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二十一章 拖拉機救護車  
   
第三卷 第二十一章 拖拉機救護車

包子醫生?”安德魯驚訝的看著夏宇說道,然後又繞 兩圈,最後對李傑說道,“我看他是‘面條醫生’,什麼包子有這麼 細,這麼長,還這麼白嫩?”

夏宇在生命之星交流周上聽過講座,知道眼前的這個貌似粗魯的傻胖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基因》主編安德魯。

能看到安德魯,能有機會跟大名鼎鼎的《基因》主編認識,對他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至于安德魯說他是面條醫生,他也不在意,反正 ‘包子醫生’跟‘面條醫生’也都一樣,他也賣過面條。

“你別小看了他,我眼光是很高了,這個小家伙可比你厲害多 了!”李傑沒好氣的說道。

“是的,他做包子,下面條肯定比我厲害!不過比起吃包子,吃面條他就又不是我的對手了,哈哈哈!”安德魯得意的笑著。

“不跟你開玩笑了,安德魯我有事求你,你看,我有困難總是找 你,你不會嫌我煩吧!”

“肯定會,不過你要告訴我,你怎麼從醫院里跑出來了,我就不嫌你煩人了!是不是找到什麼新方法了治你的胳膊了?”

李傑還沒等說話,夏宇卻先開口說道:“李傑大哥你胳膊病了麼?告訴我症狀,我來幫你看看,也許我能找到方法!”

他剛說完才想起來,這兩個人都比他厲害,自己又有什麼資格給李傑做診斷呢。出乎意料的是兩個人沒有笑他,李傑更是將自己的情況給他說了一邊,從感染開始,一直說道最近的換血。李傑剛剛說完。安德魯跟夏宇都驚呆了。

“換血?李傑你真是膽大妄為,地確是一個好方法!我都沒有想 到,不過這不是長久的方法,畢竟不是真實的血液,雖然人造血也能運送氧氣,但是畢竟其中組成差距太大了。經常換可不行。”

李傑當然也知道,要不然也不會拼命的找解決的方法了。夏宇從李傑述說病症開始,他就一直在想辦法治療這個病。

這個疾病不是很常見。他臨床經驗又不是很多,雖然包攬群書,確實的到了現在也沒有想到什麼辦法。

“我又發現一個可能的原因,也是最可能的原因!那就是遺傳,我想回家一次,對我媽媽地血做一次檢驗,同時也對我的血液最一次分 析。”

安德魯拍了一下大腿,恍然大悟道:“我怎麼沒有想到。你母親患過主動脈瘤!我自己就是研究這方面的竟然會忽略了這點!不過你不用著急,我們現在已經確定了不是‘免疫功能紊亂’與‘血管神經調節障礙’再去也不遲啊!”

“我等不及了,正好我也打算回家一趟,這個檢驗還是需要您來 做。治療也要靠您了。現在國內沒有這種對症的藥。”

“如果是遺傳,痊愈就成了不可能的任務,總是會有複發。不過你放心,你這個病我很有興趣,就算你不求我,我也會幫忙到底的!”

李傑點了點頭,他也知道這點,但是基本上找到的病根就不用害怕了。現在擔心也是沒有用的,如果安德魯都幫不了他。那麼誰都無法幫他。

回家其實是李傑期盼已久地事了,畢竟已經快一年沒有回去了,雖然打過電話,知道父母身體都算健康,但也是忍不住擔心!

“聽天由命吧!我法樂四聯症的手術還能做麼?江振南教授也是挺著急的!”

“看看吧,如果順利也許很快就能完成。”安德魯說完。看著李傑依然低頭不語,于是又說道,“不要想的太多,沒有人要求你必須做這些手術,不要讓自己背負地太多。你只是一個普通人,不要總是把責任攔到自己身上。”

李傑有點爛好人,心太軟,總是喜歡往自己身上攔事,現在他又多了一個小跟班,‘包子醫生’夏宇。一個白白淨淨的大男孩。其實李傑覺得帶著個小跟班賺到了,不說別的,就他做的那手包子可真是很好吃!

