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四十一章 災區救援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四十一章 災區救援

里仿佛是人間的地獄,坍塌的樓房,破碎的大地。 一雙渴望的眼神,他們蒼白的面容滿是灰土,血泊里那一雙雙掙紮的雙手,此情此景即使是鐵打一般的漢子也會失聲痛苦。

XX中學曾經歡快的運動場上已經沒有了往日的歡聲笑語,這里隨處可見尋找孩子的焦急,失去摯愛的痛苦,劫後重生的喜悅。

這里是受災最嚴重的地方之一,少數學生幸運的躲過了災難,然而更多的學生都被倒塌的教學樓掩埋,救援工作已經開展了1天,但是真正就出來的人卻還不到一半。

學校的操場上搭建了一個及其簡易的醫療工作站,在這里只能對傷員稍稍的處理一下,最終傷員還是要送到廣場上的大醫療站做進一步的治療。

整個城市醫護人員與藥品極其的缺乏,現在能做到的只是簡單看 護,做姑息治療,等待後面的大部隊來救援。

李傑是自己單獨來這里的,要跟著他一起來的人都被他拒絕了包括石清。畢竟在廣場那里還有很多傷員需要照顧,不能因為自己而使救援的順序被打亂。

那位沖動的記者本來也要與李傑一起來,可是他是少數幾個進入災區的記者之一,他必須完成他的使命,讓全國人民了解災區的真正情 況。

那位偉大的護士在連續的勞累以後,加上悲痛欲絕,已經暈倒了。替他拯救失蹤的孩子,替所有奮戰在前線的工作人員找到孩子是李傑最大的願望。

XX中學有上千人被掩埋,所有地教學樓都已經坍塌。這里也成了這個城市被掩埋人數最多的地區之一,因為很多人的孩子在這里上學,在學校教學樓的廢墟上有很多的家長在尋找自己的孩子。

同時城市幸存的警察等在救災指揮部的調度下也都組織起來營救被困地學生們。救災的原則是先救被掩埋比較淺的人,輕傷的受災者在簡單的治療以後還可以繼續幫忙救人,在這個幾乎封閉的城市中,多一個健康的人,也許能多挽救幾條生命。

XX中學是最先的到救助地地方,目前掩埋不深的人已經被救了出 來。剩下的孩子都被困在廢墟下面也不知道埋在哪里,營救的人員在拼了命地找,但是營救的效果卻很一般,倒塌的樓房不能使用任何機械工具,因為不知道人倒地被埋在了哪里,萬一不小心傷到了人可就不是救人,那就是殺人了。最終要的是地震中保存下來的大型機械都被征用清理堵塞的道路去了,增援的部隊能早日到達。救援物質能早日到達,人生存希望才能更大。

“讓一讓!讓一讓!”在呼喊聲中,一個滿臉是血的傷者被兩個人抬了出來。醫療站的迅速地排出人來幫忙救援。

“病人昏迷!送到廣場救助站吧!我們這里什麼也沒有!”一位醫護人員說道,的確這里太簡陋了。只能做一些簡單的包紮等工作。

“給他喝點水吧!可能只是收到撞擊昏迷了!啊!鼻子也出血了!塊堵住!”一個護士說道,就在那個盛滿水的杯子遞過來的時候,忽然有人喝斷,“住手,不能喝水!不能堵鼻子!”

一個身穿白大褂的皮膚黝黑地青年,有些玩世不恭的李傑,平時有些無賴的李傑,在穿上白大褂以後好像變了個人一般!那個有一些帥氣的臉,也變得剛強與堅毅。

“病人可能是閉合性腦損傷。先不要給他喝水!如果顱內高壓鼻子的血也不能堵!”李傑說著推開圍觀的群眾開始給他做檢查。喝水與堵鼻子里的血可能會讓腦中的壓力更高,病情更嚴重。

腦損傷需要先進的儀器做檢查,在這種情況下,李傑只能依靠一些簡單的方法。

眼鼻出血、瞳孔對光反射消失、意識障礙……

簡單地檢查過後,打開急救箱,取出腰穿手術包拿出一根穿刺用 針!雖然他不能明確病人的病情。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病人顱內高 壓。

