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八章李傑的責任  
   
第三卷 第八章李傑的責任

帆是有點看不懂李傑,眼前的這個黑小子繞著繞著就 十萬八千里去了。對于那個什麼替康達公司做科研報告,既不說同意,也不說反對,就是在一直跟他繞。

他們康達公司不是一個小公司,研發實力很強,這次的藥物研究很有商業價值。雖然他是一個科研工作者,但是他也知道商業的重要性。

手里的研究成功重要的商業價值需要開發出來,需要轉換成金錢利益。科技工作者也不修道者,他們也需要金錢。

所以他立刻找到了第一附屬醫院的院長,也找到了李傑。康達科技在業績名氣一般,實力也算一般,如果發布新藥,恐怕關注度不高,也沒有一個能拿的出手的人來做這個報告。

李傑則是他的最佳人選,作為最近風頭正勁的神醫,他知名度太高了,在非醫療界也是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同時他還有更深一層的關系,李傑是陸浩昌的得意弟子,制藥這個領域,陸浩昌就是中國的旗幟,雖然他出國了,但是他的影響依舊很 強。

“院長,咱們的那些同事什麼時候回來啊?我可都想他們了!”李傑突然停止了跟張帆閑扯,向院長問道。

院長在心中算計了一下,說道:“大約2以後吧!現在醫生需求量少了,他們第一批的醫生都要撤下來。我看你想大家是假的,真的是想石清吧!”

看似玩笑的一句話,卻是在提醒李傑,這個老家伙在告訴李傑。石清基本上就會留在第一附屬醫院。你不能得罪我,你們兩個以後都要留在這里。

這話在李傑這里根本引不起任何地反應,但是在于若然的心里卻掀起陣陣巨浪。石清是誰她可是知道的,一直在學校里的于若然從來沒有想過李傑會跟石清在一起。

她覺得自己一直都是一廂情願,再一想李傑在這方面的確從來也沒有說過,但也沒有否認過,更沒有承諾過。

李傑卻沒有注意到于若然的異樣,笑著說道:“沒有。都是一樣 的!大家都是同事麼!”

李傑這話假的不能再假了,誰都能聽得出來李傑是在說謊話,可于若然卻願意相信這是真地,相信兩個人不過是同事。女人都是傻的,特別是于若然這樣的女人。

“院長我也不打擾你了,我先走了,臨床實驗我希望盡快結束。這也是江振南教授的意思,您知道。這個臨床實驗是成功的,不會再有任何風險!”

“好了,放心吧!我會安排的!”院長說道。

李傑剛剛離開,張帆就對院長說道:“你說。這個小子什麼意思?你不是說他肯定願意麼?”

“你放心,他會願意的!”院長自信的說道。

“咋了哥們?讓人給煮了?”走出院長室地李傑突然想起這麼一句話,那是一個經典的感冒藥廣告的詞語。

李傑覺得自己正在鍋里,在不動一動就讓人家給煮了,院長說的什麼好消息,全是甜言蜜語,糖衣炮彈。

他李傑剛剛制定了溫水煮袁州,這會兒院長還要煮他李傑,當然不能同意。

李傑剛剛既不說同意。也不說不拒絕,只是有一句沒一句地閑聊 著。俗話說拿人手短,一進屋院長給李傑個好消息,讓他留在第一附屬醫院。

如果李傑之前沒得罪過院長還好,誰都知道他李傑那次在陳書記的病房里不給院長面子。

他想留在第一附屬醫院,那必須付出點什麼。唯一能做的就是做研究報告!否則他就只能拍拍屁股走人,這是很明顯的事情。

人才的確可貴,可是在院長的眼里有些東西更加的寶貴,那就是他的面子,不容質疑的權威。

醫院里工作從來就沒有時間地概念,特別是附屬醫院派出醫療隊以後,醫院一下少了好多醫生。

醫院也是企業,在壓迫剝削員工上是一樣的,附屬醫院的醫生一直都是緊缺,很多醫生一天要看一百個以上的病人。

工作一直都很累。現在醫院人員又不足,他們更要加班加點的干活了,更可氣的醫生從來不給加班費。

李傑當然不能讓同志們獨自戰斗,雖然他現在只是實習生,而且還是一個馬上要離開地實行生。

“于若然,我送你回去吧!我打算留在醫院呆一會。”李傑說道。

于若然使勁的搖了搖頭,說道:“我也留在這里。”

