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二十二章 冰火兩重天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二十二章 冰火兩重天


趙致最近順風順水,臉上總是掛著幸福的笑容。他在公司的地位日漸穩固,他不知道拜了哪路菩薩,好運接連不斷!第一次是從采訪李傑開始的,正是他的那篇關于醫學天才的報道開啟了他成功的大門。

今天他又接到了李傑的電話,說是讓他請吃飯,趙致知道,這就是又有新聞線索了。他覺得能請李傑吃飯是一個很幸運的事情,因為他幾次請客都拿到了想要的新聞,讓他收益頗大。

趙致覺得自己每次都用一頓飯來換新聞有點占李傑便宜了,總是于心不安,想送點什麼給李傑,但是他什麼都不要,總是說吃頓飯就好,既然只能吃飯他這次就換個好地方請李傑吃飯。

李傑卻是從來也沒有想過趙致有什麼地方占他便宜了,他完全是自願的送他人情,當然他也有為自己打算的一面!

熟話說,‘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作為一個醫生,無論你醫術多麼高明也免不了醫療糾紛,同時也免不了跟媒體打交道。

李傑可見識過,那些黑嘴媒體有多麼的惡劣,白色天使能給你說成黑色魔鬼。淫娃蕩婦也能給你寫成貞潔烈女。

當年非典流行的時候就是這樣,非典施虐的時候醫生們被譽為最可愛的人,那個時候報道滿天飛。可是非典過後,在半年不到的時間里,那些媒體瘋狂的打壓,醫生就成了禽獸的代名詞。

除了醫生還有我們尊敬地教師以及人民警察。

不可否認這些行業里存在這敗類。可這世界上哪個行業都不乾淨。在不乾淨的行業里也有高尚的。

李傑不想被一棒子打入禽獸醫生的范圍內,所以他早就計劃好了,在媒體里拉攏趙致這麼一個人。

如果那天自己被汙蔑了,那就讓趙致替自己出頭好了。這不是杞人憂天,乃是防患于未然。

趙致搭車直奔醫院去接的李傑,他早就在飯店定好了位置,那是一個靠窗的位置,寬大明亮的窗子可以讓他們倆一邊吃飯一邊看風景。

李傑對于趙致的安排十分的喜歡,特別喜歡窗外的風景,因為窗外地街是著名的美人街。

“趙兄。真是讓你破費,每次都讓你請我吃飯!”李傑笑道。他是窮學生,天天吃醫院食堂。按照水滸好漢地說法,‘嘴里已經淡出個鳥來。,所以李傑想到讓趙致這個家伙請自己吃飯。

“你可別這麼說,我能有錢請你吃飯,還是托你的福!如果那天不是你,我怎麼能抓到新聞!這次還是要拜托你,你說地是什麼新聞了?”

“還不是這次XX酒店跳樓的那個,這個人是我朋友。我想這個新聞你肯定喜歡!”

“這個新聞我們報社已經有人報道了,而且你不知道現在這個報道已經演變成媒體的爭斗了!”趙致有些失望的說。

李傑到沒有想這麼多,他本以為直接拜托趙致就可以了,沒有想到還挺麻煩。但自己已經答應了凌雪瑩解決這個問題,就需要辦好,何況自己吃了人家的卻弄了一個沒有用的新聞怎麼能行?于是問道。“趙兄,不瞞您說,這事是那家酒店拜托我的將事情說清楚!他們做地也很夠意思。本來也不關他們的事,可他們將我朋友的醫療費全包了!”

“李傑,我也想幫你,可是這個新聞我們社已經報道過了,不好炒冷飯,除非你有什麼特別的消息!能吸引眼球的,比如不為人知的內幕!”

記者就是記者,李傑看到趙致說道內幕時那整個表情都變了,記者是天生地獵犬,專門嗅內幕,嗅獨家新聞。找到有價值的新聞以後就一個猛撲,什麼都跑不了。

李傑知道不拿出點獨家新聞,趙致在這個事情上很難辦,于是問道:“內幕需要到什麼程度?”

“比如為何自殺,還有聽說送他上醫院的一個見義勇為地司機跟一個路過的醫生。如果能找到這兩個人做個專訪也不錯!”

