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十六章 忙里偷閑收康達,嗎啡止痛上手術  
   
第三卷 第十六章 忙里偷閑收康達,嗎啡止痛上手術

術怎麼說都算是完成了,很成功的一個手術。保羅 的技術,其實那些都是李傑准備施展的。

事後李傑看了這台手術的錄像。他沒有想到保羅接他這個手術後,竟然是按照他原本的計劃來做的。保羅能在沒有准備的情況下,卻做出比他還要精彩的手術,這是讓李傑真正的佩服的地方。

看到比自己厲害的人,李傑並不氣餒,這個世界厲害的人多了,根本數不過來。不過李傑發誓,下次見到保羅,一定要拿出比他更厲害的東西來。

當石清發現李傑在看手術錄像的時候,立刻氣沖沖的跑去關掉電 視,然後對李傑吼叫道:“不是讓你安心養病麼?怎麼還在看這個?”

電視的畫面剛剛播放到保羅做完動脈的補片,雖然離手術結束還有差不多半個小時的時間,但此刻對于李傑來說,整個手術其實已經宣告結束了!

石清現在關電視正是時候,李傑跟一個做錯了事的頑皮孩子一般,對石清笑笑然後說道:“小青石,你這麼關心我,我都不知道應該怎麼報答你了!”

“哎,你能恢複的完好如初就行了!”石清歎氣道

“放心吧!我這也不是什麼大病,不過是上肢的一個栓塞而已,最難不過做血管搭橋。現在世界上最頂級的醫生都在這兒了,我還怕什 麼!”李傑不在乎的說著。

“哼,你知道你這病哪來的不?就是你這麼不在乎得來的!”石清沒好氣說道。

李傑只是笑笑,並不說話,個病看似嚴重。其實並沒什麼大礙。需要地就是藥物治療,李傑已經在醫生囑咐下吃過藥了。

現在他是被石清的強烈要求,才在醫院里待一段時間,做進一步的觀察。因為石清害怕這個病症可能出現更多的血管阻塞。

李傑跟石清兩個人正在閑聊斗嘴的時候,安德魯帶著他那一身肥肉晃晃悠悠的來了,他香腸一般的手指掛著很多袋子,里面裝著很多吃 食,算是探望李傑的禮物。

“病地很嚴重麼?怎麼還住院了。難道多發性的?全身都有栓 塞!”安德魯驚道。

“我全身都栓塞,現在腦袋里都是了!安德魯大哥你如果不救我,那我死定了。”李傑裝出一副痛苦的表情說道,石清看著李傑搞怪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來。

安德魯這才發現自己被騙了,但他也不生氣,一屁股坐在病床上,將李傑擠到一邊去。然後將帶給李傑的水果等食品扔到桌子上。

BJ的7月天就是一個火爐的天氣,炎熱的空氣讓人無法呼吸。在這樣地天氣里最難受的就是胖子了。他們脂肪多,散熱能力比較差。

安德魯這樣的巨型胖子更難受,他雖然穿的很涼快,無奈炎熱地天氣加上滿身的脂肪。現在他是滿頭大汗。蒲扇般的大手不斷的扇著,可是那麼一點點微弱的風,不過是在心理上讓他涼快一點。

“這個給你!”

安德魯說著遞給李傑一張小紙片,李傑接過來一看,正是一張十萬美元的支票。上次李傑跟他借的錢,本來還不知道怎麼開口,沒想到他竟然送過來了。

李傑想說出一些感激的話,可是卻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任何話語到了此刻都是蒼白無力。

石清此刻注意到了李傑手中支票。冰雪聰明的她立刻就明白這筆錢地用處,于是也沒有開口問。

可安德魯接下來的動作,她卻看不明白了,這個碩大的胖子要干什麼。

安德魯站起來,左手扶著李傑的頭,右手在他的頭上到處按了一 副。痛的李傑哇哇直叫。接著又依次拉著李傑地四肢,掏出一根針,在手指與腳趾上又是一陣插。

李傑知道這個家伙在給自己診斷,可是安德魯的診斷總是這麼變 態,上次氣性壞 病的診斷他就是只用力一戳,病人痛的亂叫。

現在對他李傑又是一陣亂搞,弄的李傑哭笑不得。這個胖子的診斷似乎總是伴隨著巨大的痛苦。

“安德魯,別弄了,病情已經確定了,我只是上肢局部的感染引起栓塞。不會出現全身的問題!”

