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三章 風雨欲來  
   
第三卷 第三章 風雨欲來

術報告廳里一片嘩然,他們都覺得李傑瘋了,如果上 術說百分百,那也算了,起碼那個手術沒有難到這麼變態。

這次手術難度太大,誰也不能保證成功,李傑憑什麼這麼自信?難道上次的教訓還不夠麼?他覺得自己永遠會好運麼?

李傑此刻就算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他也會毫不猶豫的說出這些話,更何況他現在起碼有八成左右的把握。

眼前這個家伙明顯就是挑釁,科學不怕別人質疑,但也不容人侮 辱。這個家伙的話誰都能明白,他剛剛那話的意思就是,這個報告根本不符合規定。因為這是一個沒有經過驗證的報告,它沒有經過臨床實 驗,而李傑與江振南教授不過是一個欺世盜名的騙子。

回擊質疑最好的方法就是用事實在證明自己的正確,這次李傑或許有些大嘴巴,話說的過滿。

但是效果很明顯,質疑者閉上的嘴巴。對于這樣的人,你越軟弱他越欺負人,高調強硬的態度才是最好的選擇。

失敗這個詞李傑從來都沒有想過,做賭徒他也沒有想過。這次手術是‘畢其功于一役’,成功則是他李傑的聲望上升到到頂點,失敗他就可以退出醫療界了!

他跟賭徒不一樣,人家賭運氣,他賭的是自己的能力。從動物實驗上總結的經驗,以及種種分析得知手術只要不出差錯,絕對不會失敗。在這一點上幾乎每個人都認同的,這個手術方法是絕對可行的。

經過這個搗蛋者的質疑,在場人士地注意力都跑到了首次手術的成功與否上。對于手術的細節等等問題全都不在乎了。

李傑也沒有心情再繼續了,于是交流周的第一場學術報告在火爆開場後,卻冷淡的收場。

現在李傑想的就是等到那手術那一天,然後證明給看這個手術理論的正確性,讓那些質疑的人民閉嘴。

但是事情卻沒有那麼簡單,李傑剛剛結束學術報告,剛下前台卻已經有人在等待他了。這次不正是他地好朋友趙致。

李傑看這他胸前的標牌,在看看他這身行頭。就知道他又干回老本行了,重新成為了記者。

“趙兄,真是恭喜,你成功了!”李傑抱拳笑道。

趙致能重新干回老本行還是靠李傑的幫忙,如果沒有上次李傑帶回來的資料他怎麼有籌碼去跟公司討價還價。

早在一年前他剛剛畢業的時候,同樣是李傑的專訪,讓他趙致加薪升職。雖然後來也因為李傑他丟了工作,不過這也因為自己的疏忽。

李傑或許就是他命中的福星。這個皮膚黝黑地家伙只不過是一個醫生,卻總跟明星一般在各種媒體上漏臉。

媒體需要一個新聞人物,李傑越來越符合他們的標准,總是出現在焦點地區。並且這兩次高調的百分百。讓人感覺李傑有點大嘴巴,可媒體就是喜歡這樣的人,因為他身邊總會有新聞出現。

趙致今天還是來采訪地,這次交流會真正關注的還是醫療工作者 們。普通的民眾關注更多的是李傑,這個所謂的天才以學生,關鍵時刻拯救了人民的父母官陳書記的醫生。

不過現在他除了采訪,還有一個重要的事告訴李傑,這也是他剛剛才知道的,不過現在人多嘴雜。這事兒還要在背後慢慢說。

“我當然是又要麻煩李兄,要采訪你!另外還有一個事情要告訴 你。”

李傑現在心情不是很好,如果是別地媒體,他根本理都不想理。可是趙致是他好朋友,只能點頭答應。

其實他這兩天心情不好,歸其原因還是因為擔心石清。當然還有今天遇到那個無聊的有心里疾病的質疑者。點燃了他憤怒的導火線。

他到不是反對別人質疑。如果是有根據的學術上的質疑,他甚至還是歡迎地,大家可以在一起討論探究,無論如何也不會生氣。

但這個質疑的家伙明顯是帶著一種畸形的病態的心理,所謂畸形病態心理就是看見有錢人,他就覺得這個家伙是為富不仁的暴發戶,沒什麼本事不過運氣好才賺到錢。見到為官者,他就覺得這個家伙是食百姓血肉的貪官,是走關系當上官員的。

