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七章 溫水煮青蛙  
   
第三卷 第七章 溫水煮青蛙

經意氣風發的楊威現在蒼老了很多,他再也不是那個 間就可以搞定千萬合同的楊威董事長了。

對于他來說一切都結束了,從那個私生子開始,從認識那個女人開始,從認識魯奇開始,他楊威帶著一手創辦的鑫龍,帶著自己的一切,走向深淵,一去不複返!

李傑對于商人沒有什麼特別的印象,按照定義來說,商人就是活躍市場經濟,互通有無的家伙!

他們多數冷血無情,為了錢可以出賣靈魂,出賣一切,當然也有好商人,可畢竟是少數。

但是李傑卻覺得,他見到的商人,包括楊威也算上。沒有一個是純粹的好商人,楊威雖然第一時間為災區捐贈物質,但他更多的是為了商業利益,這讓李傑對他的好感減少了一半。

話雖如此,但是看著楊威那頹廢的樣子,李傑依然于心不忍,站起來拍著楊威的肩膀說道:“楊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全沒有!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魯奇這個惡魔奪走了我的一 切!”楊威頹然道。

李傑發現他的情緒很不好,不能不管他。這里太多嘈雜,不是說話的地方,是拉著說道:“走,我們找個安靜的地方!”

楊威的靈魂仿佛迷失了一般,任由李傑拉著走出了學術報告廳。

本來是想拉他出去一邊喝茶一邊聊聊,但是看他這個樣子,心不在焉的,也走不了多遠。李傑也就拉著他在學校的小亭子里找個地方坐 坐。

能找到座位。也多虧了今天有學術報告,學生們都去聽報告去了。要不在往常的日子,這樣涼快地小亭子,可能坐著愛學習的好學生,也可能被談情說愛的小情侶占據了。

李傑小心的扶著楊威坐下,他依然表情呆滯,看來的確受到了極大的刺激,李傑坐到他的身邊。對他說道:“楊總你也說說,到底怎麼 了?看看我能幫你不?被魯奇算計了?”

楊威聽到魯奇的名字這才有點反應,他緊握地雙拳,兩眼發紅,恨恨的說道:“魯奇這個王八蛋!”

看樣子果然是被魯奇算計了,李傑心想,楊威這麼聰明的人竟然被魯奇給算計了,看來那個濃眉大眼貌似忠良的胖子才是計深慮遠。深藏不露!

“李傑,我上當了!魯奇早已經偷偷轉移了他在鑫龍的財產,我一手創建的鑫龍!竟然敗在了我自己的手里!”

楊威說著聲音哽咽起來,男人有淚不輕彈。只原未到傷心處!一個企業對于成功的企業家來說,這就是他地第二生命,他看的比什麼都重要。

楊威非但沒有能奪回鑫龍,反而親手毀了自己一手創建的企業。

“楊總,一切都過去了,我們需要從長計議,或許能夠挽回!”李傑勸慰道,其實他說這些自己都不相信。

魯奇能夠將楊威這樣的智者耍地團團轉,又怎麼會給你機會?如果有機會恐怕也是一個陷阱。

“我們又能有什麼辦法挽回呢?都怪我太貪心了……”楊威平靜的複述著所發生的一切。

原來楊威認識魯奇的時候就知道他是黑社會。但是商人只要有利 益,就無所謂與誰合作。

在最開始的階段,楊威得到了很多的好處,漸漸的他對魯奇放下戒心,兩個人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兩個人有很多共同的愛好,最大地就是女人。

楊威是有老婆的人。他能走到這一步很多是因為妻子家的實力,他的岳父是高官,妻子沒有繼承他父親的政治智慧,卻繼承那高官的凶狠作風。

整個人就是一個母老虎,試問那個男人不喜歡溫柔點地女人?楊威在家受夠了這樣的氣,于是開始跟魯奇胡搞起來。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他包養的女人竟然會有了孩子。那風情萬種的女人,將楊威迷的神魂顛倒,到了最後,楊威竟然做出了後悔一輩子的決定。

