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二十六章 紅星攻略(3)  
   
第三卷 第二十六章 紅星攻略(3)

續的手術讓人精疲力竭,除了主刀醫生李傑,整個手 位置的人已經連續換了兩批。這讓安德魯跟胡澈等人很擔心。

李傑的手臂畢竟還沒有痊愈,如果在出現什麼差錯,那也許是不可逆轉的傷害,可能他真的會因此而永遠的告別手術台。

手術室內的李傑速度依舊快捷,絲毫看不出疲憊帶來的影響,熟練的切開皮膚,開胸,牽引線、止血……

韓磊則領導著一批人在化驗室里不間斷的進行著檢查。他們主要是根據手術中取得組織標本來研究鑒別,從中找出真正的病因。手術做的很快,有的時候上一次送來的組織還沒有檢查出結果,新送檢材料卻已經送來了。

“他是超人麼?真是太快了!”一位檢驗的醫生小聲說道。

“聽說病人術後都很健康,幾乎沒有什麼損傷,不可思議,真是個厲害的家伙!”另一個人附和道。

韓磊聽到了這兩個人的小聲議論,但是他沒有說什麼。醫院里燈火通明,幾乎所有的醫生都沒有下班,盡管很是疲勞,但是沒有人抱怨。

因為最累的手術人員還在繼續,手術是從上午開始的,現在已經凌晨2 多,11台手術完成了10,目前是最後的一個。

手術室中的無影燈下,一位年輕的護士不知道是第幾次給主刀醫生擦汗了。她不知道這個年輕的院長為什麼這麼拼命。

這個年輕的有些稚嫩的院長,在她眼中有太多地不可思議,神乎其技的手術技術,有著一顆悲天憫人的好心腸。

“開胸器!”李傑命令的讓護士從幻想中跳出來。立刻將開胸器遞給出去。

李傑正在為最後的一個病人做手術,開胸器講胸骨撐開。手術刀精准劃破心包,然後再用牽引線將心包拉開,整個心髒裸露出來。

助手跟護士因為長期工作的原因已經很疲勞,甚至到了昏昏欲睡狀態,可是很快他們就睡意全無。

一個病態的心髒,如李傑所想的一樣,損傷已經到達了心髒深部。盡管心髒跳動依舊。幾乎看不出什麼變化。

李傑用手在心髒上觸摸,他這一手跟龍田正太一樣,用觸覺來區別壞死地心肌!在醫生的眼中只有兩種人,病人跟健康人。

健康人要想辦法讓他保持健康,病人則要讓他康複。手術台的這個病人李傑需要讓他變得健康。

“血太多了,擦乾淨!”李傑說道。

助手立刻拿著紗布輕輕的擦拭心髒,將胸腔內的血液擦乾淨。此刻李傑則在思考著,他剛剛下刀很快。不可能造成這麼大的損傷。

可是血液流出的太多了,這絕對不是他弄出來的,可是病人沒有外傷,血液這麼容易流出地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病人本身容易出血,且很難止血。

病人的心髒出了毛病,剛剛的觸診李傑已經找到了心髒的病變區 域。這次手術地目的就是取病變區域的組織來進行檢查。

出血的原因目前已經不重要了,目前應該想辦法如何避免大面積的出血,如果手術中出了問題,創口過大,病人可能流血不止,直至死 亡!

“手術刀!”李傑說道。

護士機械的執行者命令,她從來都不考慮主刀醫生的命令是否合 理。只是機械的傳遞著器械。

可是這次當護士剛剛將手術刀遞給李傑的時候,她突然醒悟過來,病人心髒還在跳動,怎麼能直接拿來摘取壞死地心肌?

護士還沒等開口詢問,就看見手術刀直接切入了心髒!沒有絲毫的預兆,在手術室所有人的看來。李傑簡直是瘋了!

跳動的心髒是不能直接切的,誰都明白的道理。一般做手術時,如果心髒不停跳那必須用支架來固定。如李傑這麼一樣地手術就是在冒 險,更何況這個病人凝血有問題,如果失誤一丁點,必然血流不止,直到死亡。

力量掌握的恰當好處,位置精准的好像用儀器測量過一般,李傑的手術刀讓在場的人看到了什麼叫做真正的完美。

如果是第一次看到,很多人都不會相信。都會覺得不過是偶然而 已。一個年輕的醫生不可能有那麼多的臨床經驗,所以也不可能有如此神奇的手術技術。

手術刀如同一個老道的獵人,精准且快速地鎖定的獵物‘壞死的心肌’。很多人都沒有看清楚是怎麼這一刀切除的。

但結果大家都看出來,很明顯的這一刀趨于完美,李傑看著驚訝與不解的眾人,解釋道:“放心,我沒有糊塗,他左心室肥大,需要做左心室減容手術。我這不過是幫忙去掉壞死的心肌,姑息療法,用不了多久他心肌還會變性,幾年後還要做一次!”

