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四十章深入災區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四十章深入災區

手術論輸贏的本身就是一種錯誤,從一開始這就是個 在迷失了方向,然後在錯誤的路上越走越遠,治病救人就應該是純粹 的,是應該沒有任何功利性的,整個交流團的技術比拼能夠促進技術的發展,但醫術應該是純粹的帶上了功利性早晚會出現問題。

有了錯誤就要改正,李傑只能選擇離開!至于龍田正太是否准受約定就要看他自己了,李傑相信他不會違背。

“李傑你還是一個實習生,並不算醫院的在職醫生,還有石清也 是!你們可以不用去的!”院長勸說道,他因為李傑這次手術很是看好李傑的前程!這次是一個費力不討好的工作,處于對李傑的保護,他不想讓他去。

“為國家盡力是我們的職責,病人需要我,我們就應該出現!”李傑的話感染了在場的所有醫生,這些人都經曆過那紅色的年代,熱血的年代,此刻那塵封在心中多年的激情再次迸發。

李傑離開一部分是避開王永,自己無意間對他第一附屬的心胸外科主刀的位置構成了威脅。還有就是李傑不想摻和在楊威父子中間。他只把那個護士被收買的問題告訴了院長,院長自然會處理。

地震是一個巨大的災難,作為一個醫生,作為一個公民。李傑沒有理由不參加這個救災的工作。

“好了!災情嚴重,今天晚上就要出發!大家自願報名,我們醫院這次大約15個名額,希望黨員能先站出來……”院長繼續著>. 他本來以為會很艱難,畢竟災區環境艱苦且危險,去了並沒有好處。

醫生們也許是被李傑點燃了那份久違的激情,或則是因為李傑小小年紀作為一個實習生他尚且如此,他們怎麼能不如一個剛畢業的學生 呢?

“不能去這麼多人,去多了醫院還運作不了?我們這里同樣有病人了!好了我來選人,根據這次災情外傷病人多數,所以以外科為 主……”院長在報名人中選擇了幾名醫生。又挑選了幾個護士。

“石清你其實沒有必要去地!我一個人就可以了!”李傑忙里偷閑對石清說道。

“你真是厚臉皮,你以為我是沖著你去的麼?”石清雖然極力掩 飾,但李傑確實知道她是為了自己,不由得心中感到一陣溫暖。

“好了,現在准備一下吧!一會就出發了!我們醫院是第一批奔赴救災第一線的醫生!希望你們能不畏艱苦多救些人出來!”

第一附屬醫院的醫生一共去了9個人,護士則有7個,大 ~ 啟程一點抱怨也沒有,懷著報國救人的願望准本著向災區進發!

這次地震具體有多嚴重目前還不知道。C市並不是中心震源 受災很嚴重的地方,他距離BJ市很遠,按道理醫生不應由BJ市抽調,但BJ擁有最多最齊全的醫療物質。所以醫生也就一並帶過去了。

李傑現在就是個一人吃飽全家不餓,他不用記掛任何人,所以輕裝上陣。其他人就不一樣了,當給家里打電話報告要去災區的時候,家中親人地擔心等各種問題來襲,讓他們那股子報國救人的熱血開始減退,但是又不能表現出來一個個都沉默著不說話。

地震消息還沒有完全的傳播出去,現在只有醫療工作者與解放軍戰士先行一步。第一附屬醫院的醫生們乘坐著大巴車,跟隨著醫療食品等救援物質運輸車隊駛向災區。

車隊除了醫療工作者。還有一批解放軍戰士,他們與醫療隊一起向災區進發,兩者所不同的是,這是第一批醫療隊。而解放軍部隊則在災難發生的第一時間就已經分批進發了。

李傑前一天的晚上做了一個急救手術,又照顧了病人一個晚上,今天白天又是全神貫注的手術。這一輪下來,弄得他是精疲力竭。上了車不久,李傑就感覺眼皮在打架,沒一會就歪著頭靠著座位地背椅睡著了。石清一直坐在李傑的身邊,默默的看著李傑,靜靜看著這個讓人琢磨不透的人。她多少知道李傑心里在想什麼,她覺得自己陪在他身邊是最好地選擇。

因為事發突然,車上的醫生們都是白天上了班並沒有好好的休息,大家都明白到了災區會很忙碌不會有什麼休息時間,所以大家都在抓緊時間休息。一個個都跟李傑一樣歪著頭在車上睡覺。

這次來災區的以年輕力壯的年輕醫生為主。多數都在30左右,年紀大一點的也不過50歲。

不知道過了多久,汽車停下了,隨後車外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睡的正香的李傑被吵醒了,因為坐著睡覺地原因他覺得脖子有點難受。

他揉了揉脖子,發現車窗外的天已經亮了,睡的真是沉啊!竟然能在車上這麼睡一夜,李傑暗自感歎。

“怎麼了?”石清這個時候也醒了。

“不知道!下去看看吧!”李傑說道。

車上睡醒的人不止他們兩個,有很多人能都醒了,都在一臉疑問的四處張望。李傑剛剛下車就聽到有人大聲呼喊道:“前方的路堵住了,都過來幫忙啊!”

