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二十六章 兄弟、子彈、半截的手術刀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二十六章 兄弟、子彈、半截的手術刀


李傑看到狗子那猙獰可怖的笑容,死亡的氣息充斥在包圍著他,他感覺很冷,尸體一般的徹骨寒冷!

“魯奇!你難道不想活命麼?你殺了我這個醫生就再也沒有機會了!還有你這些兄弟!”李傑大吼道。

狗子的雖然看似魯莽脾氣暴躁,但是他絕對不是傻瓜,大哥雖然下了命令,但也不能立刻執行,他知道大哥說這個話是在試探李傑!

“哪里會有醫生面對著子彈都不躲避的?還能穩如泰山一般!你叫我如何相信你!”魯奇的聲音依然低沉,其中透著徹骨的寒冷。

“你們是BJ城的人吧!有個人你們一定認識!他可以證明我是個醫生!他就是惡鬼強!”李傑此刻也是真的害怕了,如果真背這群家伙當警察給無緣無故的殺了那可窩囊死了,他可以算上自尋死路了!

李傑剛剛說完眾人一陣哄笑,李傑對他們這陣笑感覺莫名其妙,特別是剛剛還拿著槍指著自己頭的狗子,一直笑彎了腰。

“小子你進來!”屋里的魯奇聲音還是那一般的低沉但是已經沒有那種冰冷的感覺。

不待李傑猶豫,綁架李傑的小強就已經將屋子的們打開,然後將李傑推了進去。

當李傑看到那個大哥魯奇的時候,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個聲音低沉冰冷的魯奇,能夠駕馭如這群凶神惡煞的大哥竟然回是如此地摸樣。

這是一個濃眉大眼貌似忠良的胖子,李傑想笑。但是又笑不出來,這個胖子的模樣太有意思了,李傑覺得他長的像野原新之助,就是蠟筆小新。不過是成年版的小新!也不知道他好色不?

他的身邊站著一個人,那膨脹的仿佛要裂開的肌肉,地獄惡鬼一般的冰冷的眼神,不就是李傑所說地惡鬼強麼!

李傑終于知道自己為什麼被笑話了,原來這個魯奇就是當時惡鬼強跟小飛所說的魯哥!自己還在這里弄這個胡扯亂說!

不過他們不是一直在BJ混麼,為什麼又跑到了這里?李傑心里雖然揣著疑問,但是他可不會去問。知道地越少自己的危險越小。

“好了,李傑醫生是吧!阿強跟我提起過你。救了阿飛地母親吧!你放心既然是阿飛的朋友,我們不會為難你!”魯奇說道。他一改剛剛冰冷的語氣,變得溫暖和善起來。這然李傑覺得他更加像小新的!不由得懷疑他小時候的面貌是不是跟小新一模一樣。

“原來說魯哥,剛剛嚇死我了,原來都是朋友啊!早知道如此我也不用這樣了!”李傑松了一口氣道,接著有說道,“不能再拖了,讓來來檢查一下你的腿傷吧!”

“先給弟兄們來吧!我這個不要緊。阿強已經給我止血了!”

李傑看了一眼,他的腿地確被包紮過了,這是一種很戰場上的專業包紮方法,既能止血又不完全的壓迫動脈,可以保持腿部的部分血液流通。李傑放下新來,他的腿的確可以拖延一段時間。只要有血液流通就沒有關系,腿局部不會缺血壞死。

惡鬼強如雕像一般在一旁站著,一句話也不說。如果不是他那雙眼睛不時閃爍出一絲不易察覺地光芒李傑恐怕還真的以為他變植物人了。

中槍的人不少,傷勢也不盡相同,李傑在進屋地時候就已經注意觀察這些人的傷勢。受傷的人越多,他的利用價值就越高,談判的籌碼也就越多。

受傷的人中,最嚴重的被是擊中了腹部,已經休克了。最輕的被擊中了胳膊只是疼痛並沒有危險。

“這是藥品與器械!”那個脅迫李傑的小強拿來一個急救箱說道。

李傑打開急救箱差點沒有吐血,這是什麼器械啊!幾卷紗布,棉球,鑷子,一把用過的手術刀,止血鉗都沒有,縫線則是普通的線,消毒用品就是一瓶72度老白干,一些抗生素藥物等等。

李傑看了看這些簡陋的器具,又在看看橫七豎八倒在地上的病人,他真有點想罵人的沖動。這艱苦的條件,這麼多的病人!不是為難自己麼?