“所謂諱疾忌醫就是你這樣的了,我是天才醫生你懂麼?你怎麼能確定你地手臂就一定是感染?”安德魯輕蔑道。

安德魯的話沒嚇唬住李傑卻嚇唬住了石清,她緊張的問道:“難道還有別的情況麼?”

“別聽他胡說,對于自己的病情我還是很了解的,我已經對手臂做了細致的檢查,造成疾病的原因就是感染!”李傑說道

“這就是你的局限性了,如果你是傳染病專家,你就會不知覺的將病情向著傳染病的方向想,如果你是心血管病專家,你就會想到這是心血管引起的!”安德魯一邊嚴肅的說著一邊抓起李傑的患病的胳膊,繼續著他的檢查。

“可惜我是外科醫生,診斷我並不擅長。不過這個我確實能確定,我要出去跑一趟,你要不要跟我去?”李傑從安德魯的手里抽回胳膊說道。

“我不去了,把你的血液樣本給我一份,我要好好的研究一下!”

“我又不是小白鼠,你研究我干什麼?我這個病你不用管了。”李傑沒好氣道,安德魯這個家伙對于力量的控制實在不好,就這麼一會差點把李傑折騰死。

“不行,跟我去抽血!”石清微怒道,她知道安德魯是有名的醫 生,因此對他的話是深信不疑,拉著李傑就是抽血液。

安德魯其實並不是多心,李傑的這個病症見的並不多。感染引起就更少了!一般這個病需要反複的黴菌感染史。

可是李傑卻僅僅是第一次,概率太小的事件通常都是非正常地事 件,不是每個人都有那麼好的運氣碰上這種千年不遇的事。

采集完血液標本後,安德魯仿佛得到了什麼寶貝一般。扭著肥碩的身軀風一般的跑回去研究了。

李傑用棉簽按著還在出血的針孔,對石清說道:“好了,我現在也沒事,你跟我走一趟。趁著我現在有空,去把我送你的禮物給接受 了!”李傑知道石清想拒絕,于是繼續說道:“這不是什麼大病,不用太擔心了。”

