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三十五章 手術的助手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三十五章 手術的助手


李傑足足陪那個小日本龍田正太玩了三天,也足足讓那個龍天正太郁悶了三天,他覺得自從來了中國以後,突然就變的倒黴了。

當然這都是李傑搞的鬼,他不但將龍田正太刷的團團轉,還趁機獲得了她妹妹龍田虹野的好感,當然李傑不是腳踏兩條船的人,李傑不過是風流一點而已,誰讓龍田虹野張的那麼像蒼井空,讓他總是忍不住逗她玩。

龍田正太很懷疑是不是自己因為第一天得罪了那座獅子橋上的神仙,所以他的運氣變的差了起來。當他看到龍田虹野將李傑‘迷住,的時候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因為他知道他妹妹許的願望是希望有一個白馬王子來迎娶她。這個願望竟然實現了!

李傑雖然黑了點,但人品不錯博學多才,怎麼也算個黑馬王子吧!

這三天李傑總是在教育這個正太,希望能用自己的努力來改變正太的右翼傾向,能把他變成‘日奸,最好,在不濟也能改變成正常人啊!

可惜李傑的努力全是白費,他從小的觀念畢竟不是那麼容易改變的!三天的時間不夠,必須用更多的時間磨練他。

日本的醫術交流團的其他人也已經來了,李傑終于可以不用面對龍田正太那張帶著黑框眼鏡,有著一雙色迷迷細條眼睛的猥瑣小日本龍天正太了。

現在要准備的是那個手術,鑫龍財閥董事楊威兒子的手術。到不是李傑不熱心幫他,他一直到今天才將兒子送過來檢查。

楊威今天戴了一副墨鏡。將那雙懾人地眼光完全的遮蔽住,完全變成了一個不起眼的普通人。孩子由身後的助手抱著,奇怪的是他的媽媽沒有來。

李傑不由得懷疑起來,他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但是他知道有些事情不知道最好,自己攤上這個手術已經很倒黴了。

孩子很可愛,白白胖胖的,但總體上這個孩子發育不是很好,應該是心髒病的影響,精神也不是很好。而且明顯的鼻翼扇動這是缺氧的表現。另外李傑注意到這個孩子嘴唇以及手指腳趾有不明顯地紫色,這是因為血液中缺氧。

“帶孩子做下檢查吧!”李傑說道。

“我們已經檢查過了。這個是病例!以及檢查資料。”楊威說完,他身後的助手遞過來一個文件夾。

李傑結果文件夾。接著說道:“需要我來做手術,就必須檢查一次!”說完也不管楊威地反應轉頭就走。

楊威身後的助手看不慣李傑地囂張作風,想沖上去教訓李傑一番,卻被楊威伸手攔住了。助手只能憤憤不平的把孩子教給護士帶去做檢查。

李傑之所以如此要求重新檢查,因為他覺得這個孩子不能完全確定就是室間隔的缺損,他缺氧沒有那麼的嚴重。PS:室間隔缺損,就是左心室跟右心室相通。動脈血跟靜脈血混合了,血氧含量降低。

這是他回家的時候跟胡醫生學習的方法!是胡澈教給他注意觀察細節,從細節中思考!

這個時代的儀器比較落後,很多疾病地檢查都是從物理檢查入手,這也是西醫的一個悲哀,太依賴儀器。同時也是一個優勢。隨著儀器的進步診斷效果治療效果也在進一步的提高。

心電圖檢查、X線、以及聽診成為了診斷的主要依據。孩子年紀太小不能做血管照影,所以的血管照應就是將人工地塑料或者呢絨,插入血管至大動脈中。然後用X光照片。X光是照不出血管的。

是肺動脈口的狹窄麼?李傑心想。如果可以做心血管地導管那麼就可以根據血管之間的壓力差來判斷了。

李傑在猶豫,他不知道應該如何來判斷,不由得懷念起胡醫生。如果他在的話就好了,他擅長診斷,而李傑擅長的是手術,並非診斷。

“孩子還是先留下,手術的日子需要了解了孩子情況才能定!”李傑對楊威說道。

楊威雖然很想早點做手術,但是他卻不敢違背醫生的意思,于是說道:“拜托李醫生了,另外希望李醫生替我保密,這里除了你沒有人知道這個孩子姓楊!”

楊威說完又回頭看了一眼孩子,戀戀不舍的走了。李傑一愣,他覺得楊威有些奇怪,不讓說也就算了,大多有錢人都有這個毛病,但他能看出來這個家伙對這個孩子很關心,那為什麼還要等三天才送過來呢?

