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三十四章 難忘的一日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三十四章 難忘的一日

李傑覺得自己怎麼也無法高興起來,他在擔心,這個手術是很難纏的,而且手術患者還是個一歲半的小嬰兒。

李傑回到醫院就跟王永談到了這個手術,王永對李傑有些冷淡,李傑聽得出來,這個手術原本應該是王永的。

雖然李傑不是有意的,但畢竟是搶了他的手術。他本來還想找王永做助手,這次都沒有敢提出來。

助手是一個大問題,整個醫院都沒有人能達到這個要求,想要找助手必須去別的醫院,就在李傑苦悶的時候,江振南教授竟然打來電話讓李傑去學校找他。

江振南教授肯定有辦法!李傑心想,他在醫療界就北斗泰山一樣的人物,找一個助手還是很容易的。

而且自己這次回來還沒有去探望過他,竟然讓江振南教授主動找自己,李傑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江振南教授永遠是精神矍鑠,笑臉常開的老人,看到李傑的到來他更高興了,李傑是他近年來見到的最傑出的學生,有天賦而且很努力。

“李傑,聽說你在醫院里是風生水起啊!”江振南向李傑說道。

“江教授說笑了,我這次都要混不下去了。”李傑苦笑道。

“哦?混不下去了?怎麼說?難道有人又刁難你了?”江振南關切的問道。

“這到沒有,我需要一個助手來做一台手術,室間隔的手術!患者年紀太小。很難!”李傑解釋道。

“這個沒有問題,你不用擔心,我可以幫你找助手。我這次找你是有個問題要拜托你!我記得你是會日語的!”

“是地!不知道是什麼事?”

“我們學校與日本的醫療界一直都有聯系,最近他們要派來一個交流團來相互學習醫學經驗!不過今天他們打電話說有兩個人提前來了。你看我這還沒有准備好,希望你能代表我們學校去陪這兩個人幾天,至于助手我會你找一個合適的!而且醫院那里我會去給你請假不用擔心!”江振南說道。他沒有多說助手的事,他知道這次手術不是王永做而是李傑來做,兩個人肯定出了點問題。

李傑不好推辭,沒有好助手自己什麼也做不了。反正病人還需要一段時間來調養,才能做手術。李傑便答應了江振南的請求。

在公用電話。李傑撥通了江振南給的電話號碼。

嘟嘟嘟幾聲後。

一個猥瑣的聲音傳來,電話里傳出的聲音讓李傑一愣。這聲音聽起來怎麼像是那天的東瀛小矮子龜田啊!李傑在委婉的一問,果然住在李傑給他安排地酒店。肯定是龜田與貌似蒼井空的女孩了。

李傑不由得想起了那天做地夢,同時也想起了那個貌似蒼井空的女孩,心想龜田雖然猥瑣點,有損市容,但蒼井空妹妹不錯。擠著公交車來到了酒店,一下車就看到了這對猥瑣男人跟漂亮女人地組合。

“啊!李君,竟然是你?你怎麼會來這里?”龍田正太不解的問道。

“剛剛打電話的就是我。我就是接待你的!廢話少說出去玩吧!”李傑說著轉而又對這個貌似蒼井空的女孩問道,“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敢問芳名!”

“我叫龍田虹野!”龍田虹野說話的聲音猶如微微春雨,甘甜且細潤,李傑聽了覺得好像注射腎上腺素一般,血流加速,心髒狂跳。

“你們是兄妹?”李傑突然反應過來他們兩個姓氏一樣。在得到點頭確認以後,李傑覺得這個世界太瘋狂了,造物主也太偉大了。兄妹兩個人能差距這麼大?一個猥瑣陰沉,一個天真美麗!兩個極端啊!李傑感歎了一陣以後說道,“好了今天也不是很早了,不能去什麼其他地地方玩了,咱們就在城內逛逛,讓你們看看什麼叫做千年古城,什麼叫做博大精深的文化!”

“有勞李君了!”龍田正太感謝道。BJ城的春天很短暫,寒冷的冬日過後,沒有多久就會變成炎炎夏日。現在正直春夏的交替時節,氣候倒也涼爽宜人。

李傑本來打算叫石清一起來玩的,但是他一想,這個小日本看石清是地那種色迷迷的眼神,比自己看龍田虹野還要色!即使是用眼神也不行,不能讓這個龜田接近石清!

