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二十五章 紅星攻略(2)  
   
第三卷 第二十五章 紅星攻略(2)

星醫院的醫生們突然發現院長竟然變成了一個姓李的 們怎麼也想不通,這個皮膚黝黑,喜歡把白大褂當風衣穿的家伙怎麼可能做院長,要知道他僅僅20歲啊!通常的意義上來講,他連 .:畢業啊!

紅星醫院超級豪華的會議室里讓坐著這麼一個有點土的院長顯得格格不入,理念上的院長應該西裝革履,肅穆莊嚴,博學睿智,像這樣敞開穿著白大褂的院長的確少見。

但現在沒有人斤斤計較了,韓磊已經明確的告訴他們,這是省政府下達的死命令,紅星醫院已經暫時被政府接管,李傑代理院長,而他韓磊則是副院長。

李傑冷眼望著這些紅星醫院的醫生們,在座的醫生不是很多,這個超級豪華的會議室,同時也有著超級大的面積。略顯空蕩的會議室告訴了李傑,他讓韓磊傳達的召集令效果不大。

超過一半的醫生沒有回歸到紅星醫院,特別是那些略有名氣的醫 生,以及紅星醫院曾經高薪挖牆角的醫生,幾乎沒有都回歸,他們都他們不僅僅的醫術高明,社會經驗也足,他們不是這些在座的年輕的毛頭小子,很明顯紅星完蛋了。當然如果李傑沒有出現的話。

護士回歸的則更少,醫院里護士不超過十個人,比醫生還要少很 多,護理工作成了一個大難題。

這樣的情況也是意料之中,這麼危險的地方誰想真的回來呢?這些回歸地人甚至也有一部分是想保留這份工作而已,這也都是李傑能夠明白的。

會議室安安靜靜的沒有一個人說話,醫生們都在看著李傑。看著這個二十歲的年輕人院長,想知道面對眼前的困境他能出什麼主意。

李傑微微的眯著眼睛,似乎睡著了一般,他坐在會議室的院長位 置,或許是這個經過特別裝飾的位置襯托,在座地人都覺得這個年輕人不簡單,有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好了!在座的各位,很高興你們能回來!紅星處于危機之中。你們的回歸就是最大的幫助,我先代表患者,代表紅星謝謝你們!”李傑剛剛說完韓磊帶頭鼓掌,安靜會議室氣氛瞬間達到高潮。接著李傑繼續說道,“留在這里的,你們將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會有一個更加明亮的明天。離開地,截止今天起算起。沒有來參加回憶的醫生一律違約處理!他們將面對法律的懲罰。”

李傑的話引起一陣地騷動,這個時代還不流行工作合同制度,還沒有出現過什麼違約的事件,所以大家也都沒有想到這一點。但是這個紅星的老板的確跟這些醫生的都簽了工作合約,這也是外來資金投資企業的一大特點。

李傑是畢竟不是這個時代的人,他可知道簽了工作合同要違約必須要付一大筆錢。李傑這是典型的胡籮卜加大棒,留下的就有好日子過,離開地,回來也不要了!

不會來的全部一棒子打死,這一棒子還不夠,李傑繼續說道:“還有個別醫生,知道病菌的內幕。但就是不說,我已經將他送到派出所 了!具體的內幕已經掌握,這里也不多說,只希望大家好好工作。”

眾人再次議論紛紛,李傑所說的人他們都知道,那個家伙干了什麼他們也知道!李傑的這一棒子打中地要害。這些醫生中肯定有想搞事端的,此刻聽了李傑的話所計劃的破壞全落空了,此而再也不敢做什麼。

“現在醫院因為人事變動很大,我決定進行臨時的改組,希望這次齊心協力,共度難關!具體的改組情況將由韓磊公布,當然這只是臨時的,正式的任命將根據這次各位的表現來確定。希望大家能夠協力共 勉、共度難關!”