在災區醫療器械是十分寶貴的,眼前一個在醫院中很普通的腰刺 包,卻能拯救一個人的性命。

“你要做什麼?”一位群眾尖聲道,穿刺針很長很且粗,在外行人看起來是很可怕的。李傑一邊准備一般淡淡的說道,“別害怕,他腦袋里壓力很高!我在他脊柱中抽出來一點液體,就是腦脊液。只能暫時的保住他,一會立刻把他送出去!哎!幫忙把他翻個身!”李傑解釋完後又命令護士道。病人側身躺著露出背脊。長長的針頭刺入病人的腰椎取出適量的腦脊液。

“不能給他喝水,還有出血不能堵!注意觀察呼吸心跳……”在李傑囑咐過後病人便被送出去了。

“請問,這里救出了多少個孩子?”李傑對一個醫護人員問道。

“已經救出來不少了,但是還有很多被埋在廢墟下!還有一些當場死亡……”即使見慣了死亡也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一個個鮮活的生命這樣的死亡,一個個盛開的花朵這樣凋謝。

現在沒有新的傷員被救出來,李傑便踏上廢墟幫忙營救被困在廢墟中的傷員。光靠雙手以及簡易的工具很難將這些巨大的鋼筋水泥塊清理乾淨,但此時又不能用鏟車一類的工具,因為傷員可能就在某快石頭的下面。

悲傷的父母們以及救援隊伍就這樣憑借的人的意志力來完成生命的拯救,他們已經不知道工作了多久,人完全是在超負荷的運轉。

在學校中組織營救工作的是以為現役的警官,年紀三十歲上下,看上去孔武有力。他此刻已經很疲勞,其警官服上還有一些擦傷的痕跡,看來他是地震中的幸存者。他在指揮營救工作的同時也身體力行地參與其中。

“大家用力,1、2、3 1、2

在吆喝聲中。一塊巨大的水泥板在眾人的努力下開始緩緩的移動!每個人都在拼盡全力,李傑也加入到這個隊伍中貢獻著自己的一份力 量。

李傑的耳朵很靈敏,這是作為外科醫生經常聽診中鍛煉出來的,特別是聲音的辨別,在聲嘶力竭地呼喊聲中,他好像聽到了廢墟下有求救聲,仔細一聽的確!在這個大水泥板下邊有求救的聲音。

“下面有被困的孩子!大家加把勁!”李傑這句話猶如興奮劑一 般,沒有人考慮他說的是真是假。水泥板轟的一聲被翻倒在空地上。興奮的人們看到了希望紛紛趴在廢墟上傾聽。

“果然有聲音!這下面有人,有很多!大家加把勁!”警官紅著眼說道。

看到了希望的人們那超負荷運轉地身體再次充滿了力量,那瀕臨崩潰的身體近乎瘋狂的運轉著。李傑覺得他們能堅持到這種程度,已經不能用醫學的眼光來解釋了。

下面被困住地孩子們也聽到了上面的響聲,他們被困在下面很久 了,此刻終于等到了救援的隊伍,迫不及待的想要早日

境。他們呼喊著,呼救著。

在上面的大人特別是女性。聽到孩子的呼喊聲已經哭了起來,他們一邊拼了命的搬時候一邊拼了命的安慰這下面的孩子。

下面被困住地孩子同樣躁動不安,或者哭泣或則呼喊著。

“安靜!大家都別吵了!你們這樣下面的孩子會受不了的!”李傑大喊道,人們的精神跟身體同樣處于崩潰的邊緣。聽到李傑怒吼,眼神也變得不友善起來。

為了避免誤會李傑趕忙解釋,“讓下面的孩子們安靜!保持體力!我們還不知道下面地情況,誰也不能確定救人需要多少時間!如果這麼喊下去可能等不到我們沒有救出來,他們就已經頂不住了!”

