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十九章 藥物排除診斷  
   
第三卷 第十九章 藥物排除診斷

診是在所難免的,其實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一個醫生是 多或少都會發生一些誤診。因為這個世界上本就沒有什麼事,能做到百分之百的肯定。

李傑在等了好長時間,甚至他感覺麻藥的效果都要消失了,可是安德魯還沒有趕來。這個家伙不來,就無法得知先前的診斷是不是誤診。

在內心里李傑覺得誤診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但無論是否誤診,只要手術成功都可以挽救他的右手。

不過如果安德魯說的是對的,那麼這個手術只能治標卻無法治本,就是做了搭橋手術,也不能根本性的解決他的問題。

可能右手搭橋手術,痊愈了,但是在以後的日子里左手可能會再次患病!李傑一直覺得自己耐心很好,可是現在他才發覺,等待也是這麼的難熬。

安德魯其實已經很努力了,他昨天帶著于若然回去實驗室後離開開始了工作。那寬大的白大褂穿在他身上滑稽極了,于若然覺得他看起來不是醫生,反而更像是一個屠夫,或者是廚師。

她忍不住笑了起來,剛剛哭泣的樣子在也看不見了。這一笑讓安德魯覺得很不自在,他做實驗時從來都不喜歡別人打擾他,在實驗室他就是一個自我放逐的胖子。

“別笑了,你這麼吵,我怎麼做實驗?”安德魯惱羞成怒道。

“好的我不說話!”于若然吐了吐舌頭做個鬼臉說道。

于若然說完巡視了一下安德魯的這個臨時的實驗室,這是中華醫科研修院提供給他地使用的,寬敞明亮,擁有者學校最好的實驗設備。雖然這些東西在安德魯眼里並不入流。並不好用。

整個實驗室她唯一感興趣的東西就是安德魯的搖椅,那是一張單人床般大小的搖椅,也不知道安德魯是在什麼地方弄來的。

這個大椅子躺上去舒服極了,于若然躺在上面搖了搖。安德魯很不喜歡別人動他的東西,特別是這個搖椅,基本是他專用地。

可于若然躺在上面,他卻不敢說什麼。如果要是再哭了他也沒有辦法解決了,只能忍耐著悶頭繼續做實驗。

最開始的實驗需要長時間的化學反應。現在時間已經差不多了!切片,電子顯微鏡觀察,實驗結果出乎安德魯的意料。

他只猜對了一般,現在可以證明的只有李傑並不是黴菌的感染引起的血栓,但是安德魯現在卻不知道他疾病的真正原因,他所猜想地結果並不正確。 更新,更快,盡在16k文學網,,手機訪問:wap.16k!.cn全文字閱讀讓您一目了然,同時享受閱讀的樂趣!

難題是解決了一個又來了一個,安德魯最不怕的就是遇到難題,這樣的結果更增加了他繼續奮斗的興趣。

于若然渾然不知到安德魯發生了什麼事。只見這個胖子一會失望,一會高興,仿佛精神分裂一般。

再想到這里就他們兩個人,于是有些害怕。正准備逃走,卻聽見安德魯粗獷地聲音說道:“小姑娘來幫幫忙,這個試驗可是關系重大,李傑的命運可以說就掌握在這上面了!”

于若然不知道怎麼的就相信了安德魯的話,也不想離開了,跑道安德魯身邊當起了助手。她是一個心靈手巧的女孩,雖然她是學臨床的,對于這些試驗不是很懂,可是她上手很快。

安德魯也這麼認為。似乎這個女孩天生就是一個當助手的料子,他根本沒有想到她竟然可以幫上自己這麼大忙。

試驗繁複而枯燥,兩個人從傍晚一直忙到第二天的中午,安德魯面對這瓶瓶罐罐,可以幾天幾夜不睡覺,他已經適應了這樣的生活。在國外搞研究地時候他經常這麼做。

對于此他唯一的怨言恐怕就是因為太勞累了,讓他距離界第一胖子的目標越來越遙遠,所以每次試驗結束以後他都會選擇吸上一根上好的雪茄,吃上一頓大餐。

但是于若然確實第一次做這個試驗,對此安德魯很佩服她,他的脾氣很不好,做試驗的時候經常罵人,于若然因為低級失誤太多,背他罵地好幾次。他甚至都看到這個漂亮的小姑娘的眼淚在眼圈里打轉。

可是她堅持到了最後,安德魯決定這個女孩子就是一個天生的助手材料。細心溫柔,意志力堅強。

“不錯不錯!你干的很不錯,于若然你真實一個天才!及時比起李傑來也你毫不遜色。”安德魯感歎道。

“剛剛你還嫌我笨呢!先在你又誇我,你哪一次是在說謊話呢!”