包子皮薄餡大,油而不膩,李傑真的懷疑這個小子選擇了當醫生,而不是賣包子會不會有點錯誤。

李傑正在夏宇家吃包子,同時也是來告訴夏宇的母親,夏宇打算當醫生,而他李傑則會幫助他,第一站就是出門積累行醫經驗。

“李傑醫生!小宇沒有出過門,還希望你多照顧他!”夏宇的媽媽擔心的說。

可憐天下父母心,看得出這位媽媽很舍不得兒子離開,但也沒有辦法,兒子總不能在母親的羽翼下生活一輩子。

李傑拍著胸脯保證道:“伯母你放心,我會照顧他地,我這次帶他去就是呆一個月左右。如果他不適應我那,我就帶他回來。”

李傑已經計劃好了,帶著這個小子回去,現在藥店就胡澈一個醫 生,那麼大的藥店恐怕忙不過來。夏宇雖然聽過課,但沒有做過實驗,動手能力肯定差的很遠,去胡澈醫生那里他可以學到很多,同時胡澈醫生也會輕松不少。

“媽,你就別擔心了,你放心,我肯定會做個好醫生。我倒是擔心你,沒有我幫忙你一個人怎麼忙的過來!”夏宇擔心道。

“媽都習慣了,兒子你放心吧!”

聽著母子兩人的對話,李傑突然覺得自己有點殘忍。其實他今天才知道,夏宇是單身家庭,單身母親靠著賣包子供養孩子的心酸又有誰能了解呢!

殘忍不過是暫時地,夏宇賣包子不是長久之計,他做的包子再好吃也賣不到狗不理的份上。這個孩子身體虛弱,還不知有什麼病,體力勞動肯定不是辦法。

李傑這個人心軟,最見不得這樣的情形,于是偷偷的跑出去,讓他們母子兩個說說心里話。

這次回去並不需要多久。不過是去對母親的血液進行檢驗,找到是否為遺傳因素。李傑沒有跟任何人告別,甚至石清都是一樣,李傑只是告訴他要離開幾天。在康達忙地昏天暗地的她也沒有多想。

C市J省的省會城市,這里要比李傑家鄉所在的L市大了不知道多少 倍,其實李傑回家是不用經過這座城市地,但L市的醫院儀器實在太差勁了,做遺傳檢驗

這座城市的大醫院里進行。

C市有兩家很有名的醫院一個 | : 誼醫院兩家醫院各有特點,總體上來說算是評分秋色。

李傑是一個路癡,只要一到大樓多地地方就頭暈,怎麼也找不到方向。雖然這里是他的家鄉,他依然分不清東南西北。

包子醫生夏宇,也是一樣,長途旅行的勞累與炎熱的天氣讓他的瘦弱身體很吃不消。這一路都是安德魯帶路,這個胖子其實也跟李傑差不多一樣不認路。但是他卻不承認自己是路癡,拿著地圖裝模作樣的看了半天。

三個人攔了一輛出租車,安德魯費了好大勁才擠進這個小小的車 內,他一個人幾乎就占據了後面兩個人的座位。可憐地包子醫生夏宇被他擠成餡餅醫生了。對于此,李傑很是慶幸他能坐在前排。

“去醫院!”安德魯擦著汗說道,北方的夏天雖然比不上南方,但依舊熱的讓人受不了,特別是他這樣的胖子,在夏天最難受。

“坐好了,最近地醫院是麼?”司機問道。

“走吧!沒錯!”安德魯又看了一邊地圖確認道。

當李傑走出出租車的時候,他們發現這個眼前的這個小樓實在太 破、太矮了。一點也看不出大醫院應該有的氣勢。



很明顯走錯的醫院,這里不是他們想去的人民醫院。或則中日聯誼醫院。

“安德魯,你不說你可能能找到麼?剛剛直接說去人民醫院不就完了!都是你自作聰明。”李傑沒好氣道。

“別生氣,我們再找一輛車,這次直接告訴他,我們先去人民醫 院,然後再去中日聯誼醫院。”安德魯堆笑道。

這條街不是很熱鬧。來來往往的人不多,等了好一會也沒有一輛出租車過來。現在的C市才剛剛發展,真是不如後世發達,中國經 .:騰飛,未來的幾年這個省會城市將會是另一個天地。李傑心想。