在座的多是年輕醫生,富有激情與活力,遠大地志向讓他們不畏艱難。勇于挑戰,向上爬成為科室主任是他們目前唯一的目標。

李傑的這些話充分的調動了他們的工作熱情,每一個人都在想,眼前這個年輕的黑小子可以當院長,他們為什麼不能破格提升?此刻的他們一個個猶如注射了過量的腎上腺素一般,興奮異常。

此刻李傑的老家,L市,益生藥店那明亮的落地窗里,不修邊幅的胡澈醫生永遠都是那麼大牌。

不過他的確有驕傲的資本,整個城市誰還不知道益生藥店的胡澈,這里是全市價格最低的藥店,同時也擁有全市最好的醫生。

只有不是什麼大病,一般人都會去益生藥店找胡澈,一般買藥品也都會都走幾步或則多搭乘一段車,因為這麼點時間跟車費同節省下來的藥費比起來根不能是九牛一毛。

益生的紅火讓醫院眼紅,但是他們也沒有辦法,這個藥店的後台是李傑,李傑的叔叔是藥監局局長王奎,同時副市長李碩與胡澈的關系也很好,兩個人經常在一塊下棋、打球。

胡澈依舊是那麼大牌,誰也請不動要看病,就算你來找益生藥店找他看病,那還要看他心情好不好,如果是一個他看不上的病人,那說什麼也沒有用。

不過一般讓他看不上的病人也不多,通常惡霸、黑社會、為富不仁等社會毒瘤才會讓他鄙視。

今天胡澈表現有點有點出乎意料,藥店里的工作人員驚奇的發現,這個很大牌的醫生今天竟然二話不說就被請走了,很匆忙的樣子,連去哪里都沒有說。

L市距離C市不過一百多公里的距離,胡澈心里盤算著,今天去了肯定要明天才能回來,但是他管不了那麼多,李傑在找他,那就肯定有好玩的事!

紅星醫院的豪華院長辦公室此刻一片狼

果上一任的院長回來肯定要抓狂,他是一個很講究生 人。從這里的裝潢就可以看得出,醫院的投資人是一個講究奢華生活的人。同時他也走的很匆忙,辦公室里的古玩、奢侈品都沒有帶走。

此刻屋里的各種古玩字畫都讓李傑清理了出去,取而代之的是各種毫無美感地數據圖,便利貼等。同時這里還有一個奇怪的醫療小組,李傑、安德魯、夏宇。

“一個上午不見,你就成了院長!這是什麼世道,人心不古啊。我還以為你是為了人民造福,原來是奔著院長的這個位子!”安德魯假裝的歎氣道。

李傑一直是好人。心軟的好醫生。同時他也是一個普通人,私心他還是有的,其實他第一眼看到紅星醫院的時候,他有考慮過接手這個醫院,但後來卻不了了之了。



醫院的情況太嚴重了,他地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解決這個醫院的問題上。可是現在他竟然被任命為醫院的院長,這又讓他幻想,是否能夠接收這個醫院。

但是李傑心里清楚這個醫院別的不算光這個醫院地樓房。也需要他傾盡所有的財產,更別說這個醫院里的醫療設備了。

要知道幾乎所有的醫院都將賺的錢投資到了醫療設備上,醫療設備都由國際上最大的壟斷公司制造,其價格高的離譜。

安德魯的玩笑話正好說到了李傑的心里。雖然是有些無心地,但也讓李傑有些不好意思。雖然只是想想,但畢竟李傑有趁機吞並醫院的想法,不過這個時候他的黑臉起了作用,那麼一點的紅根本看不出來。

“別胡說,我怎麼會那麼卑鄙,我們來討論下這里的疾病解決 吧!”李傑仗著臉黑,裝作一副不在乎的樣子說道。

“夏宇說症狀!”安德魯身體靠在了沙發里,懶洋洋地說道。

“多數的病人不通程度的低燒。其他的症狀也不盡相同,有一些血壓下降、有的腹瀉、白細胞增加……”夏宇一絲不芶的說著。

但是李傑跟安德魯卻沒有那麼注意聽,他們不是醫學院的學生,只需要知道開頭他他們就已經大概的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肯定是某種細菌感染,寄生蟲沒這麼廣泛,病毒不可能這麼嚴 重。是假單胞菌?放線菌?但是症狀為什麼不同?難道個體的差異?”安德魯摸著下巴說道。

“也可能是螺旋體,支原體地混合其他病菌的感染,或許我們需要更多的觀察!”夏宇說道。

“有道理,但是症狀卻不通。分泌物的鏡下檢查也不對頭!”

正在三個人舉棋不定的時候,門口傳來一個李傑熟悉的聲音說道:“不用考慮了,他們的所感染的致病菌只有一個,去統計下這些病人的先前所患的疾病,然後根據他們的症狀來進行分析!”

