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五章 跳梁小丑  
   
第三卷 第五章 跳梁小丑

輕的手術團隊並沒有因為緊急發生的手術而有絲毫的 在有條不紊的准備著手術。專業的團隊隨時都會准備著面對風險,所以此刻即使沒有通過術前的研究,他們依然顯得信心十足。

在病人進入手術室的那一刻,這個年輕的團隊就已經准備好了戰 斗,當主刀醫生李傑穿好衣服走進手術台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准備好 了。

無影燈下病人瘦弱的身體上鋪著大大小小的方巾,只有心髒部位露出一小塊來。

器械護士王利准確的遞過來手術刀,李傑毫不猶豫的破開胸膛,身為助手的于若然則快速將流出的血液抹去。

李傑的手術每一步都如經過精確計算一般,准確而快速,他似乎天生為手術而生的機器一般。在手術台上只有綠袍在身,手術刀在手,他似乎就可以在手術台上無所不能。

于若然第一次上手術台做大手術,然而一下子被提到這樣大手術的助手。她自己都覺得似乎在做夢一般。

然而這是真實的,她追求與李傑站在同一個手術台的夢想此刻實現了。

李傑的破格提拔其實是在冒險,于若然沒有做這樣大手術水平。出于對病人的考慮似乎並不應該用于若然。

但是李傑自己心里也是有數的,其中一部分原因是袁州對他的誹 謗,逼他不得不啟用于若然,使者這個手術助手這個環節雖弱一點,卻並不能影響手術的成敗。

因為手術完全在他李傑的掌控之下,這個別人看起來幾乎不可能完成的困難手術。在他這里不過是一個小麻煩而已,他作為主刀只要多照顧她一下,就可以了。

而且這個手術是一個長時間地艱苦過程,其難度不在于手術的時間長短,而在于手術操作的精細,一個女性助手在耐心與精細方面的幫助也是不小的。

25低溫的麻醉,讓病人睡的很熟,同時低溫也讓他的 到了最低地程度。病人同時還需要進行體外循環。這個手術需要在心髒做諸多複雜的操作,所以必須需要將心髒完全切開。

體外循環就是應用人工管道將人體大血管與人工心肺機連接,從靜脈系統引出靜脈血,並在體外氧合,再經血泵將氧合血輸回動脈系統的全過程。

這個過程需要竟人工管道與血管相連,這個工作不是很簡單,需要足夠的耐心以及細致的操作,平時這個都是由有經驗的主刀醫生來做。但是李傑看起來卻絲毫沒有動手的意思,他將胸腔打開以後對于若然說道:“你來做體外循環插管。”

手術台上主刀就是權威,他的話就是無條件地執行,于若然雖然驚訝李傑的決定。但是也沒有反駁,接過護士遞過來的器械,開始做體外循環的一步步過程。

腔靜脈套帶、動脈插管、腔靜脈插管……

李傑一直在密切地監視著于若然的操作,時刻准備著在她發生錯誤時能夠即使的補救。于若然似乎知道李傑的心思一般,她雖然是第一次上大手術台,但是體外循環這步,她在動物身上不知道做了多少遍。

此刻又有李傑做後盾,她在手術台上起來沒有絲毫新手的阻塞感,大膽而又熟練的為病人進行著體外循環的准備工作。

此刻于若然儼然變成了主刀。而李傑則成為了助手,隨著體外循環的一步一步的建立,于若然地信心也一點點的建立起來,李傑終于拋下了最後的顧慮,就等體外循環做完,開始法樂四聯症的根治手術。

其實李傑有幻想過。建立自己的一只團隊,特別有一個好的助手。眼前地于若然雖然年紀還好,但是李傑卻覺得她很適合做助手。

不因為別的,首先她很聰明,其次她是一個女孩,當然女孩上手術台的很少,原因很多,比如體力原因,一個手術如果時間長可能會有幾個小時。

但女醫生也有一個優勢,她們的手小巧。相比男醫生來說做精細的手術操作,可以更加快速,更加完美。

這次手術李傑或許可以收獲一個助手,同時還有一個器械護士,唯一可惜的是這個器械護士是一個男護士,雖然體力等方面更有優勢。但是李傑還是挺羨慕龍田正太,他有一個美女妹妹龍田虹野做護士。