他見到李傑這麼年輕就可以拿到臨床與制藥工程雙博士學位肯定也是有關系,這樣人最可惡的就是不經過調查。仗著自己有一張嘴到處亂說。

如果說對了還行,可以揭發一個社會毒瘤,可是說錯了呢?他當然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但是被冤枉的人怎麼辦?名譽損害誰來負責?善良的人總是被這樣傷害誰還會繼續善良。

但是就是這個亂說地嘴巴卻還有寫來曆,甚至還有一些社會地位跟名氣。這還是趙致告訴李傑的,他其實也是聽說,他也不能確定真假。

兩個人都是老朋友,隨便找個喝茶的地方坐下,便直入主題,有什麼說什麼,毫不避諱。

“他就是那個黑嘴,專門找茬的家伙?”李傑淡淡的說道。

趙致告訴他的是那個質疑的家伙,聽說他是從美國著名大學畢業 的,知識淵博,喜歡揭發社會的黑暗,特別是對國內的一些知名科學 家,自稱科學斗士!

“你別小看他,有很多知名的人都被他拉下馬了!”趙致著急道。

李傑喝了一口茶,似乎還沉迷在茶醇香之中,一點不在乎趙致說 的。過了一會才淡淡說道:“我怕什麼,這樣的小人不過就是通過貶低別人來抬高自己。至于那些落馬的,也不一定都是騙

定有被冤枉的!如果社會這麼多騙子,早就亂套了。

“說的也是,我相信你肯定能行!不過你要小心,很多人都在等你出丑。這兩次你把話說的都太滿了!”趙致擔心道。

李傑也知道自己這麼做很危險。這等于將自己拴住一個不牢靠地保險栓上,一個不小心他就會掉下去。



事情不可能永遠都在掌握之中,出現任何意外都是正常的。但也不能小看了這些無法避免的意外,話說小心使得萬年船,只有規避這些,才能利于不敗之地。

並且機遇與風險也總是並存,有麻煩只要解決掉,收獲也不是不小的。

這次黑嘴肯定不會放過李傑。如果李傑勝利了,那醫學天才這個名號將不僅僅限于BJ的確的醫療界,全國的醫療界都會關注這 星。

“這次依然需要你來為我們學校造勢,我們這次的學術交流意義非凡,你們需要好好地報道一番才行!”李傑接著又給他說明了生命之星的意義,以及其成員的組織構成等等。

趙致其實對這個新聞不敢興趣,普通百姓誰會管那些,他們要看的是花邊新聞。要看他們干興趣的事,例如天才學生李傑,絕對要比XXX大學著名科學家XX要吸引眼球的多。

雖然不感興趣,但趙致又不好說出來。他只盼著主編可以通過他的稿子。這樣在李傑這里也好有個交待。

李傑雖然對這個手術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可是他心里明白這個手術地超級難度,同時也明白這個手術的意義,手術的成敗關系到他這生的榮辱前途。

他此刻壓力很大,手術准備地工作做的太差勁了。因為這個學術報告是臨時決定的,臨床手術實驗也是臨時安排。

現在唯一能明確的就是手術會在這個禮拜進行,至于病人是哪個,手術的團隊如何,李傑這個主刀甚至都不知道。

在趙致完成了他的新聞稿子以後。李傑就匆匆告別了,他無法在安心的坐在這里喝茶,他覺得自己必須去找馬云天院長一趟,將所有的情況都弄明白,不能這麼稀里糊塗的。

在李傑想回去地時候,卻不知道此刻很多人都在找他。誰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變成了大嘴。又一次說出了百分之百這樣的話。

馬云天這里已經將手術准備的差不多了,患者已經確定,是一位 多歲的男性患者。手術團隊方面也組建的差不多了,召集了很多精英份子。現在就等主刀醫生李傑來挑選人員了。

馬云天准備好一切以後卻發現這次的主角李傑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而手術地團隊的人員還在等待著他來挑選。

按照馬云天原意是用學生團隊,但是在冷靜下來以後,也知道這個方法不行。他還是選擇了穩妥的做法。學生團隊太冒險了,並且反對的人也太多了。

他在挑選人員的時候依然用了都是本校的畢業生與附屬醫院挑選的醫生。在他心目中手術的主刀是李傑,而助手當然首選王永。

只是可憐的王永,他本就為了不如李傑這個事心情不好。這次竟然又要當助手。可是馬云天的意思他不能忤逆。

馬云天本來最擔心地就是手術團隊,他提供了很多人讓李傑挑選,甚至他還偷偷在里面加入了一些在校的學生。

在他心目中還是希望由學生們完成這次手術的,可當他看到李傑的時候,他最擔心的不是這次的手術團隊了。

他變得很擔心這位主刀醫生,李傑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似乎很不在乎這次手術的樣子。