“啊!我明白了,您是說某種未知的病菌直接作用于病人的患病 處,造成了每個不同的病人都有不同的症狀。因為他們的疾病不相 同!”夏宇拍著大腿說道。

“孺子可教也!”站在門口的胡澈說道。

他依舊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不修邊幅的他好像一個老流氓,但是這只是他的外表,所謂敗絮其外,金玉其中。

李傑沒有想到胡澈會來的這麼快,他以為怎麼也會等一段時間,以他的懶散或許要明天才可以到。更沒有想到的是胡澈剛剛到來就解決他們的難題。

致病菌只感染病人患病的器官,或則部位。同時與患者本身所帶有的治病物資相互作用,才產生了不通的症狀。

“怎麼能證明你是正確的呢?”安德魯說道,他也不認識這個不修邊幅老頭,但是卻不妨礙他跟這個老頭爭論。

“相同疾病必然有相同的症狀!發現這個就可以了!”胡澈淡淡的說道。

“如果沒有相同的疾病怎麼辦?”安德魯說道。

“那就制造兩個人患同種疾病,然後在試用這個病菌。如果症狀相同,那麼為我們就是正確的!”

“沒錯,實驗體就用你跟李傑吧!”安德魯拍手道。

“不!胖子比較好,我本身就患有多種疾病!”胡澈認真的說道。

李傑沒有興趣聽這兩個活寶爭論,拉著夏宇去給病人做檢查去了。胡澈的確如李傑所期盼的,診斷是他地長項。他不過剛剛到來而已,就立刻掌握了這個疾病的要點。

現在要做的就是去證明胡澈的診斷是正確的,找到兩個相同疾病的並且感染未知致病菌的病人。

現在李傑是院長,並不需要自己去統計,只需要一個命令,全醫院的醫生就會將報告呈遞上來。

權利是一個好東西,他就如毒品一般誘惑人,卻又比毒品更難戒 斷。一旦嘗試便放不下。李傑此刻算是終于體驗到了這個滋味。

“統計上來了,很遺憾,我們醫院地30個病人沒有一個|的疾病!唯一的一對相同的是兩個闌尾炎患,但是有一個誘發了多器官的病變,並且讓你治好了!“夏宇說道。

“哦,那完蛋了,李傑你跟胖子獻身吧!”胡澈對安德魯說道,安德魯雖然喜歡開玩笑。但一直都是他開別人玩笑。在他的朋友圈里都是一些嚴肅的學者,要麼就是一些古板的貴族。

胡澈還是第一個開他玩笑地人,不修邊幅的胡澈其實知道安德魯的身份,李傑已經偷偷告訴他了。但是他就裝作不知道,繼續拿胖子開 心。

“獻身的應該是你,你這個老家伙!”

“不用獻身,准備這個闌尾炎患者病人進手術室!別忘

們新近地藥品,老藥品要封存!”李傑說道。

“進手術室干什麼?要解剖活人麼?”李傑起身剛准備去手術室卻被安德魯拉住了,這個胖子好奇心很重,他以為李傑是要對這個人進行解剖。

“什麼解剖活人,上一個闌尾炎患者病變是從腸道開始了,只要有腸的重疊。腸道里有氣體的梗阻,那麼就能證明胡澈醫生是對的!”

“沒錯,你先去手術室,我們去搜集所有病人的資料!”胡澈說 道。

其實李傑已經認同了胡澈的觀點,所有的病人肯定都是被一種致病菌感染,但是具體是什麼東西卻沒有人知道。這需要最博學的醫生來診斷。

在手術室里的李傑也證明了胡澈地觀點,病人的確有腸的重疊,並且腸道在感染。

最令人頭痛的是,目前無法明確感染這個病菌的症狀是什麼,每個病人在感染了這個超級病菌以後的症狀都不相同。

.熱,高燒、神志不清……5床病 人,肝硬化,3腫大,昏迷……”夏宇一遍又一遍地報告著病人狀況。

不僅僅是上過手術台的病人。普通的病人即使沒有開過刀也都有不通程度的感染!病人數量不是很多,各種病況又不相同,很難確定他們具體類型。

胡澈的方法很有效,病人太少了,相同類型的病人更少,很難確定病情。

那個企圖破壞李傑手術的助手醫生什麼也不知道,公共安全專家們連夜審訊也沒有問出什麼來。相信在省長的命令下他們也不管玩什麼花樣。

如果能找到知情人,這個病菌的破譯就容易了多了。另外的一個方法就是做檢驗,只要有一個病人死于這個感染,尸檢地報告就會暴露出這個病菌的種類以及結構!

可是又有誰希望失去生命呢?