馮有為自殺的原因肯定不能說,陸浩昌教授的名譽不能因為這有汙點,鬼知道趙致報道了這個新聞後,其他媒體會報道什麼。如果哪個不良媒體亂寫說‘馮有為被陸浩昌始亂終棄,汙蔑他們兩個是玻璃怎麼辦?

不過對自己的專訪呢?

‘專訪?我可不干!,李傑想到,這個救人的功勞已經被李傑讓給了那天的急救醫生。如果這個時候自己出來專訪,說救人的是自己,那做人豈不是太沒原則,被人鄙視?

如果是那個瘋狂司機的話,說不定可以,但是自己那天光想著救人了,沒有記錄對方的聯系方式,不過他瘋狂駕駛技術李傑是記憶猶新,雖然他在專心的看護病人,可是車經常性的急轉彎,他還能感覺到的。他想了一下,石清心思細膩,她肯定會問司機的聯系方式。

“不瞞你說,救人的醫生是我,司機的話我要去打個電話,應該能找到,不過你只需要報道司機就好了!你知道那天警車開路,很多人都看到了,我想他們肯定都想知道出動這麼多警車的原因!”

趙致一聽,立刻興奮起來,兩個眼睛似乎都在散發著狂熱的光芒。

“李傑,我一直在想誰能把跳樓的人給救活了!我去醫院問卻沒有人回答,你給我說說詳細情況吧!”

李傑看到趙致這個興奮勁,就知道他肯定對救人感興趣,對趙致說道:“我只是背他去醫院,但是真正搶救他的是急救科的醫生,我們去找那個司機吧!”

趙致顯得有點失望。但一想也沒有關系,能找到司機也是不錯地!畢竟警車給一個出租車開道也是人們所關心的事情,現在雖然有媒體報道了,但是沒有一家說的清楚到底什麼回事,交警隊的人也很低調始終不提這個事。

李傑找了個電話亭,給石清打了個電話,詢問之下,石清果然知道,並且石清在第二天就去聯系過他。于是李傑叫石清帶著司機一塊來飯店,說是要感謝他一下。

兩個人等了好一會。差點將菜都給等涼了,一輛出租車停靠在飯店的門口。李傑的一眼望去,車門開啟。果然是石清跟那個瘋狂司機來了。

“來坐!這位是趙致記者!”李傑指著趙致說道,然後又跟趙致介紹了石清跟司機。李傑並不知道司機的名字,差點在介紹上出了洋相,多虧了司機很熱情跟趙致與李傑握手自我介紹了一番,李傑才知道他叫沈力。

人終于來齊了,可以吃飯了,但是李傑在吃飯前需要敬這個司機一杯。

“沈哥!那天真虧了你。要不然我那朋友可真的要堅持不住了!這杯酒先算罰我,沒有能及時的感謝你!”李傑說著干了一杯,沈力年紀比李傑大,一臉的大胡子,在加上他那魁梧地體型,讓人覺得他好像電影里的綠林好漢。

“我可不敢當。人命關天,我怎麼能見死不救,再說這位石清已經去感謝過我了!下午我還要出車所以不能陪你干了這杯!我以茶代酒吧!”

“沈哥不用勉強!”李傑笑道。

眾人又隨便聊了幾句。趙致便將話題漸漸地引到他要采訪的事情上。

“沈哥見義勇為地事情你可要寫上,他到現在都不肯收我錢!”石清對趙致說道。

“哪里哪里!你可別誇獎我,其實交警同志才是好樣的,因為這次見義勇為,他們把我以前的違規記錄都給抹去了!可是少罰不少錢啊!”說完眾人哈哈大笑。

趙致又詢問了沈力一些關于救人的過程以及一些細節,當他聽到司機用14分鍾就感到醫院的時候感到驚奇,于是問道,“從酒店到第一醫院的距離你們大約用了14分鍾,這也太快了吧!平時就算人少也需要30分鍾,更何況當時車流正盛的時候!而且你們是半路才有交警開路地吧!”