李傑說這話,手下卻沒有停止,持針器,有齒 成了李傑加長的手臂,細致入微的縫合,讓心髒看起來幾乎沒有受過傷。

很經典的一次左心室減溶手術,在不用體外循環的情況下,在跳躍的心髒上切除壞死的心肌。

雖然心髒跳動的很有規律,但是心髒也是一個很精密的器官,心髒上布滿著各種各樣的血管神經,一丁點偏差,病人可能就永遠也醒不過來了。

取出來的壞死心肌,不用李傑吩咐,外圍護士已經拿著托盤,送去去檢驗了。這次很多病人幾乎都有一點心髒症狀,所以這個心肌尤為珍貴,它的檢驗結果應該會最直接的說明病菌的類型。。

當然這些症狀都是手術中發現的,這次手術不僅僅是讓李傑能夠獲取很多珍貴的檢測數據,也得到了很多沒有發現的重要症狀。

短短的不到三厘米地傷口上,李傑縫了超過五十針。密集的縫合保證了心髒在跳躍時不會傷口崩裂。

經常會犯錯誤,特別是在勝利即將到來的時候。

“手術完畢。准備關閉胸腔。”

漫長而枯燥的手術馬上就要技術,雖然沒有人高聲慶祝,但是在內心中卻也歡呼雀躍。長時間的手術讓他們的腿都站麻了,幾乎沒有任何的知覺。

其中很多人甚至都在懷疑,醫生到底是體力活還是腦力活?

在大家都放松的一刹那,,作為韓磊代替者地麻醉師卻沒有松懈,他的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顯示著著各種生命指證儀器。

在手術室里所有人都可以松懈。唯獨主刀醫生跟麻醉師兩個人不能有絲毫的失誤跟怠慢。

一個小小的失誤可能造成手術的偏差,手術可能就此失敗,病人可能因此死去。麻醉師必須時刻的保持警惕,准備應付各種危險的情況。



“血氧分壓降低,呼吸頻率加快!血壓下降……”

麻醉師的話讓松懈地神經再次緊繃,很多人已經准備回去好好洗個澡睡一覺了。很明顯這個願望要推遲一陣子了。

麻醉師在根據病人狀況注射各種調節藥物,氣管擴張劑、血壓升高藥物等等。

躺在床上的病人在深度麻醉下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狀況,他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在流逝。更不知道他已經邁入了死亡地世界。

“呼吸衰竭,心率快速下降!”護士忍不住對李傑提醒道。

此刻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主刀醫生李傑身上,但是他卻如一個木頭人般一動不動。任由麻醉師在一旁忙活。

李傑精湛的手術技術已經成為了這群人心目中的神,幾乎所有人都有這樣的一種感覺。只要有這個皮膚黝黑的年輕院長在,手術就不會失敗,所有的病人都可能被救治。

“心率下降,60 42、22心髒停止跳動!”麻醉師每說出一個數 字,眾人的心便更緊張了一分,當宣布心髒停止跳動的時候,人們便將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主刀醫生李傑身上。

“除顫器!”主刀醫生終于說話了。

“200,充電,所有人離開!”塗抹著導電膠地除顫器。直接電 擊心髒,但心髒卻很不領情,依然靜靜的躺在那里,一動不動。

“充電,第一次!”

“充電,第二次!”

……

李傑頭上的汗水幾乎要流進了眼睛里。但是護士卻沒有注意到。她的目光一直鎖定在病人的心髒上。

七次電擊就是極限了,但是現在已經用了六次,最後一次如果不能複蘇,這個手術就宣告失敗了。

手術失敗的同時,年輕地院長,傳說中的天才醫生,手術不敗的神話也會隨之破滅。

“功率最大,准備最後一次!”李傑淡淡的說道。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病人出現這樣的情況,誰都沒有辦法。這個時代儀器太差。盡管紅星醫院的大量資金投入,依然顯得單薄。

在病人出現症狀的第一時間,李傑的頭腦就在飛速的運轉著,他是在尋找著病人衰竭的真正原因。

此刻地心跳停止並不是李傑所最關注的,按照這個病人的情況,電擊一定可是複述。不過讓李傑奇怪的是他竟然6次都,沒有能醒過來。

遇到突發情況要沉著冷靜的面對,如果不能找出原因,就算拼盡全力搶救,最後的結果依然是死亡。

強烈的電流瞬間充滿病人全身,最大功率的電擊終于起來作用,心髒回複跳動,心率穩步上升,很快的就恢複了正常的竇性心律。

搶救完畢,這次似乎是真正的可以關閉胸腔了,手術似乎可以結束了。

“手術刀,准備肺切除術!”

