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十七章 體溫23℃、心情0℃  
   
第三卷 第十七章 體溫23℃、心情0℃

別人眼中李傑就是一個傳奇,是一個奇跡。從獲取 始,人們便仰望著那耀眼的光環。可是在自己眼里,他自己也就是普通人。

如果不是回到這個落後的時代,他就是一個普通的主刀醫生,唯一的與眾不同或許就是他比較固執。

作為一個普通人,他也不是無畏的。嗎啡打下去的那一瞬間,他感受到了那種無盡的快感,同時也明白自己走上了這一條危險的路。

他對自己的傷勢很了解,缺血的手臂不能長時間的手術。過多的運動會消耗過多的能量,而阻塞的血管無法運送那麼多養分,長的手術時間會照成無法估量的損傷。

作為一個醫生,他別無選擇,即使離開的第一附屬醫院,他依然要救治這個病人。雖然冒著絕大的風險,雖然這個病人的生死與他毫無關系。

手術室中的李傑在嗎啡的鎮痛下完全恢複了往日手術台上的風采,心髒多處的破裂口只有他這樣的快到變態的手法才能挽救。

手術室的其他成員多數都聽過李傑的名號,但是卻沒有跟他合作 過,多數人都覺得李傑言過其實。

今日的合作他們發現李傑比傳說中的還要強,他的手術快速而准 確,心髒的7個裂口轉眼間已經縫合了3個。

那細膩的陣腳,間距不超過3米,最可怕的是這些陣腳幾乎是等距離的。讓人覺得只有機器能夠如此密集高效的做出這樣的縫合。

7 破裂口如果是在平時,李傑肯定能夠完美地縫合,但是他來的時間太遲了。胸腔不是他打開的,在這方面浪費了時間。

另外他趕來的時候他浪費了時間。所以他現在無論有多麼神奇的技巧也無法將這個病人的心髒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修不好。

“全利輸血,增加輸血壓力!”李傑說道。

護士點頭示意明白,然後用手擠壓這輸血袋,全力輸血。現在病人血液流失的速度早已經超過了補充地速度。

李傑用手指堵住心髒的破裂口,使心髒展示成為一個封閉的空間。然後對病人進行心髒的按摩。

心髒分 4空間,每一個空間的收縮與舒張都有其特定的時間與幅度。李傑的心髒按摩可以用手指完美模擬心髒的跳躍,要知道這其中是很難地,需要對心髒跳躍時間的完美把握。更需要的絕對完美。

一般心髒按摩是在心跳停止以後的最後急救方法,可是這個病人停跳雖然微弱,但是還沒有到這個時候。

眾人雖看不懂李傑地手術,但卻無人敢問,現在緊張的空氣都要凝固了,沒有人會有這樣的閑心。

“麻醉師,給病人降低體溫!”李傑再次命令道。

李傑手術衣上盡是血液,如果不是穿著綠色的新式手術衣。恐怕已經貌似血肉屠夫了。可能是李傑的樣子過于猙獰,麻醉師看都不看他一眼,立刻按照他的吩咐來做。

“器械護士,助手。准備止血鉗,給所有連接心髒的血管止血!”

命令下達,卻沒有人執行,從來沒有人這麼做手術,阻斷了血液循環病人在不到5鍾的時間內就會死亡。

黃 4鍾法則是每一個醫護人員的常識,難道李傑想在短短地幾分鍾內完成手術?他們的遲疑間,看到李傑眼神中的堅定,那凌厲的眼神仿佛刀子一般割過,雖然帶著口罩與帽子。但是他們依然感受到這雙眼睛主人那不容置疑的權威。

