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二十七章 大翻轉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二十七章 大翻轉


“報告!王局!目前為止沒有發現任何線索!”一位年輕的警官報告道。

“嗯!血庫查了沒有,血液有沒有丟失的?”王局是40出頭的中年人,身體健壯精力充沛,那細細的眼睛中總是閃爍著智慧的光芒。

“沒有!我已經怕人去查了,而且對所有的醫生都做了暗中的追查,沒有失蹤記錄!”

“這就奇怪了!難道中槍不治療也能不死?還真是蟑螂命啊!”王局自言自語道。

他口中的蟑螂說的當然是魯奇,這次他用了大半年的時間籌劃了這次圍剿,終于大魚上鉤,沒有想到最後一刻在圍剿這股黑社會的勢力功虧一簣,他錯誤的低估了這伙販毒走私實力。更多的原因是就是上級支持的力度不夠,沒有派遣軍隊來協助,結果讓他們憑借巨大的火力優勢突圍而去。

這個家伙果然厲害,王局長暗自感歎,不過他們帶頭大哥身中一彈,而且很多小弟也受了重傷,所有藥物跟醫院的醫生都在自己的監控之下。

如果他們不露頭,這些槍傷也可以要了他們的命!現在只需要守株待兔就行了!不過他心中有隱隱感覺不妥,自己與這些狡猾的黑社會們周旋了這麼久,他們怎麼看都不像坐以待斃的人,隱隱約約的覺得他們說不定已經解決的槍傷的問題。

“再去查查,車輛,丟失的車輛以及外來的車輛!特別是從BJ地!”王局長命令道。

“是!”

這個王局長跟魯奇就是死對頭。這次魯奇算是嘗到的失敗的滋味。失敗是他人生中少有的經曆!

魯奇這一生享受過很多人一輩子也享受不到的東西。因為他是魯奇,在BJ以及北方幾個省份,只要提到這個名字道上的人沒有不認識的。

他是魯奇,一個在黑道上達到無人企及高度的大哥。美人、財富都是招手即至的東西。

他現在所追求的不在于此,對于他來說財富不過是數字而已,美人不過是發泄工具而已,他將這個世界看成了一場游戲,在他地世界里只有兩個字,勝與負!

這次的失敗讓他刻骨銘心,損失了一條販毒路線不說。他受傷所帶來地痛苦讓他此生難忘,就連那根減除痛苦的木頭幾乎都被他咬爛了。所有地一切他都要加倍奉還!

不過他目前需要解決的問題是如何處理這個小醫生。在他清醒了以後他就感覺到火辣辣的疼痛,自己的中槍的部位痛的厲害。不過腿卻不麻了,而且紮在腿上的止血帶也已撤去,在腿上留下了一條觸目驚心地痕跡。

“阿強啊!你說李傑這個醫生如何?”魯奇問道。

“有膽識,很聰明!他救了我們,如果殺掉他恐怕在道義上說不過去!惡鬼強說道。

“你說的沒有錯,面對著子彈卻能鎮靜自若,說明有膽識。在這樣的情況下跟我們討價還價說明很聰明!你好少了一條。他對大飛的仁至義盡,說明他很義氣!不能殺他,很多兄弟都覺得他不錯,特別是狗子!”魯奇贊賞道。

“大哥的意思是?”惡鬼強問道。

“他不會入伙的,我也沒有這個意思。我覺得他以後會有利用地價值,你給他些錢。告訴他保守秘密。否則他的家人很危險!他是聰明人,應該知道我們的意思!”

“明白了大哥!我覺得可以多給他一些錢,聽說他家境困難。也許錢可以更讓他動心!”

“那就給10萬吧!反正我們這次這麼多錢也帶不走了!你要提醒他這筆錢等風聲過了再花。他雖然聰明,但畢竟還是一個稚嫩地年輕人!”

“知道了大哥!”

