加深深痛恨那些外國的制藥企業,他們壟斷了當今世界的高新技術,隨意提高藥品的價格。以低成本換取高額地利潤。

陸浩昌不是缺錢,他將這個藥物賣給美國人是因為對方給他提供了一個美國頂尖大學的教授位置,在國外的研究環境對他是一個比錢大得多的誘惑。

李傑覺得陸浩昌太欠考慮了,這個新藥的市場是很有發展的,在未來器官移植的市場很大,作為器官移植必須用藥,這個免疫抑制藥物,每年會有十幾億美元的市場。

他竟然這麼輕易的就賣了,雖然這是他私人的研究,但畢竟是中國人地智慧結晶。

美國人用極低的價格收購了這個藥物。也許用不了多久,他們只需要在中國地市場上就可以賺取驚人的利潤。

藥物地授權簽約儀式很簡單。今天陸浩昌表現除了少有的高興,他多年的夢想總算是實現了。他終于攀上了事業的頂峰。

李傑一直沉默不語,他覺得有些悲哀,美國人一個小小的把戲能讓陸浩昌這樣的人物心甘情願跟他們走,真是悲哀!

同時也是國內環境的悲哀,為什麼不能創造一個好地環境留住人才呢?同時他也想到了未來,隨著時間的推移國內的醫療環境會越來越差勁,用不了幾年。醫生就會變成妖魔的代言詞。

想想還是李文育的時候,有多少人願意留在國內?這不僅僅是待遇的問題,更重要地是好醫生需要得到尊敬,少數醫德敗壞的醫生在無良的媒體筆下成為社會上地妖魔!

石清在聽到陸浩昌的話以後是心亂如麻,不知道應該怎麼辦,雖然陸浩昌教授給了他一個禮拜的時間來考慮。但是她卻總忍不住去想。

“李傑,我想出去透透氣,你陪我去好麼?”

聽到石清的邀請。李傑只是稍微的點了一下頭,算是答應了。這讓石清更加擔憂,這要是在平時,李傑肯定高興的眉開眼笑。

可是,李傑現在現在竟然沒有絲毫表情,其實他滿腦子都是陸浩昌剛才在酒店里給他說的話。

酒店的配套設施做的很好,隨處可見的各類運動場,以及精致迷人的小花園。

“李傑,關于陸教授的建議,你怎麼想?我是說出國!”石清看著一臉陰霾的李傑,向他問道。

李傑沒有說話,只是一個勁的低著頭往前走。石清見李傑不說話,也只得跟上去。

“李傑!這是一次機會,你不想出國麼?”石清跟著李傑走了一段路以後,發現李傑還是不說話,便將聲音提高了一點。

“你要去你自己去,我不去!”李傑回過頭,看著停下來的石清,冷冰冰的甩了一句。

“你怎麼這樣?我又沒有說要去,我是怕你出國,留下我一個人!你要不去我還去什麼……”石清越說聲音越低,最後索性聽不到了。

李傑覺得自己剛剛太凶了,不應該把氣撒在石清身上!看著石清委屈的樣子,轉過頭好言安慰道:“對不起,剛剛我太凶了!我不喜歡國外,無論在國外可以過上多麼優越的生活,畢竟這里才是我的家!”

“出國是很多人的夢想!陸浩昌教授也是這麼想的吧!”石清說道。

“是啊!幾科陸浩昌竟然把我們辛辛苦苦研究出來的藥賣給極了洋鬼子。真是讓人我難以接受!”李傑不覺得又加重了口氣,石清能看到出來李傑的懊惱

石清很不習慣高跟鞋,走了一會感覺有點累,于是拉著李傑找了個地方坐下了,石清很想脫掉高跟鞋,但是在李傑面前又覺得這麼做會破壞自己淑女的形象,于是只能一邊偷偷揉著有點酸痛的腳踝,一邊跟李傑說話。

“李傑,國內的研究環境太差,陸教授出國也不是為了錢,他主要是向著這個環境。”石清替陸浩昌辯解道。

李傑對于這點也明白,國內的研究環境確實糟糕,投資環境也不是很好。教授一邊要帶領研究小組做開發研究,一邊還要來來回回的跑經費。運氣不好的話,連研究經費都是問題,如果運氣好。可能還有一筆經費。

