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十二章 百分百實力  
   
第三卷 第十二章 百分百實力

華醫科研修院第一附屬醫院在BJ乃至全國都大有名氣 的頂尖醫院,是每一個醫學畢業生心目中的聖地,是大家夢寐以求的工作地點。

這次李傑牽頭的‘生命之星學術交流會’又讓這個學校的成為了眾人津津樂道的話題。特別是最後一天的壓軸好戲。

最後的壓軸好戲出自安德魯,他的基因蛋白質的研究震驚的整個世界。這個研究事先沒有任何人知道,就連阿瑞斯都沒有想到,這個死胖子竟然在這里發布他的最新研究成果,這個走在世界最前沿的成果。

阿瑞斯這個自認為最了解胖子的人,他都沒有想到安德魯會有如此大的決心。《基因》的作者安德魯在中華醫科研修院的報告成為了眾人矚目的焦點。

袁州如果還是自由之身的話,恐怕他會很高興。他肯定會不顧一切的來黑一次安德魯,可惜他沒有機會了。

老天似乎喜歡開玩笑一般,袁州是以打假出名的人,特別喜歡揭露學術造假,可是他現在卻成了最大的假貨。

經過警察的深入調查,他超過一半揭露學術造假的例子都是誣陷,甚至他本人的學曆也是有問題。什麼美國名牌大學畢業,什麼美國某某研究會的會員,統統都是假的。那些名譽教授,捐錢就可以當,某某研究會甚至根本不存在。

其實社會上這樣的人並不少,很多人都喜歡批判別人來提高自己。這個袁州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個而已。

袁州嘴巴不僅黑而且硬,他死不承認自己的罪刑,當然嘴巴硬地後果就是多受苦。公安干警自然有辦法對付他。這個黑嘴袁州已經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沒有人對他手下留情,最後他也不得不屈服。

張帆這個與袁州一起進入公安局的家伙卻完全承認了自己罪狀。他那儒雅的風度此刻再也看不見了,原本保養很好的他此刻看起來似乎比實際年齡還要老上10歲。

他靜靜的坐在那里,眼神空洞,似乎丟了魂魄一般。他的一切都玩了,這一切都是從最開始的浮躁開始,他一步一步。缺陷越深,最後到了今天無法挽回地地步。

他們兩個怎麼樣已經與李傑無關了,這兩個人以後再也對李傑構不成任何的威脅了。雖然他們兩個沒有經過審批,但是被關上幾年那是肯定的了。

XX酒店阿瑞斯的總統套房內,這里雖然是阿瑞斯的暫時居所,總的算起來恐怕也呆不上二十天,但是阿瑞斯依然將他重新布置了一番。

原本就奢華無比的房間,再加上阿瑞斯的裝扮。讓人感覺置身于夢幻之中。阿瑞斯則如一個高雅地王子一般,他的存在會讓人覺得這里應該是一座豪華的宮殿,否則怎麼又會有這樣的一個英俊優雅王子。

在阿瑞斯眼中,李傑有一種神奇地力量。眼前李傑明明穿著自己的精心裝扮的阿瑪尼西服,可是現在他無法在李傑身上找到阿瑪尼的優雅與華貴,能將阿瑪尼穿成街頭風格恐怕李傑是第一個,這就是阿瑞斯眼中的神奇力量。

“李傑,打賭是安德魯輸了,你怎麼來找我?”阿瑞斯開玩笑道。

“是你讓我來的,可不是我來找你的 話吧!”李傑沒好氣道。

阿瑞斯笑了笑,示意李傑坐下,然後說道:“當然不是。我是跟你有正經的事情要說!你知道我們要離開了!學術交流周結束了!”

李傑很喜歡喝阿瑞斯泡的咖啡,濃郁醇香,苦澀中透著甘甜。只有阿瑞斯這樣對生活品質最求到極致,時間上也很空閑地人才有心情將泡咖啡的技術研究到這種程度。

有相聚就有離開,李傑其實在來的時候就已經明白了,安德魯最後的報告。將這次學術交流周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同時也宣告了生命之星一年一度的聚集即將解散。

“你們打算什麼時候離開?我會去送你們!”李傑淡淡地說道,心中雖然不願意,但是他並沒有表現出來,阿瑞斯與安德魯這兩個人與李傑最為要好,雖然相處的時間不長,可他們都是十分要好的朋友。

“我不希望你送我們!”阿瑞斯輕輕說道。

“你是害怕離別會讓你傷心麼?”李傑玩笑道。

“不!我是希望你能與我一起離開!”