“你適應能力很強,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剛剛入門的人可以跟的上我的速度!你是一個天才,以後跟著我做試驗怎麼樣?有興趣來研究遺傳麼?想破解生命的密碼麼?”

安德魯並不是在開玩笑,眼前的這個小女生他真地很喜歡,這是一個做助手的絕佳人選。她明明不知道這個試驗的內容,卻也能根自己配合的很好。

如果安德魯是跟別人說出來,恐怕那個人會高興的瘋掉。安德魯是基因研究領域最有名氣的大師,而這個領域又是現在甚至未來的研究熱點。

試問哪一位學生不想去呢?可是于若然卻沒有回答,只是靜靜說 道:“恩,試驗結果出來了麼?我們是不是可以通知李傑,告訴他我們這個好消息呢?”

“結果哪里那麼容易出來,剛剛我已經打過電話了!告訴他不要手術!”安德魯說道,他雖然根李傑在一起呆的時間不長,但是卻摸透了李傑的脾氣。

第一附屬醫院里,李傑煩躁的等待著,抬頭看了一眼時間,才發現已經下午5多了,因為夏天的緣故,日照時間比較長,所以到現在也沒有發現竟然等了一個下午。

李傑知道自己被安德魯騙了,剛想發怒,可突然又笑了。他這是關心則亂。其實他早應該猜測到那個死胖子在騙他。

“小青石,給我拿一個筆記本,還有一直鋼筆!”李傑說道。

他此刻已經冷靜多了,安德魯不會騙他,既然已經通知他了,那麼必然是檢驗出了什麼問題。

此刻手術已經不可能了,因為天色也晚了,李傑也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出奇的平靜,或許是因為手的感覺太好了吧!

石清不知到李傑要鋼筆根筆記本要寫什麼,李傑寫字很不好看,也很討厭寫字,以前在陸浩昌的實驗室中,李傑就很少寫字。

通常情況寫試驗總結或者試驗報告都是用打字機來打地,也就是這樣的惡心循環,李傑寫字越來越少。也越來越慢,也更加難看。

鋼筆在李傑受了傷的右手上轉了兩圈,然後立刻開始在稿子上飛舞起來,仿佛靈感是從轉筆中得來的。

這是一個李傑考慮了很久的問題。康達的藥物到底需要一個什麼樣子的!這幾天他一直在關心自己的手臂,忽略了康達地藥物研發。

李傑計劃是用一個速成的藥物來使康達走出困境,在資金解決了生存的問題後,再回頭來研究那個冠心病的藥物

說起來容易,做起立卻困難的很,他李傑如果不是來自一個比這個世界科技發達最少20年的世界,恐怕也沒有辦法解決。

在李傑的腦海可以用于研發的藥物有很多種,眼前地問題就是選擇一個。這其中要考慮的事很多,比如經濟效益。藥物療效,藥物市場等等。



李傑不是一個喜歡總結曆史的人,他不知道他的那個世界20 前什麼藥物最賺錢。也不知道這個世界現在需要什麼樣地藥物。

所以現在他就寫下來幾種比較好的有可能用的上的藥物,到時候讓康達的經理石清去挑選吧!

石清似乎等不及了一般,跑到李傑的身邊看李傑正在寫些什麼東 西。李傑的字寫快了,他自己都不一定能看清楚。可石清卻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總是能破解李傑的怪字。

“你寫的這個是什麼?弄這麼多藥物名字做什麼?還有制作方法,難道這些你都能造出來?”

“候選地藥物,就是上次跟你說的康達新藥。你決定研究哪一個比較好呢?”李傑疑問道。

“這些藥物沒有一個能夠研究出來,難到你知道他的配方麼?”