他在路上曾經提醒過他們去買藥品,難道他們對頭很厲害?連買藥品也不敢去怕暴露行蹤?

李傑又看了一眼魯奇,這個有著濃眉大眼小新模樣的胖子,心中暗道,成年小新果然心計深沉,李傑剛剛還覺得這個大哥是一位好頭領,好大哥。如此的照顧小弟,甯可自己先忍著痛苦,也要先救助自己的手下,讓人好生的感動。

現在才明白,他這麼做的確收買了人心,同時也試探了自己的醫術,他就是很懷疑自己能不能用這麼簡陋的東西救活這些人!

李傑知道自己如果手術失敗他們根本不會留任何情面,自己的小命肯定會丟。這是魯奇這個人給他的感覺,他是一個梟雄,不會為任何感情所動,對于人他也只會分有價值與沒價值的!他和善忠厚的外表下有著一個無比冷酷的心。

沒有了綠色的手術衣,也沒有妖異的手術刀,李傑所剩下的就是手里這個僅僅用火燒了一下,被酒精插過一次的手術刀。

這樣惡劣的環境中最怕的就是感染,手里的老白干不多,可是病人卻有很多,李傑必須節約使用。

如果子彈打入了重要的部位上,李傑並不奢求能取出子彈,只是盡量的保住他們的性命就好了,子彈可以日後去大醫院取出來。

李傑選擇的第一個病人是那個病情最嚴重的病人,他被子彈擊中左側上腹部,子彈穿越12、13肋之間。射入體內,傷口被嚴密地包紮,繃帶現在被血液浸濕,病人已經休克。

李傑小心的解開了包紮的繃帶,用酒精在傷口周圍做了簡易的消毒,子彈的空隙很小,但是血液卻在不斷的湧出,病人臉色慘白,應該是失血性的休克。

手術刀的順著彈做了一個小小的切口。

這只是一個探查口,用來尋找子彈的位置。條件所限不得已而為止。口開大了怎麼縫合都不知道,他只有一直繡花針。還有目前正泡在老白干里地普通的縫線。

當李傑打開腹腔地時候,他發現整個腹部全是血液。憑肉眼根本無法找到出血點。根據子彈射入的方向看,應該在脾髒附近。

明確了基本狀況以後,李傑又用手術刀將切口擴大,腹部地血液竟然順著切口汩汩流出。

李傑絲毫不管這些血液,用那雙靈巧的手指在手術切口中仔細的探查著。

手指繞過胃大彎部、胰腺以及結腸等,在脾的表面輕柔的觸摸著,這次開刀之前他的手並沒完全的消毒。只是用肥皂清洗了幾遍,他沒有舍得用白酒,因為它太珍貴了!

一個簡單地消毒,如此簡陋的環境,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目前能做的就是延緩他們的死亡時間。

李傑停止了動作。不僅僅是停止了對脾髒的探查,更是通知停止了這個病人地取彈手術。

“你這是什麼意思!”又是那個脾氣暴躁的狗子,他看到李傑竟然停止治療怒吼道。

“沒什麼意思。我要進行下一個病人的治療,他已經沒有救了!沒必要浪費寶貴地時間!”李傑淡淡說著,然後就要出去洗手准備下一個治療!

狗子一聽登時眼睛都紅了!怒吼一聲就要撲過來!綁架李傑的小強一看不對頭,趕緊將狗子按住。

李傑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走到外面的水井邊,打水洗手。李傑認真的洗了三遍手,正要回去的時候,又碰到了狗子,李傑覺得他更像一個瘋狗,竟然糾纏不休。正想著怎麼對付他的時候,他竟然啪的跪在了地上。

“醫生我求求你!救救他吧!他還活著,我聽說您連腎髒移植都成功了!救救他吧!”

