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六章 扭轉形式,以黑制黑  
   
第三卷 第六章 扭轉形式,以黑制黑

李傑不知道手術室外的風風雨雨,此刻他正全神貫注于手術中,不敢有絲毫的分心。這是一個考驗醫術的手術,更是一個考研耐心與毅力的手術。

江振南在改良這個手術方法的時候就想到過,如此繁複的手術更加適合心靈手巧的女性醫生。但是身為主刀醫生的女性本來就很稀少,更別說能做這麼複雜手術的強力女性醫生了。

李傑的手術技術在外科醫生中算是翹楚,在手術台上,他同樣有著女性的耐心與巧手。即使是這樣難度的手術,李傑也是一如既往的快 速。

法樂四聯症的手術,李傑做過無數,但用的都是其他的傳統方法。雖然這樣的方法是第一次做,但手術之間大體上差距不大,只是在最重要幾個關鍵點的處理方面不同。

李傑熟練的手術技術讓團隊的其他人不得不全力以赴的跟隨他的動作。其中最吃力的並不是第一助手于若然,在李傑的特殊照顧下她還算可以,勉強跟得上。

最累的當屬器械護士王利,手術複雜多變,對于手術器械的要求近乎于變態,手術需要要多種器械的不同種型號,本來就已經很困難。再加上李傑那非人類一般的速度,王利有幾次差點弄錯器械的型號。

王利雖然是學護理的,但是他們的課程卻有很多與臨床課程相同 地。他也跟隨王永做過幾次手術,眼界並不差。

他從來也沒有想過,李傑這個貌似普通忠厚的老實人竟然有如此驚人的能力。似乎要比王永還厲害幾分。

李傑的確要比王永技術高上那麼一丁點,這是因為他本身技術就很好,再加上他知道很多領先于這個世界的手術技術。

糾正心髒的病變區域是法樂四聯症手術的永琤D題,眼前手術台上患者的肺動脈瓣環狹略微狹小,右心室流出道不同程度地發育不良。

手術再度面臨著選擇,病人的肺動脈瓣算是病變,但就算不管這個病變也是沒有關系。如果在平時的手術中碰到這樣的情況,也許一些醫生會選擇忽略這個問題。

但是李傑卻絕對不會放過任何細節。他對于手術的要求一直都是很嚴格,甚至可以說是苛求。

他總是要求百分百的療效,手術中能多做一些對病人有利的事情,他據對不會放過。而有害的則是盡量地避免。

但是這些都是建立在一定技術難度上的,甚至還有一定風險!今天這個手術的成敗,對于李傑意義重大。

略微的肺動脈狹窄,如果解除對于病人是有好處地!但是李傑要冒著巨大的風險,如果一個不小心失敗了。那麼一切都毀了!

但是如果不解除呢?這個孩子永遠不可能跟其他的孩子一樣,他永遠不能運動,當其他男孩都在運動場上揮灑汗水時,他只能在一旁默默的觀看!

刀刃游走。切斷漏斗部右心室游離壁與室上 之間的肌束,切除流出道左側壁肥厚的隔束心肌,而保留了正常的心肌。

王利覺得自己遞錯了手術刀,他剛剛以為李傑不會理會略微的肺動脈狹窄。因為這個手術只要成功就好了,沒有必要冒著風險來管術身體狀況問題。

雖然是大號的手術刀,但李傑依然輕松避免了切穿心室間隔,避免切斷了三尖瓣地乳頭肌。在那狹小的縫隙,將肥厚的壁束心肌完美的修補。

整套的切除一氣呵成,繁複絢麗的刀法。刀刃妖異地劃過心肌,避開了所有正常的肌肉,而又搭檔好處的修複了病變的部位。

李傑是一個醫生,所有的一切都應該站在有利于病人的立場上考 慮。手術最困難的一步已經完成了,想想剛剛那自己的一鼓作氣,李傑都有些後怕。剛剛如果手一抖或許就會造成大出血,那可就麻煩大了。

可是還好,他這次又成功了,李傑覺得自己運氣不錯,手術中精彩冒險卻總是成功!

