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二十章 換血、遺傳性、包子醫生  
   
第三卷 第二十章 換血、遺傳性、包子醫生

藥物排除診斷的缺點之一就是需要大量的時間來驗證,人體就像一個實驗器皿,藥物就是化學反應材料,那種藥能與治病因素反應,哪種藥就是正確的。

;+個症狀起碼要三天。李傑覺得自己的耐心已經到了極限,恐怕等不到那麼久了,

吊瓶里的藥業已經打完了,李傑拔掉針頭,對這眼前的小護士說 道。“今天開始不吃藥了!”

護士立刻停止了手頭上的工作,臉離開陰沉下來,不悅的對李傑說道:“不行,李醫生,你好歹也是個醫生,怎麼能任性不吃藥呢?”

不吃藥的主要原因就是,藥不對症狀,現在李傑吃的要還是以前對手臂感染是開的藥物。其實李傑的血尿就是因為亂吃藥吃的,當然這不能算醫生的錯,就連李傑自己當初都錯誤的判斷是感染引起血栓。

西藥的毒性大,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很多腎衰竭病人都是因為吃 藥,包括吃錯了藥物,也包括正確藥物的副作用。

其實這也是無奈的事情,沒有事物是完美的,無論什麼總是要有點可惡的副作用。

“其實我跟羅剛主任說過了,這個藥根本不用吃了!”這個小護士太認真了,李傑只能騙她。

護士看著李傑那嚴肅的表情不像是撒謊,又想到這個李傑怎麼說也是一個醫生,于是點了點頭說道:“那我走了,還有什麼事就叫我!”

“等等。給我要放血,大概500mL!”李傑說。

護士以為自己聽錯了,沒聽說過現代醫療還要放血的。只有古代的歐洲好像有這種變態地療法。再說這放血好像沒有什麼科學依據,她只知道放血只能造成傷害,根本不會有什麼療效。

李傑覺得病大幅度的好轉,當然好轉的原因並不是藥物的療效,除非是仙丹,氫化可的松顯然不是仙丹。

這個世界上本就沒有仙藥。但是卻有療效可以達到仙藥的一部分效果的,那就是放血,然後加入人造的血漿。

“放出地血要小心的保護好,立刻送檢!另外給我留幾分樣本!”李傑淡淡的說道。

護士被放血這詞給嚇到了,其實放血就是跟獻血時抽學是一樣的,只不過名字可怕一些。不過她很快的反應過來,立刻去取抽學的工具。

她雖然不明白李傑想干什麼,但還是照著做了。很顯然這個傳說中的天才醫生目前是情清醒的,他不會拿自己身體開玩笑。

橡皮帶紮緊胳膊,接著又對著血管迅速地拍打,血管在外力刺激下膨脹起來。針頭准確的插入動脈。鮮紅的血液毫不費力的被吸了出 來。

足足吸了500升地血液,李傑卻還沒有什麼感覺,也許是因為身體好年輕的緣故吧!接著又按照計劃,輸入人造血漿。

人造代血漿是一種含有6的藥用 乙基澱粉—‘賀斯’的生理鹽水注射液,它畢竟是人造的雖然可以運送氧氣,但是沒有血液中的那些物質。李傑這次注入它,就是維持血細胞比容降低在10%左右。

李傑的疾病現在百分之百確定的是血液有問題,輸入人造血漿作用就是,阻礙白細胞和內皮細胞的粘附。降低粘附因子濃度,防止血栓形成。

同時改善內皮細胞供血和活性,防止和減輕毛細血管地通透性,擴容強度大,擴容時間持久,擴容效果平穩。能夠有效補充血剛剛放掉的500ML血液。

人造血漿的輸入其實是李傑靈機一動想出來的,其實在他還是李文育的那個時代就有人這麼做過,人造血漿的醫療原因很簡單,它可以降低血液中地細胞含量,構成血栓的材料就是血細胞,材料少了,血栓的形成自然就不會那麼容易。