李傑雖然痛恨黑社會,但是他更多是一個醫生,一個心軟的醫生。在他還是李文育的時候是出了名的心軟,大家都知道看病去找李醫生,不用紅包只要眼淚就行。

李傑不理他,因為他的確沒有辦法救這個人,他能活到現在已經是個奇跡了,子彈打破了脾髒,造成大出血,因為子彈正好卡在脾中,封堵了大部分的出血點,才使得失血緩慢,撐到了現在,知道取出子彈,出血必然加劇。唯一的辦法就是摘除脾,結紮動脈。李傑縱使有天大的能耐也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完成如此難度的手術。

更重要的是沒有血源!他已經大量失血,就算現在將血管封堵他過不了多久還是會死。

“他是我最好的兄弟,我知道你恨我,我也不求你原諒!你可以殺了我解氣!我願意用我命來換他的命!只要你能救活他!你可以殺了我!”殘暴的狗子此刻聲音已經哽咽。

男兒膝下有黃金,跪天、跪地、跪父母。

李傑覺得很痛苦,他是真的無法拯救這個人。作為一個醫生,看到病人在自己面前死去是很痛苦的事情。

也許有的醫生會因為見多了生離死別而麻木,但是李傑做了十幾年卻依然看不透這點。李傑已經原諒了這個狗子對自己的無理,李傑知道他這是為了他的兄弟,兄弟重傷,誰又能保持理智呢?

“真的對不起,我不是不想救人,他傷的太重,內髒已經破裂了!如果這是在醫院或許我可以救他!如果你真的是他兄弟你就應該讓他早點脫離痛苦!”

狗子看了李傑離開的背影,感覺到自己的心都破碎了,他其實也隱約猜到結果。當他看到那大片鮮紅的的血液時,他就知道了。

他多麼希望躺在地上地是自己啊!如果能重來。他會選擇自己挨上這一槍,而不是讓他來替自己擋這個子彈。

如果能重來,他會選擇送他去醫院,即使自己被公安抓獲,或則被仇家找到。只要能救活他!

他滿是悔恨,甚至悔恨自己當時為什麼要帶著他走這一步呢?如果不是自己他怎麼會進入這個行當?

他摸了摸懷中的槍,淚水順著臉頰斷線珠子般的流下來。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原未到傷心處!

一聲槍響,響徹山谷,沖上云霄。一直傳達到天堂!

死亡似乎成了一個平常的事情,干這一行總是會有人離去又有心的人加入!

心已經麻木。沒有人哭泣,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去陪伴他也許就在下一刻!

槍傷的疼痛讓人的脾氣變得暴躁起來,當酒精碰到傷口的時候,二虎已經痛的眼淚都掉了下來,他抬起那蒲扇一般的巨掌想將眼前地這個皮膚黝黑的醫生打翻。可是他知道,如果打了他,那麼說不定自己會失血過多或則因感染而死去。

李傑用袖口擦了擦汗,眼前地這個人非常的不配合。李傑感覺地到有好幾次這個家伙都想對自己動手。越是這樣李傑越是不小心,酒精頻頻的沾到傷口,讓他痛不欲生。而李傑則是一陣陣報複的快感。

李傑雖然是一個心胸科的醫生,外傷並不是專長,但是他這次做的卻很到位,5個病人除了第一個因為失血過多死亡了。其他的全部被李傑救治了。當然這麼艱苦的條件下,李傑除了幫那個胳膊受傷地家伙將子彈取出以外,其他的都沒有將子彈取出來。他只是做了‘姑息治療,將血液止住,做了防止感染的處理。這麼做也許以後會有很大禍患,但是條件所限,只能如此了。

李傑挺佩服這些人,在治療的時候根本沒麻藥,及時他很小心,在手術中也是很痛苦,可是他們都要緊咬緊牙關竟然連哼都沒有哼一聲。

一群硬骨頭的黑社會,李傑暗想,這個濃眉大眼貌似蠟筆小新的魯奇能有這麼一群手下,在如此苦難地時刻也沒有人抱怨,相反他們似乎都很輕松,他們似乎很有信心能活著回去,魯奇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

“魯哥,現在該給你做了!”李傑洗好了手說道。

“我的腿已經麻木了,雖然血止地差不多了,但是我希望你能把我腿部的子彈取出來!”

