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醫聖 第三卷 第三十章 醫德于醫術  
   
第三卷 第三十章 醫德于醫術

賠償款的問題就算是先告一段落了。李傑所定下的免費醫療也不過是一個試點,也許以後會發揚光大,但是現在絕對不行。

目前紅星醫院問題多多,最迫切的問題,就是紅星醫院的人手問 題。在上一次的醫療事件中,紅星醫院的醫生走了很大一部分,導致了醫院的人手緊缺。

護士還好,李傑又取招收了一批,不過都是年輕的沒有什麼經驗 的,還好醫院里還留有很多老護士,以老帶新讓這些年輕護士迅速的成長起來。

在醫院的危機解除了以後,一部分醫生已經自己回來了,這讓李傑高興也讓他苦惱,不用他們,那是浪費人力資源,如果用他們卻又難以服眾,畢竟他們都可以算得上是叛徒。

此刻這幾個醫生穿戴整齊的站在寬大的辦公桌前,看著眼前的這個黑黑瘦瘦的年輕人。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他們的眼里看來,眼前的這個其貌不揚的黑小子,應該是一個手握鋤頭,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村小子,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個解決了紅星危機的代理院長。

這個代理院長的相貌讓人失望,但是沒有人敢小看他,因為他的經曆是在是太過輝煌,太過耀眼了。

現在的院長辦公室,和以前的樣子有了很大的改變,以前的這個辦公室更多的是一份奢華,在李傑的改造之下,原本辦公室里那些奢華無用的家具,被幾個巨大的書櫃給代替了。

那滿滿當當地書櫃。讓人感覺到這間辦公室的主人,應該是一個博學之才,或者是一個裝逼分子。

李傑其實兩者都有,這間辦公室堆滿了書菜更像是一個學者的辦公室,而不像是一個院長發號施令的地方。同時這里的書他也是會看的,醫生就是這樣,活到老學到老,優秀的醫生每天都會看兩個小時的書。

李傑看著眼前地幾個醫生。沒有說些什麼,只是和站在一旁的韓 磊,相視苦笑了一下。這幾個醫生原本就是紅星的,在醫院出了事情以後,便悄悄的溜了。直到李傑把所有的善後事物都處理的七七八八了以後,才找人托話,讓這幾個人回到了紅星。

其實也不能怪他們,看到自己坐的船快要沉了。人一般有兩種反 應,一種就是留在船上,來想辦法挽救,就像韓磊一樣。還有就是。趁著船還沒有完全沉沒的時候,找一艘更大更安全地船。

不能要求每個人都是道德高尚的君子,也不能要求每個人都在危難時刻留在這里。幾個醫生站在那里,心里七上八下的,院長這次沒有找他們幾個回來,但是他們自己卻回來了。

此刻幾乎每個人都在恨自己的覺得,當時如果留下也不用這麼擔心了。在他們來地時候聽說了,關于合同違約金的事兒。

他們都是剛參加工作不久的小年輕,在紅星醫院出事兒的時候。離開紅星,也是沒有辦法的選擇,如果當時留在紅星的話,指不定會發生什麼樣的事兒,光是那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感染源,就讓這幾個小年輕。一個勁的直冒冷汗。

所以他們就直接選擇了逃避。其實幾個醫生也都是心知肚明,不過違約金看來是逃不過去了。

李傑看著不多地幾個醫生,又低頭看了看韓磊放在桌面上的幾份合同,頗有些無奈。不過,既然這幾個醫生站在自己這個代理院長的面 前,說明他們還是有點良知的,最起碼他們自己回來了。

這也是一件可以讓李傑感到有點安慰的事情,李傑並不指望所有紅星危機逃跑的醫生全部都回來,不過在李傑還沒有動用任何手段,就自覺回到紅星地醫生。他心里還是有點不像以前那樣的生氣了。

另外有一部分人在李傑的召喚下也沒有回來,這幾個醫生,也沒有足夠的錢來交違約金。他們都是年輕醫生,離開紅星並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

那些李傑要求交違約金的,都是紅星曾經高薪聘請來的名醫,可惜這些名醫,就是典型的有醫術沒有醫德。著實讓人失望頭頂。

“那個,院長……”離李傑最近的一個梳著中分頭,有著細小眼 睛,胸前別著“劉東”的醫生,有些顫顫巍巍地問了一句。

所有的人,都愛聽好話,尤其是無形之中的好話。所以這個“臨時的帶頭大哥”,主動的將李傑那個代理院長的“代理”,給自動過濾 了,反正這一次,處理的紅星危機的大功臣,就是李傑,這個代理院 長。

