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四十七章 生命之星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四十七章 生命之星

是一個昏暗凌亂屋子,順著透過窗子的陽光,可以見 各種包裝袋、食物殘渣等生活垃圾堆的到處都是。就算是遠遠看到這樣的屋子都會讓人覺得聞到了臭味,讓人覺得惡心。

屋子的主人卻對此不以為然,他胖胖的身軀陷在沙發里,邊吃著零食邊看著電視。看到高興的時候還會像一個孩子般拍手叫好,傷心的時候也會多愁善感的掉眼淚。

破舊的房門吱的一聲被推開,一個30多歲金發碧眼的家 他衣著講究,如果你仔細觀察會發現他穿的都是世界頂級的名牌,出現在這樣低矮雜亂的地方實在讓人吃驚。

他對于這個屋子的雜亂也是無可奈何,他只能將無限的怨念發泄在一個罐頭盒子上,罐頭盒被他使勁一腳踢開,滾出去好遠,然後里面竟然飛出兩只蒼蠅。

金發青年對這個恐怖的屋子無奈了,捂著鼻子說道:“安德魯!你快別看了!你這該死的屋子也應該收拾一下吧!”

“你打擾了我的寵物,你看他們都害怕的飛走了。阿瑞斯,你要賠償我,幫我買一個月的食物吧!我要Almas魚子醬,路易十八比薩 餅……”安德魯說道。

阿瑞斯對這個胖子無可奈何,這個胖子吃著世界上最奢侈的食物,卻住著比豬圈強不多少的破爛房子。

他就是這個屋子的主人,這是一個體重超過300= 屋曬太陽的他看起來有些慘白。一般胖子通常都看不出年紀,所以他總是在說他只有28歲。永遠28歲地胖子。

名字叫阿瑞斯的金發青年踮著腳躲過屋里的重重障礙,終于走到了胖子的沙發。他知道,這個胖子別的東西不收拾,但是沙發卻是很干 淨,同時還有他身上也乾淨,因為他太胖了,天熱的時候只有洗澡能降溫。

“安德魯,你快點起來我們有任務了!等完成任務什麼都可以!”阿瑞斯坐下說道。

胖子很顯然不滿意阿瑞斯跟他擠在一個沙發上。但只能在心里罵他幾句,他向沙發的另一次挪了挪自己肥胖的身軀說到:“我不去,我剛剛完成任務,現在是休假時間!我假期才剛剛開始。動畫片我還沒看完呢!”

阿瑞斯一把搶過遙控器,將電視轉了個頻道,大胖子安德魯一項好脾氣,但此刻卻怒了,吼叫道:“你給我調回來。我不要去那該死地地方!我一個研究遺傳學的,我去能干什麼?我不去!我要看我的動畫 片!”

“你看看,你看看這些難民!你忍心麼?你在看……”

“別動別動,你看這個!這個家伙在說什麼!”

阿瑞斯以為他打動了安德魯。于是做在他旁邊拍著他的肩膀說道:“你果然還是深明大義!”

“你看看這個小子,他最多23歲,竟然做了這麼強的一 且還是一個實習生!”安德魯驚歎道。

阿瑞斯撇撇嘴不屑道:“這有什麼?我們見過的天才還少麼?我們‘生命之星’還缺少年輕優秀的醫生麼?”

“我決定跟你去了,這個小子我們決定要拉他進來!”

“就他?不過一個心肌梗死加上室間隔的穿透而已,還沒有資 格!”然後他感覺到有些不對于是繼續說道:“啊!安德魯你需要讓保羅給你看看心理疾病,你這個心里變態地家伙!”阿瑞斯說著已經跳了起來。

“你才是變態,你忘記了,這個小子叫李傑,就是保羅提起過的 人!他就做出超級難度手術Bentall的人!而且病人還是他的母親!”