李傑聽得出他話語中的威脅味道,這次如果去取不出來,或則將他這條腿給廢掉了,也許這條小命就會丟了!事到如今已經沒有辦法,只有治好他,讓他信守承諾!

李傑深深吸了一口氣,將呼吸與心境調整平穩。現在他還剩下1/3的老白干,大量的紗布與棉球,以及一些藥品。

相比開始救治那些人來說他所占用的資源算是最多的了!但是這遠遠的不夠,魯奇中彈的地方是大腿的內側,這這里毛細血管以及肌肉豐富,組成複雜,李傑對大腿的手術做的不多,並不是很熟悉,如果切開不慎會造成失血過多。

魯奇能堅持到現在全靠對腿部的包紮,惡鬼強的包紮技術源自戰場上的急救技術,他將繃帶緊緊的纏繞在大腿的根部以盡量的阻斷血管的血流,又在中彈的傷口出嚴密包紮,這樣的好處是可以止血。

壞處是大腿局部組織會缺血,短時間內沒有問題,長時間的話會有大量的組織細胞壞死。

李傑雖然沒有上過戰場,但是戰地醫生的急救法則他還是了解不少的,這樣的包紮他當然也是知道的。

李傑慢慢的解開了包紮繃帶,傷口位置很靠後,魯奇不得不趴在床上背對著李傑。其他的眾位手下們都緊張的看著李傑給大哥動手術。

李傑的手輕輕的按了一傷口,魯奇疼的冷汗直流,可是在眾多手下面前又不好意思叫出來,只能強忍著!

“子彈射入的很深,可能已經傷害到了坐骨神經、股神經和隱神經。但是想將子彈拿出來會很費力氣,我們沒有血液可以輸。如果引起出血將的話會十分地危險,還有就是我們現在沒有麻藥!這樣的痛苦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了的!”李傑說道。

“如果不取出來呢?”魯奇問道。

“那麼這條腿有很大的幾率會殘廢掉!”

“取!我可以忍受痛苦,另外我也相信你的技術,不會引起大出血!”魯奇毫不考慮道。

“我手術的時候只需要留下強哥幫我!其他人會分散我的精力!”李傑剛剛說完,眾人便知趣的離開了!

惡鬼強關好了窗子,整個小房間就生下李傑,惡鬼強,魯奇三個人!

‘真是一個微型的手術。,李傑暗自笑道,加上病人才三個人。

“魯哥,得罪了需要將你地四肢綁好。要不然一會您忍不住動了的話手術可就失敗了!”

魯奇點了點頭,他知道自己不一定能然受地住。此刻性命攸關的時候,顧不得面子了!

李傑見他同意。便讓惡鬼強幫他兩個人開始捆綁魯奇地四肢,這也是李傑為什麼讓那些小弟出去的原因,帶頭大哥被人看見四肢綁在床上以後就不用混了!

李傑對魯奇的手腳直接打了手術結,這是無法解開的雙節,很結實,大腿肌肉神經豐富,一刀下去那種痛苦可不是一般人受的了。痛的休克最好,省麻藥了!否則沒有人能忍住不動。

捆綁了手腳以後李傑又找來一截木頭,洗乾淨用紗布一包,然後遞給魯奇說道:“魯哥,咬著吧!”

“我不需要!放心我不會叫出來的!”魯奇不屑道,他覺得李傑將它手腳捆綁住都是很過分地。更何況咬著一根快要腐爛的木頭。

“我不是怕你叫出來,咬著他能減輕點痛苦!”李傑說道,其實他怕魯奇痛的的時候神志不清將舌頭咬斷!