“走吧!去看看!”石清與李傑異口同聲道,石清說完就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李傑只是笑笑便拉著她一起去車隊地正前方。

前方大約有十幾輛車,物資車都是走在前方,搭載著醫護人員的車則在後面。現在車隊所在的位置已經在災區的邊緣了。

車隊的必經之路被山體上滑落的石頭沙石堵住了,看泥土的成色就是剛剛滑落下來的,或許是余震的原因吧!

解放軍戰士們一個個拿著鐵锨等工具已經開始清理道路上的堆積 物。一個年輕地軍官則正在大聲地呼喊指揮著。

“咱們也過去幫忙!將大石頭搬出去!”一位中年人指

他是這次帶領醫療救護隊的首領,第二附屬醫院的吳 德高望重受人尊敬的醫生。

醫生們看到那些干的熱火朝天的戰士們早就像上去幫忙了。這回吳醫生一說大家都摩拳擦掌准備上前。



“你們回去休息吧!一會還有更重要的事要教給你們呢!”年輕的軍官冷冷地說道,他是這次隨行解放軍的最高長官韓超營長,年紀輕輕的他就當上營長並不是考關系走後門,而是靠他絕強的實力。他棱角分明的臉上,透露著簡易與冷酷。他總是一副這樣的面孔,給人一種冷冷的巨人千里之外的感覺

“放心吧!這點事我們還能干別把我們當成了弱不禁風那種普通讀書人!”吳醫生對那個年輕地軍官韓超說道。

韓超並不同意吳醫生的話,露出一種不屑的眼神說道:“你們一會就會叫苦了,這里不過是小小的堵塞。過了這里,前方地道路更難走!先頭部隊只將道路清理到距離災區20公里左右的地方。也就是說我們還要步行10公里!”接著他伸出手指著天上云說道,“你在看 雨了!”

他的猶如一盆冷水澆滅了眾位醫生干活的熱情,都愣愣的站在那里仿佛木頭人一般。李傑早就料到會有這樣的情況,也早做好了准備,不理這位冷酷的將軍說什麼,穿過人群加入到勞動的隊伍當中。

這些攔路的沙石泥土由于地震而從山上滾落下來。這次地震後運氣還算不錯,天氣晴朗,起碼這個地帶還算是晴朗,如果是遇到大雨天。那麼余震與大雨可能照成嚴重地泥石流,道路會被大量破壞,救援物質就沒有辦法運到災區了。

李傑再次帶動了其他的醫生,沒有人在理會這個韓超營長的警告,紛紛投入到勞動大軍中來與解放軍戰士們打成了一片,一時間勞動也變成了一個快樂的事情。

眼前這些都是一些碎石跟沙土,不是很難移動,這次參與救災的解放軍戰士與醫生也很多,這次救援隊除了食品與醫療用品外隨行的還帶了很多地鐵锨等工具。李傑等人擼起袖子搬起一塊塊石頭扔到道路兩 半。然後再用鐵 將沙土清理乾淨。

在大家熱火朝天的勞動中不到一個小時已經清理的差不多了。就在大家以為可以再次上車趕路的時候,突然感覺到大地猛的晃動起來。

人們的第一反應就是地震!一種強烈的恐懼感湧上心頭,此刻車隊正行駛在山路中,公路兩側都是高山。如果地震再次引起山石的滾落,那可就危險了。

李傑也沒有經曆過地震,此刻他也在害怕。大地在猛烈的震動,眾人的臉上滿是驚恐,一些年輕地護士甚至哭了出來。

韓超營長這個時候顯示出他冷靜的一面,解放軍戰士在他的指揮下並沒有慌亂,井井有條的轉移到道路中央的空曠地,密切注視著兩側的高山。醫生在此刻顯現出與軍人的差距,如果不是有軍人的指揮,恐怕已經亂了。