李傑放下咖啡杯,看著阿瑞斯,笑道:“舍不得我麼?我可不想出國,我在這里生活的很好。沒有必要出去!”

“中國的環境不再適合你了!你這段時間煩心的事情還少麼?這里官僚主義橫行,醫患關系惡劣。這幾天的教訓還不夠麼……”

阿瑞斯的話讓李傑無話可說,他不知道怎麼反駁,因為阿瑞斯所說每一句都是真正在理的。

這是每一個國內醫生都知道的道理,但並不是每一個有機會出國地人都選擇了出國!

“我知道你舍不得這里,就跟安德魯一樣,似乎這個國家有著無以倫比的吸引力一般!我不能明白為什麼,但是你也要為自己考慮一下!你沒有必要成為英雄,英雄的結局通常都是可悲的。”

李傑無奈的笑了笑,阿瑞斯永遠都不能理解中國人對于祖國的感 情,因為這個他的國家在近代史上沒有遭受到那麼多的苦難。

至于當英雄,李傑可沒有想過,不過李傑確實打心底的佩服那些英雄。那些在美國封鎖下偷偷回國的科學家就是英雄。眼看著不如自己的人飛黃騰達,而他們卻隱姓埋名為祖國工作,無欲無求。

李傑自問沒有他們這種氣魄,也沒有他們這種能力。現在他面臨的選擇也跟他們不一樣,李傑只是想留下來,他在國內發展或許更艱難一些!但是卻能救活更多的國內平民。

“我還有一段時間才離開。到時候你如果想跟我走,就直接來找我吧!”阿瑞斯看到沉思中的李傑,也不再逼問。

李傑其實這次袁州與張帆地事情感覺到失望,還有第一附屬醫院院長的作風也讓李傑覺得這個社會在沉淪。

但是這又有什麼辦法

道他真的能放棄家中的父母,離開這里的好朋友舍身

阿瑞斯是美國頂尖的神經學專家,他的家族勢力似乎更加強大。在他的幫助下,李傑憑借過人地醫術出人頭地也是很容易的。

陸浩昌的邀請他拒絕了,這次阿瑞斯的邀請他依然沒有答應。李傑是一個固執的人。雖然他自己不這麼認為,但是他的固執卻讓熟悉他的人一次又一次感受到。

李傑沒有回答阿瑞斯的問題,又坐了一會後,直接離開了酒店,他攔下了一輛出租車,趕往郊區醫院,他是去探望一個病人,康達地員工周靈靈。

郊區的醫院很小。只能接受一些病情輕微的患者,比較嚴重的只是做出簡單地救治然後再送到大醫院去。

小醫院也是沒有辦法,在BJ這樣大的城市,你無論怎麼 也不可能追的上那種大醫院。

例如中華醫科研修院的第一附屬醫院。郊區醫院只能一輩子仰視 它。沒有人才,沒有設備,更沒有資金。



出租車其實不喜歡來郊區醫院這里,因為路途遙遠,而且又接不到回去乘客,雖然不虧欠,但畢竟賺的比較少。

可是李傑有辦法,他先隨便說個距離郊區醫院比較近的地方,然後再告訴他最後的目的地。

司機雖然生氣。但是也沒有辦法,只能使勁踩油門,來發泄他的怨氣。

李傑嬉笑著感謝司機幫忙,然後提著半路買地水果于鮮花走進郊區醫院。醫院因為比較小,病患也不是很多,就連醫生都比較閑。李傑隨便打聽了一下。就問道了周靈靈的病房位置。

這個病房是6人同住的那種普通病房,可能因為病患比較少的緣故,這個大病房卻成了周靈靈一個人的獨享病房,比第一附屬醫院的豪華特護病房還舒服。

病房地門沒有關,李傑在門口就看到了屋子里坐滿了人,幾乎都是康達的員工,都是來看望周靈靈的同事。

病房中氣氛很沉悶,似乎大家都在因為張帆的事而煩惱。周靈靈靠著枕頭坐在病床上,她的男朋友郭超正在跟她說著什麼。

“大家都在啊!”李傑大招呼道。

“是你啊!李傑醫生,你怎麼來了!”郭超起身歡迎道。

李傑將花與水果放下。對郭超說道:“來看望下病人,順便來找 你,我就知道你肯定會在這里!”

