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十八章 誤診  
   
第三卷 第十八章 誤診

德魯穿著特制加肥胖的白大褂,在亂糟糟的實驗室里 做臨床檢驗研究是一份很枯燥工作,可安德魯卻樂此不疲。

這個看起來十分粗魯的胖子,很難跟那些精密的儀器聯系在一起,可他在研究方面確實很有耐性而且很細心。他那香腸一般粗的手指在實驗台上變得及其靈活,做起實驗來非常的精准非常的快速。

‘真是麻煩!’安德魯暗罵了一句,這里的儀器太落後,就算做個血液分析檢驗也需要用很多原始的方法。

即使中華醫科研修院的實驗室算得上國內頂尖,但是國內對研究的投入一向不多,所以跟安德魯的私人研究室比起來還是有一定的差距 的。

條件艱苦時有艱苦的辦法,他雖耐性不錯,可他卻是個懶人,能少干一步絕對不會多做一分。

所以他是盡量的動腦,想辦法來簡化實驗過程,以保證最少的步驟完成實驗!也就是典型的勤于動腦,懶于動手的人物。

“完成了,等待結果分析就可以了!”安德魯做完做後一步自言自語道。

他的體重給雙腿造成了很大的負擔,在實驗室站連續站了幾個小時的他已經雙腿發軟,此刻終于完成實驗也可以休息一下了。

找個椅子坐下,休息休息有些酸軟的雙腿,打開保濕的雪茄盒子,隨意抽出來一根點上,他喜歡古巴的雪茄,更喜歡在工作完成,實驗成功的時候吸雪茄。

安德魯坐了一會卻總是不能安心。于是又站起來,實驗的結果要等幾個小時,這段時間實在是難熬,他決定去醫院看一下。

李傑這次可真地成了病人,所謂的‘醫不自醫,諱疾忌醫’都發生在他的身上。他此刻病怏怏的躺在第一附屬醫院的病房里。

他做夢也沒有想到胳膊竟然已經惡化到了這種程度,剛剛做的尿液檢查,發現尿中含有蛋白。紅細胞以及管型……

種種指標顯示他的腎髒情況非常的不好,其實不用查李傑也知道,當他見到血尿地時候就知道自己病嚴重了。肉眼可見的血尿是肌肉壞死的一個重要症狀。

第一附屬醫院的外科冠于全國,然而其內科也不弱,只不過是因為外科的光芒過于強烈,將內科掩蓋其中罷了。

內科主任醫師羅剛主任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他獨有的幾套中西醫結合療法聞名全國。李傑的疾病便是由他全全負責,同時還有王永這個外科第一刀。

羅剛主任此刻一臉地愁容。手里拿著幾張化驗單看了一遍又一遍,歎氣道:“恐怕他的手臂保不住了!就算能手術成功,他也基本上將要告別手術台。”

王永一把搶過化驗單,不相信的翻著。很快他就發現羅剛主任所說的全是真實地。現在的情況很危險,醫療界的希望之星恐怕要就此隕 落。

“只能這樣子了!”王永歎氣道。

兩人都不希望李傑個胳膊就此毀掉,但是沒有辦法。眼前情況非常的不利,唯一的方法就是手術切除壞死的肌肉!

第一附屬醫院的病房里,作為大家都關心的人,李傑此刻似乎一點也不在乎。他現在還在有說有笑的,就連一直為他擔心而哭泣很多次地石清,此刻也相信了李傑的確沒有關系,相信他的病會好起來的。

王永與羅剛兩人進來的時候。李傑就注意到了,也猜測到了,恐怕他的情況很危險。但是他依然保持地那一貫的微笑。

“石清幫我買點蘋果吃好麼?”