將孩子教給了護士,李傑覺得去找江振南,他說過給自己一個助手,李傑現在要去把助手給弄過來。

其實李傑更想要的助手是王永,如果王永是他的助手李傑也不用為診斷發愁了,也不用為了診斷這個難題去找江振南要助手。

江振南在聽到李傑來找他的原因後,笑了好一陣子,笑的李傑莫名其妙。

“李傑啊!你不知道麼,這兩個病很容易區分的,你只需要用聽診器聽雜音啊!如果是肺動脈狹窄,應該在3、4肋骨出聽到,如果是室間隔缺損應該在第2肋聽到,而且兩者的聲音還有區別啊!”

李傑的黑臉一紅,說道:“江教授,我知道可這個孩子是一個1歲半的小孩,身體太小,肋骨間距離太小,不容易分辨啊!”其實李傑也知道這個方法,但是無奈李傑依賴機器過多,對于傳統的方法只能算是一般,達不到一流。

“哎,你還是臨床應驗少,我給你把助手叫過來吧!本來你這個手術還需要過一陣才能做呢!”江振南一邊說著一邊撥打電話。

大約一個小時左右,隨著一陣敲門聲,進來了一個年紀大約30左右的年輕人。

那套衣服。那個面孔,除了李傑的情敵王睿還有誰?

“江教授好!”王睿進來行禮道,然後一轉頭看到了李傑,驚訝道:“啊?李傑!你也是做給人做第二助手地?還是外圍護士?”

李傑這個生氣啊!他也太小看自己了!枉費自己還給他打圓場,李傑已經在考慮是不是哪天把酒店的經理凌雪瑩叫來,當眾指出他是變態。

“王睿啊!來坐下說話!李傑不是助手,他是這次的主刀,我就是請求你來給他當助手!”江振南緩緩說道。

王睿一臉不信的樣子,李傑那張忠厚老實的黑臉雖然看不出年齡,但是他覺得李傑最多30歲。怎麼可能做主刀?而且自己還要給他做助手。

“我還以為是王永老師做主刀!”王睿喃喃自語道。

“那就要委曲你一下了。王永也給他做過助手的!”江振南笑道。

“江教授,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完全服從您的安排!”

李傑不知道這個王睿技術怎麼樣,于是在回家的路上跟他談了很多。也詢問了一些他的手術經曆。

他的經曆跟王永有驚人地相識,都是天才一般的學生,然後快速地升職為主任醫師。當然他們倆都不是走什麼關系靠什麼門路的家伙。而是靠著過人地學識,以及一場場手術的磨練。對此李傑還是感到滿意的,也很感謝江振南教授給他找了一個這麼好的助手。

到了醫院,李傑將這個孩子的病情告訴了王睿,王睿二話不說。拿起聽診器開始做聽診。

“不是肺動脈口狹窄!”王睿肯定道。

“你確定?”李傑疑問道,他有點不相信,他一直覺得這個小子不會比自己強。

李傑結果聽診器,仔細的聽了一下,的確是兩種聲音!李傑不僅暗罵自己粗心與急躁,如果剛剛仔細地聽診就不會做造成這樣的錯誤。這次竟然在王睿這個情敵面前丟人,真是太丟人了。

他又多聽了一會,想將這個聲音記在腦海里。防止日後再犯錯誤,突然李傑臉色一變,放下聽診器。又吩咐護士將心電圖拿來。

王睿看一旁看的一頭霧水,不知道李傑想干什麼。

李傑將心電圖展開,仔細的觀察這些跳躍如精靈的波線。心電圖的每一個跳躍都是表現心髒地活動。

有的時候心電圖在一個成熟醫生的眼中要比很多先進地儀器還要管用,波的寬度與長度哪怕有一丁點的差異,成熟的醫生都可以作為診斷的依據!

李傑又將楊威提供的病例以及以前診斷的各種依據拿出,一一仔細的觀察。

看了半天,李傑或對王睿說或是自言自語道“他絕對不僅僅是室間隔的缺損!”