“你不覺得奇怪麼?這個醫院怎麼沒有人來看病?”安德魯突然問道。

“我怎麼知道,可能在整頓吧!”李傑沒好氣道,炎熱地太陽曬的他快要暴走了,他可沒有功夫管這個醫院的事,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早點離開這里。

“哎,病人來了。還來了好幾個!”安德魯說道。

李傑也不知道安德魯這個家伙怎麼有這麼好的興致,這個胖子明明比自己還要熱,可還有這麼好的興致東拉西扯地。

夏宇似乎已經熱的不行了,這一路上也不說話,那有些蒼白的臉上紅撲撲的,滿是汗水。虛弱的身子也似乎搖搖晃晃要倒。

李傑順著安德魯指的方向望去,的確是來了幾個病人,不過看起來很奇怪,他們一個個步伐矯健,看起來根本沒病。

安德魯回頭看了一眼,這個醫院的大門上掛著牌子,C市紅星醫院,接著轉頭對那幾個人說道:“來紅星醫院看病麼?”

“你們是這里的醫生?”來人說道。

“是啊!我們兩個人都算醫生!”安德魯剛說完李傑就知道不好,眼前這幾個人就不是看病的地。

可惜話已經說出去了,沒有機會了挽回了!幾個人聽完安德魯話,立刻變成了一副凶惡的嘴臉。

只見那幾個人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抽出了棒子,領頭的大聲吼叫道:“就是他們,兄弟們給我上!”

安德魯覺得這是在黑幫電影里才能看到的場景,頓時熱血沸騰,感覺自己似乎成了男主角,被千萬人追殺也能全身而退的主角。不知道能不能堅持到最後,一般被追殺的男主角總會在逃亡的路上有豔遇。

“快跑!”李傑拉著安德魯跟夏宇的就向醫院里跑,眼前地這幾個人肯定認錯人了,但現在他們肯定不聽解釋。

安德魯雖然體型巨大。胖的幾乎成了一個肉團,但跑起來確實絕對的快速,就如受了驚的野豬一般。

夏宇似乎很害怕,跑起來也很快,剛剛虛弱的狀態一下子全沒有 了。反而李傑跑在了最後面,聽著後面急促的腳步聲,他覺得心都要跳了出來。

三個人沖進醫院的大門,李傑隨手將門一關然後接著拼了命的跑。心中暗歎倒黴。怎麼遇到了這麼幾個不講理地家伙。

醫院的破門顯然擋不住這幾個憤怒的壯漢,他們咆哮著沖了過來。李傑覺得這輩子從來也沒有跑過這麼快,兩條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就如連個輪子飛速的運轉著。

三個人跑進醫院的大樓,卻發現這里冷清的很,只有一個看大門的老大爺在大瞌睡,其他地如護士,醫生都不見了蹤影。

李傑不由得一陣失望。其實他沒安好心,本打算跑進醫院,這些不講理的暴徒似乎非常恨醫生,如果他們看到穿白大褂的多了。就不會追逐他們三個了!

醫生們多了,也可以將這群家伙治住,可誰知道這里竟然一個醫生也沒有。

“這里快進來!”跑在最前面的夏宇發現一個沒有鎖地屋子,立刻跑了進去,對李傑跟安德魯招手道。

現在唯一的方法也就是進去躲一躲了,這個小屋子成了三個人的諾亞方舟。跑進去後,李傑趕緊找了一個桌子把門頂住,但還是不放心,又讓安德魯使勁頂著門。

“他媽的。你們給我開門!“外面吼叫道。

“你們認錯人了,我們今天剛剛來這里,不是這里的醫生!”李傑喊道。

“敢做不敢當,你們都承認了是醫生還在這里狡辯。”

他們一邊說著一邊撞著門,還好有安德魯這個大胖子在,否則以李傑跟夏宇這樣的兩個人肯定頂不住。

“我們報警吧!”夏宇說道。

“報什麼警啊!又沒有電話。”安德魯說。

這群人顯然喪失了理智。不問青紅皂白的上來就打人。李傑解釋他們也不停,真是比黑社會還黑社會。

“這個醫院怎麼一個人也沒有,你看這個屋應該是某科的診斷室,看起來荒廢挺長時間了!”安德魯撿起一本病例說道。

李傑立刻明白了,肯定

得罪了這伙人,被這群不講理的人鬧地瀕臨倒閉了。

“門口的兄弟們,我們幾個是醫生,但不是這個醫院的!我們不過是路過的醫生,如果你們又是什麼事跟我們說說好麼?我肯定幫忙!”李傑高喊道。

“去你X的,你們醫生沒有一個好東西。我媳婦進醫院的時候,你們說地比什麼都好聽,現在怎麼樣了?跑的一個都不剩,你們今天都別想走!”