“剛剛問你還說不要,等著啊!”石清嘟囓著說道,待她轉過頭 去,才發現穿著白大褂的王永與羅剛。

她沒有多想什麼。只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對著兩位主任醫師點了點 頭,然後打了聲招呼,就離開了。

“兩位坐吧!石清現在不在,你們有什麼就說什麼吧!不用顧及我的感受。”李傑還是微笑著說道,似乎一點也不知道他的情況一般。

王永覺得李傑很幸福,有一個那麼喜歡他的女朋友。同時覺得石清也很幸福,有一個這麼好的李傑,能處處為他著想。

“上臂的肌肉有不同程度受損, 側短伸肌肉最為嚴重,必須立刻治療了!”王永主任歎氣道。

李傑沒有說話。呆坐在那里靜靜的聽著,通常心里盤算著各種治療方法。

“很奇怪,病菌感染地並沒有那麼快速,但是卻出人意料的讓病情加重!恐怕主要原因還是因為你過于沖動的手術!”羅剛一邊說著一邊偷偷的看著李傑的表情,看著他似乎沒有後悔的樣子,于是又繼續說 道:“長時間的手術,造成肌肉負擔過重,消耗了大量的能量。血管的栓塞後來又造成養份供應不足,結果造成肌肉壞死。”

李傑點了點頭,他已經猜測到了結果。如果現在給他重新選擇一 次,他恐怕還是會毫不猶豫的沖進手術台。

所以他不後悔,甚至覺得自己還很幸運,起碼人救活了,自己受傷也不是白費的。如果不去就救人,恐怕他會後悔一輩子,愧疚一輩子。

“治療方案是什麼?”李傑笑著問道。

王永不知道李傑到底在想什麼,這是道家所謂的闊達還是佛家的通透,或許是俗家的沒心沒肺。李傑竟然對自己的病情一點不擔心,難道他不知道自己的情況麼?

其實他猜測的都不對,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難道傷心難過就可以挽回麼?此刻勇敢的面對才是唯一的途徑。

“我們已經討論過了,一致的認為你的手術是必須的!壞死的組織必須切除,以防止肌肉進一步地壞死。”王永正說著的時候,李傑突然打斷道,“不行!不能做這個手術!”

“李傑你要知道。如果不做這個手術,你壞死的肌肉會產生大量的有毒物質,你的腎髒會不堪負重,你的尿液中已經出現了肉眼可見的紅細胞,難道你還不知道其中的危險性麼?”羅剛激動地說道。

“我知道!”李傑淡淡的說道。

“既然知道,為什麼要拒絕手術!”

“一個人如果沒有了靈魂,那就是行尸走肉,沒有了手術刀。離開了手術台,我的靈魂也就喪失了。我不能失去這條手臂!”

“那你連命都不要了?”王永驚訝道,他沒有想到李傑竟然會如此的回答他。

李傑淡淡一笑,抬起右臂看了看,繼續說道,“當然不是,我要保住右手,同時也要治好病!手術還是要做。但不是這個肌肉切除術,我要做右臂的血管搭橋術。”

看著兩為主治醫師的表情,他繼續說道:“病情不是想象的那麼嚴重,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最了解。我地胳膊依然完好,不信你們自己看 看!”

李傑說著又多做了幾個動作,他的

乎看不出來有毛病,但是卻很詭異的肌肉壞死,而且 竭,造成了血尿。

“搭橋手術風險太高了,幾乎沒有辦法讓你痊愈。壞死的肌肉必須清除,自身地分解作用根本沒用!”王永勸解道。

“王永主任說的沒錯,你現在是病人。不是醫生!對于自己的病情很難有正確的,客觀的判斷,你要考慮清楚了!”羅剛說道。

“啊!小青石你回來了,真是快啊!”李傑沒有回答兩個人的話,而是對了他們後面笑著招手道。

石清其實已經聽到了他們的爭論,現在又看到李傑為了不讓他擔 心。裝出的這沒事的副子而更加難過。

“羅剛主任,那就拜托你給我一些藥,減輕我地症狀,盡量延緩惡化吧。另外我還需要5%碳酸氫~ Cml靜脈點滴,就按照我剛剛說的准備吧!”