李傑並不是托大,這是挽救病人的唯一辦法了 4缺口短時間內絕對無法完全地縫合。如果按照常規方法恐怕病人會死亡。

廣闊的手術視野,以及無血,會使縫合加快很多,所以要阻斷循 環。使心髒暫時停跳。

黃 4鍾法則腦細胞耐受缺氧的安全時間僅3~4分鍾,所以常規下必須 4鍾內做好,但是腦細胞死亡過多,就算患者醒了也是個植物人一類。

因此並不能這麼計算,最好是2鍾左右完成,但是這麼短的時間內肯定無法完成。李傑于是想到了降低體溫。

當體溫降至30時,基礎代謝率可降至正常的50%,代謝率可降至14%,低溫麻醉就是利用這一原理將人體體溫降至30~右,可安全阻斷循環6~8 鍾。髒器無明顯損害為簡單的心內直視手術贏得了時間

實現李傑用心髒按摩法,模擬健康心髒的跳動,充分的為各個髒器補充養分。同時也是為麻醉師爭取時間來給病人降低體溫。

“體溫30……27……”麻醉師 ::)頭已經滲出汗珠,他不知道 李傑到底要降到多少是極限,過低的體溫會讓病人收到巨大地傷害。在這麼下去恐怕沒有失血過多而死,就已經凍死了。

“停止,保持23!”李傑說道,接著他停止了心髒的 . . 手說道:“迅速阻斷循環!”

助手從來沒有過如此瘋狂的手術經曆,他如機器人一般聽從著李傑的指揮,此刻他只想手術快點的結束。

“停止輸血,清楚胸腔內血液!”李傑一邊命令著一邊開始他的心髒修補。

23大約是這個病人的極限溫度,這個溫度他的細胞不 傷,同時身體的機能會降到最低。

李傑眼睛不僅僅能測出女人的三圍,同時測試病人的各種情況也是很准確的。什麼樣的病人,多大的年齡,所承受的溫度都是不一樣的。

小孩子耐受能力最強,最低可以承受20度的低溫,眼前 40歲,李傑根據他身體其他指標來判斷。然後給出了23這個數字。

停止跳動的心髒縫合起來更加容易,李傑的速度起碼提高了百分之二十。如果注意觀察,他地針腳比剛剛略有不同,此刻針距更加密集一些,因為剩下的傷口更大。

時間對有些人來說,快的驚人,就算是幾個小時也不過是一會的功夫。但是對于有些人來說卻是一個難熬的過程。

不過是幾分鍾的時間,卻仿佛又過了一個世紀般。手術室的醫生們都已經快要瘋了。強力的低溫麻醉,然後不經過體外循環就直接將病人心髒停止,這一切都是他們想都沒有想過地手術方法。

如果手術失敗了,李傑將付全部的責任,所有的都是非常規的手術方法,任何人都會認定這是一場嚴重的醫療事故。

李傑卻續寫這他手術不敗的傳奇!

手術縫合完畢,打完最後一個外科節,剪斷對于的線頭。這個破裂的心髒足足用了一捆手術縫合線。



“接通循環,准備縫合肝髒!”李傑命令道。

這次地命令沒有人在猶豫,因為他的技術折服了在場的所有人。這是一個奇跡般的手術,必死地病人此刻基本可以算是被救回了半條命。

手術室外。那紅燈成了患者的生命指示燈。當他熄滅的一瞬間,患者的命運也就決定了。在這個危機萬分的手術中,手術室外卻只有兩個不相關的人在等候。

其中一個長發飄,身材窈窕的女人。她所關心的不是病人,而是主刀醫生李傑。她就是阻止李傑手術的石清,她此刻在擔心,害怕李傑手臂疾病複發。

另一個石清卻不認識,其實他們兩個人見過面,雖然看起來面熟。卻是相互不認識,也想不起來到底在什麼地方見過。

這個人那棱角分明地臉上,透露著堅毅與冷酷。劍眉倒豎,朗目星眸其無時不刻的不再關注著手術的情況。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韓超,他們軍隊因為第一批進入災區,又執行了幾個重大的任務。為災區的救援立下了汗馬功勞。