李傑的話讓周靈靈很不好意思,雖然他們兩個人是情侶的關系已經非常明確了,但是女孩子總是害羞的。

“李傑,你承諾過,我們康達不會倒閉,這個藥也會繼續做下去!對吧?”郭超疑問道。

他的問題正是在場所有人所關心的,此刻眾人最擔心地就是李傑的這個承諾能否實兌現。

如果李傑反悔,那麼康達的倒閉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除了這個研究一半的成果,他們只有水電費跟房租的賬單。

“大家放心,今天我來第一是探望病人,其次就是來告訴你們放 心,研究會繼續!”

在場眾人明顯露興奮的神色,郭超更是激動的拉住了李傑的手說 道:“真是太感謝你了!”

李傑在此刻幾乎就是他們的救世主,如果康達倒閉,他們繼續人人失業。雖然工作不是那麼難找,但必經研究出這個藥物是他們的理想。

如果就這麼半途而廢,恐怕會留下終身的遺憾。而且這些人在一起工作的時間也不短了,彼此間友誼深厚,都舍不得離開。

“我們應該怎麼做?張帆還有公司的股份!”不知道誰疑問道。

這個問題猶如一盆冷水,幾乎一下子澆滅的大家希望之火。李傑卻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冷冷說道:“他不交也不行!現在他罪名很重,已經沒有心思管這些了!就算他不交。我們也有辦法,我們可以出去新創建一個公司!這個藥物沒有研究完成,也沒有專利,我們可以繼續研 究!”

李傑所以這麼有把握,是因為他手握了安德魯借給他的10 美金。這錢足夠支撐一個不大地小公司很長時間。

“沒錯,我們不用害怕,不過還讓張帆轉讓了股份的好!畢竟新建立公司也很麻煩!”郭超說道。

“沒錯,大家放心吧!我們馬上就會重新回到軌道上!”李傑大聲宣言道。

“趁著沒開工!我們今天晚上去慶祝一番如何?”不知道誰提議 道。

“說的對。我們去慶祝一番吧!慶祝我們可以重新開始!”

這些人雖然都比李傑大,但也都是30歲不到的年輕人,>玩的年齡。這個提議得到了幾乎所有人的贊同。

“今天晚上我做東,大家一塊去吃個飯,然後去唱歌!另外我還要向大家介紹一位朋友,也許以後她會是你們的同事!”李傑大聲說道。

李傑現在雖然還沒有兌現承諾,但是這些人已經潛意思里把李傑當成了新的首領。年輕人在一起總是很容易達成共識,很容易相處。

以前張帆做康達經理地時候很是死板。雖然對員工不錯,但是比起李傑來他可差的太遠了。

李傑的記憶力很好,這些人他只需要介紹一遍就將所有人的名字都記住了。他為人也很隨和,談吐文雅又不失幽默。很快就與這些人打成了一片!

“李傑,你說晚上要介紹的人是誰啊?不會把你女朋友介紹給我們吧!”郭超與李傑熟悉以後,很快就開起了玩笑,八卦道。

誰知道他這個玩笑歪打正著,李傑要介紹正是石清,這個李傑心目中的女朋友,但是兩個人的關系卻一直都沒有得到正式的確認。

“到了晚上你們就知道了!”李傑雖然臉皮不薄,但是也不好意說出來,于是只能故作什麼地掩飾。

李傑覺得石清為他付出了太多。特別是這次災區,她是為了自己才去的。其實去第一附屬醫院也多多少少是也是有李傑的原因。

今天的天氣不錯,雖然時處初夏,但傍晚地天氣並不炎熱。李傑將眾人先安排的吃飯的地點,然後獨自去

接石清。

一路上李傑心里是說不出的滋味,從災區回來時間並不是很長。但李傑卻仿佛過了十幾年一般。

直到此刻,他才深刻的體會 庸小說中那楊過可以等16年,真不知道他是怎麼等的!他李 16天都已經快要熬死了。

火車站早早就站滿了跟李傑一樣的人,今天的這列車是災區駛回來的專列,回來地都是第一時間趕往災區的救援隊伍。

災區救援工作已經進行到最後,加上後續救援隊伍進入,災區已經不需要如此多的救援人員了!