他們聽到李傑的話立刻明白了自己的錯誤,在對李傑道歉了後便安慰下面的孩子讓他們冷靜了下來。李傑也不怪他們,在這種情況下救人心切,誰做出什麼瘋狂的事都是可以理解的。

看到了希望不代表馬上就能夠觸摸到它,即使你就看到他在你的眼前!

人們算是知道了李傑為什麼讓孩子安靜。這些看似很少的水泥廢 墟,搬起來卻異常的艱苦。明明感覺到自己距離被困的孩子很近了,但是搬了無數塊水泥磚還是無法看到。



大約三個小時以後,人們費力地搬開了最後一塊水泥板後,透過狹小的空隙已經可以看到被圍困的孩子,希望再次燃起。

李傑雙手已經麻木了。指甲因為搬石頭都要流出血來,他知道,不能再繼續了,他是一個醫生,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他,他需要休息,雙手必須恢複一下,准備接下來的救援工作了。

“准備工作了,被困的孩子需要救助!”李傑回到醫療棚對醫護人員說道,接著他又去清理一下雙手。

災區水資源是寶貴的。但醫護人員的手必須保持清潔,他只能從自帶的飲用水中節約出來部分用于清洗。

在李傑洗手的時候,他聽見不遠處的歡呼聲。原來那批被困的孩子有一些脫險了,孩子父母們抱著孩子再次留下了淚水,此刻是劫後重生的歡喜。

另有一些父母很失望,他們的孩子不再這其中,還有的孩子見不到自己的雙親無助的哭泣的。李傑想起了那位偉大護士的孩子,他還沒有說出自己孩子的名字就暈倒了!此刻這已經不重要了,現在所有被困的孩子,救援工作者的孩子。

“重傷員!醫生!”李傑回頭一看,那個組織大家營救孩子的警官背著一個重傷昏迷的孩子跑了過來,這個孩子是剛剛從廢墟里面救出來的。

警官將孩子放到床上,然後馬不停蹄的再返回去解救被困的孩子,剛剛發現的孩子中有一些脫離了危險,但還有一些被坍塌的房屋壓住了卡在里面出不來。

“傷者深度暈迷!胸骨部位皮膚指壓陽性(壓後再充盈時間大于2 秒)、呼吸急促。”護士報告道。

“收縮壓小于73mmHg!”護士再次報告道。

李傑剛剛披上白大褂,走到病人身邊,這孩子身上多處擦傷,失血過多或則劇烈疼痛的休克吧!

“迅速補液。另外准備輸血!”李傑一邊說著一邊帶手套,他身上一次性手套有很多,但是水卻不多,為了節約水源同時保持手部的清潔帶手套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在護士准備准備輸血輸液地時候,李傑也沒有閑著,他在給病人包紮傷口。首先是全身的檢查,傷口的包紮要按照從大到小的順序來。

在李傑將病人翻轉過來,准備檢查背部的時候。他發現在病人的腰部有一條巨大的傷口延續到後背。

這可能是剛剛救人的時候弄地創傷,李傑不禁的埋怨救人的隊伍太著急了,如果每個人都這麼魯莽的救人,雖然速度快了,但是只會平添無謂的傷亡。

李傑再次拆開一個手術包,他帶的手術器械跟藥品都是有限的,剛剛已經拆開一個腰穿包,這次又一個縫合包沒了!

觸目驚心的巨大傷口。在李傑那雙靈巧地手下迅速的閉合。李傑的手有因為剛剛超負荷的勞動有些麻木但這個外傷地縫合依然清潔平 整。

在另一頭,那位三十多歲的帶隊警官此刻心都碎了。他找到了自己的兒子,可是他的兒子而埋在這個坍塌的教學樓下,半個身子都卡在里面無法動彈。年幼的兒子哭喊著‘爸爸!救命!救救我!’

