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十一章 一網打盡  
   
第三卷 第十一章 一網打盡

都不曾想到最後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好好的一個藥 變成為了假藥的揭發會!

冰火兩重天,張帆本以為下一步將是人生的天堂,誰知道他一下子從半空中跌了下來!這一下摔碎了他的夢想,摔破的他的人生。

這也是他咎由自取,急功近利的後果就是這樣,明明藥品沒有研究成功,可他卻固執想要發布,于是用另一種藥品來代替。

不過他自己卻不這麼認為!他此刻深恨李傑,最困難藥品檢驗那一關已經過去了,不過是一個發布會而已,竟然被李傑查到了其中的秘 密!

所謂有仇不報非君子,瑕疵必報為小人。可見無論小人君子都是要報仇的。張帆如果不是身體虛弱,他早就沖上去將李傑暴打一頓了。

第一附屬醫院的院長辦公室,張帆憤怒在此刻爆發,雖然關著門,但是無論誰經過辦公室門口都會聽到里面的咆哮聲。

“你說,你說!這是什麼人啊!你是怎麼交代的!”張帆此刻他只能將怒氣發泄在院長身上。

“坐下喝點茶消消氣!我找他給你道歉,給你的藥品澄清!”院長說著給張帆倒水沏茶,這個張帆跟院長是好朋友,兩個人友情非同一 般。否則以院長愛面子的性格,怎麼可能會忍受這樣的訓斥。

“你說就算出了問題,難道不會背後來跟我們說麼?無論如何也不能在這樣的場合說出這樣的話來啊!”張帆余怒未消,繼續吼道。

“這次我保證,他肯定會出來澄清整件事情,還你一個清白。”院長肯定的說道。

張帆看了看院長。一臉地不信,質疑道:“你能保證?上次你也跟我保證了!這次他如果能出來澄清,也算是一個補救!”

“確定,這次百分百的肯定會來!如果出問題我就開除他!老張你就放心吧!我們兩個人的關系還用說麼?”院長拍著胸脯保證道。

在新藥的發布會沒結束的時候,張帆就急沖沖趕過來找院長想辦 法,他想到的也就是讓李傑出面道歉,否認自己的說法,然後再次力爭這個藥物的正確性。

張帆是不了解李傑地為人。李傑認定的事情,絕對不會改變,他總是如此的固執!從上一世做李文育開始,他就一直是這樣。

李傑在新藥發布會結束以後,立刻被包圍,這些人不是記者,李傑早知道記者會包圍他,對于記者。他最多能忍受個趙致,其他的李傑一概不見,所以這次他是從後門跑的。

但是誰知道後門也被包圍了,這些人正是康達藥業的員工們。他們群情激奮。一個個憤怒的如同看到紅內褲的公牛,二話不說發了瘋地沖上來,准備干掉李傑。

公牛的目標是紅色的內褲,而這些憤怒的人目標則是李傑,這個妖言惑眾地家伙,這個幾乎毀了他們新藥的家伙!

“等等,我說的都是真的,你們被張帆給騙了!我這里有證據!”李傑大聲說道。

“少廢話,我們自己研究出來的東西。我們能不知道麼!兄弟們教訓他!”郭超高喊道。

李傑一聽立刻冷汗直流,這家伙是不是吃錯藥了,又或則郭超這家伙知道內幕,他根本就是與張帆一伙的。

“住手!你們現在不過是失去了康達,如果打了我!你們失去的是自由,監獄將是你們未來一年的家!”李傑強忍著裝出一副鎮定的樣 子。冷冷地說道。

這些人畢竟不是流氓混混,他們都是經過高等教育的人,基本上從小就是乖乖仔,長這麼大吵架的次數都少,更別說打架了!

李傑的話立刻鎮住了他們,仿佛時間停止了一般,所有人都停住 了。李傑終于舒了一口氣,他還真怕被這群憤怒的家伙給打一頓,雖然這些人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家伙,但是畢竟數量在這里。或許李傑可以拼命地護住臉,保全英俊的相貌,但就算打不死他,踩也把他踩成殘 廢。

“證據在這里,你們不相信也沒有辦法!我知道你們為康達工作了很久,對康達有了感情。但是你們仔細回想你們的研究,真的到了可以發布的那一天了麼?你們最後那幾個合成轉換的關鍵步驟解決了麼?”