體外循環的最後一步了,阻斷升主動脈,做完這個體外循環就算完成了,患者的心髒可以停止跳動,整個心肺都由機器來代替。

于若然提起升主動脈套帶,用主動脈阻斷鉗,以阻斷升主動脈。然後立即由主動脈根部的灌注管灌 4冷心停搏液,同時心髒表面用4冰鹽水或冰屑降溫,以使心髒迅速停搏。

體外循環完成,心髒此刻在低溫下停止跳動。李傑也放下心來,此刻于若然已經信心十足,李傑讓于若然做體外循環的目地也達到了。

麻醉師密切的監視著病人生命指證,並且迅速的報告給主刀醫生李傑:“均動脈壓72mmhg,中心靜脈壓60mmhg, 80ml/kg……”

在于若然做體外循環的時候,李傑就在觀察病人的心髒病變區的情況,其中右心室流出道,肺動脈總干和左,右肺動脈狹窄病變情況最為重要,還有升主動脈與肺總動脈外徑以及右心室流出道有無異常走向的冠狀動脈分支也不容忽視。

手術開始之前李傑已經對這個病人的情況有了充分的觀察,從手術前影像學片子上,在加上現在開胸後的觀察。

整個病變的心髒的立體圖形都清晰的顯示在李傑地頭腦中,現在就算閉著眼睛他也能將這個手術弄得一清二楚。

現在病人的心髒上插著無數個管子,看起來很是怪異。在李傑在右心室流出道縱切口,延伸入肺動脈總干。心髒上此刻又多了幾個縫線與拉鉤以拉開切口。讓主刀醫生有更大的事業來觀察心髒內的情況。

江振南教授的手術方法很困難,他的方法與前人的方法不同。以前的手術方法

據病症來尋找治病原因,從而定制手術地計劃。

而現在的方法是,無論什麼病症,只要是心髒內的畸形結構,都必須根除。同時對 形心髒修複,保證修複後的心髒各個組織的比例也是完美的。

在切開右室流出道,立刻就可見肥大的室上 、隔束和壁束。這些都是需要切除多余的心肌……

手術是根據病理解剖地四個特征做一步步的糾正即;肺動脈狹窄、心室間隔缺損、升主動脈開口向右側偏移和、右心室向心性肥厚。

病人的生命此刻就掌握在李傑的手中。可能一個失誤,他地生命就此終結。

從手術室紅燈亮起的那一刻起,病人的父母就在不住的祈禱著,心始終懸在半空中不知如何是好。



他們有些懊悔,剛剛李傑已經忙著急救沒有說什麼,但是他們卻聽到其他的醫生說過。

病人身體虛弱,術前必須安心靜養,特別是吸氧不能隨意間斷。現在這對父母有些自責。如果不是自作主張的要偷偷的出院,可能根本就不會出現這樣險些要了兒子性命的意外。

手術室外除了病人的父母以外還有袁州,這個家伙剛剛被李傑那凶狠地樣子嚇唬的不輕。他知道李傑對他恨極了,如果自己落在李傑手里肯定不得好死。

但他這會已經回過神來。對于李傑的恐嚇又變得不在乎起來。袁州覺得恨他的人多了,有多少人被他拉下馬,成了冤死鬼。又有多少人被他弄得身敗名裂。

可他還不是活的好好的,甚至還有很多人支持他,崇拜他,歌頌 他。他得到了金錢,得到了地位,得到了名望。

剛剛他地確有點害怕,李傑有後台這個事情他也是聽說過的。但是現在膽子卻又大了起來,他覺得李傑就算是真有殺了他的心,也是沒有機會。因為自己也不會給他這個機會,給了敵人機會就等于宣判了自己的死刑。