她覺得如果不搞清楚李傑跟石清的關系,她是怎麼也無法安心的,就算回去了心里想的也會是這個事。

“那就跟我來吧!”李傑說道,他也沒有多想什麼,反正于若然也是學醫的,既然也要走自己這提前畢業的路子,到醫院來學習也是一個好辦法。

實習生在醫院就是苦力,沒有工資,卻要干著最髒最累的活!李傑在前世也干過這個活,這一世也就成了唯一的特例。

外科診室里,簡單的裝修,一張桌子,幾把椅子就是一個看病地診室。

李傑穿著白大褂一本正經的坐著,于若然也不知道哪里弄的白大 褂,但是沒有醫生的牌子,她算是實習學生。

李傑算是一個好的外科醫生,在手術台上幾乎無所不能。但是坐診他可以算不上頂尖,充其量只算是一流,不過應付這樣的場面卻是足夠了。

診斷這方面一流的專家當然要屬胡澈胡醫生,他是李傑見過的最厲害的醫生。想到胡澈,李傑的思緒又飛到了家鄉。

姐姐李英也不知道怎麼樣了,不知道生活的如何,現在新居也應該修建完畢了!藥店經營的如何李傑也不知道。

“醫生,醫生,你救救我啊!好疼啊!”病人看著呆呆的李傑

李傑這才反應過來。眼前地這個病人肩關節脫臼了,需要正骨!不過這個病人也太誇張了,脫臼也沒有痛的這麼厲害吧!

這樣的一個大男人,可憐巴巴的幾乎眼淚都流出來了!李傑輕輕的扶著他的胳膊問道:“大哥,你是做什麼的啊?”

“我啊!我是賣藥品的!”



“我們還是一家人啊!以後多多關照啊,說不定小弟哪天不做醫生了,跟您下海經商去!”李傑笑道。

“行!到時候,你就找我。我……哎呦!”病人慘叫一聲。

“你個臭小子,到時候我肯定不管你,疼死了!”病人怒吼道。

李傑也不理他,淡淡說道:“于若然去處理下,然後叫下一位!”

病人正要發怒卻發現自己地胳膊好了,這才明白,李傑剛剛是在分散他注意力,立刻羞愧的道歉。

這樣的事情李傑經曆的太多了。很多病人以為醫生問你事就是在打探消息,以便收個紅包撈點好處。

當然收紅包這樣的事兒也有,但是更多的時候醫生實在分散病人的注意力,讓病人放松。如果這個脫臼病人不放松。一碰就痛,恐怕李傑有天大的能耐也不行,誰也不能不碰他就治好他。

送走這個脫臼地病人以後,又迎來了一對恩愛的老年夫妻。老人走路顫顫巍巍的,如果不是老伴扶著,恐怕一步也走不了。

“大伯,大娘請問你們是哪里不舒服呢?”李傑擺出自認為最好看的笑容說道。

“你不是上次地醫生啊!我們上次的藥吃完了,過來拿藥的!你能給我們開藥麼?”病人的老伴說道。

李傑哭笑不得,抓藥應該去藥方。怎麼跑到這里來了,雖然不是自己的職責,但是兩位老人活動不便,能幫忙就多幫忙了,于是說道: “上次的處方還在麼?”