他決定將孩子生出來。然後在未來,他楊威會跟妻子離婚,會娶這個二奶。

然後事情就是李傑所知道的了,孩子竟然先天性心髒病,也正是這個時候,楊威的親生兒子竟然意外的死亡了。

當時或許覺得是意外,但是現在一想,這也應噶是魯奇的手筆。

“十萬分之三地可能性!:型血,其實這是個突破口!這個血型的人都有記錄的。或許可以從這里順藤摸瓜,會有挽回的可能性!”李傑說道。

楊威擺了擺手,繼續說道:“不用查了,說什麼都晚了,魯奇是一個天才,我從來都沒有遇到過如此強勁的對手,可惜我現在已經沒有資本在與他抗衡一次了!”

“你還沒有失敗你還有立方藥業呢!”李傑說道。

“你根本不知道啊!魯奇算無遺策,又怎麼會給我機會,這個孩子不是我的,當時給我打擊很大……”

楊威繼續說著他的故事,他因為二奶的原因跟家里鬧翻了,到了那個時候他才發現鑫龍竟然不是他的鑫龍。

所有的人都被他妻子控制了,他原本以為自己能控制的鑫龍,竟然完全是別人的,最後他帶著資金收購了一個藥廠。

那個藥廠也就是現在的立方藥業,然後有了他抗震救災先鋒的一 幕,又有了聯合李傑算計魯奇的那一切。

接下來的事情楊威不說李傑也知道,肯定是楊威的前妻讓魯奇騙 了,實際控制鑫龍的是魯奇,而不是楊威的前妻。

這個魯奇在鑫龍沒有投入多少錢,或者是簽訂合同之前就將錢給撤走了!

魯奇已經計算到了楊威跟李傑的計謀,這個貌似忠良的胖子果然不簡單,李傑心中暗自感歎。

李傑還不知道,楊威為了讓胖子上鉤。還派遣女人去勾引魯奇,如果不是那個女人成功的執行了任務,讓楊威安心,他也不會這麼容易上當。

“楊總,您千萬別灰心,這個魯奇就是在打擊你地信心,想讓 你……”

楊威根本聽不進李傑的話,只是低著頭悔恨著。

魯奇的確厲害。借用楊威自己的雙手,來將鑫龍弄垮,那麼多資 金,以半價來購買藥品。他鑫龍的錢不僅不夠,還要負債累累,楊威此刻就算有天大的能耐,也無法挽回敗局了!

鑫龍集團的錢只有一少部分是魯奇的,多數還是楊威打拼了半輩子賺來到!是留在他前妻手里地錢。

魯奇這招夠厲害。讓楊威自己毀了自己的企業,讓他痛苦一輩子,讓他信心全無,讓他永遠無法翻身。

李傑此刻只能安慰著楊威。他

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他李傑是毫發無損,依 拉攏了大量物質,可是楊威卻失去了一切,這批物質也不是李傑想象的黑錢所購。

現在無論如何也不能挽回了,合同上白字黑字寫的金額,采購不能停止,鑫龍也不能停止出貨。鑫龍或許不會因為這個兒倒閉,但是巨額的虧損。將大傷元氣,不死也得掉層皮。



到時候魯奇或許可以繼續打壓鑫龍,也可以收購鑫龍!所有的一切就都在他掌握中了!

楊威在李傑的安慰下,又休息了一會,精神恢複了很多。他也知道事已至此,恐怕做什麼都沒有用了。只能認栽。

他今日本來還妄想找李傑終止合同,這樣鑫龍可能會保住,他跟前妻也還有符合的可能!回到鑫龍並不是夢想,可是現在什麼都沒有了!

飯要一口一口地吃,事要一件一件的辦!

李傑送走了楊威之後,學術報告也正好剛剛做完,報告廳中人潮爆炸一般的湧出,李傑在人群中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找到趙致。

這個家伙雖然不是教育報地,但是卻一直在報道這個學術交流的事情。而他們的主編竟然一直再賣他面子,他采訪什麼主編就報道什麼!