血液放多了,李傑覺得有點心跳加速,頭暈,不過他覺得這更多是心里作用。而不是因為抽出來的血液太多了。

如果裝在礦泉水瓶子里,足足可以裝一瓶。李傑看到這些從自己身體里抽出來的血就會心里怪怪的,其實這些量並不大,開始抽血的時候他還沒有什麼大感覺。現在還補充了人造血漿,就更不可能有頭暈了。

如果是安德魯看到這麼多血恐怕會高興死!因為他的實驗原材料可是多了很多,再也不用節約使用了。

換血這算是一種極端的療法,甚至第一附屬醫院里的醫生都沒有想過人找血液可以這麼干,這些血液通常都是在血液稀少地時候,臨時補充血液,輸血用的。

因為人造血液不用考慮血型的因素,同時量大,效果也不錯,用來應急使用效果很好。

李傑輸完人造血液後又休息了一陣,最後站起來,對護士說道: “謝謝你,別告訴別人我抽學換人造血液了,這是我們的秘密。”

李傑說話的時候故意離這個女護士很近,弄的她很不好意思,為了擺脫窘境她只好點頭。其實她對李傑印象不錯,不過她知道李傑已經有了女朋友,而且好像還不只一個。

李傑說完邪邪的一笑,然後風一般的消失了。他還有很多事要辦,否則也不會弄出換血這種事來。

現在他已經完全從失去手臂的恐懼中恢複過來了,否則他也想不出這麼絕的換血注意,其實那次冒險手術時,他就應該換血,那樣複發的幾率就少了很多。

這幾天李傑都沒有出醫院,此刻突然間的出去,他甚至還不適應如此強烈的陽光,閃耀的光線讓他睜不開眼睛,炙熱的太陽讓他覺得皮膚在燃燒。

今日是一個特殊地日子,今天是李傑從中華醫科研修院畢業的日 子。李傑要回去告別母校。同時回去看看同學們。

另外的一件事就是去看看江振南教授,李傑覺得自己應該幫他將手術完成了再說。這也是李傑剛剛決定的。就算不斷的用換血的辦法,李傑也要堅持著完成法樂四聯症的手術,完成江振南教授的最後一次研究。

中華醫科研修院到處都是穿著學士服照相地畢業生們,他們或歡笑著、哭泣著、憂傷著、高興著、對未來憧憬著,對母校留戀著。

生在畢業前基本都已經確定了自己的工作,一般的實 麼醫院,畢業了就會留在那個地方。



看著眼前的這些同學。李傑不僅覺得有些悲哀,他是屬于少數派,還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在何方的一小群人,同時又悲哀得了這麼奇怪的 病。

悲哀的另一個原因,也是最總要地原因,他沒有一起畢業的同學,跟他一起的同學都在讀大二,准備著期末考試。實習的時候他也一直是孤家寡人。所打交道地都是一個社會上的,要麼就是醫生。

穿越樹影斑駁林間小路,李傑徑直來到了馬云天院長的辦公室。在李傑住院時馬云天院長就托人告訴他關于畢業的事。

其實李傑根本不用來學校,各種手續馬云天都會幫他處理。但是李傑不想躺在醫院里畢業。

中華醫科研修院風景百年來幾乎沒有什麼變化。學校的周圍,摩天大樓層層樹立,但是學校依然堅持著他自己的古樸風格,除了幾棟大樓以外,其他的都沒有修改過。

馬云天院長沒有想到李傑會出院來學校,當他看到李傑的時候,趕緊招呼他坐下,然後熱情的問道:“怎麼出院了 .了麼?”

“完全沒有問題,今天是畢業地日子。我怎麼能不來呢?”李傑 說.

“身體康複了就好,你馬上就要離開學校了,對未來有什麼打算 麼?”

李傑知道他的意識,馬云天跟江振南教授都是一個心思,想讓他繼續留在第一附屬醫院,李傑也不點破。只是搖了搖頭說道:“我還沒有確定,現在只想把病養好了再說!”