“准備大十字補片!”李傑的聲音很平靜,但于若然卻感覺李傑瘋了,不過一想,他一直都是瘋子,每次手術都會干點瘋狂的事情!

如果這次手術太平淡,那就不是李傑做地手術了。于若然按照李傑的要求將補片做好。補片是心包片外襯滌綸網片,它既具有一定牢度,又可防止滲血,是最合適的補片。

如果一條寬敞的河流,突然中間有一段變得很窄,那麼流動的河水在這里將變得很湍急,時間長了會對兩側岸堤造成嚴重的破壞。

如果這個狹窄斷在河水的發源地,那麼它在下游有再廣闊的河道也無濟于事,水永遠也留不下來。

血管的狹窄跟河道的狹窄差不多,眼前的病人病況跟第二種差不 多,他的動脈段狹窄發生在病人的心髒處,也就是血液的發源處,這嚴重影響血液流向肺部。

血液不能在肺部補充氧氣,也就造成了病人的缺氧,因此身體上多處紫~

李傑手術刀用的而很順手,很多時候甚至代替了組織剪。這次也是一樣,器械護士王利的剪刀一直拿在手里,然後眼睜睜的看著李傑這個醫生不規范的操作。 更新,更快,盡在16k文學網,,手機訪問:wap.16k.!cn全文字閱讀讓您一目了然,同時享受閱讀的樂趣!

用手術刀一直是李傑的強項,切開動脈,無論尺度還是位置把握的都很精准。這些都是簡單的,困難的在後面,那就是縫合。

動脈是血管中壓力最高的地方,縫合不牢固術後病人必死無疑。江振南教授在這里也是做了改進。

他的方法是用5-0Prolene縫線褥式縫合固定補片的頂端與肺動脈遠側切口後,再將織片與肺動脈,肺動脈瓣環及右心室切口邊緣作連續縫 合,這樣看起來就好像一個十字。也就是所謂的十字縫合。

李傑地縫合技術同樣一流,憑借對距離的感覺,細膩的手指操作,針線行云流水般的穿行于血管壁與補片之間,那感覺如侍女刺繡一般!

手術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四個多小時,門口的病人雙親依然在焦急的等待著。那個黑嘴袁州早以屁滾尿流的逃跑了。

除了病人地父母,手術室門口還有其他的一些關心李傑的人。誰都知道這個手術的重要性,那個依靠禍害別人上位的袁州。他已經將李傑推向了懸崖邊。

此刻的李傑手術成功則是登上頂峰,手術失敗則是墜落懸崖

“手術真是慢啊!已經四個小時了!”趙致看著手表說道。他很擔心李傑的這個手術,同時也深恨袁州。

剛剛袁州挨的一拳不過是一個小教訓,並不能解除他地心頭之恨。這個事情報道出去也不會動搖他的

因為他可以狡辯,這個對父母即使出面作證也是一樣

不明真相的群眾,如果看不到證據還是不會相信。不過以他袁州的人品,這樣地事情肯定沒少干。相信找到讓大家唾棄他的理由不會困 難。

江振南教授一直坐在手術室門口的椅子上閉目養神,這次手術對于他意義重大,他所承擔的風險並不亞于李傑。

但他氣定神閑的坐在這里似乎與他無關一般,只是靜靜的等待著。這份榮辱不驚的氣度讓人敬佩。

馬云天比起江振南卻差了很多。他不停地走來走去,心中在擔心的同時也在暗罵著袁州這個混蛋。

馬云天看正在如鍾擺一般的來回走動時,到了第一附屬醫院地院長竟然也過來了,同行的還有王永等幾位與李傑要好的醫生。

王永此刻很矛盾,李傑很有奪取他第一主刀醫生的趨勢,但很明顯李傑在退讓,支援地震災區就是一個說明。



此刻李傑再次陷入麻煩中,他王永已經顧不得兩個人之間誰才是第一主刀的爭奪了。他此刻只有擔心,特別是聽到手術提前。手術新方法的論文他也看過,這個手術難度他也一清二楚。

他希望李傑能夠成功,也許第一附屬醫院地院長會更加傾向李傑。但是他王永依然想李傑可以成功。

可是現在他看見江振南教授氣定神閑的樣子,他心又放了下來。這位手術的真正主腦如看起來此有把握,他王永又有什麼可擔心的呢?