李傑不知道他們正在討論自己的事情,他給魯奇做了手術以後就在跟那群黑社會的小弟們玩撲克。

李傑玩撲克一直都很有一手,他曾經跟一個無良的心理醫生學過,這個心理醫生之所以說他無良,是因為他將所學都用在了研究賭博心理上,他對賭博很有一套。李傑上輩子做李文育的時候很少佩服別人。

這個心理醫生則是他佩服的人之一,比如經過他的研究,可以根據人的表情,動作,甚至心跳,就可以判斷出他的牌好壞。如果出現意外判斷不出來,他也有辦法,可以做一些特意的動作,來暗示比人自己的牌好或不好。有的時候也會弄出一些聲響動作來影響別人。

李傑百試百靈,從來未失手過,當然這是因為他的對手都比較弱。

這次打牌,李傑確實時輸時贏,他可不了解這些人,誰知道他們是不是都有賭品,如果遇到一個輸的發怒了掏槍給自己來一下可就完蛋了。

所以根據正常人的反應,贏才是最快樂的!在小命面前,輸算什麼。于是李傑就輸,讓他們贏的高興,當然也不能總是輸,那樣就沒有意思了,偶爾贏幾次是必須的!

李傑的這個小小把戲讓眾位凶悍的黑社會大哥們開懷大笑,他們拍著李傑的肩膀已經將它當成了自己的熟人一般。

“李傑,跟我走吧!送你出去!”李傑正玩的高興突然聽見了,惡鬼強的冷冷的聲音傳來。

不會把握拖出去嘣了吧!李傑暗想,但是沒有辦法,只能在路上看看能不能找到機會。

李傑一直不放心,在給魯奇手博很有一套。李傑上輩子做李文育的時候很少佩服別人。

這個心理醫生則是他佩服的人之一,比如經過他的研究,可以根據人的表情,動作,甚至心跳,就可以判斷出他的牌好壞。如果出現意外判斷不出來,他也有辦法,可以做一些特意的動作,來暗示比人自己的牌好或不好。有的時候也會弄出一些聲響動作來影響別人。

李傑百試百靈,從來未失手過,當然這是因為他的對手都比較弱。

這次打牌,李傑確實時輸時贏,他可不了解這些人,誰知道他們是不是都有賭品,如果遇到一個輸的發怒了掏槍給自己來一下可就完蛋了。

所以根據正常人的反應,贏才是最快樂的!在小命面前,輸算什麼。于是李傑就輸,讓他們贏的高興,當然也不能總是輸,那樣就沒有意思了,偶爾贏幾次是必須的!

李傑的這個小小把戲讓眾位凶悍的黑社會大哥們開懷大笑,他們拍著李傑的肩膀已經將它當成了自己的熟人一般。

“李傑,跟我走吧!送你出去!”李傑正玩的高興突然聽見了,惡鬼強的冷冷的聲音傳來。

不會把握拖出去嘣了吧!李傑暗想,但是沒有辦法,只能在路上看看能不能找到機會。

李傑一直不放心,在給魯奇手術的時候,他就想逃走,可是惡鬼強一直都在旁邊看著他,李傑自問打不過惡鬼強。

他也想過用魯奇做人質,不過又一想。這方面不是自己專長啊!他連槍都沒有拿過……

其實李傑有很大把握覺得他們不會殺自己,關系到身家性命,也免不了會胡思亂想。

車上只有李傑跟惡鬼強兩個人,李傑依然是識相的閉上眼睛,一路顛簸過後,車子駕出了山區,來到一個小鎮上。

“就這里下車吧!你是聰明人,應該知道怎麼做!你必須忘記這兩天發生的所有事情!”惡鬼強地聲音讓李傑如置身于冰窖之中。

“你放心,不過我希望你們以後不要找我了,我們從今以後再誰也不認識誰!”李傑說完就要下車卻被惡鬼強一把抓住了。

“這些拿著!你的報酬。這些錢不能亂花,等半年以後在花吧!”說著扔給李傑一個背包。

“謝謝!”說完李傑就離開了。李傑不想拿他們的錢。不過轉念一想,如果不拿他們會怎麼想?

一人總要有些弱點才能讓人放心!那就讓他們覺得我貪財吧!李傑心想。

惡鬼強在送李傑來到小鎮上後就開車走了。望著正在消散的滾滾塵煙,李傑終于松了口氣。

一切都仿佛在夢中,這次生死經曆著實刺激!