李傑一路上給兩個人介紹這這座古城,以及中國博大精深的文化,兩個人聽地很入迷。其實兩個本來就是對中國文化有著無比的崇拜才偷偷的先跑過來看看!

“可惜到了滿清,再到近代就沒落了!”龍田正太突然感歎道。

李傑看了他一眼,這個死龜田哪壺不開提哪壺,近代沒有你們日本中國會這樣?這會兒李傑才想起來,他差點忘記這個猥瑣的小龜田是一個小日本,自己竟然不知不覺把他當自己人了!真是罪過。

“聽過鳳凰麼?”李傑問道。

“聽說一種神鳥!祥瑞的象征!”龍田正太說道。

“龜……不龍田兄還算有學問!鳳凰在快要死的時候會飛向烈火,在火種將糟粕全部拋棄,在短暫的陣痛過後,便會浴火重生!再次重生的鳳凰更加絢麗璀璨!明白麼?”

“我明白,你說的你們國家,總是在亂世後再現盛世!可是我覺得世界的未來是在亞洲,亞洲則是要看我們日本!”

好你個小日本,真會做夢!李傑恨恨道,這個小子肯定是受日本歪曲曆史的教育的產物。

李傑剛剛想教訓這個猥瑣地小龜田卻發現,他竟然不走了,跑到在一對在樹下對弈的人身邊停了下來。

下棋的是一老一少。少執黑,年長執白。

老者棋風穩重沉建,一看就是在棋壇中浸淫多年。年輕人分格詭異,顯然是後起之秀。

老者撚須搖扇,目光慈祥,年輕人雙手握拳,目不斜視。

盤中黑虎逞凶,殺氣騰騰,不可一世。白子若飄世浮云,似斷似連。縱橫方寸。

李傑注意到,年輕人的黑龍雖然鋒芒畢露。但後力不足,而白子回旋空間較大。定有後招兒。

“龍田,要不要猜猜,熟贏熟輸?”李傑向龍田建議道。

“好,我選黑,勇猛凶狠,果敢剛進,符合我們大和民族的作風!”龍田搶先說道。這也正和李傑的意思,白棋正是李傑所向。

李傑也不和龍田爭論,靜靜的在一旁觀看起來。龍田此時也安安靜靜的看棋,他們都知道“觀棋不語真君子”這句話。剛剛兩個人說的都是日語,也不對這對下棋的人構成什麼影響。

李傑與龍田兄妹在一般靜靜地觀看著,下棋的兩個人也(電腦小說網K.cn)不在意。在棋盤上激烈地厮殺。

棋到中盤,黑虎越發逞凶,處處緊逼。龍田在一旁看的是一臉地得意,還小鼻子小眼的向李傑笑。

李傑看的也是一身的冷汗,白子若是這樣一直持續下去,那後盤之中將是十分吃力。但仔細一看白子大的基本面上並不吃虧,不過是小小受挫而已,只要抓住機會定然會滅掉黑棋。

李傑只是怕老者無法看穿局勢,禁不住看了他一眼。

老者似乎不是很擔心,只見他合扇執子,面貌從容,不慌不忙的落盤定子,然後,看著對面的年輕人。

而年輕人擦去頭上地汗水,快速的落子,似乎早已考慮成熟。一時之間,寂靜無聲,只有圍棋落盤之音斷斷續續的傳出。

下了幾手以後,黑虎越發猖狂,緊緊咬住白子一角,似有將其全部消滅之勢,老者還是一副泰然處之的樣子,不與黑虎做過多的糾纏,大有放棄一角江山之意,龍田和年輕人都是一臉的興奮,似乎勝利就在眼前。

年輕人是招招刁鑽,子子狠毒,似乎要將老者地白子困于中局,大行殺伐。

“李君你看了沒有?白子要輸了!”

“這可不一定,你看到的不過是表象而已!”其實李傑看到白子的處境,也略感不妙,但是當他仔細觀看棋局之勢後,覺得這黑虎有點詭異,說它逞凶吧,似乎被白子阻斷,但是又有鋒芒,說它活躍,只是不如前盤那般殺氣騰騰。

李傑又看了一眼執白地老者,只見老者面色如故,毫無緊張與激動。李傑便也放下心來對龍田說道:“看到了麼,黑棋就好比你們日本人,氣勢雖盛,但必然不能持久!”