“我希望你能留下來,就算不是第一附屬也行,我們學校的合作醫院有很多!隨便你挑選,去哪個都可以,隨時歡迎!”

“那我先謝謝院長,我先去看看江教授,另外跟同學們道別!”

“好的,你的畢業證等還沒有辦理好,明天我叫人給你送去吧!”

離開了院長辦公室。李傑徑直走上辦公樓最頂層的江教授地辦公 室。學校樓不高,最頂層也不過是5而已,沒幾步就上去了。

李傑剛剛走 4,轉過樓梯,准備上五樓的時候,卻看見人下來。是他熟悉的于若然。

今天她換了一身打扮,那身鵝黃的短衫變成了白色,上面的卡通圖案讓人感覺多了幾分童趣。下身的長裙一直搭過膝蓋,腳上則踩著一雙簡單的涼鞋。

五樓只有江教授一個辦公室,其他的房間則是會議室等不精彩有人的地方。于若然顯然剛剛從江教授那里出來,李傑想打聽一下江教授是不是在辦公室,還沒開口,于若然卻先說道,“李傑?你怎麼跑出來 了,不是說讓你休息麼

“我畢業了,不能就這麼離開,今天是離校地日子,我想來看看!另外你不用擔心,我已經做了特殊的處理方法。”李傑含糊的說道。

“江教授不在,你別上去了。時間真是太快了,你都要畢業了,去看看找同學們吧,在你走之前,我們好好相聚!”

學生時代應該是每個人最懷念的時代了,當步入社會的時候才會發現,那段時間是多麼的愜意,多麼的珍貴,多麼的令人懷念。

李傑與于若然一個在前一個在後慢慢走著,學校內不時可以看見穿著學士服拍照留念的學生,還有一些准備離校的,背著行禮戀戀不舍離開。

現在的這個年代是一個熱血燃燒的激情大時代,不知道什麼時候,下海潮席卷了這個社會。學者們突然改變了往日的形象,鋼筆與眼睛不在了。普通人對于知識分子地尊敬與羨慕也不在了。

天之驕子的大學生們再也不是那麼死板了,很多人放棄了待遇優厚的工作,鼓起勇氣邁出了下海創業的一。

中華醫科研修院的學生畢業都是很容易找工作的,而且工作都是特別的好。海經商需要鼓起很大的勇氣,放棄穩定地高收入工作,在超高的風險下摸爬滾打。

高風險帶來的就是高收益,多少人一夜暴富,躋身富豪一族。

醫學院的學生下海經商的首要選擇差不多都是做藥物銷售。這就是第一批醫藥代表。敢于放工作的畢竟是少數,去做該行做醫藥的也不是每個人都能成功。

這個年代校園里很少出現招聘廣告,畢業生基本是靠安排,能力高的自己找,第一附屬醫院地學生更是基本留在實習的醫院,多數時候學校里的招聘廣告基本貼了也沒有用。

但是今天,校園里卻看到了這樣的廣告寫著,‘招聘藥物銷售人 員’。然後在下面寫了很多誘人地介紹,比如工資、待遇等等。

藥商們也是無奈,國家經濟進入高速發展的時代,競爭異常的激 烈。國企的規模大,銷售渠道廣。

私人的藥廠,或則國營的小廠無法與巨頭們正面競爭,也不知道是誰想出的主意,在大學生畢業生中招聘藥物銷售人員。

中國是一個人際關系複雜的國家,整個社會就是由這種錯綜複雜的人際關系所組成地。醫學院畢業的學生是賣藥的首選人士。

首先,他們對于藥物有著一定的李傑,很熟悉這個行業,對于銷售擁有很大的優勢。其次。就是他們的人際關系,大學地同學基本上都會在醫院做醫生,推薦給做醫生的同學藥物,一般都會成功的銷售出 去。