但無奈的是他們最後還是撤出來了,他們雖然號稱鋼鐵營隊,但畢竟肉體凡胎。長時間地高強度執行任務,讓很多士兵病倒了。

到了最後也是有心無力,最後被上級調回,同時也要將韓超作為救災的典型來宣傳一番。韓超是一個職業軍人,其實無所謂官職大小,不過官還是越大越好,這個世界上沒有聖人,不可能有人沒有一點私心。

韓超來這里也不過是偶然。他是剛剛被調回來的,甚至還沒有來得及做任何告訴家人。來BJ第一件事他就是去探望了陳書記,這位人民的好書記,同時他也是去看看艾雅,這個他日思夜想的女人。

不過兩個人卻鬧了一些矛盾,他氣憤的離開了醫院,誰知道在BJ的城區的一個地方他竟然看到囂張的黑社會在鬧事。

當時是十幾個人在追砍著這個人,他雖然厲害,但自問不是這十幾個手持砍刀匪徒的對手。

當時他因為跟艾雅鬧了矛盾,心情不好,沖動了一些。想都不想自己是否能夠對付這麼多手持器械地歹徒,拎了個板磚就沖了上去,一個人一塊磚,一位英雄的解放軍軍官

歹徒目標是這個患者,所以讓他專了空子,歹徒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個人身上,對于韓超基本不在意。

就這樣韓超一個人打倒了6個歹徒,跑了6個!可是歹徒 將那個不幸的人砍倒在血泊中。

手術室紅燈熄滅了,兩個人不約而同的站起來,等待最後的結果,其實兩人有相同的想法,那就是對方是病人的家屬。

可又誰能想到,兩個人都不是對方的家屬,世界上的事有時候就是這麼巧合,在手術里的巧合更讓人難以琢磨。

李傑將病人的心髒縫合完畢的後,又開始縫補破裂的肝髒,因為破裂口太大了,所以他牽拉的大網膜來填補缺口。

然而在修補肝髒的時候,李傑卻感覺到病人有些不穩定。他神經似乎受損,但是病人身體上並沒有多余的傷口了。

那麼答案只有一個,病人的傷肯定在頭部,而且頭部的那個傷口肯定未被發現。

病人頭部都被布包裹著。因為不可能對病人消毒,所以都蓋上,以保證細菌不會感染傷口。

當李傑掀開布簾地時候,他發現了這個傷口,而且還發現這個人竟然是一個熟人,原來鑫龍集團的董事長,現在立方藥業的總裁楊帆。

世界就是這麼巧合,當李傑走出手術室的時候。在門口竟然又看到了韓超,這個有些驕傲的軍官。

“啊!李傑?怎麼會是你?病人怎麼樣了?”韓超現實驚訝了一 陣,然後又關切的問道。

“肯定沒事,我的手術不會失敗!”李傑驕傲的說道,他這是故意地報複一下韓超。報複這個總是一副傲人的嘴臉的家伙,在災區的時 候,韓超總是那幅驕傲的樣子對李傑。隨後李傑又問道,“你怎麼在這里。救災搶險工作結束了?”

不等韓超回答,石清卻沖上來,拉著李傑的右手,關心的說道: “手臂沒有問題麼?你實在太不愛惜自己了。如果你出現了什麼問題以後怎麼辦?”

“這個不是病人家屬?”韓超看著淚水在眼眶中打轉的石清驚訝 道。

“這是我地…我的未婚妻石清!”李傑介紹道,接著又對石清說 道,“這是韓超營長!”

“別聽他胡說,我們還不是!”石清趕忙解釋道。

韓超當然明白,兩個人是情侶關系,不過女方似乎害羞一點。看到兩個人的幸福甜蜜,再想起自己,不由得感到一陣悲哀。

“手術完美的成功,不過這個手術地患者確實大有問題!韓超你怎麼在這里。你不會跟他有什麼關系吧!”李傑疑問道。

“我不過是路過救了他!他被十幾個人追殺,傷的很重。如果不是你來了,恐怕也救不會來。”韓超感歎道。

“他傷的確很重,但是真正救他的是你!十幾個人追殺,你是怎麼救的?實在是勇敢啊!”李傑疑問道,他到不是不相信韓超打架的功 夫。只不過敢對這十幾個持械歹徒還敢上的,那可絕對不是一般人。