“哼,你棋藝太差勁了,雖然圍棋是你們中國發明的,但是我們日本將它發揚光大了。”龍田在一旁的開始自大,“還有你們的茶文化,東渡日本以後,我們將其發揚為茶道。就連你們的醫術,現在也是我們領先!”

李傑看著龜田那得以的樣子不禁有些惱怒,反唇相譏道:“所以說你們狹隘,偷點東西就當寶貝,我們這的好東西多了,你們不過學個皮毛還總拿出來賣弄!就像你們日本學中藥,知道什麼叫‘道地藥材,麼?你們種的中藥永遠也不會有中國人的療效!”

“李傑君,不可否認,你們的國家真是偉大!”比如紫禁城,不過你說說這金碧輝煌的宮殿,要不是幾十年前,我們國家幫著你們抵抗侵略,你們的古典建築,不可能保存的這樣完好!”龍天正太說不過李傑,變改變主攻方向,他又怎麼知道這次更讓李傑生氣。

李傑一聽龍田的話就來氣,你個小鬼子,侵略說的還那麼冠冕堂皇,要不是日本的侵華戰爭,我國的大好河山要比這更為壯麗。

“龜田,我不想跟你討論政治,你聽著。日本侵華那是一個不容置疑的曆史,而且我會給你看更多的證據,現在你要是再敢說一句剛才地話,我就立馬把你打的生活不能自理。”李傑一把抓住龍田的衣服,惡狠狠的說道。

“我說的就是曆史,我從小到大,學的就是這個曆史!所有人承認的曆史!書上就這麼記錄的!”龍田也擺出了一個事實,他有點委屈,從小就是這樣的教育。

“你們的曆史,那叫個狗屁曆史。狗屁政客篡改地曆史。你們還妄談曆史!真是可笑”李傑向龍田正太吼道,把他吼的一驚一乍。

“遣隋使。遣唐使,都是來中國學習地。想想你們的幾個寺院,是什麼樣地建築格局。看看你們的京都,說不好你們日本人就是徐福的後代!”李傑看著還在負隅頑抗的龍田正太,火氣又漲了。

這個時候李傑發現他們兩個人的爭吵打擾人家下棋,于是不再說話,李傑心中恨極了這個小日本,這麼小就變成了一個右翼份子!

若干手後。老者向對面的年輕人悠悠然的說了一句:“棋風詭異,不拘一格!”年輕人聽到後,欣欣然而喜形于色。然而聽到後一句地時候,笑容卻消散殆盡。老人說的是:“然方正大氣方為王者之道,詭道,奇兵不過輔佐之道而已。必然不能長久!”

李傑聽到後趕緊翻譯給龍田聽,順便還加上了自己的話:“看到沒有你們國家就是這樣。必然不能長久!”

“我們不談政治,你有你的想法我也有我的看法!先說賭棋。我還是認為黑子會贏!”

“好啊!繼續看!”

李傑知道黑虎已是強弩之末,大勢已去,果然,老者幾手落子,黑虎鋒芒盡收,白子則殺影重重。年輕人手忙腳亂,本來局勢已經難以應付,卻又忙中出錯,敲落一子,黑虎軟肋頓現。

老者抓住機會,白子化云為龍,死死的將黑虎咬住,一時之間,黑子優勢盡失,回天之力已乏。

年輕人疲于奔命,再無開盤之時鋒芒,真是有心翻盤,無力回天,兩手過後,便棄子投降。

棋局局過後,龍田這個家伙還不服氣,嚷著要和李傑殺一盤,李傑卻不理他心想:果然日本人無恥,輸了就不認賬!跟你地國家一樣!

“走吧!別下棋了,我帶你取個好地方!”

“去哪?”龍田不解的問道。

“當然是好地方!”李傑還是拽著龍田往前走。心想:這個日本矬子如果不修理修理早晚會變成一個右翼分子,還是那句家鄉話,小樹不修不直溜,人不修理哏揪揪。你是右翼我早晚讓你變成日奸!

李傑帶他去的不是別地地方,就是燕京八景之一的盧溝橋!這個抗日戰爭的著名戰場!

