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二十四章 禍從口出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二十四章 禍從口出


李傑在整個17小時的旅途中一點都沒有睡,他一直在自己的鋪位上翻來覆去的,他就是睡不著,雖然折騰了一夜,第二天卻看不出有絲毫的疲倦。

他就跟吃了興奮劑一樣,一直在想自己那即將到來的計劃,越想越興奮,一直到下車的時候都處于這種亢奮的狀態。

在下火車的時候,身強力壯的李傑熱情的幫那個與他聊天的老人拿了行李,並且送他出站,讓老人莫名的感動,一直誇李傑是新時代的雷鋒。

其實這是李傑一廂情願的報答,因為與他聊天讓李傑得到了啟發,他覺得自己得找到了目標。這個目標暫時就定在了私營的醫療系統里。

出來火車站,母親突然要求回家,說自己的病已經好了。李傑可沒有再聽母親的,根據他多年的臨床經驗,現在母親還需要在醫院觀察一段時間,回家如果有危險根本沒有辦法搶救,更何況住院可以是身體恢複的更好!所以直接把她送到醫院。L市的醫院情況李傑並不是很了解,但是隨便打聽一下就知道哪個醫院好了。因為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到底那個醫院好百姓的口碑說了算。果然李傑隨便問了幾個人,幾乎工人第一人民醫院。

第一人民醫院,L市設備最好,規模最大,醫生素質最高的醫院,當然這樣的好醫院患者也是最多的,醫院里隨處可見患了各種疾病地病人,或則一個人或則在家屬的攙扶下來來回回穿梭在醫院的各個部門之間。同時你也能聽到因為各種個樣病痛則麼而發出的呻吟與慘叫。

李傑在焦急的排了好長時間的隊才輪到他給母親辦住院手續。雖然他不怕排隊,可是現在是特殊的情況,母親身體不好,根本不能勞累。

李傑早在進來的時候就到這個長龍一樣的隊伍是就已經打定了注意,怎麼也不能讓母親勞累。

于是在排隊期間,李傑給母親找了個沒有人的病房先安排母親休息一會,醫院空床位很多,去稍微休息一會不會有人管。等辦好了手續再接母親去自己地病房。

李傑要了這個醫院最好的單間病房,當然也是最貴地病房!李傑有時會為了省錢,而自己少花點錢。可為了母親他可不會,當時做手術的時候。李傑為了提高成功率還有母親病後地恢複速度全都是挑選最好的器材與藥物,否則他也不會錢不夠用。

在貧窮的時候尚且如此。更別說現在儼然成為成為暴發戶的李傑了,別人爆發,多是奢侈成性,六親不認。李傑有錢卻是自己清貧,孝敬家里人。

“兒啊!我還要住到什麼時候啊?要不你讓你爸跟你姐來看看我吧!我想他們了!”李傑的母親躺在床上說道。

“嗯!我明天就去將他們接過來!”李傑答應道,其實他也有點想他們了。

“可是咱家的地誰管呢?這次手術花這麼多錢,地也不種了。咱們咋整啊?以後怎麼辦呢?”李傑的母親突然又擔心起來。

“媽你放心,有兒子在你別操心了!你早點養好病就好了!”

李傑又安慰了母親好一陣,用盡地辦法終于讓母親相信自己,相信現在家里不缺錢,讓她覺得兒子長大了靠得住了,于是放下了心睡著了。

李傑可不知道就在他安慰母親的時候。這個L市的第一醫院卻亂成了一團,因為第一醫院那脾氣火爆的院長召集了一群醫生在會議室,討論關于今天這個住院病人的問題。在會議室門口就可以聽到這個院長正在大發雷霆。

“你說你!你也不看人家什麼病就直接同意讓她住院!你說你是干什麼吃的?醫院白發工資養你麼?”院長怒目橫指、唾液橫飛地怒吼道。

被訓斥的人正是那個安排李傑母親住院的美麗護士,她雙手不停地摸著委屈的眼淚,漂亮的雙眼像個兩桃子又紅又腫。

她在辦手續的時候就顧著跟李傑聊天了,覺得那個李傑說話很有意思,跟他聊天很高興。可她怎麼知道那個英俊又風趣李傑竟然會給他帶來這麼大麻煩。

“院長事情已經到了這步,也不要怪她了,以我看來,現在唯一的方法也就是要求他換醫院了?”一位醫生不忍看這個小護士可憐的樣子,對院長勸解道。

“放屁!純粹的放屁,都這個時候了怎麼換醫院?你說他能願意換醫院麼?你說哪個醫院會接收她?還有你看她做手術的地方!看清楚了!是中華醫科研修院第一附屬醫院!外科主任王教授主刀的手術!你說那麼貴的醫院這是一般人能去的?這個家伙肯定非富即貴,誰知道他什麼背景?再說病人術後死在我們這里,你說王教授會怎麼想?我們以後還怎麼讓醫生去進修?”院長脾氣火爆,把那個醫生罵了個狗血淋頭。