按照這次的功勞。李傑當上這個紅星醫院的院長,還不就是一個小小的時間問題,反正這個“代理院長“,也是一個院長的名頭,多叫幾次院長,也不算是吃什麼虧。

其實他們還不知道,李傑其實已經正是成為院長了,只不過目前還沒有公布出來而已,不過省長口頭承諾了,也不會改變。

李傑看著幾個面露難色,站在自己面前,不停的搓著手的醫生,又看了看,一直站在自己身邊的韓磊。

韓磊看著自己的這個頂頭上司,也顯得非常無奈。李傑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是,又合上了嘴,臉上流露出一絲難辦的樣子。

李傑的表情,一半是裝模作樣,一半卻又是真實的。他恨不得將紅星醫院現在的人手,一個人給劈成兩三個用,要是再把這幾個醫生給拒之門外的話,那李傑自己可就要真是變成三頭六臂,也忙不過來了。

眼前的醫生是讓他又愛又恨,把這幾個醫生趕出去吧,醫院的人手確實是不夠用了,要是留下,可是這幾個醫生的的所作所為。也太讓紅星地人失望了。

在紅星有難的時候,這幾個兔崽子溜的比老鼠都快,生怕自己和紅星有什麼瓜葛。他

不掂量掂量,又不是什麼降龍伏虎之類的羅漢,也不 的天王,頂多就算是個修煉不得道的凡人。

現在倒好,紅星沒有倒,幾個也都一溜煙的跑回來了。李傑跟韓磊打心眼里是看不慣這幾個見勢不妙。撒丫子就跑的牆頭草。

李傑偷偷地用眼角,瞄了一眼韓磊。韓磊雖然沒有把“不喜歡”這三個字給寫在臉上,但是,那一副表情就是“幾個就是革命的叛徒”。

一時之間,院長辦公室里只剩下李傑“咚咚”敲桌子的聲音,和牆上掛鍾“滴答”的走動聲,反射到天花板上,在四周高大的書櫃上彈跳著。像炸雷一樣的傳到幾個醫生的耳朵里。

幾個醫生,站在辦公桌前,額頭開始冒出密密麻麻的細小汗珠,汗珠漸漸地聚集起來。順著臉頰,彙聚在下巴上,緩緩的滴落在地上。

雖然說醫生應該是一個堅持無神論的人,可是這幾個醫生都不由自主的,在心里默默祈禱著,這個李傑院長千萬不要說出什麼“都給我滾蛋!”

走人倒是好辦,拍拍屁股,抬腳便走就是了,可是那個以後地生活怎麼辦?這里除了幾個被其他醫院高價挖走的醫生。自己這些算不上是什麼任務的蝦兵蟹將。

以後還要生活,可工作到哪里去找?醫生雖然是一個讓人羨慕的職業,但誰知道醫生的痛苦呢?



醫院少的可憐,好醫院的就少了,很多人一工作就是在一個地方工作一輩子,輕易不肯換地方。

李傑對自己的恐嚇效果很是滿意。他是打心眼里希望這幾個牆頭草給留下來。不過要是這麼輕輕松松的就把這幾個醫生給留下來,那以後自己在紅星說話可就有點麻煩了。

牆頭草誰也不喜歡,李傑當然也一樣。不過他也知道這些人地苦 楚,紅星出了這麼大的事兒,沒有幾個人可以保持頭腦清醒,他們當了逃兵,也是迫于無奈,如果紅星這一次真的是沒有找到感染源,為了自己的小命而丟了工作,那也算是一筆劃算的買賣。可是紅星這一次是很完美的解決了這個危機。

