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四十八章氣性壞疽手術  
   
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四十八章氣性壞疽手術

傑如果真的不經過做考慮就做了截肢,可能這一輩子 星這個組織無緣了。醫療工作者要全心全意的為病人著想,能避免對身體的損傷就一定要避免,這才是一個真正的好醫生。

病人被隔離在野戰醫院的一個專門的單間里,現在他已經倒在床 上,並且深度的昏迷。他並不知道他的大腿,已經對他的生命構成了嚴重的威脅,同時他這個手術也成為了李傑能否加入生命之星的考核標 准。

野戰醫院外,艾雅一改那一塵不染的白袍,穿起了軍裝,不過表情依然是那麼的冷冷的,仿佛孤傲的雪蓮花,讓人不敢輕侮。

她在聽說李傑是一個實習生的時候,她就憤怒了,一個實習生怎麼能做手術!而且術後陳書記到現在還沒有清醒,她想找李傑算賬。

但是後來冷靜了以後一想,雖然李傑名義上是個實習生,但是他的技術確實有目共睹,她自己也看到了。一個實習生就能做出這麼精彩的手術,實在是難以置信!

今天大家的注意里都集中在了陳書記身上,可她卻更關注李傑送來的氣性壞 病患者,這個患者已經在隔離病房嚴密的監護著。

目前是准備手術,但這個手術卻不是氣性壞 病常識中的截肢治 療。

她想去那個隔離病房看看,他想知道那個李傑到底怎麼治療這個氣性壞 病人,如果不截肢,那只能將病變的肌肉等組織全部去掉,可是她卻聽說這個病人還有股骨骨折。並卻傷口大損傷程度也很高啊!

她思考的間,卻又看到兩個奇怪的人,在一起嘰里咕嚕地說著她聽不懂的外語。一個是巨大的胖子,那身肥肉幾乎要爆炸一般。還有一個是很帥氣的男人,金發碧眼,唇紅齒白,臉上始終掛著迷人的微笑。他們正是阿瑞斯跟安德魯。

阿瑞斯護著手中的三明治對安德魯吼叫道:“死胖子!這是最後的一個三明治了!不能給你。”

安德魯確實一臉的堆笑,對于阿瑞斯地憤怒一點不在乎。他從兜里掏出一塊白色的手帕擦了擦油膩的嘴巴。然後說道:“阿瑞斯你真是小氣。我就吃你一個三明治你還這樣!枉費你我多年之間的感情啊!哎,難道我們的感情連一個小小的三明治都不如麼?”

阿瑞斯對于他那幅可憐的樣子,可是一點同情都沒有,他對安德魯挖苦道:“還一個小三明治,我一共准備了四份,你自己就吃了三份,這個我是留給李傑的!難道你不知道麼?”

“你少騙我,你還有兩個!”

“那是給李傑他女朋友地!”阿瑞斯恨道。

安德魯擺出一副明白了的表情。然後又裝出一副可憐相說道:“下次讓飛機多送來幾來點吧!這里的伙食太差了!”

阿瑞斯白了他一眼。鄙夷的說道:“我甯可把錢都捐給災區也不浪費在這上,我已經告訴我爸爸了!不要再送這個給我!”

安德魯搖了搖頭只能在腦海中回味了,這次阿瑞斯地父親送來不少好吃的,很多都是他喜歡的。同時也是頂級的奢侈,比如Wagyu牛肉、Almas魚子醬就< a . i礦泉水。

“有個有錢的老爹就是好!”安德魯感歎道。

“你如果在說這樣的話我們就絕交!”阿瑞斯最討厭別人說他靠自己父親,他自己的一切努力都是靠著自己的來的。他地父親是這個世界上最有錢的人之一,同時也是最溺愛孩子的父親。雖然自己的兒子不喜歡他幫忙,但他卻總是在想法設法的讓兒子在他的庇護下。

安德魯立刻閉上了嘴巴,阿瑞斯地情形他也知道。看著阿瑞斯那憤怒的臉安德魯決定換個話題,于是說道:“你為什麼要給李傑帶一份這個?不是要用美食誘惑他吧!不過這個東西不好吃啊!Almas魚子醬才是好東西!”