康達的研究一直在運作著,雖然領頭人張帆出了研究丑聞。但是李傑地承諾卻讓他們看到了新的希望。

現在的研究領導者為郭超,在張帆入獄以後,他就自然而然的成為了這群人的領袖。李傑對于他們在這個時候還能堅持很是佩服。

如果換作李傑,恐怕會趁著這個時候去找新工作,或者干脆休息,畢竟誰也不能保證以後怎麼樣。

郭超將這個藥品的研究計劃重新制定了一番,然後將研究室的人給重新分組,優化組合了一番。以做到各司其職,每個人都在最擅長的領域發揮最大地作



實驗室的老舊電風扇有氣無力的轉著,微弱的風無法趕走炎炎夏日地灼熱。實驗室里的雖然燥熱,但是這里卻是每個人都干勁十足。

因為他們在上午剛剛攻破了一個難關。雖然只是一個階段性的勝 利,卻大大的鼓舞了士氣。

高漲的士氣激發了巨大的工作熱情,炎熱的夏天,枯燥的工作在他們眼前都不是困難。郭超覺得如果大家能永遠保持這麼高的工作熱情,那麼任何困難都是可以解決地。

他內心里還是有些擔心,這份擔憂來源于李傑,康達的資產評估已經出來了,實驗室雖然不大,但是也價值幾十萬。在加上各種費用,那就是一筆天文數字。

李傑一個年輕的小醫生恐怕沒有這麼多錢,他昨天已經將具體的賬目報告給了李傑,李傑也做出了承諾今天會過來。

現在是下午2左右,卻依然不見李傑的蹤影,雖然他知道李傑不會誓言。但心中卻總是莫名的擔心。

此刻李傑正搭著出租車趕過來,隨行地還有石清,康達是李傑入股買下的,他畢竟是一個醫生,不可能長時間的管理這個藥物研究室。

石清現在畢業了,時間充足,讓她來領導這個藥物的研究最合適不過,而且藥物研究也一直是她的夢想。

當李傑看到郭超的時候,他覺得這個家伙有點過于激動,竟然有些激動的有些顫抖。他拉著自己的手,仿佛深受地主壓迫多年的農民盼到了解放軍一般。

“張帆哪里如何?股份轉讓了?”李傑抽出被他拉得的手說道。

“辦好了,他無條件送給了我們,其實我們什麼都沒有了,這些研究室廠房等都要到期限了!可以說我們一切都是重新開始!”

“這就好!事情我都辦好了,今天就是來跟大家見個面,以後地事直接問石清吧!不對,我們應該叫她石經理!”李傑說完又小聲對石清說道,“小青石,變成石經理了感覺怎麼樣?大恩不言謝,你個小女子無以報答,就為奴未為婢吧!”

石清的回答就是用力的一扭,在李傑的胳膊上留下一條淤青。然後轉而很大方與郭超握手說道:“以後還請關照!”

“應該是您關照我們,希望康達能在您的帶領下走出困境!”

“帶我去去看看康達具體情況吧!”石清肅然道。

李傑無奈的揉了揉可能被掐青的胳膊,他覺得石清現在就是一副女強人的模樣,跟當年做他老師的情況差不多,平時她跟自己卻又總是一幅小女人的摸樣。

郭超帶著兩個人走進研究室,一路上介紹著康達的情況,石清是第一次來這里,作為這里以後的主人,她將每一處都了解的很細致。

當李傑帶著事情來到康達的研究室的時候,整個研究室沸騰了,因為李傑宣布他的資金立刻到位,更加振奮的是石清的加入。

中國人基本都崇拜英雄,相信神話,陸浩昌的成功神話就在眼前。因此石清這個陸浩昌研究室地得力助手。則成了他們心目中最重要的保障。

沒有了後顧之憂的他們工作更加賣力,實驗進度也會更加快速。

人生中總會經曆幾次大起大落,勇敢的人會僅僅的抓住自己的命 運,而弱者注定會在這大起大落中迷失。

永遠不要放棄,也許只要在堅持一下,你就能立刻成功。

石清的表現讓李傑驚訝,這個總是弱弱的小女人,現在表現地很稱職。那慷慨激揚富有煽動性極強的講話,讓這些人充滿了干勁。

她在陸浩昌實驗室的時候工作起來就很是狂熱,一直到李傑去了以後,研究上的各種難題迎刃而解,再加上李傑總是有意無意的拉著她一起玩,這才改變了她的工作狂形象。

現在她再次進入研究室,戴上厚厚的眼睛,變回了曾經的工作狂眼鏡娘。李傑只能在一旁暗自感歎。自己努力改變石清地成果一瞬間就沒了。

石清今天是第一次來到研究室,但卻立刻投入到了工作中。李傑則跟郭超在原張帆的辦公室中悠閑的討論著關于康達的各種問題。

“算起來錢還真不少,這麼小個地方竟然需要這麼多錢!”李傑一邊看著郭超給他地報表一邊嘟囓著。

“是啊,如果不是這麼燒錢。張帆也不會鋌而走險,前天我去見他的時候,他很憔悴。其實也是沒有辦法了,公司實在堅持不住了!”郭超歎氣道。

“他這麼做看似正確,可他有沒有想過假藥會害多少人?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李傑一邊說著一邊翻閱著手中的資料。

大約十幾分鍾的時間,資料終于看完了。李傑一直以為這麼點的小公司,那麼幾個員工投入不會很大。

十萬美元足以支持到研究結束,就算安德魯不借他這筆錢,他也不怕。只要回家將藥店做抵押去貸款。弄個50也應該夠支撐這個小公 司。

現在李傑終于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手里這筆錢根本不夠用,就算回家將藥店抵押貸款恐怕也不夠。

在陸浩昌的實驗室李傑只學會了研究,可沒有學會管理賬目,如果馮有為在這里,他肯定一眼就能看出來這里面的經濟問題。

藥物研究的進度只有百分之七十五左右。就算他李傑再天才也不可能一步到位,將藥物直接研發出來。

“都是錢惹得禍啊!”李傑歎氣道,他怎麼算,錢都不夠用,本來想用康達來賺一筆錢,沒有想到竟然把手里地十萬美金也都套了進去。

“怎麼了?您注入了十萬美金,已經夠用了!”郭超疑問道。

“實驗室的進度緩慢,恐怕我們的資金堅持不到那一天啊!”李傑歎氣道。

“不用怕,我們已經商量過了,大家不要工資。等藥物研發出來那天,有錢了再發工資也行!”