李傑的疑問讓這些人面面相窺,他們都知道最後幾步沒有人解決,最後是張帆,突然有一天宣稱自己解決了所有的問題。

他們只顧著高興,並沒有對此產生過多的疑問,現在想起來事情的確挺怪異地。

“我才不聽你胡說!”郭超怒斥道。

李傑也不生氣,繼續說道:“你們再想想,實驗為什麼有人中毒,為什麼那個女孩連自己做的是什麼實驗都不知道?因為你們的實驗藥品被調包了!”

李傑的步步緊逼讓他們信心動搖,此刻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相信李傑是正確的,他們都被張帆給騙了。

很多人都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現實實在是太殘酷了。他們甚至甯願被永遠被欺騙下去,也不願意承受這樣的痛苦。

曾經的天之驕子們,他們無法接受這樣的失敗,他們將青春與激情統統給了康達的這個藥物。然而到後來確實得到了一個騙局,這幾年全部都白費了,所有的汗水都付諸東流了。

在場的人都覺得自己前途一片的暗淡,心如死灰一般,更有軟弱者甚至已經哭了出來。

“我們應該怎麼辦?”

“我會盡量幫助大家的!你們放心吧!”李傑說道。

“任你怎麼說我都不相

大家走!我們去找張經理!”郭超激憤的說道。

他本以為大家都會響應,可此時他發現竟然沒有一個人願意跟他 走!他此刻恨不得將李傑粉身碎骨,拆骨燉湯。

“郭超跟周靈靈應該知道內幕吧?要不然怎麼周靈靈會中毒,郭超也會這麼幫張帆!”其中的一個人說道。

“肯定知道。我們被張帆害死了,本以為可以一步登天,沒想到此刻竟然跌倒谷底!”另一個人傷心道。



“不知道李傑醫生有什麼辦法!我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也沒有什麼利用價值了。我知道你說幫忙不過是漂亮話而已,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吧!”

這個人說的地確是事實,他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毫無利用價值。李傑說幫他們又如何能幫呢?他們所有的人此刻同時失業,難道李傑能幫他們找到新的工作?

李傑神秘的一笑。對眾人說道:“問你們個問題,這個藥物的所有權應該屬于你們康達公司吧!”

“是啊!你問這個是什麼意思?”

“康達的股份是你們員工占的多吧?”

“沒錯,我們占50%,張帆占50%!”

跟預想的一樣,這樣地研發型公司員工占的股權比例很大,這個康達公司員工的股權比重比李傑預想的還要大。

“那好!我實話實說,我要幫你們的就是恢複康達的研究,將這個藥物繼續下去!”李傑緩緩的揭曉了答案。

眾人先是一驚。覺得希望重新點燃,如果能夠將這個藥物研究成 功,無疑是一個大的轉折。

如果研究可以繼續,可以成功。那麼他們破碎地夢想又可以實現 了,他們所花費的青春,所付出的汗水都不是浪費。

這一步李傑早就算到了,這也是他的計劃之一,他早先就跟安德魯哪里籌集了10萬美元,這些錢正是要用于康達藥業上地。

其實康達研究的這個藥物的確很好,如果真的研究成功,將在冠心病藥物市場上形成巨大的沖擊。

但是張帆所帶領的康達卻沒能沖破最後的技術難關,反而是鋌而走險。弄虛作假起來。當然這里除了人的原因以為,還有一點就是技 術,他們無法攻破最後的技術難關。

此刻這群人似乎忘記了那些技術難關,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對于這藥物難關最了解地當然要算是張帆,當他聽到郭超的報告後對此不以為然的說道:“讓他們去折騰吧!郭超,我真沒有看錯你。危難時刻只有你一個人幫我!”

“您別這麼說,我一直就把您當叔叔看待,我不幫你又會幫誰 呢!”郭超真誠的說道。

郭超說的幾乎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張帆以前真沒覺得這個郭超有什麼不同,此刻他才發現原來這個孩子對自己是這麼好。

“我決定將康達的股份賣給他們!這些孩子,讓他們自己折騰去 吧!我累了,我想安居晚年!枉費我對他們那麼好,此刻竟然只有你一個人幫我!這也不怪他們,我地確做錯了!”張帆露出一副憔悴的樣子說道。

“難道他們說道都是真的!張叔叔,是麼?不要騙我!”郭超一副驚訝的表情說道。

“是啊!我們公司真是堅持不下去了。資金沒有了,如果不這麼做公司就倒閉了!我想先這麼混下去,等有了錢,咱們在繼續研究!然後在填補這個漏洞!我也是為了你們好啊!你想,這麼多年我們是怎麼堅持的!”張帆歎氣道。

“我知道了,可惜他們不能明白您的苦心!張叔叔,既然他有這個意思,不如將康達的股份賣給他們吧!您也可以脫手這個燙手的山 芋!”