羅剛點了點頭,並沒有說話,他心里盤算著,李傑最應該用什麼藥物,無論從醫患,朋友。師徒,以及同時等任何一個角度來看,羅剛都不願意李傑就此病倒。

王永也是一個心態,現在他可不再計較什麼第一附屬醫院第一刀的位置,更沒有什麼幸災樂禍的心態。

不等李傑吩咐,他就直接說道:“一會我給你的手臂做個減壓力處理手術,以及安排高壓氧倉的治療!”



“麻煩你們兩位了!”李傑恭敬道,接著又對石清說道,“幫我送送兩位主任老師!”

石清出乎意料地堅強,沒有哭泣,也沒有揭破李傑的對她善意的欺騙。其實她在門外已經聽到了他們關于手術的爭論。

但是她卻沒進來揭穿他,此刻她很害怕,李傑是全能的醫生,迄今為止也沒有失敗過一次手術。

在手術台上他可以應付任何危險的病症,解決所有的難題。但是此刻他對自己卻無能為力。他的右手病了,就算他在厲害也不可能自己給自己做手術啊!

羅剛給李傑准備了大量的中藥活血化瘀,通關開竅、補氣養腎的藥物,藥材中不乏琥珀、玄參等名貴藥材。另外就是高壓氧倉、減壓力處理手術以及大量地抗生素的使用。

石清端著瓷碗,里面裝著濃濃的湯藥,就沒喝光是看著就讓人難以忍受。石清櫻唇輕啟,將勺子里的湯藥吹涼快,然後對李傑說道: “來,良藥苦口快點喝了吧!”

“太苦了,先給我來點甜的吧!”李傑苦著臉道。

“吃糖麼?還是蜂蜜?”

“你親我一下吧!肯定能甜死我,哈哈!”李傑有些無賴的笑道。

他本來不過是貧嘴的一個玩笑而已,誰知道石清竟然真的在他的臉上輕輕的吻了一下。吻或許真是甜蜜的,李傑直接抱著碗將所有的湯藥一口氣喝干了,簡直比喝白酒還痛快,恐怕也比喝白酒要痛苦。

他喝了這些以後整個人臉色都變了,那股子強烈的苦味差點讓李傑吐出來。所謂良藥苦口,如果以苦的程度來計算,那麼這個藥物應該是最優良的。

“嘿嘿,真是勇敢啊!”安德魯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病房。他這一句話讓李傑嚇了一跳。

李傑實在想不明白這麼大地身軀,是怎麼能無聲無息的盡力來!難道他肥肉太多,跟貓一樣,腳下張了肉墊?

石清則是另一種想法,安德魯的一句勇敢,恐怕不是說李傑喝藥很勇敢,她覺得更多的是在說她親吻李傑的勇敢。

“你真是神出鬼沒,怎麼又跑這里來了!我的血液呢?你不是拿去做巫術了吧。將我的血液奉獻給地獄的魔王,還是奉獻給了天堂地神仙們?”李傑開玩笑道。

“其實是讓我給喝了,你知道,我其實是一個吸血鬼。”安德魯露出一口整齊潔白的牙齒笑道。

兩人先是說笑了一番,很快話題又轉到李傑的病情上來,安德魯依然是用那種粗魯的,有些變態的診斷在李傑的胳膊上折騰了一番,然後說道:“跟我想象的差不多。並不是很嚴重!你的決定是對地,那種肌肉切除手術完全沒有必要,不過我覺得似乎搭橋也沒有必要!”

李傑聽了安德魯的話,差點沒緊張死。他擔心的是石清,其實石清已經知道了李傑傷勢嚴重的需要手術,只是李傑還不知道而已。

此刻他偷偷地瞟了一眼,發現石清並沒有什麼異樣,只是在靜靜的聽著安德魯的分心,這才放下心來。

“可是壞死肌肉依然不少,病菌感染使肌肉壞死,現在的治療卻只能簡單抑制病情,不能力挽狂瀾。去標治本!我要的讓手臂恢複到最初的樣子!”李傑坦然說道。

“想要去標治本,恢複的完好如初,那我們就要將你這個病分析一下!”