“我才沒有你那麼無聊,我是把他當成了朋友!我很喜歡這個小子帶點東西不好麼?最可惡是你,把Almas魚子醬吃光了還好意思說!”

兩個一路拌著嘴走到了野戰醫院。

阿瑞斯是一個遇到看到漂亮女人就想搭訕的家伙。這跟女孩子見到可愛的東西就像上去寵愛一番的道理是一樣的。

無奈這次他碰到了艾雅,冰山一樣的女人,光是在她冷冷的眼神 下,阿瑞斯就直接失去了搭訕的勇氣,于是只能低頭走過去。

李傑一邊吃著三明治一邊聽著安德魯給他將阿瑞斯剛剛的笑話,阿瑞斯白皙地臉上此時是極其古怪的表情。

“阿瑞斯。為了感謝你的三明治我告訴你個秘密,艾雅的三圍是 83:57:87。”

“你們是什麼關系?難道你?”阿瑞斯激動道。

李傑拍著他的將幫說道:“我什麼也沒有做,我使用眼睛觀察出來的!這是我的獨門絕技!”

阿瑞斯此刻覺得李傑完全有實力進入生命之星,不憑借別的,就他這樣觀察女人眼力全世界都找不到。

三個人正在嬉笑的時候,石清帶著檢驗的結果過來了。

“大量革蘭氏陽性杆菌,白細胞計數少的可憐!我們必須做處理 了!”石清拿著化驗報告說道。

李傑拍了拍屁股站起來說道:“兩位帶來的三明治真是不錯,應該是伊比利雅火腿,布列斯雞肉,意大利西紅杮……在這種地方還能奢侈的吃到這種東西。看來兩位果然不是冒牌的!”

“你們這麼奢侈是不是應該多捐點錢啊!”看見肥羊當然要使勁的宰,這里三明治一個大約100,運費就需要很多錢!李傑已經認定了這兩個家伙肯定是敗家子。

“我們當然不是冒牌的,有防毒面具麼?我想去看手術!另外捐 款,我全部身家都奉獻給災區了!”安德魯說道,壞 病的氣味是一般人難以忍受地,特別是氣性壞 病,尤為可怕!

“真是謝謝你們的慷慨解囊,不過這里只有口罩!”李傑說完也不管他們倆,轉身去准備手術了。

兩個人對望一眼。只能歎口氣跟著去了,壞 病是氣味最可怕的手術之一,一般醫生一輩子也遇不到。

但是在這樣的災區確可能成為一種嚴重傳染疫病,這是是一個嚴重威脅災區人民生命的疾病!

手術之前要現對病人的傷處做一下處理,首先是對傷口的處

傑選用的是雙氧水,也就是過氧化氫進行了清洗。

主要作用就是抗菌及除臭,清除創面地汙穢。使傷口中的濃液、血塊及壞死組織分離而排出。

其實對氣性壞 病的最好治療就是高壓氧艙,但是野戰醫院不能有高壓氧艙這種設備,那個東西太笨重了,在運輸條件有限的情況下不可能運一個高壓氧艙過來。



現在只能給病人呼吸純氧了。雖然效果不是很好,但也比沒有強,並且病人的手術也是一刻也不能耽誤了。

這個手術沒有人喜歡,主要原因的味道太難聞了,但在作為醫生不能夠挑剔病人,得了這樣的病,作為病人更加痛苦。

手術室除了必須的手術團隊以外還有幾個特殊地人,其中兩個人就是安德魯跟阿瑞斯,這兩個觀摩的家伙。

他們倆名聲在外。在全世界都享有盛譽,在場手術的工作人員在他們的注視下多少都有點緊張。

另外一個就是有名地冰山美人艾雅,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竟然來觀摩這次手術,或許是心中對李傑的超人天賦感覺到不服氣吧。