這些第一批進入災區的救援隊因為長期高強度勞作,很多人都病倒了。所以他們第一批進入,也第一批被換回來。

這些人的家屬跟李傑一樣,心中很是擔心,畢竟災區余震不斷,又差點發生水庫潰堤的事件。

李傑看了看手表,大約還有10幾分鍾火車就到站了。但就是這十幾分鍾大家卻都等不及了,人群漸漸地騷動起來,不停的向前擁擠。

火車一聲長鳴,駛進了火車站,巨大的慣性讓這個鋼鐵怪獸又滑行了很遠才停下。

興奮的人們已經開始搖動手中寫著親人名字的牌子,雖然還沒有人走出來。

李傑也難耐心中的激動,翹起腳,希望能夠早點看到日思夜想的石清。

漸漸人潮湧出,火車站里此刻親人相聚,是滿臉幸福的淚水,是久別重逢的喜悅。李傑很是羨慕這些重聚的家庭,于是更加期盼自己地小青石能快一步趕來了。

越來越多的從火車走出來,越來越多了人淚流滿面的擁抱,然後歡笑著離開。

李傑眼看著人越來越少,卻唯獨看不到他一直在等待的石清,他此刻已經有些慌了。心想,難道石清沒有回來?難道她在災區出現了什麼不測?

越想越是害怕,李傑記得前段時間看到過救災英雄犧牲的報道。他現在很害怕,害怕石清會有什麼意外。

李傑此刻也顧不得什麼謙讓,也顧不得什麼風度了。本來他是站在後面,翹著腳來觀察。

此刻人已經少了很多,李傑也擠到了前面,期盼地看著前方。

但是沒有。漸漸的人已經少的可憐了,可是李傑依然沒有等到石 清,李傑覺得心中無比的淒涼,不由得胡思亂想起來。

如果石清真的發生什麼不測,他不知道應該如何面對,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繼續的生活下去。

在李傑心灰意冷的時候,他突然又看到一對身影,其中的一個赫然是他再熟悉不過地石清。

“石清!我在這里!”李傑興奮的高聲叫喊著。李傑的瀕死的心又重新複活了。

石清看著高興的如孩子一般的李傑不禁覺得好笑,現在都沒什麼人了,就算李傑不高聲叫喊她也能看到。

她本來挺害怕沒有人來接她,這次去災區父母都不知道。這十幾天是一段痛苦的煎熬。親眼看著眾位同胞無奈的離開人世,她只能拼命地工作來麻醉自己。

特別在李傑回去了以後,她更覺得心中空空的,每天夜里睡覺前都是最難熬的時候,此刻她看到了李傑,心里終于踏實了。

“你去吧,我家人也來接我了!謝謝你,石清!”說話的是一位老醫生,他在災區受了傷。走路有些不便。

石清是因為幫他才下車這麼晚地,此刻他的家人也來了,石清也放下心將他交給家人照顧。她平靜的走出火車站,這里是她熟悉的BJ市,不是那個讓全國哭泣的C市。

李傑在她眼前興奮的跳躍著、呼喊著,剛剛她還覺得李傑很好笑。可是此刻卻不知道怎麼的突然感覺很難受,眼淚也不爭氣流了出來。

石清加快腳步快速跑出站台,跑到李傑身邊,她被李傑緊緊的保住了,那寬闊的肩膀讓他覺得很溫暖很安全。

可越是這樣,她越是哭泣,仿佛要將這壓抑許久地感情完全爆發出來。

“小青石,我再也不會讓你離開我了!”李傑撫摸著她的頭發,在她耳邊說道。

“嗯!我也是!”

“對了,我給你准備了一個禮物。你一定會喜歡!”

“我不需要什麼禮物,你不要丟下我就好!”

李傑雙手放在石清的肩膀上,看著她堅定的說道:“我怎麼會扔下你,這次是沒有辦法,你也應該明白!跟我來,我帶你去看禮物!”

石清瘦了很多,李傑也在地震災區呆過,那里什麼環境他很清楚,大概只有阿瑞斯那樣的家伙不會瘦。

康達藥業的眾人們早已經等候在飯店,無聊間他們紛紛猜測李傑會帶來一個什麼樣地人。

可當李傑將石清帶來的時候,他們大跌眼鏡,誰也沒有想到最開始的八卦預言竟然是正確的。

“這位是石清,我的女朋友!”李傑是這樣介紹的,得到的結果是眾人起哄,石清害羞的臉紅。

“大家不要鬧,石清是陸浩昌教授的得力助手,也是那次藥物研究的主力!我希望她能加入到我們地團隊,並且成為團隊的領導力量!”