“被汙染的手術刀割破了我的手臂,導致感染,黴菌侵入,引起免疫反應誘發血液纖維蛋白原增高與高凝集狀態。血栓發生。最後就是手術過于勞累,造成了肌肉壞死!”

“你還覺得你這個病情是黴菌感染所致麼!”安德魯疑問道。

一句話驚醒夢中人,李傑也不是本人,不由得想到,自己地傷真的是感染所致麼?那把手術刀雖然切到的胳膊,但真的有這麼大的威力 麼?

從病發的一開始,李傑就一直在太在意胳膊上地這個傷口。從給陳書記的手術開始就對這個小小的傷口過于在意了,那次就有發麻的感 覺,可是那時間也太短了一點,血栓似乎不可能在那麼斷的時間內發 生。

“不是這個傷口感染的願意。那會是什麼呢?實驗室的檢驗已經證明了,他的胳膊上病菌數量過多啊!”石清疑問道。

“正是因為這點,可是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經過嚴密包紮與消毒的傷口會感染?”安德魯說完,看了兩人一眼,不等回答繼續說道, “那是因為他的免疫細胞減少,血液供應不足,造成吞噬細胞減少,B細胞T細胞同時也在減少。而且黴菌引起地血栓,一般都是多次的.: :染,他只不過是一次而已!”

“那麼你的意思是說,李傑應該是現有血栓,後有感染 了免疫力下降,然後誘發了感染,而不是感染造成了血栓?”石清驚訝道。

“真是個聰明的姑娘,說的沒錯!”安德魯微笑著贊道,然後又轉身對李傑說道:“你的血尿也不一定是腎髒衰竭,或許是其他的原因,現在你的疾病需要一個重新的認識!”

安德魯的精彩推斷讓石清佩服至極,她拉著安德魯短短的衣袖,輕輕的搖晃著,哀求道:“你一定要幫幫李傑,他不能沒有右手啊!”

“安德魯大哥,你分析的很有道理,我的血液你檢測出來結果 了?”

“還沒有,這里的設備太差分析還需要一段時間!如

我在國外的設備,現在應該有一個定論了!”

“原來你是猜測的啊!感染的細菌數並不能有一個標准的定論,所以一切還是要等你的結果出來才好。可不能把我當試驗品啊!”李傑沒好氣說道。

安德魯看著生氣的李傑,不好意思的說道:“不會把你當試驗品,現在我等不及想知道結果了,讓我給你做個腎活體檢查吧!看一看就知道你腎是不是急性衰竭了!”

李傑‘憤怒’的將這個瘋胖子趕走了。穿刺做腎實質地活檢李傑可不願意,就算他忍著痛做了,這個胖子恐怕還會有稀奇古怪的檢查等著他。

安德魯對于醫學的研究更多的是因為興趣,他這個人其實是比較懶散的,只做感興趣的事。

他生平只對兩個事兒感興趣,一個就是吃,所以他長的這麼胖。另外就是研究醫學,所以他也成為了最有名的醫生之一。

其實他最大地興趣是享受美食。沒有能成為最大的胖子,卻成為了最有名的醫生,這是他生平一大遺憾。

李傑送走了安德魯,又躺回到床上,其實他病的根本不重。躺在床上不過是賴著讓石清照顧他一下。

但是美好的願望似乎總不能實現,安德魯來攪局過後,石清已經將注意放到了李傑的病情上。

“安德魯說的很有道理,做個檢查吧!”石清勸慰道。她那期盼的眼神看地李傑一陣心軟,差一點就投降了。

李傑心里其實已經傾向了安德魯的說法,可就算找到了病因又能怎麼樣?李傑想要的是手臂的完全恢複。

想恢複地最好方法就是上手術台,唯一的方法還是搭橋手術。取一條無關緊要的血管來替換阻塞的血管!只有這樣手臂才能真正的恢複正常!