魯奇見到李傑堅持。便也不再反對,張口咬住了木頭。

李傑弄了一點棉花出來,然後又在上面倒了一點白酒。點燃後將手術刀在舞動的火花上迅速的穿梭了幾個來回,這算是給這柄功勳手術刀消毒。它已經連續切過5個人了,如果在醫院1個大手術就會換幾個手術刀。

李傑此刻看起來根本不是一個醫生,更像一個變態殺人狂!他地外衣被血染的一塊塊猶如漂浮著朵朵紅云,他手中的手術到也因為做了幾次手術變成了一把鈍刀。

然而就是這麼一把鈍刀,在火焰中淬煉一番,在李傑地手術再露其猙獰鋒利的一面。

惡鬼強看到李傑已經准備好了,便按照李傑的吩咐,解下皮帶,在魯奇大腿靠上的部分繞一圈,然後用盡全力紮緊!

他的力量很大,雙臂的筋肉凸顯,魯奇僅僅是這麼一下就已經痛的要緊口中的木頭。惡鬼強知道自己這個相當于止血帶,不過是一個更加暴力,更加有效的止血帶!這是目前能止血的最好方法,疼痛只能忍了!

止血帶綁好了後,就是手術的開始!

淬火的手術刀沿著子彈的射入點做出一條短短的切口。大腿內側肌肉群走向縱橫錯亂,走形不一,在手術中刀口最好就是沿著肌肉的走向來切,否則如果割斷了肌肉是很難愈合的。PS:大家應該知道肌肉是一束一束的,特別是煮熟的瘦肉,很容易看出來,手術的時候切到有肌肉的部分必須順著它來切。

還有最重要的是他這次的傷口縫合用具,他只能先簡單的用普通縫衣服的線,經過酒精的浸泡消毒後做個暫時性質的縫合。

手術在割開皮膚的時候李傑能明顯大感覺到魯奇的腿在顫抖,那是因為疼痛而無法抑制的顫抖,李傑抬頭看了他一眼,只見魯奇面色發青,緊緊的咬著那根木頭,頭上已經布滿了大大小小的汗珠,他那貌似忠良的面目已經扭曲而猙獰。

這僅僅是第一刀而已,魯奇就已經被痛苦折磨的不成樣子了!

魯奇因為是一個胖子脂肪很厚,李傑握著的這個手術刀到因為手術做多地了緣故已經不再鋒利。這一刀他拼勁全力才同時將皮膚、脂肪以及第一層肌肉割開!

接下來的每一刀都要沿著肌肉的走形來切,大腿內側有長收肌、薄股肌、大收肌等。這後面的痛苦會更大。

李傑每一刀就盡量的做到精准,一刀切開一層肌肉,這是很難辦到的事情,肌肉的厚度可以說每個人都不通,因為沒有人運動量相同,所以肌肉不可能有相同的厚度。

李傑每一刀切下去都是在展示他這必勝所學的精華,無論對人體的了解,還有對刀地把握程度上都是達到超一流的程度。

在切完地每一刀以後,李傑都要用針穿過被啟開的部分。暫時地用縫線綁好,再將兩條線向兩側拉近以將切開的兩半分開。以便有更大的視野觀察!

在切到第三刀的時候魯奇已經臉慘白,腿部不住的顫抖。此刻他已經覺得自己沒有了別的感覺只有痛,還有就是他口中的那段木頭,他地牙齒已經深深的咬入了木頭中!李傑知道他已經到極限了,如果再來第四到說不定他痛的休克。

但是第四刀必須割下去!

因為第三刀已經割到了子彈的尾部,這個子彈是從腿後側,沿著左腿的邊緣射入了右腿。

按照李傑的推算他應該卡在股二頭肌與坐骨神經交界處!

惡鬼強一直在一旁看著魯奇,看著大哥從第一刀挨到第三刀。他覺得每一刀都是刺在自己地心上。

自從魯奇將他帶出越南戰場以後,他就只忠于魯奇一個人,他深恨自己沒有保護好大哥!沒有能為他擋下這個子彈。

李傑在專心手術的同時,也在懷念有護士的日子,當然這個時刻李傑不是懷念可以調戲小護士地日子。他是在懷念護士可以幫他擦汗,有護士幫他傳遞器械。有護士幫他拉這個可惡的縫合線……

李傑給了魯奇好一會喘息的時間,等他恢複的差不多了才進行下一步手術。

其實李傑也在害怕,他覺得魯奇挨不住這一刀。如果這一刀下去魯奇沒有挨住,他的腿廢了不要緊,自己的小命可就丟了!