小人物地悲哀就是。永遠都不可能預料到下一步會是什麼樣子,只能跟著潮流走,被掌控潮流的上位者玩弄,也是一種無奈和悲哀。

李傑看著幾個站著有點晃蕩的醫生,將手里的鋼筆放在一邊,抬起頭來,目光凌厲的看著幾個額頭冒汗的醫生。

幾個醫生看到李傑將手里的鋼筆放下,心里面“咯噔”一聲,有一個更是腳下一軟,差一點就倒在地上了。

完了,完了,看來這個院長考慮好了,要打算將我們幾個秋後處決了。帶頭的中分下意識的摸了一把頭上的冷汗,回頭看了一眼。

站在他身後地幾個醫生也是一臉的死灰樣,和地下室冷櫃里的尸體臉色沒有什麼差別。要是被院長一句話給開除了,那以後的生活可就是非常的難辦。

“你們……”李傑拿著一份合同,漫不經心的說道,還看了一眼一直站在一邊沒有說話的韓磊。

“院長,你把我們留下!”劉東剛聽到李傑說了兩個字,便迫不及待的表了態,語氣懇切的就像是一個走投無路的通緝犯一樣。

那個架勢在韓磊看來,就好像李傑若是不答應,這個幾個醫生就要拿著手術刀把自己給解剖了一樣。

“這個……,這個還有些難辦!”李傑也是一臉的無奈,誰知道這幾個牆頭草,以後還會不會和這一次一樣,紅星有了難,溜的比老鼠還快。

當聽到李傑說難辦的時候,站在劉東身後的幾個醫生紛紛的大表忠心,就差歃血為盟,斬指立誓了。李傑沒有說話,只是從辦公桌最下面的一個抽屜里,變出幾份合同,挨個排在寬大的辦公桌上,丟下了一句“自己看!”便踱到書櫃的跟前,打量著書櫃玻璃上自己那淡淡的影 子。

幾個醫生大喜過望,拿起幾分合同,只是粗略的看了幾眼,便毫不猶豫的在合同的最末尾簽上了各自地大名。現在又這麼一份工作的機會擺在自己的面前,要是再不知道珍惜,那以後失業了,也就怨不得別人了。

機會總是向有准備的人招手,上一次紅星危機的時候,劉東這幾個就是因為准備不足,錯誤的估計了紅星的形勢,讓自己可以升職的機會就這樣地給溜走了。這一次。劉東他們可不想再犯這樣的錯誤了。

“院長,你……”韓磊看到幾個醫生,爭先恐後的簽名畫押,心里就說不上是什麼滋味兒,對于這幾個牆頭草,韓磊也是恨得牙癢癢,恨不得把這幾個醫生給掛到紅星的門口,讓全院的醫生都看看的這幾個醫生的真實面貌。可現在又不是時候。

紅星的人員缺口,他韓磊比誰都熟悉,以現在紅星地情況來看,添個猴子都會多幾分力氣。更別說這幾個醫生了。

“院長,他們的工作……”韓磊挪到李傑的身邊,悄悄的問了一 句。在他看來,這幾個牆頭草不好好地收拾一下子,就難以讓自己的心里面舒服一點。

“這個事兒,你比我熟悉!”李傑看著韓磊,絞了絞眉頭,將自己黝黑的額頭上絞出幾道抬頭紋,然後用手摸了摸。有些可憐兮兮的說了一句“我怎麼覺得我有點老了!”便不再說話。

韓磊看著站在書櫃前,不斷的摸著自己抬頭紋的李傑,有點無奈,不過還是挺高興的,有了這幾個醫生,紅星的人手算是湊活的可以用 了。不過鑒于紅星地規模,還是需要再招上一批人手。

“那些是什麼?”韓磊指著幾份李傑攤在桌上的合同,靠在耳邊,悄悄的向李傑問著,至于合同的詳細內容,他也不知道。

“給他們的懲罰!”李傑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

合同地內容,那是李傑親自起草的,不外乎就是把這 的醫生,讓他們遠離門診一段時間。順便在克扣那麼一點點工資,還順便讓他們,多帶一帶那些新來的小護士。

“好了,你把這些合同也整理一下,順便給他們找點活干!”李傑將桌上的一份合同,遞給韓磊,便轉身坐到了椅子上,眯起眼睛,雙手抱著肚子,打算著下一步的計劃。

韓磊領著幾個醫生,馬不停蹄的趕到了住院部,按照所謂合同上面的要求,這些重新回來的醫生,要做的第一件事兒就是在住院部好好地干活。

將手里的合同,翻來覆去的看了幾遍,韓磊發現,這個根本就不是什麼合同,完全是一個懲罰工作計劃表。

李傑讓這些牆頭草簽訂的這個合同,完完全全就是把這些牆頭草給賣了,還要替李傑數錢。

“韓院長,真是多謝你了,我們一定好好的工作!”劉東拉著韓磊的手,不停的搖著,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差一點就要把韓磊的胳膊給拉斷了。

“你們的工作……”韓磊站在住院部的大廳里,向幾個醫生布置著各自的任務,在韓磊自己感覺,現在自己就像是一個萬惡地主老財的手下,指揮著幾個剛剛回來的長工。李傑的懲罰其實也不算是什麼難事 兒,就是一個字可以高度的概括“累”!