顛了顛手中的包裹,分量還不輕,雖然不知道具體數目但應該是一筆巨款。李傑將包隨意的搭載肩膀上,想著小鎮里走去。

典型的北方小鎮,李傑喜歡叫這樣的小鎮為一條街小鎮。也就是說這個小鎮根本不能算個鎮子。他就是一條街,全是商鋪。其他的地方還是農家。

李傑找了個地方准備吃點飯,順便打聽了一下這里的位置。

這里就是D鎮,距離自己家不是很遠,李傑不由苦笑,竟然被抓回家來了。想想自己2天1夜沒有去醫院。不知道母親吃地什麼。

想到母親可能還沒有吃飯,李傑再也吃不下去了,結了帳便出去找個地方給醫院打電話。

李傑記憶力很好。特別是記電話號碼,這還是因為他泡妞的時候記女人電話號練地出來!沒有想到這次竟然用上了,他在電話中李傑直接找了江海洋,從通話中才知道他當天下午就在照顧母親了,而母親則以為自己回家接姐姐跟父親去了。

李傑終于安心了,便去找車回家,距離上次回家還沒有幾個月的時間,這次又回去了,房子應該建好了吧!李傑心想。

家永遠都是最好地地方,因為是家生養了你,家里有你的親人!

李傑回到家感覺最舒服的事情就是睡覺了,在那個黑社會窩里,他雖然看似平靜與那些大哥們斗智斗勇,但沒有一刻不在提心吊膽,精神處于極度疲勞狀態。

他回到家精神上放松了以後,疲勞感立刻襲來,他跟家里人說完母親的情況以後,再也堅持不住倒在炕上睡著了!

李傑的姐姐李英看到弟弟回來很是高興,聊了一會就去做飯,剛剛做完回來卻發現弟弟李傑竟然睡著了。

他一定是很累了,李英心想,除了那次病倒,再也沒有見過他睡的這麼香。她很羨慕弟弟能上大學,有的時候她非常恨自己是一個女人。因為是女人她不能上學,不過多數地時候她是在默默的承受,承受著命運給她的安排。

她看著熟睡的李傑,覺得不到兩年的時間,李傑變化太大了,成熟穩重了,有的時候還會做出一次而不可思議地事情。她坐到李傑身邊,禁不住用手摸了摸李傑的頭。

熟睡中的李傑並沒有因此而驚醒!他此刻正在夢中,夢見給父母給姐姐買了一個大房子……

第二天李傑就帶著父親跟姐姐離開了,他不能等,因為母親還在醫院里沒有人照顧,家里這邊地時能暫時拜托鄉親們照顧一下了。

父親本來是願意去的,他放不下家里的,他想讓姐姐一個人去,但是李傑早有自己的打算。

在經曆了生存與死亡,絕望與希望的洗禮過後李傑算是看透了很多。

李傑現在看起來沒有任何的異樣,好像在他身上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一樣。事情已經過去了,要盡快地恢複正常的生活。

他被綁架走的時候正要去醫院附近找房子住。這次帶了姐姐跟父親來了房子還沒有弄好。

先讓他們兩個人去探望母親,而自己就找房子。

有錢好辦事,這話說的沒有錯,李傑出價合理,很快就找到了一個房子。當然他用的是自己的錢。惡鬼強給他的錢他原封不動的放在那里。

家人以後就暫時住這里了,也許一直等到母親出院吧!一切似乎都在向著好的方向發展,母親有姐姐跟父親的全心全意地照顧,不會有問題。

還有弟弟,這一年是他的高考年,高考對于一個人來說。很大一部分決定未來地命運,當然這不是絕對的。

現在弟弟住校。可以不用管,等他放假地時候去接他吧!