自控力!是每一個外科醫生必須有的能力。如果李傑沒有經過給他母親的手術也許他這方面做的還算一般,但是經過了那次Bentall手術的洗禮以後,李傑已經可以做到心如止水,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他一直視母親的生命高于自己,這次不過是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脅,又怎麼比得過上次!

手術刀突然變得鋒利起來,最後一層肌肉被割開!然而這個時候魯奇卻再也忍受不了這個疼痛。

人在劇痛的時候似乎可以爆發出無盡的潛力,魯奇突然變得力大無窮,竟然將綁在他腳上的繩子生生拉斷了!

而他的腳踝因與繩子的劇烈的摩擦而變得血肉模糊!

李傑雖然對魯奇身體的劇烈反應有些心里准備,但依然無法預料到他竟然可以拉斷繩子。

這次的後果很嚴重,隨著他的掙紮,李傑手中那柄手術刀竟然‘啪‘的一聲斷掉了!

真是一個劣質產品,李傑心道,他扔掉了手中帶著少半截手術刀片的刀柄,站了起來!

長時間的半蹲姿勢讓李傑雙腿酸軟,看著躺在床上‘裝尸體‘的魯奇,他只能搖頭歎氣。

“怎麼辦李醫生!”惡鬼強的口氣中滿是關心與緊張,那種冷冷的語氣再也消失不見!

“你綁的那一側不牢固啊!他掙脫了,這回手術刀也斷了!再去找一個手術刀來!”李傑先把責任腿給惡鬼強。

魯奇已經疼的休克了,現在變成了半個尸體趴在床上,一動也不動!這下好了,不用使用麻藥了!只不過是不過手術刀也沒有了!

那可怕的半截刀片插入了腿中,現在還不敢拔出來。因為李傑不知道穿到了哪里,割破了什麼,如果割裂的動脈。只要拔出刀片血液就會如爆裂的自來水管一樣噴射出來,到時候就可以為這個胖子跟自己收尸了!

魯奇掙脫地那只腳的腳踝因為掙脫時的力量太大,已經掉了一層皮,現在血肉模糊的很是可怕。

李傑沒有辦法只能用用白酒稍稍消毒一下然後用白紗布包紮好!最後再次用繩子捆綁好,李傑捆綁的很用力。

他可不會因為魯奇是大哥而有絲毫的下不去手!

“我找不到刀片!除了這個!”惡鬼強那種一把匕首說道!

李傑看著寒光粼粼的匕首,心中泛起一陣惡寒,趕緊推遲到:“算了!這個東西是殺人的而不是救人的!”

手術的器械只有一把鑷子了,還有一個縫衣針跟一團線!可是剛剛切到肌肉,子彈地底部馬上就要看到,距離成功只有一步。真是可惜啊!

還有就是李傑注意到,魯奇的大腿因為止血帶地過度作用而造成局部缺血。缺血部分已經轉變為青色!

在這樣下去可能會造成局部組織肌肉的壞死,手術必須要快!

李傑再次半蹲著身軀。他發現把插入魯奇大腿中地半截刀柄在滲血!沒錯實在滲血!李傑覺得頭都大了。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這個刀肯定紮到血管了。

李傑第一次覺得手術超出了自己能力控制的范圍,手術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手術刀也斷在了里面,動脈也被割破,還有就是根本沒有手術縫線!

動脈破了必須用人體可吸收的手術縫線來縫,這種縫衣服的線根本不行,留在體內它就是一個異物。會造成化膿感染。

李傑不禁有些後悔,其實他是可以麻醉魯奇的,當然是用針灸麻醉!不過憑借著他對手術的信心,他故意不麻醉讓這個家伙吃點苦頭。以懲罰他無緣無故將自己綁架過來。

本以為綁住了手腳就不會有大地動作,輕微的動作根本不會影響他的手術。李傑覺得這地有點過分了,過分的自信了!