王永教授在外科領域聲望很高,這個地方的醫院也是知道他的,雖然這手術是李傑做的,但這個手術主刀醫生還是王永的名字。因為這麼難的手術院長不一定會同意李傑做,所以兩個人是私下換的。

眾人見到提意見竟然會淪落到如此可憐的地步,于是再也沒有人提意見,更有甚者大氣也不敢喘一下。院長的眼睛掃視了一圈。也沒找到發泄的對象,他怒氣難消,于是就對整個會議室的所有醫生通通大罵一頓,嚇眾位醫生各個低頭唯唯諾諾。

罵了一會,他也覺得有點累了,此刻氣消了大半,也冷靜了下來。他也知道這麼罵下去沒有任何意義。于是對外科主任說道:“他這個是bentall手術,曾經在中華醫科研修院第一附屬醫院,接受過過2個禮拜的術後觀察護理,現在病情穩定。你們外科的幾個人商量下,組成一個護理團,探討出一個可行地方案,一定要把病人給我看護好了!一旦病人出現問題先給我把她的命保住,然後立刻向家屬下病危通知單!我們這次不能有任何責任!”

外科主任不敢反駁,但是心中卻在暗暗叫苦,院長說的容易。這個病人如果真不行了他可保不住!

到時候病人真的出了什麼事情,那不用說。就是他的罪過!他腦袋此刻已經轉了幾圈在想辦法如何解決這個事!

其實他們根本這是杞人憂天,李傑的母親很健康。根本沒有他們想象的那麼嚴重。這也不是說他們醫術水平低,主要李傑這個手術做的很好,而其他們對于Bentall術後的高死亡率嚇到了。最後還有一點李傑在這里,就算除了問題他們也不用害怕。

會議結束以後,外科主任拉著幾位外科醫生聚集在一起討論應該如何解決這個事情!可是討論了半天也沒有個結果,都是相互推脫,于是外科主任覺得這次任務必須由他來委派!

“老劉啊!我一對你很有信心。你來全程監護這個病人怎麼樣?”外科主任說對一位50多歲的醫生說道。

“不!不!我可不行,我對這個手術沒有什麼研究,我看小江不錯,年輕又精力充沛,可以長時間監護病人!”老劉連忙擺手推遲道。

外科主任一想,老劉地話的確很有道理。于是又將注意轉移到一個年輕醫生小江身上,小江很年輕,在別人看起來他更接近于一個學生而不是一個醫生。

主任手搭載小江地肩膀上。他很和藹,但是眾位醫生都知道,這和藹慈祥的面孔下怎麼樣一顆惡毒地心。

“小江啊!你怎麼說也是優秀的大學畢業生,這次我覺得老劉說的很多,應該給你個機會,不要推辭了,相信自己!讓我們看看天之驕子的真正實力。”

他不容小江醫生說話,就將這個擔子壓到了他的肩膀上。然後帶著眾位老醫一身輕松生的去工作了。

李傑當然想不到母親來這個小醫院會鬧出這麼大的事,再他哄地母親進入夢想後,便悄悄的退出病房,然後輕輕的關上房門。

在他剛走出病房就看到了一個年輕的醫生,這是個有這一張的白白淨淨的臉,駕著著高度黑色眼睛地年輕醫生,他就是小江。

“你好,你是患者的家屬吧!我是醫院特異派來監護病人的醫生!我叫江海洋!”他說著伸出手來與李傑握手。

李傑很禮貌地跟他握手後,覺得他手細的跟女人一樣,應該是從小嬌生慣養的孩子,在這個時代孩子多少都是做過一些勞動的,像小江這樣的人還比較少見。

“李傑!你是剛剛畢業的吧!我母親剛剛做了Bentall手術,手術雖然很成功,但是她需要長期不間斷的看護,嚴密觀察心率如心肌缺血,低血鉀和酸中毒等心律監測,還有循環系統……呼吸功能監測……”李傑一口氣將所有的術後護理觀察要點全部都說了出來,也不管對方是不是都能記下。