“哎,我說二位,你們不聽我的!現在孩子進了手術室。依我的看法,凶多吉少了!他就像一只小白鼠,成了試驗品!”袁州一邊說著一邊觀察這這對父母的反應。

兩個此刻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手術的成敗上,對于袁州的話根本不理睬。

袁州這次雖然沒有能夠將病人偷偷運走,但此行並沒有白來,這個手術難度超乎想象,就算准備充分成功率也不好,更別說此刻是臨時決定地手術了。

只要手術失敗,那麼就可以證明他袁州的話是對的。他袁州又一次揭發了社會的丑惡,又一次打擊了學術上的虛假。他會成為英雄。成為這個社會打擊虛假,消滅腐敗的英雄。

他做事從來就是陰狠毒辣,不會給對手留下任何退路。栽倒在他手里的人沒有一個能再爬起來。

因為他害怕,無論是被他陷害的,還是真正造假的都恨他。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剛剛李傑就是一個例子,那句“我絕對不會放過你!”還回響在耳邊。

不能放過他,袁州下定決心,此刻心中已經有了計策。他覺得自己已經贏了,剛剛病人的突發病情已經很明顯難以救治,李傑如果手術失敗以後是做不成醫生了。但這還不夠,袁州要讓李傑永難翻身。

“二位不用擔心,這個李傑雖然有靠山,但是你們也不用怕他!社會還是有法律的,你們完全可以去控告他!手術你們可以一口咬定是他強行要做的……”

袁州正滔滔不絕的說著,突然感覺眼前的男人面色不善,接著就是眼前一黑,劇痛傳來。

病人的父親再也忍住不了,就算他再糊塗此刻也明白了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他這一輩子都是在老老實實的做人,從小到大從來也沒有跟人打過架,甚至沒有跟誰紅過臉。

今天是他第一次動手打人,眼前這個袁州的可惡嘴臉讓他再也無法忍受。如果他沒有見過陳書記,或許他還會相信這個道貌岸然的袁州。

陳書記都已經確定了李傑是一個好醫生,並不是袁州口中的騙子,他又怎麼能不相信呢?

自己不過是一個小人物,普通工廠的工人而已,位高權重的陳書記是一個好官,他愛民如子的形象深入人心,他沒有理由去欺騙他一個小小的工人。

再想想李傑,剛剛在兒子危機時刻的急救表現,那種對自己孩子真心的關切,再想想眼前這個袁州,他卻一直都是在說風涼話。

他什麼也沒有做,他所給出的都是空頭的承諾而已,就連現在兒子在手術台上,他也是一樣,患者的父親已經明白了誰是真正的騙子。

袁州先是眼前一黑,接著臉上一陣劇痛,然後又腿腳發軟,再也堅持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這一拳打的不輕,他臉上此刻已經烏青一 片。

他憤怒極了,做夢也想不到會這樣,這個被自己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家伙竟然會覺醒,竟然會反抗。

在袁州憤怒的想還擊的時候,卻覺得眼前一閃。他以為是幻覺,然後更多的閃耀的光芒襲來。 :+

袁州立刻反應過來,回頭一看,一個記者正在對著他拍照。

“你們來的正好,你看打人了,李傑醫生雇傭流氓打手行凶!”袁州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的呼喊著。

記者卻不理他,如果是別的記者或許還會八卦一番。但眼前這個人並非別人,真是趙致。

他聽到李傑提前手術的消息就直接趕過來,正好碰到袁州挨打這一幕。

“你放心我會如實報道的!”趙致輕描淡寫的說道。

袁州一聽,立刻高興起來,但馬上那張高興地臉又因為疼痛而變得扭曲。因為趙致竟然在他臉上烏青的淤血點按了一下。

“哎呦,還傷的挺重,你真他媽的活該!死騙子,你放心我會將你的所以的底子都公布于眾!”

上篇:第三卷 第四章 提前到來的風暴     下篇:第三卷 第六章 扭轉形式,以黑制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