不過這里也沒有針灸用的銀針。李傑自我安慰道,必須立刻讓自己的心進入平穩地狀態。

李傑右手持鑷子,夾住斷在腿中的刀柄。心中暗自祈禱一番,然後迅速拔出!

運氣這次終于站在了李傑這一側,血液沒有大量的湧出,看來只是刀尖部分刺破了動脈,並不是完全地割斷動脈,李傑不由得松了一口氣。

最後就是取彈頭,根據魯奇的情形時的表現彈頭應該是壓迫了坐骨神經,還有隱神經。

李傑現在就像一個賭徒,在賭運氣,籌碼就是自己的命運,如果這個彈頭拉出來血流不止,那麼李傑就輸了!

李傑再次求神拜佛,也許臨時抱佛腳真的很有效,李傑用斷了的刀柄在將子彈的尾部附近的肌肉切開,然後用鑷子迅速的拔下了彈頭,彈頭沒有碰到任何的血管!

刀柄刺破的血管並沒有湧出過量的血液,李傑也就不需要切開大腿來縫合血管的裂口了,血液會自己凝固,血管也會自己愈合。

李傑穿好縫線,准備縫合傷口的時候,突然他想起了一件事情!

李傑將丟掉的彈頭再次撿起來,對這陽光觀察了一番,他發覺自己真的疏忽了,因為他剛剛拔出彈頭的時候並沒有看到神經的斷裂,于是他也就放心了。

但是就在要縫合的時候他想起來,剛才只看到了一條神經,但是魯奇的症狀確實失去了兩條神經的作用!

另一條呢?如果斷裂也會看到其中的一段或則兩端都能看到。李傑又觀察了彈頭,子彈在魯奇的內部帶著幾個小時,人體的內部環境已經在上面留下了不太明顯的痕跡,如果仔細觀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李傑堅信另一條神經隱神經沒有斷,兩條並排的神經沒有道理只斷一條,而另一條不斷,而其在彈頭上的痕跡看,也看不到那條隱神經。

必須找到那條隱神經,要不然這次手術就是失敗的!

李傑用拇指與中指拿著手術刀,沿著子彈頭的痕跡再次深入,現在魯奇已經暈迷,不會再有抖動,但是李傑也切的很費力,畢竟是一個斷了的刀片,跟手術刀相差太遠了。

沒有!找不到!找不到隱神經!李傑此刻真的慌了神!他連續兩次探查都沒有找到那個隱神經。

冷靜!冷靜!李傑不斷的告誡自己,此刻只有冷靜才能解決問題,慌亂只會失敗,可是他怎麼都冷靜不下來,在肌肉叢中怎麼也找不到那個神經。

難道真的斷了?而且斷的部分已經收縮到內部?李傑用紗布將肌肉中多余的血液擦乾淨,再仔細的觀察一番!

這些筋膜是完好的!一定還在,隱神經一定還在!李傑對自己說道,他閉著眼睛回想著神經的分布與位置,神經在體內走形的影像不斷在頭腦中浮現。

靈光一閃,李傑感覺自己就如武俠小說中描寫的那般神奇!什麼精神為之一振,自覺七經八脈為之一暢,七竅倒也開了六竅半……

他明白了,關鍵點在于內側的長收肌,李傑翻開內側的肌肉,將筋膜緩緩拉出!

果然隱神經就隱藏在這里,子彈射入時,神經筋膜收到擠壓,肌肉受到刺激發生非正常的收縮與痙攣。隱神經在擠壓與肌肉的運動下,不知道怎麼的就進入的肌肉下面,因為子彈還留在體內,對肌肉造成強大的刺激,壓迫神經,使其功能不完善。因此也可以解釋為什麼會有這條神經失效的症狀。

一切都已經解決了,李傑終于松了一口氣!自己的小命算是保住了麼!?

上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二十五章 生命的賭注     下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二十七章 大翻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