趙致也不是光想采訪這個事情。今天的另一個目的是來看看那個黑嘴袁州的動靜。

李傑找他沒別的事,剛剛他從楊威哪里得到了靈感,想收拾袁州這樣滴家伙,只能以黑制黑。

“趙致,我想到了怎麼對付袁州!”李傑邊走邊說道。

趙致一聽來了精神,他也是是恨極了袁州這個家伙,著急道問道:“怎麼辦?我肯定全力以赴的幫忙!”

“這件事當然要靠你,他對付我們用這下三濫的手段,對付別人恐怕也不可能清白!你找幾個記者去把以前地受害者找出來!另外去查查他發表的文章,他的學曆什麼的!肯定會有問題!”李傑小聲說道。

調查隱私這種事情,記者最厲害,甚至比警察還高出一籌,這也是李傑為什麼找趙致的原因。

“這麼簡單我怎麼沒想到!”趙致拍手道。

李傑想告訴他,這是因為太善良,從來也沒有想到過去害別人,因為他們記者現在還是單純的,不是後世那些狗仔隊,不是人們痛恨地妓者。

“快去快去,另外弄到消息後不要聲張,這幾天也不要攻擊他了!我們來個溫水煮青蛙!”李傑奸笑道。

“溫水煮青蛙?”趙致疑惑的問道。

“煮青蛙用沸水,他會一下跳出去!如果用溫水他還會怡然自得的在水中游動著,水溫逐漸升高,但青蛙還不會感覺危險來臨,于是水溫越來越高,可是當青蛙感覺忍受不住高溫欲跳出熱水時,它已經沒有力氣了。”

“我明白,如果我們弄到了證據他也會跟今天一樣,百般抵賴,甚至汙蔑我們,反咬一口說我們找流氓打他!以後他說不定又弄到什麼辦法為自己開脫!”趙致恍然大悟道。

李傑點了點頭,拍著他的肩膀說道:“就這麼辦,讓他在不知不覺中死掉,跳也跳不出去!”

現學現賣最好用了,這也是學習魯奇的方法。他能把楊威這樣精明的商人玩成這樣,這個方法就是一個好方法。

計策既定,心里也沒有那麼煩了,會不會不成功就要看這個袁州 了,看看他以前有沒有干過那些見不到人的事了。

不過李傑堅信這個袁州肯定不乾淨,一個人地習慣是不會改的,現在喜歡不折手段害人,以前肯定也一樣!

人逢喜事精神爽。一陣熱風吹來,李傑都感覺這是那麼的涼爽。

“什麼事高興成這樣啊?”

聽聲音應該是美女!難道自己走桃花運了?李傑心想,轉運了?剛剛想到對付袁州地辦法,這會又有了這個好事!

可李傑回頭一看,竟然是于若然,她一襲黃衫,輕質淡雅,一雙小布鞋配這花格裙子讓她的學生氣息更加濃郁。她的打扮讓人更多的是注意到她純潔的學生氣質。而不是她近乎完美地身材。

李傑暗道糊塗,這個總是一副義正言辭模樣的班長大人的聲音竟然讓自己給忘記了,自己這副色狼相肯定又被她記下了!

“哎,沒啥!沒啥!你找我有事麼?”李傑失望的說道。

“沒事就不能跟你打個招呼麼?”于若然氣鼓鼓的說道。

“當然不是!”當然不是李傑笑道。接著他有裝出一副紳士的樣子說道,“尊貴的小姐,很榮幸見到你,你的美麗與高貴地氣質讓我驚 歎,我能知道你的名字麼?”

于若然雖然早知道李傑油嘴滑舌,有寫無賴的性質,但卻總不能適應,打也不是罵也不是,欣然接受就更不可能了。

“見到小姐依然是三生有幸。雖然不知小姐芳名,但小生也會將小姐的美麗地容顏記在腦海中,閑暇時可以欣賞一番以……”

李傑見到于若然雖然沒有反應,但是明顯有些害羞,自己這明顯開玩笑的話,她卻總是當真。

李傑又感覺自己挺無聊的。于是又說道:“我要去醫院,你去麼?下一個手術可能最近就要進行,這個月內要將臨床的手術實驗做完!”