“不會吧!應該是的不會錯!怎麼會不是?”王睿搶過心電圖看了一會,接著又用聽診器聽了一遍確定的說道。

李傑將自己發現的新問題跟他說,王睿依然覺得還是室間隔的缺損,兩個人為此爭論了好一陣子。

當拿不定注意的時候,去請教別人是一個好的選擇,第一附屬醫院能夠請教的除了王永也沒有別人了

王永的辦公桌上擺著厚厚一層的手術資料,這些都是他這些年來的手術心得。溫故而知新。這是論語中王永最喜歡的一句。

主動脈瘤,主動脈壁局部或彌漫性的異常擴張壓迫周圍器官而引起症狀……王永看到手中的主動脈瘤資料候,不由得想起那次與李傑合作的Bentall手術。

從那次手術開始王永突然覺得有點自卑的心里,李傑的手術或許並不比他強多少,但是他在手術中的各種匪夷所思的操作,以及創新的方法,讓他驚歎。

其實從第一觀察李傑的手術開始就已經有這種感覺,只是沒有那麼強烈而已,因為自己一直是主刀。而那一次他是助手。

助手!這次院長也想讓他來做李傑的助手,不過後來又改變了主意!這次日本交流團來了,作為中華醫科研修院的第一附屬醫院已經一力承擔與日方地臨床技術上的交流。

而他王永將會用一場手術來展示第一附屬醫院心胸外科手術的最高水平!王永將手術資料全部收了起來,整個桌子頓時變得空蕩蕩的,只留下了一個病例,上面寫著主動脈瘤切除。

王永選擇了住動脈瘤,一個類似于Bentall的手術,雖然難度不及其一般,但卻同樣能夠展示出主刀醫生的最高水平!

王永選擇了這個手術,就是想在這上面突破自己的極限。李傑已經成為他心中的一個陰影,如果不再同樣的手術上超越他。以後他王永就會喪失信心,技術也會止步不前!

選擇了主動脈瘤一個Bentall手術中也有病症。相同的操作,超越這個陰影!

咚咚咚地敲門聲響起。王永不禁皺起眉頭,醫院已經確定了讓他放假幾天來准備,怎麼還有人來打擾。

一聲請進後,來的人是李傑,跟王永想象地一樣,只有李傑跟石清才會打擾他。而石清則在忙工作,那麼只有李傑這個閑人了。

“李傑,你不忙你的手術來我這里干什麼?”王永沒好氣道。

“這不是有難題麼,只有你王主任能幫忙,我診斷上出了點小問題,來幫幫忙吧!”

王永差點氣地背過去。因為這個李傑搶了他的手術,他已經好長時間沒有給李傑好臉色看了,而李傑卻不當回事。還是對他如以前一樣親密。

“好吧!不過你要答應我一件事!”王永陰險的笑道。

“說吧!”李傑高興的說,其實他也不是那種厚臉皮的人,王永對他有點意見李傑是知道的,但是王永是李傑覺得最親密,最可以信賴的朋友之一。

他不想失去這份友情,如果能化解他們地矛盾,最好是化解。這次王永求他無疑是一個開端,一個解決矛盾的開端。

“中日醫學交流會上我會做一個手術,希望你能做我的助手!怎麼樣?考慮一下吧!”王永淡淡的說道。

“我本來就是你的助手啊!這還用考慮麼?”

王永對這句話很受用,李傑這句話無疑承認了自己助手的地位。看著李傑那‘憨厚地黑臉,,王永有點慚愧,或許李傑從來沒有想跟自己爭奪第一主刀的地位,所謂的危機感,都是自己給自己逼出來地吧!

“王主任快來幫我看看!病人很可愛的,你一定喜歡!”

王永被李傑連拖帶拽的弄到了病房,當他看到這個可愛的小病人時,王永高興壞了。抱起小孩,就是一陣欺負,又是胡子紮,又是掐臉蛋。

李傑跟王睿看的差點吐血,他們看到王永喜歡小孩,本來還挺高興,誰知道王永竟然是喜歡欺負小孩。

“王主任你快點診斷吧,這個孩子病的不輕,你再欺負他,可就壞事了!”李傑勸解道。

王永看著懷里可愛的孩子,戀戀不舍的放下,說道:“我多疼愛他啊,怎麼能欺負他呢?”說完便去做看檢查的資料。

他跟李傑差不多,將心電圖等等看一遍,然後又自己做了聽診,連結論都差不多。不過卻徹底的否認了王睿的結論,病人絕對不是單純室間隔缺損。

“可能是心室間隔缺損與漏斗部型的肺動脈口狹窄可以合並存在,形成所謂“非典型的法洛四聯症”。更可能是大型室間隔缺損伴肺動脈高壓……”王永喋喋不休的說著,差點讓李傑瘋掉。

李傑是多麼盼望這個孩子能大一點啊!或者這個世界的設備再先進一點啊!那樣就不用住院觀察,可以直接手術了。

“只能讓這個孩子在醫院住幾天了,用長時間觀察來確診了!”李傑郁悶道。

“是啊!這麼好的孩子最好留在這里,讓我好好的寵寵他!”王永奸笑道。

“王主任你還是去准備你的手術吧!”李傑看著孩子讓王永折騰的心疼道,不等王永反應又問道,“對了日本方面准備派什麼樣的高手出場啊?”

說起手術王永立刻變得一本正經起來,放下孩子,說道:“我也不太了解,聽說是一個叫做龍天正太的年輕醫生!”

李傑聽到這個消息差點暈過去!龜田?李傑一直以為他不過是一個陪襯,沒想到竟然是日方的主刀醫生!

上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三十四章 難忘的一日     下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三十六章 頭號勁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