龍田正太其實有些害怕,他看到李傑憤怒的樣子以為李傑會打他,或則把他交給父親口中時常提到的那些赤旗組織成員。

李傑帶著他們來到了盧溝橋,龍田兄妹倆看到眾多大小不同,形態各異,數之不盡的石獅子。有的昂首挺胸,仰望云天;有的雙目凝神,注視橋面;有的側身轉首,兩兩相對,好像在交談;有的在撫育獅兒,好像在輕輕呼喚;樹的高豎起一只耳朵,好似在傾聽著橋下潺潺的流水和過往行人的說話……真是千姿百態,神情活現。

龍田正太並不知道盧溝橋的曆史,他被盧溝橋高超的建橋技術和精美的石獅雕刻的迷住了!

“李君,這兒有多少個獅子?怎麼數不清楚?”龍田迷惑的問道。

“其實這是一座神橋!獅子是永遠也輸不清楚的!不信你可是數!”李傑神秘的笑道。龍田兄妹當然不信,于是又去數獅子。可是怎麼數也數不明白!

盧溝橋的獅子一直就是個迷,怎麼數都數不明白!曾經政府專門派人來清點都無法數清楚,更別說他們兩個了在這一時半刻了。

“我服了,怎麼會數不清楚?真是一座神橋!”龍天正太說道。正如李傑所想象的,龍田正太果然跟多數日本人一樣,有些迷信!

“其實這個橋也是一個許願橋。這里是有神靈的!你站在橋邊,將心里所想地願望只要大聲的喊出來,神靈十有八九的會幫你達成。”

龍田正太半信半疑,他沒有聽說許願還需要大聲喊的,但是看到李傑一本正經的表情,好像不是在說謊。

貌似蒼井空的龍田虹野已經相信了李傑的話,站在橋邊便要許願。

“讓你哥哥先許願吧!你先等等!”李傑趕緊拉住了她。她跟正太不一樣,她可沒有什麼可惡的言論。

龍田正太表情突然嚴肅了起來!作為龍田家族的長子,從小他就接受最嚴格的訓練,雖然他覺得自己擁有最高貴地血統。最聰明的頭腦,以及最高超地技術但是他還有一些願望不能達成。迷信的他覺得許願是一個很好方法!

龍田正太走到橋中央。整理了一下衣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扯開自己的嗓子,用盡自己的力氣大聲的喊道:“我要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強的醫生,我要建造一所這個世界行最大最好的醫院……”龍田的願望還沒有喊完,就被一個咬了半口地番茄打斷了。

“誰丟我?”龍田有些惱怒,好不容易今天有機會把自己的願望說出來,竟然被人用番茄砸到了頭。

龍田正太一看,他周圍的行人面露猙獰。殺氣騰騰的看著自己,仿佛要將自己生吞活剝了一般!接著陸續有咬了半口滴饅頭等食品扔過來。嚇得他抱頭就躲在了李傑身後。

“***小日本竟然來這里囂張,太欺負人了!今天咱們就學學革命的前輩在盧溝橋打他個丫地小日本!”人群中不知道誰在起哄道。

在盧溝橋上用日語囂張的大聲呼喊,估計龍天正太算第一個!李傑很想笑,但是卻不敢,如果讓龍田正太知道自己整他。還不哭著去告狀。李傑可害怕江振南教授教訓他。

龍田兄妹已經嚇傻了,抱著頭不知所措。

“大家別生氣,你們誤會了。他是在贖罪的!不是來挑釁地,他是日本人中的好人!他的祖輩都是反對侵略的!”李傑大聲喊道,他如果再不阻止這群憤怒的人可能不僅僅是扔一些吃剩的食品了。

在人們半信半疑中,李傑趕緊對龍田說道,“你太不小心了,怎麼能用日語呢?中國神要用漢語說,現在神生氣了,派這些人來教訓你!”

“那怎麼辦?”龍田緊張道。

“快點跪下,磕頭贖罪,對這剛剛許願的方向!”李傑說完,又對這憤怒的人群說,“他也是一個可憐的孩子,他一直想學中國文化,可是日本政府對他們嚴加迫害,不讓他學習中文,所以他不會講漢語。”