“就是一沖動就上去了,還好救下了人,自己也沒有搭進去!”韓超有些不好意思,他這個人心里藏不住事,雖然他這麼說李傑也知道,他故意吧沖動的原因給隱瞞了。

現在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魯奇派手下來殺楊威。李傑就想不明 白,魯奇已經大獲全勝為什麼還要殺掉他。現在楊威對他魯奇沒有任何的威脅了,殺掉他根本一點好處也沒有。

如果要殺掉他。為什麼又不早點殺掉他?為什麼要等到今天?這一切都沒有答案,唯一知道答案地就是魯奇那個貌似忠良濃眉大眼,卻又心狠手辣,殺人不咋眼的胖子。

“韓營長,你見到艾雅了吧!她好像一直在找你啊!”李傑笑道。

“怎麼會?我們剛剛吵過架!”韓超剛說完,就知道自己被李傑騙了,這個家伙一直在手術,怎麼會知道艾雅在找他。而且他跟艾雅剛吵過,以艾雅的性格不可能主動來找他。

“別生氣,我是

,你是不是跟她吵架了,所以心情不好,半路才沖動 搏十幾名歹徒?”李傑猜測道。

“你怎麼知道的?其實那十幾個歹徒還是有辦法制服了,當時太沖動,頭腦混混的,我只需要……”韓超一邊說一邊比劃著,李傑卻根本沒有聽他說什麼,那些制服歹徒地方法他才不感興趣。

韓超是被感情弄昏了頭腦,其實李傑猜測的很簡單,這個家伙在BJ最親近的朋友就應該是艾雅,現在兩個人在同一個醫院,卻沒有在一 起,肯定出了問題。

再聯系到這個穩重成熟的人突然變得暴躁,變得沖動,就知道很有問題。以韓超這樣的人,在一般的難題上都不會出什麼事,唯一可能的就是在感情這方便出問題了。英明一世卻糊塗一時,每個人都有弱點,韓超的弱點就在感情這里。

艾雅依舊是那幅冰冷的模樣,她的這種冰冷是由多年來地自傲。不可否認她很漂亮晶瑩剔透的皮膚,像剝了殼地熟雞蛋。水晶一般的眼 眸,脆弱細薄的朱唇。無一不美的令人贊歎。

在BJ偌大的地方卻找不到一個可以說話的朋友,其實冰 麼地方都是一樣。她的感情都被深深地凍結在心里。

她剛剛好出現在李傑的眼前,韓超的身後,她似乎在想著什麼並沒有看到李傑與韓超,直接走了過去。

我是一個好人!李傑對自己說道,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

“韓超營長,我要去檢查一下手臂,如果你沒有事就跟我來吧!等一會我檢查完了。有些事兒跟你說!”

“嗯,好的,我現在也沒有什麼事!”

李傑將韓超安排在他的病房中等候,然後就走出了出去,石清卻如一直跟在他的後面,寸步不離。

“你跟著我干什麼?我又不會丟。”

“我是看著你,讓你去檢查一下胳膊,我就知道你不想去檢查!”

李傑只能不好意思的笑笑。手臂現在一點事兒也沒,就跟正常的時候一樣。石清猜地很對,他還真的沒有想去檢查。

“等一下,我就說幾句話。然後就去查,現在鎮痛的時間還沒過。現在我要去做一件好事,來幫幫我們這個見義勇為的大英雄去!”

艾雅見到李傑後那總冰冷瞬間融化了,到不是因為高看李傑一眼,而是因為李傑說地一番話。

“艾雅,我剛剛做手術室那過來,韓超獨自的面對十二個歹徒,你怎麼還在這里亂晃?”李傑著急的說道。

艾雅聽到李傑的話後,那冷與冰山的樣子瞬間融化。離開慌了神,聲音中已經帶著哭腔,對李傑說道:“他現在怎麼樣?”