老人在身上找了半天,終于拿出一張皺巴巴的紙。遞給李傑。處方上的字體是龍飛鳳舞,如果不是他對這些藥物的名字熟悉萬分,恐怕他也認不出來。

“于若然,按照這個取一些藥來!”李傑又在處方上添加幾個藥物遞給于若然說道。

處方上寫地藥物讓李傑產生了巨大的興趣,這個藥物正是剛剛張帆的康達生產的藥物,那幾個藥物的名字他記得很清楚。

李傑一共讓于若然取了兩份藥物,一份是康達生產的藥物,另一份是李傑重新開地藥物。康達的藥物目前還是臨床實驗階段,具體的效果並不明朗,而且有什麼副作用也不清楚。

眼前這位老人需要的是成熟的藥物。這樣的實驗不應該用在他身 上,萬一療效不好,或則有副作用,那可是致命的。

李傑把玩著手中的藥物,康達藥物包裝很精美,如果只看包裝,只看說明書,沒有經驗的人肯定會被他的神奇功效所迷惑。

這個藥物到底怎麼樣,必須看他地研發報告,了解康達藥物的本質才行。這只有研究人員才清楚。

李傑將正在康達試驗中的藥物收起來,然後將他新開的成熟的藥物遞給兩位老人,扶著他們送出了門診。

“李傑,為什麼給他們換藥物?”于若然不解的問道。

“這個是剛剛我們在院長室見到了那個王醫生的藥物,正在試驗 中!你明白了麼?”李傑輕描淡寫道。

“你什麼時候幫他們做報告啊?院長真是器重你,也不知道我能不能留在第一附屬醫院!”于若然幽幽的說道。

李傑覺得這個女孩子天真可愛,人情世故,社會黑暗什麼都不懂 她這是真正的純真,不似張璿有著天使一般可愛的面容,但內心確是壞壞的,總會算計你一下!

“我還不知道,等再了解一下情況吧!”李傑突然又決定做這個康達的報告。

一個醫生如果向患者推薦藥品,那麼他就要為自己的言行負責。醫生不是明星,代言化妝品,代言服裝一類。

明星們可能根本沒有用過這些東西,他們對所代言的東西的具體了解甚至不如普通觀眾多。

醫生如果向患者推薦一個藥品,那麼必須要保證藥物的質量與療 效,這是醫生對自己醫德地負責。更是對病人生命的負責。

院長雖然對張帆說自己有把握,可是他心里卻明白,李傑這個是人是誰?陸浩昌那樣的人都無法把握將李傑綁住,更別說他了。

但是已經誇下了海口,他怎麼也不能在張帆面前丟臉,但是怎麼讓李傑這個頑固份子屈服卻讓他想破的腦袋。

在他眼里李傑似乎有意跟他作對一般,這麼好的事情換了別人肯定會瘋搶,但是他李傑竟然不喜歡。

院長正在苦惱的時候。李傑竟然主動找來了。

“院長您還在忙啊!”李傑笑道。

“還不是為了你在忙,李傑你要知道,我可是為了你好!你想想,張帆的康達公司也不弱。他能找到你是對你能力的肯定,你也會得到很多地好處麼……”

“院長,我來了就是要告訴您,我希望做這個報告。但是出于對病人,醫生要有一種負責到底的態度!就算是對自己的負責。我也需要去他們研究室看看吧!”

院長沒有想到李傑這麼就改變了注意,剛剛離開這麼一會竟然主動找回來了。他准了很多話還沒有說出來。

“院長沒別的事我先走了!”

藥商跟醫生的關系很奇怪,他們既是對手又是伙伴。有錢的醫生基本都在做著藥品生意,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所以他們是伙伴關系。

在合作的同時,醫生又在為藥價跟藥商們爭斗著。醫生希望藥價更低,以賺取更多地利潤,同時也不想

這些家伙背負惡名。

其實醫生的惡名多是因為醫療費高,而醫療費用高則多是因為藥物跟器械。其實醫生還是挺委屈,特別是小醫生,工作最累,卻沒有都沒有,而且還背負著惡名。

這個藥如果是好藥。李傑當然會去幫忙下,畢竟是民族企業,國產要怎麼也要比進口的便宜點。

李傑其實開始的拒絕並不是不願意幫忙,他實在事情太多了。如果不是這個藥在第一附屬醫院試用他也不會改變主意。

他主要是對這個藥物產生了興趣,根據藥物地介紹,這個藥物療效實在是強大!他內心里還是希望這個藥物是一個好藥。一個為病人負責的藥物。

如果是好藥他李傑很樂意幫忙,如果是假貨,他也很樂意揭穿它。這就是對自己這個醫生的責任。

為病人考慮,為病人負責是醫生的責任!