李傑的話讓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陸浩昌的免疫制劑神話誰都聽說過。這已經成了一面旗幟,就像比爾蓋茨對于計算機人士的影響。

石清也愣住了,她沒有想到李傑會說這些,隨即她明白過來,這就是李傑送給自己的禮物吧!

她其實並不喜歡臨床的工作,制藥工程這個老本行才是她的興趣所在。這個她只不過跟李傑抱怨過一次,沒有想到竟然被李傑記在心里。

“大家先來吃飯!別愣著了,今天是高興的日子,大家都多喝點 啊!”李傑笑道。

康達重新複生,又得到了石清的加盟,的確是讓人高興。其實他們都忘記了李傑也是那次研究的主力。

應該是李傑在臨床方面的光環太耀眼了,讓人忽略了他曾經也在陸浩昌實驗室干過。同時也是因為他太年輕了,總是會讓人覺得學識不 足。

這些人都不善酒

幾杯下肚一個個都搖搖晃晃的。看地李傑直搖頭, 酒量不行,可是比他們還是要好不少。

酒喝多了話也多,他們都感恩戴德的感謝李傑幫助。李傑知道這都是他們真心的感謝,其實李傑有些慚愧,收購康達李傑是有些私心的。

康達的藥物研究很有價值,如果真研究成功,其價值將是不可估量的。李傑入主康達可謂一舉兩得。幫助了他們的同時也讓自己得到不小的利益。

當然這個研究也是有風險地,畢竟最難的一步誰也不能保證可以走過去。這也是為什麼那麼多制藥公司都沒有跟李傑搶奪的原因。

想得到不菲的利益,必須要承擔一定的風險,這個風險對別人來說或許就是必死的結局。

可是對于李傑來說,這個風險根本沒有那麼大,整個藥物的研究方法他都看過,解決後續的幾個難題只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

陸浩昌地研究室讓李傑走入了制藥這個行業,而康達的這個藥物則成為了李傑在這個行業的開端。

醫與藥本身就是一家。想要治療費用降下來就只有從本質入手,那就是從醫療費中最所占比重最大的藥費入手。

如果能在制藥行業有所作為,李傑不僅能幫助藥價下降,自己也能從中得到不少好處。當然那只是一些理想,現在只走了第一步而已!

————————傳說中地分割線——

江振南一直覺得自己是幸運的,他這一生得到了想要的一切名望、財富、地位。現在他什麼都不缺了,年近古稀的他到現在還能發表了一篇重要的論文,讓他頭上的光環更加奪目耀眼,也讓他成為公認的國內心胸外科第一人。

得到了這麼多,江振南依然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他覺得晚年最得以的應該是發現了李傑這個天才。

能夠找到一個如此優秀的接班人,江振南一直覺得是上天在眷顧 他。如果沒有李傑他地最後這個手術恐怕胎死腹中。沒有李傑。恐怕他的這個法樂四聯症的手術也會被袁州的黑嘴給毀了!

江振南教授在聽到袁州跟張帆被捕的消息很是高興了一陣,但隨後他又聽說李傑竟然離開了第一附屬醫院的工作。

第一附屬醫院是國內醫學生眼中地聖地,是每一個學醫人士的夢想的就業場所,但是李傑竟然主動的離開了。

這個被他看好的接班人似乎總是有著讓人琢磨不透的想法,提前畢業,雙學博士學位。拒絕出國,這次竟然再次又離開第一附屬醫院。

李傑曾經答應過江振南幫助他完成法樂四聯症的的手術,現在臨床實驗還差一些。在江振南眼中這些手術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李傑離開了第一附屬醫院將會去什麼地方。

這次他真地坐不住了,雖然年紀大了,但是他身體依然硬朗,也不顧眾人的阻攔直接去找李傑。

一路上江振南心里不住的痛罵第一附屬醫院個院長,這個小混蛋曾經也是他的學生,當年還是比較調皮的一個,不過對他還是比較尊敬。他相信只要李傑願意,他可以說服院長讓李傑回去。