李傑一家人在白天收拾完了新租的房子。又買了生活用品後已經到晚上了,忙活了一天後,李傑帶著父親與姐姐去個小飯館吃飯,他破天荒的要了點酒。

今天父親很高興,他想陪父親好好喝杯,父親這個人是很喜歡酒的,但是家中困難的時候他都舍不得喝酒。

李傑其實在今天租房子的時候。就想繼續自己在被綁架前的計劃,開一家藥店,算是做一個投資。更重要地是可以讓父母告別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生活,還有讓姐姐離開那個鄉村,一個封建的農村總是有閑言閑語,在這里姐姐可以有一個新的環境。

可是藥店的手續是很難辦的。沒有門路根本走不成,這是一直困擾他地地方。

酒至半酣,小飯店那個正在播放的電視吸引了他。電視里播放的一個新聞吸引了他!一則關于上源集團董事長‘魯俊,地新聞,十大傑出青年、青年富豪等等。

這不就是那個濃眉大眼,貌似忠良的胖子麼!化成灰李傑也不會忘記他!

一個隱藏的身份,是的……

新聞接下來則是另一個消息又是他的一個熟人,張凱的調任信息……

李傑立刻放下的筷子,他已經知道了,如何解決困擾他的問題。上天果然是公平,錢兩天還那麼倒黴,今日竟然來了一個大翻轉!

“怎麼了?”父親看到李傑突然不吃了不解的問道。

“沒事,爹,我出去打個電話,你等著我啊!馬上就回來。”他看了看時間,現在天還沒有黑透,時間還夠。

李傑是個急性子,穿過馬路,隨便找了個公用電話,撥了一串電話號碼,嘟嘟嘟的幾聲以後終于傳來了聲音。

“喂,請問你找誰?”一個柔柔的聲音說道。

“張璿麼?我是李傑!”李傑聽到這個聲音就知道是張璿。

“啊!李傑!你回到家了麼?”張璿接到李傑的電話顯然很興奮。

“是啊!我到家了!”李傑含糊道。

“那你怎麼不早給我打電話,現在才打啊?”張璿又埋怨道。

“我這不是到家就給你打了麼!我這里窮鄉僻壤沒有電話啊!”

“你給石清打電話了麼?”

“……”李傑無語了,張璿竟然問這個。

“怎麼不說話!”

“沒有打!”李傑不善于撒謊,只有實話實說。

“那這說明我在你心中比她重要吧!”張璿高興的說。

“隨便你怎麼想了!你爸爸呢?”李傑沒有心情跟她鬧下去,直接說明這次的目的。

“我就知道你喜歡我多一點!”張璿卻跟沒聽到一樣,繼續說道

“你爸爸呢?我找他有點事情!”

“你自己叫他去,我不管!”張璿有些生氣了。難道她們父女關系還是不好,李傑暗想于是柔聲道,“別耍小孩子脾氣好不好!”

“我掛了,你再打來吧!他會接電話的,你要記得有空多給我打電話!”然後電話都砰的一聲掛掉了。

李傑無奈只能再次撥過去,過了好一會也沒有人接,一直到忙音。李傑知道張凱可能不在家。張璿這個小妖精不知道又在搞什麼鬼!于是他又重新打了一遍,他知道張璿肯定是故意的,讓自己打過去給他道歉,但是沒有辦法有求于人,要找張凱還得拜托他女兒張璿。

“你怎麼還打?”張璿微怒地聲音響起。

“張璿別生氣,我找你爸爸真有正經事!”

“那找我就不是正經事了?”

“是,所以剛剛電話先打到你那里了麼!”李傑有些無奈,這個丫頭真是纏人。

“那你是不想我了?”

“恩”

“你現在在干什麼?”

“當然是在打電話”

“我就知道你在想我,想我很難受吧!那就早點回來找我!”

李傑無奈,這個張璿怎麼說話亂七八糟的。

……

李傑有跟她聊了一會然後李傑終于忍不下去了。

“張璿。好了,不跟你說了。一會我錢都花電話費上了,回不去家了!你告訴我你爸爸的電話。我找他還有事情呢!”

“恩,鑒于你剛剛表現不錯,就饒恕你吧!好了我掛了,你再打過來吧!”

“我沒有鬧,剛剛我把電話線給拔了下來,所以電話沒有響,他就在家了。你打這次他就會來接了!以後要記住多給我打電話啊!親我一下!”張璿前幾句話說的聲音特別小,似乎怕人聽到一般,後面的聲音特別是‘親我一下,聲音又特別大似乎要讓所有人知道一樣。

李傑拿著電話徹底的無語,在張璿啪的掛掉電話的一刻起,李傑已經明白了,自己可能上當了。

太小看女人了。張璿這個小妖精聰明的不得了,但自己卻總是被他可愛的柔柔地外表所欺騙。

這個張璿真是玩死人不償命啊!竟然又被她玩了一道,剛剛原來是她算計好了自己會打第二次過去!