BJ的夜是迷離的,是醉人的,很多人一天的生活都是從~的,這個年代不過剛剛改革開放,學習地更多是經濟方面的建設,但是來自西方腐化墮落的夜生活也傳了進來。

城市中五顏六色的霓虹,濃妝豔抹的麗人。讓李傑想起自己從前的生活。那迷醉地眼睛,那曖昧的表情……

來到這個世界以後李傑覺得自己變了很多,變得沖動了許多,以前不會干的事他也干了。同時也有很多惡習也改了,比如 爛的夜生活。

夜里的末班公交車人很少,甚至有很多空的座位,車開的很快,公交司機似乎歸家心切,畢竟最後一班了。

李傑覺得很無聊,車程雖然不長但是卻也不短,也有大約20 鍾。他突然想起了一個鬼故事,就是關于公交車的人沒有腳的那個老套故 事,或許後世的人都知道,但他保證于若然沒有聽過。

于若然就靜靜地坐在李傑身邊,鵝黃短衫,花格的裙子,清麗絕豔的面容,純潔的學生氣質,讓李傑到口的話又憋了回去。

自己是不是與她走的太近了呢?李傑暗自想道,自己心中已經有了石清,又怎麼能總是到處留情呢?

如果一個鬼故事嚇的她躲到自己懷里怎麼辦?正猶豫間,他看到于若然的雙瞳如一潭秋水般明澈,櫻唇輕啟,疑問道:“你要說什麼?”

“嗯!沒什麼,我給你說個故事吧!有一個日本人,拿著50 人民幣對出租車司機說,見過沒,見過沒!司機一聽氣的啊!你個小日本竟然欺負人,于是掏出100說道,見過沒!見過沒!說完就開車走了!這個日本就不明白了,去建國門難道要一百塊錢麼?”

鬼故事不行,就講個笑話吧!李傑講完後本以為于若然會笑,可是她卻一點表情也沒有,反而是車上的其他人在笑,其中的一個乘客說 道:“哥們,說的挺有意思!再來一個吧!”

“可沒有了,就剩下這麼一個壓箱底的了!”李傑一副為難的表情道。

其實李傑笑話無數,不過他沒有心情講了。于若然表現的太奇怪 了,這笑話她肯定沒有聽過,但為什麼不笑呢?

“要到站了,下車吧!”于若然輕輕說道。

學校夜里幾乎沒有什麼人,同學們多數都在上自習。李傑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在與于若然一路上只是靜靜的走著。

夜里的校園中也有一些小情侶,弄個于若然感覺怪怪的,現在這個時候李傑就在自己身邊,他們兩個人又算什麼呢?

她一路上都在想,她不明白自己這是怎麼了,或許是喜歡上這個討厭的家伙了吧!但是她又不能確定。

于若然希望李傑能永遠走在她身邊,希望這段路能無限的長,永遠這麼走下去。

轉過一片小樹林,便到了女生寢室樓下,李傑看到整棟樓只有一般亮著燈,于是問道:“寢室有人麼?好像很多空的啊!”

“有的,謝謝你送我回來!”于若然低聲道。

“哈哈,我們是朋友麼!你還是我的好助手麼!加油,下一台手術要准備好啊!我准備給你更重的任務!”李傑笑著說道。

“恩!我上去了,再見!”

“再見!”

李傑一直在樓下等著于若然的背影消失才離開,今天他心情不錯,于若然可能有些怪怪的,袁州的黑嘴似乎還准備反擊,魯奇也不知道又醞釀什麼陰謀。

但是這些都不重要了,災區醫療隊要回來了,石清要回來了,最擔心的事情總算是解決了。

石清是因為他李傑才冒險去的災區,他已經決定只要她回來,就不讓這個情深義重的人在等待了,他必須背負起男人的責任。

他不知道在他的身後有人一直在看著他,那是于若然,她的寢室其實根本就沒有人,她在樓上看著李傑的背影,一直到他消失在黑夜中。

“哎,于若然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啊?”

于若然轉過身一看是她的朋友們,于是笑著說道:“我是剛剛回來的!”

“這次終于沒有騙我們,其實我們剛剛都看到你了哦!”其中的一個女生說道。

“你是跟帥哥一起回來的,現在我們可知道那個帥哥是誰了!他就是李傑哎!”另一個女生說道。

“是啊!又帥氣又有才華!你真幸福哦!”又一個插嘴道。

“我的王子什麼時候能騎著白馬來接我啊!”

“來接你的肯定是唐僧!”

“唐僧也不錯,也挺帥的,如果看夠了還能殺來吃肉嘿嘿!最重要的還有陪嫁,有小白龍哎……” ……

上篇:第三卷 第七章 溫水煮青蛙     下篇:第三卷 第九章 假意真心(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