“咱們先挖這里吧!孩子堅持不住了!”一個人指著警官兒子的位置說道。

警官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否決這個決定。因為誰都看的出來他兒子位置很難挖,需要很長的時間。而在另一側確實有更多地人,相比之下他們更容易被救援。

在生命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不存在誰比誰的命更加金貴!但任何人都有自私的心里,誰不想優先救自己的兒子?但是在理智面前他放棄了私心。

警官安排了大家先拯救那些更容易救助孩子後,他一個人默默開始挖掘困住兒子的水泥磚。

他是一個凡人,他最多只能做到不濫用職權救兒子。他不可能對被困地兒子無動于衷,他是一個普通人,他是一個平凡的父親。他愛自己的兒子。他同每一個父親一樣希望自己的兒子平安,希望兒子能夠脫 困。

此時此刻,他只能靠自己力量來一點點拔開那塊塊碎磚,一塊塊巨大的水泥板。

這一切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大家都想去幫忙可以警官不允許,現在的救治原則就是救那些最有希望被救的。不能因為一個人破壞這個原 則。

看著被困的孩子與警官孤獨無奈的身影很多人再次忍不住哭了,他們偷偷的擦著淚水,在孩子面前要樂觀!讓他們覺得自己還有被救地希望。

“小弟弟,你別哭了,你爸爸在救你!你必須堅強想你父親一 樣!”李傑蹲下來跟這個被困的警官兒子說道。

“我爸爸能就我出來是麼?哥哥你救我麼?”

“放心吧!你不要哭了,也不要喊,我們馬上就救你出來了,你的哪里被卡主了?你的有沒有什麼地方沒有直覺了?”李傑摸著他的頭安慰了一番,然後又問道。

“嗯,我屁股被壓住了。還有腿卡住了!腳還能動但是就是出不 來!”

李傑看似簡單的問話,其實都是在詢問他的病症,聽到這里他就放心了,這個孩子即使不能立刻救出來也沒有關系,他現在看起來除了受到嚴重的驚嚇以及輕微的外傷以外沒有什麼嚴重的症狀。

李傑最害怕的是他身體被嚴重的壓迫,或則他不停的哭鬧快速的消耗體力導致疾病。李傑最後又安慰了這個孩子一番後又去了看望其他被困住的孩子。

其它的孩子有的沒有那麼幸運,很多孩子已經奄奄一息,李傑做了應急措施迅速補液等。也許這不能挽救的他們的生

是能多拖延一會便多了一分希望。

不知不覺李傑來到XX中學六個多小時,此刻天已經黑漆了,因為沒有電,只能靠微弱的火光。孩子們心理本來就很脆弱,在漆黑的夜里再次哭鬧起來。

營救工作的地人們此刻也已經到了極限,他們多數人長時間參與高強度營救工作,而且根本連飯都沒有吃,全憑意志力在支撐。

李傑知道但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救人這個事情不是一天就能完成的,誰都想一下子將所有人都救出來。但是他們必須休息,如果這麼干下去只會平添更多的傷員。

“大家聽著。半個小時以後必須休息!明天繼續,我知道你們救人心切,但是這麼下去你們都會變成病號,到時候就是你們想救誰也救不了!”李傑的話本來沒有人聽得進去,但是最後一句卻讓她們不得不承認,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他們都到了極限,都明白如果再不休息恐怕真的會累死。到時候可真是誰也救不了,還要醫生來救自己!

半個小時以後,他們在李傑的勸說下都找到地方休息!只有一個例外,就是那位警官。他依然在為了解救他的兒子而不停地搬運這石塊。

“停下來吧!孩子還能堅持一陣子!”李傑勸道,但是他沒有要停止的意思。看著這位充滿著悲傷與無奈的父親,李傑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才好。

轟隆隆,天邊傳來了一陣驚雷!

李傑跟警官的注意力同時被這道雷所吸引,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下雨了!如果大雨來臨救災的難度會增加很多!