于若然雖然不習慣李傑跟她開玩笑,總是害羞的樣子,但是內心確是挺高興跟李傑在一起的。

她能做李傑的助手一直都覺得挺幸運,也很喜歡這個工作,于是點頭同意。

夏天的BJ酷熱且干燥,那一陣熱風吹來,比武俠小說中 至陽地掌風還厲害!

李傑甚至不能想象未來的BJ人怎麼生活,以後的汙染會 熱風里說不定還有夾有暗器,也就是沙土!

這個時代人民大眾的生活水平還達不到後世那種程度,面對著這麼毒辣的太陽,頂多帶個太陽傘。

至于那些保護皮膚的防曬霜等化妝品還很少使用,能用得起地多數都是先富起來的人。

窮人就要挨太陽曬,窮人也要擠公交車,李傑與于若然在大太陽下等了十幾分鍾,終于來了一輛公交車。

公交車上的人雖然很多,但等車的人則更多,公交車停穩了後,李傑二話不說,拉著于若然的手就往車上擠。

于若然的手被李傑緊緊的握著,她能感覺到李傑剛健有力的手掌,也能感覺到自己狂跳的心髒。

說出去都沒人信,她是第一次被除了父親之外的男人拉著手,她想掙脫卻又覺得渾身沒有一點力氣。

李傑可沒有想那麼多,他連抓著于若

是什麼感覺都沒有來得及感受。他是因為車上的人 快點拉著于若然上來,肯定找不到好位置站,甚至有可能等下一班車 了。

在BJ做公交車是一個痛苦的事情,你在車上只能感覺到 多數人甚至會恨自己多生了一條腿,多長了幾斤肉。

于若然本來還在為李傑拉著他的手而煩惱,可上了車,她才明白為什麼李傑要拉著他上來了。

兩個人被擠在公交車的尾部,這還是因為李傑先拉著她上來而找到的好位置。車門口擠了更多的人,還有一些人因為反應慢或則來的晚根本上不來車。

只有在公交車上你才能體會到什麼叫做人多力量大!只有在排隊買火車票的時候,你才能體會到什麼叫做龍的傳人!

在這樣的公交車上,如果是李傑這樣地年輕小伙子還好,老人們根本不會乘坐這輛車。到不是沒有好心人讓座,主要是因為他們通常上不來車!

于若然終于領略的坐車的恐怖,雖然一直生活在BJ可她 校,所以對公交車也沒有那麼深刻的理解。

她此刻也顧不得害羞了,雙手扶著座椅,躲在李傑的身後,生怕被陌生人擠到。

公交車緩緩的開動了,這個時間大街上汽車也很多。公路上也很擁擠,公交車開的很慢。

李傑覺得自己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車內悶熱無比,雖然開著車 窗,但是卻感覺不到一絲的風吹進來。