“我知道大概的思路,只需要實驗室的證實就可以了!”李傑解釋道。

石清覺得李傑有點誇張,這麼多藥物他都沒有聽說過,如果真的能達到李傑所寫地效果,那麼康達的前途將是一片光明。

“都很難啊!研發周期也很長,我們需要的是研發時間比較短。而且容易研究的藥物!”石清說道。

一語驚醒夢中人,李傑高興的拉著石清的手就是一個熱情吻,弄的石清不知所措。正當她打算懲罰李傑的時候,卻發現他將剛剛寫滿的藥物稿子撕下來扔掉了!然後另起一頁,在上面飛快的寫著什麼。

李傑已經找到了他地目標,研究周期短,容易研究,甚至藥檢局的審核都是很容易的藥物。

符合條件的就是‘保健品藥物’,這個在21世紀最流行 賺錢,最普遍的藥物!而在這個世界,目前還很少,畢竟改革開放不 久,經濟水平還不行,但是現在已經有很多人先富起來了,他們就是潛在的消費群體。

保健品更有一個優勢就是藥檢局的審核周期很短,不用其他藥物那麼費力。而且李傑設定的這種藥物更接近中藥,所以會更加容易審核。

既然有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了,那麼他們就應該先對經濟做貢獻!李傑心想,這個藥品的定位也是定位在奢侈消費上。

有的大概的目標定位,李傑忘記了胳膊的傷,開始聚精會神的在筆記本上寫起來。來到這個世界後,他比別人強的地方無非就是那多出未來記憶。

他知道很多目前還未發現的東西,不過這些僅僅限于他以前工作的領域,醫藥行業而已。他所知道那些藥物,其實都是醫生們的常識。很多人都可以制作。

不過因為專利法地存在,這些東西也就不可誰都來制作。但是現在這個世界這些東西的專利還沒有申請。

那些藥物也都沒有研究出來,李傑也就同那些無恥的穿越者一樣,剽竊了那些成果。不過偷成果也不是想象的那麼容易。

研究方面就是一個難題,就算你知道了他的原理,知道了他的大概配方,你依然不一定能做出來。

這個道理就同制造原子彈差不多,高中生都知道 的反應原理。但是你就是研究不出來,也制造不出來。

藥物也同其他的產品不同,它吃壞了是要死人地。所以就算研究成功了,還要經過大量臨床實驗。

“看看這個吧!”李傑在稿子上忙活了一陣子後終于寫完了。

“保健藥物?”石清驚訝道。

“沒錯,確切地說可以不算藥物,保健品更貼切一點。剩下的就是你們的問題了,實驗室需要弄出一份研發報告。”

“可是這個東西能行麼?我從來沒有看到保健藥物可以賣的很 好!”石清擔憂的說道。

“放心,相信我的眼光!”

石清現在對李傑有些盲目的崇拜。好像他說的永遠都是正確地,就如同他的手術永遠都是成功的一般!

不過她的盲目似乎總是對地,這次藥物的成功幾乎已經成為了必 然,後世那些例如什麼中華鱉精、腦白金等等例子還就在眼前。他們是不是好用先不說起碼他們都成功了。

這次李傑所選用的也是後世的配方,純正的中藥改良配方,在實驗證實方面或許比較困難,但是在審核驗證方面要容易很多。

這事雖然交給了石清交給了康達他們來研究,但是李傑卻總是免不了關心。一整晚頭腦都是混亂。

一會想著藥物,一會有想著右臂的手術,一會又想起家里的父母。這樣的狀態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早上。