地震很快就結束了,這不過是一次比較小的余震,但卻讓這群沒有見過地震人著實驚魂一次。這次運氣還不錯。兩側的山沒有滾落下來石頭一類可怕的東西。

地震過後驚魂未定的立刻上車,現在最迫切的就是馬上離開這個可能被山石掩埋的危險地方。

這里距離災難發生的C市已經~地震造成的觸目驚心的破壞。

路況越來越差,這還是先頭部隊不眠不休所開拓出來,這條路是一條生命的通道。車行駛的很慢,而且顛簸的很厲害!坐在車里感覺整個內髒都被顛簸的位置錯亂了,石清等眾位女醫生女護士,身體孱弱,有一些人已經忍不住的吐了出來。

石清臉色發白,顛簸的汽車加上休息不好,讓她很難受。李傑能做的就是緊緊的握著她的手,給她一些安慰。

顛簸了幾個小時以後車再次停下了,這里已經能夠陸陸續續看到很多卡車與鏟車,這就是開拓道路的第一線,連夜的奮戰讓這些戰士們的身體達到了極限完全在憑借著意志力支撐。

車剛剛停下就有人打開車門高聲地呼喊。“下車了!下車了!這里有傷員!”

剛剛被顛簸的山路折騰的半死不活的醫生,聽到傷員都強打起精神沖下車去。

這里距離災區已經不是很遠了,只有不到十公里的路程,但越是這樣這里的路況越差,道路開拓隊伍一直在連續奮戰,他們體力早已經達到了極限,只是憑借著毅力在支撐這身體。

這次一起來的解放軍戰士不等長官下命令就一頭紮進的開拓道路地隊伍中,他們想頂替這些過度疲勞的戰友。讓他們休息一會。可他們發現,這些戰友都如瘋子一般,拼了命的開拓道路上的障礙,他們為的只是能早一點打通這條連接災區人民生命的道路。

李傑下了車,他本以為見到的傷員可能是災民,當他走到臨時搭建的帳篷里才發現,這里地傷員基本都似乎解放軍戰士,一群累倒的解放軍戰士。也有一些在救災中受傷的戰士。

無論什麼樣的人看到這樣地場面都會被感染,旅途上的辛苦比起這些累倒的戰士們實在差太遠了。

李傑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救災,在這之前他只在電視中或網絡上看過救災。親身到達第一線,才會真正的感覺到什麼叫做人民子弟兵。

醫生們沒有到達災區卻在這里開始了救援。簡易帳篷中到處都是暈迷的戰士,這里只有幾個少數的隨行軍醫留守。

李傑穿上白大褂開始救援工作,大多數人的人都是勞累過度,少數一些是因為不小心受傷,經過簡單的包紮已經控制住了病情。

嚴重一些地病人是從災區里面逃出

但都沒有什麼生命的危險,起碼他們還可以逃出來, 少人還被埋在瓦礫堆下。

“韓營長,我們必須出發。這里的病人沒有什麼問題,留下兩個人就可以了!C市應該有很多重傷員

韓超看了一眼這個跟自己說話的年輕人,他對這個皮膚黝黑卻有著一雙堅毅眼神的家伙有印象,山石堵路地時候他是第一個上去的。

“再等半個小時!”韓超冷冷說道。

“不能等了,再等半個小時可能會死很多人的!”李傑怒道,這個家伙總是一副冷淡的樣子。似乎對一切都漠不關心。

“放心吧!我們會在路上將這半個小時追回來,到是你們醫生團 隊,不知道能不能跟上!”

李傑看著他那幅冰冷的面容,淡淡的說道:“不要擔心我們醫生,我希望一會去市區的時候你們能多帶進去一些藥品!”

