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二十八章 爛攤子  
   
第三卷 第二十八章 爛攤子

生應該是一個神聖的職業,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 著白袍的魔鬼。人民開始質疑這些曾經的白袍天使,開始反對這些白袍魔鬼。

凡事都不是絕對的,天使中既然有魔鬼,那麼魔鬼中自然也有天 使。醫生到底是什麼,那不是那麼絕對的,也不是能說的那麼清楚的。

李傑堅信多數的醫生都是乾淨的,至于醫療費高那不是醫生的錯,中國的醫療費用比起美國要少很多。

不過美國人都是有保險的,無論怎麼看病都是不話自己錢。中國需要自己掏腰包而已,再加上國人收入比較低,所以醫療、與住房跟教育一樣成為了壓在人民頭上的新三座大山。

美國醫生看病是在想著怎麼省錢,而中國醫生則是想著怎麼多花 錢。這很無奈、很殘酷的現實,卻又不得不接受。

悲哀的不僅僅是患者,醫生也覺得很無奈,在學校他們學習的醫生准則是救死扶傷,可是到了社會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兒。

大環境如此,誰也無法改變,這也就是網絡流傳甚廣的,被社會 XXOO了。

紅星醫院今天熱鬧非凡,不過不是是因為看病的患者多。而是醫院的門口全是示威的人,形形色色的人群中除了患者以外還有不少的醫 生。

一個個寫滿標語的白色橫幅,在刺眼的陽光下顯得格外醒目。

‘天理何在,還我工資!’

‘醫生殺人,賠我健康!’

各種各樣的標語與形形色色的示威人群成為了C市一道特別的風景,李傑作為代理院長卻躲在院長室里。一動不動地吹著空調,享受難得的涼爽與清淨。對于鬧翻了天的外面世界是一點也不關心。

“快出去看看去!外面已經鬧翻了,你還能在這里悠閑的坐著 麼?”安德魯一邊擦著汗,一邊對李傑說道。

“我剛剛吃過藥,你說過吃了藥需要休息。”李傑悠閑的說,他吃的要正是治療他疾病的藥物,以現在的科技水平還沒有能夠徹底治療他手臂地藥物。安德魯給他開的要只能緩解症狀,保證不再發生血栓。同時還要進行換血療法。

“也好,反正你就是個代理院長,這里的事情結束了你就跟我出國吧!除了你還有那個漂亮的助手于若然。”

李傑在聽到于若然這個名字的時候睜開雙眼,看到安德魯那副表情不像是開玩笑。他腦海中浮現出了于若然的映像,他看到了于若然那身花格裙子,那嬌媚的身軀,卻怎麼也看不清她的臉。

此時此刻地醫院外面,示威的人群似乎被太陽給曬暈了一般。那有氣無力的呼喊與倦怠的樣子好像幾天沒有吃飯一般。

但是他們依然沒有解散地跡象,一個個都鐵了心的不達目的不罷 休。這個時代醫療糾紛並不多,這樣的集會示威就更少了。人群中很多看熱鬧的人,很多好奇的過來打聽關于這個醫院的事。

其中有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的年輕人。似乎對這里的事情格外地熱 心。他拉住一個患者家屬摸樣的人問道:“老大爺,你們這是在干什 麼?”

“干什麼?討個公道,他們醫壞了我的老伴,我要他們賠錢!”老人怒目圓睜的吼道。

黑框眼鏡年輕人被激動的老大爺噴了一臉的口水,他用手輕輕擦拭了一下臉,然後說道:“我是學醫地,要我幫忙麼?如果他們想在醫學方面騙您我可以幫您。”

“不用了,這里醫生不也討要工資麼?他們都說好了,幫我們要賠償!”

黑框眼鏡碰了釘子並不氣餒。他又轉換了一個目標,一個臉色有些蒼白的瘦弱男孩身上。這個人正是李傑從BJ帶來的夏宇。

“小兄弟,你是這里的醫生?”

“是啊,我才來的,一個月工資也沒有給我發!你有什麼事麼?”

“沒事,現在是法治社會。人民的政府,不給錢一定要討回公道。我支持你!”