溫暖的陽光從巨大地玻璃窗中照射進來,幾個不知名的綠色植物在陽光下顯得格外的嬌豔。

這是一個生機盎然,充滿活力的早晨。但是李傑卻昏昏欲睡。甚至他感覺自己出現了幻覺。

那是早上趙致來看他,這個記者朋友是昨天晚上才知道他的病情,早上就急急忙忙的趕來看他,然後又急沖沖地上班去了。

昨天夜里李傑沒有睡好覺,到了早上天亮的時候才漸漸進入了夢 鄉,見著趙致的時候還以為是做夢。迷迷糊糊的說了幾句話。

趙致走了以後,李傑又進入了夢鄉。可是這個短夢沒有持續多久。他在BJ的朋友們接踵而至,如同夜間的夢一般,一個接著一

算起來這算李傑連續兩個晚上沒有好好睡覺了,他實在困極了,但是每次都是剛剛睡著就有人來看他。

窗外的陽光漸漸的由柔和變的炙熱而強烈,空氣中似乎夾雜著火焰一般,一陣風吹來讓人感覺更加炙熱。

李傑正趴在床上呼呼大睡,突然一個激靈,睜開眼睛爬起來坐在床上。他突然想起到剛剛發生一件事。

剛剛江振南教授來過。跟他說了很多,一個是他正是畢業,那畢業證跟照畢業照的問題。另一個就是關于他地法樂四聯症的手術問題。

這個手術的臨床實驗不能等了,所以他決定剩下的手術換人主刀醫生,但是團隊的其他人不變。

李傑當時有一些迷糊,也就答應了。但是現在他才想起來,換作別人來帶領這個團隊恐怕不行。

助手于若然技術不過關,器械護士王利,更是因為李傑答應他永遠站在手術台上才同意的。如果換了人恐怕要出差錯。

李傑打起精神爬起來,整理了一下褶皺的衣服,跑去洗臉刷牙。這麼輕輕的整理了一下後,李傑就再也看不出有任何的憔悴了。

江振南來探望李傑的時候,法樂四聯症手術的主刀還沒有找到。但是江振南卻在關心著李傑



他如果就這麼消沉,就這麼病倒了,江振南的手術恐怕要無限期拖延。合適的人選太少了,李傑能想到的就只有王永,但是他目前還在搞著自己地研究。根本沒有時間。

李傑想起了一個故事,那時他還是李文育,故事的名字記不住了。只記得那是一個關于太陽的故事;天上的太陽是這個世界萬物所敬仰與羨慕的對象,他有著很強的力量,近乎于無所不能。

但世間萬物都有天敵的,沒有什麼是沒有弱點的,太陽也有一個天敵,類似于蛇一般地怪物。

沒有人知道太陽的每日不斷奔跑。是因為躲避強大的天敵,也沒有人知道晚上的月亮其實是太陽化妝所扮。

太陽不過是換了裝束來躲避天敵而已,它多數時候會受傷,不過沒有人知道而已。其實每個人都能看到,掛在天上那彎彎的月亮就是被天敵咬掉身體一部分的太陽。

太陽受傷的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因為他不能讓人看到他的傷,他是永遠都堅強,無法戰勝地。即使他受傷了。他也要掩飾

它要讓那些等待它幫助,等待它救贖的人相信,它是不可戰勝的。

李傑或許不是太陽,但是他卻決心改變。自己這樣看起來似乎病情很重一般。其實他一直都是過于擔心了。

右臂的傷勢根本不會致命,最多是無法手術了!雖說手術是外科醫生地靈魂,右手則是手術的靈魂。

如果丟失了靈魂,那會是一個很痛苦的事情,也許以後不能在做外科醫生了。就算不能做醫生了,李傑還可以做其他的事情,還有很多事等著他去完成。

他要讓其它人繼續看著李傑天才的神話繼續下去,永遠也不會失 敗,他要將江振南的手術完成。要將自己的理想完成。

李傑將自己打扮的已經看不出是一個病人,現在的他看起來跟平時沒有什麼兩樣,如果有痛苦有受傷就讓自己一力承擔,不能讓其他人失望。

打扮好了以後,李傑准備去找江振南教授,雖然傷還沒有好。但已經確定不是感染所致。何況有安德魯在這里,李傑對于這個胖子還是很放心地。

李傑准備完畢,現在他打算逃出去,現在他正在住院,沒有醫生允許是不能出院的。醫院經常會有病人逃院,多數是被高昂的醫療費用壓迫所致,偷偷逃跑以逃避住院費。

“這次當了一會病人,不僅是進了手術室,還體驗了一次逃院!”李傑心中感歎道,但願這次能將病人的經曆一次體驗完。以後再也不要做病人才好!

李傑的願望立刻就實現,他馬上體驗到了病人的經曆之一,逃院被抓!