如果在平時,李傑肯定也跟著發怒了,這群人蠻不講理,見人就 打,拋開醫療事故不說,他們平時肯定也是橫行霸道的主,吃點虧就覺得不得了,仿佛他們是天下最冤的人。

“你們真麼鬧下去也沒有結果,不如我們好好談談。我是BJ第一附屬醫院的醫生,如果你們有什麼病,只要能救治,我就可以治的好!”李傑不喜歡把話說的太滿,但是到了這個時候,不得不說的誇張點,讓他們安心。

外面安靜下來,隱約的能聽到他們在商量什麼。李傑知道自己的話起作用了,于是繼續說道:“你們不用擔心,如果是醫療事故,我還會幫你們打官司。保證你們會贏,如果你們不信也沒有辦法,一會我地朋友就回來找我,到時候看不到我,肯定會報警!”

似乎是李傑最後的一句話給了作用,他們中的一個人說道“好的,你現在就跟我去看看病人,如果你騙我們,保證不讓你活著走出去。”

李傑覺得有些好笑,明明已經服軟了,還好裝作惡狠狠的威脅。只要讓自己出了屋子,他李傑自然有辦法去脫困,最不濟也有辦法報警,對付這樣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他還是有很多辦法的。

夏宇被這群凶惡的家伙嚇地有些腿軟,可看到李傑氣定神閑的樣子他又放心了許多。安德魯總是那幅老樣子,也不知道是太有把握還是嚇的已經傻了。

李傑挪開了頂住門的桌子。然後輕輕的打開了門。剛剛因為跑的太慌張,沒有看清楚這幾個人,甚至是幾個人都不清楚。

門口一共 4人,看長相與穿著不過都是普通農民的樣子,誰知道善良樸實的農民也會變得如此凶狠。

“走吧,帶我去看看病人!”李傑說道,這幾個人對望了一眼,顯然沒有想到李傑出來地第一句話竟然是說這個。不由得都感到羞愧。准備了半天的狠話,惡話,甚至動手打人的心都沒有了。

當善良溫順的山羊都開始咬人的時候,肯定是除了嚴重的問題,恐怕這些農民真是受到了很大的委屈。

“我們真的跟他們去了?”安德魯小聲地用德語問道。

李傑沒有回答安德魯,而是轉身對 4人的頭領說道:“這位胖子大哥是外國的教授,不是一個醫生,我跟你們去。讓他們兩個回賓館 吧!如果你們有哪個兄弟方便可以送他去國際大酒店。”

貌似頭領的人略微地考慮一下,然後點頭同意了,並且派了一個人送安德魯回去。本來也要帶夏宇回去的,可是這個倔強的小子鐵了心要跟李傑一起走。

紅星醫院的事在C市鬧的很大 . 紙,沒有上電視。但全市人都音樂知道點這個消息,但就是沒有人管的了。

這其中的黑幕,貓膩多的數不清,事情牽連地太大了,官員們相互推脫責任,政府也睜只眼閉只眼。

李傑猜測的沒有錯,這幾個人都是農民。沒有什麼心機的農民。為首的那位姓張,李傑沒一會就跟他聊熟悉了,一口一個老張大哥,叫得親熱的很,老張幾乎都要把李傑當成親弟弟了。

那位老張也完全對李傑放下了戒心,懊悔的說道:“多虧了剛剛沒有傷到你。要不我可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壞人啊!都是那些XXX:紅星醫院,那群狗日的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紅星醫院的人跑到什麼地方不要緊,目前最重要的是病人的情 況!”