“沈哥駕駛技術好!簡直就是車身,這技術不開賽車可惜了!”李傑贊美道。

“哪里哪里!也就一般吧!“對于李傑的贊美沈力雖然表現的很謙虛,但是誰都看的出來他很高興。

沈力這個人沒什麼特別的愛好,就是喜歡飆車,喜歡充滿激情的速度,可惜職業所限他沒有機會去飆車只能沒事開出租車趁著沒有交警地時候過過癮。

這次他救人可是真正爽到了極點,在大街上肆意的狂飆,那風馳電掣的速度讓他從爽到了底。

“趙兄,這次地事情拜托你了,這次人沒有事情,是運氣,酒店的草皮很厚很軟,人跳下來減少了很大的沖擊力。再就是遇到了沈大哥這個好司機!”李傑說道。

“是啊!沈大哥才是真正的好人,別忘記批評一下很多司機看到我們都逃跑了!”石清恨恨的說道。

“放心吧!我明白怎麼寫!”趙致說道,其實他此刻還有一個事,那就是病人怎麼可能在14分鍾的時間里還能活下來?這中間又是有怎麼樣的驚險急救過程。

“那我們先走了,你繼續采訪沈大哥吧!我必須回去上班!”李傑說道,他們這一頓飯時間挺長,李傑上班又遲到了。

“李傑,沒發現你認識的人還真不少啊!連記者朋友都有?”石清走出飯店對立李傑說道。

“那是當然,我什麼朋友都有!但是現在還缺少一個朋友!你願意成全我麼?”李傑一臉懇求的樣子。

作為朋友,相互幫助是應該的,石清剛想說,‘願意,卻看到李傑眼光中閃爍不停,立刻明白過來李傑的意思,他又想在嘴巴上占自己便宜。如果自己說願意,那麼李傑肯定會說自己少一個女朋友。

“我願意!”石清的聲音細不可聞,一副害羞地樣子,她雖然知道了李傑的心思,但是不知道怎麼她卻不拒絕。

李傑覺得現在怎麼搞的跟求婚一樣,但是石清的表現讓他將本來的無賴玩笑話變得認真起來。

李傑拉起石清的手柔聲說道:“小青石,你是真心喜歡你的!”

“我也是!”

事情有時候就是這麼讓人意想不到,李傑一句帶著調侃跟無賴意味的玩笑話,竟然讓他做出一直不敢做出的事情,說出了一直不敢說的話。

李傑竟然真地說出了‘喜歡你,。這樣的話!這是一句石清等了很久地話,也是李傑悶在心里許久的話。

作為風流地浪子李文育。他只對一個女孩說過這樣的話,那個女孩一直占據著他的心。這一世成為了李傑他也只對石清說了這句話。他希望能跟石清在一起一輩子。

愛情的滋味似乎早已經淡忘,然而當你再次遇到的時候,你會更加的珍惜它,將它永遠留在身邊而不是記憶中!

石清是一個很單純的女人,說起來有些可笑,這竟然算她地初戀,李傑雖然不是一個封建保守的人。但是只要是男人都會有那麼一點情節,希望自己的老婆清純保守。邪惡一點的還要加上一條,渴望別人的媳婦放蕩裸露。

不過石清有點保守過頭了,跟李傑拉拉手是她最大的極限。當然李傑也不著急,他知道有這麼一句話,女人渴望男方裸露心靈。男人渴望女方裸露身體!

李傑覺得作為男人應該先滿足女人,裸露自己地心靈,讓石清真正感受到他的心。他才能做男人那一步。

石清的一句話讓李傑高興如一個得到誇獎地小孩子一般,整個醫院的人都感覺李傑今天的異樣,但當他們詢問李傑高興的原因時,李傑卻笑而不答,因為石清嚴重警告李傑不許他說出去,兩個人現在算是地下工作者。

晚上李傑下班送了石清回了家,然後回去以後做了一夜的美夢,第二天李傑帶依然帶著昨天的高興去醫院,但是剛剛到醫院卻發現自己惹了大麻煩!

“李傑,院長在等你!”一個護士轉告了院長的消息,然後又低聲對李傑說,“你好像有麻煩,要有准備。”

李傑謝過這個傳話的護士,然後直接去了院長室,剛剛護士告訴他說有麻煩,但是他卻想不出自己惹了什麼禍!這兩天也一直都很老實,也沒有再遇到什麼難纏如上次的粗脖子一樣的病人。

在院長室門口徘徊了兩分鍾,李傑實在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麼麻煩,也無從知道改如何解決這個麻煩。

現在只能硬著頭皮敲門進去了,走一步算一步吧!院長看到李傑進來也沒有說什麼,直接將報紙丟給他,李傑撿起報紙一看頓時頭重腳輕,差點暈倒!