李傑卻完全忽略了他們的存在,在他進入手術狀態的時候。哪怕是炮火連天也不會有絲毫的影響。

無影燈下,李傑再次披上綠色的手術衣,迅速的進入狀態。

對于患者這觸目驚心的傷口,每個人都有不通的感覺,惡心、恐 懼、同情……

“跟我數10個數字!”麻醉師說道。

“10、9、…”

麻醉地效果很快,僅僅數到7病人就已經沉沉睡去,他現在身體虛 弱,對于麻藥的抵抗力病不是很強。

這是一個年輕的病人,他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正在經曆著什麼,或許當他醒來的時候。他會發現自己已經失去了腿。

一個年輕人如果失去了一條腿,那麼他的下半生無疑將是悲哀與痛苦的。

‘我會保住你地腿!’李傑心中對患者說道。

那種熟悉的感覺,那是握著手術刀的感覺,那是一種強大的自信,一把鋒利無比的手術刀,無論眼前面對的是什麼,都會在這無比的鋒利下被斬破。

手的感覺似乎又回來了,只要有這雙手在,李傑就不怕在手術台的任何困哪,只要這個手術在理論上有成功的可能,他就會將這個理論上那微乎其微地幾率無限的擴大。

氣性壞 病的手術,以截肢為多,特別是嚴重的時候。如果不截 肢,病人是無法存活的,在傷口中氣性壞 杆菌會大量的生長繁殖,並使其產生 毒素,進入血液造成無法逆轉的傷害。

這個病人傷勢嚴重,他傷口中肌肉被破壞的很嚴重,這樣的手術李傑也是第一次主刀,能不能成功其實他也沒有完全的把握。

手術刀在病變區上方劃出一道美麗的缺口,接著又在這條缺口尾端彎出一輪新月,兩個切口組成一個月牙鏟的樣子。

在手術中的切口之間是不能有直角的,因為如果切直角,那最遠端的皮膚,也就是直角出的皮膚將會死亡,因為毛血管基本都被切斷了,沒有養分。

然而手術刀沒有停止,分別又在傷口的外部腫脹區域連續切開幾條切口。

安德魯看著李傑的手術不住的點頭,小聲對阿瑞斯說道:“他對病變區把握的很好,很難想象,他竟然不用影像學方法來檢查。真不知道他是如何把握地!”

“很厲害。就憑借這種對身體了解的能力,可以超越他的人不會超過十個!病人大腿內應該還有壞 氣體,看他如何能找出來!”

“那是你認識的厲害人太少,我肯定能找出10個比他厲

“閉嘴吧!看看這個家伙還能給我們什麼樣的驚喜!”

這兩個家伙雖然不是動手術刀的外科醫生,但是他們的眼界確實很高,‘生命之星’里地醫生們經常性做手術交流。他們見過無數頂尖醫生的手術,所以他們對李傑有這麼高的憑借已經是很難得了。

如果讓第一附屬醫院的院長知道這兩個人對李傑的評價,恐怕會他會高興的連續幾天都睡不著覺。同時他也會立刻將李傑變成醫院的招牌醫生。

手術台上,無影燈下的李傑在猶豫,病變區還有一個皮下氣腫區,這個區域他已經發現了,但是這區域卻不好切開,他上方地肌肉並沒有壞死,如果魯莽下刀,那脆弱的沒有壞死的肌肉可能就此報廢了。

李傑在考慮如何能夠避開這個健康的區域。同時又能將下來面地這個壞死部分清理乾淨。

無影燈下的病人被布巾蓋的嚴嚴實實,只留下那恐怖的病變區及上面駭人的手術刀切口。

艾雅現在甚至都看不明白李傑的這個手術,氣性壞 病本就是個難得一見的病症,少數病情輕微的氣性壞 只需要高壓氧艙就能治療。多數嚴重的直接截肢了,這樣對肌肉進行清理地實在太少了。