夏宇點了點頭,對他說道:“謝謝你,不但要拿回工錢,我們還要去告這個醫院。賠償我們的損失,同時也要賠償患者的損失。”

黑框眼鏡在問過了夏宇以後,又同幾個不通的人談話,結果都是差不多。此刻他覺得自己已經對于紅星醫院有了幾分了解,然後匆匆的跑到街角地一邊打電話去了。

媒體永遠為強權者服務,官員與政府永遠都是媒體的真正掌控者。這種事情不僅僅發生在國內。即使在把人權天天掛在嘴邊上的美國也是一樣。

鬧事成為了C市的大事,但紅 | ::.順利的解決了以後很久才被報道,並且報道的情況與真實的事件相差很遠。

李傑從來不理會報紙等媒體對他的看法,特不理會他們說什麼。但是今天他卻在看著報紙。

秉承了上次的未知病毒事件,昨日李傑一手導演了大罷工,大示威再次成了報紙的頭條。這些事都上了報紙,紅星醫院已經成了醫療黑幕的代名詞。今天甚至還有好心的市民來這里給示威者門加油助威。

李傑扔掉報紙,閉上眼睛,靜靜的等待著,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相信今天上午,紅星醫院的事情就會有一個結果。

李傑覺得畢業以後他就跟疲勞結下了緣分,每一天他都是在極度的疲勞與困惑中度過的。

他這剛剛閉上眼睛准備休息一下,電話鈴卻響了。李傑一個激靈,深呼吸了一口氣,抓起電話。

“喂!是李傑麼?”是一個出乎意料的聲音,很熟悉,一時間想

是誰。但是卻不是李傑所盼望的省長的電話。



紅星醫院本來是一塊眾人垂涎的肥肉,每個人都想來分一杯羹。競爭地人多了,想要吃到這個肥肉自然要先擊敗競爭對手。費點力氣。

李傑自問一沒錢,二沒關系,他憑什麼去跟那些有錢的達官顯貴們競爭?所以李傑就設下了圈套,讓這個肥肉變成燙手的山芋。

昨日的患者要求賠償還有員工們的工資討要都是他一手導演的,目的就是讓別人都知道,這個醫院的病菌危機解除了,但是他還有更嚴重地財政危機。

其實李傑完全可以借著病菌危機來入主紅星醫院的,但他卻沒有這麼做。治病救人應該是一種毫無動機的,純粹的事。

李傑本來以為省長會親自過問,今天會打電話給他,沒有想到接到的這個電話竟然不是。

“我是,您是?張凱叔叔?”李傑突然想起來了這個聲音。

“沒想到你還記得我的聲音!”

“當然了,您離開BJ的時候我沒能去送您,真是太遺憾

“不用遺憾,馬上你就能見到我。我要跟你談談關于紅星醫院的事情。我希望你能接受這個醫院,到時候不要推辭,我會極力地舉薦你。過一會有車來接你!”

李傑此刻內心狂跳,他一直都忘記了張凱。甚至忘記了張璿這個小妖精一樣的丫頭。張凱分管醫療衛生,如果他能幫忙,比什麼都有用 處。

正在高興的時候,李傑期盼已久的電話打進來了,電話中告訴李傑分鍾後會有車來醫院地後門接他。

堂堂的院長要走後面的小門,李傑只能苦笑,誰讓他自己布置了那麼多在門口要錢的呢?

出門之前李傑跑到二樓,拿出一個小紅旗搖了搖,這是他跟代理副院長麻醉師訂下的暗號。

韓磊此刻正在組織大家齊聲呐喊。‘還我工資!’但是也看到了小紅旗,于是他把手頭的工作交給了其他人,偷偷的跑進醫院。

“都布置好了麼?”李傑問道

“差不多了,昨天你交給我的任務也完成了。幾乎所有的人都表示會支持您領導醫院,至于工資恐怕無法拖欠很久,畢竟要養家糊口。”韓磊說道。

“這個不用擔心。工資不會拖欠!那些患者呢?”

“患者比較難辦,本來都不打算要賠償,讓你這麼一弄他們真是想要賠償了。不過應該能說服超過一半地人,其他的比較難啊!”

“不用說服他們,到時候就允諾醫療事故賠償,我自有計劃。”

“那麼感染源調查的如何?還有醫院的消毒藥品為什麼會變質?”