江海洋聽得一陣迷糊,他覺得兩個人身份似乎倒了過來,自己成了患者家屬而對方成了醫生。

“你說的我都知道!你可以放心的將患者交給我!我不會遺漏任何一項的!”江海洋自信的說道。

“你還挺有自信的!好了我走了,我母親拜托你了!明天我回來看他!”李傑說完就離開了。

他覺得這個江海洋很有意思,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對這個江海洋很是放心,那是一種奇妙的感覺,也許同樣是學院畢業的年輕醫生吧。

江海洋看了李傑離開以後就開始了自己的工作,他首先去觀察一下病人,對病人的身體狀況做一些了解,然後記錄一些基本的數據。

他這次工作看似被外科主任強迫,他在心里其實是願意地。作為一個剛剛畢業的學生,很少有機會出頭,這樣的工作是一個機會。

醫療系統的提升看的是資曆與門路,這跟政治路線很相似,沒有門路,沒有資曆你憑什麼上位?

江海洋拼盡全力的奮斗了一年也還是那個樣子,可以輕松賺錢的病全讓老醫生搶走了,剩下治不好的,難治的都留給了他!

病人家屬不理解他,辱罵他說他是庸醫。因為他的病人都是難治療地所以導致醫院成績考核也一般,他都要瘋了!

這次是院長親自過問。只有眼前這個機會可以跳過外科主任直接讓院長知道,院長雖然脾氣火爆。但是他不糊塗,在用人上他還是有一手的,他覺得如果自己能做地好會是一次機會,院長說不定會賞識他!

把握這次機會就可以脫離苦海了,他已經受夠了這個醫院的外科主任,還有劉醫生。當然不是所有醫生都不好,外科其他醫生地對他還不錯。只有這兩個家伙老欺負他!

有機會一定要加倍找回來。一項懦弱的江海洋握緊拳頭心想。

李傑從母親的病房里出來時天色已晚,他在外面的報亭買了張地圖,然後就隨便找了個小旅館住下,晚上他將L市給充分的研究了一番。他打算明天出去轉轉,發掘一下在L市發財的機會。

李傑那天聽過老人的話以後在火車上就想了很久,晚上躺在床上他甚至按乃不住自己激動地心情。他恨不得立刻去調查本市的醫療行業是否值得投資,在他的印象里,私營的醫療行業是很賺錢的。這不用懷疑,只要看那私立醫院鋪天蓋地的廣告就知道。

賺錢是一個李傑地目的,但是他還有另一個目的,自己開地醫院可以實現一下自己那有點不切合實際的想法,幫助一下貧苦大眾,建立一個普通人家能看得起病的醫院。

當然這是理想,但無論理想有多麼的遙遠,只要你向前邁進一步,距離夢想就是近了一步。

李傑第二天起的很早,買了早飯就直接奔向醫院,現在正是醫院交接班的時候,醫院里來來往往的醫生看起來似乎比病人還多。

帶著早飯李傑來到母親病房,輕輕開門進去發現母親竟然還在睡覺,而他的身邊則是昨天見到的那個很奶油的白面醫生。

他竟然趴在床尾睡著了,手臂下放著一本書,正是關于Bentall手術的。李傑不由得笑了笑。

‘這個醫生還真有意思,他叫什麼來著?江海洋!,李傑想了半天才想起來。他慢慢走進病房,將早飯放到床頭櫃子上。

雖然他的腳步很輕,但是他母親卻也醒了,李傑看到母親醒了說道:“媽我給你買了早飯!”

李傑說話很輕,江海洋醫生卻也醒了,他動作有些笨拙,顯然因為趴著睡覺導致四肢血流因壓迫受到阻斷,變得不靈敏起來。

他的情況就是腿腳不好麻了!他剛要站起來,李傑就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他正要質問,卻明白了李傑的意思,他的左腳已經失去了知覺,如果站起來肯能會摔倒。

“來一起吃點早飯吧!我買了很多!”李傑笑道。

“不了我出去吃點!”江海洋有些不好意思,使勁的揉了揉腿,血液恢複流通以後漸漸有了直覺,他便轉身告辭了。

“兒子,這個醫生真是白白淨淨的張的跟大姑娘似的,也不知道誰家的孩子養的這麼好!”李傑的母親一邊吃東西一邊說道。

“媽你養的兒子才好,你看我多健壯!”