再次打過去。真是張璿的老爹張凱接地電話。

“張叔叔好,我是李傑!”

“哦!原來是李傑啊!聽說你回家了,還好吧!”李傑一聽,什麼叫‘原來是李傑啊!,看來他果然聽到張璿說話了!

李傑覺得自己冷汗直流,心中暗想,張璿真是一個心機深沉的可怕小丫頭。第一次打電話地時候她肯定個就已經算計好了。在想到剛剛張璿說的最後幾句話,聲音是一會小一會大的,小的當然是給他李傑聽的大的當然是給他爸爸聽的。

她首先聽出來自己有求與他父親,所以故意裝生氣,讓自己打第二次,也就是沒有人接那次,她拔了電話線。期間不知道她又用了什麼辦法讓他老爹張凱聽到她在打電話。

然後將電話線接上,再接自己地電話,讓偷聽女兒打電話的張凱誤以為自己跟她有什麼關系,以為自己喜歡她女兒不能自拔。

李傑回想了一下剛剛的對話,張璿都是故意說一些當時聽起來亂七八糟的話。‘什麼親我一下,想我了吧等等,這些不是讓自己聽的,都是說給他老爹張凱聽的。

完了自己有求與人家張凱,張凱又誤以為自己是他女兒地男朋友。這次真是又被張璿這個小妖精算計了,李傑覺得這個小妖精真是可惡,回去一定好好收拾她。

如果換了別人也許會照顧一下自己女兒的男朋友,但是這個張凱一個正經的老古董,清高如海瑞一般地人物,根本不會因為這個幫助李傑。

李傑不能多想那些事情,他眼前重要的是對付張凱!

“我還好!我聽說您當選當選衛生廳正廳長了!真是恭喜您啊!”這個消息李傑正是從小酒館的電視中看到的。上次陸浩昌的慶功會上他就聽說張凱好像升官了,但是沒有問過。這次才知道。

“你小子原來也會來拍馬屁了啊!”

“其實我是有些事情要問您!”接著李傑就把關于開藥店的問題跟張凱說了一下,果然如李傑所料張凱所說的都是政策話,他為人永遠都是這樣。永遠不會徇私。

李傑也沒有指望他可以給自己開綠燈。

他只要求地是張凱能夠給他一句話,‘按政策辦事,符合條件就行!,

李傑戰戰兢兢的打完了電話,最後張凱沒有直接說關于他女兒的事情,只是讓李傑有空多來他們家玩!

事情辦的差不多了以後,李傑又打了一個電話,是給石清打的,他這次走就匆匆忙忙的,只是跟簡單石清道了個別。

這次在家里似乎要帶十幾天,先給他打個電話才好。其實他早應該給石清打的。要不然讓那個張璿小妖精把握這個機會,石清弄不好又誤會了。

可是等了好一陣也沒有人接。無奈只能等下次了。

藥品證件主要需要兩個工商局的營業執照,藥監局的藥品經營許可證。

今天天色已晚。只能等到明天再去辦理了,李傑這一夜睡的很甜美,他覺得上天還是很眷顧自己地,竟然運氣這麼好,碰到張凱竟然當選了衛生廳廳長。

張凱當選了衛生廳廳長這是一個很高職務,如果僅僅是這樣他對李傑也沒有什麼幫助,最重要的是他主管北方幾省醫療地試點工作。其中就包括李傑所在的城市。不過這個張凱為人太迂腐。李傑覺得就算自己是他女婿,他也不一定會開綠燈。

所以一切還要靠自己地辦法,小小利用一下張凱大叔。(這里官職,制度等等全是虛構不要與現實掛鉤)L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簡稱就是藥監局是一個很輕松的地方,員工們每天做的多是報紙、茶水、侃大山。

不過有的時候他們也會忙一陣,比如新政策下來。上頭開會了以後他們學習某些精神等等。

局長王奎今年已經50多歲了快要退休了,經常性的應酬讓他養成了一個圓圓的啤酒肚。他每天都是笑眯眯的,下屬們都很喜歡這個和善地局長。

“王局長。有人指名要找您!”王奎正在辦公室看報紙的時候有人敲門報告道。

“就說我不在!不!讓他進來吧!”王奎現在升職無望的情況下,他凡事都求穩妥,對讓既然指名找他,也許是哪個熟人或者領導派來的。

“王局長您好!初次見面我叫李傑!”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李傑!