韓超也不說話,其他也想早一步到達災區第一線,但現在時間還沒有到。這些開拓道路的官兵們實在太勞累了,自己的部隊需要多幫他們分擔一些。

另外還有一點就是,韓超的部下多是新兵,他們在這樣地氣氛下多感受一刻。士氣便會更高一層。這也是韓超敢誇下海口說在路上可以趕回現在失去的時間的原因。

人的意志力有時候很可怕,絕對高昂的士氣可以讓軍隊發揮出無窮的力量!這種力量一直是人民解放軍的決勝法寶。

“X營全體官兵集合!每人去 40公斤物質!准備進發!” >:道。

“集合!咱們也要帶點醫療物質,憑能力拿!咱們需要徒步左右!”吳醫生大聲喊道。

李傑等人在這里大約停留了一個半小時,這短短的時間讓大家見到了為救災而累倒的軍人,此刻他們恨不得立刻奔赴救災的第一線。

天上烏云漸漸密集起來,空氣也變得潮濕悶熱,看來下雨似乎不能避免了。天氣惡劣將會影響物質的調配,災區的醫療物質是很缺乏的,所以每個人都盡量的多帶一些。

李傑本想背一 40公斤的物資包,可他的身體實在承受 帶一個30公斤的背包,女醫生或護士也一改往日的嬌弱形象 .=包裹。

“災區的老鄉在等著我們救命!兄弟們,到我們上場的時候了!”韓超的話很普通,卻比那些煽情地話更有用,士兵們熱情高漲。在長官的一聲令下跑步前進。

行軍的速度很快,戰士們平時訓練的多,此刻並不怎麼勞累,那些醫生們開始還可以可沒有半個小時已經一個個氣喘籲籲,體弱者已經跟不上了。

韓超留下十幾個戰士照顧體力不支的老醫生,自己繼續帶領隊伍前進。能跟上隊伍的醫生沒有幾個,多數都是年輕力壯的。

“停止,全員休息3鍾!”大約過了一個小時以後韓超命令道。他主要是照顧這幾個能跟得上隊伍的醫生。他有些佩服這些人,他們完全是憑借超人地毅力跟上來的。

“營長馬上就到了,我們都能看到C市了!繼續前進吧!”一位連長迫不及待的說道。

“不!一會到了可沒有你們休息的時間!快給我好好休息!”請願的連長不情願的退下休息。其實他們連續行軍也是累的夠嗆,但是為了早日達到災區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戰士們都累的夠嗆,此刻紛紛坐下休息喝水。

“韓營長,給他們地水里加點這個東西!補充體內損失的鹽分!”李傑拿出一袋子粉末狀的東西說道。這是早就配好的,人在大量出汗後體內 鹽等電解質流失地概率很高,如果此時大量飲用淡水而未補足鹽分。就會出現頭暈眼花、嘔吐、乏力、四肢肌肉疼痛等輕度水中毒症 狀。

“小王,發下去每人的水里加一點!”韓超問也不問直接就將李傑給他的東西發下去了。

李傑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休息,石清一直都咬牙堅持者,她背負的藥品很少。而且在半路上就讓李傑搶去替他拿了,但是她畢竟是一個女孩子,體力較差,這回已經類的快要暈倒了。

休息了幾分鍾以後,部隊再次出發啟程。短短的幾分鍾也許人們會感覺休息的沒有效果,但是能讓超負荷運轉的身體停下來幾分鍾,身體所得到地休息比你想象的要大的多。

李傑扶著石清,竭盡全力的跟著大部隊。

“背包給我吧!”這是一個陌生的聲音,伸出一只手說道。李傑抬頭一看不正是韓超營長麼。

“不用我能堅持住!”李傑咬牙道。這個營長一直與戰士他、同甘共苦,坐車的時候是坐在卡車地翻斗里。現在也一樣跟戰士背 的負重,李傑可沒有理由讓他來幫自己背負重。

韓超對于李傑的拒絕也不多說,縮回了手只是笑笑然後繼續前進。但隨都能發現部隊前進的速度變慢了很多。

距離災區越近越能感覺到地震災害所帶來的破壞。一部分人們聚集在城市郊區開闊地上搭起了簡易的帳篷。

這里到處都是傷者,到處都是失去親人而痛苦的人們,軍警戰士們在忙碌著救人。醫護工作者在照顧傷員,一些沒有受傷的群眾在做飯、取水或則搭建帳篷。

C市救災指揮部

“陳書記!BJ市的C營與醫療隊伍到了,請指示!”通訊兵報告 道。

陳書記頭發有些凌亂,眼神略顯疲憊。他從災情發生開始第一時間就趕到救災前線來主持工作,他這兩天就睡了不到三個小時。

“醫生們終于來了,讓他們進駐城市中心的玫瑰花園廣場,在那搭建一個臨時醫院!另外要向總部求空投物資!”

陳書記下完了命令,通訊兵就出執行通報了。陳書

窗外,那密布地陰云讓他感到不安,今夜的大雨之前 部分物質。否則這雨下起來了!不知道合適才能有物質到來。

李傑等醫療隊的醫生們在解放軍戰士的帶領下穿過一棟棟瀕臨倒塌的危樓,直接進入市區,他們是第一批進駐的普通外來醫生。這里的醫生除了本地幸存者外,再就是軍醫數量有限而且已經連續工作了很長時間,必須要休息。

“就在這里了,這幾個帳篷就是你們的!希望你們能夠多救治一些傷員”領路的解放軍戰士說完就再次投入救災的工作中。

BJ的這批醫療團隊因為在半路上分成了兩批,一批體力 面,這些先到達的都似乎一些年輕地身強力壯的小伙子。

“大家開始工作吧!要注意節約藥品!”李傑高喊道,從路上開 始。大家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將李傑當成了這部分先頭醫療團的首領,在他的命令下沒有人休息,立刻開始了救援工作。