閃電再次劃寂靜的夜空,接著雷聲滾滾而來,一個大過一個,接著豆大的雨點散落了下來。干燥地土地被激起點點灰塵,隨後又混合成泥水流蕩而去!最擔心的大雨來臨了,那些本來已經休息的人民此刻已經都醒了。

帳篷不夠用,他們在休息的時候也都是隨便找個地方休息,現在下雨了一部分連休息地地方都沒有了,甚至還要在被大雨淋。

“我們繼續吧!反正也不能睡覺了!”不知道是誰提議道。眾人紛紛附和同意。但是他們的身體卻違背了他們的意志力,剛剛精神上的松懈讓那完全憑借意志力支撐的身體再也承受不住。此刻他們身體及其虛弱,別說救人,就是站起來都費力。

這是人體的正常反應,肌肉疼痛只是暫時的,明日他們肌肉會更加疼痛,可是不會到影響他們的健康。

李傑對躍躍欲試的人們說道;“大家都去帳篷里面擠一下吧!年輕一點地能堅持住的就來守夜,來幫孩子們遮一下雨!其他人都休息一下吧!明天會有更加艱苦的任務!”

人在疲勞到了極點的時候,什麼艱苦的環境都能睡著,帳篷里面橫七豎八的倒了一片人。沒一會就 聲四起。

李傑撐起一塊大帆布,為幾個被壓在廢墟中地孩子遮擋風雨。現在缺醫少藥,如果被大雨淋濕一夜,如果發了高燒可是很嚴重的問題。

一同守夜的還有那位警官,兒子就被壓在廢墟下,李傑告訴過他孩子在廢墟下沒有收到擠壓,不會有問題,只要安靜的等待就可以了,但他怎麼也睡不著覺。

“李醫生是麼?我叫穆雷!”警官對李傑伸手說道。他們倆同大多數人一樣,在一起抗震救災,彼此之間肝膽相照,但卻不知道彼此的姓名。

“李傑!”兩個人的手僅僅握著一起,穆雷的手寬厚而結實,上面布滿了老繭。李傑的手確實靈巧而修長。

深夜萬籟俱靜,只有雨點落地聲音。李傑跟穆雷小聲的說著話,他們兩個人都很疲勞,如果不說話,可能會不知覺間睡著。

李傑從談話中的只穆雷是退伍地軍人,才這個城市是一個區的派出所所長,地震的時候他是從3跳下來才保住了性命,其他來不及逃跑的同事全部被埋在廢墟下。

穆雷妻子早逝,癡情的他一直沒有再婚,這個兒子是他生命中的唯一。這也更讓李傑佩服他,在感情面前能夠做出正確的判斷的人很少,很少。

談話只可以讓人忘記疲勞並不能真正的解決問題,穆雷不時的打著哈欠,他此刻是強打著精神在堅持。

“我們輪流休息會,你先休息!我一會叫你!”李傑建議道,穆雷也是困倦到了極點,實在堅持不住了。也不拒絕,于是抓緊時間在廢墟上找了個干燥的地方就倒下睡著了。

李傑又變成了孤家寡人,他站起來巡視了一下擋雨的帆布是否結實完好。再看看天,一顆星星也沒有,現在雨雖然沒有開始那麼大了,但也沒有要停止的意思,他很擔心這個雨天,下雨過多。細菌病毒在潮濕地環境中更容易生長,地震過後如果再來一次瘟疫就糟了,這些苦難的人們再也承受不起了。

這漫天的大雨,誰也不好說到底要多久才能停止。

李傑坐在一個石頭上,不住的打著瞌睡,他也是十分勞累了,就在幾乎要睡著的時候,他聽到一個稚嫩的聲音在呼喚他。

“叔叔!”

循著聲音的方向他看到一個這是一個小女孩。她在地震的時候躲在了牆角,坍塌下來地水泥板封住了她逃生了路線,現在只能從破裂的水泥板縫隙看到她。

“你不要害怕!我會在這里陪著你的!”李傑將手伸進縫隙摸著她的頭安慰道!他能感覺到這個孩子在發抖,能感覺到她在害怕。

“叔叔。明天你能先挖我這邊麼?”

李傑看著這個小孩子,不知道是應該憤怒還是應該害怕!這個小孩子為什麼會這麼自私,李傑正想喝斥她的自私時這個還女孩又繼續說 道,“你不用管我,先救老師,她被埋我這兒了,還有還有好多同學也都被埋在這里兒了!”

