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十三章東方神秘  
   
第三卷 第十三章東方神秘

灸麻醉是一個神奇的醫術,中醫學的神秘在此顯露無 個世界是一個不公平的世界,無論對于人,組織還是國家。

中國作為世界大國卻沒有大國應有的待遇,在醫學方面就是這樣的一個縮影。生命之星的人表面上對李傑客氣,其實他們都是看在安德魯的面子上。

作為美籍華人安德魯一直將自己當作華夏子孫,龍的傳人。可是其他人則更多把他看成是美國人,把他的成功算在美國的賬上,他們看不起中國醫術,特別是中醫,他們認為中醫不過是玄學,巫術。

李傑深深的明白這一點,所以他邀請了生命之星來做學術交流,一次交流或者不能讓人真正的看到改變,但只要慢慢的做出成績,事實擺在眼前,也由不得他們不承認。

這第一步就由李傑先行,在最後的這個手術他選擇了那 4的孩 子,一般孩子的手術都比較難做。

小孩子很多地方發育不完全,身體的抵抗力也不如成人,最主要的是他的胸腔與心髒太小,可操作的空間小,手術起來很困難。

讓那群高傲的外國人低頭的最好方法就是將事實擺在他們面前,李傑要在這個孩子身上完成超高難度的複雜手術。

但在這複雜的手術之前,他要先玩一點什麼的東西,先給這些老外一個驚雷,那就是針灸麻醉。這個在國內5 60代興起的技術,隨即 又沒落消失于無形的技術。

當然李傑不過是一個西醫,他會針灸麻醉還是因為他的興趣,作為李文育地時候。他有過一個導師對這個針灸麻醉做了系統的研究。

李傑不過是跟著這位導師的學了兩個月而已,雖然比導師還差了一截子,但手術中做針灸麻醉卻已經足夠了。

計策既定,李傑就要實行他的計劃了,每個人的身體構造都不同,對于針灸的感應也不同。

這就如同不同的人服用青黴素,有的可能過敏,但有地人可能沒 事。這就是個體的差異。

法樂四聯症的病人體格生長發育較慢,面、唇、舌、眼瞼結合膜等處明顯紫 。李傑眼前的這個四歲的病人明顯體格矮小,面色紫青看起來有些怪異,甚至讓人感覺有點恐怖。

于若然作為李傑的助手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邊,眼前的這個小病人讓她心痛,這個讓人憐愛地孩子,小小年紀卻要承受著如此病痛的折 磨。

“把門關緊了,我不想有人打擾我!”李傑說完。從懷中變戲法般的掏出一包銀針。

針灸麻醉之前必須事先來做個實驗,找准病人的穴位,這也是個體差異地原因。病人實現已經按照李傑的吩咐打了安定,此刻已經熟睡。

李傑一邊在他身體上尋找穴道。一邊測試著效果。

于若然覺得李傑所作所為猶如天方夜譚,雖然她也聽說過針灸麻 醉,但是從來也沒有見到過。

中醫學作為我國的傳統醫學,在近代開始漸漸的沒落了,像于若然這樣的醫科大學的學生根本不懂中醫。

雖然他們也開了中醫課,但是沒有人重視這門課程,在于若然的思想里,她根本不相信中醫的理論。

然而現在她親眼看到了李傑僅僅用幾根銀針插在病人的兩個手臂 上,病人所有地反射卻全部都消失了。

病人失去的直覺。針灸麻醉成功了!于若然覺得眼前的一切實在都是太不可思議了,小小的幾根銀針,只是紮在胳膊上,竟然能讓人全身都失去直覺。

對此感覺到意外的不僅僅是于若然,所有的人都覺得李傑地這幾個小小的銀針充滿著神秘感。

第二天的手術是在下午進行,病人在早上又做了一邊全身的檢查 後。被推入了手術室。

手術室的觀摩台設計的很寬敞,這次觀摩手術的人雖然很多,但卻不覺的擁擠,每個人都有足夠的視野來觀察手術。

“麻醉師在想什麼?怎麼還不動彈”阿瑞斯疑問道。

安德魯向手術室仔細一看,果然麻醉師呆立著,一動也不動,最奇怪的是他竟然赤手空拳,而且一身醫生地打扮,麻醉師的工具一個也不見!

正在疑問中,他發現主刀醫生李傑進來了。他竟然拎著麻醉師的工具。在場的人都注意到了這點,這些人都是沖著李傑來的,此刻看到這個主刀醫生竟然變身麻醉師,不由得議論紛紛。

“這個家伙怎麼變麻醉師了?”其中的一個醫生問道。

“鬼知道他想什麼,不過肯定有好戲看!這個家伙的手術總是能搞出一些新的花樣!”另一個不知名的醫生回答道,一聽就知道這個家伙肯定是看過李傑的手術。

李傑帶著麻醉藥品是為了防止針灸麻醉失敗,畢竟病人的生命要 緊,緊急時刻還是要用藥物麻醉的。

“小弟弟,不要怕,一會等我給你紮急診你就不痛了,然後你會睡著,等你醒了的時候就可以跟其他的小朋友玩了!”李傑輕輕的撫摸著病人的頭說道。

“放心吧!壯壯很勇敢,壯壯不害怕!”

李傑再一次撫摸這個叫做壯壯的孩子的頭,然後在眾人的驚訝聲中取出來那包銀針。他深吸了一口氣,右手持針,輕輕的旋轉著,向手臂的穴道刺入。

刺入的位置以及深度都是經過精密計算,然後又經過昨天夜里的測試確定的,李傑這看似不經意的刺入,所包含的知識確是很多。

“他在干什麼?給病人放松麼?”一位生命之星的成員用

道。



保羅是見多識廣的人,他立刻猜測出了李傑的意圖,淡淡的說道:“針灸麻醉!”