當手術室的紅燈熄滅時,眾人都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孩子的父母手拉著手。相互安慰著並且祈禱著兒子的平安!

而李傑的眾位朋友們則是站起來在期待著手術的成功。當他們看到李傑微笑著走出來地時候,就知道了手術的結果,甚至忍不住的歡呼起來。

而病人的父母則是高興的流出了眼淚,甚至顧不得去看孩子,而是拉著李傑千恩萬謝著,此刻他們覺得自己真是很幸運,遇到了這個一個好醫生。

趙致則指揮著助手,趕緊對李傑進行拍照采訪,他必須趕明天上午的稿子,除了工作的原因以外。最重要的一點還有幫李傑對付袁州那個家伙!

他剛剛已經采訪了病人的父母,對于袁州欺騙的事情已經做了詳細的記錄,他相信憑借這個記錄。再加上李傑手術的成功,袁州這次死定了。

李傑現在總算能長長的出一口氣,手術總算是成功了,是手術的過程還算不錯,雖然困難但是沒有什麼驚險發生。

肩膀上的重擔也終于能放下了,總算能長長舒一口氣。

趙致雖然是熟人,但是李傑依然對采訪感覺很不適應,對這攝像機說話總是覺得怪怪的。手術成功了,李傑的醫術毋庸置疑。

面對著攝像機李傑更多的是攻擊袁州,這麼做或許並不是一個醫生應該做的,但是想起那個可惡的嘴臉,李傑無論如何也不能放過他。

“手術很成功,也正如我所說的百分百!另外我還會保證病人術後愈合的會很好!只要沒有什麼人為的意外!依然是百分百!”李傑相信這次自己所說再也不會有人來質疑。

趙致還想多采訪一會,多問一些,但是李傑卻被安德魯給拉到一 邊。

“走了走了!咱們去李傑干一杯!”

安德魯地號召得到了大家的相應。這些人雖然都認識李傑,但相互之間不是每個人都熟悉。

中國人喜歡在飯桌上交朋友,一頓飯下來不熟悉的兩個人也能變成好兄弟。

李傑走在最後面,他與江振南教授走在一起,看的這位老人表面雖然平靜,其實還是很擔心的。

這是幾乎是他最後一次搞研究了,如果真的讓袁州給攪了,那可真是晚節不保了。

“李傑啊!這只是剛剛開始。按照計劃還需要很多臨床實驗手 術!”江振南說道。

“嗯,我知道,您就放心吧!”李傑雖然這麼說著,內心中卻其實很想告訴他,這個手術是無法推廣的,因為實在太困難了。

剛剛在手術室里,李傑差一點就搞砸了這個手術,因為對這個手術難度的估計不夠。在做切除流出道地阻塞肌束時。

他差點切除過度而致室間隔穿孔損害血液供應。而且病人在做缺口修補的時候,李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用及其困哪的大十字縫合手法,修補擴大流出道。這才徹底的解決右室流出道的問題。

如果換了一個普通的醫生,恐怕這個手術已經失敗了!就算技術跟李傑一樣恐怕也不能避免。

李傑這個家伙手術中犯錯誤幾乎是家常便飯,所以對應急事件的處理要高出一般人不知道多少。

“你們去玩吧!我直接回去了!”江振南很滿意李傑的答複,拍著李傑肩膀說道。

“江教授一起去吧!”李傑勸慰道。

于若然是也中華醫科研修院地學生,與江振南教授關系也是很好,也跟著勸慰道:“一起去吧!您不去我也不去了,我送您回去!”

江振南看到于若然一直跟孫女一樣,摸著于若然的頭說道:“我老了你們年輕人去玩吧!不用送!時間真快啊!于若然也能做第一助手 了,李傑成為了主刀了!有你們在我可以安享晚年了。你們兩個要多在一起。日後的時間還長著呢!”