中華醫科研修院無疑是這些藥商們招聘的重點地方,這里是培養出了國內最好的醫生,這里畢業的學生。用不了幾年都會成為所在醫院的頂尖醫生。

職位越高,在醫院的地位也就越高,試想一個藥物銷售員的關系網里,全是院長、主任一個級別的人物,他地藥物銷售將會毫不費力,用不了多久,可能一個百萬富翁就出現了。

李傑對于這個可是沒有興趣,現在他應該算是老板,康達的實際控制人。賣藥也應該是他李傑招聘別人賣藥。

看到這個廣告也給了李傑一個提示,以後賣藥他也要招聘醫學院的畢業生。高薪厚祿的供養著,起碼要比這些招聘廣告商的高。

李傑雖然看不起這個招聘

但是有很多人已經動心了,廣告上給的工資很高,多 來自農村,長期的貧窮讓他們對金錢有一種近乎瘋狂的追求。

這些工資以及提成錢,在李傑眼里不值得一提,因為相比他李文育的那個世界,這個工資以及提成的比例太低了。

他們的招聘的時間很早以前就開始了,雖然效果不佳,但是卻沒有放棄,只要在這里招聘總是會有人來。

今天是畢業的日子,也是最重要的日子,甚至有的藥廠在學校里派來了專人招聘。這一招還很好用,很多人都來詢問這個工作,雖然他們基本都是出于好奇。

人們總是對未知的事物充滿了好奇,李傑也不例外,他想起看看這些未來制藥市場上的競爭對手,于是他跟于若然兩個人去湊熱鬧的去看看。

圍觀的人很多,天氣又很熱,雖然這里是背陰的地方,但依然讓人覺得熱的快要窒息。但好奇心的力量總是無比強大的。

招聘商是一個胖胖的禿頂男人,他身材不高,需要踩著一個小凳子才能看到所有的人。炎熱的夏天讓他汗流浹背,那禿頂也因為汗水的原因變得亮晶晶的。

“所謂十年寒窗苦,大家學習都是為了能有一個好的歸屬。做醫生是你們的一個選擇!來我們這里銷售藥物則是你們的另外一個選擇!”禿頂胖子說。

“你們能給什麼待遇啊!?比醫生的還好麼?”一個學生問。

“當然!我們的待遇……”禿頂胖子突然覺得一陣頭暈,眼前也在一陣天旋地轉,這個世界也昏暗了起來。他強打精神繼續說道,“大家放心。這里有……”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便再次感覺到眩暈,腿腳發軟,再也堅持不住一頭栽倒下去,意識喪失。

在場地都是准醫生,發現這樣的情況沒有人驚慌,而是紛紛想上前表演一下自己的醫術。李傑看到了這個人暈倒的全過程,也看到了在場人士蜂擁而至的樣子。

“讓開。大家別圍在這里,他可能中暑了,保持通風!”李傑高聲呼喊道。

圍觀的准醫生們都讓開了,因為說話的是李傑,這里幾乎所有的人都認識他。此刻再也沒有人准備一展身手了,因為李傑面前這無異于班門弄斧,自取其辱。

病人已經昏迷,那張胖臉異常地蒼白。李傑摸著病人的手臂,感覺他皮膚濕冷、脈搏細弱。

“叫救護車!”李傑喊道。

“已經叫了!”人群中有人回答道。

“中暑症狀,但看起來似乎更加嚴重,也許還有其他的並發症!”于若然說道。

李傑也不說話。將病人抬到一顆大樹下的木椅子上,李傑將他的上衣脫去,幫助散熱,同時又檢查一下他的狀況。

“可能是伴有肺炎,他呼吸頻率不對!”說話的是一個有些靦腆的大男孩,身體消瘦,皮膚是一種近乎于慘白地顏色。

“這不是食堂的包子男孩麼?什麼時候成醫生了!”人群中一個戲謔的聲音說道。

男孩更加靦腆了,慘白的臉上頓時泛起一陣紅暈,就如同一個害羞地小姑娘。李傑可不管他是小姑娘還是大男孩。

他說的正是事實。這個病人呼吸有些問題,肺炎可以解釋他的症 狀,但是又不完全。可是現在管不了這麼多了,只能對症治療。

病人突然呼吸困難起來,面色變得鐵青!典型的呼吸衰竭,看到這樣的情況人群中已經混亂了起來。畢竟這些人都是准醫生,雖然在醫院里實習過,但是在面對這樣的事情上,還有有些不知所措。