“李傑!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啊?”

“是這樣的,我剛剛從中華醫科研修院畢業拿到博士學位,想回到家鄉來創業發展!”李傑說著就從兜里翻出一張名片,遞給王奎。

李傑早上一起就花錢打印地名片去了,他自己設計的名片很簡單,他的名字,臨床醫學與制藥工程雙博士頭銜。

“博士?小伙子這麼年輕就博士了!真是前途不可限量啊!”王奎笑著結果名片,但是他一看,名片上竟然寫著張凱,XXX衛生廳廳長。

“啊!我拿錯了,對不起!”李傑慌張道,接著他把兜里地錢包拿了出來,稀里嘩啦的拿出了一堆名片。

王奎仔細一看,這都是一些什麼人物的名片啊!BJ副市長陸海,國家藥物管理局的徐萬福主任……

終于他看到了李傑的名片,雙料博士李傑。王奎的腦門已經出汗了,這個小家伙不得了啊!

看來似乎大有門路,不過他能爬上局長的位置,也不是傻瓜。他覺得眼前的這個人,只有兩種可能,一他是騙子,二他是的確後台很硬。

不過他覺得後者的機會大一些,因為李傑手里拿名片上面的人有幾個他是認識的,其中有一個北方藥業集團的董事長趙超。

李傑手里的名片是他的專屬金卡名片,只給真正的關系親密的人,給其他的伙伴只是普通的。

李傑這個時候心在砰砰亂跳,他這麼有點冒險了,這個計策也是他昨天晚上才想到的,上次陸浩昌教授的慶功會上李傑認識了很多成功人士,自然也收集了他們很多名片。還好這次帶來了,而且發揮了極大的作用。

特別是北方藥業集團地董事長趙超的名片。趙超那天給李傑這個專屬的名片是因為他當時沒有帶其他名片,並不是他很看的起李傑把他當自己人。這不過是一個巧合而已。

李傑其實根本不知道趙超的名片還分類型的,這也是他運氣比較好,正好拿到了這個專屬的名片,同時也遇到了這個識貨的王奎局長。倒黴的時候,多說一句話也能被綁架,運氣好的時候困難在無形中就自己消失了!

“李傑啊!來坐下說!”王奎熱情地招呼李傑坐下,又吩咐秘書倒了茶水。

“王局長,我找您是求您辦點事情的!我想在咱們市開家藥店,我聽我張叔說《藥品經營許可證》還需要您來審批!我就冒昧地找您來了!您放心我會按照規矩辦事的!”李傑說這個規矩辦事讓王奎聽了很受用。所謂規矩就是在審核上大體要通過,還有一個就是潛規則送禮了。

“小伙子很有干勁麼!你放心。只要你地藥店合格就可以審批!”

“我張凱叔叔說我必須嚴格按照政策辦事,還教育我一定要好好干。不能給您添麻煩呢!”李傑笑道,這個他說的可是實話,張凱的確教育他必須按政策辦事,這也是李傑昨天給張凱打電話的原因,其實他也怕王奎不相信自己打電話向張凱求證,李傑把張凱的原話說給王奎聽,至于他怎麼想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張凱教育李傑的確是讓李傑遵紀守法。不能走後門拉關系,可是這話到了王奎耳朵里就不一樣了,張凱升職成為了廳長,而且還主管他們這里……

“張廳長鐵面無私我是聽說過地,你們是親戚麼?”王奎試探道,雖然他已經相信了李傑九層。但有如果試探的機會他這個老人精還是不會放過。

“不,我們不是親戚,但…我跟他女兒是…恩。是好朋友!”李傑故意說的吞吞吐吐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如果李傑可以裝臉紅,李傑肯定會讓自己的臉變紅,看起來更加像一點。為了事業只能犧牲一下了,李傑心想,同時也在心中請求石清的原諒。

王奎一下就明白了,敢情這個小子是張凱地女婿啊!要不然怎麼年紀輕輕的就雙料博士,而且還能認識這麼多權貴!