“他地母親?我的天啊!他如果不是一個機器。那麼他就是一個擁有這神一般心里素質的人,不過也可能是禽獸!走了!我們現在起程!無論怎麼養,這樣的天才有資格加入我們!”

“是的,我相信保羅這個家伙會高興瘋的!”

C市的地震震驚了世界,各個 ; : . 來支援。世界性質的醫療機構當以國際紅十字會最為有名氣,幾乎世界上所有的地方只要有戰爭。有災難就會有他地身影。其次就是無國界醫生組織,這個組織是從國際紅十字會脫離出來的,他們更強調人性,而紅十字會則機械的中立。

除了這兩個大組織外還有很多比較小的,名氣上也小很多。還有一些甚至根本就沒有人知道,比如生命之星,他們規模雖然小,但是他的實力卻不差

‘生命之星’這個組織只邀請頂尖的醫生加入,如果你在相關領域地水平達不到世界頂尖級別你是不能加入這個組織的。

生命之星講究的是獨立,講究追求醫學相關領域的最高水平。他們與其他的組織不通在于他們不接受任何人的資助。

無論什麼樣的組織。拿了錢就會變味。聯合國拿了美國的錢,就成了走狗。國際紅十字會,一樣收了錢在一些事實上就保持沉默。因此才分離出一些醫生成立了無國界醫



生命之星有錢,他們很富有,因為生命之星的成員都是世界上各個領域頂尖的醫生,這個組織地目標沒有紅十字會那麼偉大,他們想要的就是將最優秀的醫生聯合起來,破解最困難的醫學難題。

李傑不知道他已經被星光籠罩,此刻他正倒在地上睡覺。他實在太累了,剛剛又鬧出了實習生給病人開胸做心髒手術的笑話

石清看著熟睡的李傑只能搖搖頭,她總是不能明白李傑到底在想些什麼,他有的時候很聰明,有的時候卻很傻。但仔細的想象他似乎裝傻的時候多一些。她正思考間卻又來了新地病人,于是再次投入到工作中去。

李傑此刻正在做夢,他夢到自己的手沒有知覺了。手臂廢掉了!拿手術刀沒有感覺了,還有就是更可怕的摸美女也沒有感覺了!

“啊!”李傑大喊一聲然後嚇醒,胳膊真沒有感覺了!李傑恐懼的使勁甩了甩胳膊,沒感覺了,不過一會又好了,睡覺的時候壓麻了!

這一睡已經天亮了,睡的很舒服,這一覺將這幾日的疲勞一掃而 光。李傑伸著懶腰走出帳篷。現在天氣已經晴朗了,柔和的陽光讓人感覺很舒服。

李傑昨天地一番話讓BJ這支醫療隊成了同行們的話題,. 們竟然派出實習生去給陳書記做手術,而且還狂言百分百成功。

作為同行大家都清楚李傑的實力,對于那些流言當然堅決的回擊,口水仗也成了地震救災醫療隊的閑暇時的生活調劑。



李傑對于這些家伙們的口水仗根本不感興趣。他們都是在災區工作壓力太大了,持續的高強度勞動讓他們精神高度地緊張,不找點話題來說是會崩潰的。

其實大家都是沒有惡意的。不過是相互玩笑而已,作為醫生都知 道,李傑給陳書記做的這個手術,難度很高。可以成功地走下手術台就已經證明了他的實力,至于術手的恢複可就要看天意了。

李傑活動了一下身體,現在精神不錯,胳膊似乎也沒有什麼問題。需要去野戰醫院看看陳書記了,不知道他恢複的怎麼樣。

不過在這之前還有一個事要做,那就是去看看他的小青石。李傑一直在忙,忙的昏天暗地的,他覺得對不起,這個因為自己才來到災區的小青石。

其實他只猜對了一半。石清來這里不全是為了他,還有一部分是為了救災。

李傑悄悄的走到石清地後面,擺出一副痛苦的樣子有氣無力的說 道:“醫生,我不行了!快來救救我。”

石清以為真的有病人不行了,一轉頭,卻撞到了李傑的懷里。李傑則順手一抄,摟住她的細腰,將她抱在懷里。

兩個人之前地身體接觸不過是拉手而已,石清是一個很保守的人,這次撞到李傑懷里,羞愧至極,臉上泛起陣陣紅暈,掙紮著想要逃走。

“你不是病的不行了麼!怎麼還這麼有力氣,放開我!”