李傑看著她那清澈的雙眼,暗罵自己混賬,在社會上混久了總是把人想的都是自私的了!眼前地是一個天真的孩子。一個希望救自己老師的孩子!

“你別著急跟我說說當時的情況,你地老師跟同學都在哪里?”

“地震了,老師拉著我們就往出跑跑!同學們跑出去了一半,但是還有幾個同學沒有跑,老師就進去拉他們,最後房子倒了。”

小女孩的簡單而純真的語言卻讓李傑又一次感受到了震撼。一個平凡的教師給李傑的震撼,他能夠在這麼危險的情況下毫不猶豫的再次返回教室救學生,是的他就是一個平凡的教師,一個真正地教師,在他的嚴重學生就跟他的孩子一般。

李傑再次將手伸進去摸著他的頭說道,“放心吧!我會救出你的同學也會救出你的老師地!”

李傑安慰著小女孩,但是看著不斷落下的雨滴他卻一點信心也沒 有,他不知道天明以後會怎麼樣。

李傑坐在一塊大石頭上用手撐著頭,每當要進入夢想的時候,

自覺的放松起來。支撐頭部力量一撤,他變驚醒了。 知道反複了多少次。

不知不覺間東方已經泛白,就在黑暗即將完全撤退的時候,大地又一陣猛烈的搖晃。李傑立刻沖夢中驚醒過來,剛站起來卻又差點摔倒。昨日勞累過度肌肉酸痛無力,在加上大地的搖晃,讓他無法站穩。所有的救災人員都被驚醒,劫後余生的人們驚恐萬分。

不遠處地一座大樓在飽受地震摧殘後已經搖搖欲墜,這次強烈的余震來臨,它再也堅持不住,轟隆隆的倒塌。

巨大的灰塵揚起,卻又立刻消失在了大雨中!

大約過了20秒,強烈的余震終于消失了,驚魂未定的人 能反應過來,這次余震實在太強烈了,很多地震中殘留的大樓都在此刻轟然的倒塌!

很多被困住的孩子都再次哭了出來!他們有一部分是出于對地震的恐懼,還有一部分是強烈的余震使原本僅僅是被困住的孩子有些被震落的建築殘渣壓住。

救援人員經過了昨夜的休息過後精神好了很多,但是卻跟李傑有相同的毛病,肌肉酸軟。可是他們如果不休息,現在可能已經累的起不來了。

孩子們的哭泣讓人心痛,大家含著淚忍著痛再次進入到營救工作 中。

警官穆雷的孩子從這次余震開始就哭個不停,大聲哭喊道,“爸爸我的腿被壓住了!”堅強的警官虎目含淚,盡量的忍著不去看兒子,心中卻如刀割一般。

廢墟中的哭喊聲漸漸多了起來,很多孩子在這次余震中受傷了,李傑與各位醫療工作者一直在忙碌。檢查各個孩子的傷勢,安慰他們的情緒。

李傑有些擔心,很多孩子都被重物壓住了,他們或則手臂,或者大腿等。長時間地壓迫會對身體造成很大的損傷。

在目前的醫療條件下,就算救出來了也會死去,好點也是一個截肢的結局。還有孩子們這次驚恐萬分,這樣他們體力會迅速的下降不一定堅持到人來救他們。

每一個人都很累。但是卻都在拼命的支撐,但誰都看的出來,今天的進度要緩慢很多,按照這個速度無論很難將被困地孩子們救出來。

時間已近中午,天空陰沉沉的,根本就感受不到中午的烈日。雨雖然已經小了很多,但是依然沒有停的意思,到處都是積水與爛泥讓人心煩意亂。被困的孩子一個又一個的被營救出來。但整體上進城依然緩慢!