李傑這樣將壞死肌肉切除的確實第一次見到,向他一樣在病變區多處開口的更是第一次聽說。

這次手術是切除壞死的組織同時修需損傷的肌肉,所開口都是在病變區,這里都是需要切除的部分,在這方面與往常手術並不相同。

李傑經過考慮終于找到了最後這一刀地位置,那個隱藏在健康肌肉下皮下氣腫區,這個口他決定不再皮膚上切,而是選擇從其他開口區域的肌肉中橫切過來。

李傑那看似雜亂無章的切口。其實每一刀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每一刀都有他存在的道理。他要做的是壞死肌肉的清理,以及健康肌肉的休整。

如果簡單的在腿部開一個很長的大口,很難將壞死肌肉清理乾淨,也無法將壞 照成地皮下氣腫清除。

所有切口都已經順利的完成,要進行第一步了。清除掉壞死的肌 肉,將這些被氣性壞 杆菌寄生的肌肉從身體里完全清理出去。

病變的肌肉已經泛灰土色,就跟煮熟了的肉一般,就算在不麻醉的情況下用刀割也沒有知覺,並且不會有血液流出。

這是那柄熟悉的手術刀,那柄被賦予靈魂的手術刀。

利刃游走,婉若游龍,壞死的肌肉不斷被剝離,健康的肌肉流出汨汩的血液,似乎在證明著它的生命力。

安德魯覺得自己快要死了。他只聽說過氣性壞 病味道很強,但是沒有想到帶了三個口罩

法阻擋住這個氣味。

“阿瑞斯我不行了,我要走了!堅持不住了!”安德魯說道。

“你看,李傑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厲害,你看見他的刀了麼?多麼漂亮!我已經決定了,以後我的研究成果如果用在臨床上,我一定要讓他來給我主刀做臨床實驗!”

“我不管了!你欣賞吧,我再不走以後就沒有辦法吃東西了!”說完他就跑掉了。

現在整個屋里全是這種味道,其實每個人都受不了,但都在堅持 著。一般做了壞 患者的手術後,那個手術室都要消毒封閉很久,等味道消散了才能再用。

李傑沒有功夫去想這個臭的讓人發暈的味道,眼前的手術才剛剛開始。最開始在病變區的月牙鏟狀切口,此刻已經流出了大量的分泌物,這里跟李傑判斷的一樣,是最嚴重的病變區。

手術中股外側肌肉、股直肌……壞死的區域很嚴重,恐怕不能完全的保住肌肉,即使做了最大限度的肌肉保留這個患者也只能留下一條殘腿。

乘裝壞死肌肉的托盤漸漸堆滿了一條條壞死地肌肉,而患者的大腿處則露出了一塊塊新鮮紅豔的肌肉。

這壞死肌肉的清理需要膽大心細,並且對人體組織無比的了解。手術中不能切除病人了健康肌肉。不能碰到大血管,更不能弄傷了神經。

所以每次下刀,都是在賭博,特別是臨近血管、神經的位置時,要格外的小心。李傑開始也是很小心,但是隨著手術的進行他越來越進入狀態。

特別是他地手,李傑所擔心的手部感覺失靈似乎已經不會再發生 了。這次手術能發揮百分之百的能力,他下刀切除的范圍越來越大。而且頻率也越來越快,助手甚至都來不及擦拭血液。

忍著惡臭觀摩手術的艾雅跟阿瑞斯已經看呆了,阿瑞斯見過一個頂尖外科醫生給運動員做手術,一個小小的修補做了8小時,動作細致的讓人驚歎。

今天李傑這大膽的切割卻是另一種情況,或許這大刀闊斧地動作不夠細膩,但依然精確的幾乎沒有錯誤。更重要的是李傑的自信,沒有超強地技術是不會這麼干的。

艾雅卻沒想這麼多。他只知道這個庸醫的水平遠遠超越了她,特別是他用刀的技術,那手術刀似乎能有自我分辨能力一般,將壞死毫不保留的切除。健康的卻豪不傷害。

“輸血!”李傑命令道。

“可是是血壓穩定的!”麻醉師說道。

李傑沒有說話只是一眼瞪過去,麻醉師離開乖乖的閉嘴。護士拿出血袋,開始輸血。輸血才剛剛開始。麻醉師卻突然喊道:“血壓下 降……”