看著那幾個醒目的大標題,他終于知道自己的麻煩了!竟然是源于昨天趙致的報道!

這份報紙是報道關于馮有為自殺的事情!報道中贊美這次救人的司機與交警。詳細報道其中的情況,詳細到連李傑用發卡給心包腔減壓的事都報道出來了!

這個事只有李傑石清跟司機沈力知道,這肯定是司機說出來的,報紙對于李傑這次救人的方法嚴加批評。

這份報道前半部分似乎是贊美救人,實際上大篇幅的報道都是在說李傑的過失,大肆報道他救人中的不負責任輕視生命,並且還說明李傑不過是一個實習醫生,根本沒有什麼技術,如此拿人命開玩笑等等。

正常人看到用發卡穿心髒都會有一種感覺,那是在殺人,根本不是救人,這是一個非常規的方法!

李傑氣的吐血,這個什麼記者?胡亂下定義,也不看當時的情況,如果不用這種方法路上人就死了。

昨天李傑放心的將這個報道交給了趙致,但卻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結果。他又看了一下這篇報道地記者署名,還好這個人是一個不認識的人。如果是趙致來這麼寫,李傑不知道他會對出賣自己的人做出什麼事情。

“院長對不起,是我考慮不周!”李傑道歉道,雖然道歉已經解決不了問題。

“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現在別人覺得我們醫院就是一個不負責任的醫院!”院長的語氣里透著失望。

“我會想辦法恢複我們醫院的聲譽!”

“這件事就不用你擔心了,我自己來解決,我並不是怪你,只是你以後要小心,特別跟媒體打交道要小心!”

“我會記住的,院長再見!”

李傑出了院長室。就碰到了石清,她聽到李傑被院長叫過去的時候。就等在這里想安慰安慰他。

看著石清關切的表情,讓李傑一陣感動。

“我沒有事。不過是昨天的報道出了點問題,我現在就去解決!”李傑寬慰石清道,他不想讓她擔心。

“我去聯系那個沈力司機吧!讓他幫你澄清!”石清說道。

“不用了,放心我會解決這個問題地相信我!”李傑輕撫石清的秀發說道。現在就算找司機也沒有用了,他有能證明什麼?

李傑現在要去找趙致,他想問個明白,怎麼會出現這樣地事。

一個醫生的名譽是很重要地。現在很多市民已經對李傑這個醫生,甚至第一附屬醫院產生了嚴重的懷疑。

正是這個負面的報道讓院長生氣,中華醫科研修院的第一附屬醫院一直都是最好的醫院,不容有一丁點的汙點!

李傑想去問問趙致,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他一路上一直在想關于這個報道的事情,他覺得趙致不會在報紙上攻擊自己。

當然這只是他地感覺。他不能肯定,在利益面前誰能保證自己不動心?如果真是是趙致出賣了自己,李傑絕對不會忍耐!他不能容忍別人對自己的背叛!

李傑剛剛走到報業公司的大樓門口時竟然遇到了趙致。他沒有了往日的自信,轉而是亂蓬蓬的頭發,不整的衣衫以及有些萎靡地精神。

李傑看到他抱著一個箱子,里面都是他的包公用品以及資料書籍,他此刻明白了。心里有些矛盾,即使高興又是擔憂。

他慶幸趙致還是朋友,沒有出賣他,但是又擔心趙致的未來。

趙致也看到了李傑,他覺得自己沒有臉見他,恨不得找個地方躲起來。

“走吧!我不怪你!”李傑拍了拍他地肩膀說道。很明顯這個報道不是趙致的本意,他現在已經被報社掃地出門了,李傑還怎麼能怪他呢?

“對不起!”

“都是兄弟還說什麼?我並不怪你,走咱們哥們喝一杯!”