李傑說道病人,勾起了他們埋在心底的悲傷。這幾位而立之年的農家漢子都忍不住哭了出來,根據老張的敘述,他 4都是郊區的菜農。

原本都不認識,如果不是因為親屬病倒了,他們恐怕都不會見面。因為紅星醫院距離南郊最近,所以也成了他們看病的首選地點。

醫院在他們眼里都是神聖地地方。醫生這個職業在他們的印象里都是神仙的化身。得了病只要去醫院看看,必定藥到病除。

紅星醫院其實不錯,可誰知道三天前竟然出了事。老張的妻子本來正在農地里干活,突然覺得腹部不劇痛,就被送到了醫院。

“本來說是闌尾炎,誰知道這麼小個病現在竟然不行了!”老張聲音有些哽咽,幾乎要哭了出來。

“我弟弟也是,明明一個小病,就是胃痛,非說要開刀。開了刀結果現在就不行了!這群天殺的醫生!”

每個人的情況都不差不多,一點小病去醫院結果被弄成了嚴重的疾病。

“那醫院的醫生呢?不是被你們幾個打跑了吧?”李傑疑問道。

“我們幾個哪里有這麼厲害,醫院里很多病人都被診斷壞了!”老張歎氣道。

如果一次兩次的誤診有可能,但是全醫院都在誤診,那就是有問題了!但是李傑沒有點破。

“病人在哪里?”

“嗯,家里!”

“開什麼玩笑”李傑怒道,“為什麼不送醫院,帶我去看看!”

C市的郊區住滿了菜農,他們>:勞的他們天蒙蒙亮的時候就早早的起床,收割蔬菜,然後賣給菜販子。

他們賺的都是辛苦錢,賺的都是血汗錢。他們雖然勞累,但是他們快樂,雖然貧窮,但是他們善良。

首先去的是老張的家,病人就躺在床上,此刻正在安慰的睡著。 此刻地他跟正常人沒有什麼兩樣,除了腹部的包紮。

李傑上對病人做了簡單的檢查。然後說道:“送醫院!不要猶豫,所有病人送醫院!”

“可是如果送醫院,

後怎麼打官司,他們將我……”

“送醫院!”李傑冷冷的說道,“你們是想打贏官司,還是想留住親人!”

夏宇害怕他們吵起來,于是勸解道:“別吵,現在送醫院是主要 的。病人這樣看起來沒事,實際上他們的症狀已經很嚴重了。

這些病人目前都有不通程度的發燒,雖然還都情形,意識卻不是那麼清楚,多虧了李傑發現的早,否則他們早沒救了。

老張是一個頑固地人,他原本根本就不想送妻子送醫院,但是聽到李傑的話。卻不知道怎麼就動搖了。

可能這個陌生的年輕醫生的那種高度的自信,不容質疑的權威讓他做出了改變吧!

老張的妻子是一個30多歲的農村婦女,長期地體力勞動 壯,一直都沒有什麼病。可這次就是這麼一個小小的闌尾炎卻讓她幾乎死掉。

“高燒,意識模糊,恐怕是嚴重的感染!”夏宇低聲對李傑說道。

“我治知道,也許是剛剛的紅星醫院手術室給汙染了吧!造成了所有病人地感染。這並不是什麼難題,只要找到汙染源,然後用多倍的抗生素就可以治愈!”

兩個人正在說話的時候,老張卻慌張的跑過來了,或許因為太著急他說話都有些結巴。

“救……救……救救我老板,她不行了!”

看到他那慌張的樣子李傑就知道出事了。不等他說完就跑了過去,老張的妻子顯得很痛苦。

但是卻又說不出來,臉上盡是汗水,在床上不停的翻滾著,腹部的傷口已經滲出血液來。看情形是不能等了。

“立刻送醫院!張大哥,你快點准備車!”李傑說著跟夏宇兩個人用床單抬著病人就走。

老張這里一時半會也找不到什麼車。于是他只有開著自己家的拖拉機了,雖然開不快,但好歹也是個車,比走路確實要快多了。

這個緊要關頭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李傑跟夏宇抬著病人上了拖拉機地後翻斗。然後老張玩命一般的開動了拖拉機。