中國很多教授都是在辛苦努力了幾年之後,專利也批准了。然後,給教授發一筆安慰獎,就算結束。專利也束之高閣,無人問津。這年頭,腦體倒掛,搞原子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所以好多有實力地人物早早的就出國了。

“這是陸教授的私事所以我們也沒有權利干預!其實對于他出國我也贊同,因為國內的環境並不適合他做一心一意的研究,可陸教授也不能把新藥賣給洋鬼子。”李傑也順勢坐到了石清的邊上。

“可”石清看著李傑。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石清,你是知道的。目前國內的醫療費用高,主要是高在醫療器械跟藥物上面。一卷可吸收縫合線,就要三百多,更別說其他的了。我們幾個做一台手術,七八個小時下來,所拿到的那麼點手術費,還不如患者買縫合線地錢多。而藥物費用可以說是…”李傑遲疑的一下,終于找到一個恰當地形容詞“藥費是相當的可怕。陸教授把新藥賣給地洋鬼子。他們的定的價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動不動就是幾十上百美元,國內的普通老百姓哪有錢買,我母親的這次手術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她的情況。你比我應該更清楚,你想想,在國內有多少人可以買得起外國藥品。如果陸教授如把新藥賣給國內。那麼這個藥物就可以國產,價格將大幅度下降,到時候,大多數患者都可以買得起這個藥物。像小飛他母親這樣地腎移植患者可以節約多少錢?”

石清對李傑的看法也贊同,所以一直提聽著李傑的話,什麼也沒有說。石清知道李傑說的都是現實,可現實往往是非常殘酷的。

“李傑”石清想再次的勸勸李傑。

“石清,聽我說完!”李傑非常不紳士地打斷了石清話,“對于陸浩昌的做法,我只能保留我的看法,至于陸浩昌他怎麼做,那是陸浩昌他自己地事兒,但是,陸浩昌也不能在未經我同意的前提下,就私自的決定讓我去美國,我也有我自己的想法和生活!這次我母親的病他幫助我很多我很感激,但是我不會跟他出國。”

“陸教授那麼做也是為你好,陸教授他對人的評價很客觀,很少看得起一個人。”石清努力的替陸浩昌辯解著。

“我不管陸浩昌對誰好,我也不管陸浩昌他怎樣看我,我就是覺得陸浩昌把新藥賣給有洋鬼子就是不合適的。也許是我偏激了!”

“李傑,畢竟我們都不是什麼聖人,有些事,不是我們所能控制的,我們所能做的只有看著這一切的發生。”石清緩緩的說道,看著眼前的李傑。

“是啊!已經到了這一步,畢竟陸教授才是這次的主導人物,不過以後我不會再讓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李傑此刻又想起了那次惡鬼強跟他說的話,的確有實力才可以,要不然對于所有的事情只能是無力的看著,根本沒有辦法來改變。

李傑正思考的時候,看見前方好像發生了什麼事,人們都在向著一個方向聚集。

“石清,好像發生了什麼事去看看!”李傑忽然拉起石清就跑。石清還沒反應過來,被李傑拉了一個趔趄。可李傑好像一點也沒有注意到,只是拉著石清跑了過去。

“怎麼了。”李傑隨便拉著一個圍觀的人問道。

“好像跳樓了,真可憐,等警察來處理吧!。”周圍的人七嘴八舌的說著,圍了一個大圈。

“跳樓?”李傑和石清面面相覷,馬上撥開擁擠的人群,擠了進去。

“讓讓,麻煩讓讓,我是醫生。”李傑一邊擠,一邊說著,人群自動了讓出了一條道。李傑和石清一看,只見樓前的草坪上躺著一個渾身是血的人。李傑和石清趕緊跑過去,查看傷勢。

“馮有為!”李傑和石清透過血跡看清楚傷者的臉以後,都不約而同的叫了起來。

上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十八章 妖異的手術刀     下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二十章 黃金四分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