“采購員消失了,也不管藥品公司的事,藥品都是被開過封了。”

“那以後再說吧,你回去吧,讓大家鬧的更歡一點吧!一會政府會有車經過這里。”

韓磊明白李傑地意思。很快他就組織了人去後門,當看到李傑上車了以後,便沖了出來,大聲的叫喊著。

汽車司機什麼時候見過這樣的場面,立刻慌了神,一腳油門踩到 底,差點出了車禍,還好李傑坐在前排,幫他把穩住了方向盤。

司機雖然差點出車禍,可是依然將車開的很快,生怕後面的人追上這輛車。他技術很一般車開的不穩,李傑很想告訴他,其實那些人根本沒有追。

李傑去過很多地方,他的好奇心很強,什麼大峽谷、大瀑布、野人山等等他都去過。城市里的地下世界,上層社會他也玩了個遍。但是他經常路過,經常看見的政府辦公大樓他卻沒進去過。

這也是他變成李傑以後做了一件他以前沒有干過的事,政府大樓很是古樸,現在清官還是比較多,不喜歡搞什麼大排場。很多戰爭年代出生地官員還在工作,也許這是這個社會唯一比未來20年發達 : ..

政府內的工作人員如工蟻一般的忙碌著,他們多數人看都不看李傑一眼。這個小子太年輕了,樣子與打扮也都太普通。更沒有那種什麼高貴與霸道的氣質,他不可能是高管,更不可能有什麼背景。

來到這個世界,出生在農村家庭他早就習慣了,每個人第一眼看到他都覺得他很普通,但是都後來都會覺得這個黑小子不是一般。

會議室不是很難找。沒有費力就找到了了。屋子里的人很多,李傑一個也不認識,經過介紹才知道。這里除了政府官員,還有銀行的代表,其他各大醫院的負責人。

李傑是以紅星醫院地代理院長身份參加會議的,雖然地位最低,但確是這個會議最重要的,最不可缺的一員。

李傑剛剛就坐。就聽到省長說道:“人都到齊了,大家都清楚今天的會議內容。這里也不多說了,紅星醫院已經被我們政府接管,現在李傑作為代理院長。本來我是打算將它拍賣,但是現在卻有點困難!誰有什麼好的處理意見?”

“王院長不是有意接管紅星醫院麼?不如就由他們的第二人民醫院接管吧!”一個五十多歲的胖老頭說道。

他已經知道了紅星醫院地情況,白天的黑框眼鏡就是他派去調查 的。當然跟黑框眼睛一樣去調查的人有很多,所以知道實際情況的不止他一個人。

“我們二醫院最近發展太快了,還是你們第一院接受吧!要不然會被我們二醫院趕上啊!”第二人民醫院的王院長反駁道。

省長的臉上有些難看。本來他是不應該管這個事情的,這種事通常都是市長代理。但這事卻讓

碰到了,他也不能不過問。

本來這個醫院都是很多人搶著想接收地,可是現在的情形確恰恰相反。紅星被被大家踢來踢去,成了沒有人要的破爛貨。

此刻他們更可惡的是竟然不顧場合,開始了相互攻訐,很快不僅僅是一院跟二院地院長,其他醫院的院長也都卷入爭斗中。

李傑發現省長在看他,張凱也在看他,但是他卻當作不知道一般一句話也不說,任由幾位醫院的院長推來推去。

“大家別吵了,讓紅星醫院的代理院長李傑說說醫院的情況吧。”省長終于忍耐不住了。

“根據財務報表。我們的醫院的貸款還欠了大約七十五萬左右!”李傑說道。

大家的目光立刻集中到了銀行的代表身上,他點了點頭表示同意。接著大家又聽到李傑說道:“根據員工地要求我們需要付給他們工資,以及員工感染所得公傷,三十五萬四千三百二十七塊六毛一分三……索賠是最重要的,根據我國的法律,以及律師的意見。算得上醫療事故一共有七十六人,每個人的程度不同,大約要賠償二百六十九萬五千三百二十一塊一毛……”

當然所有的賠償金都是李傑胡說地,他根本沒有計算過,可是他心中卻有一個賬目,那就是賠償金的總數要大于醫院的資產。

“紅星醫院算是負資產了?”張凱似乎明白李傑的新意,此刻發話道。

“沒錯,按照慣例,應該倒閉將醫院的資產變賣。”

“可是資不抵債,除非有人投資!”