其他的幾個人看到老張的妻子這般的痛苦,也都不顧的感歎這個瘋狂地拖拉機,都回去送病人上醫院了,以防出現什麼意外。

雖然是C市的郊區,但是這里. =|< .這個玩命一般的瘋狂拖拉機不驚訝死才怪,其實如果仔細看他們會覺得自己在做夢。還是一個怪夢,在拖拉機後翻斗上竟然有一個病人,還有兩個不穿白大褂的醫生在進行開腹的手術。

老張的拖拉機技術本來就一般,在加上速度快,拖拉機本身穩定 差,現在車上顛簸的人胃酸都在往上翻湧。

“把手術包給我!”李傑對夏宇說道,他知道這很瘋狂但是沒有辦法了,病人發燒,而且血壓下降的厲害,心髒幾乎已經不能收縮。

拖拉機很顛簸,讓人覺得五髒六腑都要被顛了出來,夏宇的手術包是剛剛在紅星醫院順手拿的。

他因為只上過理論課,從來也沒有做過實驗,所以對一切醫療器械都有一種特殊地喜愛。當他在紅星醫院的時候,發現一個未開封的手術包,便順手拿了過來。

其實李傑也看到了,夏宇不拿,他也會拿,誰知道過來治療這些處在高危期的人會不會出問題。

李傑拉開病人的上衣,患者的腹部明顯腫脹,李傑用手一摸,立刻感覺到里面的異樣。李傑大聲對老張喊道:“去紅星醫院!”

“准備開腹,病人很危險!”李傑對夏宇說道。

第一次不帶手套拿手術刀,倒不是沒有手套,而是病人感染很嚴 重,手套已經沒有必要了。帶上了也只會浪費時間而已。

老張已經陷入瘋狂,紅著眼睛猛開拖拉機,聽到李傑的話也不多做考慮直接開向紅星醫院。

紅星醫院雖然沒有人,但是醫療器械以及藥品都是齊全的。發生這些重大醫療事故的也不過是在幾天前。剛剛李傑進去的時候還特別的留意了一下,幾乎所有東西都是保存完好。

恐怕是老張這些人鬧的太凶了,醫生們都沒有來得及處理這些醫療事故,也沒有來得及將醫院封閉,就被打跑了,現在只留下了一個看門的老大爺。

拖拉機顛簸實在厲害,李傑怎麼控制也拿不穩手術刀。他想放棄,可是病人卻等不了,不開刀她很難挺過去。

夏宇從來沒有看見過手術,甚至手術刀也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接觸。能親眼看到手術,甚至能參與到手術中,這讓他很興奮。

即使是李傑也不能在這樣顛簸的環境下毫無影響,他怎麼也控制不住。但是他依然有辦法,那就是找顛簸的規律,然後用最快的速度!

一條精確的支線,就如同用工具畫出來的一般!手術刀帶腹部最正中央,兩條腹直肌中央劃開了一道缺口。

精准、快速完美的缺口,沒有割傷肌肉,幾乎沒有出多少血。接著李傑又快速的在切口的兩個皮膚各自縫了一條線,然後對夏宇說道: “這樣拉著,不要動!”

很簡單的一個工作,保持手術切口的大小,保證手術視野基本上是每個新人的必經的工作。雖然很簡單,但夏宇卻很高興,畢竟有機會上手術台,確切的說是手術拖拉機,瘋狂的手術拖拉機。

剛剛觸診的時候,李傑摸到了腸道的異常。順著切口很快他就證實了剛剛的診斷,病人腸道一片混亂,腸道內大量的金黃色膿液,很明顯的感染化膿。幾條腸扭在一起,仿佛一個被頑皮孩子弄亂的線團。

普通醫生可能找腹部的腸還需要一點點摸索,根據經典解剖圖譜標准來按照位置來確定。李傑可不一樣,他是一個老手,了解人體內部幾乎比料了解人體外表皮膚還要多。

他直接用手解除了腸套疊,以減少對體內大靜脈的壓迫,從而解決最危險的症狀,血壓的降低,幾乎無法使心髒收縮。

上篇:第三卷 第二十章 換血、遺傳性、包子醫生     下篇:第三卷 第二十二章 奇怪的醫院,獨自一個人的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