“去實驗室,那呼吸插管,再多拿手術包,快點!”李傑大聲喊 道,然後轉身對病人做人工呼吸,此刻只能減緩他的症狀。

這里距離實驗室很近,沒有兩分呼吸管就拿來了。呼吸道的插管很簡單,但是李傑卻怎麼也插不進去。

病人喉部肌肉閉鎖,李傑氣急敗壞的扔掉了插管,直接打開手術 包,在剛剛來這個世界地不久,他就用手術刀取出卡在氣管里的豆腐。

手術刀正准備落下的時候,李傑突然聽到有人喊道:“等一下!”

是那個靦腆的大男孩,他是是費了好大勁才鼓起勇氣喊出這三個 字。他還要說什麼,李傑卻已經將手術刀收了回去。

因為他突然意識到,這個病人沒有到開刀的地步,就算開刀了,作用也不大!他的病因不是喉部地肌肉,最大的可能是神經問題。

“病人有可能神經問題……”他的話與李傑不謀而合,他可是距離病人很遠,並沒有做實質性的觀察,但是卻做出與李傑一樣的診斷。

“包子男孩變身包子醫生,剛剛還說肺炎,這這麼快就變神經系統疾病了?”不知是誰嘲笑道。

“剛剛是我看錯了……”他不好意思說道。

李傑不是神仙,這種簡陋的情況下,根本無法救治這個病人。現在雖然天熱,但是中暑不至于到這種程度,而且他剛剛站得地方有很多 水,他不會傻到不喝水,而缺水到這種程度。

沒有儀器的檢查,根本救不了人。現在對他威脅最大的就是呼吸問題,但目前來講還不足以致命。

不能開刀李傑還有別的辦法,他拿出壓舌板,深入病人喉中,挑動幾下,誘發惡心嘔吐動作。

這個效果很好,喉部肌肉因為嘔吐動作而改變,閉合的僵硬咽喉部肌肉很快就恢複了正常。

病人地嘔吐並沒有吐出什麼,但呼吸卻恢複了正常,李傑的這個小小的手段折服了周圍所有的人,每個人都感歎著李傑果然名不虛傳。

救護車這個時候也在叫嚷著‘完了,完了(liao)’的匆匆趕來,車門打開。訓練有素地護士跟醫生跳下來,將病人帶上了救護車。

病人被被送到了醫院,這個藥商的招聘會也結束了,好戲落幕大家紛紛解散回去繼續著自己的畢業旅程。

那個靦腆的包子男孩沒有離開,他在剛剛那個病人剛剛呆過的地方尋找著什麼,表情很認真,似乎一個偵探在尋找著什麼證據一般。

“嘿,你在找什麼?”李傑問道。他對這個害羞的家伙很感興趣

是因為這樣靦腆的人不多見了吧。

于若然有著同樣的心思,她覺得這個男孩如果穿上裙子,紮上頭 發,完全可以混入女孩中而不被人發現。

“我覺得剛剛地病人應該是過敏,我想找找看過敏原是什麼!”男孩有些羞澀,李傑都搞不懂他到底在害羞什麼。

“哦,你的想法很有意思。怎麼想到的是過敏?因為突發性?”