“是啊!還是自己兒子好!”李傑的母親摸著李傑頭笑道。

吃過早飯李傑陪母親聊了會天就離開了,走出病房沒有幾步李傑看到那個白面醫生江海洋竟在外科診斷室里坐診。

李傑立刻明白了,昨天晚上根本不是他的夜班,他是自願在母親病房里工作的。現在才是他的上班時間。

真是一個精力充沛地孩子,李傑心想,他現在越來越感覺這個小醫生有意思。李傑直接轉身向外科診室走去。江海洋此刻是一臉的困倦。此刻是早上病人不是很多,他沒有什麼事情,但是卻害怕什麼都不做會睡著,于是強打著精神看書。

“江醫生,你怎麼還沒下班啊!醫院難道24小時上班啊!”李傑玩笑道。

“哦,是李傑啊!你有什麼事麼?”江海洋放下書說道。

“沒事,你在研究Bentall手術啊!”李傑拿起他手里的書說道,他這本書正是關于Bentall手術的。

“是啊!您的母親正好是這個手術,我覺得如果要最大程度的看護好病人就是全面了解這個手術。”

“是啊!不全面了解病人的病情,怎麼能治療病人呢!你休息一會吧!可以睡一會。我在這里幫你,有病人我叫你!”李傑說道。

“可是…”

“別可是了!病人一般9點左右才會多。你趕緊睡會吧!來人我就叫你!”

江海洋覺得李傑說的也有道理,而且他現在很困。便趴在桌子上睡著了。李傑覺得這個江海洋為人過于認真,堅韌且頑強。

他在江海洋旁邊找了一個位置坐下,隨便的翻著那本關于Bentall手術的書。書中地內容都是比較老的,無論手術技術,還是其他方面都沒什麼新鮮地東西!再一看作者署名這個書是一個美國外科醫生寫的,被翻譯成了中文。

看了半天李傑感覺無聊起來,看了看時間才過去半小時而已。李傑感覺自己很傻,看到江海洋這家伙困倦地樣子就動了惻隱之心,如果不來病人不是要一直等到他睡醒?

正在李傑苦悶的時候,終于等來了一個病人,病人是一為30來歲的少婦,同時隨行的還有一位老醫生。

李傑輕輕的碰了一下江海洋。他立刻醒了過來,揉了揉眼睛看到老醫生趕緊站起來說道:“胡老師您好!”

“小江啊!你怎麼來了就睡覺,這個是我侄女。腿部有個黑痣疑似黑色素瘤你來給我看看。”胡醫生說著讓這個少婦坐下。

少婦將褲子挽起來,露出圓潤的小腿,他的白皙小腿堪稱完美,可惜上面有一個黑色痣,在這完美地小腿上添加了一點缺陷。

江海洋半蹲著,扶了扶有些不舒服的眼睛,然後觀察這個痣,表面看起來一點問題也沒有,他就是一個普通的痣,從其顏色,邊緣上看都沒有事。

“江海洋,怎麼樣?”胡醫生問道。

“需要做簡單的切片做鏡下觀察,要不然無法判斷!”江海洋說道。少婦則一直都沉默不語如同一個木頭人一樣坐著。

“那就鏡下吧!一定要弄清楚了!”胡醫生說道。

李傑一直在一邊看著,這個痣很明顯就是黑色素瘤,李傑雖然距離很遠的看,但是他依然能夠辨認其中細小的差別,其邊緣不規則,不對稱,最重要地一點是顏色不一致,在黑色中隱約的出現藍色部分,很明顯的病變。

“不用鏡下觀察了,你可以確診,病灶已經部分變色了!”李傑趁著老醫生轉身出去地時候趴在江海洋的耳邊悄悄說道。

江海洋一愣發現是李傑在跟他說話,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李傑已經走出了門外。他突然想起剛剛自己看到的情形,似乎真的有微弱的變色。于是江海洋再次要求少婦坐下,作了第二次檢查!果然黑色中隱約可以看到藍色隱藏于其中,病灶皮膚分界清楚,卻不規則。