“血液用光了!”一個護士呼喊道。

“立刻做凝集實驗,找人獻血!”李傑吼叫道,這是一個被余震所傷的孩子大量的出血休克,李傑已經幫他把傷口包紮止血了。

他是一個不幸地孩子。他遇到的地震。同時也是一個幸運的孩 子,他有一個好老師,這個孩子就是被他們偉大的老師救了一命。

那個昨天夜里跟李傑說話地小女孩也救了出來,她現在正在幫忙營救自己的老師。不止他一個,幾乎所有的孩子都在幫忙,哪怕能搬動一個小磚頭也是在貢獻一份自己的力量。

但是一種悲傷的氣氛在傳遞,死傷的人數在增加,很多人都被坍塌物壓死了,還有一些人救出來的時候已經重傷。

生存的希望越來越渺茫。在廢墟下人們發現的更多地是已經死去的孩子,生還的于來越少。

李傑很想上去幫忙,但是傷員一個接著一個,他根本空不出時間。他知道,他在醫療棚里救治傷員的作用更大,他可以拯救更多的人。但是他看到警官穆雷的身影時就忍不住想哭泣。一個悲傷地父親,一個無私的父親,一個偉大的父親。

他的兒子趴在那,不哭不鬧,孩子在等待著,等待著他的父親來救他!還有那些剛剛被營救出的學生們,他們都在拼命,這廢墟地下有他們的老師,救了他們命自己卻困在里面的老師。

無論什麼時候,永遠也不能放棄希望!也許在堅持一下。就會迎來黎明到來的一刻!

“看!解放軍來了!”不知道是誰呼喊了一句,然後所有人都停止了動作,他們終于看到了希望。這個時候讓人感覺到最可靠的就只有軍人了!

匆匆趕來地軍人正是與韓超率領的那個營隊,他們從進駐災區就一直沒有休息過,在整個市區展開了多次的營救工作!現在他們又接到了總部的命令來這里幫忙營救被掩埋的學生。

雖然同樣的勞累,但是軍人卻保持這一貫的紀律性,邁著整齊的步伐,雄赳赳氣昂昂的趕來。

軍人的素質與體力果然不是普通百姓能比擬的,他們分工明確,配合嫻熟。原本就在這里參加營救工作的群眾也被軍人所帶動,大家此刻就如一個配合多年的集體,營救的速度不知道比剛剛增加了多少倍!

李傑終于放心了,他不知道軍隊的標准是什麼,因為他接觸的軍人很少,但是韓超帶領的這個營卻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硬朗的作 風、堅忍不拔的精神,還有就是他們對救災的態度,他們是真正的人民軍隊。不是那些拿著沖鋒槍去救災的美國大兵。

“看到了!看到頭了!大家小心點!別傷到人!”一位軍人指揮 著,然後就聽見孩子們的呼喊聲,李傑可以想像到,他們應該找到了那位因救人而被困的老師。

可是這位老師已經昏迷不醒,作為醫生的李傑是在眾位學生期盼目光與聲聲哀求中為這位老師做的檢查。

病人腦部外傷,深度昏迷!整個身體被壓在的水泥塊下面,看不到具體的傷勢。無法做出進一步的判斷。但是可以知道他目前的狀況很不好!

“必須把人救出來,如果速度快還可以搶救一下!否則用不上半個小時,病人肯定會死亡!”李傑這些實話讓軍人們加快了救人的速度,但卻讓那些學生們一個個哭成了淚人,他知道很殘忍,但是必須告訴大家實情。

軍人的另一部分正在全力解救穆雷警官的兒子,這部分清理起來更加困難,還好孩子沒有什麼嚴重的傷勢,但是時間長了也不行。因為余震的緣故他一部分身體正在被壓著,時間長了血液和組織蛋白會被破壞分解,然後會產生毒中間代謝產物,這些有毒的代謝物被吸收入血會引起的外傷後急性腎小管壞死和由其引起的急性腎功能衰竭。

這中症狀是地震中最常見的症狀,也是最可怕的症狀之一!

“1、2、3起!”軍人們手臂血管暴起,肌肉緊繃,最後一個水泥板被撬開了。

僅僅15分鍾,在學生們的歡呼聲中,昏迷的老師被解放 出來!而另一側,那堆積在穆警官孩子身上的建築殘渣也已經快被清理的差不多了!

上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四十章深入災區     下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四十二章 缺醫少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