“不是的,是因為,他的症狀很像,還有……”他一連串的說出一堆理由來。

‘很厲害的家伙!’李傑跟于若然心中同時生出這麼一個想法。他的頭腦幾乎可以堪比醫學數據庫,似乎所有地症狀等都記錄在他的腦海中。

此刻全部調用出來,他幾乎說出了所有可能的情況。這其中的多數李傑都沒有想到,當然這里幾乎都是跟這個病情無關地。

“今年畢業的麼?為什麼他們叫你包子男孩于若然笑著說道。

他臉更紅了,低著頭更加羞澀,李傑覺得他應該叫紅臉男孩更加確切一些。于若然這個女孩都比他大方多了,看到他不說話,主動的走過去伸出手說道:“我是于若然,他是李傑。很高興認識你!”

他猶豫的伸出手,同于若然握手幾乎是碰一下就縮了回去,然後對兩個人說道:“我叫夏宇,我是這個學校食堂賣包子的,並不是學 生!”

這下李傑可明白包子男孩的意思了,原來他是賣包子的。他這麼靦腆。大家肯定都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也都叫他包子男孩也不奇怪。

奇怪的是他一個賣包子地,怎麼會給人看病,而且說的條條在理。最可怕的是他那個如電腦數據庫一般的頭腦,幾乎將學校的圖書館都裝了進去。

“我沒有騙你們,我真是賣包子的!我媽媽就是在這里賣包子地,我從小就生活在這里,因為心髒病的原因我不能上學,就一直跟在媽媽身邊。小時候我覺得只要我學醫,長大了就一定可以治療自己的病!所以我有空的時候就會去聽課”

中華醫科研修院的旁聽生很多。學校也經常有空座位給他們,這是學校的傳統。只要有空座位你就可以去坐,如果沒有你可以在樓道里聽講。

沒有人會鄙視在樓道里聽講的人,相反大家都很佩服他們。學校有很多來之全國各地的旁聽生,學校對此也是不聞不問,這對旁聽生是一個學習的機會,對于學校學生而言也是一種激勵。

“我沒有不相信你,只是很佩服你,沒有上過學,只是靠旁聽竟然可以達到這樣的程度!讓人敬佩!”李傑贊道。

“我想去醫院看一下,明天再找個時間相聚吧。”李傑對于若然 說,看到于若然點頭同意後,他然後又轉頭對夏宇說道.“過敏原不用找了,如果真是過敏,我相信應該在剛剛那些人地身上。我現在去醫院看看那個病人,你要跟我去麼?”

“我?可以去麼?”夏宇指著自己驚訝的問道。

李傑點了點頭,鼓勵道:“你現在是包子醫生,不是包子男孩,要自信點!”

21世界什麼最值錢?人才!眼前的這個就是人才,一個 包子的能自學成才,足以證明他就是一個人才。

至于他的病,李傑早就看出來了,他全身白的沒有血色,除了不出屋運動接受陽光照射少,更有原因就是身體內部的問題,除了心髒恐怕還有其他的問題。

可能是天妒英才,這麼聰明的家伙卻要一定要有點疾病,否則以他的聰明才智在任何行業都會大放異彩。

夏宇覺得‘包子醫生’這個稱號挺好的,最開始學醫地目的就是為了治療自己的心髒病。但是很快他就知道自己的病目前治愈不了。

可是他沒有停止學醫的步伐。他已經深深的喜歡上了醫學,現在他最大的願望就是做一個醫生。

醫學是一個嚴謹的學科,赤腳醫生橫行地年代已經過去了。沒有學曆想進入大醫院幾乎是不可能的。就算你關系網很強硬也比較難辦,除非你能一手遮天,要不然死了個人誰都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以夏宇這樣的背景想要嶄露頭角幾乎是不可能的,今天又是一年一度畢業,夏宇不知道經曆了多少個這樣的日子了。