江海洋很慚愧,明明他離得那麼遠竟然觀察的比自己還細致。雖然自己是近視眼,但這不能是借口。

他又回想起昨天夜里,李傑囑咐自己關于Bentall手術的術後護理工作!說的比書上還詳細!不僅疑問道,‘這家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啊!,

李傑終于算是終于離開了醫院,其實他本來不想提醒江海洋,他通過顯微鏡觀察完全可以發現,但是李傑又不放心。一個晚上就趴在床上睡了一會的人頭腦不一定清醒,萬一誤診可是大過錯。

離開醫院後,李傑要好好逛逛這個城市,看看能不能尋找到所謂的機會。L市是一個以輕工業為主地城市,她的人口並不是很多,這跟人口密集的南方有很大的不同。

城市隨著國家政策向經濟建設偏斜而飛速發展,城市的發展首先體現在道路與建築物上。

城市的街道乾淨整潔,市民們都很愛惜這些新修的公共設施,街道兩旁到處都是在建的大樓。這是一輪建設的熱潮,也已一批創業成功的熱潮。

李傑也想加入這個熱潮中來。他手里有充足地資金50萬!這筆錢在這個時代是一筆巨款,現在這個時代一個普通人一個月也就200左右的工資。

首先他來到這個城市要先做地調查。了解一下基本的情況!李傑畢竟不是曆史學家,他對這個時代不了解。他根本不知道應該做什麼好!

同時這個世界跟他原來地世界也是有不小的差距的,設計的錢的問題還是必須謹慎的好。

北方城市相對南方來說人口稀少,醫院也相應的少一些。李傑地首選目標是醫療系統!他首先先走訪了所有的醫院,其實他的走訪不過是到處亂逛,主要是看醫院到底發展到一個什麼樣的程度,醫院人很雜他到處逛也沒有人阻攔他。

李傑用了半天不到的時間便走訪了L市的其他幾家醫院,心中也有一個基本地概念。現在醫院差距比自己那個年代還要大,大城市里的醫院跟地方性醫院天壤之別。L市的醫療設備很是一般,別說沒發跟BJ比,這里最差地醫院可以說就是一個大型診所。不過這是一個機會!如果開一家私人醫院,那麼競爭壓力會小一部分。私人醫院跟公立醫院有一本是在資金上的問題,那些昂貴的進口設備不是他能買的起的。

但是李傑現在還沒有開醫院的打算。就算有他錢也不夠,更何況最主要人脈他沒有,當地的機關領導。富翁貴胄他一個也不認識。

李傑想做的是其他的方面,當然也是醫療方面的項目!

李傑在走訪了這麼多要醫院以後他發現能賺錢的還是在一個字上面‘藥,,沒有錯就是藥,這里的醫院藥價偏高,多家醫院藥品價格不統一,亂定藥價,藥物價格水分很大。還有一個問題這里小藥店又是會出現假藥,病人損失錢倒是小事情,病治不好可是無緣無故承受更多的痛苦。

在母親住院的時候李傑就注意到了,母親用的要在BJ和這里價格差不多,可是要知道兩個城市的消費水平卻不是一個檔次的!也就是所在一個小的地方城市,要承受跟Bj那樣大都市一樣的藥物價格。

李傑曾經在陸浩昌教授的慶功宴上認識不好跟藥物有關的人士,那天也聊到了藥的問題,那個時候李傑就注意到了藥物價格虛高水分很多。

現在L市的藥物市場混亂,就連醫院門口的藥房也多是價格虛高。李傑知道開藥店不僅要具備雄厚財力,托人找關系“攻關”當地藥監部門或工商局才是頭疼的事。

不過有了目標也就有了動力,李傑下一步也就知道怎麼走了。

李傑最早想尋找一個經營不太如意的藥店。然後將它兌過來。這是最簡單的方法!因為這樣一切的手續就都省下了!當然直接兌個藥店是最完美的選擇,可是事情卻不如李傑想象的那麼如意。