年輕人為了夢想什麼都肯放棄,這些為康達工作的人都不是本地 人,在這里也是租的房子,他們全靠著這點微薄的工資生活。

更有一些人需要弄這個工資供家中弟弟上學,為父母養老。

現在他們卻不顧一切地追逐著自己的夢想,可是他們太小看了這個藥物研發的難度,按照李傑的估計這個藥物還需要半年以上的時間,更需要大規模的臨床實驗。

每一步都是燒錢的,每一天都是要錢的,他那小小的幾十萬元是不夠的,必須另謀出路。

“看來只能換個藥物了!“李傑歎氣道。

郭超聽後顯地很激動,站起來說道:“難道你要停止這個藥物的研究?這怎麼行?我們為他付出了這麼多,這麼能停呢?”

“先坐下,你想錯了,我是想從新開辟一個藥物,用最快的速度將它研究出來,然後投放市場!”

“一個新藥

來太困難了,更何況我們到現在也沒有任何項目,連 都沒有。怎麼可能在短期內成功!如果我們分散研究力量來研究另一個藥物,眼前的這個藥物更無法成功了!”郭超有些想不明白李傑這麼嚴謹的人,為什麼突然異想天開的說這些。

其實他的擔心有道理,如果一個一新藥那麼容易開發,張帆也用不著做假藥來騙人了。

“郭超。你最了解咱們研究人員地實力!我需要幾個人組成新的研究小組,至于新藥你不用害怕!我這里就有!三、五個人不會對這個藥物產生很大的影響!”李傑神秘的說道。

郭超本以為李傑是在開玩笑,但是看到他的表情卻又不像,心里搞不清他到底在想什麼。雖然懷疑,可李傑畢竟算是他的老板,只能按照他說的去做。

李傑當然不能告訴他自己是另一個世界的人,不能告訴他在他地腦海里有很多領先于這個時代的技術。

制藥這塊一直是李傑計劃中的重要部分,他來到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別的優勢。所憑借的還是他的老本行醫術。手術台上的技術不用說了,已經讓他得到不少好處。

另外一塊就是制藥方面,雖然他是一個醫生,但畢竟經過嚴格訓 練,對于制藥方面就算在差也比20年的水平要高很多。

在作為李傑地這一世,他又跟隨陸浩昌學習了很多,現在他的水平不差,在加上後世的一些知識。一點先進的實驗技法,足矣讓他成功。

李傑先在只覺得可惜,如果當年要知道能回到這個世界,他就把核磁共振地制造方法也學來。那才是一個改變世界醫療格局的發明。

康達的員工此刻陷入狂熱的工作中,即使到了下班時間也沒有人 走,都是自願的加班到夜幕降臨,如果不是李傑催促他們恐怕還不會 走。

這股子熱情如果用在體力勞動方面,可能進展會很明顯。但這是搞研究,並不是依靠時間就能出成果的。

在回去的路上李傑跟石清說除了自己的想法,也就是開發一種新品種藥物的方法,誰知道剛剛說出口,就遭到了石清地強烈反對。

“絕對不行。這個藥物大家花費了這麼多經曆,怎麼能放棄?”

“你可別生氣,聽我說完行麼?我怎麼是那種過河拆橋的人,這個藥物要也會繼續研究的!”李傑有些無奈,不過剛剛是一個提議而已,自己又沒有說出這個要不不研究了。

“那也不行。你看到他們的熱情了麼?既然你將康達交給我管理,我就要負責到底,你要聽我!”石清一臉微怒的說道,她以為李傑想過河拆橋,買了康達卻不想研究這個藥物。

李傑是一邊走一邊解釋,這一路是把口水都說干了,石清終于相信了幾分,眨著美麗的大眼睛說道:“那你准備弄什麼藥物呢?”