江振南最後一句話模糊不清,不知道的人很容易誤會,于若然地臉此刻立刻紅到了脖子根。

李傑雖然皮膚黑臉皮厚,但也受不了這麼多人奇怪的眼光只能干咳掩飾一下。

李傑覺得江振南教授剛剛似乎有意那麼說的,他怪笑一聲,拒絕任何人送他。然後便做出租車離開了。

除了江振南教授以外,李傑再沒有放跑任何人,這里所有的人都被他拉去慶祝手術的成功。

眼前的人如果說醫術,恐怕分不出高低。術業有專攻,因為每個人研究的方向都不同,所以也就沒有辦法比較。但是如果說起美食方面,恐怕沒有人比得了安德魯。

他這麼一身橫肉不是白來的,按照他的話來說,這身肉可是凝聚了全世界各種精品食物地精華。

這也就是一個簡單的聚餐,李傑可不敢讓安德魯推薦。這家伙都是准們挑最好的地方去。李傑現在也是窮人,他的資產多數都捐款給地震災區了。

大家都沒有喝多少酒,吃的東西也不是最好的,但大家卻都很高 興!聚餐不過是一種釋放壓力地形式,這幾天事情一個接著一個,壓的人喘不過氣來。

醫生本來就是一個壓力巨大的職業,整天要面對繁重的工作,而且沒有假期。像這樣能出去晚的都比較少,

里說的是這些年輕的醫生,如果混到了科室主任的級 當別論。

李傑沒有喝很多酒,眼前的事還沒有完。手術是成功了,但只能解除了袁州這個黑嘴對他的誹謗,還不能將這個黑嘴打扁,打死!

李傑他重來也沒有如此地痛恨過一個人,並早以下決心不能放過 他。

袁州當然也沒有想放過李傑,當黑嘴不容易,當一個知名的黑嘴更不容易。自從干了這一行,他憑借著鐵嘴毒舌,不知道黑了多少人。

可是他每次都能化險為夷,今天這樣挨打確是第一次。袁州捂著淤青的臉。心中不斷用惡毒的語言咒罵著李傑等人。

眼前就是醫院,可是他卻不敢去找醫生,第一附屬醫院是李傑地地盤。誰知道會不會坑他,如果這塊淤青不下去,他可就成了現代青面獸了,不對他應該是青面的禽獸。

他只能隨便找個藥鋪,買點活血化瘀的藥吃了,然後打電話給那些媒體記者們。他現在跟李傑到了必須有一個毀滅的局面。

“喂!我是袁州。我有最重要的消息發布!”

“我們正找你呢!聽說那個手術成功了,你還有什麼說的麼?”電話的另一頭說道。

袁州一聽,呆立當場,雖然他早已經做好了李傑手術成功的應對准備,但李傑地醫術實在太讓他吃驚了。

不過四個小時而已,他袁州雖然是黑嘴,但也不是一個無知的人。這個手術能如此快速完成並且成功,那只能說明一個問題。李傑是一個醫術高超的醫生。

自己是不是黑錯人了呢?袁州不僅郁悶的想到,他曾經調查過李 傑,他並沒有傳說中那麼深的勢力。

在他眼里李傑其實就是一個空殼,一直活靈活現的紙老虎。但是打倒他卻可以得到真正的打虎英雄一般的稱號!

可是這個紙老虎似乎也是碰不得。他跟真地老虎一樣很危險!

有一種人表面活很風光,其實他是痛苦的,並且無時不刻的處于危險中。袁州就是這樣的人,其實可以將袁州可以形容為街上地一坨屎,他周圍聚集了一堆蒼蠅,似乎很熱鬧的樣子。

大家對這坨屎,是無可奈何,只能繞著走,這讓他覺得自己很神 氣。誰都怕他。但這 屎卻不很寂寞,很痛苦,于是總是偷偷跑到別人腳下去臭臭倒黴的人,這樣就證明了他的純在!