“李傑,患者與手術人員齊備了,手術時間由你來確定!個周末如何,也就是交流周的最後一天!”馬云天說道,他的想法是能拖一天是一天,多一天的准備,成功率也會高一點。

李傑也不答話,拿過人員的名單一看,有些哭笑不得,首先是助手名單竟然寫著王永,當然他最希望的助手當然是王永。

可是他也知道王永肯定不希望做他的助手,兩個人的競爭已經到了必須一個離開的地步。王永是一個好人,對于李傑他也很照顧,李傑不能搶他飯碗,這也是李傑為什麼去地震災區的原因。然後他還發現這里很多在校的研究生,博士生等等。

李傑覺得馬云天有些地方搞錯了。因為學校出了個天才的李傑,一個兩年就可以取得雙博士學位地李傑,一個似乎無所不能,可以解決無數手術難題的李傑。

所以馬云天理所當然將自己學校的學生都看的跟李傑差不多,就算不能達到李傑的程度,也不會差多少。

這是對他們高估了,李傑畢竟有著前世多年的臨床經驗,除非是天才。否則不可能不經過長期臨床培訓直接上手術台的。

挑選人員有很大難度,人員必須在這個名單上挑,馬云天已經給李傑做了很大的讓步,沒有全部要求使用學生。

李傑撓了撓頭有些為難,光看他們地簡曆也不知道誰好誰壞,然後拿起筆盡量的挑選了一些醫院的醫生。

其中有幾個是第一附屬醫院的醫生,他還算熟悉,都畫上了。沿著名單向下。他看到一個熟悉的名字。

于若然,李傑在這個名字上猶豫了很久,這個本應該上大二的學生卻也跳級了。似乎在追隨著李傑的腳步一般,在學校期間她奇跡般完成了幾個小手術。

不可否認她很聰明也很努力。但她依然達不到進入手術團隊的程 度。李傑地筆遲

落下,最後他歎了一口氣,終于將在名單上又勾畫了

馬云天結果名單很滿意,李傑一共畫了兩個學生的名字,一位器械護士,還有一位是助手。

“這些人我明天還要再看一下,然後挑選出來最後的團隊,最後再一起研究下這個手術。”李傑挑選的人每個位置都不是一個人,最後還需要確定一下。

手術地團隊基本確定了以後李傑還要去看看患者。在李傑的眼里每一個患者都有自己的特點。就如同每個人的相貌都不同,每個人的身體多少也會有差異,病情上也會有差異。這種小小的差異有時候就是手術的決定性因素。

這是忙碌的一天,李傑在離開的馬云天地辦公室時夜幕已經拉開。可是李傑還不能休息,他要去第一附屬醫院探望一下病人。

醫院的夜晚很安靜,氣憤甚至接近像那些恐怖電影。李傑不由得想起了一連串的恐怖故事。都是關于醫院的鬼故事,越想越感覺背脊發 涼,似乎自己就在故事中一般。他趕緊加快腳步,直接趕到病房中。

病人是一個10幾歲的孩子,這個年齡是人生的黃金時期 地他此刻卻躺在病床上與病魔進行著艱苦的斗爭。

患者的基本情況李傑可以通過資料來獲取,可李傑有一個習慣,就是了解患者的病理情況同時,也需要知道他的心理狀況。

孩子的父母也在這里,這倒是省了李傑很多麻煩。畢竟病人還是個小孩子,很多事還需要做父母的來決定。

孩子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這個時代的工人處于一個尷尬地位置上。他們從小的就被灌輸了工人階級是是我國的領導階級的思想,同時又要接受這個改革開放大時代的洗禮。 了根本變化,重新淪為被剝削、被壓迫的雇傭勞動者,再度成為弱勢群體。