其實按照他的能力畢業根本不是問題,很多課程他都上過不只一 次。但是他畢竟不是這里的學生。沒有畢業證。

當李傑給他穿上白大褂的時候,他高興極了,那慘白地臉上泛起陣陣紅暈。雖然只是一個普通的白大褂,他還不能算一個醫生。

“跟著來,我們去看看這個病人!”李傑說

他現在也不算一個醫生,但第一附屬醫院卻沒有人管他,在這里每個人幾乎都默認了他的醫生頭銜。

禿頭胖子在急診室里經過簡單的處理,現在已經穩定了很多。現在他已經被轉到了普通地病房。

李傑並不是閑極無聊才來管這個疾病的。這個禿頭胖子雖然跟他毫不相關,但畢竟是一個不幸的病人,一條人命。

既然看到了就不能不管,而且這個病人的症狀很奇怪。算是一種怪病,這也勾起了他的興趣,想看看第一附屬醫院的醫生們對此有什麼見解。

“我們這麼去看病人沒有關系麼?”夏宇緊張的問道,因為他發現李傑的胸前也沒有標牌。

李傑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跟我走你還有什麼不放心地,走吧!沒有人會追究我們倆是不是醫生的!”

他說的是實情,他以前的辦公室還在哪里為他留著,因為誰都不知道李傑是不是要回來,畢竟醫院里曾經流傳李傑有超級後台的流言已經深入人心。

病人經過緊急救治已經清醒。病房中目前沒有什麼人,李傑跟著夏宇正好趁著這個時間溜進去。

“醫生,剛剛已經有醫生為我診斷過了,怎麼還要檢查?”禿頭胖子不解道。

夏宇聽到這話離開停了下來,不敢在多動一分,李傑卻是一副嚴肅的對病人說道:“你知道麼?我們兩個可是為了救你命而來地。你的病情很嚴重,現在正在會診。我有幾個問題要問你,如

答!”

禿頭胖子顯然很害怕,一臉驚恐的點了點頭。李傑示意夏宇繼續檢查,然後對禿頭胖子說道:“當時你暈倒之前,跟遇到時是什麼感覺,有沒有解除到什麼奇怪的東西,聞到什麼怪味?”

“沒有,我就是感覺頭暈,然後感覺這個世界仿佛變成了黑白的!我還以為我要死了!”

他的話說明了夏宇的推斷是錯誤的。他應該不是過敏,過敏應該是那又會是什麼呢?夏宇陷入沉思,種種可能的符合症狀在他頭腦中不斷地閃現。

“哦,那最近有沒有受過外傷,你平時工作都是干什麼?是否經常不走動?”李傑問。

夏宇一愣立刻明白過來,李傑是在懷疑病人可能有血栓,受傷產生的血栓,或則長期不運動以這個年紀都可能產生血栓。

這些血栓已經通過心髒,被運送到達到,因而影響了大腦的正常功能!果然是天才學生,雖然自己也知道這些,但是卻沒有李傑想的快!夏宇心想。

“沒有,不過在這之前我的確不怎麼運動,天天都坐在辦公室里!這有很大的關系麼?”禿頂胖子問道。

“沒什麼,我需要抽取血樣,另外……”李傑還沒有說完,發現病人突然劇烈的咳起來,那是一種很不正常的聲音。

李傑拉起聽診器,扯開病人的衣服,在他的胸部仔細的聽著他肺部的聲音。一般聽診的時候都要病人平靜,像李傑這樣在病人一邊咳嗽一邊聽診卻是匪夷所思。

夏宇從來也沒有看見過這樣的診斷,完全不是教科書上的常規方 法!