胡澈不是那種光說不練的人,病人的病症是需要親自去看才能清楚的,而不是在聽別人的複述。

“令人沮喪的結果!雖然縮小的范圍,但是依然不能確定最終的結果!”胡澈在看完病人後說道。他的身邊是同樣沮喪的李傑跟夏宇,這三個人完全可以稱得上是郁悶三人組。

“沒有辦法確診,只能排除療法了。胡澈老師的推斷是正確的,病菌肯定是直接作用于患處。

根據剛剛的調查,我們可以將范圍縮小很多!病人分組根據可能性來分組,用不同的藥物,哪個組病人好轉,就用他們正在服用的藥 物!”

這句話如果從別人口中說出來可能很正常,但是從李傑嘴里說出來確實有點令人吃驚,李傑是什麼樣的人?誰都清楚,好心腸的好到極點的爛好人。

他雖然是個好人,不肯放棄一個病人。但他也不是傻瓜。這個方法是唯一地辦法了,只能犧牲一部分人。

如果藥物得體,大概兩天內就會有好轉,所以兩天內要盡最大的努力來保住所有人的生命。

“就這麼辦,在來總結一下,將范圍盡量的縮小!我們應該按照不同的病,作為分組原則!”

胡澈的提議的到了兩個人的贊同,李傑在心里是很佩服胡澈地。這個人雖然脾氣有些古怪,醫術確實高明的很。

如果沒有胡澈提出的醫療意見,他們也不可能將致病的病菌范圍縮小那麼多。那成千上萬的病菌,也是不可能試驗出來了。

“嚴格的保密,不能讓病人知道!”胡澈提醒道。

有的時候必須做出犧牲,但是誰都不願意犧牲,因為生命是無價 的,每個人都珍惜這唯一地一次生命。

做出排除診斷的的決定是痛苦的。李傑也不願意這樣做,但是沒有辦法!比起全部死亡地代價,這樣已經很占便宜了。

而且這樣做也不定會死人,只要搶救及時。病菌沒有完全破壞病人身體,也不會死亡。

院長辦公室里樹立起來一個小黑板,上面亂七八糟的寫著的很多東西。都是各種藥物的應用以及病人的分組情況。

此刻天蒙蒙亮,初生的太陽將黑暗驅趕的一絲不剩。李傑紅著眼睛坐在寬大的沙發椅中思考著。

當權者必須股權大局,為了保護所有的病人必須做出犧牲。李傑摸著胸前地藍色‘生命之星’標牌,生命之星的成員,必須具備這六種精神,對醫學難題的探索精神,取得成績時要記得謙卑、對于弱勢的患者要有一顆憐憫的心、所有的患者一視同仁地公正。同時要誠實,不能為了利益欺騙患者,最後的堅韌,作為一個醫生必備的精神堅忍不拔,永不放棄!”

永不放棄,作為一個醫生不能夠放棄任何一個病人。

李傑在這里工作想了一夜。他不想放棄任何一個,但是至今也沒有想到辦法來解決這個問題。

幾米眼陽光透過明亮的玻璃窗照射進來很刺眼,清晨應該是一個活力四射的時間,但是李傑感覺到的是疲倦。

他現在是這個醫院的院長,負責著醫院的生死,沒有人能比他更關心這個醫院的死活了,此刻他正待等待著關于病人分組情況的報告。

醫院早在昨天夜里就給重新分組,很多醫生同李傑一樣沒有回去睡覺,而是在醫院里守著病人一夜。

大劑量地抗生交叉混合使用,例如素頭 菌素與青黴素以及萬古黴素。因為是做分組的藥物排除實驗。目前病毒源尚不清楚,必須嚴格的觀察病人的情況。

“給病人做全面檢查,看一看效果!”李傑坐不住了,他走出辦公司,對下面的醫生命令道。



效應該顯現出來了, 有什麼改善,但是通過檢驗確實能夠發現這個藥物是否真的有效。這也是最快捷的方法。

幾十個個病人的檢驗需要一段時間,李傑就坐在靜靜的等待著,同時也在思考著應該如何來解決這個可惡的細菌感染!

很快李傑聽到了辦公室外傳來腳步聲,然後就是急促的敲門聲。

“進來!下次不用敲門!”李傑喊道。

“結果出來了!”夏宇捧著報告跑進來,他昨天夜里回去睡覺了,但卻很早就跑過來了。剛剛拿到結果以後他就一路狂奔跑過來,因為身體虛弱,即使跑幾步他也氣喘籲籲。

“慢點說,休息一下,不要著急。”李傑平靜的說,夏宇緩和了一下,平複了呼吸,終于張口了。

“沒有效果!所有的抗生素都沒有效果!“

“不是細菌?不可能!”李傑驚道。

“可能是超級耐藥性的細菌!我們要怎麼辦?”夏宇說道。

超級耐藥細菌的幾率太小了。李傑心想,這個社會抗生素的濫用程度還沒有後世那麼高,不會因感冒、流鼻涕就大量服用青黴素左弗沙 星。

難道是醫院自己培養的病菌?或則其他競爭對手培養的這個東西?