李傑不管眾人疑問的眼光繼續低頭手術。

阿瑞斯看到艾雅迷惑地眼神,覺得這是一次認識她的好機會于是湊過去說道:“剛剛切除速度太快,壞死的肌肉被剝離,健康肌肉就裸露出來,肌肉血管豐富,肯定會有出血。但是這個病人情況特殊,因為健康肌肉一直被壞死肌肉壓迫。裸露出來後需要一段時間才大量出 血。”

可等阿瑞斯說完艾雅也沒有反應,她只是在看著無影燈下李傑那雙手。她不明白李傑的手術技術是怎麼練出來的,實在是太厲害了。更可怕的還有對手術掌控能力,一開始做地月牙鏟裝的切口,還有輸血!每一步都是有計劃的,有目的進行的。

隨著血液的輸入。病人血壓漸漸的穩定了起來,手術可以繼續進行了。

病變區內被壞 杆菌破壞的肌肉已經清理的差不多了,健康的肌肉暴露出來,助手則不停地用低濃度地高 酸 反複沖洗著傷口。

李傑在做這個手術刀的時候心中一直在計算,計算按病人的腿部肌肉到底能保留多少完整的。

這次肌肉切除的過多,病人肯定會有一點影響,如果能夠盡量多的保留健康的肌肉他還有可能恢複。

李傑最開始手術還是很快速,可越到最後他就越加的小心,每一次都是細致入微。手術很漫長,在修複肌肉的過程中不知不覺的就過了幾個小時。

漸漸的患者的病變區幾乎看不見壞死的組織了。現在還剩下一小塊區域,最後的一小塊確實李傑最猶豫的一小部分。

人的腿部有一個肌肉叫‘縫匠肌’這個肌肉主要功能就是屈膝關 節。同時這個肌肉有一個特點,就是很細很長,上端連接 骨,下端連接脛骨。如果把這塊肌肉切除那麼病人的腿算是廢掉了,他再也抬不起小腿了。

手術刀停在半空中猶豫不決。

在其他人眼前手術台上的患者縫匠肌明顯病變,應該直接切除,好早點結束這個有些痛苦的手術。

“最小號的彎刀!”

器械護士機械的執行者李傑的命令,心中卻在不解李傑的想法。

很明顯這個患者的肌肉已經病變,不可能保留,就算李傑再厲害也不能起死回生,讓壞死的肌肉複活。

作為主刀醫生,李傑自己最清楚,沒有把握的事情他從來不干,患者的肌肉顏色上已經改變,但卻沒有完全的壞死,肌肉的彈性依然良 好。

他要做的只是需要將表面一層病變的肌肉纖維去掉,然後在通過藥物等其他方面的治療,病人術後必然可以站起來。

李傑的手術刀猶如在進行微雕一般,讓人感覺他實在以肌纖維為單位進行修補,灰色漸漸退去,鮮紅的嫩肉裸露出來。

阿瑞斯在看到李傑拿了最小號的彎刀時就退出了病房,在他眼中手術已經結束了。

李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病人能不能站起來就要看他術後身體的恢複,這個病人還是年輕人,以後走路的問題應該不大。

石清沒有參加這次手術,她還忙碌在玫瑰花園廣場的醫療基地。

今天她聽到了幾個消息,都是跟李傑有關系的。一個好消息是陳書記術後病情穩定,正在穩定的恢複中,不久就會轉到大醫院去。另一個是李傑發現的這個壞 病,給地震災區的醫療工作者敲響了警鍾,都注意到了壞 這個殺傷力極大的疾病。

最後一個對石清不知道她應不應該高興,李傑這次將在不久離開災區,李傑會作為陳書記的醫生跟他以前離開轉到大醫院去。

上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四十七章 生命之星     下篇:第二集 瘋狂醫生 第四十九章 重回起點(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