李傑幾乎走遍了整個城市的藥店,沒有看到一家藥店經營狀況不良好的!李傑很想進去問,但是又覺得太冒失了,恐怕人家會以為你心存不良將你打出來也說不定。

一個上午跑下來李傑深受打擊,他畢竟是一個醫生,不是一個生意人,在這方面他做的還是不夠。

中午的時候李傑打了個出租車回到醫院去,母親的飯還要自己准備,要不然母親就要挨餓了。

應該把姐姐跟父親接過來,不僅能讓家人團聚,還可以解決吃飯的難題。李傑現在已經有點想念姐姐做的飯了,那種熟悉地家的味道是外面做不出來的。

買了午飯李傑直奔母親的病房!母親的精神很好,不過她卻一直在念叨的家里,一直到李傑保證明天將姐姐接過來才肯罷休。

李傑吃過午飯想出去找一個房子,離醫院近一點的母親住院怎麼也需要一個月的時間,也就是說必須照顧他一個月。

“李傑!等等!”李傑正在大步流星的走著,卻被人叫住了,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江海洋。

“什麼事?”李傑問道。

“上午謝謝你!沒想到你也是個醫生啊!”江海洋歎道。

“我還不算,好了我要走了!你現在太疲倦了應該回去休息而不是在這里坐診,你這樣可能會耽誤病人!”李傑說道。

江海洋有些猶豫。他也想去跟科室主任請個假。但是他不知道如何跟主任開口!就在他猶豫的時候,忙碌地外科診室又來了個急診的病人。

李傑也看到了這個病人。並不是他有意要注意地,這個病人給人印象太深了。他痛的已經面無血色,無力地呻吟著,幾乎要暈厥過去。另一個人應該是他的家屬,一臉的驚慌背著他滿頭大汗的跑上來,喊醫生救命。

江海洋看到病人也沒有了請假回去的心思,注意力都集中在這個病人身上,一詢問原來是腹部疼痛臍上周圍的疼痛。

李傑並沒有走。而是留這里看著,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就管了這個閑事,這讓他在未來後悔了很長時間。

“急性闌尾炎!”江海洋詢問了病人家屬一些情況以後,又做了簡單的檢查于是診斷道。

不對!李傑心想,闌尾炎怎麼會痛成這個模樣?雖然他很多地症狀就是闌尾炎,但是闌尾炎不會這麼痛。

李傑走到病人身邊。病人雖然身體柔弱,對疼痛的敏感度高,但闌尾炎不會痛成這個模樣。他將手放在病人左腹。剛要動作就聽到病人家屬不解的問道:“闌尾不是在肚子右面麼?你這是做什麼?”

李傑也不搭話,用力連續按了兩下,然後對江海洋說道:“看到了麼?應該胃或者十二指腸潰瘍穿孔!潰瘍物泄露如腹腔造成疼痛並不是闌尾炎!”

病人家屬已經迷糊了,怎麼按左邊不痛就能確定闌尾炎,闌尾不是長在右邊麼?

他不是知道,腹部中的腸都是相連的,按左側可以將腸內的氣體擠壓,從而氣體進入闌尾,如果闌尾病變就會因為氣體地擠壓而變形更加疼痛!

不過病人家屬看到江海洋承認錯誤的樣子,就知道了這個皮膚黝黑的醫生才是正確地,不由得感覺他醫術很厲害。

感覺李傑醫術厲害的不僅僅他一個,在病房外還有另外一個人!

李傑很討厭別人碰他,特別是不熟悉的人,比如眼前這個家伙。李傑剛糾正了江海洋的錯誤,正要離開,眼前卻出現了這麼一個陌生人,自己根本不認識他,而他卻不把自己當外人,好像老朋友一樣把手搭載李傑的肩膀上!

“好久不見啊!最近去哪里了?也不告訴我一下,走,哥們請你喝一杯!”陌生人說道。

“我們好像沒見過吧!你是誰啊?”李傑沒好氣道,他想把陌生人的手甩掉,但是他馬上放棄了。因為這個陌生人看似不經意的將敞開的外套稍稍整理了一下,隱隱約約的露出了一個黑色的金屬。

那是手槍!李傑看到了,他還知道這個家伙看似不經意的動作根本是故意露給自己看的!他做的很完美,他擋住了患者家屬跟江海洋醫生的視野,只有李傑看到的這把手槍。

“你忘了我了?我小強啊!”

“啊!是小強啊!”李傑不得不附和道。

“走吧,喝一杯去!”自稱小強的家伙推拉著李傑道。

李傑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誰,犯不著用槍來請他去吧!他還不敢反抗,他有種感覺如果反抗可能會被殺!

上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二十三章 心肺複蘇     下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二十五章 生命的賭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