玟瑰花園廣場,是城市的中心地帶,廣場周圍的樓基本全部坍塌,剩下的幾棟樓也已經微微傾斜並且裂開的一條條觸目驚心地大口子,在這里沒有了完整了建築,也沒有了歡聲笑語。

廣場的面積很大。這里到處都是臨時的帳篷,帳篷已經變成了臨時的醫院,病床上滿是痛苦呻吟的傷者,更多的受傷比較輕則橫七豎八躺在了地上。

一些應該隸屬于本地的醫務人員在忙著救治災民,但是傷員太多,醫護人員數量不足,加上連續工作的疲勞,很多傷員然都必須長時間忍受痛苦來等待救援!

這一批新醫生地到來立刻緩解了醫務人員缺失的狀況。同時他們來的藥品等也起到了很大作用。

李傑將虛弱的石清安排到一棵大樹下休息,然後立刻投入到了救援工作中!病床上傷者很多,在這個醫護人員稀缺地時候救人就必須有選擇性,李傑選擇了一些病情嚴重。或則疼痛劇烈的。

“您好,我是XX電視台的記者,能問你幾句話麼?”李傑幫一個肋骨骨折的老人做了胸部的固定以後,聽見一個極富磁性的聲音問道。

李傑看了他一眼,這是一個年輕的男記者,他沒有說話而是繼續自己的工作,其實看到他李傑想起了趙致,那個為了幫助自己丟了工作的兄弟,可是現在怎麼也聯系不上他。

“對不起。打擾您工作了,我希望您能說兩句好麼?我聽說你們是連夜從BJ市趕來地!我很敬佩你們,能夠在第一時間來到災 線!”記者不厭其煩的說著,但是他面前的李傑確實依然一聲不吭的繼續為下一個患者治療。

“啊!”病人一聲慘叫,李傑幫他接上了胳膊,現在醫療用品缺乏李傑只能找來一個比較平的木板將它的胳膊固定住。

記者一直在旁邊等著李傑說話。可是李傑總是有治療不完地病人,就是不接受他的采訪。等了十幾分鍾以後,他明白了,這個醫生可能是將自己看做一個為了工作蔑視生命的人了,于是將采訪的話筒等設備丟在一邊也加入到救援的行列中。

李傑看到這個記者竟然纏著自己不放,不僅皺了皺眉頭冷冷的說 道:“我們沒有什麼值得采訪的,你去問問那些一直在工作中的本地醫護人員吧!他們的故事更多,我答應你一會給你時間!”

記者聽到這也不再勉強,他站起來拿起采訪的設備准備去尋找下一個采訪對象。就在這個時候一位年紀大約四十歲地女護士,身上的白大褂已經被泥土與血液。看她疲憊的樣子身體已經到了極限,然而她卻沒有休息意思,此刻她剛剛給一位病人換過藥回來,准備下一步工作。

記者立刻站起來走到她身邊,拿出話筒問道:“這位護士大姐,請問你是本地人麼?”

“是的!”這位護士顯然沒有想到這個記者會來采訪她,此刻有些不知所措。

“請問,你從地震開始就一直在參加救援麼?”

“是的!一直都在!”

“你的家人呢?”記者問道。

這個時候她不說話了,她轉過頭去不在接受采訪,李傑清楚的看到她的眼圈紅紅的,淚水已經禁不住掉了下來。

“請問,你有孩子麼?他在哪里呢?”記者因為在他身後顯然沒有注意到她的變化。

“我不知道,昨天他早早的上學去了,然後就地震了,我不知 道……”護士此刻再也忍不住淚水奔湧,放聲大哭。

親曆現場以後的李傑變得有點麻木,他忘記了了自己一天半沒吃到東西,忘了旅途中的疲憊,就只想多盡一分力。

他跟所有的人一樣,為這個災難心痛,一直在忍耐這不哭泣。然而在這位偉大的護士面前,他的眼淚禁不住的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母親的偉大的,為了兒女她可以犧牲一切。這位護士是偉大的,為了救護傷者,一直堅守在崗位上……

“他在什麼學校!我去幫你把他帶回來!你可以放心!”記者說 道,他此刻也顧不得什麼采訪了。

李傑為最後一個傷者做好的清創縫合,直起腰對石清說道:“在這里等我,幫我照顧病人,我去XX中學一趟!”

他是凡人,不是聖人,如果不去看一下,他的心永遠放不下。

上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三十九章 另一種選擇     下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四十一章 災區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