“站住,李傑你要去哪里?”一個粗暴地聲音傳來,李傑回頭一 看,正是大胖子安德魯,他的身後跟著一個穿鵝黃上衣,花格裙子的漂亮女孩于若然。

典型的美女與野獸!李傑心道,突然又覺得迷惑,這兩個人應該不認識,怎麼會突然走到了一起?

“我出去轉轉,醫院里太悶了哈!”李傑笑著掩飾道,說完他突然發現安德魯竟然突然換了一個表情。

他那種胖的有些圓的臉突然變得有些悲傷,接著他緩緩的說道: “李傑你完蛋了,根據我的檢查,你必須截肢了!你的右手不在了!”

“去你的,開什麼玩笑!”李傑沒好氣道,他就知道安德魯要嚇唬他,如果是昨天恐怕李傑就被騙了,今天地他已經不是那麼全部心思都在胳膊上了。

現在他的頭腦是清醒的,對于任何的事物都有自己的客觀判斷。

“真沒意思,你就不會配合我一下麼?哭著哀求我,讓我來治好你的病麼?”安德魯撇撇嘴道。

于若然拿這個安德魯實在沒有辦法,這個家伙總是喜歡惡作劇,對于病人竟然也是這樣。不過這個胖子心底善良,是一個好人。

“李傑你放心吧,安德魯已經掌握了你的病情!”于若然說。

“哼哼,如果不是看在我的美女助手的面子上,我就不救你了,走吧!讓我來確定一下!”

在病房里,安德魯跟護士要了很多檢查器械。李傑看到這些器械就害怕,他不知道這個粗魯的胖子要干什麼,但是他能確定,這個家伙肯定掌握了一些情況。

安德魯雖然喜歡開玩笑,看起來似乎就是一個沒正經的傻胖子。但是認真起來的時候,集中力也是十分驚人的。

在給李傑做檢查的時候,看起來幾乎變了一個人一般!那種傻傻的笑容,無聊的玩笑都不見了。

“跟想象的一樣,現在做最後的一個測試,你忍著點!”安德魯說道。

李傑點了點頭,接著又搖了搖頭,不過已經晚了,安德魯抓起他的胳膊,拿起一根穿刺針就紮了進去。

接著又是第二根針,李傑疼得想把手抽回去,可是他被安德魯有力的手抓著,怎麼也動不了。然後他又感覺到第三根針插入,李傑的肌肉緊繃,但是針卻完全插入進去。

安德魯折騰了一陣後,將針拔了出來,緩緩的說道:“你看?我收集到了什麼?”

三支穿刺針里面都是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李傑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立刻明白了,在看看胳膊上的三個傷口。

剛剛被安德魯弄的不快的感覺立刻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高興。三個針頭所穿刺的地方都是潛在的肌肉壞死部位。

但是卻什麼都沒有取出來,壞死的肌肉並不存在。又是錯誤的檢 查,肌肉並沒有壞死,只不過是處于一種缺乏養分的狀態,在影像儀器檢查的時候誤以為是壞死而已。

知道此刻李傑才是真正的放下包袱,此前他一直都被自己傷勢所影響,思想一直都不清晰。

其實他早就應該做這樣的檢查,可是他實在是太關心自己的病情 了。‘醫不自醫’的教訓又一次體現在了他的身上。

“好了,我的兄弟,告訴我你的檢驗結果!”李傑高興的說道。

“沒有結果,我推測的原因都不存在,目前我覺得你應該是免疫功能紊亂引起的,也可能是血管神經調節障礙引起!”

“好了,我明白了,先停止所有藥物,先靜滴氫化可的松!”

“那如果無效呢?”于若然問道。

“那就說明不是血管神經調節障礙引起的,而是免疫功能紊亂引 起,改吃免疫抑制藥物!”李傑淡淡的說道。

“那不是將你自己當成試驗品了?”于若然驚道。

李傑顯得很高興,畢竟已經確定了病情,其實沒有想象的那麼嚴 重。不在乎的對于若然說道:“這就是藥物排除診斷,治療那種病的藥物有效,就說明是這種疾病!”

上篇:第三卷 第十八章 誤診     下篇:第三卷 第二十章 換血、遺傳性、包子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