李傑看著嬌羞的石清,心中泛起無限的憐愛。這個為了自己來到災區的小青石這幾天累壞了憔悴多了。

“我病的不行了,你是醫生一定要給我治,我是相思病,想你想 的。”

“臭無賴,你就知道欺負了,快放開吧!還有病人呢!”

李傑再本想索取個吻在放開她,可他發現周圍的一些病人都在帶著異樣的眼光微笑著看著這兩個人。這個吻怕是索不成了,他也不著急,就憑借他地無賴手段機會多得是。

“恩!我這個病是一輩子的事,以後在治療也不遲啊!我們去看病人吧!”

“哼,誰跟治療你一輩子啊!”

“是啊!你跟我在一起就不用給我治療了!”

李傑說完嬉笑著跑開去看病人去了,石清在深恨李傑的無賴的同時也感覺到一絲歡喜一絲甜蜜。

嘔~

一個病人側著頭嘔吐者,可是卻沒有吐出什麼來,因為他的胃早空了,除了胃液沒有什麼東西。

這是一個大腿損傷的病人,股骨骨折,傷口被嚴密的包紮,可繃帶可以看見大量滲出的血液。

多年的臨床經驗告訴李傑這個病人肯定有問題,他沒有道理嘔吐。走到他的跟前用手在他額頭、頸部各摸了一下。

是高熱39度左右、脈搏過快!病人精神萎靡,表情冷淡

“是發燒了麼?”

“不完全是!還不清楚!給我剪刀!”

李傑本來還在跟石清嬉笑,此刻碰到了病人立刻變的嚴肅了起來,石清也是一樣,馬上進入工作狀態。

李傑接過石清遞給他的剪刀,將病人大腿部的繃帶剪斷,扯掉繃 帶,傷口顯露出來。

石清看到傷口感覺胃部不住的翻滾,她在醫院呆了這麼久,從來沒有看見過如此可怕的傷口。

傷口周圍腫脹明顯、呈淡紫色,傷口周圍各個大小不等的水泡頑強地湧出。

李傑剪刀倒持如匕首一般握著。對這傷口的肌肉輕輕的刺

|

剪刀刺入病人傷口中,但病人卻一點反應也沒有,似乎剪刀沒有刺在他身上一般!

李傑收起剪刀,看著疑惑的石清解釋道:“傷口內肌肉由于壞死,你看已經變成土灰色了,猶如煮熟的肉。沒有失去彈性,正常肌肉收到刺激應收縮出血的。”

“那他有沒有就救了?”