“我的確想,可是我又咽不下這口氣!”張帆憤憤不平道。

“我倒是有一個辦法,但是怕張叔叔您不願意!”郭超一臉壞笑 道。

“來說說聽!”張帆期待道。

“您知道,袁州這個家伙,他跟李傑一直都是死對頭,他無時不刻的不想抓李傑地痛腳。我們可以利用這一點,我們出面作證,讓袁州當前鋒……”

郭超還沒有說完,張帆拍了一下大腿,贊同道:“說的好,我怎麼沒有想到,說不定我們可以利用這點來扭轉乾坤。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有了這一點我們不但不會丟失康達,甚至還可以將李傑拉下水!我們聯合袁州。揭露李傑這個小畜生的罪行,他所作地一切都是汙蔑,我們的藥是好藥!也是新藥!他汙蔑我們不過是想奪取我們康達公司的控制權!”張帆大笑道。

“張叔叔果然厲害,我這就去聯系袁州!”

“好的,你注意點!我們找個安靜點的地方細說!”

所謂臭味相投大概說的就是袁州跟張帆了,兩個人有種相逢恨晚的感覺,一見面就說個沒完,到高興的時候。甚至不顧個人形象囂張地哈哈大笑。

“李傑這個小畜生,這次死定了!”張帆恨恨的說道。

“沒錯,他能有什麼能耐,上次不一樣打不倒我!這幾天總是用他的媒體朋友不斷攻擊我,我看他也是沒有招數了。今天早上的報紙甚至預言,說我最近幾天必然原形畢露,我看是他李傑露出狐狸尾巴才 是!”袁州囂張道。

“說的好,我麼就去揭開他的面具。讓他的真面目裸露在全體人民面前!”張帆說道。

“我來叫記者吧!一會我們就按照計劃進行,這次無比讓李傑這個家伙永世不得翻身!”袁州說

打電話。

張帆則坐在那里閉目養神,他的身後站著郭超,此刻他面無表情地站立著。仿佛一尊石像般。

李傑此刻正在第一附屬醫院,正要趕著出去的他卻被一個護士叫 住,說是院長找他。李傑看了看牆壁上的鍾,時間不夠了,他打算不理院長。

“李傑你站住,今天必須過去,院長發火了,你不去我就危險 了!”護士哀求道。

李傑沒有辦法,剛進院長辦公室。李傑就發現這個院長面色不善,狂烈的暴雨呼之欲出啊!

“院長,您有什麼事?”李傑小心翼翼地問道。

“什麼事?你說,你做了什麼好事?”院長怒道。

“好事?我做了很多啊!今天早上我扶老奶奶過馬路了,中午我給一個在路上摔倒的小孩子包紮了腿!晚上,時間還沒到。一會我就做好事去!”李傑嬉笑道。

“少裝蒜,你憑什麼揭發人家張帆的康達藥業?就算是真的,你也應該在背後來跟我報告吧!你有沒有考慮過你言行的後果!”

“我當然考慮過,如果我不說,那麼這個藥物會順利的進入市場,多少患者受害?會有多少無辜的生命逝去?如果我背後來告訴你們,你能公正處理麼?你有想過你的言行後果沒有?如果不是我發現的早,做了這個藥物地報告人,那麼這個藥物出問題我也有很大的責任!”李傑義正言辭道。

院長被李傑的搶白弄了臉上一正紅一陣白,他強忍住怒氣。對李傑說道:“李傑,你什麼都好,就是脾氣太差,你明白什麼叫做規則麼?每一個行業都有他自己的規則!我們醫療系統的規則就是這樣!你已經犯規很多次了,不會每次都有人來幫你!這次是最後一次,你去開個新聞發布會,澄清你弄錯的事實,然後給張帆道個歉!”

“我沒有弄錯!所以我不道歉!我也不管你們那些所謂地潛規 則!”李傑冷冷的說道。

“你還不明白?沒有規則就沒法前進?你要知道這是你最後的一次機會!”