他們可憐的孩子患有先天性心髒病——法樂四聯症,這個不是絕 症,這是可以治療的。但是他們卻因為太窮了,根本無法承擔那天價的手術費。

不過這次或許是運氣好的緣故吧。孩子可以免費接受手術,不過聽說這次手術是一種新方法,有風險。

但如不手術孩子必死無疑,手術的話還有一絲希望。雖然他們這麼想,可心中依然在擔心,害怕失去心愛的兒子。

兩個人盡可能多的抽出時間來陪伴兒子,以讓自己心里好受一些。今日也一樣,兩個人在病房里陪伴著孩子,甚至沒有發現天已經黑了。

李傑沒有穿白大褂,當他進來的時候已經讓人覺得奇怪,更別說李傑進來就檢查各種監視生命體征的儀器了。

“請問你有什麼事麼?”患者的母親問道。

李傑看著他們疑惑的眼神才發現,自己這麼不穿白大褂就闖進來有些冒失,于是解釋道:“沒什麼,我看看他現在的情況!我是病人的主刀醫生。李傑!”

兩人對望一眼,似乎不太相信李傑地話,眼神中盡是疑惑不解。他們不敢相信一個醫生竟然如此的年輕,在大家的印象里醫生都是越老才越厲害。

這也是醫學的特殊性質決定的,書本不是萬能的,不能很全面的記錄所有疾病變化,很多東西都是在臨床上才能學的到。

李傑也不多解釋,繼續說道:“手術在本周末進行。你們盡可放心放心,這個手術肯定會成功。”

病人地父親握著李傑的手說道:“醫生,我兒子的命只能只能拜托你了!希望你能救救他……”

這樣的懇求李傑見多了,但他每一次都會心軟。于是趕緊安慰這對可憐的父母,並且答應一定會治好病人。

本來想深入了解一下病人狀況,卻被患者的父母眼淚淹沒了。李傑又跟兩位聊了一會,病人總是昏昏沉沉的,所以只知道了一些基本的情況。

術前地檢查工作也只能做到這里了。這個病人不是什麼特異的體 征,是個很普通的病人。而且孩子心髒病程度也不是很重,所以能不經過治療活到10多歲。

手術前的准備差不多了,剩下地就是手術團隊。今日天已經黑了。李傑決定在明日挑選人員。

這幾日李傑一直都沒有休息好,整天都在忙著做手術的准備,現在終于崩潰了,倒在床上立刻睡著了。

勞累的不是他一個人,還有他的團隊成員們,應該說有機會入選團隊的的成員們。

他們同樣在准備著,能夠與天才醫生李傑並肩站在一起,能參加世界頂尖難度的手術,。能參加這次是手術是難得一見的機遇。也是一個莫大的榮譽。

李傑從來也沒有當過頭領一類地人物,不是因為他沒有能力,而是他這個人比較慵懶怕麻煩,還有他很低調,不喜歡拋投露面。

如果不是這次手術事關重大,而且馬云天教授也非用本校學生不 可。李傑肯定會直接找那些跟他合作過的醫生。

李傑的煩惱不過是選擇誰,他不可能在很短的時間內知道這些人到底多高的水平。這個手術必須全力以赴,以爭取最好的效果。

這些待選地人此刻心中卻是另一番滋味,他們被馬云天院長召集到一起,被通知今日會有人來選擇組後的手術團隊人員。

能加入這個手術團隊對他們來說意義非凡,這次經曆,會在他們的簡曆上添加最重要的一筆,在未來進入醫院的時候,他們可以選擇最好的地方。

李傑此刻沒有玩的心理

然他肯定會意淫一下。這次選擇手術團隊的人員很; 的選秀節目。而那種選秀節目潛規則很多,當然只會是無聊的意淫,他並不會干。

李傑不知道為什麼那天鬼使神差地選擇了于若然進入候選名單,學生他一共選擇了兩個人,其中一個是助手這個位置,他挑選了于若然,還有一個就是器械護士他選擇了王麗。

他從來也沒有像挑選學生的經驗,所以這次李傑也深深的為挑選的方法苦惱了一番,最後經過一夜的思考,他決定選擇兩個手術讓這些人來做。

中國是一個考試制度盛行的國家,無論選什麼都要考試,人這一生中經曆大大小小的無數個考試。

但醫學上你理論再強到了臨床動手上你不一定厲害,所里李傑直接設定了兩個手術,當然手術的對象都是動物,雖然人跟動物差距很大,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觀察出他們到底是什麼水平。