趙致一杯又一杯的喝著,他想用酒精將這份憂愁趕走,將這晦氣趕走!李傑沒有阻攔,喝醉了他會好受一點吧!畢竟他還是一個稚嫩的年輕人,經受不起這樣的打擊。

趙致跟李傑解釋了這個事故的原因。原來李傑走了以後,司機沈力就將自己的所見所聞都告訴了趙致,他將這些事都記錄在了本子上,包括李傑的穿刺心包給心髒減壓這個事情。

回到報社以後他立刻就准備一個新聞稿,但是寫完以後他想起來李傑好像不願意讓別人知道他給病人做急救的事情,他覺得這個穿刺心包給心髒減壓似乎有點不好就想將它刪除。

誰知道這個時候總編竟然來了,問也不問直接看這個沒有修改的新聞稿。等他看到李傑這個前所未有的心髒穿刺治療時,他覺得自己發現明日的頭條。

僅僅十幾秒的時間,他就想到了好幾種報道方法,他不同意趙致將這個稿子刪除。

但是為了讓趙致安心,他告訴趙致這個稿子可以修改一下,不用刪除同時保證不會有影響。

趙致也就相信了他的話,誰知道第二天,報紙出來竟是這個樣子,他到總編室去大鬧了一番。要求總編在明日的報紙上道歉。

一個小職員憑什麼跟管理層斗?憑什麼觸犯總編的權威?最後就是趙致被掃地出門!

事情變化地真快,本來還想幫人家解決問題,沒想到自己的問題先出來了,院長雖然沒有怪李傑,但李傑知道自己在院長的心目中已經留下了一個不太好的印象。

這個事如何解決他也不知道,恢複他以及第一附屬醫院的名譽最好的方法就是這家報社道歉。

但是他李傑有什麼能耐讓人家道歉?

這次似乎是無能為力了,李傑搖了搖頭,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解決辦法,付了酒錢後,背起喝的醉醺醺的趙致離開了。

又是一天。似乎連老天都收到了李傑的影響,變得陰晦起來。空氣悶熱潮濕,風雨呼之欲來。

李傑扔掉報紙。這些報紙越看越煩心,今天的多家報紙應該是受到院長地影響,他的勢力雖然強大,但是在這個BJ城誰也不能一手遮天,無法統一媒體地言論。現在是多家媒體打起口水仗,一部分媒體擁護李傑的做法,另一部分則是堅決地反對。

酒店的事情再也沒有人追究了。因為這個報道卻也保留了趙致對酒店的評論,算是為酒店正名了!

總算還有一個好事,李傑算是完成了凌雪瑩的任務吧!可是這個任務的代價太大了,這些可惡的媒體煽風點火的功力真是高強!

“李醫生,院長又找你!你要堅持住,不能因為這個事情沉淪啊!我們都支持你”還是昨天地那護士。她是堅決支持李傑的。

因為這個事李傑又成了醫院的焦點人物,不過這次大家是擁護李傑的,畢竟都是自己人。同時這也關系到了自己的利益。他們鼓勵李傑,聲討媒體,有些激進的人甚至要求所有醫院不給那些黑嘴媒體看病!

院長正在辦公室里等著李傑,這個事擺平其實很容易,不過他考慮事情更加深遠,如何能在不得罪媒體地情況處理好這個事,如何能消除這次負面報道的影響!

這里的關鍵就只有一個,讓民眾信服立李傑,認同他地這次非常規的救人!

“院長聽說您找我?”

“恩!來坐下吧!我找你有事情談談!”

李傑與院長兩個人並排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看起來就像叔侄倆,但李傑心里清楚,院長對自己表現的這麼親密肯定是有原因的。

“院長這次是我不好,錯誤出在我的身上,我的一個記者朋友被他們總編算計了……”李傑想解釋,卻被院長打斷了。

“我明白了,這次事情就交給我,你最近工作了這麼長時間,上次你還因為疲勞而暈倒了,我想你先放假幾天吧!”

“院長……”李傑簡直不敢相信他的話。

“李傑,只是休息兩天而已,這兩天你不要接受任何采訪!也不要說任何關于這次手術方面的事情!”

李傑頓時覺得心灰意冷,他本想自己來解決這次事情,但院長卻獨斷專行,讓他放假。他不明白為什麼院長要做這樣的決定。

“院長我想請一個長假!過兩天,我母親身體恢複差不多了,我想送我母親轉院!回到家鄉的醫院去靜養!”