“病人情況怎麼樣?”李傑突然問道。

“還可以,有幾個惡化很嚴重,恐怕撐不過2!”夏宇說道。

“准備手術室,我要親自去挑選病人。取體內病變組織做檢查!”李傑說道。

“啊?他們都是活人,這麼檢查恐怕不妥!”夏宇提醒道。

“難道等變尸體了再檢查?沒有辦法了,快去准備吧!”

事到如今李傑也是沒有辦法,穿上白大褂,走出院長室,他決定挑選一些病人對進行深入檢查。

研究一下病菌對他們身體的具體危害,如果能找到原因,或許就可以治療他們。做這些之前需要得到家屬地同意。

醫院里的這種病菌有一個特性。對健康人不起作用,目前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但依然不能掉以輕心,健康人都在服用光譜抗生素,用來增加抵抗力。

這場疾病不僅僅影響了醫院,病人的家庭也陷入了停頓,大清早卻來了很多病人的家屬來送飯。

病房外李傑召集了一些家屬的代表,對他們說道:“病人情況很嚴重!隨時有可能死亡!”

“不可能,你們醫院出了問題。必須負責到底!”一位病人家屬怒吼道,他的話得到了其他家屬的紛紛贊同。

“你們要清楚,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目前只有一個方法,我需要做檢查手術。是否同意你們決定!”

“如果不做會有什麼後果?”

“根本無法治愈,後果將是最壞地!”

“如果做了手術呢?”

“會很危險,但是有一定的機會可以挽救病人!”

這是一個讓人無法接受的後果,很多人甚至都已經哭了出來。李傑很公平,著急了所有病人的家屬,每一個人都簽署了同意檢查的協議。

實際上需要探查手術只需要幾個人就可以了,李傑沒有告訴他們。患者如果知道了肯定不會同意自己的家人做手術。

“隔離家屬,不能讓他們知道我只是隨即抽取幾個人!”李傑拿到附有家屬簽名的協議書以後低聲對韓磊說道。

“我要怎麼才能隔離他們?”韓磊疑問道。

“這就是你的問題了!”李傑笑著拍了拍韓磊地肩膀,接著對胡澈跟夏宇說道。“我們去選擇病人吧!”

欺騙病人也是無奈之舉,如果他們知道的實情肯定不會同意簽字。但這也是沒有辦法了,李傑這方面也會本著最有利檢查的方向來挑選病人,不會有絲毫的私心。

“11號病人,15號病人很相像,如澈說道。

“那就11號跟15號。都是肝病。”李傑在本子上記錄道。

“22號病人,也帶上吧,很獨特地一個病人!”胡澈說

“好的!”李傑再次記錄道。

……

胡澈的原則是盡量的多挑選病人,這樣的檢查應該會更加准確一 點。一會的功夫他已經挑選了差不多十個病人,每個病人都是有著各自的特點。

如果能夠成功的檢查那麼結果很快就會出來,但是這些病人大多數要受苦了。

他們挑選完了病人正准備離開的時候,安德魯這個碩大地胖子卻沖進了病房,一臉著急的問道:“要動手術?要取組織檢查?”

“沒錯,怎麼了?雖然手術困難但是李傑卻不是一般人,絕對會最小化的傷害病人!”胡澈得意的說道。

“不行!”安德魯一口否定道。

“為什麼不行。你個死胖子滾蛋!”胡澈沒好氣道。

“你手臂的傷還沒有好,你這兩天已經過量的換血了!沒有機會在次換血了!先停止吧,去采集你母親地血樣,我先把你的病治的再 說!”

李傑默默不語,他知道安德魯關心他,可是這里的工作怎麼能丟掉呢?手術是非做不可的,只有它能在活人的身上取檢查樣品卻不傷害健康。

“這是怎麼回事?”胡澈疑惑道,他病不知道李傑手臂的傷勢、

“安德魯,我已經決定了!做完手術再說,我會小心的,絕對不勉強自己!”

上篇:第三卷 第二十四章 紅星攻略(1)     下篇:第三卷 第二十六章 紅星攻略(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