“深呼吸,盡量停止咳嗽。”李傑說。

病人按照李傑地指示。盡量的讓自己停止,可是就堅持了一下然後就放棄了,咳嗽卻怎麼也停不住。但就是停止的這麼一小會,聽診器已經迅速的移動了幾個位置。

咯血!李傑雖成功的對肺部做了檢查,但是病人卻進一步的惡化 了,他剛剛的咳嗽誘使他咯出大量的血液。

“肺內出血,新地症狀!我們需要更多的檢查了!”李傑說道。

本來負責這個病人的是第一附屬醫院的普通醫生,李傑的插手他絲毫沒有感覺不爽。本來工作就繁忙。有人幫忙到是一個好事。

禿頂胖子從來也沒有想到過自己會發生這樣的病,如果僅僅是暈 倒,恐怕他還不會有什麼害怕。

但是剛剛咯血卻是嚇壞了他,可是他還不知道,在醫生的眼里,他的眩暈才是最總要、最危險地症狀。

檢查的很快,沒有一會夏宇就跑回來了。

“檢查結果出來了,肺內多處發現囊腫。恐怕要手術了!”夏宇說道,他蒼白的臉興奮的有些發紅。

“可是病因還不清楚!”李傑摸著下巴說道。

“他是在藥廠工作地,我調查過他們生產的藥物,個別材料的吸入會造成肺泡部的囊腫!”夏宇說道。

“症狀符合麼?”

“是的。我覺得應該立刻動手術,他現在很痛苦,呼吸困難,大量咯血!”

李傑看了看自己的雙手,他雖然經過換血,但是依然不敢嘗試這樣長時間的手術。肺部多處囊性腫塊,是一個需要很長時間的手術。

目光從雙手移開,又轉到了夏宇蒼白的臉上。這個瘦弱地家伙基本功很紮實,李傑帶他來的一個目的就是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厲害。

另外一個目的就是想幫幫他。今天的診斷雖然他表現很不錯,基本功夠紮實,只是沒有在臨床上呆很長的時間,經驗不足!”

“說說其他地可能病症吧,或許我們會遺漏!”李傑其實不過是想考考他。

“可能有> + | 多。自身免疫調節失衡,或許也可能是VHL綜合症(>| . 母細胞腫瘤)…… .:|說出了一大堆的病症。

“VHL?”李傑自言自語道,接著頭腦中開始浮現出關于VHL的各種資料,多發性腫瘤,遺傳性!接著李傑突然大喊道:“我明白了,終于抓到了這個要點!去檢查他的腎髒,還有胰腺,如果發現囊腫就告訴 我。”

夏宇一愣立刻明白了,如果發現了更多的囊腫就肯定是‘視網膜中樞神經血管母細胞腫瘤’的多發性。全身性擴散。

夏宇走後,李傑興奮的看著自己的胳膊,他幾乎可以確定自己掌握了胳膊地病因!安德魯所謂的兩條病因,免疫功能紊亂與血管神經調節障礙幾乎都不對。

只有一條原因能解釋李傑的這病!那就是遺傳性,血液的栓塞,血細胞的粘稠都源自于這個遺傳性!

檢查很快速,夏宇沒一會就帶來結果,現在醫學影像學儀器不夠發達,檢查不是很清楚,恐怕要開胸確診。

“好了,終于結束了!今天的診斷結束,我們走吧!”李傑說

“可是病人還沒有確診?”夏宇不解的道。

“放心吧,這里的醫生會處理這個問題!我想問你一個事,想做醫生?還是想做一個賣包子的?雖然他們都是穿著白大褂,但是你要明白其中的差別。”李傑笑道。

“我想當醫生,但是我媽媽去需要我幫忙賣包子,我也沒有文憑。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夏宇低頭玩著手指說道。

“那就做‘包子醫生’吧!我需要一個醫生,不需要文憑,工作地點可能會不在BJ,但是來去自由,除了節假日,每個三個月 來!”

夏宇想都不想點頭對李傑說道:“你說真的麼?我可以做醫生,真是太好了,我要告訴媽媽去。”

如果不是碰到李傑他恐怕永遠都不了醫生,不僅僅是因為文憑,還有他的心髒病,無法治愈的心髒病。

如果李傑不幫助夏宇一把,他可能永遠賣包子,不會成為包子醫 生。如果李傑不幫助夏宇,恐怕李傑也不會這麼快的發現他血液中的問題。 有的時候,幫別人也是幫自己。

上篇:第三卷 第十九章 藥物排除診斷     下篇:第三卷 第二十一章 拖拉機救護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