“別擔心,就算他說對了,我現在吃的藥也是管用的,羅剛主任的中藥就是最好的藥,無論怎麼樣都是疏通血栓為根本,所以現在吃地藥就是治本!”

石清覺得李傑說的也對,于是也不再說什麼。李傑現在腦子里空空的,他現在想不到誰能來幫他手術,國內似乎沒有這樣的專家。

他需要一個頂尖的專家。雖然是搭橋,但是也要將一些壞死程度大的肌肉切除。李傑不想被多破壞哪怕一丁點地肌肉,但是在這個地方又哪里有這樣的專家?

傍晚是夏日的唯一令人愉快的時刻,這個時候到處都可以看到納涼的人們。一陣微風吹來,夕陽的余輝隨著水池泛起陣陣的漣漪。

第一附屬醫院的大樓下,很多病人或則坐著輪椅。或在親屬,護士的攙扶下趁著太陽不猛烈的時候來乘涼,來活動一下身體。

大樓下站著一個穿短裙地女孩,鵝黃的上衣,花格裙子,足瞪一雙小布鞋。她一個人在醫院的樓下轉了好長的時間。

這個女孩就是于若然,她本想去探望李傑,可是她又知道,李傑正在跟石清在一起。她不是張璿那一類的女孩。

她會把秘密壓在心底,時機不到。永遠也不會表露出來。她就在這里猶豫了半天,卻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才好。

鼓起勇氣,慢慢的走到住院部大樓的門口,勇氣卻又消散了。轉身離開,走到醫院大門口卻又覺得不甘心,就這樣她在這里走了不知道多少個來來回回,猶猶豫豫了多少次。

可能是走迷糊了的原因,她覺得自己裝上了一堵牆,很結實的一堵牆。她身體失去中心,摔倒在地,她能感覺到自己腿似乎差破了,雖然不痛卻流血了。

“對不起,我沒有看到你!真的對不起,我剛剛一直在想問題!”這堵牆說話了。

于若然此刻卻不知道怎麼的,突然哭了起來,本來她就覺得自己很委屈,覺得自己很懦弱。這次意外成了導火索,此刻她壓抑的感情爆發了。

這個世界上碩大的胖子有很多,但此時可此刻中華醫科研修院第一附屬醫院的大胖子卻只有安德魯一個。

他已經慌了神,眼前這個漂亮的小姑娘竟然被自己撞到了,而且還哭了。如果是世界級的基因學難題他可以想辦法解決,可是眼前的情況他卻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此刻他的笨手笨腳完全暴露了出來,手忙腳亂的什麼也做不了。

剛剛他從李傑的病房里出來後,就一直在想著他那精彩的推斷,心中已經有了幾個不同的推測結論,只要回到實驗室,再做幾步實驗就可以明確結果。

他很得意自己的表現,甚至有點佩服自己的疾病診斷與推理能力。然而正高興間,卻突然感覺撞到了人,低頭一看。竟然是一個漂亮的小姑娘,她地腿擦破了皮,哭的正厲害。

“對不起,請別哭了,這里就是醫院,我帶你包紮一下吧!”安德魯盡量的擺出他最英俊的笑容說道。

但是這個笑容似乎起了反作用,似乎他的相貌嚇到了于若然,此刻哭的更厲害了。弄的安德魯手足無措。周圍的人很多,已經已經有不少人注意到他們兩個。

安德魯其實聽不到別人說話,但是卻感覺有人再說,‘這個肥胖地怪叔叔勾引大號蘿莉失敗了麼?’‘不對,是這個怪叔叔想要……’

他于是更加著急,只能繼續安慰道:“別害怕,這麼點小傷不會留下疤痕的,這個醫院最厲害的醫生。李傑!神醫來你知道麼?我帶你去找他,讓他給你看病,保證你不會留下疤痕!”

于若然聽到李傑這個名字,立刻從悲傷中解脫出來。他抬頭看了一眼安德魯,發現這個胖子原來是她認識的。

安德魯此刻也發現這個漂亮的女孩原來也是認識的,于是開口說 道:“原來你是李傑的助手,這就好辦了,嚇死我了!你是來這里探望他麼?”