其實他心中也隱隱約約的知道李傑離開的原因,在醫院里存在競爭是很正常的事情,他當年也遇到過。

醫院是一個很殘酷的環境,主刀醫生拼了命的想保住自己的位置,下面的醫生則拼了命向上爬。

但是位置只有一個,所以打個頭剖血流也是難免的,其實在所有的機關企業,甚至整個社會都是一樣的。

昨夜的李傑喝的不多,今日也是早早起床。拋下了第一附屬醫院的工作他卻完全的迷失了,此刻他竟然不知道應該去做些什麼。

待他看到了江振南教授竟然親自來找他的時候,李傑才知道自己還是有些沖動了,離開了醫院,江振南的法樂四聯症的手術就會變的很尷尬。

“江教授,真對不起!我辜負了你地期望。”李傑道歉道。

“你太沖動了!”江振南本來准備了一堆罵李傑的話,可是看到李傑那可憐巴巴的樣子,又都吞到了肚子里。

李傑扶著江振南找個還算乾淨的地方坐下。然後又給他倒了一杯 水,李傑住的這個地方很小,他也不是什麼對生活那麼講究的人,也沒有准備茶葉,只能倒杯白水。

“你如果回心轉意,就告訴我,不用不好意思,年輕人沖動也是正常的!”

“我會去第一附屬醫院。完成剩下的手術,幫助您做完法樂四聯症地手術!但我不想長期帶著這里。外面有更廣闊的天空,也許我會四處走走!”

江振南眼神明顯為之一暗,顯得很是失望,停了好一會才說道: “我也不勉強你,剩下的手術我會盡快的安排。你要記住,無論什麼時候,你都可以回來!”

李傑此刻是真切的感受到了江振南教授的真心誠意。能夠碰到這樣的好人是李傑的幸運。

可是李傑卻要辜負他地期望,其實江振南也知道,李傑回歸的肯能行很小,但有一絲的希望也不能夠放棄。

“交流周也要結束了。我做一場公開的可以觀摩地法樂四聯症的手術,畢竟上一場手術並不是公開的!”李傑提議道。

“也好,跟我一起去附屬醫院吧!病人也應該准備好了!”

江振南教授可謂桃李滿天下,整個附屬醫院近半的醫生都是他的學生,所有人見了他都要尊敬的叫聲老師。

而這位慈祥的老人則總是微笑著,這些都是他的弟子,在他眼中這些學生與自己的孩子都是一樣地,而李傑則應該算是他比較溺愛的那一個。

院長雖然跟李傑鬧翻了,但是他心里明白。江振南教授的臨床實驗是不能停止的,這個老人是他尊敬的師長。另外他也是國內醫療界的一面旗幟,他說話無論是誰都要給幾分面子。

院長熱情地招呼著江振南跟李傑坐下,又是倒茶又是噓寒問暖的,讓李傑很不自在,前天李傑才剛剛跟他爭吵過。其實院長也不好過。為了張帆

傑爭吵,此刻他的老朋友張帆卻已經進了所里。

他雖然做錯了,但是他是不可能對李傑道歉了,畢竟他是院長,即使江振南教授要求他也不會道歉。

“江教授下一例手術已經安排好了,只要李傑有空隨時都可以 做!”院長恭敬的說道。

江振南半身依靠木椅,雙手扶著拐棍,眯著眼睛說道:“就在明天吧!要那個觀摩手術室,另外以我的名義邀請所有的各大醫院的醫 生。”

手術中只要李傑進入狀態,無論周圍有多少人看。他都不在乎。所以他對于江振南的話是一點都不在乎

院長卻明白江振南的意思,他無非是想誇耀一下李傑的技術,並且告訴自己放走這條大魚是多麼地可惜。

他此刻也有點後悔,一個醫院的好壞,一部分看這個醫院的儀器是否先進,另一最重要的部分就是看這個醫院人才。可他是一個好面子的人,即使再優秀的人才他也不會挽留。

他此刻就是裝傻,裝作聽不懂江振南的話,只是唯唯諾諾的答應 著,並不說什麼。

江振南是一個純粹的學者,他可能不明白院長的想法。李傑確實知道,如果換作自己,恐怕也會跟院長一個做法。

身為院長,如果三番五次的管不了一個手下的醫生,那以後這個醫院恐怕就亂套了,所以李傑也不怨恨這個院長,這里恐怕還是自己的錯多一些,如果自己圓滑一點恐怕不會這麼多事了。