李傑設定的動物的心髒手術,當然動物沒有心髒病,這不過是一個模擬而已。這次的人員一共正好分成了兩批,同時做兩台手術,而手術的主刀則分別似乎李傑最看好的助手。

其中一個是第一附屬醫院的醫生,另一個則是于若然。李傑將在這兩個人里挑出個第二助手。至于第一助手,李傑早以有了人選,當然不會是王永,這個眼高于頂的家伙才不會來讓李傑挑選。

同時缺席的還有那個叫做王麗,是應征做器械護士的家伙,李傑對于不來的人已經沒有任何的興趣。

無影燈下兩台手術同時進行,這里的手術台並不是很規范,只不過是醫學院用于教學的手術台而已。

動物實驗手術也比不了真正的人體手術,起碼你知道台上躺著的不是人,就算失敗了也不是醫療事故。

心態對于人實力的發揮影響很大的,好比打籃球,平時投籃跟決定勝負的壓哨球肯定不一樣。

李傑當然也明白這點,將心比心,自己也是從這一步過來的,所以就算是動物實驗他也可以將大家的實力看的一清二楚。

每個人的動作都如教科書一般的標准,可以看的出他們是經過嚴格訓練的。特別是這個心髒的手術,每個人都准備了很長的時間。

于若然的表現很精彩,讓李傑有說服了自己的理由,他不是因為看著同班同學的面子上選擇她的。另一台手術上的主刀技術也十分精湛,值得稱道。

“這些人果然厲害!”李傑暗自感歎道,他本來還挺害怕馬云天選擇的這些人實力不濟,會影響他的手術,可現在看來完全沒有必要擔 心。;

于若然應該是這里最差勁的,畢竟他跟李傑一樣不過才學習兩年,但是起碼她在這個手術上表現不錯。

唯一不滿意的就是器械護士吧!兩個器械護士都不是那麼機敏,甚至有一個遞錯了手術器械。李傑又看了一眼名單,那個應征器械護士叫做王麗的家伙,護理本科畢業,醫院呆過兩年。

應該是一個不錯的護士,可惜沒有來,李傑不禁又為器械護士發 愁。

手術進行的很快,這些由年輕人臨時組成的團隊能到到這個程度讓人難以置信。他們都可以算是精英,雖然難以取舍但是李傑已經有了自己的人選。

“今天各位就到這里吧!先回去休息,我會盡快通知大家結果 的!”

李傑一句話就讓這些滿懷期滿的人解散了,李傑雖然有了結果,但不好當面公布。如果說了出來那些落選的人面子上怎麼過的去?

大家雖然不願意,但也沒有辦法,只能回去等消息。于若然看了李傑一眼想說些什麼卻又忍住了。

李傑本來覺得手術的准備時間很倉促,但是從今天團隊出人意料的表現看,這種擔心完全沒有必要。

唯一薄弱的位置是器械護士,或許只能用那個沒有犯錯的護士了,雖然她技術實在是一般。

團隊已經基本確定了,李傑應該去告訴馬云天院長結果,然後召集團隊馬上開始手術的准備。

這兩個動物心髒手術持續的時間很長,時間已經到了中午,李傑突然覺得肚子有點餓了。而且在這個午飯的時候去找馬云天也不太合適,他決定先去吃飯再說。

李傑剛剛走出校門卻在門口的報亭停下了,他發現報亭窗戶上的報紙,報紙頭版頭條又是關于他李傑的。

李傑上頭條的時候也不少了,他從來不管別人對他的看法。他的原則就是,別人愛說什麼說什麼,反正自己不痛不癢。

但今次他卻忍不住買了一份報紙,他想看看這個文章如何評價他,看看那天在學術報告上讓他動怒的家伙寫的什麼。看看這個叫做袁州的著名黑嘴評論家到底有什麼能耐。

李傑一邊走一邊看著報紙,他想笑卻又笑不出來,想怒也怒不起 來。他本來就是想看看這個家伙是如何評價,也沒有想過這個家伙會如何影響到自己。

不看還好,這一看完李傑還真是有點被影響了,這個袁州果然可 惡,同時也是經驗豐富,如果不明情況的人看了報紙,肯定會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不虧是個職業黑嘴,李傑恨恨的想著。

他不自覺的掏出手中那個寫著名字的小本子,對著那寫滿名字歎了口氣。他必須對這個剛剛確定的手術團隊再做調整。

上篇:第三卷 第二章 勇敢面對     下篇:第三卷 第四章 提前到來的風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