“針灸麻醉?”那位生命之星地成員驚訝道,他是研究基礎醫學 的。並不是外科醫生,所以沒有聽說過很正常。此刻他深深的被這個東方古老而神奇的記憶吸引。

“安德魯,李傑跟你說過這個麼?”保羅疑問道。

安德魯此刻已經迷醉在李傑的針灸麻醉中,如果不是阿瑞斯碰了他一下,他還是聽不到保羅的聲音。

“啊?針灸麻醉啊!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難道人體真的存在經絡 麼?”安德魯興奮道。

保羅搖了搖頭,他覺得李傑是在胡來,作為世界首席心胸外科外科醫生。他對針灸麻醉做過深入的調查。

這個古老而又神秘地方法,曾經引起過他巨大的興趣,可是最後的結論讓他失望,他覺得針灸麻醉並不是真正的麻醉。

它無法代替麻醉藥,特別是在大手術中,對于麻醉要求越高,針灸麻醉的不足也就越多。

眼前這個法樂四聯症的手術,顯然是一台大手術。對于各方面的要求都很高,一個小小的針灸麻醉絕對難以應付。

李傑將最後一根銀針紮如患者地手臂以後,他明顯變得不安起來,驚慌的說道:“我身體失去直覺了。哥哥救命!”

麻醉成功了!李傑心想,然後他又安慰患者說道:“你放心,沒事的!”

在李傑安慰著病人的時候,麻醉師趁機給他注射了安定,以讓他進入睡眠狀態。在病人睡著了以後,李傑走出手術室,他需要做無菌處 理,而病人需要布巾。

無影燈亮起,一身綠衣地李傑雙手懸于胸前。自信的走入手術室。

“好戲即將上演,看看那幾個小針能不能真正的麻醉!”阿瑞斯興奮的搓著手說道。

安德魯白了他一眼,沒好氣說道:“你又懂什麼!多虧了你還是神經專家,等他成功了你也去研究研究經絡吧!”

“經絡是什麼東西?”阿瑞斯疑問道。

安德魯懶得理他,這要是解釋起來,恐怕沒有十天半個月說不明 白。于是繼續觀看手術。

保羅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李傑手術的手術刀,在他曾經的研究中,針灸麻醉鎮痛不完全,在切開皮膚前15分鍾還必須靜脈注射50克強鎮痛 劑杜冷丁,使患者對痛覺反應遲鈍。

但是李傑顯然沒有按照這個方法來做,手術在李傑的手上猶如靈蛇游走,在患者幼小地胸前劃出一條寸許上的切口。

保羅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這個病人竟然沒有絲毫的反應,難道李傑的針灸麻醉又有新的進展?也許這只是個偶然而已?

更可能是因為李傑地手部動作太快,皮膚切開的過于迅速!

助手于若然快速的將滲出的血液差掉。然後器械護士准備好了開胸器。切開胸骨應該是病人感覺最疼痛的一步。

如果打開胸骨病人依然感覺不搞疼痛,那麼針灸麻醉起碼成功

開胸電鋸是李傑最不喜歡的東西,他覺得這個野蠻的東西破壞了手術的優雅,但是人的骨頭過于堅硬,卻也是不得不用。

那鋸到骨頭的一瞬間,很多都不自覺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似乎感覺到了疼痛一般。在開胸電鋸撤去,大家驚訝的發現,這個病人依然安慰的睡著。

“哈哈!看到了吧!最疼痛的一步都過去了,可是病人還沒事。”安德魯囂張的笑道,仿佛是他的手術成功了一般。

阿瑞斯沒有回答安德魯,他是神經學專家,他早就聽說過針灸這種東西,但是他一直覺得這不過是毫無科學根據的巫術而已。

但是眼前的事實讓他不得不相信,這並不是巫術,事實擺在眼前,一定有某些科學依據,只不過是沒有被發現罷了。

看到李傑成功了鋸開了胸骨,眾人終于松了一口氣,同時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在場的有很多是BJ各大醫院的醫生。

他們對中醫多多少少都是有一些了解的,對于針灸麻醉這個幾乎已經覺絕跡的技術也是聽說過。

可是如李傑這般只在胳膊上紮幾針的技術,卻是聞所未聞,這樣神奇的醫術簡直可以寫進故事里。

李傑打開胸骨以後,按部就班的來做著接下來的步驟。他的動作嫻熟而靈巧,器械護士與助手的配合也不差。

護士總是能准時遞出正確的器械,各種器械經過李傑的雙手,便發生蛻變一般,准確的定位,精細的動作,讓人無法想象這是出自一個如此年輕醫生的雙手。

在場觀摩的不乏頂尖的外科醫生,生命之星的世界級外科醫生如保羅,還有龍田正太的叔叔,龍田暮次郎都是頂尖的外科醫生。

他們此刻內心劇震,在龍田暮次郎眼里,他的侄子龍田正太已經是一個超天才的人物,而眼前的李傑似乎年紀更小,但是技術卻又高出不止一籌。

保羅則更是震驚,那是因為安德魯的話,這個死胖子仿佛實在享受美食一般的陶醉,一邊看著,一邊說道:“李傑這次似乎准備露一手給我們,接下來肯定會有更精彩的表演!”

他猜測的很對,手術才剛剛開始,針灸麻醉不過是一個開端,李傑要讓這些人認識到了東方的神秘後,在來看看中國醫術的真正水平!

上篇:第三卷 第十二章 百分百實力     下篇:第三卷 第十四章 看不懂,摸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