平穩行駛地汽車突然來了個急刹車,李傑的雙手此刻正忙著當扇 子,並沒有扶著什麼東西。

這一個突如其來的急刹車,讓毫無准備的李傑重心偏移。差點摔 倒,還好他及時的抓住扶手才沒有摔倒。

但是李傑一點都不高興,這一個踉蹌,讓李傑撲到了于若然的身 上。本來上車以後李傑就跟她之間有一定距離,這是他故意留下的。

男女之間還是有點距離的好,可這麼一個急刹車,讓李傑一個熊 抱,撲到于若然身上。光是這樣還算了,其他乘客則趁機一擠,將李傑原來地位置占領了。

李傑想恢複原來的樣子,卻發現自己剛剛站的位置讓人給搶了,現在他被擠的無法動彈。于若然此刻是緊緊地貼在他胸前。

懷中雖然有美女,李傑卻無心享受,低頭看了一眼于若然,她很意外的沒有暴怒,而是低著頭不說話。

難道猛禽變小鳥成為了現實,于若然竟然也可以如此的小鳥依人。

然而在李傑正高興時。突然車廂內傳來了不和諧的聲音,也不知道是哪個沒素質的家伙竟然‘噗’的一聲,放了一個屁。

擁擠的公交車空氣本來就不好,空氣中滿是汗水以及各種低劣的化妝品味道,更甚者還有腳臭味。

如果沒有這個屁,大家或許還能忍受,如果是一個悶不做聲的屁,也不會讓人如此難受。

這個屁地對人心里的影響要大于實際,李傑剛剛鼻子里還是于若然那獨有的體香,此刻他卻覺得問道那個屁的臭味。

他很想教訓一下這個家伙。太沒禮貌了竟然在這麼多人的車里放 屁,可車上人太多,剛剛又沒有注意,他根本就不知道是誰放的。

“誰沒有買票啊!同志們發揚發揚風格!讓我過去,買票了!買票了!”售票員高聲喊道。

這個時代還是售票員地年代,無人售票車還不普遍,李傑對這個售票員很是佩服,這麼多人他竟然能從車頭擠到車尾!

“買票了!還有一個人沒買票!誰沒買票啊!”售票員大聲質問 道。

“報告!剛剛放屁的沒買票!”李傑高喊道。

“胡說!我買票了!”一個胖胖的中年女人舉著票說道,她剛說出口就知道上當了,可是已經晚了,所有的人都想辦法盡可能離她遠一 點。

“你真是夠壞的!人家又不是故意的,這又忍不住!再說味道又沒有傳到這里來!”于若然沒好氣說道。

李傑其實也不是有意的,只不過被車擠的心情不好,又趕上一個放屁的,他就脫口說出來了。

“是沒有味道,我問道的都是香味!”李傑說著又在于若然地耳邊嗅了嗅。

于若然這下可是被李傑徹底打敗了,此刻又想起來自己幾乎是被李傑抱在懷里,于是紅著臉不說話。

李傑知道自己又錯了,自己這一天天嬉皮笑臉的毛病總是改不了。

好不容易挨到了第一附屬醫院,于若然飛似的逃離的公交車,她還在為剛剛與李傑的親密接觸而害羞。

李傑倒是很大方,跟沒有發生過任何事一般!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走進第一附屬醫院,認識的知道他們連個是一起來的,不知道的根本看不出這兩個人有什麼關系。

第一附屬醫院的醫生們今天似乎都很高興,李傑也沒去問問怎麼回事便直接去了院長室。

院長辦公室里除了院長外還有一個陌生人,六十多歲瘦瘦的樣子,面慈目祥,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得道高人的樣子。

“李傑,你來的正好,有幾個好消息你可能還不知道吧!”院長同醫院的其他人一樣高興。

“我一天都在學校的學術報告廳里,怎麼會知道!”

“首先是,你要畢業了,我已經爭取你來第一附屬醫院了!在這里你可以不受世俗的約束,即使你剛畢業,一樣可以主刀!另外就是我們醫院支援災區的隊伍要回來了!”

“真的!實在太好了!”李傑高興的是志願隊伍要回來這個事情,對于他畢業後的去想卻不是那麼關心!

“你先別高興的這麼早!其實還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這位是張醫生,同時兼任康達科技公司的經理!”

李傑禮貌的與他握手,這個人手保養很好,甚至比李傑這個最愛惜手的人還要強上幾分。

“你好,我康達科技的張帆,我想跟您合作,請您為我們公司做一個研究報告!”

合作?報告?李傑聽的一頭霧水,但轉瞬之間就明白了。自己這事鬧得滿城風雨,都快要成明星了。

康達公司應該是制藥公司的,想利用李傑在大眾中的聲望宣傳一 下。在淳樸善良的百姓嚴重,他救了陳書記,並且年紀輕輕就盯著天才的光環,在袁州質疑下也完成了手術!李傑現在就是神醫。

可是他李傑根本就不知道他們的產品,如何能夠做這個報告呢?

上篇:第三卷 第六章 扭轉形式,以黑制黑     下篇:第三卷 第八章李傑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