于若然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想了一會又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眼淚又開始在眼圈里打轉,幾乎要掉了下來。

安德魯看的差點暈倒,于是說道:“先處理下傷口,你別擔心。不會有疤痕地!另外李傑你也不用擔心,我已經找到了他患病的原因,一會我就制定一套方法來治好他!”

“真的麼?那您現在快去吧,我的腿不要緊地,沒關系!”于若然突然恢複了正常,高興的說道。

“真的沒事麼?為何剛剛你怎麼哭的那麼凶!”安德魯不解道。

“沒關系了。你要幫忙麼?我跟你一起去吧,安德魯教授。”

安德魯不忍心拒絕這個眨著美麗的大眼睛的天真女孩,于是點了點頭,便帶著她離開了。同時心中不住的暗罵李傑,這個增加了個大包袱的混蛋。

此刻病房里的李傑打了一個大大地噴嚏,他揉了揉鼻子,不禁的罵道:“誰又罵我了?真是可惡。”

石清這一天是又累

已經趴在病床上睡著了,李傑本來是先睡著的,結果 了。

看著自己心愛的小青石就這麼趴在自己身上睡著了。內心不由得泛起一陣憐愛。于是低頭對著她的面頰輕輕的吻了一下。

雖然是輕輕地一個吻,石清卻還是醒了,她清楚的感覺到了這個 吻,感覺到了李傑的手在輕輕的撫摸她。可是卻沒有躲避,閉著眼睛繼續在睡覺。

“小青石,起來了!要天黑了,准備回家吧!”李傑輕輕撫摸著她那一頭瀑布的般長發說道。

“嗯?我走了誰來照顧你呢?”

“當然是我自己,你太小題大做了,我能走能動的怕什麼?等有一天我真的不能動了你再來吧!到時候無論什麼事都讓你來做,可別反 悔!”

“哼,你才不會有那麼一天,好了我走了!”石清站起來,收拾了一下東西,然後又幫李傑把一切打點完畢後才離開。

李傑按照石清的吩咐,倒在床上睡覺。一直等她離開好一會,李傑才坐起來,然後吩咐護士把王永主任叫了過來。

王永這個時候剛剛加班完畢,肚子餓的咕咕直叫,此刻正准備去小飯店吃口飯,然後回家學習、睡覺。

有點時候王永都覺得自己生活太無聊了,除了工作就是吃飯,每天免費加班到天黑,回家以後還要看專業書籍。

醫生一天不學習,就有可能退步。他每天都是在這種巨大的壓力下生活,有時候他覺得都要瘋了。

如果不是李傑這個熟人找他,他肯定會把這個病人推脫給下面地小醫生。畢竟他也是普通人,誰都有自私的時候。

王永無奈的搖了搖頭,脫掉一半的白大褂又穿上了。李傑的病房離他的辦公室不遠,沒有幾步路就走到了。

“怎麼突然找我?哎?石清怎麼不見了?”王永一邊走一邊說道。

李傑坐在床上後背依著床頭,面無表情的說道:“她回去了,我想跟你商量一下手術,明天有空麼?如果明天有空。明天來做這個搭橋 吧!”

王永剛剛坐下,聽了李傑的話又立刻彈了起來,緊張的說道:“你沒事吧?是不是腦袋壞掉了!這又是哪出戲啊?”

“沒有,多一天,危險就多一分!胳膊每一天都在惡化,如果拖地時間太長,我怕到了手術那一天整個胳膊的肌肉都會壞死!”李傑感歎道,他想了好一會。眼下的確找不到一個好醫生來為他做手術,王永卻是唯一的選擇。

雖然他是心胸外科的醫生,但是他在外傷這方面的研究也是很厲 害,在李傑心目中手術的最佳人選就是他了。

只是可惜保羅那些人已經走了,生命之星留在BJ的就只 阿瑞斯了。

王永聽後默默不語,李傑說地很有道理,現在他的病情唯一能肯定的就是這點了。肌肉的壞死部分在增加,每多挨一天。他離手術台的距離就遠一分。

“好的就明天手術,明天下午!你好好休息一下!”