“肺切除?”助手醫生不禁問道。

“沒錯,三分鍾准備時間!”李傑淡淡的說道。

“你這是開玩笑麼?病人肺部情況我們完全的不了解,怎麼可能做切除?”助手反駁道,雖然他對這個年輕的主刀近乎于崇拜,但是他依然有著自己的想法,並不是盲目的聽從。

“三分鍾後准備肺部切除手術!”李傑沒有回到而是繼續說道。

三分鍾是一個很短地時間,轉瞬即逝。手術室中的人都如助手一般的心理。沒有影像學的檢查資料,沒有X光跟CT的掃描幫助,根本無法做肺部的切除。

李傑當然知道這次很冒險,但是已經沒有辦法了,這是最後的機 會,這個病人如果此刻不做肺切除,這個心髒手術就白做了。

他將成為李傑接受紅星醫院後,第一個死亡的病人。死亡原因除了感染意外。還有一個重要地原因就是肺內的惡性腫瘤,也就是肺癌!

癌症是死亡的代名詞,發現的早尚且可是治愈,如果任其發展一段時間,就算不是醫生也知道那唯一的後果,死亡!

因為沒有事先確定病變的的部位,這次手術開口則需要慎重的選 擇。現在唯一能確定地癌變部位就是左肺部。正是如此,病變才會影響到心髒。

所有的醫生都知道。肺切除術的切口都是根據病人的具體情況和病變部位選擇地。常用的有後外側切口和前外側切口,很簡單的外側肺楔形切除術,也可經腋下切口進行,以減輕術後切口疼痛。

李傑的手術最大特點就是快。特別是用手術的的時候用手術非常 快,快速的切割可以保證傷口最少的流血。

這其中除了要求用到技術的精湛以外,還有就是要求主刀醫生對人體地了解,即使是不同的人,不同的體型。

最後一點就是對手術刀的要求,要求絕對的鋒利!

一柄嶄新的手術刀遞到李傑手里,李傑地一次手術換手術刀次數多的讓人覺得他是在浪費。

手術刀橫切口

心髒的切口擴大,擴大了胸腔。充滿靈氣的雙手賦 魂。充滿創意的切口位置,巧妙的利用了心髒的開口,最小化的減少了對病人的損傷。

切口同時也保證的手術地最佳視野,讓李傑可以很充分的觀察整個肺部從而找出病變區域。

手術刀倒持,刀柄快速的分離肺表面的粘連。因為李傑還不知道病變部位在哪里,他必須探查清楚肺內病情。才能開始切肺手術。

如此的肺部手術恐怕李傑算是第一個了,沒有做事先的檢查,直接打開肺部手術,用肉眼來尋找腫瘤。

此次粘連應全部分離,以利操作,也利于部分肺切除術後余肺擴 張,李傑除了心腸好意外,還有就是急性子。

刀柄分離已經是一個很危險的舉動,這個情況下通常應該用組織鉗做分離,可是李傑竟然再次翻轉手術刀。用刀尖來直接割破肺部表面的粘連。

在場的人多是第一次見到李傑的手術,對于他的大膽手術很不適 應,像李傑這樣要麼是藝高人膽大,要麼就是新手不知道天高地厚。

顯然李傑是第一種,沒有經過探查,根本不知道病變部位在哪里,萬一就在肺部表面,李傑只需要手一抖,刺穿病變部位,那麼整個胸腔都汙染了。

可能是長時間工作的原因,也可能是疲勞過度的原因,李傑的雙眼布滿了血絲。如果把他的帽摘下來,那亂蓬蓬的頭發配合這雙眼睛,完全可是算得上是一個瘋子科學家的模樣。

瘋子科學家通常都是有著不為人知的驚人技術,李傑也是一樣,整個肺部的分離在普通的外科醫生看來,這是一個需要耐心的細致活。

李傑確用手術刀直接割破的粘連,甚至肺葉間的裂隙連接也被李傑一刀切開。看的他身邊的助手內心狂跳,每一道他都覺得會切到肺部,會有血液飚出,但是每次都差那麼一點點,幾乎都是貼著肺表面切過 去。

肺是人體的重要器官,空氣中的氧氣這里與血液接觸,交換氧氣與二氧化碳。肺如果破損那麼會發生嚴重的漏氣,造成呼吸衰竭。

同時肺部也有很多血管,在手術時除了要注意防止割破肺的同時也要保護血管。但是在這之前,李傑需要找到病變的部位。

肺切除是一個大手術,這個手術的在個別情況都需要暫停。因為手術時間太長,病人的身體挺不住。

李傑也不是願意冒險,眼前的這個病人身體虛弱。剛剛做完心肌切除。如果不能快速地結束手術,恐怕他很快就要去地下室,成為那些冰冷的尸體中的一員了。

凌晨三點整!