“去看看病人吧!現在有四個符合條件的病人,並且他們本人及家屬都已經同意采用最新的療法!”院長說道。

這個社會窮人總是要承擔著更多東西,而富人則是在享受著更多。

比如眼前的手術,臨床實驗是很危險的,即使醫生覺得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完成這個手術。

但畢竟是新方法,誰也不能保證不出意外,手術中的任何一個意外都有可能是致命的,所以很少有人願意接受這樣的手術。

唯獨窮人,因為他們承受不起高昂地手術費。如果不作手術必死無疑,做了手術尚有一線生機。

第一附屬醫院一共有四個病人。他們無一例外都是窮人,因為這個手術費用可以減免很多,還有一點因為主刀醫生是李傑。

這個是被百姓神話了的李傑,這是一個手術從來不會失敗的醫生,一個20歲就可以拿到雙博士學位頭銜的醫生。

雖然有危險,但是他們相信,有李傑在,這個危險很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計!

“這四個病人你來選擇一個吧!我建議選這個16歲的男 比較嚴重,應該盡快手術。而且他心髒情況比較明朗,並不是那麼複 雜!”

李傑沒有搭話,對這白熾燈仔細的觀察著各種影像學檢驗圖像。X線檢查;血管影紋稀少,肺動脈總干較小者,心髒左緣平坦或凹陷,第心室較大。心髒左緣肺動脈段突出。由于右心室肥厚致心尖向上翹 起,心電圖檢查;心室肥大和勞損,電軸右偏,右側心前區導聯R波顯著增高。T波倒置,第I和第 導聯顯示右心房肥大的高尖的P波 . i導聯不顯示Q波,R波電壓低,血液檢查;血紅蛋白和 紅細胞壓積 升高,紅細胞計數達1000萬,血紅蛋 =.紫 病。逆行主動脈造影檢查:……

“就這個病人!”李傑放下手中地各種影像學資料。淡淡的說道。

院長一看,李傑選擇的是一 4的孩子,這個孩子年紀小,心髒也小,而且病況複雜,並不適合手術。于是勸慰道:“這個病人或許應該等幾天,他是昨天才轉來的醫院,病情也不重,似乎不用著急手術!”

“他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了,你仔細看這里右心房肥大的高尖的P波……”李傑說著指給院長解釋道。

院長他本身也是一名醫生,因為他院長地身份,所以大家很多似乎都忽略他的高超醫術。

李傑對著片子講了半天,可是院長卻楞是沒有看出來,片子有什麼不同。在他看來很正常的東西,李傑確實指出其中很多的異常。

“會不會冒險?”院長雖然沒有弄明白李傑地解釋。但為了面子問題也不好再問。于是裝作明白了的樣子說道。

“不會,放心吧!這個病人如果不手術隨時都有暴斃的危險!”李傑堅定的說道,他從影像學的檢查圖片上看出來一些端倪,病人情況的確十分危機,病人也是運氣不錯,碰到了李傑這個擁有變態眼睛的人。

李傑的眼睛可以很精確的測量距離,甚至如尺子一般!正是因為他地眼里,才可以細致入微觀察病況。院長雖然臨床經驗豐富,但卻達不到這個效果,所以他看不出來很是正常。

“手術定在明天,今天晚上我來測試針灸麻醉!”

“針灸麻醉?”江振南跟院長異口同聲道。

“沒錯,今天做下測試,如果可以,明天就針灸麻醉!”李傑堅定的說道,他是有目的這麼做的,這次安德魯那個家伙給了他們一個很好的機會!

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這里!如果中華醫科研修院不拿出點東 西,恐怕這次交流會沒有人會認同中華醫科研修院,那麼所有地努力都白費了。

雖然平時的手術李傑也都盡心盡力的做好,但是他從來都沒有過真正的發揮百分百的實力。

他還有很多東西沒有用出來,因為那些東西都是後世研究的成果,而且很多都是根據未來發明的儀器在一起使用的。

這段時間的臨床工作中,李傑一直在想如何能脫離未來先進工具使用這些技巧,現在到了驗證的時候了。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這一切從最手術地第一步的針灸麻醉開始,李傑將會向這些眼高于頂的老外展示領先于這個時代的外科技術!

上篇:第三卷 第十一章 一網打盡     下篇:第三卷 第十三章東方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