漫漫長夜中李傑失眠了,病房里只有他一個人,其他的床位都是空蕩蕩的。他慢腦子都是手術。

手術室他進去過無數次了。那都是作為主刀醫生,以病人地身份確實從來也沒有過。他別無選擇,想完好無損的保住手臂就必須做這個手術。

他無法確定自己的選擇是對是錯,或許這只有老天知道!

躺在床上,李傑不知道應該做點什麼,睡覺已經成為了一種奢侈,他怎麼也睡不著。閑極無聊的出去找了一把手術刀,與幾張廢舊地報 紙。

他將報紙折疊,一共五層。然後用手術刀在報紙上輕輕的劃過!三層!李傑心中暗道,當他打開報紙檢查的時候,恰恰是三層!

雖然病了,但是右手依然保持著出色的手感,不知道這樣的技術能保持多久!又一刀劃過。

2 !李傑心中又一次默念道!手起刀落,然而報紙卻破掉了

能享受手術待遇的醫生不多。李傑算是其中之一,不過他甯可不要這樣的待遇。躺在手術台上的感覺的確不怎麼好。

“我要施行麻醉了,准備好了麼?”麻醉師對李傑說道。

李傑點了點頭,示意可以,這個手術實行地是局部麻醉。李傑甚至可以看著王永給自己做手術。

在手術室的隔壁,王永正在作最後的消毒工作。昨天夜里他休息的不好,為了這個手術他准備了半個晚上,他的計劃是從腿部截取一段血管,移植到右手做一個搭橋。

搭橋手術不是很難,手臂的動脈血管不同于心髒。沒有那麼高地壓力,操作要求也不是那麼精細。

最困難的應該是壞死肌肉的切除,難就難在這里把握,不能多切除一絲一毫。如果他用力過度,或許李傑就再也上不去手術台了。

手臂的感覺已經消失了,李傑似乎已經喪失了手臂的控制權。本來手術應該給他一針安定的,可是李傑希望保留個清醒的頭腦,他害怕一覺醒來什麼都沒有了。

王永雙手懸于胸前大步走了到手術台前,他看見王永接過器械護士遞過來的手術刀!

正在進行手術的中的手術室是絕對地禁區,無論任何人都不可以進進去。甚至在附近發出噪音也不可以。

這是基本的常識,沒有人不知道,也沒有人不會遵守。可石清卻顧不得這麼多了,她一改往日的淑女形象,強行闖入手術室中,門口的護士攔都攔不住。

“等一下,王主任!”石清高喊道。

王永正聚精會神的准備手術,這一喊嚇了一條,差點沒切偏了!石清雖然是熟人,但也忍不住訓斥道:“你怎麼回事,這里是手術室你不知道麼?”

“對不起王主任!”李傑陪笑道,接著又對石清說道:“回去吧,這是我的主意,相信我,相信王主任,我會沒事的。”

石清是一路跑過來了,可是她顧不得滿頭的汗水,也來不及調整呼吸,繼續說道:“安德魯的實驗成果出來了,據他所說可以不動手術,你的手也可以複原,你聽我一次吧,等安德魯過來你在決定好麼?”

“手術暫停!”王永說著將手術刀扔到托盤里,接著又對李傑說 道,“別固執了,也許奇跡真會發生也說不定!”

安德魯應該不會騙人,李傑心想,但是他卻想不出有什麼方法,能完美的治療他的胳膊卻不用手術。

唯一的可能性誤診,李傑的病真的是按照安德魯所推測的,他被誤診了!那麼他這個病不是由感染引起,那麼又會是什麼原因引起的血栓呢?

上篇:第三卷 第十七章 體溫23℃、心情0℃     下篇:第三卷 第十九章 藥物排除診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