石清當然知道李傑估計說的含糊不清,有意在騙她,實在不忍心看下去,于是說道:“他很好。你不用擔心!”

“沒事,才十二個歹徒而已,韓營長獨自打倒了六個!他實在太沖動了,可能是心情不好吧!”李傑歎氣道。

艾雅此刻是深深的自責,雖然石清跟李傑說韓超沒事,但在她聽來這全都是安慰她的話。剛剛的手術在醫院已經傳開了,有一個心髒刺穿傷幾乎沒救了地病人。

淚水如珍珠一般一粒粒的劃過她那晶瑩剔透的皮膚,順著俏麗的臉頰流下來。

石清還想說什麼卻被李傑搶先說道:“別擔心,韓超是想聽你說幾句話,他的時間不多了!”

這幾句話說著淒涼無比。頗有一種英雄末路,霸王別姬的味道。石清此刻才明白李傑地意思,這個壞壞的有些無賴的李傑原來也有做好人的時候。

艾雅跟在李傑的後面,慢慢走到病房,此刻她心中盡是從前與韓超的點點滴滴,那些日子雖然不長,雖然都是一些很平凡的小時,但是很快樂。

她很後悔,不應該跟韓超吵架,不應該那麼自傲。如果不是自己那麼自傲,那麼倔強又怎麼會累的韓超變成這樣。

石清拉了拉李傑,可是李傑卻一點反應也沒有,他正看熱鬧看的高興,此刻的場面有點有點偶像劇地意思,別的不說兩個人是帥哥跟美 女。石清可沒心思看,狠狠掐了李傑一下,然後硬是把李傑拉走了。

艾雅哭著推開病房的們,看著被包成木乃伊一般的韓超,一下子撲過去。

“韓超,對不起,都是我的錯,你不要死!我答應你,我不做醫生了,以後永遠陪伴在你身邊!只要你能複原我什麼都答應你!”

韓超被哭的梨花帶雨的艾雅嚇了一跳,待他反應過來,這個他的夢中情人竟然一下去撲到另一個病人的床上。如果不是喊著他的名字,他還真不知道怎麼回事。

悲痛欲絕的艾雅就這麼哭著,突然聽到背後有人說:“你真的什麼都答應麼?”

她摸了一把眼淚,回頭一看確實韓超,再回頭看看那個被包的嚴嚴實實的病人,提醒瘦弱,一點都不像韓超般健壯。

“我要你嫁給我,好麼?”韓超柔情道。

艾雅知道自己被李傑騙了,但這已經不總要了,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此刻的她恰似一朵雨後的百合花無限嬌羞。

醫院的另一邊,李傑無聊的看著電視,嘴里不停的說道:“都是你不讓我去看,也不知道這兩個人怎麼樣了!”

“哼,你去看什麼,乖乖等你的結果,手臂的檢查一會就出現 了!”

李傑對此是一點也不在乎,手臂麻醉期已經過去了,但是沒有絲毫的疼痛與發脹的感覺。在手術台面前他別無選擇。

如果他不手術,病人必死,就算是他的手就肯定會加重病情,他也會毫不猶豫的注射嗎啡,穿上手術衣!

現在楊威已經脫離了危險,韓超也找到愛情。他李傑也沒事算是皆大歡喜。只是他的小青石有些惱怒。不過不要緊,石清不過是怪他不愛惜身體。

李傑不想面對著惱怒的石清,于是找個去方便理由跑出去。其實李傑真是要上廁所,所以這個理由也不算騙人。

本來很好心情就此結束了,因為李傑發現一個很可怕的事情,他的尿中竟然肉眼可見紅細胞,也就是血尿。

此刻天性樂觀的他再也笑不出來了,這下壞了,手臂似乎不再是吃藥能解決的問題了,李傑的心情降入冰點,轉瞬間變 0。

上篇:第三卷 第十六章 忙里偷閑收康達,嗎啡止痛上手術     下篇:第三卷 第十八章 誤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