憤怒的人們一看,這小日本竟然虔誠的跪下來磕頭了。看來果真是來贖罪的,想來是錯怪人家了。

一個個滿懷歉意的上前來跟龍田正太握手,有的還送龍田一些小禮物表達自己的歉意,還有一些人在鼓勵龍田,贊美龍田正太等等。

龍田虹野則是一臉的疑惑,她覺得中國的這個神的確是真神,竟然如此的靈驗。可是讓自己對這橋大喊自己的願望卻怎麼也說不出口,于是將自己心中那點願望閉著眼睛許了出來。

龍田正太也是被虎一愣一愣的,心想著中國的神,還真是神啊,自己剛表示完自己的歉意,神馬上就收回了對自己的懲罰。

李傑與最後幾個青年友好的握了握手,便和他們揮手道別了。

龍田正太此刻還心有余悸,對這個大神更加敬畏有加。其實龍田並不傻,也覺得這個事情有點奇怪,不過他家族一直都是比較迷信,相信神靈。他多少受到了感染,在加上他對忠厚的黑臉李傑信任無比,所以在這上吃了點虧。

“李傑君,真是謝謝你了!”龍田正太鞠躬道,他是真心的,彎腰都超過了九十度。龍田虹野也是一樣跟隨著哥哥一起感謝李傑。

這樣李傑感到很不好意思,整了他還讓人家謝自己。

不過李傑想到他是右翼份子就沒有什麼罪惡感了。暗下決心,今天讓你是作假道歉。總有一天我會讓日本的代表來這里代表所有日本人來這里真正的道歉!

李傑領著龍田兄妹,玩了一天,也玩累了,到了傍晚三個人都覺得又餓又累,于是李傑決定讓他們感受一下中國地飲食文化。

李傑回想起自己在李文育的時候,在日本待的那段時間,日式飯菜吃的自己真是倒胃口,盤子小,東西少,味道也淡。更變態的是,小日本還愛吃個生的。生的也就罷了。他們竟然變態到水母都吃……

李傑決定,要讓龍田和蒼井空徹底的感受一下中華美食的博大精深與源遠流長。走到烤鴨店門口的時候。李傑注意到隔壁還有一家川菜館子,李傑看著龍田地小細眼睛和圓眼鏡,嘴角泛起了意思不易察覺的,有點邪氣地微笑,他決定應該帶著他去吃川菜而不是聞名中外的烤鴨!

“走,龍田咱們去吃川菜!”李傑說著就要進了川菜館子。

“李傑君,這川菜好吃麼?我聽說烤鴨很好吃”龍田虹野向李傑問道。

“當然好了。簡直就是好吃地不得了。這個川菜還可以減肥!”李傑鄭重其事的向龍田虹野說道。一提到減肥,她就興奮起來,其實她有點胖,李傑早已經通過他‘色眼金睛,的本領看出來了。

李傑幾個挑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李傑客氣的將菜單遞給他們。他們兩個不認識中文,但是日文有很多字都是借用漢字。龍田正太在菜單上看見了一個“XX豆腐”便毫不猶豫的點了下了,然後又裝模作樣的隨便點了幾個。

李傑聽著菜名,心里那個樂啊!龜田。你點地那幾個菜不把你給吃趴下了,我今天絕對不會讓你走出這個川菜館子的大門。

在服務員要離開的時候,李傑用四川普通話像是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好久沒吃到過家鄉菜了,今天一定要好好的解解饞!”

服務員立刻明白了在菜單上直接做了一個標記,這個標記是告訴廚師,客人是四川來滴,要用最猛烈的辣!

在飯菜做地很慢,等待是無聊了,最害怕寂寞無聊的李傑便找點話題,龜田那猥瑣的樣子,李傑不喜歡跟他說話,但是他地這個妹妹貌似蒼井空的樣子確實李傑喜歡的。

“龍田虹野小姐,我剛剛看你祈禱的很虔誠,我覺得你不喊出來神也會幫你達成願望的!”

龍田虹野見自己偷偷許願的事情讓李傑知道,不由的俏臉微紅。這微微的變化讓李傑看了個明白。

她肯定許下的是小女孩的那種白馬王子一類的願望。

“龍田虹野小姐看來對自己的未來很關心啊!我曾經學過一點西方的星座知識,不如我給你講解講解?”

她還是不說話只是點了點頭。李傑看著文靜可愛的龍田虹野,再看看猥瑣的龍田正太,他覺得兩個人肯定是假兄妹!太不符合遺傳規律了!