王奎徹底的被引入了李傑地全套中,此刻完全的打消了他對李傑的疑慮。

“藥店的地址等等都選擇好了沒有?”王奎熱情的問道。

“這還需要靠您的指導意見,我在L市也沒有什麼親人,如果您不嫌棄請允許我教您一聲王叔!”李傑覺得自己的嘴臉有點惡心,不過有的時候必須忍耐下。

王奎很是高興,這個年代科技人才是很值錢的,大學生都不多更別說博士生了。而且眼前的這個小伙子的背景實力也很大,大到無法估計,他認自己為叔叔穩賺不賠。

“你不嫌棄我這個叔叔又老又麻煩就好啊!”王奎笑道。

“王叔叔你正當壯年,怎麼會老,我都覺得現在這個位置都是屈才!”千穿萬穿馬屁不穿,李傑的話肉麻之極。就連王奎自己都知道不可能再升職了,但聽了這話還是很高興。王奎現在是真正的喜歡上這個小伙子了。

“其實我身體不是很好了,肝髒已經有點毛病了!酒都不能喝了!今天晚上還有人找我喝酒!對了你今天晚上跟我去吧!”王奎說道。

“我?這不好吧!”李傑推遲道,其實他聽到喝酒就害怕,官場上這些人喝酒都嚇人。他還記得一個順口溜,說的是‘喝酒像喝湯,此人是工商;喝酒不用勸,工作在法院;舉杯一口干,必定是公安;八兩都不醉,這人是國稅;起步就一斤,准是解放軍!,

王奎的酒友肯定都是這些人!王奎也不是弱者,李傑給這個順口溜還加過一句,‘二斤都不倒,是醫藥代表!,

“有什麼不好的!這次還有工商局的萬局長,正好讓他給你把營業執照辦了!早點把證給弄齊全了不是能早開業麼!”

李傑只能點頭稱是,心里卻在暗暗叫苦,北方人本來就能喝酒,在加上這些酒桌的常客,李傑覺得自己有醉死的可能。

“王叔,您剛剛說了您的肝髒不好,不應該多喝酒,不過朋友在以前高興酒是不能少的!我給你弄點藥!先吃了不傷害肝髒的!”李傑建議道。

他這麼一說王奎果然贊同,李傑去中藥店買了葛花,拐棗,黑大豆,甘草等幾味藥。配置成解酒藥。

這個東西是他李文育時代的解救配方,一個朋友送給他的,後來這個朋友用這個配方賺了不少錢。

這個藥只能縮短酒精在體內停留時間,減輕代謝對人體各個器官的損害。

第二天一早,太陽已經升的老高,陽光照射在李傑的臉上,他翻了幾個身才,突然覺得不多,不能在懶床了,一下子跳起來,發現自己睡在一個陌生的房間里!我靠!難道我又穿越了?李傑甩了甩頭,感覺清醒了不少,這才想起來不過是喝醉了,不知道被誰扛了回來。

想起昨天李傑就覺得恐怖,他雖然提前吃了解救藥,依然抵擋不住這些強人的攻擊,李傑只是記得工商局局長,刑警隊隊長,還有若干酒桌強人,李傑喝了不到一圈就倒了。

雖然醉的難受,但他卻知道昨天的罪沒有白受,隱隱約約的他記得工商局萬局長答應給他辦營業執照。

李傑雖然喝了很多但是頭卻不痛。昨天是公款吃喝,喝的都是茅台那種名酒,當然不頭痛。這是李傑第一次享受到公款的帶來的好處,雖然有點對不起人民。

雖然很難受,不過李傑覺得這頓酒值得,畢竟得到了一個承諾,不過必須馬上去要求他兌現,誰都知道酒後承諾最不准!

上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二十六章 兄弟、子彈、半截的手術刀     下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二十八章 無賴局長、大叔臉、肝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