從心肌切除到分離肺部粘膜,用了大約半個小時的時間,十分驚人的效率。要知道李傑是在帶病的情況下,連續工作了十個小時以上達到的這個效率。

然而李傑沒有時間感歎自己的效率,也沒有時間洋洋得意。因為整個肺部探查地差不多了。

但是病變區域卻一點眉目也沒有,整個肺部都是完好的。人眼畢竟不是X |

手術室中的人員多數都覺得李傑可能錯了,判斷錯誤了!這個病人肺部恐怕根本就沒有疾病。

然而李傑絲毫沒有放棄的意思,他是心胸外科的醫生,最擅長的是心髒的手術。但是肺部與肝膽手術他同樣很熟悉。只不過是比起他在心髒手術上地造詣要差一點而已。

“穿刺針!”李傑說道。

護士依然是機械的執行命令沒有疑問,沒有反駁。但是助手醫生卻是忍不住了,一把搶過穿刺針,然後對李傑說道:“你太胡鬧了。雖然你是院長,但也不能這麼胡來!你根本無法確定病變部位,如果穿刺過多會要了他的命!”

這個助手醫生很年輕,大約只比李傑大幾歲。很明顯是一個剛剛畢業的學生。因為他還沒有被這個社會地風氣所汙染,他還保持著學校中教導的救死扶傷至上的信念。

這個社會哪里都是一樣,沒有人會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去得罪自己的頂頭上司。雖然李傑不過是一個暫時的院長,但誰又能保證他以後不會繼承這個醫院呢?

“不超過兩次,我就可以找到病變!”李傑說道,他沒有怪罪這個助手,相反他很欣賞這樣的人,但是卻不能表現出來。

這樣的人畢竟是一個特例,他是一個院長。可以允許這樣的特例存在。因為這樣地人可以讓李傑保持神經緊繃,不會放松。但是他不能鼓勵這樣的特例,如果整個醫院都是跟院長作對的家伙,那醫院就不用運轉了。

“如果找不到,立刻停止手術!”

“我要找到了,你以後每個禮拜多一天夜班!”李傑說著。便將穿刺針插入病人肺部。其實這個病人如果停止手術幾乎是必死的結局,這個年輕的醫生並不知道而已。

助手醫生因為經驗的原因並沒有認清這個患者病情地嚴重,他此刻關注的是李傑能不能找到病變。

李傑將穿刺針拿出來,放在助手醫生面前。他此刻已經不用說什 麼,很明顯的病變,甚至不用鏡檢。

李傑從來不打沒有把握的仗,這也是他從來不失敗的原因,在普通的醫生看來,肺部幾乎沒有病變。但是李傑確實知道,這不過是一個表面現象。

真正的病原隱藏在最里面。雖然埋藏的很深,可畢竟是病變,只要有病變,那麼就會有症狀。

症狀是不會騙人的,雖然不明顯,但是李傑卻發現,可是症狀有兩處,李傑不能確定哪一個是正確的,所以定下穿刺兩針。

“明天開始算起,你值夜班地時間加倍,一周兩次



助手醫生卻一副不在乎的樣子,他還年輕又是單身。值夜班對他來說沒有什麼,他並不害怕,相反他還有點高興,因為病人確診了,只要病人的症狀清楚,他就相信這個主刀的院長可以解決。

李傑拿起組織鉗,准備分離切斷血管,突然他停下手上的動作,然後說道:“換一個穿刺針!”

器械護士還是機械的執行,她只能在心理猜測或則質疑,卻不能開頭問。她參加過很多手術,今天這次手術確實她見過的最嚴肅的手術。

“找到兩處病變,你是不是要一個禮拜加班加兩天?”李傑笑道。

助手醫生有些傻傻的點了點頭,然後他看見穿刺針如上一次一般,再次帶著病變的組織出現在他眼前。

“我以後可以一直跟著您做手術麼?”助手醫生突然說道,他此刻已經完全的盲目一般的崇拜李傑了。

“當然可以,如果還是院長地話!”