“這也是我最後一次叫您院長!再見,我以後不會出現在第一附屬醫院了!”李傑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院長氣的手一直在發抖,看著李傑的背影,他覺得這個孩子除了可恨,還有點可惜!這個桀驁不馴的孩子卻有這驚人的天賦。

如果他能聽話又是會多好!但是如果他是一個聽話的孩子,似乎又不可能有這麼高超的技術。

院長一直覺得,李傑驚人地天賦與桀驁不馴的性格是相輔相成的。技術驚人的家伙們通常都有著不可理喻的性格,這些性格或許不盡相 同,但卻都符合一條,他們醫德高尚。

他們朋友不多卻是名滿天下,得到人們的尊重,他們出名受尊重不是因為妙手回春,肉白骨而活死人的醫術,而是在于他們的醫德!

“難道我錯了?”院長喃喃自語著。

辦公室里靜悄悄的,剛剛激烈地爭論此刻已經消散。只剩下院長一個人坐在他寬大的椅子里,沉沉的思考著。

張帆不知道他的老友正在為了他的事情跟李傑激烈的爭吵,他此刻滿面紅光的與袁州一唱一和著。

“李傑其實才是真正的敗類,他所作所為都是小人行徑!所謂神醫稱號不過浪得虛名!”袁州對著攝像頭說道。

袁州地助手早以配合熟練,袁州剛剛說完離開將鏡頭轉向張帆。

“我說的都已經差不多了,想必大家都已經明白了李傑的為人,他打著治病救人的旗號,來我康達公司進行了無恥的詐騙。企圖毀我名 義,奪取我公司的財產!”張帆說的聲淚俱下,他這樣的不去當演員實在有些浪費。

鏡頭再次對准袁州,助手將攝像機伸到袁州面前,袁州臉色一巴掌打在助手地頭上,大罵道:“你是白癡啊!還他媽說什麼!這些就夠 了,准備回去!”

助手回頭一巴掌打在攝影師頭上,大罵道:“你他媽是豬啊!還拍攝什麼收工!”

攝影師這個郁悶啊!憑什麼他要挨打。明明是這個助手的錯,但是位居人下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他只能在心里抱怨,同時也在考慮跟著這群敗類是不是錯了。

“走吧!天色不早了,我們去找個地方吃點飯!然後明天一起去看李傑到底怎麼死!”張帆笑道。

“好。我知道個好地方,飯做的不錯!吃過飯我再帶你去個好地 方!”袁州笑道,他說地那個好地方,兩個人都明白,無非是一些淫樂的場所。

兩個人正在憧憬的美好的未來,可剛剛走出門就看到令他們痛恨的李傑。他一身白色的休閑西服,斜倚在走廊的牆上,嘴里叼著半根煙,很享受的吸著。

李傑看到兩個敗類出現。扔掉煙頭,笑嘻嘻走過來,學著張帆的語氣對袁州說道:“啊!袁兄,久仰大名,只聞兄台有包容宇宙之才,囊括天下之志。誰知袁兄風采更加讓人傾倒。”

李傑說完,微微一笑,然後又模仿著袁州地語氣對這張帆說道: “李傑這小子,詭計多端,背景深厚。不過這次也是死定了,他這次無論如何也洗不清楚了!”

兩人此刻已經驚呆了,李傑說的話正好是剛剛兩個人所說,一字不差!李傑是怎麼可能聽到的?

“服了麼?你們兩個!看看這里!”李傑說著,沖懷里掏出了一個錄音機,啪的按下按鈕。隨後兩個人的聲音傳了出來。

“你!你是怎麼弄到的

張帆氣急敗壞道。

“我不是詭計多端,背景深厚麼!有什麼我弄不到,我還有這 個!”李傑說著又變戲法似地弄出一盒錄影帶。

“他媽的,你耍我!”袁州怒吼著,然後一拳打在張帆的臉上。

張帆心中已經氣極,跳起來就跟袁州扭打在了一起。雖然他們兩個是狗咬狗,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可是李傑卻沒有心情看他們倆的鬧劇,大聲說道:“別咬了,狗咬狗一嘴毛!惡心不惡心啊!還想算計我麼?這次是你們自身難保,袁州你造謠生事,誹謗他人,多少人因為你含冤而死,你要付出代價。張帆你做假藥已經夠可惡了,竟然還跟這種人走在一起還想暗算我!”

兩個人都不是笨蛋,剛剛不過是怒極攻心而已,此刻他們冷靜下 來,停止打斗。

他們也知道共同的敵人是李傑,喘息一陣以後,袁州說道:“李傑你別得意,你有什麼證據?說我誹謗他人,說我造謠生事,這次我是被你陷害的!我還被你打成這樣!還有張帆老先生,我們都是被你逼供 的!”