先是在住院部整理那些亂七八糟的病曆,還要認真的教那些剛剛參加工作不久的小護士,如何的看護病人,如何的做這,如何的做那,想想李傑那狡猾的眼神,韓磊的心髒都跳快了幾下。

院長辦公室里的李傑正在苦惱中,雖然回來了幾個人,但是醫院的人手依然不夠。他甚至動用的違約的懲罰令來召喚那些醫生回來。

其實這個違約金也就是李傑的一個借口,又本事找的上新東家的,就不會在紅星有所留戀,工作也不會怎麼上心,還不如趁機敲他們一筆違約金,然後讓他們滾蛋,反正現在紅星也缺錢,剛好把他們的那筆違約金用來做紅星的醫療保險。

對于那種有了新東家,而又沒有交違約金的,李傑決定讓這些一天到晚朝三暮四,不肯好好的干活的家伙,吃上那麼一點點小小的苦頭,紅星當即之下人員缺口巨大,讓他們去干些打雜跑腿的活計,還算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道行紅星恢複元氣了,一腳踢開,是一個不錯的結果。

至于那些沒有新東家,也沒有錢的話,就只能和劉東他們一樣,乖乖的回來,聽眼前的這個院長的話,違約金是不用交了,不過人得留 下,紅星現在除了缺錢,就是缺人。

不過這些逃跑的家伙,也不能就這麼算了,想要重新坐診,那是在短時間里,沒有任何的希望,等紅星招收上一批新人以後,帶新人也是一個工作。

不過面子上的活兒,還是要接著干下去的。不給這幾個醫生一點點小小的教訓,要是紅星再出什麼事兒的話,那這幾個人就是第一批逃 兵。

李傑隨手拿過一份名單,將眉頭用力的皺了起來。一只手拿著鋼 筆,不停的在合同上“咚咚”的敲著。

名單上的幾個醫生,看著的李傑直皺眉頭,這上面是沒有來的醫 生,基本上各個科室的主任醫生都沒有回來。

看來他們都是那種找到了新東家,而且手里還又一筆錢,打算交違約金的家伙,或則是他們對違約金這檔子事壓根就不在乎。畢竟這個時代合同違約的還是比較少,所謂不見棺材不落淚,正是說的他們。

李傑拿起電話,打給了找已經聯系好的律師。他決定直接通過法院來解決這個問題了,這些人李傑並不打算要他們。

一個光有醫術而缺乏醫德的醫生,就像是一個隨時都可以爆炸的不定時炸彈一樣,如果單單只是毀了他們自己,也都無所謂,那是他們咎由自取,如果他們爆炸,傷害到其他人或者是紅星的聲譽,那可是李傑最不想看到的結果。

醫生的醫術可以培養,但是醫德卻不是那麼容易的,一個人的性格以及道德品質,通常都是在很小的時候就養成了,李傑不認為自己是一個聖人,他可以改變這些臨陣脫逃的家伙們。

在紅星最危難的時刻留下的醫生,李傑都無一例外的將他們提拔了上來,他們的醫術可能會有欠缺,但是他們人品端正,醫德高尚,都是可以培養的人才。

醫德是一個做醫生的最起碼的道德規范,醫術好不好,全看醫德,若是像那些逃跑的醫生,他們的良好的醫術也是不會長久的,但是留下來的醫生就不一樣了,當一個醫生以自己的醫德為前提的時候,他會用盡自己的力量來提高醫術。這樣他的醫術會一直處于一種提升的狀態。

另外李傑還留下了胡澈在這里坐診,並且專門給他配備了一個診 室,有胡澈統領全局,李傑也放心這些年輕的醫生不會出現什麼醫療事故。

李傑在一步步將醫院掌控在手中,小心的呵護,滿懷期望的培養 著,雖然忙的天昏地暗,但是他卻一點也不覺得累。

快樂的李傑看的安德魯直搖頭,但是他又不忍心來打斷李傑的工 作。在安德魯看來,李傑是走上了歧途,一個醫學工作者應該將精力用在研究上,而不是醫院的管理上。可是他不會跟李傑說這些話,因為他知道李傑肯定會告訴他,自己作為醫生一天只能一台手術只能救一個 人,如果擁有一個醫院,一天卻可以做無數的手術,救無數的人。

當然李傑也不打算放棄臨床工作,畢竟他本質是個醫生而不是管理者。

上篇:第三卷 第二十九章 醫療保險     下篇:第三卷 第三十一章 給你好看