學習做手術很容易。只要努力學習,再有足夠的機會,就算資質平庸也可以成為一個不錯的醫生。

但是學做人卻很難,一個人的本質很難改變,貪婪的人就是貪婪,卑鄙的小人不可能變成君子。

目前工作在紅星醫院的都是好樣的,起碼在最困難地時刻他們沒有退縮。特別是眼前的這個助手,李傑甚至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即使是面對著最權威的專家也敢質疑。

“各項指標穩定,可以進行下一步。”麻醉師說道。

李傑點了點頭,示意聽到准備進行下一步手術。紅星醫院的醫生水平超出了李傑的想象。最開始的時候,李傑還為麻醉師韓磊的水平驚 訝,以為他不過是一個特例。可是這個麻醉師地水平也不差。

另外其他醫生在手術室的表現的都技藝精湛,雖然他們多是本科畢業生,但水平確遠遠不是學曆能夠反映出來的。

他們還都年輕,都是一個冉冉升起地新星。如果能夠得到很好的培養,成為名震一方的名醫不過是時間問題。

病人的肺部癌症沒有擴散,所以有兩處病變,則是這個病人出現了罕見的兩處同時發生了癌變。

第二根穿刺針抽出來的死後。證明了李傑的觀點。如果癌症細胞擴散了,那麼就算神仙也救不回來了。

癌症的治療最有效的就是手術,這其中並不是想象地找到癌變的部位,然後一刀切除。如果那麼容易則人人都可以做醫生。

手術的每一步都有其獨特的地方,探查病變、修補破損、血管阻 斷、搭橋等等都是及其困難的。

目前的手術到了關鍵時刻,切開肺之前需要阻斷血流,肺部地血管都集中在肺門處。對肺門的精確解剖將是最考驗主刀醫生的一步。

人體的解剖圖像在李傑的腦海中被調用出來,精確的解剖對李傑來說很是輕松,他有一雙靈巧的手。他還有一個聰明的頭腦。沒有人比他更能了解人體的結構。

止血鉗、小紗布、縫線三者在李傑的手中變成了阻擋血管地屏障。溫柔如羽毛一般的動作,快速如閃電一樣的雙手,如果讓外行人來看,這一最困難的一步,看起來確實最簡單的一步。

靜脈、動脈、最後是支氣管,一步步的都被切斷了。

手術室外。醫院的實驗室里。連續工作了十幾個小時白大褂們此刻精神亢奮,沒有一個人覺得疲倦。

因為勝利就在眼前,位置的治病因素就要被破解了。各種病變的組織被一個一個的送過來,然後經他們的處理,檢測謎底的一步一步被揭開,目前位置就少了那麼一丁點,整個拼圖就差最後一塊。

最後這一台手術得到的心肌,就是這最後一塊拼圖,當這塊拼圖拼好了以後,謎題就揭曉了。

手術方法來取病變部位這一大膽的想法讓檢驗變的簡單。只要結合之前分組檢驗的結果,還有症狀,就可以確定感染的病菌了。

當然,一般不會直接去髒器上取病變部位,除非是尸體,這樣做對身體損害太大。最重要病人身體虛弱,有可能會死亡。

“結果出來了!”實驗室里不知道誰興奮的大聲呼喊。

眾位白大褂都興奮的想著聲音的方向望去,那是一個巨大胖子,那身白大褂在他身上小的可憐,身上的肥肉幾乎都要爆出來。

這麼胖的人肯定是安德魯,他此刻意思到自己剛剛太興奮了,于是笑著抱歉道:“對不起,吵到大家了,你們繼續!”

“還繼續什麼,你發現了什麼,快點告訴我!”其中一個醫生說 道。

“哦,遺傳的因素,我找到結果了!這里的設備真是差勁,其實早應該提前5小時的!”安德魯抱怨道。

“遺傳?開什麼玩笑這麼多人,又不是一家的,怎麼可能是遺 傳?”韓磊疑惑道。

“什麼這麼多人?我說的是李傑的血管病,我找到他的致病基因,他以後手術可以不用害怕了!”

眾人不由得一陣失望,雖然他們對于李傑的病能夠治愈感到很高 興,但他們更關心的是眼前的這個位置病菌。

安德魯看到他們失望的表情不由得再次抱歉,可是沒有幾分鍾,他再次叫喊道:“結果出來了!”

可是沒有人理他,安德魯于是再次大聲喊道:“結果出來了!是雙重感染!”

實驗室眾人的目光再度集中在安德魯身上,這個胖子此前一直在研究李傑的血液問題,此刻竟然只用幾分鍾就找到了答案,實在是不可思議,這簡直比李傑的手術還讓人震驚。

上篇:第三卷 第二十五章 紅星攻略(2)     下篇:第三卷 第二十七章 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