但總有一天他會遇到清潔工,把他扔到糞堆里一起掩埋,到時候圍著他的蒼蠅。以及他的臭味就再也惡心不到人了。

手術後的第二天,趙致所在的媒體全面的報道了手術,袁州地黑嘴理論立刻被攻破。甚至趙致還報道了這位患者父母的遭遇,將袁州的丑惡嘴臉公布出來。

趙致以為這樣就可以將袁州擊敗,可他馬上發現他太天真了。袁州也沒有閑著,他竟然出人意料的打起了悲情牌。

他將自己的照片放到報紙上,矢口否認報紙上的故事,痛斥病人地父母汙蔑好人,然後又汙蔑第一附屬醫院的人雇傭流氓行凶。

這樣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同情,甚至同情他的人比指責的他的人更 多。人們總是喜歡同情弱者。袁州則最善于利用善良群眾的同情心,更多的人相信是流氓襲擊了他,而不是患者的父親。

李傑很想找警察把他抓起來,這個家伙人身攻擊,歪曲事實,造謠生事。但是這是新時代,新社會,言論自由,袁州這算是正常的個人言論,受到法律地保護,沒有人可以抓他。

中華醫科研修院學術報告廳,今天是依然是生命之星與中華醫科研修院的交流日,今日的演講者是一位來至加拿大的醫生。

他的研究是目前的熱點問題基因,演講也很精彩,今天的人比李傑那次還要多,演講也更成功。

李傑雖然也在聽著這個關于基因的報告,但是心里卻在想著其他的事情,一個小小的袁州,一個跳梁小丑將他攪的心緒不甯。

因為報告廳的人多,在加上是夏天的緣故,雖然開著空調,但依然感覺到燥熱,李傑甚至想直接回去,不停這個報告了。

畢竟他是這次活動的牽頭人,于情于理他都應該在留在這里,李傑將T恤的袖子想上拉了拉,將短袖 .:

然而這悶熱的天卻有人不怕,不遠處有一個然西裝革履的家伙,健步如飛的走著,似乎根本不在乎這個熱烈的夏天。

李傑正在嘲笑他,突然發現,這個人不是原鑫龍總裁楊威,也就是現在立方藥業的總裁。

“楊總這麼空閑?竟然百忙之總來捧場!”李傑站起來笑道。

楊威匆忙趕來累的上氣不接下氣,額頭上已經可見細微的汗珠,但他顧不上擦汗,他略微的平靜了一下呼吸,然後對李傑說道:“快停止采購魯奇的藥品!”

“這是開玩笑吧?為什麼要停止啊?好像這是你的主意吧!”李傑驚訝道,楊威的樣子很著急,似乎不是開玩笑。

“我們都上當了,如果繼續采購下去,鑫龍集團整個都會垮掉 的!”楊威著急道。

在李傑印象里,楊威從來都是一副怡然自得的樣子,從來都不慌不忙,似乎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今天的失態足矣證明事情的嚴重性,雖然李傑還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合同已經簽了,不可能更改了!你也知道,合同不是你寫的麼!你先別著急,把事情慢慢的說一下!鑫龍垮掉不正是你的意願麼!”

“合同?完了,一切都完了!結束了!”楊威此刻仿佛蒼老了十幾歲一般,呆呆的站立著。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李傑此刻頭都大了,明明是楊威算計魯奇,怎麼這會有突然來了一個大轉彎!

難道魯奇從開始就在算計楊威跟自己?李傑覺得自己有點傻,一直以為自己是贏家,沒想到魯奇才是贏家!

他很想幫楊威一把,但自己這里袁州的事兒還沒有解決,又怎麼能管得了楊威?

不過李傑卻由魯奇想到了一個方法,那就是用‘黑’的方法。

袁州不過是一個黑嘴,那麼李傑為什麼不能黑呢?袁州也不是光腳的,他不也是標榜自己是學者麼!

只要是人就會有錯誤,只要心黑手狠,抓住錯誤跟弱點用力猛打!袁州可以黑我李傑,那我李傑一樣可以黑你!

對付別人或許下不了狠心,但是袁州這個人,李傑甚至覺得他無論受到什麼樣的懲罰都彌補不了他的罪惡。

上篇:第三卷 第五章 跳梁小丑     下篇:第三卷 第七章 溫水煮青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