李傑並不答話,將剪刀遞給了石清,找了一副手套帶上,又轉身面對病人。手指輕輕的按壓了輕輕擠壓傷口周圍的腫脹部位。

石清也好奇地湊上去看看,她發現有少量的氣泡從傷口逸出,並有稀薄、惡臭的漿液樣血性分泌物流出。

突然一陣惡臭襲來,她從來也沒有聞到過這麼惡心的味道。差點吐了出來。

“隔離吧!再檢查一下其他病人!”李傑說道。

“難道是傳染病麼?他還有救麼?”石清問道。

李傑還沒有說什麼卻有人搶答道:“當然有救,不過是個氣性壞 病!”這個人很高很壯,但讓人印象更深刻的是他那胖胖的身軀。

他取出一個碩大無比的口罩扣在臉上,眯著小眼睛走過來。李傑跟石清疑惑的對望了一眼。這個胖子哪里來地?好像都不認識。

這個胖子就是安德魯,他的身後還跟著帥氣的阿瑞斯,不過這個胖子實在太顯眼了,大家也都沒有注意阿瑞斯。

氣性壞 病所散發的惡臭已經將周圍地醫生們都吸引的過來,不過他們現在更感興趣的不是這個氣性壞 病,

而是這個碩大無比的胖子,只見他伸出香腸一般粗的手指,在傷口的邊緣使勁一按,然後大家就聽到了‘啊’的一聲。

這是病人痛苦的叫聲。

“你看這麼診斷多容易。快點大計量靜脈注射大劑量使用青黴素和四環素,隔離病人,准備手術吧!”

“請問你是?”一位醫生終于忍不住問道。

“你們不用感謝我,我不會告你們我叫安德魯的,但是我可以給你介紹我身後這個家伙,他是貝勒醫學院最爛地教授阿瑞斯。”

阿瑞斯對安德魯怒道:“閉嘴你這個死胖子。別丟人了!”然後用古怪的漢語對醫生道歉,“大家看出來了他腦袋有點毛病,不要怪 他。”

眾人倒抽一口涼氣,這些醫生們都不是井底之蛙,阿瑞斯跟安德魯兩個人的名字這些人都是知道的。

貝勒醫學院的阿瑞斯曾經在《柳葉刀》雜志發表過一個神經系統研究的文章震驚醫學界。這個看似白癡地傻胖子則更是厲害,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教課書‘基因’(最新版

在中國如果能夠在頂尖的雜志上發表一片文章,那這醫生就可以安逸的帶學生,作報告了。

如果能跟那個胖子安德魯一樣,成為世界頂尖大學教材的作者,那就更不得了。可以稱之為國寶!

這里不認識他們倆的也就只有石清跟李傑了,石清本就是學藥物自然不用說,李傑確實最討厭研究基礎醫學,而且他對人命不敏感,特別是男人的名字。

“我沒聽清楚他們的名字!”石清悄悄對問李傑道。

“邪惡的胖子是阿瑞斯,那個猥瑣地瘦子是安德魯!”

李傑自以為很小的聲音卻讓兩個人聽的一字不漏。

“笨蛋我是安德魯,我你看准了,我才不是那種猴子摸樣的阿瑞 斯!”大胖子怒吼道。

阿瑞斯也不是安德魯那麼氣急敗壞,他優雅的走到石清身邊,行了一個標准的紳士禮,溫柔的說道:“美麗的小姐,我是阿瑞斯,中國朋友都喜歡叫我貝勒!”

這兩個人的表現讓在場的多數人都以為兩個人是騙子,世界頂尖的天才醫學家怎麼回事這樣的的兩個人,一個犯花癡,一個傻傻的。

“別猶豫了,先轉移病人,做隔離,滅菌!”李傑說道,

氣性壞 病的伴隨有大量的細菌,傳染性很強。病人必須隔離,就連他用過的東西也必須燒毀或者消毒。

這是震災後最嚴重的疫病,其他如鼠疫霍亂等還可以治療,壞 基本上可以宣告病人殘廢,如果不能積極治療幾乎可以宣告死亡。

這個病人除了氣性壞 病外還伴有骨折,而且傷肢各層組織均已受累,病變的肌肉分解成的各種有毒物質與各種病菌產生的 毒素進入血液,已經嚴重損害了肝髒,腎髒的功能。病人同時出現的血毒症的早期現象。

“啊哈!該我們的小醫生顯身手了,那邊就是野戰醫院!對這個病人截肢麼?”大胖子安德魯調笑道。

截肢是這個病人最好的選擇,他的病情嚴重已經達到了截肢的標 准。但是李傑的表現卻讓大家吃驚。

“不!我要保住他的腿!”

上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四十六章 自作主張     下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四十八章氣性壞疽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