“嗯!好吧!李傑你不要想的太多了,我這也是為了你好!”院長拍著李傑的肩膀安慰道。

院長放李傑的假是因為他已經有了自己的計劃,接下來可能是更激烈的口水仗,李傑不合適呆在這個環境里,而且他覺得李傑是一個沖動的年輕人,需要冷靜下。同時李傑不再這里他可以安心解決這個事情,如果兼顧李傑這個事恐怕又會出現什麼紕漏。

回去就要帶著一份好的心情,李傑對自己說,可他怎麼也沒有第一次回去那麼高興。

他走的很輕松,因為最近一直都在忙手術,所以他手下沒有什麼要照顧的病人,不需要交割給別的醫生。

第一附屬醫院里一共住著四個跟李傑有關的病人他們分別是;小飛、小飛的母親、李傑的母親以及馮有為。小飛跟他母親都住無菌室呢,不能進去看。所以李傑一直也沒有去過。其實李傑更多的是因為太忙事情一個接著一個他也沒有時間。

李傑到了這個時候必須去看看他們,因為他要離開醫院一段時間,對于這個決定他是很失望的。

病人們都需要靜養,李傑只是靜靜的告別了他們。他沒有詳細告訴他們自己的事,只是告訴他們自己要送母親回去,過段時間就回來!

這些人都是自己的好朋友,李傑不希望他們為自己擔心。

李傑探望過最後一個病人馮有為後,就去找了石清,剛剛確定了情侶關系李傑就回去了,那熱戀的火焰還沒有來得及燃燒,他必須向石清道別。

“石清我要走了!不過很快就會回來!”李傑戀戀不舍道。

“你要去哪里?”石清驚訝道。

“你放心,你還在這里我就會回來,這次是送我母親回去,這也是母親一直盼望的!”李傑解釋道,石清聽了這話才將懸著的心放下,轉而問道,“你要回去多久?”

“照顧我媽到可以出院吧!然後我就回來找你!”李傑說道。

“我會想你的!”石清輕輕說道,這是石清第一次對李傑說這樣的話,李傑心中大爽,他慢慢的靠近石清,雙手搭載她的肩膀上。他能感覺到石清因為緊張而急促的呼吸。

石清的美在于她高雅的氣質,矜持而不做作,成熟而不失天真。李傑看著她精致的小鼻子,因為緊張而微閉的美眸,忍不住向她那微微顫抖唇吻去。

沒有任何事情比夢中情人情人的唇更令人心動!兩個人的唇如羽毛般輕輕一觸,李傑即將飄飄飛升的時候,一陣急促的聲音從門外傳來。石清如受驚的小兔子一般從李傑那溫柔的懷中跳出。

李傑轉頭提看一看竟然又是張璿,身穿一身護士的張璿一改往日的可愛與淘氣的樣子,她跑的香汗淋漓。她一進來就發現石清的表情有些不對,以她的聰明已經猜測到了幾分。心中不免惱怒,質問李傑道,“李傑你要走為什麼不告訴我一聲!”

李傑氣的七竅生煙!這個張璿真是絕了,每次來的都這麼及時!她不應該穿護士服,改為救火隊員的消防服才對。每次她的目的就是澆滅自己的心中那團火。

“張璿啊!我滴親妹妹啊!我正打算去告訴你呢!我回家送我媽媽回去!”李傑委屈的說道,他的確委屈,馬上就要吻到了卻被硬生生打斷了。

“我去幫伯母收拾東西!”石清紅著臉跑開了。

張璿卻杏眼怒睜的看著李傑,一直到石清離開後也沒有停止。李傑被她看的背脊發涼,心中暗想,張璿這個女子不得了,簡直一個美麗的怨婦胚子。

“張璿我還有事,你不是要跟著我去回去吧?”

“哼!我才不去,你等著,我早晚會把你搶回來!”張璿恨恨的說道。

李傑對他無語,只能無奈的攤開雙手,任由她去做了。

離開BJ回家之前他還要去同一些人告別,雖然回去的時間不會很長,但這些人現在都在為自己這個媒體的報道擔心。

李傑真心的感激這些人,王永主任、馬云天院長……

上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二十一章 塵埃落定     下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二十三章 心肺複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