“龍田櫻小姐,你是什麼星座的啊?”李傑換了一副表情,那是一個道貌岸然的臉!在外人看來李傑有點像一只狼,一只努力的想把自己的大尾巴藏起來的大尾巴狼。

其實什麼星座一類的東西,都是李傑騙為了騙小女生學來的,這是他泡女生的法寶之一。

龍田櫻說出了自己的星座,李傑憑借著自己的蓮花舌,將以前從網上找來的一些關于星座的話題,把龍田櫻聽的是一臉的崇拜。

什麼牡羊的愛,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小心,不要讓火給熄了啊。生氣時,金牛座是,扭頭就走懶得理。這一類的,

龍田櫻聽完以後,又是一陣淺淺的笑。笑的是李傑的心髒出現了一段時間的心率不齊並伴有間歇性停搏。

龍田正太看李傑說的頭頭是道,不由得心中癢癢,于是一臉崇拜的看著李傑說道:“李傑君,你也該我算算,看看我怎麼樣。”

李傑鄙視的看了看龍田正太,他正與美女聊的開心呢,這個家伙竟然不識趣的來打擾自己。不過看著他那渴望的表情,他覺得還是滿足一下他小小的願望吧!

李傑其實根本不會算命,但為了不打擊龍天正太的熱情,李傑決定硬著頭皮干下去,于是裝模作樣的說道:“正太啊!你臉色不太好啊!面相陰缺,不是福相!”

“啊!不會吧!”

“把你的手遞過來。”李傑裝模作樣的功夫倒是挺深。他所有都是胡說的!

龍田正太向敬神一樣虔誠的伸過手來,此時的李傑在他的眼中就像是一個在寺廟里幫人解簽的世外高僧一樣。其實李傑剛才也是信口開河的胡謅的幾句,沒想到龍田兄妹還挺上心。

“左手為與生俱來的先天命根,右手表示現在以至未來之命數,你先天算是一般了,我們來解一下未來吧!”李傑說著抓住龍田正太的右手。

“你的生命線圓潤。你有個幸福的家庭,你未來會很健康!”李傑說著,便在龍田的手心畫了個圈。龍田對于李傑的這個看法深有同感,便點了點頭。

“你的事業會很凸出”李傑在剛畫的圈上面又加了一個凸出。

“你的金錢、朋友、仕途、愛情都會表現的不錯。”

“嗯,嗯。”龍田的臉上都快變成一朵花了。

“只是,你的婚後生活比較的凌亂,會留下一個小尾巴。”李傑又添了幾劃。

李傑這些都是信口胡說,但是他在龍田正太的手上卻不是亂花,如果自己看李傑是在龍田正太的手上畫了一直烏龜,李傑說的生命線時,他畫了一個烏龜殼,事業凸出是畫的烏龜頭。金錢朋友等四項李傑畫了烏龜的四個腳。

最後的婚後生活混亂,與留下的小尾巴,就是烏龜尾巴與鬼殼的花紋了。

龍田正太做夢也不會想到李傑會在他的手上畫一直烏龜罵他是烏龜的命運。

雖然又損了龍天正太一次,但李傑卻沒有了心情,看著龍田一臉興奮和崇拜的樣子,李傑所有的心思都消失了。

菜一盤一盤的端上來以後龍田兄妹兩個人沒有吃就覺得要辣的噴火了,看著幾個辣椒紅油漂了一層怎麼也下不了筷子。

龍田正太此刻很是餓,鼓起勇氣小心的嘗了幾口菜,發現一個比一個辣,吃下去簡直就是在受罪。那也沒辦法,這才是他自己點的!龍田只好硬著頭皮吃了下去。

一口菜吃下去,就好像吃了一團燒紅的炭火一樣。香是香,不過這辣味就讓龍田受不了了。

龍田虹野卻不一樣,她似乎能吃辣的,這讓李傑罪惡感減少了很多,她吃相就要比她的哥哥好太多了。小口的吃菜,小口的吃飯。

“正太,今天的菜味道還可以吧?”李傑歪著頭,饒有興趣的看著滿頭大汗的龜田。

“不錯,不錯,就是有點辣!”龍田不停的扒拉飯。

“你試試這個麻婆豆腐,可能不太辣。”李傑向龍田建議道。

龍田正太這才想起來,麻婆豆腐是不辣的,當然那是日本的麻婆豆腐,中國的可不一樣!馬上就給自己來了大大的一份。這一口,讓龍田徹底的對川菜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龍田臉上的溫度在瞬間升高了幾度,小細眼睛里全是淚水。

上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三十三章 陰魂不散     下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三十五章 手術的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