此刻兩個人已經走到了第一附屬醫院,李傑是過來去取藥品地,他一邊走一邊對石清說道:“哈哈。就不告訴你!”

兩人正在嬉笑間,突然一個聲音驚訝道:“啊!李傑你竟然在這 兒?我找了你半天了!這下子可有救了。”

李傑轉身一看,這不是第一附屬醫院的外科醫生麼?他會找自己什麼事?可還沒等問,這個醫生又繼續說道:“快來,快來,有人重傷,心髒穿刺傷只有你能救他了!”

李傑一聽,二話不說就跟著他一塊跑過去,無論現在自己是什麼身份,看到病人總是要救的,他邊跑邊問道:“王永主任呢?”

“病人心髒數個穿孔,合並肝髒破裂!王永正在做另一台手術,空不出來手,現在只有你能救!”

石清聽到手術已經著急了,一把拉住正在准備跑去救人的李傑說 道:“你的手還沒有好,醫生已經囑咐你不能長時間工作,特別是手 術!”

那位醫生是從外地剛剛回來,並不知道李傑的傷勢,此刻一聽也明白過來幾分,于是說道:“李傑,不要勉強,我去替換王永主任的手 術,讓王永主任去治療這個重傷的!”

“不,我去!”李傑一臉堅毅的說道。

“可是你的胳膊怎麼辦?”石清著急道,她也明白救人地重要性,但是讓李傑帶著傷去救人,心中總是不那麼願意。

李傑溫柔的摸了摸石清的長發安慰道:“時間不等人,心髒破裂穿刺,如果不快速的搶救可能會死掉。等不及王永主任重新消毒來救人 了!”

李傑說完轉身又對那個醫生說道:“麻煩准備三分標准單位的嗎 啡,防止我胳膊出現意外!”

比起生命的來說,一切都是渺小的。心髒穿刺破裂傷,必須立刻搶救。第一附屬醫院醫生此刻正直下班時間,在院的醫生很少,能做這個手術的更少,眼前的這個醫生他的技術不過關,王永又不可能同時兩台手術,就算重新消毒過去,時間也不夠。

此刻的李傑別無選擇,即使拼著手臂的傷勢加重,他也要進行這個手術.

15mg嗎啡.:. 李傑能真切的感受到眼前一片光怪陸離的景色,一望無際的白色燈海;滿眼的開心果殼;漫山遍野的丁香花;海底各種各樣的漂亮魚兒。

這是毒品的主要成分,其強烈的快感讓人欲罷不能。同時他也是治病救人的藥物,強烈的鎮痛能力,讓李傑的胳膊萬無一失。

最後的景色李傑看到了手術,破裂的心髒,妖異的手術刀。

手部感覺良好,仿佛不成發生病變一般,沒有了劇痛。嗎啡的魔力無窮,他可以讓人在幻境中的到無限,也可以讓人在現實中解除痛苦。

“好了放心吧!這次意外情況,不用擔心!”李傑最後一次安慰石清說道。

無影燈綠色的手術衣,套著乳膠手套的雙手懸于胸前。這不是幻 境,李傑此刻真正的走入了手術室。

但是手術室中的人卻以為這是幻境,在這個最緊要的關頭,李傑竟然如救世主一般戲劇性的出現了!

誰都不會想到,做這個手術的主刀竟然是已經不是第一附屬醫院醫生的李傑,但是沒有人會對此追究,也沒有人會產生疑問。

原來的主刀醫生已經放棄了這個手術,但他看到李傑的時候,主動讓開了自己的位置。個人的面子問題在生命面前是無關緊要的。

現在這個手術只有李傑能做,病人的胸腔已經被打開,心髒上大約有7 破裂口,同時肝髒破裂……

李傑就是一個帶來奇跡的人,在康達的員工心目中他就是一個奇 跡,在這個手術室里他也是一個奇跡。

上篇:第三卷 第十五章 半台手術     下篇:第三卷 第十七章 體溫23℃、心情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