張帆一聽,立刻也來了精神,這似乎是他唯一的機會了,他要拼命的抓住這棵救命地稻草。

他誇張的倒在地上,一邊痛苦的呻吟著,一邊說道:“李傑你打 我,在場的人都看到了啊!”

“哎!讓我說你們什麼好!”李傑歎了一口氣,繼續說道,“就知道你們不死心,現在做什麼都沒有用了,不過蒼蠅尥蹶子——小踢打而已!乾坤已定,你們無法興風作浪了!”

“沒錯,剛剛我可都錄下來了!”趙致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個攝影師。

倒在地上的張帆知道大勢已去,也不痛苦的呻吟了,就這麼倒在地上,流出兩行淚水,不知道是悔恨,還是不甘。

袁州雙手發抖,知道這次栽了個大跟頭,但是他卻已經不死心,對李傑說道:“這次算你贏了,不過你又能奈我何?我不過是中計而已,被你聯合張帆這個廢物算計了!”

“你真是傻的可愛啊!知道什麼是溫水煮青蛙麼?你就是那個青 蛙,自己越陷越深不知道麼?你還記得這幾天的報紙麼,還記得今天報紙上面是怎麼預言的?你真的以為我們對你沒有辦法了麼?我們已經收集到了你以前所有罪行的資料,他們已經覺得聯名起訴你了!我會幫他們證明你的所作所為!”

袁州鐵青著臉一句話不說,任由李傑羞辱。他此刻已經明白了!自己一直小看了李傑這個家伙,今日方寸已亂,如果自己再多說什麼,很難保證不被李傑抓住把柄,所以竟日沉默是最好的選擇。

“李傑,我任務已經完成了,張帆他也是一時糊塗,希望你能放過他!”郭超走過來靜靜的說道。

倒在地上的張帆此刻才明白,原來一切都問題都出在郭超的身上,這個房間是郭超訂的!恐怕他早就安裝好了監聽器與攝像頭,要不然他們的一舉一動怎麼會落在李傑的手上!

他想破口大罵這個畜生,卻又怎麼也說不出口,這些話都被郭超最後對李傑的懇請壓在了肚子里。

“警察叔叔們跟警察阿姨們,快來逮捕他們吧!他們認罪了!”

隨著李傑的大喊,隔壁的竟然真的冒出來幾位警察,他們都是按照李傑的請求埋伏在這里。

袁州與張帆都被警察溫柔的拎著脖子帶走了,臨走的時候袁州還不斷叫嚷著,說自己是美國公民,中國沒有權利抓他,恨的李傑差點一巴掌扇死這個假洋鬼子。

在警察將兩個帶走以後,這次執行人物的警官,孫磊走到李傑身 邊,笑道:“李傑,我已經按照你要求做了,把你手里的錄像帶給我 吧!這也是重要的證據!”

“你真要啊?”李傑疑問道。

“廢話,難道聽不懂孫隊長說什麼嗎?”孫磊沒有生氣,他身邊的一個女警察卻先怒了。

“我就聽警察阿姨跟警察叔叔的話,這個給你們,不過我事先說 明,這個里面是什麼我可不知道,因為我還沒有看過!”李傑嬉笑道。

女警察一把奪過錄像帶,然後沒好氣道:“我是警察姐姐,這位是警察哥哥!你別以為自己很小!”

“李傑,你的意思是說,這個錄像帶里根本什麼都沒有?”孫磊疑問道。

“是啊!我來晚了,跟院長吵架了,監控裝置除了問題,所以什麼也沒有錄到!錄音帶倒是好的,所以我只學了兩句這個兩個人說的話!錄音帶你們要麼?他好像不能成為證據吧!”

孫磊此刻想打死這個嬉皮笑臉的李傑,但是人已經抓了,不可能放出去了。

當然他也不想放出去,這是一個不小的功勞。于是沒好氣的說道:“把剛剛的錄像帶給我,那個可以作為證據!”

李傑向趙致使了個眼神,趙致立刻會意,跑到孫磊面前說道:“孫隊長,我跟您一起去警局,您再給我幾分鍾做個采訪.我想市民們肯定想知道揭露壞人丑惡嘴臉的英雄!”

孫磊對李傑跟趙致有些無語,這兩個人現在是一副嘴臉,明明是被他們倆占便宜,為他們干活,卻又無法拒絕。

李傑給了他這個功勞,趙致又給了他在媒體上露臉的機會,這兩個都是他想要的,所以為他們干點事也不算吃虧。

上篇:第三卷 第十章 假意真心(2)     下篇:第三卷 第十二章 百分百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