會議室中所有人都默默不語。在場認識投資紅星的意願無非是看好有便宜可占。此刻的紅星卻成了誰接手誰倒黴的東西。

李傑還是不說話,他不可能表現的太積極,如果他立刻的接受紅 星,這些在場地老狐狸肯定會發現李傑的小把戲。

雖然他們都派人調查過,不過都是淺嘗輒止的調查,如果深入下去肯定會露餡,那麼李傑的算盤就打不成了。

“醫院的固定資產大約三百萬,如果拍賣了恐怕也僅僅夠工資與賠償金的。”省長身邊的秘書小聲說道。其實誰都明白,說是三百萬,如果甩賣的話能賣上200就已經謝天謝地了,固定資產一向都是很難出手的。

省長又何嘗不知道呢?他此刻非常的犯難,于是側頭小聲對張凱說道:“怎麼辦才好?”

“紅星醫院位置重要,不能倒閉,否則附近居民看病將成為難題,按照路程計算,如果急診的話,必須去紅星醫院。醫院不是盈利機構,我們必須保住他!”張凱說道。

省長覺得這話很有道理,醫院就是救死扶傷的地方,不能為了這麼點錢,讓百姓看病成為難題。

他又轉過身對副市長說道:“財政款項里能不能補貼點,政府注資金保住這個醫院。”

副市長是代替市長來開會的,剛剛張凱的話他也聽到了,也認為很有道理。但是他畢竟是一個副手,雖然是省長開了金口,但是他依然不敢做出決定。

“財政很困難,但是如果硬要擠出來的話……”

看著副市長那為難的樣,省長覺得一陣厭惡,這些年輕的官員讓他很看不慣,做事瞻前顧後,想這樣的事情在他眼中就應該不假思索的立刻決定。

“就這麼決定了,政府出資幫助紅星還一些債務,但是要以入股的形式擁有醫院的一部分資產。我希望你們在座的各位發表一下意見,或則有意幫忙解決困難的能站出來!”

會場安靜的連呼吸聲都沒有,幾個醫院的院長都把頭埋的深深的。誰都不會傻到來買這個醫院。

在中國幾乎所有醫院的資金都不多,他們大多的錢都用來購買先進的儀器設備了。特別是最近幾年,先進的儀器設備接踵而至,CT、核磁共振機先後被發明出來並且投入生產。也不管是不能能夠真正用得上。

國內一些大醫院已經都購買了這些設備,他們也都在積攢著資金准備投入到購買的熱潮中去。

“銀行的貸款將由政府負責!”

會場依然安靜,還是沒有人願意接受這個爛攤子。算算拖欠的工資跟患者要求賠償的錢就已經超過了醫院的總價值。

“我還是繼續來管理紅星醫院吧!”李傑突然說道。

“我覺得由他繼續管理是一個不錯的方法!”張凱說道。

“可是資金怎麼解決?”副市長插嘴說道,他害怕省長要繼續從市里的資金中抽調。

“就這麼決定了,政府注入部分資金。李傑來繼續管理紅星醫院,先穩住他們資金日後再說。散會!”省長揮手決定道。眾人紛紛站起來准備離開,但是李傑跟張凱卻依然作者不動。

“等等,我還沒有說完,我的意思是我完全的接收醫院。”

李傑的話讓所有人呆立當場,有些人已經明白了,這個貌似老實的家伙早就准備好了。他今天的目的就是接受這個醫院。

“好的,就這麼決定,李傑繼續管理紅星,資金自籌。”

李傑成功了,雖然這些人不知道李傑為什麼要接這個爛攤子,但是隱約都知道,這個爛攤子里肯定有什麼。

但現在他們說什麼也沒有用了,剛剛這些家伙給省長的印象太差 了。而李傑則是省長眼中的可愛的救活隊員,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家伙。

上篇:第三卷 第二十七章 患者     下篇:第三卷 第二十九章 醫療保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